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妃太贪财-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凌云澈, 木云纤

狂妃太贪财-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凌云澈, 木云纤

第1章 欺辱至死

秋日的风吹起来格外的冷,特别是悬崖上的风,嗖嗖的吹着,冷冽刺骨。

此时落日森林的断魂崖上。

两个彪形大汉正在追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孩儿。

那个女孩儿慌不择路的跑到悬崖边上,急忙停住脚步,差一点就掉到悬崖下面。

低头看了一眼深不见底的深渊,女孩儿吓得脸色灰白的,脚步下意识的朝后面退了几步。

“叮叮当当”

身上的铁链随着女孩儿的移动发出刺耳的声音。

女孩儿转过身,绝美的脸上满是绝望的神色,楚楚可怜的眼眸,看的人心都揪了起来。

“求求你们放过我。呜呜呜……我不想死!”

女孩儿泪眼朦胧的跪在地上,双眼悲戚的朝着那两个彪形大汉苦苦哀求道。

“姐姐这是饥渴难耐了吗?居然连府里的家丁都要勾引!”

就在这个时候从后面走来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孩子,清秀的脸庞因为嫉妒变得狰狞不堪,甜美的声音中满是嘲讽的意味。

缓步走到女孩儿的面前,看着女孩儿美艳的脸庞,华衣女孩子眼里闪过毒辣的神色,伸手取下头上的发簪。

“妹妹,你要做什么?”

女孩儿看着华衣女孩子的动作,不知怎么的心里咯噔一下,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干什么,只是看你这张脸不顺眼,准备帮帮你罢了。”

说着拿着手里的簪子朝着女孩儿的脸上划过去。

女孩儿看着华衣女孩子的动作,不住的朝后面退去,可是却被后面的人拽了过来。

“只要你的脸毁了,我就放过你怎么样。”呢喃的声音,仿佛是姐妹之间的玩笑。

可是手中的簪子却狠辣无比的朝着女孩儿的脸上移去。

女孩儿惊恐的看着华衣女孩子的动作,眼里无助的流着眼泪,不停的摇着头,身子不停的朝后面退去。

“贱人!”

华衣女孩子看着女孩儿满不配合的神色,气的一巴掌将女孩儿扇到地上。

上前一把扯住女孩儿的头发,另一只手拿着簪子直接朝着女孩儿的脸上划了过去。

“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呜呜呜呜。”

女孩儿双手不停地拍打着华衣女孩子的胳膊,期望可以挣脱女孩子的手。

可是就她那点力气,怎么可能挣脱呢,更何况旁边还有两个家仆盯着。

女孩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华衣女孩子手中的簪子落到自己的脸上。

不过须臾之间,女孩儿原本还很美艳的脸上布满了错落的疤痕。

满脸杂乱的疤痕,血肉模糊的。

向外翻的血肉往下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血,很是恶心。

华衣女孩子看着犹如恶鬼一般的容颜,才终于放过了女孩儿。

丢掉手中的簪子,华衣女孩子从袖子里取出一个镜子放到女孩儿的面前。

“啊!”

看着镜子中布满疤痕的脸,女孩儿吓得一把捂住自己的脸,头缩到身子里,不敢再看一眼。

“这不是我!”

满是哭腔的声音中,透露出深深的绝望。

突然,女孩儿一把推开华衣女孩子,拔腿就要朝着远处跑去。

可是沉重的铁链直接将女孩儿拽住,踉踉跄跄的,直接摔倒在地上。

女孩儿趴在地上,肩膀不停的耸动着,眼中的泪水滴落到土地之中。

华衣女孩子从地上起来后,看着女孩儿的模样,很是得意的走了过去,一把将女孩儿扯了起来,手中的镜子又放到女孩儿的面前。

另一只手死死的扯着女孩儿的头发,将镜子举到女孩儿的眼睛前,迫使她不得不看镜子。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配的上太子那一句倾国倾城吗?我看现在的你就是恶鬼吧!”

女孩儿呆滞的眼神看着镜子里的人,愣愣的,也不知道想的是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突然女孩儿终于有了动静,眼神黯然失色,嘴唇苍白无比的问出这一句话。

“为什么!若不是你,我就不会丢那么大的脸,你还问我为什么!”

一把将女孩儿扯回来,神色狠厉的掐住她的脖子,嘴里恶狠狠的嘶吼着。

“你不过是一个连身份都不被承认的野种罢了,居然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呃!”

女孩儿被掐的眼神向上只翻白眼,脸色也渐渐的变成了青色,原本还在挣扎的双手无力的吹了下来。

突然,华衣女孩子掐着她的脖子狠狠的将她甩到地上,从旁边的人手里拿过鞭子。

用布满倒刺的鞭子,一鞭一鞭的抽打着女孩儿的身子。

须臾之间,满是倒刺的鞭子上,沾满了血肉。

“咳咳。”

女孩儿因为突然之间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一下子被呛着了,还没有反应过来,带着倒刺的鞭子直接打到了身上。

“求求你,放过我吧!

女孩儿疼的在地上不停的打着滚,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孩儿眼睛紧闭,嘴里还无意识的求饶,弱小的声音,仿佛病弱的小猫。

不知道过来多久,本来还满霞满天的天色,变得黑漆漆的。

“三小姐,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一个看起来很是粗壮的男子看了看天色,走到华衣女孩子身边,朝着鞭打的女孩子说道。

华衣女孩子看着满身血色的女孩儿很是满意,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天空,没有一丝的光亮。

伸手抓着女孩儿的脚直接拉倒悬崖边上,地上留下一道用女孩儿鲜血染出的痕迹。

华衣女孩子将女孩儿的身子悬空放着,使劲的一推,就将女孩儿推到了悬崖下。

看着深不见底的深渊,抬起身,用手帕擦了擦手,很是嫌弃的扔掉了手中的手帕,离开了这里。

第2章 节 穿越重生

悬崖底下的风,呜呜呜的吹着,仿佛冲破牢笼的恶鬼,狰狞恐怖。

突然,远处出现几道阴森的目光,缓缓的走了过来。

一个满身血污的女孩儿躺在寒风之中。

滚烫的鲜血顺着身子流到地上,渗透到土地里。

木云纤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环境,皱了皱眉。

怎么回事?

