偏生爱凉薄-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顾暖, 雷修

偏生爱凉薄-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顾暖, 雷修

第1章 检查

“顾小姐,把裤子脱了,躺到床上。”

听到眼前产科医生的吩咐,顾暖心下生出莫名的屈辱感,白皙的面颊变得绯红,她并没有过多的犹豫,拧了下眉头,便照着吩咐躺到病床上,闭上了双眼。

长长的睫毛,薄如蝉翼,虽然盖住了双眼,却盖不住她眉宇间弥留的羞涩……

孕检,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并不是什么令人难堪的事,难堪的是,她肚子里的种,不是她老公造的,而是她偷来的。

说起来有点心酸,她结婚五年了,老公却从没碰过她。

顾暖知道雷修不喜欢她,但她爱他。

在得知雷家人一直给他施压,想要一个孩子后,她怕直接说要帮他生孩子,依照他对她的厌恶,会直接拒绝,所以她偷偷的趁着雷修喝醉后,按照医生的吩咐取出了他的小蝌蚪,做了试管婴儿。

哪怕,在这之前,她还是处女。

顾暖想,即使雷修最后知道孩子是她偷的,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应该也会原谅她的,她所做这些不为别的,只为让雷修对她改观,哪怕只一点点也好。

只是试管婴儿的成功率太低了,从最开始的满心期待到一次次失败,再到现在顾暖都绝望了,最主要的是,当初备用的小蝌蚪在上次做的时候已经用完了。

雷修又很少喝酒,鲜有会喝醉,所以这次如果不成功,她真不知道下次的机会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她,会成功吗?就在顾暖心底满是紧张之际,医生已经拿着检查单来到她的面前。

“乳色加深,白带正常,胚胎在子宫内发育的非常完好……恭喜您啊顾小姐,您这是要做妈妈了。”

“顾小姐,这是您的检查单。”

什么?她怀孕成功了?

接过检查单,顾暖不敢置信的看着上面的孕酮显示,她做梦都没想到这次真的怀上了。雷修……知道这个消息,他会高兴吗?

怀着激动又忐忑的心情,顾暖急切的向雷家别墅赶去。

打开别墅的大门,顾暖想起雷修平日里对自己的厌恶,不禁又后怕起来,万一,他不要这个孩子怎么办?

突然,卧房内传来的一阵奇怪声音,打破了顾暖的思绪,似乎是女人的声音,“修哥哥,不要这样……啊……受不了……”

顾暖的心猛地一沉,直感觉有一道惊雷,在她的心里炸开!

大敞着的门内,诺大的双人床上,一个赤着身体的女人如同水蛇一般缠着雷修,他的线条精致,每一寸都透着让人心惊的美。

此刻,他正宠溺的搂着女人的身子,一次次深入……

他的宠溺让女人眼底的痴迷越来越深,同时也让顾暖脸上的血色越消越少。

这不是她第一次看到雷修在她面前要别的女人,女人脸上的痴迷,就像疯狂蔓延的大火,瞬间将她推入烈焰深渊。

她也是女人,也渴望被深爱的男人这般疼爱,然而她深爱的丈夫却一次次的在她面前要着别人,就像她每晚梦到他要她那样,一次次……

死死的咬住唇瓣,她突然想起他们新婚那夜,老爷子在他的酒里下了药,将他们锁在新房的事。

那晚,她能够感受到因为药效,他是多么渴望发泄,然而,他宁可冲了一整晚冷水澡,高烧39度半,也没碰她一根手指。

他……到底是多有多厌恶她,才宁可被烧死也不碰她?

手下意识的抚上自己的肚子,想起这个孩子的由来,眸光瞬间破裂,眼前的景物支离破碎。

“修哥哥,门外……门外好像有人,好像是夫人,怎么办,我……”雷修身下的白惜在不经意间看到门口的顾暖时,立马害怕的怯声开口。

“什么时候我的女人开始害怕结婚证上的一组病毒了?”雷修的动作未停,扣着女人的越发深入,情动时的声响无异于一掌掌响亮的巴掌,扇的顾暖阵阵目眩。

虽然雷修从不掩饰对她的厌恶,但每一次他的话都能够成功的让她刚刚愈合的伤疤,再次被撕扯的鲜血淋漓。

手再次下意识的抚上自己的肚子,当感觉到她比以前稍微鼓胀后,她突然开始后悔做试管婴儿了。

他说她是他结婚证上的一组病毒,病毒迟早要被消掉,没有父亲疼爱的滋味,她难道还没受够吗?自己经历的那么痛,她又怎么忍心让未出世的宝宝去承受。

不同于往日,这一次,因为有了孩子,她感觉好混乱,她觉得自己应该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想一想,该怎么做.

