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如东海-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萧夕凛, 顾云哓

夫如东海-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萧夕凛, 顾云哓

第1章 争吵

听说今早又有媒婆上门来,顾云哓看了看天色,特意推迟了小半个时辰才带着柳絮向花厅走去。

可惜,她还是去早了。

远远就听见花厅里的喧闹声,她就止不住头疼。

果不其然,顾云哓刚踏进去,就听见大嫂言子馨冷嘲热讽道:“长嫂如母,这大理寺卿都请官媒到府上来了,你还不满意?三品大员的独子,你还不想嫁?你年纪可不小了,别以为颜色不错,就这样蹉跎下去。今儿我就搁下话来,你不嫁也得嫁!”

顾云妍背对着顾云哓,不屑道:“既然大理寺卿那么好,大嫂想嫁,不如自己嫁过去好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操碎了心不就是为了你吗?”言子馨捂着胸口,被大丫鬟紫竹扶着,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顾云妍不以为然,每隔一阵子就来一回,她也厌烦了:“以后还有媒婆上门,大嫂只管都赶走就是。”

“你不嫁,一直耽误妹妹算什么事?晓丫头也及笄一年了,原该是开始挑选夫婿的,你不嫁,她反倒也不能嫁人了,你这个当姐姐的难道心里不愧疚?”言子馨瞅见站在门口的顾云哓,二话不说就把皮球踢到她的身上去。

顾云妍转过头来,一张美艳绝伦的脸叫顾云哓天天看着,一刹那也有些晕眩。

她能理解为何顾云妍被誉为庆国第一美人了,这张脸光是看着就叫人惊艳非凡。若非老皇帝跟皇后感情深厚,自皇后病逝后,这五年来都没打算填充后宫,皇子又年幼,今年才十岁,不然顾云妍早就被抢到皇宫去当妃子了,哪里还能安然呆在家里?

顾云哓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都是一个爹娘生的,顾云妍一张脸像足了俊美的顾老爷,偏偏她却只能捡点边边角角,容貌虽说也不差,但是站在顾云妍身边,只能勉强算是清秀佳人了。

言子馨有句话说的很对,顾云妍不出嫁,她便嫁不了。

谁让顾云妍那张脸叫人绝对忘不了,整个京中不知道多少世家子弟和官家公子摩拳擦掌只盼着能把她娶回去。至于长相普通的顾云哓,便沦落为无人问津的地步了。

顾云哓一直生活在姐姐的阴影之下,如今早就习惯了。冷不丁被言子馨点出来,只得勉强扯了扯嘴角:“大嫂,时辰不早了,能开饭了吗?”

顾家的规矩便是要一家子一起用饭,顾老爷下朝后就躲到书房去,心知媒婆上门,长女和儿媳肯定要吵起来,索性眼不见为净。

至于同时下朝回府的大哥顾玄奕一向以媳妇马首是瞻,更加左右为难。毕竟一个是亲妹妹,一个是同床共寝的媳妇儿,偏向谁都不好,便索性甩手不管。

难为顾云哓肚子饿的咕咕叫,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来中断这场争吵。

言子馨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不悦道:“吃,就知道吃。看看你姐姐,再拖下去,你也要被硬生生拖成老姑娘了。你姐姐倒是不愁,你难道就不能多上点心?别到时候没得挑,只能随便嫁个不入流的人家,却有的你哭了。”

第2章 计较

顾云哓无辜地眨眨眼,笑道:“不是有大嫂帮着我掌眼,哪里就会嫁个不知所谓的人家?”

闻言,言子馨心底倒是舒服了一点,起码顾云妍不承自己这份情,顾云哓却是个懂事乖巧的。

她叹了口气,嫁进来的时候上头已经没了婆婆,公公也是个好脾气的,二话不说就把顾家交给自己来掌管。

那时候连娘亲也欣慰得很,只觉得言子馨是找了一个好人家。书香门第不说,家风又是温和,让她掌家后也什么事都不插手不挑剔,羡煞了多少人。

如今看来,上天总归是公平的,没在别的事上蹉跎自己,倒是叫顾云妍这个丫头给惹得心烦意乱。

言子馨挥挥手,不耐烦地道:“开饭吧,别饿坏了你这个丫头,心里还不知道怎么偷偷编排我呢!你倒是还懂事,不像这死丫头,真是个认死理的。”

紫竹一叠声叫来小丫鬟布菜,顾云哓只管埋头苦吃,先填饱肚子才是真。

嫁人不嫁人的,她就有心理准备了。

有一个倾国倾城的姐姐在上头,顾云哓能嫁出去,已经能够阿弥陀佛了。

放眼整个京中,哪个公子哥儿不是拜倒在顾云妍的石榴裙之下?