感受到身上不断传来的疼痛,木云纤不适的动了动身子!

脑海里一阵刺痛,一段陌生的记忆涌入木云纤的脑海里。

自己这是穿越了!而且还穿到与自己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木云纤,十五岁,是丞相爹醉酒后强暴婢女所生。

因为这样,木云纤的母亲和木云纤都没有得到承认,再加上大夫人的打压,导致木云纤的母亲在她出生以后郁郁寡欢而死。

木云纤从小就被安置在后院的破屋里面,每日都受到别人的毒打,过得连一个下人都不如。

可是随着木云纤的长大,相貌愈加的出色,导致府中人的嫉妒。

几个姐妹经常拿她出气,还不让她出现在前院,甚至还不让她洗脸。

昨日是木云蝶的及笄礼,丞相府请很多的宾客。

木云纤因为得罪主母被罚跪祠堂,很久没有吃东西,看着前院的人都在为木云蝶的及笄礼忙碌,便偷跑到前院的厨房找东西吃。

回去的路上,被一个闲逛的人看见了,顿时惊为天人,硬是将她拉倒了前厅。

看着木云纤清新脱俗的气质和艳绝天下的容貌,前厅之中的人都被吸引了。

就连太子也都为木云纤的容貌着迷,当时就想要将她带回太子府。

看着众人围绕的木云纤,木云蝶心中嫉妒难平,再加上这么一句话,心中直接有了要弄死她的决心。

等到了夜晚,木云蝶带着两个人趁着夜色将原主掠到悬崖,活活给打死了。

“哦呜~”

就在木云纤沉浸在思绪中的时候,一道凶狠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只见远处的迷雾之中走出一头健硕的野狼,狠厉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木云纤。

“嗷~”

等到那头狼走近之后,后面又出现了几道狼嚎。

不过一会儿,木云纤便被数不清的狼眼围绕了。

“嘶!”

艰难动了动身子,感受到身体传过来的疼痛,木云纤直接吸了一口冷气。

坐起身子,抬眼看了看,只见身上勉强还能遮蔽的衣服都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全身上下全都是被鞭打过得痕迹,没有一处可以看的。

就是脸上都火辣辣的疼,怕是脸上都没有办法看吧!

努力的抬起一个胳膊,伸出手搭在脉搏上,感受到这具身体的情况,木云纤郁闷了。

这么弱的身子!

抬眼看看远处虎视眈眈的狼群。

这是要让自己葬身狼腹的节奏啊!

想自己堂堂神医门的少门主,自三岁起便开始学习医术、毒术和武术,后来成为了黑白两道都不敢招惹的存在,如今居然沦落到被狼给活吞的地步。

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木云纤艰难的站了起来,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木头。

弯着腰,死死地盯着前面的狼群,脑海里计算着逃出去的可能性。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一头狼等的不耐烦了,一个猛扑,朝着她发出攻击。

后面的狼群静静的看着,重重的喘息声,给寒冷的空气增添了几分紧张感。

木云纤静静的看着扑倒自己面前的狼,眼眸之中露出一丝疯狂的神色。

瞅准一个时机,木云纤躬下身子,一个跳跃,就跳到那头狼的身上。

手上的铁链朝着狼的脖子上绕了几圈,死死的缠住,另一只手将那个木棒狠狠的刺下,尖锐的木棒直接刺穿了狼的脖颈。

“噗~”

温热的鲜血汹涌而出,扑到木云纤的身上,本就血迹斑斑的身子,如今直接就像是从血水中捞了出来一样。

剩下的狼看着这一幕,原本还很躁动的动作渐渐沉静下去,只是不停地走动着,查看着攻击的时间。

木云纤靠在死透的狼的身上,紧紧的握着木棒,神色紧绷,大口的喘息着。

眼神打量着狼群,努力的恢复自己的体力。

怎么回事!

无意之中木云纤看到了自己手腕上的手链。

看着自己手上熟悉的手链,木云纤呆了一下,这个不是自己当初在那个买翡翠的摊贩上花了五十块买的链子吗?

怎么会出现在原主的手上?

“嗷呜!”

看着前面的狼群躁动的狼吼,木云纤收回了自己的思绪。

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手里紧紧的拿着木棒,眼睛警惕的盯着前面的狼群。

看着狼群暂时没有进攻的打算,顺手从旁边拿起一个石头,坐下身子,静静的打磨着。

“嗷~”

“嗷~”

此起彼伏的狼嚎声,给静谧的空间增添了一丝紧张的气氛。

“嗷~”

过来许久,那些狼群终于等的不耐烦,几声狼嚎后,终于开始进攻了。

所有的狼群全都一拥而上,四面八方的朝着木云纤扑了过来。

紧握着手里的木棒,木云纤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感受到手心里的汗水,眼里闪过嗜血的神色。

趁着狼群还没有扑过来,木云纤迅速用自己手里打磨出来的木棒打开手上的铁链,

就在狼群扑倒跟前的时候,拿着铁链的手一甩,直接用铁链扣住狼的脖颈。

狠狠的拽住铁链,使出全身的力气,死死的勒住狼的脖颈,直到那头狼咽气才放开。

拔出铁锁,温热的鲜血扑到木云纤的脸上,衬的本就恐怖的小脸更加的阴森了。

破旧的衣衫上面也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木云纤站在那里,就好像是从地狱之中爬出来的恶鬼一般阴森恐怖。

看着前面的狼群,木云纤不准备坐以待毙,将脚上的铁锁也打开,冲进了狼群中。

本就伤痕累累的身上,又新添了几道抓痕,深可见骨。

鲜血早就染满了全身。

木云纤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眼中嗜血之色愈发的浓郁了。

瘦弱的身体,仿佛被赐予无限的体力。

手中的铁链不停的舞动着,就好像是拥有了生命一般。

一铁链下去,就将扑上来的狼打出去。

寒风呼呼的吹着,可是这里却被滚烫的鲜血烧红,感受不到一丝丝的冷气。

终于,所有的狼群都不在站起来,阴森的狼目也不在睁开,木云纤才慢慢的停了手。

不管木云纤多么凶残,她只是一个本就受了伤的女孩子,这么长的时间,早就透支了所有的体力。

看着所有的群都死了,木云纤的眼前泛起了黑色。

身子一软,便倒在地上。

第3章 节 开启空间

手上的手链吸着木云纤身上的血,泛着幽幽的绿光。

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原本还在地上的人不见了踪影。

“啊!”

