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传厉氏的总裁神秘而又冷酷,没什么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盛传厉氏的总裁神秘而又冷酷,没什么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第1章 只生他的孩子

“救救我妈妈,救救我妈妈……”一道刺眼的光线直射过来,白纤纤不要命的冲向了马路上疾驰而来的一辆车。

黑色迈巴赫骤然停下,车身刚好擦到她小小的身子。

身上一疼,白纤纤昏了过去。

迈巴赫车厢内,司机转头微慌的看着后排座椅上缓缓从文件中抬起头来的俊美少年,“少爷,天太黑了,可能撞到了人。”

厉凌烨长腿迈出车门,绕过了车身,眸光落在车前小女孩的身上,目测也就五六岁的样子,那张小脸若不是沾满了泪痕,就象是童话故事的小公主,清秀好看。

看着那张小脸,他不由自主的弯身,抱起,小猫咪般的小身子下意识的蜷进他的怀里,“救救我妈妈,救救我妈妈……”

十二年后。

T市。

金碧辉煌的五星级酒店,一辆豪华版的宾利驶过来,看到下车的终于是一个单身男人的时候,白纤纤快步跟了过去。

五十几岁有点秃顶的男人,有点老,不过白纤纤无所谓,借用一下就可以了。

“请进。”穿着高开叉旗袍露着大白腿的女迎宾微笑的冲着男人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白纤纤立即对迎宾点了点头,随即,步履从容的就跟着男人走了进去,仿佛,她跟男人是一起的似的。

进了酒店,男人去吧台,白纤纤直奔电梯而去。

这家酒店的管理很严,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所以,只能随便利用个男人进来了。

她查过了,厉凌轩今晚就住在这家酒店的总统套房。

电梯直达顶楼。

白纤纤打开背包,拿出了一根细细的铁丝,悄悄的勾开了总统套房的锁匙,随即一闪身就走了进去。

黑。

从走廊朦胧的灯光下乍一进了这间总统套房,白纤纤什么也看不见了。

只能凭着感觉悄然穿过客厅走进卧室。

事先查过这家酒店的房间布局的,所以,白纤纤很快就到了床前。

已经适应了黑暗的她立码就看到了床上一道身影的轮廓。

颀长的身形与厉凌轩一般无二。

就是厉凌轩。

是十二年前那个救了她后就再也没见过的厉凌轩。

虽然没有人告诉她救她的是厉凌轩,可她记得他那张脸,这几年,新闻媒介里见过太多次厉凌轩了,却是第二次再度走进他的生命中。

白纤纤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拿出了她今晚准备的第二个工具,一个喷雾一样的装置,水汽直接就喷向了床上的厉凌轩。

黑市里花了她两百大洋买的。

据说,只要有呼吸,就能吸进这喷雾,然后只要是个公的,绝对会兽性大发把她吃了的。

而且,药效不止是狠还快,三十秒内绝对发作。

白纤纤抬手三下五除二的开始脱衣服。

厉凌轩,他不就是要结婚吗,他不就是结婚的对象还不是她吗?

既然他敢不娶她,她就睡了他。

从她六岁那晚,他救下她抱她睡的那一刻开始,她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嫁给他,给他生孩子,可惜,他说他不认识她,他连见都不见她。