正当顾暖打算强撑着身体上的疼转身离开,却被雷修死死的扣住身子。

将她禁锢住在墙与他的身体之间:“我让你走了吗?”

他的声音充满着不容置喙,她很讨厌这种感觉,就像他可以很轻易的就能左右着她的爱和恨一样。

顾暖眸底的破碎取悦了雷修,伸手挑起她的下巴,眸光森冷阴郁:“把衣服脱了,好好跟着惜儿学习怎么伺候人。”

他,他怎么可以……

第2章 羞辱

雷修的话,让顾暖的脸被烧的滚烫,心却是濒临死亡的冷。

虽然和他在一起,一直是她心底想要的,但绝对不会是以这种耻辱的方式。

“怎么,不愿意?”将顾暖眸底的伤痛收入眼中,雷修笑了,笑得像一个恶魔,贴着她的耳边,如同情人般温柔低语:“要么脱,要么离婚。”

离……离婚?

顾暖惊愕的看着雷修,从小出生在离异家庭,她比谁都清楚没有父亲疼爱的滋味。

她不想她的孩子和她遭受一样的痛,所以她不能离婚。

只是医生说了,她肚子里的宝宝胎心不稳,前三个月不适合做任何那方面的事,可是不留下来,就要离婚。

强忍住满腹心酸,顾暖在雷修期待的目光中,屈辱的将手放在纽扣处。

纽扣明明是冰凉的,她的脸,却感觉比岩石还要滚烫。

“你故意这么磨蹭,是想要修哥哥帮你脱吗?不过修哥哥连碰你一下都觉得恶心,这可如何是好?”

靠在雷修怀里,白惜咯咯的笑着,声音一如她的名字温温柔柔惹人怜爱,话语的内容却如刀子,一下下,狠狠的剜进顾暖的心,惹得顾暖不禁一顿。

“暖暖姐,你故意停下来,不会真等着修哥哥给你脱吧?”白惜说着,又娇笑的看向雷修:“修哥哥,暖暖姐不脱,我没法教呀,要不修哥哥你去帮她脱下?”

雷修的脸当时沉了下来,看向顾暖的眸充满了嫌弃:“她也配?”

话音一落,他又发出一道命令式的口吻:“脱!”

这一刻,顾暖觉得比任何时候都要屈辱。

颤抖着手,她解开了扣子,一颗颗,就像是一把把凌厉的刀一样,凌迟着她的心。

在嫁给雷修之前,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为了保住婚姻,这么没尊严。

她突然想起了张爱玲的一首诗,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虽然羞耻如利刃将她撕割的血肉模糊,但是只要她还是他的妻子,她就还有希望,好闺蜜苏暖也是追了薄年十年,才终于感动他。

她相信她也可以。

想到这儿顾暖眸底的脆弱退却,当衬衫的最后一颗纽扣被解下时,她怎么也没想到雷修竟然扣住她的腰,将她压到了梳妆台上。

当察觉到他某处的变化时,顾暖当即变了脸色。

来不及思考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她现在唯一想到的就是她肚子里有孩子。

医生说前三个月绝对不可以做那种事,想到这儿顾暖瞬间慌乱起来。

凉薄的捏住顾暖的下巴,雷修像是打量一件垃圾一样:“衣服都脱了,还摆出这幅样子?欲拒还迎?”