突然,脑海里传来一阵阵刺痛,就好像有一个铁锤在不断的敲击着。

疼醒的木云纤一个没忍住,叫出了口。

“唔!”

看着陌生的环境,木云纤紧紧的咬着嘴唇,不吭一声。

不过一会儿,木云纤感觉自己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全身都被汗打湿了。

不知道过来多久,脑海里的疼痛终于过去了。

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环境。

灰蒙蒙的空间里只有几亩光秃秃的土地,中间还有一口冷冽的泉水。

这是什么地方?

“小丫头对这里还满意吗?”

就在木云纤不住的吐槽的时候,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一个白胡子的老头。

“你是谁?”

木云纤警惕的盯着这个老头,手里窜着木棒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

“我可是帮你来到这个世界的人!”那个老头顺了顺自己的胡子,笑呵呵的说道。

“你有什么目的?”

木云纤拿着木棒的手松了松,但还是警惕的看着这个老头。

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人将自己从那个世界弄到这里,才不信他没有什么目的!

而且这个老头看着慈眉善目的,但是谁知道他肚子里会有什么坏水啊?

“老夫只是想要找一个传人罢了。”看着木云纤警惕的神色,虽然很是无语,但还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警惕心倒是不错,而且看她心思玲珑剔透,倒是个做大事的人。

“传人?”

木云纤很是呆萌的看着老头,看这个老头倒是仙风道骨的,也不知道他有什么绝技!

而且也不知道这个老头会有什么要求,要是有一些稀奇古怪的要求,那自己不就拦了个麻烦回来!

更何况他都说是传人了,到时候肯定会说要将他的绝技传承下去。

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本姑娘才不会干呢!

这个臭丫头!

看着装傻充愣的木云纤,老头满脸黑线。

“老夫救了你一命,还帮你在这个世界重生,更是为你开启了你手链中的空间,如今让你办点事情都不可以吗?”

木云纤目瞪口呆的看着原本还仙风道骨的老头,瞬间变成了一个讨不到糖吃的孩子。

“想我好不容易存储了一点点的力气,却为了你这个没良心的丫头,全都用完了,你居然连我这点小小的要求都不愿意满足?你还有良心吗?”

老头看着木云纤呆愣的模样,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开始哭诉了。

木云纤头疼的看着这个老头在那里撒泼打滚,吵得脑袋都疼,只好违心的点了点头。

那个老头看到木云纤点头,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手指一点木云纤的眉心,不知道传了什么东西到她的脑海。

木云纤惊愕的看着那个老头从手里扔出一个东西,身形一闪就不见了踪影。

呆愣楞的抱住那个不明物体,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白猫。

那只白猫一个跳跃,跳到木云纤的肩膀上,蹭了蹭木云纤的脸,很是享受的眯了眯眼。

不过这个时候的木云纤可没有时间去管这个白猫。

“神医宝典!”

木云纤被脑海之中关于《神医宝典》和神医空间的信息给震的呆愣在地上。

心脏急速跳动着,整个人都亢奋起来了。

神医空间,顾名思义就是一个空间,不过这个空间是辅助《神医宝典》,只有宝典升级了空间就可以升级,如今只能看见它最初级的形态。

现在这个空间里面就只有一口泉水、几亩地和一些零碎的东西。

木云纤走到泉水边,看着冷冽的泉水,感觉自己好像都有一点口渴了,伸手捧了一捧泉水,放到嘴边喝了一口。

清甜的泉水顺着嗓子流到肚子里,扫去了全身的疲惫。

低头看了看身上被鲜血染红的衣服,木云纤用旁边的水桶打了一桶水。

木云纤将自己的外衣用水洗干净后,便开始擦拭自己的身体。

等到身上的血污都洗完之后,木云纤只能先穿着内衣了,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只能先将就了。

可是等到木云纤看到自己身上的伤明显好了一大半之后,直接惊呆了!

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身上的疤痕,原本狰狞的向外翻的血肉,如今只剩下粉色的血肉。

想到自己前面用水洗过身子还喝了一口,难到是这个泉水的功效?

想着,便将自己的胳膊放到木桶里,看着慢慢消失的疤痕,木云纤的心脏都跳跃了好几下。

原本还想着自己脸上的疤痕没有办法去除了呢,没想到这个空间居然给了自己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不过如今还不是将脸上的伤治好的好时机!

想到那些曾经欺负过她的人,木云纤便直接放弃治疗脸上的伤。

木云纤找了一个舒适的地方,坐在那里翻看脑海里的《神医宝典》。

木云纤发现里面囊括了各种药材,有一些还是自己当初都没有听说过的,不过这里面还有图文解释。

木云纤还在这里面看到了关于炼制丹药的内容。

这个可是当初木云纤最想学的,可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关于这方面的内容,

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到。

等到木云纤从《神医宝典》中回过神的时候,就看到自己脚边追着自己尾巴玩儿的白猫。

木云纤伸手将那个白猫抱在怀里,看着圆溜溜湿润润的大眼睛,感觉心都软化了。

没想到那个老头居然还会有这么可爱的动物。

木云纤揉着白猫的脑袋,心里一阵喟叹。

“主人,我是白喵哦!可是这个空间里的守护者呢?”

突然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出现在了木云纤的脑海里!

“谁!”

木云纤抱着白猫,身子“刷”的一下站了起来,眼神警惕的看着四周。

可是等了好久也没有看到什么人出现?

低下头对上一双滴溜溜的大眼,心里有了一个荒诞的想法。

“不会是你这个小家伙在说话吧。”

点了点白猫的鼻子,满是玩笑的说着。

脑子真是秀逗了,白猫怎么可能说话呢,木云纤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

“主人,就是我啊。”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那个白猫跳到木云纤的肩头,眼神无辜的看着木云纤。

“你会说话?”

木云纤震惊的看着白猫。

双手将白猫举到眼前,反反复复的看了一遍,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

猫怎么可能说话呢!