那她,就来见他好了,就来睡他好了。

她不会打扰他想要的生活,她只是单纯的想要替他生一个孩子。

这辈子,她只生他的孩子,然后,与孩子相依为命。

直筒的裙子,两件小内内,三件整齐的摆在背包旁,白纤纤顿时一丝不见的上了床。

两腿一分,便骑坐到了男人的身上。

朦胧的黑暗中,白皙的肌肤在这静夜里特别的惹眼,光洁好看。

白纤纤的小嘴才要凑上床上男人的唇,忽而,只觉得脖子上一紧,一只手狠狠的扼住了她的脖颈。

第2章 厉凌轩是她的

从白纤纤开锁进门,厉凌烨就感觉到了。

若是连一个下三滥的开锁都察觉不到,他也不是厉凌烨了。

之所以此时出手,就是想知道是谁在打他的主意,没想到居然是个女人。

白纤纤一动也不敢动了,再动,脖子绝对被扭断了。

不过,她也不急。

等喷雾发作了,厉凌轩就是她的了。

到时候,哪怕她想让他掐死她,他也不会了。

他会要她的,他是男人,是公的。

一秒。

两秒。

几秒钟过去了。

黑暗中,白纤纤黑葡萄般的眸子一直在对视着正掐着她脖子的男人的墨瞳,就如两弯幽潭般深不见底,恍然就觉得这双眼睛如同旋涡般的将她的灵魂吸了进去。

然而,不等她仔细看过去,先前还冷硬的男人突然间一个颤动,随即那只扣在白纤纤脖子上的大掌就移到了她的后脑上。

扣着她的小脸靠近再靠近。

转眼间,四片唇触到了一起。

天雷勾动了地火。

白纤纤狡黠一笑,她成功了。

柔软的唇,与自己的痴缠绞在一起的时候,厉凌烨倏的一震,他很想打住。

可滑向女孩肌肤上的手,却再也收不住了。

那滑腻如脂般的触感,触手生肌。

这么多年,想爬上他床的女人太多了。

却只有这个女人吻上了他。

他被下药了?

厉凌烨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空气里那一股泛着甜香味道的气息有些不对,象是女孩进来之后才有的。

他刚刚还没觉得有什么,此时已经因为身体的反应明白了过来。

却,晚了。

已经加深的吻,根本停不下来。

白纤纤长长的睫毛打在厉凌烨的脸上,带起酥酥的痒,他突的一个翻身,便将女人彻底的压在了身下。

白纤纤身子一僵,两个人这样严丝合缝的贴合在一起,她才感受到男人身上那独有的清冽的男性气息,让原本也吸进了喷雾的她不由得浑身燥热了起来。

一双小手也开始不老实的摸上摸下了。

朦胧的暗色中,厉凌烨小麦色的肌肤仿佛被渡上了一层金,与白纤纤白皙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只是这样的视觉都在冲击着厉凌烨,更何况,白纤纤全身都是光溜溜的。

那手感那视感太魅惑,魅惑的厉凌烨再也忍不住的动了起来。

“你是谁?”他哑声问过去,明明对算计自己的女人咬牙切齿,可偏偏却推不开她,索性直接就咬上了白纤纤精致的蝴蝶骨。

“嘶……疼。”白纤纤委屈的咬了咬唇,她还是第一次好不好,他怎么可以咬她呢。

“你是……”厉凌烨再出口的时候,身下的白纤纤再也忍不住的直接仰起小脸,这一次,她主动吻他了。

他身上的味道真好吃。

怎么也吃不够似的。

那样的亲亲,瞬间炸裂开在厉凌烨的脑子里,所有的理智也因为白纤纤的这一亲亲而彻底的崩塌。

他想要看清这个女孩,看清楚是谁胆子大的居然敢来睡他。

可黑暗中,只有白纤纤柔美如画般的轮廓,曲线玲珑。

第3章 她活该。

厉凌烨从来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一个夜晚,一个女人成功的挑起了他所有的渴望。

那青涩的吻,搅乱了他平静了多年的心湖。

那种感觉太美妙,美妙的让他无法形容。

直到他冲破了白纤纤的最后一层底线时,才发觉不对。

却又一次的晚了。

“嘶……”白纤纤低叫出声,小脸已经白了,虽然来之前就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还是被疼的咬上了唇。

好疼。

那清晰的阻滞让厉凌烨微微一滞,可随即就再也控制不住的动了起来。

是她先惹上他的。

她活该。

可哪怕是这样想了,他接下来的动作也缓下了速度。

白纤纤觉得自己要死了。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发誓她绝对不会再悄悄潜进这间总统套房了。

身上的男人根本就是一个野兽,与她记忆里的那个少年抱着她时的温柔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的感觉。