想到自己以后嫁的夫君,很可能也是喜欢顾云妍,却是求而不得,退而次之娶了她,顾云哓只觉得不嫁人其实更好。

她有想过京中以及附近听说过顾云妍的人家都不能嫁,倒不如远嫁,嫁的千百里之外,总算不用受姐姐的影响。

但是远嫁也有远嫁的坏处,离娘家远,被人欺负了,也没能及时找到帮手。

可说是有利也有弊,顾云哓苦恼了一会,很快就丢开了。

厨娘今儿的饭菜做得不错,依旧叫人吃得停不下来。

爹爹和哥哥躲着不出来,自有丫鬟送饭菜过去,顾云哓心叹两人真是幸福,不像她这般,还得在花厅里呆着,耳边又听见两人闹起来了。

顾云妍只尝了几口,很快就放下了双筷,柳眉微蹙:“我吃饱了,大嫂和妹妹自便吧。”

言子馨横眉竖脸,不高兴了:“长辈还没离席,你这晚辈就想走了?”

顾云妍瞥了她一眼,似乎无声的在说言子馨算哪门子的长辈。

眼看这两人又要吵起来,顾云哓只能依依不舍地放弃满桌的美食,无奈地道:“大嫂,我也吃好了。这甜汤不错,让紫竹再给你添一碗?”

言子馨知道顾云哓这是给自己台阶下,却依旧不太痛快。

顾云妍又看了顾云哓一眼,自顾自地起身走了。光是背影,依旧叫人赏心悦目。

顾云哓欣赏了一番,回头见言子馨盯着自己,不由咧嘴一笑:“大嫂,姐姐就是这个性子,你又何必总是跟她计较呢?”

言子馨挑眉,戳着她的额头道:“我不跟她计较,你还怎么嫁人?一个两个都叫人不省心,总不能都呆在顾府当老姑娘吧。传出去还以为我这个当嫂子的不称职,没给你们姐妹两个物色好人家。”

说到底,还是为了她自己和大哥的名声,顾云哓笑而不答。

第3章 愁人

“你说妍丫头怎么就是不肯嫁人,如今开春就是十九来了,再漂亮的脸蛋,年纪摆在这里,拖得越久,男人越是不稀罕。”言子馨想到顾云妍那张绝色脸庞,心里难免嫉妒几分。哪个女子站在顾云妍身边,不会被衬得黯然失色?

这么个妖孽,也不知道究竟哪个人家会收了去。

言子馨心里冷哼一声,又问道:“你说,妍丫头心里是不是有人了?不然怎么上门的官家公子,世家子弟,通通都看不上眼?”

顾云妍眼高过顶,那是她有底气。想必看上的,也不是一般人了。

她不由好奇,到底是哪个男人,居然让顾云妍一见倾心了?

顾云哓摇头,满脸懵懂:“大嫂知道的,我打小就养在侯夫人跟前,和姐姐并不是很亲近。这些私密的事,她从来不会告诉我。”

其实说是养在侯夫人跟前,也是无奈之举。

谁让顾云妍实在太出色了,打从出生开始就是万千宠爱在一身。顾老爷和顾夫人对她宠溺有加,如此漂亮的孩子,哪个爹娘会不喜欢?

偏偏顾云哓出生,一张脸跟顾云妍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顾夫人为此还纳闷,她怎么生了个丑丫头?

要不是接生的稳婆是知根知底的,伺候的丫鬟又是家生子和心腹,她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人把自己的孩子掉包了。

顾云哓打一出生就不得生母的喜欢,平日都是放养着,只有丫鬟婆子照顾。

侯夫人避免有人说顾老爷的闲话,索性说养在自己跟前,其实不过换了个地方,依旧是丫鬟婆子陪着顾云哓罢了。

她一开始还期盼着爹娘的宠爱,侯夫人的青眼,求而求之,心也就淡了。

好在大哥待自己还算亲厚,爹娘也没苛待她,顾云哓磕磕碰碰长大,自从侯夫人和生母去世后,在家里的地位依旧有些尴尬。

主子的态度影响了下仆,顾云哓在家里,还不如刚嫁进来才三年的言子馨说话来得掷地有声。

如今顾云妍的亲事,她是更加不愁的。

这个姐姐要是打定主意不嫁,顾云哓也就跟着她耗下去,大不了梳头做个老姑子,顾家总不会养不起一张嘴,叫自己饿着冷着吧?

言子馨也不过随口问问,她嫁进来之前就摸清楚了顾家上下的状况,对这个没心没肺的顾家三姑娘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更清楚顾云哓是答不上来的。

两姊妹的感情如何,她是心知肚明。

倒也奇怪,姐姐长得天姿国色,琴棋书画样样出色。偏偏这个妹妹容貌中等,吟诗作对一概不会,女红只能算勉强凑合。让人难以相信,两姊妹真是从一个娘亲肚皮里出来的?

