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年妃传-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年馨瑶, 胤禛

清宫年妃传-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年馨瑶, 胤禛

第1章 出嫁

康熙四十八年八月初一,诸事大吉,宜嫁娶。

位于皇城东北角的四贝勒府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不时有达官显贵下得轿来,满面笑容,道一声“恭喜恭喜。”

有好奇百姓凑过去瞧热闹,被神情严肃的侍卫赶得远远的,“站远点,惊扰了贵人,你可担当得起?”

常年在大街上卖糖葫芦的小六子咋舌,“那么大排场,这是要迎亲吗?”

在他身后的白髯老者,捋着胡须笑道:“四贝勒爷迎娶侧福晋,当然得办得风风光光,体体面面。”

小六子两眼放光,“哪家的姑娘这么有福气?”

白髯老者倚老卖老,“听说是年家幼女。”

“您老指的是曾为湖广总督现回京养老的年老爷子?”

“除了他还能有谁?”老者为自个的消息灵通而洋洋得意。

正说着,新娘花轿缓慢稳当地抬进了贝勒府。

小六子皱着眉头道:“怎么就抬进去了?不是还有踢轿门,过火盆,新郎箭射新娘的礼节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老者卖弄道:“年氏入府不过为侧福晋,自然无需纳正妻时这般繁琐的礼节,若不是年家显赫,又是当今皇上亲自指婚,还不是同寻常大户人家一般,一顶轿子抬进府便了。”

小六子恍然大悟猛点头。

老者又轻声道:“当然,如果贝勒爷愿意,也可以给予年氏除拜天地以外的所有礼遇。”

“这么说来,贝勒爷对年家也不过尔尔。”

“噤声,”老者慌忙捂住小六子的嘴,“这话可不能乱讲。“

小六子挣扎开,喃喃道:“听闻年家幼女是出了名的大美人……”

“你小子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老者啧啧叹道。

小六子眼神迷茫地望着贝勒府深处,一脸向往。

此刻,他们口中的女子正端正坐在房中,心中忐忑,颇不平静。

正值酷暑,年馨瑶穿着三层嫁衣,头上盖着喜帕,饶是她努力想恪守规矩,默念心静自然凉,还是闷热得忍不住撩起喜帕透一透气。

这一动不打紧,一双皂色方头靴出现在她狭窄的视线范围内,她微微仰起头,对上一双黑如点漆的眸子。

眸子的主人此时脸上似乎有憋不住的笑意,他以拳掩口,轻咳了一声。

这并不是年馨瑶第一次见到四贝勒胤禛,在她心中,胤禛面上永远是一种冷峻的表情,看不出喜怒。但不知是否错觉,她竟然在他眼中看到流淌而过的温柔,尽管仅是一瞬间,还有那想要努力掩盖的笑意,这还是那个以冷面著称的皇四子吗?

胤禛安顿了一波又一波的宾客,有点疲惫,只想着来新房歇一歇。刚一进门,就见他的新婚妻子鼓着小嘴呼气,喜帕随着她的动作一起一伏,甚是可爱。她竭力保持坐姿,嘴里不知在嘀咕些什么,忍耐了很久,终于眼睛呼噜噜地一转,仍是抬手掀开了喜帕。

年馨瑶今天被喜娘折腾了半日,精心打扮了一番,比起以往的清新淡雅,多了一点妩媚。着一身对襟粉色旗装,原本的双髻梳成燕尾,插一支金镶玉步摇,低眉垂目,脸微醺,既娇羞又风情万种。

胤禛不觉眼前一亮。

年馨瑶仍低着头,对这个即将成为她夫婿的男人,她依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又或者,还带着一股子怨气。

“饿不饿?”胤禛柔声问道。

年馨瑶还没来得及开口否认,她的肚子便十分配合地回应了一声。她红着脸将头偏到一旁,故作不知,头却垂得更低了。

卯时即起身洗漱点红妆穿嫁衣,随后便入了贝勒府,到现在四五个时辰滴水未进,又饿又热又累,就快没力气说话了,他竟然还明知故问!

胤禛忍着笑,把桌上的四色糕点推到她面前。

年馨瑶小心翼翼地看了点心一眼,依旧没有抬起头。

真这么守规矩?胤禛嘴角微微弯起,躬下身,看着她:“吃吧,饿坏了不划算。”

年馨瑶心中千思百转,终还是抵不过点心的诱惑,这才悠悠地挑起一小块,细嚼慢咽,细细品尝。

“味道如何?”胤禛有趣地望着她。

“还不错。”年馨瑶正准备哼一声,可想想身旁人的冷面,硬是改了口。

“那再尝尝别的?”

有了第一块打底,年馨瑶也不再客气,伸手又拿了一块。

她没瞧见,胤禛含一抹微笑在唇畔,见她吃得这般香甜,不禁思忖起自家厨子的厨艺真有那么超群吗?

“再来一块?”