如水般的瘫在男人的身下,这一晚,注定了就是个躁动的夜,喷雾的药力也注定了这一晚两个人就算是想歇下来也没有机会。

天快亮了,终于餍足的男人这才放过了白纤纤。

全身酸疼酸疼的白纤纤吃力的从男人的身上爬了起来,下床,开始穿衣服的时候,身体还在颤,止也止不住。

她要累死了。

小腰也要断了一般。

真没想到那个看起来俊美无俦的厉凌轩这么狂野。

他差点就要把她连骨头都吃进他的身体里了。

回想他要命一样的节奏,白纤纤抖着指尖系好了最后一个衣扣,背上背包,这才转过身来,目光痴痴的落在床上睡着了的男人的脸上。

最好,他给她一个属于她和他的孩子,那这一夜就完美了,她就一点也不埋怨这男人的纵欲无度了。

黑暗中的男人一张俊颜虽然如同泛在雾气中一般看不清楚,可那刀削般的轮廓却格外的清晰,就是这张脸,让她从初见到如今,一直念念不忘着。

她一直要做的都是厉凌轩的女人,厉凌轩的妻子。

她从六岁就决定要嫁的男人,可他要娶的居然是旁的女人。

指尖轻轻落在了男人的脸上,嗅着空气里两个人一起后的味道,白纤纤抿了一下唇,这才转身大步的离开。

白纤纤没有回头,生怕一回头就再也走不出这间总统套房了。

不为这里的奢华,只为身后的那个男人,是她所深爱的。

深爱,厉凌轩。

白纤纤回到白家的时候,天还没亮,不过,她才一推开别墅的玻璃门,客厅的灯突然间就亮了起来。

沙发上,白凤展白璐璐和洛美娟此刻一个不差的全都好整以暇的看向白纤纤,视线先是落在她的脸上,然后往下,再往下……

顺着他们的视线,从离开酒店回来的一路上都没怎么注意自己的白纤纤才发现,自己此时只要是露出来的身体部位上全都是星星点点的红痕。

厉凌轩那男人果然是个公的,不过,也不怪他,是她下了喷雾的。

“白纤纤,你去哪鬼混去了?”洛美娟和白璐璐欣赏完她身上才欢爱后的痕迹后,全都看好戏的等着白凤展教训她。

第4章 我有喜欢的男人了

白纤纤咬了咬唇,“我困了,我上楼睡觉了。”她不想解释。

如果不是妈妈走了,如果不是那时的她才六岁,如果不是厉凌轩把她交给白凤展,她不会跟着白凤展一起住的。

白家的房间有十几间。

可她留在这里还是最显多余的那一个。

“站住,给我站住。”白凤展被她的反应激怒了,低吼着朝着白纤纤咆哮了过来。

白纤纤继续走上楼梯,淡淡的道:“白先生,现在是睡觉时间,你们三个不想睡想玩通宵那是你们的事,我想睡了。”

“纤纤,你瞧瞧你身上那些……那些……”白凤展恨铁不成钢的扫视着白纤纤身上的吻痕,“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开学才大一吧,这还是个学生就跟男人鬼混去了,你这样,凌总还会要你吗?”

“不要正好,我才不要嫁给那个老男人。”她想嫁的只有厉凌轩,可惜,厉凌轩要结婚了,新娘却不是她,他可能早就忘了他当年救下的那个小女孩了吧。

可她,怎么也忘不了他。

六岁的她就睡了他,是的,睡在他的怀里。

今晚,十八岁的她又睡了他,他一定没想到睡了他的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

“纤纤,你爸爸已经与凌总订下了婚期,就下个月初八,你已经满十八周岁,那天是大吉大利的日子,凌总身家不菲,你嫁过去就做少奶奶,从此有享不完的福气,你妈妈知道了,泉下也会欣慰的。”

洛美娟拉了一下白凤展的手臂,息事宁人的哄劝着白纤纤。

白纤纤伫足,转身,纤瘦的身影停伫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的斜睨着洛美娟。

“小妈,照你这样说,嫁给凌总对于女孩子来说就算是人生赢家了?”