“呵——顾暖,你还真是让人倒尽胃口。”

随即雷修厌恶的将顾暖推开,转而拿起一旁的浴巾擦了起来,那姿势就像是刚刚真触碰到了什么脏不可耐的东西一样。

雷修的动作刺的顾暖心里一痛,原来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厌恶自己。

“修哥哥,我帮你擦。”刚刚同样被雷修压住顾暖吓到的还有白惜。

她真怕雷修突然对顾暖感兴趣了,好在最后她担心的事没发生,想到这儿她自是欣喜的贴了过去。

看到是白惜,雷修脸色明显好看起来,肖白的手指勾住女人的红唇:“用这里,让那女人的味道消失。”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将顾暖打入地狱。

雷修的话让白惜娇笑起来,得意的看了一眼顾暖之后,柔软的红唇凑了上去,一寸寸……

白与红,那么鲜明,刺目。

与此同时,情欲的味道不断扩散,让顾暖在刺目与窒息之间煎熬。

不……

不……她不能再看下去了,她要逃离这些足够摧毁她所有坚定的画面。

走的太急切,鞋跟太高,顾暖的脚深深的崴到地面上。

但身后那一道道暧昧的声响,却像是一道道催命符,容不得她喘息。

忍着尖锐的痛,她跑出了房间,跑出了别墅,跑过了炙热的马路,可那些喘息娇吟却像鬼一样,死死的缠着她,将她狠命的往地狱里拽。

雷修……雷修……

大雨中,顾暖跪在地上,一遍遍绝望的叫着他的名字。

“叮叮叮……”

正在这时,顾暖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母亲来电,吸了吸鼻子,为了避免母亲担心,她连忙调整情绪佯装无事的按下了接听键:“妈。”

只是这次电话里回应她的却不是母亲温柔的声音,而是陌生的男声:“顾小姐,您好,我是苏阿姨的主治医生,苏阿姨病危,请您赶紧过来准备见她最后一面。”

病危?

怎么会?

她母亲一个月前被诊断出胃癌,她记得几天前还听医生说母亲体内的癌细胞在减少,很有希望痊愈,怎么会突然病危?

来不及多想,正当顾暖本能的想要拦下出租车去医院时,却听医生急切的嘱咐:“顾小姐,苏阿姨特意强调,说是想让您带您的先生一起去,她有些话想对你们说。”

医生的话,让顾暖的脚步生生顿住,以前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她欺骗了母亲,告诉她,雷修对她很好,她很幸福。

可现在,一想到雷修对她的态度,顾暖绝望起来,他能帮她吗?

“顾小姐,您有在听我说话吗?你妈妈所剩的时间不多了,请您快些。”

医生的话像是一盆冷水,瞬间将顾暖从恍惚中拉了回来,大雨中,她疾步跑回别墅。

为了母亲,哪怕这次回去被雷修羞辱的体无完肤,她也要回去。

别墅内,雷修还在和白惜纠缠,情欲的味道也浓厚到让顾暖每一次呼吸,都疼的快要窒息。

但母亲的病危,容不得她退缩,快步来到雷修面前,她壮着胆子开口:“雷修,我妈病危,她想见我们,你可不可以陪我去一趟?”

第3章 他的逆鳞

“陪你回去?想让我陪你假扮恩爱?”雷修身上的动作没停,讥讽的话语随着动作一起传入顾暖的耳中。

雷修话语里的讥讽顾暖怎么可能听不出,强忍住心痛,她硬着头皮点头。

在顾暖满是期待的目光中,雷修停下了动作,抽身站起,来到顾暖面前,在她满是紧张的目光中,突然笑了:“顾暖,你有什么资格求我?”

是啊,她确实没资格。

当初是她一意孤行的不顾母亲反对,硬要嫁给他,甚至不惜去撒谎,让母亲一直以为雷修是爱她的,她是幸福的。

将她眸底的酸痛收入眼底,雷修脸色阴沉起来,跨步上前,死死的扣住她的下巴:“顾暖,当初在你为了嫁我,使尽手段逼走林婉之际,我就曾说过,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从心底里后悔使用那些手段,如今,你罪有应得。”

“雷修,我没有……”

还没等顾暖说完,便被雷修打断,与此同时,眼底积压的怒火,瞬间爆发:“顾暖,到了现在,你还是一点悔意都没有?”