“小喵就只能和主人在意识里面交流呢,喵”

白猫很是享受的感受这自家主人的抚摸,嘴里还不忘给自家主人解惑。

看着这个白猫蠢萌蠢萌的样子,木云纤顿时被逗笑了。

没想到自己来到这个异世,感受到的温暖居然会是一只白猫给的。

想到自己那些所谓的亲人,木云纤冷笑了一声!

想她木云纤,龙腾国丞相府的小姐,世人口中愚笨不堪的草包二小姐。从小住在一个破落的院子里,冬天不能挡风,夏天不能挡雨,每天就连饭都吃不饱。

从小到大得到最多的就是别人的毒打和嘲笑,若不是被一个瘸腿的老爷爷保护着,只怕小的时候就已经被活活虐死了吧!

可是如今那个老爷爷也死了,没有可以庇护的人,就直接被妹妹给打死了!

想到原主被打死的原因,木云纤眼神冷漠,嘴角浮现一丝冰冷的笑容,木云蝶,希望你能成承受我的怒火。

第4章 节 相遇某人

感受到木云纤身上散发出的寒气,白猫蹭了蹭木云纤的身子。

主人放心吧,以后有白喵在,决不让任何人欺负你!

严肃的面庞,配上呆萌的脸,怎么看怎么可爱。

木云纤看着这个样子的白猫,抱在手里好好的蹂躏了一番。

“白喵,以后就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了!”

木云纤将白喵抱在怀里之后,起身收拾了一番,便在这个空间里面休息了。

清晨的落日森林静谧一片,除了一些鸟叫的声音便没有其他的动静了。

斑斑点点的阳光透过树叶落到地上,为这个看起来寂寥的地方,增添了些许的暖意。

木云纤从空间里出来后,便一直待在这里。

看着这里遍地的药材,木云纤感觉自己都快要走不动路了,非要将这里的药材都采摘了才肯罢休。

不过还好,木云纤还有一个比较逆天的空间。

空间里面的流速比较的快,药材种到里面后,成熟的时间可以缩短一倍,而且里面还有一只白喵帮忙,大大节省了木云纤的时间。

木云纤还在里面划分了一个区域,在里面种了一些毒草。

看着这里的草药都收集的差不多了,收拾了东西,便朝着外面走去。

落日森林的一条小溪边。

木云纤烤了两只烤鱼,给空间里的白猫后便自己坐在火堆旁边吃了起来。

突然一道身影翩然而至,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群拿着大刀的蒙面黑衣人!

木云纤很是淡定的朝着火堆加了几根柴火,面无表情的看了那些人一眼。

“麻烦你们打架可以离得远一点吗?”

木云纤看着打扰自己吃鱼的几个人很是无语。

不就是在这里吃个鱼嘛,居然也有人拿着大刀冲过来!

木云纤恼怒的瞪着自己面前的罪魁祸首!

若不是他突然出现在这里,自己也不会被殃及池鱼。

看着后面那些黑衣人准备要将自己也给杀了,木云纤眼里满是怒意。

可是在看到这人的脸时,木云纤的眼睛不由的晃了一下。

擦!

这还是人嘛!

这个世界居然还有长得这么好看的人!

只见那个男子剑眉星目,眼神之中透露出丝丝的杀气!

一袭白衣飘雪,犹如仙子临世,一头泼墨般的头发,柔顺的散在后方,被一个白色的发带束缚着,一阵风飘过,顺着风飞扬,宛如从画中出来一般。

就是身上的血污都没有办法掩盖他通身的气质,反而给他增添了些许颜色。

擦了擦差点流鼻血的鼻子,木云纤迅速的稳住身子,看着旁边攻过来的黑衣人,提步就冲了过去。

凌云澈本以为能够出现在这落日森林中的人定然很是厉害的人。

可是等到了这里的时候,才发现居然会是一个不过双十年华的女子。

而且看着这女子的模样,身上的衣物不过只能堪堪蔽体,瘦弱的身体之上是满是疤痕的脸颊。

全身上下唯一可以看的只怕就是她那一双宛如星辰的眼眸了吧。

凌云澈皱了皱眉,看着木云纤营养不良的身子,眼中满是嫌弃。

看来自己又增添了一个麻烦。

想到若不是自己,她怕也不会遭此一劫,便动了动身子,想要护着木云纤。

可是还没有等他动作,就看见一道身影宛若惊鸿,冲进了那群黑衣人的中间。

看着木云纤矫健的身影穿梭在那群黑衣人中间,手起刀落之间,便收割了两条性命,眼中露出一丝的满意。

看着后方逐渐逼近的黑衣人,凌云澈心中满是冷意!

若不是这两天乃是毒发的时候,自己也不会被逼到如此的境地。

而且自己身边怕是已经有了他人的奸细了吧,不然怎么会算计的如此精准!

想着凌云澈眼中露出嗜血的杀意!

举起手中的剑,一剑下去便取走了两条人命。

剩下的黑衣人看着宛若杀神一般的两人,眼中露出丝丝的惊惧。

可是还没有收到领头人撤退的命令,便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了。

木云纤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人,心中不知怎么的有了一丝的信任。

没想到自己居然也会有和他人并肩作战的时候,虽然自己是被牵扯进来的。

凌云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和一名女子站的如此之近。

闻着这个女子身上的药香,不知怎么的就有了一丝的安宁。

突然后方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一声哨声,只见原本还对峙的黑衣人转身便逃离了这里。

看着那些人逃离的方向,木云纤本想上去查看一下,可是转身看到那个男子满是痛苦的脸色,只能放弃!

“喂,你没事吧!”

扶着差点倒在地上的人,木云纤很是艰难的移动着身子,将男子放到大树下,伸出手探了探他的脉搏。

“喂,若是你能够拿出报酬,我便帮你一把怎么样!”

木云纤用衣袖作为遮挡,从空间之中拿出一堆的瓶瓶罐罐。

双手迅速的点了那个男子的几处穴位,将那些瓶瓶罐罐里的药按着顺序给那个男子喂了下去。

看着男子呼吸逐渐平缓了下来,便拍了怕手,心中满是得意

昨日才刚从书中看过这个毒药的缓解方法,没想到今日便遇到了。

不过若不是昨日自己兴起,制作了一些药,不然今日还真的没有办法了。

看着这个男子脸色慢慢的变好,木云纤心中不停的吐槽。

没想到长得这么好看的人居然会中种这种毒。

彼岸花,开彼岸!