年馨瑶呛了一下,真当她是猪吗?她轻轻摇头。

“爷,您在里面吗?”胤禛身边的小太监高无庸在门外恭敬道。

胤禛清一清嗓子,“何事?”

“几位爷到处找您,催您去喝酒呢。”

“你先打点着,我很快就过去。”

“嗻。”

房内陷入短暂的沉默。

胤禛倏地伸出手,替年馨瑶将掀起一角的喜帕重新盖好。

年馨瑶还没有反应过来,胤禛已经推门离开。

呆坐了好一会,年馨瑶才接受了已嫁人的事实。

透过喜帕朦胧的环视这个屋子,从今往后这里便是她的归宿了吗?

“瑶儿,成亲以后再不可如在家中一般胡闹,要审时度势,谨言慎行,敬重丈夫,礼待他人,切记争风吃醋乃大忌。唉,若是能嫁给......唉!”

母亲的话犹在耳边。

“瑶儿,记住贝勒爷是你的天,凡事以他为重。”

父亲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似给她压上一副沉重的担子。

而那个人,始终不发一言,甚至在她坐上花轿前,都没有认真看她一眼。

年馨瑶不觉叹出一口长气。

“二小姐,”年馨瑶的陪嫁丫鬟晓月不知打哪里冒了出来,“我回来了。”

“去哪儿了?”年馨瑶平心静气地问,“这可不是在自家府邸,以后可不能再乱跑了。”

“瑾玉格格唤了奴婢去,”晓月兴高采烈地捧出一把糖果点心,“瑾玉格格怕您饿着,交待奴婢让您先垫一垫饥。”

瑾玉,幸好还有你。年馨瑶默默道,心里终于有了一丝欢喜。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幸好还有你会陪着我。

第2章 不眠夜(一)

“她还好吗?”

“好得很,瑾玉格格说今天是您大喜的日子,她不便叨扰,赶明儿您从宫里请安回来,她就来看望您。”晓月嗓音清脆,语速飞快。

“嗯,知道了。”

“那您先尝块点心吧,是瑾玉格格亲手做的。”

年馨瑶略摆了摆手,“搁那吧。”

晓月还不死心,“这可是瑾玉格格的一番心意,二小姐……”

年馨瑶只得无奈打断她:“我刚才吃过些东西了。”

晓月先是一愣,随后转忧为喜。这新房除了贝勒爷,还有谁可以随意进出。她笑道:“二小姐,贝勒爷待您真好。”

“是吗。”年馨瑶皱了皱眉。

“怎么不是,贝勒爷他……”

“好了,你安静一会。”

晓月忙噤了声。

但要素来叽叽喳喳的她保持沉默是不可能的,她大张着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年馨瑶,扮着各种鬼脸。

年馨瑶好气又好笑,“有话就说吧。”

晓月没话找话,“二小姐,临出门前,二公子他……”

年馨瑶心中咯噔一下,不觉紧张起来:“他怎么了?”

“二公子让奴婢好好伺候您。”

年馨瑶脸上多了几分失望,所幸喜帕遮住了大半张脸,晓月瞧不见。“他还说了什么?”

晓月仔细地想了想,“没有了。”

年馨瑶情绪骤然低落,洁白的贝齿咬住下唇,印下清晰的齿印。

他的心里究竟有没有我?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晓月唤道:“贝勒爷吉祥。”

胤禛富有磁性的嗓音传来,“你出去吧,这里不用你伺候了。”

“是。”

旋即便是门被悄然合上的声响。

秤杆缓缓伸过来,伴随“呼啦”一声,喜帕被挑开,年馨瑶眼前顿时亮堂了不少。

胤禛坐在对面静静凝视着她。

四目相交,年馨瑶立即收回视线。

桌上有喜娘早就备下的酒壶酒杯,胤禛取了来,倒上满满两杯。一杯递给年馨瑶,一杯握在掌中,喝去一半后,望着她扯出一个笑容。

年馨瑶抿了抿唇,学着他的样子,喝到一半时停下。

胤禛眸中笑意渐深,勾过她的手腕,轻轻带过去,就着她的手将杯中的酒喝尽。

年馨瑶手指微颤了下,她明白那便是娘亲和她说过的合衾酒,脸颊虽染上一抹粉红,心里却满是苦涩,闭着眼也喝下了剩下的酒。

胤禛握住了她柔若无骨的手,头一低,便火辣辣地吻过去。

年馨瑶一颗心砰砰直跳,她手足无措,任由胤禛解去厚重的嫁衣,抱着她缓缓倒在榻上。

她知道她该去接受,也该去迎合,因为她已嫁给四贝勒,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眼前恍惚闪过那个人的身影,耳边仿佛掠过姐姐玉莹幽幽的叹息声,只一刹那间的犹豫,她重重推开了胤禛。

胤禛不可置信地支起身子,目光锐利如刺,直迫人心底。她闭上双眼,将身子转了过去,死死抱住自己的双腿,像一只躬身的虾米。

片刻,她听到重重的关门声。

如那个人所愿,她嫁了,但她要留着她的心。一个新婚之夜就得罪夫君的妾,大概会如此孤独终老吧!