说完这句捏着她的下巴猛地收紧:“顾暖,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从心底里后悔当初为了逼我娶你,使用的那些手段。”

随即,猛地一摔门,将顾暖隔在门外。

面前的门,就像是一道巨大的无法逾越的鸿沟,彻底阻断了她走向雷修心底的路。

十那年,父母离异,她被同学嘲笑是没爹的野种,她气不过,与她们扭打了起来。

她们人多,她打不过,就在她等着同往常一样,认命的挨打之际,当时比她大三岁的雷修出现了。

他从那些人手中救下了她,不嫌弃她浑身脏兮兮,将她抱去了医院,握着她的手,告诉她别怕,以后那些人要是再敢欺负她,就找他。

彼时,阳光温暖,照在少年的脸上,从此阳光与他,入了她的心,她的骨。

后来他常常来看她,知道她爱吃桃花酥,每次来都给她带。

知道她喜欢听戏,每次来都会拿着戏票,桃花酥与戏票,成了她那段无尽荒凉的岁月里唯一的温暖。

直到升入初中,他来找她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渐渐地有传闻,说是他有女朋友。

她想要去问他,那些人说的是不是真的,他的手机却打不通了。

去了他以前的宅院,发现早已人去宅空。

直到三年前,他的父亲突然找到她,说是家里老爷子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急切的想要抱孙子,问她愿不愿意嫁给雷修。

吃惊过后,她满是是惊喜,甚至连想都没想,就直接说好。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当他的父亲将她带到他面前时,他看向她,眸中再无以前的温暖,反倒是深入骨髓的厌恶。

后来她从他的字里行间,了解到,他误会她为了嫁给他,使用手段逼走了他最爱的女人。

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其间她无数次解释,他却没有一次信她。

如今旧事重提,她努力了三年,他非但没有对她改观,反倒对她厌恶更深。

看着面前紧闭的房门,顾暖一直以来坚定的心开始动摇了。

雷修,是不是如果我当初不选择嫁给你,我们就不会这样?

死死的攥紧手指,想起被下了病危通知单的母亲,顾暖的手指攥的更紧了。

妈妈一直以为她和雷修施幸福的,所以哪怕她现在心里难受的要死,一会儿在见到妈妈时,也绝不能表现出来。

母亲一生为她付出太多太多了,她不想母亲临终前还为她担心。

想到这儿顾暖强忍住满心伤痛跑出了别墅,拦下了出租车。

报上医院地址后,正当她想让师傅开车以最快的速度抵达医院之际,另一侧的车门被打开。

女人身上独有的甜香,伴随着耳边讥讽声传入她的耳中:“顾暖啊,顾暖,我还真是佩服你的厚脸皮,逼死了雷修最爱的女人后,竟然还有脸来求雷修帮你。”

说这话不是别人,正是白惜。

顾暖虽然不知道白惜是出于何种目的和她说这些的,但一想到病危的母亲,她来不及多想,连忙催促发愣的师傅快些开车去医院。

将顾暖的着急收入眼中,白惜却话风一变,从讥讽变成怜悯:“林婉的姐姐当年因为你落选,对你有恨的事,雷修是知道的,所以她说林婉自杀前接的最后一个电话是你的,本就存在报复得嫌疑。”

说到这里,白惜叹了口气:“但就因为林婉曾经说过,她姐姐永远不会骗人,所以雷修信了,顾暖你说他是信林婉的姐姐,还是信林婉?”

答案显而易见,雷修是因为林婉才如此信任她的姐姐。

似是料到顾暖会这么想,白惜眸底的怜悯更浓了:“怎么样,三年的付出,最后连林婉那个死人都比不过的滋味如何?”

将白惜的怜悯收入眼底,顾暖衣袖下的手攥的死紧。

嫁给雷修三年来,她最害怕的就是这种眼神,只是让顾暖纳闷的是白惜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她总感觉白惜这么说的目的不只是单纯的让她难受。

在顾暖探究的目光中,白惜叹了口气:“顾暖,看得出来你是真的爱雷修,只是他的心全给了那个死人,你动了他的逆鳞,再纠缠下去,难受的也只是你自己而已,我要是你,早就放手了。”

白惜的话让顾暖想起了雷修走之前说的最后一句,他会让她从心底里后悔当初为了嫁他而逼死林婉。

这分念想让顾暖本就风雨飘摇的心更加动荡起来。

雷修,我真的要放弃你吗?