传说中的毒药彼岸花,以它珍贵的药材和艰难的配置而出名,当然它的毒性也是极其的霸道!

一般人才不会出这么大的血本下这种毒。

除非是恨到极致才会这么做!

看这人的模样,也不知道是谁会给他下这么毒的毒药!

突然一个东西抛了过来,木云纤下意识的接住,看着手里晶莹剔透的玉佩。

“什么意思!”

木云纤看着自己手上的东西,满是疑惑的看着躺在那里的人!

“报酬!”

凌云澈撑着自己满是倦意的容颜,对着木云纤说道。

在看到木云纤将那个玉佩放会自己怀里的时候,才安心的睡了过去。

凌云澈一觉睡醒来后,感觉到身体中的轻盈,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想他从小的时候便中了这个毒,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便是最难过的。

可是昨日居然会如此的安稳。

想到昨日见的那个女子,凌云澈心中满是震惊。

没想到自己居然还会有看走眼的时候。

能够缓解彼岸花的人,想来也不是什么普通的人!

想到那个女子满是伤疤的脸,凌云澈心中不知怎么的居然闪过一丝心疼。

可是看了一眼这里已经没有她的身影,想来是已经离开了吧!

等到鬼一顺着自家主子的线索追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家主子一脸荡漾的拿着自己的衣服。

吓得心肝不自觉的跳了几下!

“主子!”

拿出一件衣服递给凌云澈,鬼一跪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

凌云澈走到大树后面穿好衣服后走了出来。

“将她的主人查出来后自己去领罚!”

扔出一个发饰,凌云澈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是!”

鬼一拿着手里女子带过的发饰,一脸懵的看着自家主子离开的背影,满是猥琐的跑去查找发饰的主人去了。

第5章 节 扮鬼吓人

漆黑的夜晚,圆月高挂,为下面的建筑铺上了一层银色的面纱。

趁着夜色回到自己住的院子木云纤看着还和曾经相同摆设的房间,心里升起几分寂寥,想到曾经在这里受过的屈辱,眼里闪过一丝的杀气。

丞相府!

不知道那些人如今睡得是否安稳?

冰冷的眼神仿佛嗜血的孤狼,泛着幽幽的绿光。

“谁在哪里!”

突然一声大喝从外面传来来随之而来的是一道比较轻的脚步声,随着声音的接近,木云纤很是随意的站在了门边。

白色身影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很是诡异万分。

银杏看着屋内闪现的白影,心里咯噔一下!

这不会是二小姐的鬼魂回来了吧!

银杏拿着手里的灯仔细的照了照,发现这个身影怎么看都和二小姐相似。

“啊!”一声尖叫,吓得她直接将自己手里的灯给扔了。

“你是谁?”咽了咽口水深呼吸给自己壮壮胆,颤抖的问道。

“怎么,不过一日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

木云纤狠辣的看着银杏,没想到自己的贴身丫鬟,居然会背叛自己。

当初若不是她将木云蝶引到这里,木云蝶也不会那么容易的就将原主掳到悬崖上去,那么原主就不会那么快就死了!

没想到居然会在半夜来这里,怎么这是心虚了?

阴森的声音传到银杏的耳朵里,本就不安的心,在听到木云纤的声音的时候,吓得身子直接软了。

当初若不是自己将二小姐的行踪告诉三小姐。

而且偷偷将二小姐的求救信给藏了起来,那么二小姐也不会死!

银杏看着木云纤的身影,心里愈发的恐惧了!

“扑通!”

一声巨响后,只见银杏直直的就跪在地上,不停的磕着头,嘴里还不停的求饶!

“小姐!不管我的事,都是三小姐让我干的!你要找就去找她,是她......就是她害死你的!”

说着手还指着木云蝶住的地方,额头上布满了汗水,眼中满是恐惧的神色。

想到曾经欺负木云纤的场景,如今这二小姐回来报仇了,第一个杀得就是自己!

想着身子慢慢的朝着外面爬去,眼中巴巴的望着门口,期望可以离开这里!

“原来克扣我的月例,每日让我吃搜饭,让我做丫鬟的活,这些都和你没关系!”

木云纤走到外面,看着外面不停的磕头,眼里满是恐惧的人,眼里无波无痕。

没想到曾经那么嚣张的人,如今居然会对曾经欺负过的人这么惧怕,可真是够讽刺的啊!

想想曾经她除了欺负原主,还私吞了原主的月例,甚至还让原主服侍她。

就这些都够她死上千次百次了!

而且最后还是她领着木云蝶过来,若不然,原主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银杏听到木云纤的话,抬起头,想要求饶,可是看到月光下木云纤毁容过后的脸,吓得一声尖叫。

白衣飘飘,头发随着风飘动,身子还不停的摇晃着,就好像是要从门里爬出来一般。

爬起身子就要朝着外面跑去,可是一个不小心被自己绊倒了,最后身子只能不停的朝着门外蠕动着。

“二小姐,求求你放过我吧,以后我一定一天三炷香的敬拜你。”

嘴里不停地求饶,身子艰难的朝着外面爬着。

可是不管她怎么努力,就是没有办法继续从地上爬起来。

看着慢慢走过来的木云纤,眼里满是泪水,吓得声音都变了,尖锐的嗓音,中间还有一丝丝的颤抖。

“当初那些事情也不是我要干的,这些都是大夫人让我做的,若是我不做,她就将我卖到勾栏院去,你要找就去找她们!”

因为恐惧,眼神之中都快要充满了血色,脸色因为害怕变得狰狞恐怖,对比木云纤,她反而更像是深渊中的恶鬼!

“听你这话也不算是坏人,不过若是你明天将你的这些话说出去,以后我便不会找你索命了!”

若不是今日还有事情要让她去办,一定不会就这么饶了她,不过以后有的是时间。

木云纤冰冷的看着外面的银杏,对于她的那些话,没有任何的触动,可是她的身影却在这个黑夜之中显得愈发的单薄。

“是!是!我明天就去办!”