顾云哓回到香荷苑,就忍不住叹气。

每天都要闹一回,她可有点受不住了。

摸摸肚子,自己还没吃饱,真够可怜的。

柳絮机灵地早就去厨娘那里要了一盘点心,虽说甜腻了一点,好歹能果腹。

顾云哓也不挑剔,一连吃下三个,这才觉得饱了,把余下的赏给了跑腿的柳絮:“还是你这丫头机灵,没叫主子我饿肚子。”

柳絮可没她想法那么简单,愁眉苦脸道:“二姑娘总是不嫁人,上门的媒婆都是给二姑娘做媒,怎么就没个来找三姑娘的呢?”

“别,我可不想只凭着媒婆一张嘴,就胡乱把自己嫁出去了。”顾云哓连连摇头,看言子馨的模样,若是真有媒婆上门来,这个大嫂二话不说就会把自己嫁出去的。

第4章 迁怒

不管对方是三头六臂,只要别是歪瓜裂枣,门户不比顾家差许多,言子馨便会点头。

顾云哓想到自己在顾家如今显然是卖不出去的次品,有人肯买,大嫂哪里会不同意?

柳絮听了,更是皱眉:“姑娘总不能像二姑娘那样一拖再拖,年纪再大点,好人家都被挑了,能有什么剩下?”

顾云哓瞥了她一眼,摇头道:“这话你可就错了,京中不知道多少好人家的公子哥儿伸长脖子盼着娶姐姐,哪里会急着娶妻?”

想到自从顾云妍及笄,京中出嫁的姑娘明显少了。就是嫁人,也是远嫁。可想而知,大家闺秀有多恨顾家长女了。

正因为她及笄的时候出门一趟,立刻就把整个京中的公子哥儿都迷得七荤八素。

顾云哓不是不知道,在背后痛骂顾云妍是狐狸精的大家闺秀不知道有多少。

顾云妍一天不嫁,其他人家的好姑娘也是嫁不了的,不然哪里来这么多的媒婆,有公子哥儿请的,更多的是有女儿的门户,巴不得她赶紧嫁出去,别留在京中祸害其他姑娘了。

偏偏顾云妍就是倔强,死活不嫁,愁坏了多少人。

柳絮想到其他大家闺秀被生生蹉跎,估计咬死顾家大小姐的心都有了,不免心戚戚然:“二姑娘是不是有心上人了,不然怎的一直不肯嫁人?”

这话言子馨也问过,顾云哓也好奇,以顾云妍自认不凡的性子,这世上居然有男人能被她看上?

柳絮也是如此,小声道:“奴婢以为,整个庆国能配得起大小姐的男子也是寥寥无几。”

顾云哓满心赞同,只是女子高嫁不是没有,但顾老爷不过区区正四品的礼部侍郎,平日专管祭祀用具,没有实权,说是富贵闲人也不为过。

想要高攀世家大户,并非那么容易的事。

尤其顾云妍又自持女子的矜持,闭口不谈。偏偏言子馨又猜不出她的心思,又怕外人闲言闲语,一门心思要把顾云妍嫁出去。

两人道不同,自然就天天闹腾了。

不过这也只是顾云哓的猜测,指不定顾云妍看多了才子佳人的话本,会喜欢上一个穷书生也没什么奇怪的。

光是想想,顾云哓就忍不住笑了。

顾云妍喜欢穷书生?就这么一想,都觉得是天方夜谭。

柳絮不知道自家姑娘怎么突然笑得如此欢快,摸不准她的心思,小心翼翼地道:“姑娘倒不如常去别府参加花宴,好歹让夫人们跟前混个脸熟,以后等二姑娘一嫁人,姑娘立刻就能挑了适合的人家,不至于手忙脚乱的。”

顾云哓是打定主意不嫁到京中来了,听了这话连忙摆摆手道:“饶了我吧,上回的花宴你是忘了?”

听罢,柳絮也是郁闷。

上回顾云哓被言家的侄女邀请,不好推脱,便去了。

谁知顾云妍的存在叫所有年轻姑娘都不痛快,直接连累到她了。

顾云哓被茶水泼湿裙摆两回,被人绊脚一回,更不提是谈天说地的时候,这些姑娘们说话都带着针,一股脑往自己身上扔过来,恨不得把对顾云妍的仇恨都嫁接到她身上来。

不过短短两个时辰,她简直是度日如年,最后几乎是落荒而逃。

夫如东海-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萧夕凛, 顾云哓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1494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