第4章 她真的不甘心

顾暖爱了雷修五年,好不容易有机会走进他的生活,就这样放弃,她真的不甘心。

毕竟一辈子还很长,苏暖也是坚持了十年,才将薄年感动的,她才五年,距离十年,甚至是一辈子还有那么漫长的岁月。

想到这儿顾暖原本动摇的目光再次坚定起来。

她相信,总有一天雷修会被她感动。

就像苏暖和薄年那样。

“小姐,医院到了。”

师傅的话,让顾暖快速的回过神来,交了钱,她连忙奔向医院的病房。

她旁边,白惜也快着步子跟上了她,不断的用言语刺激她:“顾暖,你看你努力了这么久,如果雷修真的对你但凡有那么一点点改观,就不会如此决绝的拒绝陪你来,放弃吧,别再折磨自己了。”

若说一开始顾暖还有点懵白惜为什么突然跑过来对她说这些,但现在她似乎懂了,说到底,她想白惜就是想要她主动放弃雷修,让出雷太太的位置。

想到这儿,顾暖眸底闪过无奈:“白惜,不只是你一个人觊觎着雷太太的位置,三年来,据我观察,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在雷修身边超过一星期。”

顾暖的话,让白惜的脸色瞬间惨白起来。

顾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趁着她发愣之际,顾暖快速的甩掉了她,奔向了母亲的病房。

她可不想白惜突然冲出来,在她母亲面前乱说,让母亲最后一刻还为她担心。

……

ICU病房内,看着面色苍白的母亲,当视线与她温柔的视线对上时,顾暖因为想起医生的话,突然害怕起来,她好怕,下一秒这双还看着自己的眼睛永远的合上。

“小暖,怎么你一个人来了,阿修那孩子呢?”顾妈妈见顾暖是一个人来的,虚弱的眸中不禁泛起疑惑。

母亲的话像是一根刺一样狠狠的刺向了顾暖的心,强忍住心底的酸楚,顾暖强迫自己镇定:“妈,琛他在办一件很重要的事,实在是走不开。”

虽然有些失望,但顾妈妈到底是通情达理的人,也就没再多说,而是伸出手握住了顾暖的手:“孩子,妈这辈子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妈知道自己时候不多了,今个儿之所以想让阿修那孩子来,就是想亲口听一次他承诺会永远对你好。”

顾妈妈的话,让顾暖衣袖的手攥的越发的紧,直到尖锐的指尖刺破手指,顾暖才堪堪忍住崩溃的情绪:“妈,你放心,阿修真的对我很好,他……他只是太忙了。”

“好,那妈就放……放心……了……妈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你和……和阿修那孩子幸……幸福……”勉强支撑着说完这句,顾妈妈永久的闭上了眼睛,但嘴角却是带着微笑的,显然她是真的信了顾暖的话。

“妈……妈……”母亲嘴角的笑,像是一道利刃一般狠狠的剜着顾暖的心。

“医生,医生,我求求您救救我的母亲……”抱着母亲越发冰冷的身体,顾暖紧拽着医生的衣角,绝望的乞求着。

“顾小姐,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无力的垂下了手,这一刻顾暖感觉天地仿佛在逆转.

妈妈说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她和雷修幸福,亲口听到雷修在她面前承诺会对她好,她太没用了,连母亲最后的遗愿都无法达成。

“王管家。”

突然出现的雷修的声音惊的顾暖抬起了头,映目的是一身笔挺西装的雷修,由于光线原因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看样子,他应该来有一段时间了,只是她刚刚心思全在母亲身上,没看到他。

原来,原来他一直在现场,却不现身,故意让母亲带着遗憾离开。

第5章 孩子是雷修的

“雷修,这就是你对我的报复吗?”死死的拽紧手下的床单,心底被各种情绪侵占到顾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出这句话时,心底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绪。

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就是心口一阵阵快要窒息的疼。

顾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雷修已经转过了身子,所以她没看到她说这句时,雷修的反应。

就在她暗自猜测着听到这句话后雷修的反应时,背对着她的雷修,突然对面前站着的中年男人吩咐:“王管家,后事就交给你了,一切用度,按最高规格来,做好规划后,把规划给我,我要亲自过目。”。

没有给顾暖任何缓冲的机会,说完这句,雷修径直迈着大长腿,转身离去。

雷修,他……他竟然要给母亲操办后事?

而且一切用度,还按最高规格来。

顾暖实在是太过震惊了,以至于等她回过神时,雷修已经没了身影。

雷修他肯帮我母亲操办后事,是不是代表着他对自己改观了?