只见那个银杏听到木云纤的话后,都顾不得害怕,眼里闪过欣喜的神色,连忙点头。

看着木云纤挥了挥手,赶紧朝着外面飞奔而去!

木云纤看着那人离开后,地上的液体,在看看早就已经飞奔出去的人,很是嫌恶的摇了摇头,转头看着破败的院子。

算了,今天晚上还是在外面将就一夜吧!

第6章 节 教训渣妹

白日的京城,熙熙攘攘的街道,不停叫卖的小贩还有讨价还价的人们,为这繁华的街道增添了些许乐趣。

不过今日的街道显得更加的热闹,只见三三两两的人们都在聚集着 。

“诶,你们听说了吗?”只见一个长得很是白净的人,神秘兮兮的对着自己的同伴说着。

“什么啊!”旁边一个人一脸疑惑的看着这个人,眼中满是求知欲。

“你说的不会是丞相府二小姐回来报仇的事情吧!”旁边桌子上的人转过头,满是兴致的坐了过来。

“对啊,就是这件事!”刚开始的那个人听到有人知道,很是兴致盎然的开始高谈阔论。

“当初不是说这个二小姐是和人私奔了吗?咋又出来个复仇啊!”

“就是说啊!”旁边的几个人一脸认同的点了点头。

“这大宅院的事情谁说的清!”

“也是!”

……

木云蝶气急败坏的看着前面议论纷纷的人,心里有了一丝的慌乱。

那个贱人不是死了吗?

怎么可能回来!

一把将桌子上的东西扫到地上,怒气冲冲的出去了!

“小姐......他们都是胡说的,人死了怎么可能会有鬼魂!”

旁边的丫鬟看着木云蝶的手不停的绞着手里的帕子。

很是害怕,硬着头皮上前安慰了一句。

“闭嘴,你是什么东西!”木云蝶本就气愤的心情,在听到丫鬟的话后,更加的不愉快了。

转过头,狠狠的就给了那个丫鬟一巴掌。

看到周围指指点点的人,木云蝶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满脸怒气的走了。

丫鬟委屈的看着前面走了的木云蝶,收了收手里满满的东西,跟了上去。

木云纤在树上看着这一幕,眼珠子不停的转了转,嘴角含笑。

没想到木云蝶对待自己人都这么狠。

不过正好可以利用一下。

木云纤可没有错过刚才那个丫鬟眼里满满的恨意。

丞相府外。

木云纤看着丞相府威武的大门,没想到回自己家居然还沦落到需要通报的地步,可真是够讽刺的!

“这真是二小姐?”旁边的一个门卫看着站在下面一动不动的木云纤,眼里满是疑惑。

“应该是吧!你说这二小姐回来了,那外面说的那些……”旁边的护卫凑过去。

……

木云纤很是淡漠的听着他们的议论声,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仿佛他们说的不是自己一样。

不过是一副皮囊罢了,没想到居然会成了检验自己真伪的标准。

真是可笑!

“三小姐!”

两个门卫远远的看见木云蝶过来,立马闭嘴,站的直直的,和面对木云纤的态度简直是判若两人。

木云蝶看着门口站着的人,眼中满是惊愕。

这个贱人不是被摔下悬崖了吗!怎么可能回来!

“哟,这不是姐姐吗?”压下心中的困惑,木云蝶走到木云纤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木云纤。

“怎么姐姐这是被那个车夫给抛弃,跑回来了啊,可是怎办呢,嫁出去的女儿抛出去的水,这丞相府你可没有办法回来了呢?”幸灾乐祸的声音中满满的都是得意。

“怎么,你很开心!”木云纤抬了抬眼皮,看着犹如小丑一般的人,眼中满是讽刺。

“贱人,居然敢这么看着我,简直是在找死!”看着木云纤眼里的讽刺,木云蝶心中满是怒气,伸出手便朝着木云纤的脸上打过去。

“啪!”一把抓住木云蝶的手,很是淡漠的看了一眼木云蝶,幽深的眼眸,看的她心脏颤动了几下。

“你!你!”压下心中的不安,木云蝶恶狠狠的瞪着木云纤,脸上满是高傲。“你若是放了我,我便让母亲让你回府怎么样!”

“你说我要是将你做的事情都昭告天下,你会怎么样?”很是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木云纤靠近木云蝶的耳边,无声的威胁着。

“你若是敢说出去,母亲一定会杀了你的!”木云蝶有点不安的看着木云纤,强装镇定,嘴里还不停的威胁着。

“你看我敢不敢!”木云纤一把将木云蝶的手甩出去,顺手拿起她的衣服擦了擦手,好像是染上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木云蝶看着这个样子的木云纤,心中愤恨不已。

看着旁边站着看戏的人,转过身就是一顿臭骂。“一群废物,你们都是瞎子啊,没看见我被欺负了,你们还不把这个贱人抓住!”

转身看着木云纤,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杀意。

贱人,等抓住你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个门卫互相看了看,点了点头,满是坚定的走过来。“二小姐,对不住了!”

“都是废物,还不快点给我抓住她!”木云蝶满是怒火的看着磨磨蹭蹭的门卫,转手就是一巴掌。

“呵!”木云纤很是不屑的看了一眼木云蝶,淡定的看着走到自己面前准备动手的人。

其中一个门卫走到木云纤的面前,伸手就抓住她的手腕,另外一个拿出绳子就要朝着木云纤的身上捆过去。

毕竟以前的时候也曾这么做过,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看着准备充足的两个人,木云纤眼中闪过一丝毒辣的神色,手腕一转,便从那个门卫的手中挣脱出来。

脚步轻移,从后面那个人手里夺过绳子,转身将绳子拉长从那个人身上转过一圈,然后将另外一个人拉过来一绕,就将两个人给捆在一起了。

那两个门卫满是震惊的看着木云纤,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是怎么被绑的。

旁边的木云蝶看着木云纤几个回合之间就将府里的家丁给绑了,眼中露出一丝的不安。

“你想干什么?”木云蝶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嚣张,满是惊恐的看着木云纤。

“你将我掳出府,毁我容,还将我推下悬崖,甚至还败坏我的名声,你说我想干什么!”