“那当然了,年纪轻轻就那么富有了,这样的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你爸爸那么宠着你,自然是给你找一个T市最好的钻石男人了。”

白纤纤等的就是洛美娟的各种赞美,等到洛美娟终于说完了,她微微一笑,无比认真的道:“既然这样,那我高风亮节的让贤好了,就把凌总让给璐璐姐姐好了。

这样,小妈一定很欣慰,也能放心自己的女儿有个好归宿了。”说什么年纪轻轻,别以为她不知道,那个姓凌的已经四十岁了好不好,她才不要嫁给那个老男人。

说完这句,她在三个人的惊诧中漫不经心的转身,一边走上二楼一边继续道:“那个啥,都是一家人,爸爸和小妈还有璐璐姐不用谢我,晚安。”

等白纤纤转弯走向自己的房间时,白璐璐终于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白纤纤,你胡说什么,我有喜欢的男人了,我不会嫁给凌总的,你嫁。”

听着白璐璐嚣张跋扈的话语,白纤纤头都没回,在关上房门前吼出了最后一句,“我也有喜欢的男人了,我不嫁。”

白纤纤冲进了浴室,褪去了一身的衣物站在莲蓬头下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的全身上下有多热闹了。

那么多的红痕,数也数不清。

厉凌轩,他要她要的那样狠,仿佛没尝过女人的滋味似的,该不会也跟她一样是个处儿吧?

第5章 怀上他的孩子了

水珠打在肌肤上,带起微痒。

白纤纤的脑海里全都是厉凌轩要她时的一幕幕,虽然看不清他的脸,可是,他每一个动作她都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

回想起厉凌轩的索要无度,白纤纤的小手落在了腹部上,昨晚那样大尺度的折腾,一次又一次,再加上她早就算准了自己的排卵期,也许,此时她就怀上他的孩子了。

“咚咚……咚咚咚……”刺耳的敲门声打断了白纤纤的神思,“纤纤,你开门,你爸爸有话要对你说。”

听到是洛美娟的声音,白纤纤直接从架子上取了一个棉签,撕了两小块就塞住了两耳,洛美娟喊洛美娟的,她当没听见。

半个小时后,白纤纤吹干了头发便钻进了被子里。

明明是一晚上没睡,可此刻居然异常的兴奋,全身都漫着一层淡幽幽的粉。

明明这一刻她该祭奠自己失去了第一次,可只要一想到采了她第一次的是厉凌轩,白纤纤就一点失落感都没有了。

迷迷糊糊中,白纤纤睡着了。

“世上只有妈妈好……”手机铃声响起,白纤纤闭着眼睛拿过了手机,“喂……”

“纤纤,厉凌轩正在召开记者发布会,你看到没有?”是她的死党闺密方文雪。

白纤纤激棂一下坐了起来,整个人彻底的醒透了,“什……什么发布会?”

“他和陆语菁的婚事呀,下个月初八他们就结婚了。”

白纤纤怔住了,目光落在被单的一点上,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纤纤,你怎么样?你别吓我,你说说话。”见她一直不吭声,方文雪着急的大声喊道。

那样大的嗓门,震的白纤纤一惊,这才清醒过来,“雪雪,我想喝酒,你陪我?”

下个月初八,要不要这样巧?

她爸给她与凌总订的婚期也是那一天。

要是她同意的话,那她就算是与厉凌轩一起结婚了。

只可惜,厉凌轩的新娘不是她,她的新郎也不是厉凌轩。

想想就觉得讽刺。

“好吧,老地方,一个小时后不见不散。”方文雪担心的答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白纤纤满脑子的全都是厉凌轩。

厉凌轩已经开了发布会定了婚期,看来,他是真的要结束单身,真的要结婚了。

白纤纤两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心底里满是酸楚,一点也没有留意到门缝里一闪即逝的身影。

良久,白纤纤的心情才平静下来,她换了身衣服就要出去。

刚下楼,白纤纤就被洛美娟叫住了,“纤纤,你要出去?”