凝着雷修消失的方向,一股股期待与惊喜正疯狂的将顾暖席卷。

妈妈,你看到了嘛,雷修,雷修他心底对我还是在意的,要不然他不可能跟过来,或许这些年,他自己都不曾发现,他正对我一点点在意。

越想越激动地顾暖,笑着笑着突然哭了,她马上就要迎来幸福了,她多想妈妈可以再多活久一点,这样妈妈就能看到她真正幸福了。

……

雷修的速度很快,第二天,告别仪式需要准备的一切用度已经准备妥当了。

让顾暖比较意外的是凌晨五点雷修便来到了现场。

顾暖看到雷修时,他是背对着她的,他身旁还有管家,因为时辰尚早,别的宾客都没有来。

顾暖没想到雷修对母亲的事这么上心。

就在顾暖被心底疯狂上涌的惊喜充斥时,却听得雷修的声音透着空气传来:“王管家,爷爷身子不好,她始终觉得自己亏欠顾母,所以这场告别仪式,绝对不能出错。”

雷修的话,宛如一盆冷水,瞬间将顾暖的心冻僵,原来他这么做,是为了爷爷,而不是因为她。

看了一眼停放母亲尸体的棺木,顾暖死死的咬住唇,才克制住自己没有崩溃,今天是母亲的告别仪式。

如果人死后真的有灵魂,那么她绝对不能让母亲看到她这样为她难过,想到这儿,顾暖强忍住难过,站到门口,开始接待来宾。

这个过程中,雷修一直站在他身旁,向来淡漠少言的他,也破天荒的陪着她和来宾寒暄起来。

如果没有听到早上那些话,看到这幅画面,她心底一定是雀跃的,只可惜,在知道真相后,再次看到,同样的画面,却是两种心情。

期间雷修出去接了个电话,顾暖没在意,正打算继续接待宾客时,突然前面浮动过来一阵熟悉的香味:“暖暖姐,节哀顺变。”

抬起头,白惜那张楚楚动人的脸映入顾暖的眼中。

在顾暖诧异的看向她时,她已经伸过手,佯装安慰顾暖:“暖暖姐,别难过,你母亲生前那么好,死后一定会上天堂的……啊……”

还没等顾暖细想这话的意思,顾暖只感觉顾暖将自己往身前拽了一下,她随即跌倒在白惜身上。

并没有给顾暖反应的时间,白惜已经抱着肚子呼痛道:“孩子,我的孩子,暖暖姐,求你看在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修哥哥的份上,帮我打下急救电话。”

什么,孩子是雷修的?

女人的话,瞬间凝住了顾暖的目光。

第6章 她有病不能生?

“暖暖姐,我是真的很喜欢修哥哥,修哥哥是我的命,我不能没有他,但是您放心,就像昨天被您知道我有了修哥哥的孩子时,我说的那样,我绝对不会强迫您和修哥哥离婚的,我真的只是想陪在修哥哥身边,给他生个孩子,让雷家后继有人,所以求求您,帮我打下急救电话。”

白惜昨天从头到尾从来没说过她有了雷修的孩子,今天却挑在人这么多的时候说,而且还是在制造了这么一出外人一看就像是她故意推到她的时候说,这里面,顾暖就算再傻也看明白了。

很显然,白惜想要利用这件事让雷家承认这个孩子,顺便再陷害她一把,让众人以为,她狠毒到就因为小三怀了丈夫的孩子,就要杀死孩子。

雷家向来注重门面,自然是容不得心肠如此狠毒的少夫人,说到底白惜这么做,是想要将她逼下雷家少奶奶的位置,好母凭子贵,取而代之。

白惜啊,白惜,你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眸光下意识的扫向白惜的腹部,一想到这里面已经孕育了雷修的孩子,顾暖突然想到之前在雷家人给雷修施压要孩子之际,顾暖曾建议过雷修为了孩子和她做一次,因为她不想看到他被雷家人一次次烦。

但雷修说做一次就怀孕的几率小之又小,他一次都不想碰她,更何况还要碰她那么多次。

所以她才为了给雷修解决烦恼,偷摸的去做了试管婴儿。

她忍受了好几次的折磨,才有了这个孩子。

如今白惜有的这个孩子,会是很幸运的一次就有的吗?还是……

莫名的顾暖的耳中又浮现出昨天刚进门的时候听到的女人的娇媚声,那声音就像是被人按下了循环键一样,每重复一次,心底的那根刺,就越刺越深。

就在顾暖心底因为想到这些越来越难过之际,一道担心的女声突兀的传入她的耳中:“惜惜,你怎么样?”