说着还朝着前面走了两步,看着被吓得缩在台阶上的木云蝶,眼中满满的都是嘲讽。

“你不可以这么做,父亲是不会放过你的!”木云蝶满是惊恐的看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嘴里还不忘威胁。

“如今是我不放过你!”木云纤狠狠的甩了她两巴掌,看着已经没有丝毫形象的木云蝶,眼中满是冰冷。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木云蝶看着里面走出来的人,眼中满是欢喜,很是嚣张的威胁着木云纤。“你若是放了我,我便饶你一命,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

第7章 节 回丞相府

丞相走到外面的时候就看到木云纤拿着鞭子朝着木云蝶身上抽过去,一个箭步过去就将木云纤的手里鞭子夺了过来。

“逆女,这是你妹妹,你也下得去手!”侧身子挡在木云蝶的身前,脸色铁青的指着指着木云纤,怒气冲冲的吼道。

“呵!妹妹?”一声冰冷的笑容,眼眸之中宛若实质般的仇恨,直直的盯向木云蝶。“若有这样的妹妹,那我宁愿没有!”

丞相大为疑惑的看着木云纤,眼睛中刻骨的仇恨,看的他心里有一丝的不舒服。转过身看了一眼躲在自己身后的木云蝶,不知怎么的心里有了一丝不太好的预感。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是你妹妹,有多大的仇恨需要你这么打她。”,可是想到刚才看到的一幕,丞相还是坚定的站在木云蝶的身前,只是语气有所缓和的问道。

“就是啊,姐姐,妹妹到底做错了什么,需要你往死里打我。”感觉到丞相语气有所缓和,木云蝶顿时坐不住了,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木云纤,抱着丞相的胳膊就开始哭哭啼啼的,一脸委屈的看着木云纤。

“好了,你过来给你妹妹道个歉!”丞相看着木云蝶委屈的小脸,顿时心里什么疑惑都没有了,扶着木云蝶的手,看着她身上的血迹斑斑的身子,眼中满是心疼。

“呵”一声冷笑,木云纤眼眸之中没有一丝的温度,看着两个人嘴角浮现一丝讽刺的笑容。“真是一副父慈子孝的好画面!不过,要我道歉,对不起!做不到!”

看着这幅场景,木云纤的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涌出无限的怨气,语气非常冲的对着丞相吼了过去。

“逆女,你这是什么态度!“不知廉耻的和人家跑了,如今回来还这种态度,你想干什么!”丞相看着满含怨气的木云纤,心中大怒,指着木云纤的鼻子大骂。

“我想干什么,父亲难道没有看出来吗?”木云纤感觉自己的鼻子塞塞的,心中感觉有一点的不舒服。“没想到在父亲眼里,我竟是这样一个人!”

“怎么,她只是被我打了几鞭子父亲就可以看见,而我差点没命了,父亲却可以视而不见!”

平静的声音中透露着悲凉的气息,单薄的身子站在下面显得很是无助,指着木云蝶的手指也在不停的颤抖着。

丞相感受到木云纤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仔细看着她,才看到她早已被毁的容颜。

看着如今犹如恶鬼一般的脸,丞相心中一惊,眼中露出心疼的神色,语气中也透露出几分关心。“父亲这不是什么都不知道,而且这也不管你妹妹的事情,你又何必呢?”

“对啊,我又何必呢,我不过是一个没爹没娘的野孩子!”还不等丞相说我,木云纤便立马打断,眼眶微红,努力的将那些泪水逼回去,满是倔强的看着丞相,。

“爹爹,你看姐姐她居然敢这么说,爹爹你一定要好好教训她。”

木云蝶抱着丞相的胳膊满是欣喜的看着木云纤的样子,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贱人,怎么样,就算你的脸被毁了,父亲也不会关心你丝毫。

“闭嘴,看看你的样子,给我回房好好待着去!”

丞相怒火高涨看着在那里幸灾乐祸的木云碟,直接叫过来两个人将木云蝶给拉走。

看着站在那里还在不停的闹着的人,心中满是烦躁,一个两个的都是不省心的东西,一天到晚的就知道闯祸!

看着丝毫无损的木云纤,木云蝶气的在原地跺了跺脚,看着走过来的人,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木云纤。

丞相看着走远的木云蝶,眼中的怒火才算是消了一点,转过头看着旁边站着的木云纤,不知怎么的有点紧张。

想到曾经对她的漠视,心中一紧,想要过去安慰一下她,可是脚步却怎么都迈不出去。“你这是什么话,我还没死呢,什么叫没爹没娘的野孩子?”

伸出手想要过去安慰一下木云纤,可是对上木云纤满是怨气的眼眸,那双手怎么都没有办法伸出去,只好无奈的将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去。

“呵!”木云纤嘴角含着冰冷的笑容,眼眶微红的看着丞相,满含怨气的语气之中有着一丝的颤抖。“丞相当初可曾承认过我木云纤是你的女儿了吗?”

“你这是什么话,我何时没有承认过你!”丞相满脸窘迫的解释到,飘忽的眼神显示出他的心虚。

“承认过?”寒风般冰冷的语气,没有一丝温度的目光定定的看着丞相,看的他越发心中愈发的不安。

“若你承认过,那我又怎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木云纤狠狠地指着自己的脸,缓步走到丞相的面前,眼神死死的盯着他,看着他刷白的脸色,心中却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怎么会!”看着木云纤满是疤痕的脸,丞相双眼含泪,激动的看着她,满是关心的语气之中露出一丝的心疼。“是谁将你弄成这个样子!”

双手抚上木云纤的脸,包含风霜的眼眶慢慢变红,哽咽的语气之中,透露出满满的心疼,“你这,你这,疼不疼啊?”