白纤纤担心洛美娟不让自己出门,没吭声。

洛美娟象是看出了她的想法,微笑道:“我没别的意思,你要出门就出门,不过李嫂专门煲了你最爱喝的汤呢。”

一听到是李嫂,白纤纤动摇了。

在白家,李嫂这个下人比亲人对她还好,又想到空腹喝酒伤胃,便走向了餐桌,

大骨海带汤,白纤纤匆匆喝了一碗,就站了起来,“爸,小妈,我约了同学逛街,你们吃,我出去了。”

第6章 脸这么红

“要逛街就白天逛街,这么晚了,不许出去。”白凤展反对了。

“凤展,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逛夜市,T市的治安也不差,大不了纤纤早点回来就是了。”一旁,洛美娟居然为白纤纤说起好话来了。

有一瞬间,白纤纤就觉得哪里不对,可她现在就想出去喝酒,就顺着洛美娟的话道:“爸,十点前,我一定回家,我可以走了吗?”

洛美娟顿时笑得花枝乱颤,直点头道:“当然,赶紧去吧,别让你‘朋友’久等了。”

白纤纤急着出去,也没细想洛美娟话里的意思。

一个小时后。

情惑。

白纤纤下了计程车便走进了酒吧。

身后,一辆黑色的沃尔沃也悄然停下,驾驶座上的男子一双眼睛里全都是欲色的望着白纤纤的背影,今晚,这个小女人就是他的了。

“纤纤,我在这儿。”白纤纤才走进情惑,方文雪就朝着她的方向招呼了过来。

情惑不大,可也不小。

就在她们之前高中的附近,这里是脱单的男生女生们的天堂,最喜欢到这里偷偷的约会。

白纤纤几步就走了过去,打了个响指叫过了服务生,“两瓶红酒。”

“纤纤,你行吗?”

“别管我,我今晚不醉不归,我就想喝酒,我要是醉了,你负责打车把我送回家哟。”白纤纤只要一想起厉凌轩要结婚了,她就难过,交待后事般的拿过酒就开喝了起来。

白纤纤只喝了一两杯,就觉得热,“雪雪,我好热,你去给我拿一杯冰水。”这个点,情惑里人真多,服务生已经不见人影了。

“好好好,小祖宗,要是觉得多了,赶紧打住呀,我可不想送个死人回去。”

“呸呸呸,你才死人呢。”白纤纤着恼的看着方文雪去给她取冰水了。

热。

除了热还是热。

眸光迷离的扫过霓虹灯影,白纤纤小手扯了扯衣领,微敞的领口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肌肤,她就觉得她整个人热的要爆了一般。

果然酒这东西是真的不好,才喝了两杯就这样了呢。

一只手突然落在了她的肩上,“纤纤,怎么是你?脸这么红,不舒服吗?”

听到这声音,白纤纤的酒意顿时醒了些许,抬头看面前的凌忠,“凌总,你……你怎么在这?”

酒是醒了些,可是身体里的热意却更加明显了,一种陌生的感觉正在迅速的袭遍全身,让她越来越难受了。

“我来接你,纤纤,你醉了,我送你回家。”凌忠说着,伸手就拉着她站了起来。

白纤纤踉踉跄跄的根本站不稳,身体里那种陌生的奇异的感觉让她只觉得不好,可此时根本找不到方文雪了。

她应该不是醉了,她一定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凌总,你别碰我,我自己回家,你走开。”

“纤纤,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我怎么可以把你一个人丢在这样的地方,乖,我们回家。”不等说完,凌忠居然微一俯身,就抱起了纤瘦的白纤纤。

“你放开我,我不要跟你走,不要……”白纤纤是想要大喊大叫的吸引周遭众人的注意力,然后脱身的。

然,她一点也不知道她出口的声音根本就是呢喃,不,更象是一种媚叫,叫得凌忠只觉得骨头都要酥了,这个小女人,今晚上一定是他的。

洛美娟不错,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虽然抱着有点吃力,不过,只要一想到今晚上就能一尝美人的味道,凌忠便不觉得怀里的女人重了,一六八的身高,四十八公斤的体重,完美的身材,他喜欢。

他盯了许久的小美人,好不容易白凤展生意上出了问题求到了他头上,这么好的机会,白纤纤一定要变成是他的。

白纤纤看着凌忠满脸的横肉,还有那一口黄牙,只觉得恶心,小手去推凌忠,却使不出半点力气。

凌忠抱着白纤纤快步就冲出了情惑,直奔自己的沃尔沃。

盛传厉氏的总裁神秘而又冷酷,没什么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4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