这声音顾暖认识正是她的婆婆李蓝。

白惜看了眼压在她身上的顾暖,连忙着急的向李蓝解释:“阿姨,不是您想的那样,刚刚是暖暖姐突然头晕了,眼看她就要摔倒了,我连忙去扶,只是没想到我力气太小了,所以才摔倒的,不是暖暖姐推我的,所以阿姨千万不要责怪……”

还没等白惜说完,李蓝已然冒火的一把将压在白惜身上还处于诧异中的顾暖推到在地:“顾暖,刚刚的事我都听到了,惜惜不是那么柔弱的女子,她不可能扶不住你,一定是你知道她有了雷修的孩子,故意把她推到想要她流产的,惜惜这孩子单纯好骗,我可没有这么好骗。”

心思单纯?

顾暖看向正满脸担心的看着她,虚弱的扯着李蓝的衣袖想要替她解释的白惜,想到了刚刚那股突然将自己往前扯去的力道,心底止不住冷笑起来。

“顾暖,我们雷家对你那么好,哪怕明知道你有病不能生,也没有把你赶出雷家,你居然在得知惜惜好不容易怀了孩子后,想要害她流掉,你怎么这么恶毒?”

她有病不能生?她想要害白惜要流产?

顾暖下意识的看向正向这边走来的雷修,婆婆显然很喜欢白惜,今天她对白惜是护定了,那么雷修呢?

第7章 从她爱上他那一刻,她就没有资格了

他不相信,雷修那么聪明,会看不出白惜的阴谋,尤其还是他不希望出事的今天,他,会怎么对白惜?

正在顾暖思索这些时,和李蓝一起来的孙女突然扯住她的衣袖,不解的问道:“奶奶,修叔叔的妻子不是暖暖婶婶吗?为什么惜惜阿姨怀孕了?”

女孩话音落下,李蓝下意识的看向身后的一众宾客,只感觉的脸上火辣辣的。

虽然顾暖想要白惜流产不对,但说到底白惜到底属于插足雷修和顾暖婚姻的小三。

想到这儿李蓝刚想要对身后的这些宾客说些什么,挽救一下局面。

白惜似是看到了雷修,雷修看向白惜,果然如顾暖所料,一脸阴沉。

白惜不傻,自然知道雷修发现了她的伎俩,立即痛苦的捂着肚子祈求:“修,我肚子好痛,求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救救……”

随即白惜晕了过去。

“婉婉……”

在白惜晕过去的瞬间,雷修下意识的喊出的名字,让顾暖全身都僵住了。

第一次见到白惜的时候,顾暖就觉得她眼熟,但却想不起来,现在结合雷修的话,再细细一看,这不正是翻版林婉吗?

不,不只是白惜,雷修的每个女人其实长得都像林婉,但惟独白惜是最像的,同时也是留在雷修身边最久的。

在顾暖想这些的时候,雷修已然快步的跑到了白惜面前,向来冷静自持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慌张的抱着她,快速的奔向停靠在一旁的迈巴赫。

刚刚李蓝那一下子推的很用力,顾暖为了护住肚子,手腕生生的崴在地上,这一幕正在赶过来的雷修,不可能没看到。

“踏踏踏……”

“修,等等我,我也陪你去医院,老天保佑,老天保佑,你们的孩子可千万不要出事……”

高跟鞋声伴随着李蓝担心的声音,让顾暖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看向抱着白惜,从始至终一眼都没有看她的雷修,顾暖嘴角勾起自嘲的弧度。

她怎么这么傻,雷修那么厌恶她,她怎么还傻傻的期待他会担心的看她一眼?

至于如同抱着白惜那样送她去医院……

她更是没有资格想,是的,她没有资格,从她爱上他那一刻,她就没有资格了。

只是心底还是忍不住泛起酸涩。

尤其是想到白惜这次在葬礼上大闹,可谓是给雷家丢尽了面子。

雷修刚刚看白惜的脸色又如此阴沉,很显然雷修已经看出了这一切是白惜的阴谋。

但是雷修不但没有责怪她半句,反倒是如此心急的抱着她去医院。

再一结合雷修最后下意识喊的那句林婉,顾暖就算是再傻也明白了,雷修之所以这样,归根究底还是因为那一刻,他已下意识里将白惜当成了林婉。

由此可见,雷修爱林婉爱的有深。

这种深甚至让顾暖觉得可怕,因为这种深是是属于那种一丝缝隙都不留给别人的那种。

隔着被泪水模糊的眼,顾暖看向雷修离去的方向,只感觉一阵阵绝望如同疯狂蔓延的野草,紧紧将她缠住。

在一阵阵快要窒息的痛楚中,房门突然被打开,雷修就这样毫无预警的出现在顾暖的面前。

雷修的突然出现,让顾暖头脑一片空白,他……他怎么会突然出现?