“疼又如何!”滚烫的泪水留下,划过丞相的双手时,烫的他手指颤了颤,可随后的话却让他的心颤了几下。

“当初我被你的好女儿毁了这脸的时候你怎么不问我疼不疼!”冰冷的眼神,刺耳的话语,压迫的他差点没有站住,摇摇晃晃的站在那里,听到木云纤最后的话,吓得他朝后面退了几步。

“怎么可能,她不会这么做!”刷白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震惊的目光看着木云纤,想要一个满意的答案。

“不会?丞相究竟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装糊涂?”嗤笑了一声,木云纤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丞相,看着他震惊的目光,笑容之中满是讽刺。

看着他呆若木鸡的表情,木云纤面无表情的越过他直接走进了丞相府。

第8章 再一次的相遇

丞相府最深处的一个破落的院子中,此时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突然远处走来一个女子,莲步轻移,翩然若仙的身姿仿佛从画中走了出来。

木云纤满是纠结的看着破败的屋子,旁边还摆着一些破损的家具。

这里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破的,没有一个是好的,可是当初的木云纤却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

想到这里,木云纤便为自己以后的生活有了一丝的忧愁。

就这晚上可以看见月亮,下雨天可以享受雨水浇灌的地方,若是继续住下去,只怕自己还没有找那些人报仇呢,倒先挂了!

“呵!丫头这是没地方住了?”突然一道戏谑的声音从墙头传来,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站在墙上,眼中满是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

“当初好歹也是我救了你一命,如今你竟然在那里心灾乐祸!”待认出那人是谁后,木云纤指着你那人怒火冲天的吼了过去。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若不是当初看他可怜,好心救了他,那有如今的他爬墙的机会!

可他倒好,爬墙不说,竟然还敢笑话我,早知道当初就应该让那些人砍了他!

“小丫头脾气倒是挺大的!”看着眼睛瞪的圆溜溜的人,凌云澈心中不觉的好笑。

没想到这个丫头居然也会有这么可爱的表情,想到当初她清冷的表情,心中大为庆幸,若不是这一次自己心血来潮想要过来,只怕就错过了这么精彩的一幕了!

“若你来报答我的救命之恩的话,那我的脾气就不大了!”拿起一个凳子放下,木云纤稳稳的坐在上面,翘起二郎腿,吊儿郎当的说道。

歪着头,眼神仔仔细细的的打量了一番,看这人穿的人模狗样的,一定是个有钱人,想必一定会给很多钱吧!

凌云澈看着木云纤原本还怒火高涨的眼睛中露出财迷的神色,额头滑下黑线。

当初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丫头居然这么财迷。

不过.......

凌云澈嘴角露出一丝邪气的笑容,看着木云纤眼中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神色。

“小丫头个头不大倒是挺会做梦的!”戏谑的声音中露出一丝调笑,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宛若千树万树梨花开,可是那语气却是特别的欠扁。

木云纤晃了晃自己没迷乱的脑袋,看着那个笑的一脸欢快的人,心里很是不爽,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转过头再也不看他了!

这个不要脸的贱男人,居然敢明目张胆的诱惑本小姐!

就算是这样,该给的钱一分都不能少!

眼睛斜睨的看着他,眼中露出杀气,语气不善的问道。“你不会是要做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吧!”

凌云澈无语的看着木云纤。“我早已付过报酬!”感受到木云纤眼中的恶意,很是无奈。

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了,当初这个人好像是送了一块玉佩来着。“你说那块玉佩?”。

话说那个玉佩好像还挺不错的,自己还挺喜欢的,所以就直接扔到空间里了。

很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满脸心虚的看了一眼凌云澈,强自镇定的压了压心虚的表情,然后淡定的说道。

“那块玉佩不是帮你对付那些蒙面人的报酬嘛,后面我还帮你压制了你体内的毒素,这个怎么算?”

双手怀臂,眼睛直直的盯着墙头的凌云澈,大有一副你不拿出钱来我就直接扑上去抢的阵势。

凌云澈好笑的看着满是心虚但还是大义凌然的人, “那我便出钱买你手中的药如何?”满是轻柔的声音,仿佛是微风吹过,沁人心脾。

木云纤听着他的声音感觉自己的耳朵都要被治疗了!

特别是用这个声音说出的话,简直就是一剂及时良药,木云纤感觉自己的心灵都被治愈了!

鬼一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木云纤霸气的讹诈自家主子,最最重要的就是自家主子还一脸开心的让人家讹诈。

这简直就是天要下红雨的节奏啊!

而且,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主子的身份吗?

就那块玉佩,只要拿着它便可以到任何商行取银子,而且还没有限额。

这个女人竟然还一副嫌弃至极的模样,真是不知道好歹。

可是在看到自家主子居然还一本正经的和那个女人商量的时候,鬼一感觉自己一定是被雷劈过了,不然怎么可能从自家霸气侧漏的主子脸上看见笑容呢。

这肯定是今年最大的笑话了。

要知道自家主子可是被称为面瘫始祖,怎么可能会从他的脸上看见别的表情,一定是自己眼花了。

兀自安慰了好久后,实在是没有办法面对和平时完全不同的主子,便直接转身,不在看这一幕让他接受不了的画面了。

“你要买药?”满是疑惑的看着凌云澈,木云纤迟疑的问道。

刚才看那个黑衣人的模样,这个人一定不是那么好惹的,可是如今这人居然在这里和自己好言好语的商量,不会是有什么目的吧。

“如何?”磁性的声音宛若溪流传入木云纤的耳朵,酥的她差点就一口气答应了下来。

掐了掐胳膊,感受到自己心脏不规律的跳动,木云纤深深的呼了几口气。“只要你拿钱来,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这些够吗?”凌云澈看了一眼在墙角装鹌鹑的人,从自己的身上将钱袋子打开递给了木云纤。

木云纤垂涎的盯着凌云澈手里的钱袋子,眼中冒着红光,不过在看到那人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里面立马端正了身子,伸手在袖子里掏出了一个瓶子。

“偌,就这些了,以后若是还要可以就拿银子过来买。”

将手里的药递给那人后,木云纤便从那人的手里拿过了钱袋子。

看着那人半天还不走的样子,木云纤便直接拿着钱袋子走到桌子边上,全部倒出来后就在那里数了起来。

凌云澈很是无语的看着在那里数着银子的人,很是无奈的摇摇头,看着某女一时半会儿的应该没有有时间搭理自己了,便一个转身离开了这里。

木云纤两眼放光的数着桌子上的银子,看着闪闪发光的银子,感觉自己幸福的冒泡了。

数了好几遍才站起身子,将桌子上的银子都放到钱袋子里,转头看墙头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双手颠了颠钱袋子,拿着便从后门直接走了出去。

狂妃太贪财-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凌云澈, 木云纤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21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