下意识的顺着雷修的目光,当顾暖看到他的视线看的是她因为崴到已经红肿不堪的手腕时,绝望的眸底不由得燃起希望,难道他回来是担心她的伤?

第8章 明明她才是最委屈的那个人

只是那抹欣喜刚要绽放,头顶突然传来雷修又冷又狠的声音:“顾暖,苦肉计还演不够吗?”

“苦肉计?”雷修的突然发难,让顾暖一时跟不上,这三个字几乎是下意识的问道。

只是这番下意识里的迷茫无辜,却再次点燃雷修的怒火。

死死的扣住顾暖的下巴,雷修俊眸含霜:“从你手腕崴到现在起码要有三个小时,依照红忠程度,这种痛苦,你不可能察觉不到,你却不去就医,而是选择呆在这里什么都不做,任由伤口红肿下去,不是苦肉计,是什么?”

雷修的话就像是迎面灌下来的一桶冰水,瞬间让顾暖心凉了个彻底,她想苦笑,无奈下巴被扣住,只有满眼的酸涩倾泄。

“顾暖,别以为在这里装可怜就可以骗过我,起来,去医院给白惜道歉。”

雷修的话,再次将顾暖的心重重戳伤:“雷修,我不信今天你看不出都是白惜的阴谋?”

明明她才是最委屈的那个人,他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让她给白惜道歉,难道只因为她喜欢他吗?

她喜欢一个人错了嘛?凭什么要这么折磨他?

顾暖的反应,让雷修嘴角的讽意越来越浓:“这就感觉委屈了?当初林婉被你逼走,走投无路之下选择自杀时,她又做错了什么?她难道不委屈吗?”

林婉,又是林婉,果然雷修是知道这一切都是白惜的阴谋。

“雷修,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林婉的自杀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五年了,这五年,她每天都活在林婉的阴影中。

她真的好像要雷修告诉她答案。

寒眸对上顾暖满是期待的眼,一想到五年了,顾暖非但一点悔悟都没有,反倒是变本加厉,雷修心底的怒火瞬间被点燃,扣住她下巴的手,也因为愤怒而用力:“除非林婉活过来亲口告诉我,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信你,哪怕你戏演的再逼真,走,跟我去医院,道歉。”

说着扯过顾暖的胳膊,不顾她的挣扎,强行将她带到了医院。

来到医院,看着面前那张几乎与林婉一模一样的脸,想起雷修之所以这么纵容白惜,全部是因为心底对林婉的爱太深后。

再一想自己这五年来所受的折磨,也全部是因为雷修以为是她逼死林婉后。

一股股委屈就如同疯狂澎起巨浪,让顾暖的情绪瞬间失控:“雷修,我没有做错,我没有推白惜,更没有逼林婉,哪怕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林婉,我也不会道歉。”

“再说一遍!”顾暖的话,彻底惹怒了雷修,跨步上前,他死死的卡住顾暖的脖子,寒眸覆霜,冰冻三尺。

感受到卡在脖子上的那双手散发出的危险,顾暖本就血肉模糊的心,再次千疮百孔,痛成肉糜:“雷修,我就是死也不会道歉,哪怕是林婉。”

她的话再次让雷修身上的冷气飚升:“再说一遍。”,同时卡住她的手猛的收紧,顿时顾暖感觉到一阵阵窒息传来,让她透不过气来。

一旁的白惜见状,心思一转,立马生了一条毒计:“修哥哥,不要怪顾小姐,真的是我不小心摔倒的,和顾小姐没关系,你就放了顾小姐吧,我真的不想修哥哥因为我而难。”

说着白惜佯装柔弱的晕在了雷修的怀中。

偏生爱凉薄-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顾暖, 雷修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02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