第3章 不眠夜(二)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胤禛已快步走到门口,突然停下,像是改变了心意,重新折了回来。

躺在床上的年馨瑶神情紧张,还没想明白胤禛为什么折回来,泪痕也还来不及擦去,不自然地抓紧了衣裳。

胤禛没有理会她,自顾自除了衣衫鞋袜,靠着床外侧躺下,声音清冷:“你放心,我绝不会强迫于你。早点歇了,明日一早还得去宫里请安。”

年馨瑶身子缩成一团,紧贴着内床,合起眼,却怎么都无法安睡。她怕扰了胤禛休息,长久保持一个姿势,过了很久才敢稍稍动一动。

而胤禛的心情更是复杂难言,同样睡不安稳。

两人各怀心事,翻来覆去,辗转难眠,不知不觉就到了天明。

清晨。

高无庸站在门外毕恭毕敬道:“爷,该起了。”

胤禛翻了个身,沉声道:“嗯。”

年馨瑶忙披上衣衫,从他脚边小心爬了出去,伺候胤禛起身穿戴,哪怕她再不上心,这样的事还是要做的,否则定会连累父母。

她朝门外吩咐道:“晓月,端盆温水进来。”

晓月应了一声。

年馨瑶侍奉胤禛洗漱以后,该她换衣服了,她却犯了难,咬着下唇,站着没动。

胤禛瞅着她尴尬,冷哼了一声,“爷在门口等你,动作利落点儿。”

年馨瑶呼了口气,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生出一丝感激。

晓月奇怪地问:“贝勒爷这是怎么了?”

“没事儿,你赶紧给我拿衣服来。”

换上粉红团花的褂子,年馨瑶看着镜中的尚且稚嫩的脸蛋,又发起了呆。

晓月可顾不上管她,将她头发分成左右两把,交叉绾住,在中间插一金镶玉的扁方,把发梢和碎发固定住,将两把头后面耳边的垂发压扣成扁平状,末端用发带束起,微上翘,形似燕尾,又在正中攒上朵珠花,两边缀上珍珠流苏、镶珠点翠后,左看看再又看看,终于满意了:“二小姐,梳好了。”

年馨瑶略点一点头,瞧也不瞧镜中的自己,站起身来:“走吧,别叫贝勒爷等急了。”

胤禛果真等得有些不耐烦,见她款款而来,伸手拽住上了马车。

才坐定,胤禛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就问:“你给我绣的荷包呢?”

年馨瑶怔了怔。

一旁的晓月忙说:“在奴婢这里。”她递过去的明黄色荷包,针脚细腻,手工精致。

胤禛接过看了好几眼,才挂于腰间,“这定不是你亲手绣的。”虽是戏谑的口吻,但语气却极笃定。

他怎么就能这么肯定,年馨瑶很想反驳一句,可终究底气不足。“晓月,你去后面那辆马车。”

“是,二小姐。”

“你叫她什么?”晓月话还没落音,就听见胤禛不悦道。

晓月一愣,好在反应还算快,马上改口:“是侧福晋。”

“嗯,下次我不希望你再犯同样的错误。”

“是,贝勒爷。”晓月哭丧着一张脸,唯唯诺诺的上了后面的马车。

年馨瑶脸上也微露出几分尴尬,早就听闻四贝勒府规矩多,果真不假。

第4章 入宫(一)

胤禛一声令下,马车缓缓启动。

两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呼吸相间,年馨瑶不免又有些感到局促。

胤禛唇边挂上若有似无的浅笑,“昨晚我说过的话算数,你不必害怕。”

“我……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年馨瑶说完才发现自己逾越了。

胤禛却并没有计较她的自称,反而逗她:“那你是什么意思?”

年馨瑶仰起头,慎重道:“妾不怕贝勒爷。”

“哦?”胤禛像是听到一个新鲜的词儿,“说说你为什么不怕我?”

年馨瑶鼓足了勇气:“贝勒爷又不吃人,我……妾为什么要怕?”

胤禛笑出了声,“说得挺有道理。”

他心情似乎很不错,已经看不到昨晚的不愉快带来的丝毫阴影。年馨瑶暂且放下心来,可她实在想不通,从昨天开始四贝勒就颠覆了从前留给她的印象。以前年馨瑶也曾见过胤禛数回,多半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瞧。她着实有点怀疑,眼前这位是她所认识的四贝勒吗?

“在想什么?”

“想你……不,不是,”年馨瑶脱口而出,粉脸顿时羞得通红,急忙澄清,“这还是妾第一回入宫,想着要做足礼数,不能丢贝勒爷您的脸。”

胤禛似乎很高兴看到年馨瑶不知所措的模样,唇边的笑意加深。“这话是你二哥教的?”

年馨瑶心中一紧,却还是顺着他的意思回答:“是。”

顿时,胤禛笑意盈盈,心情好得不像话。

年馨瑶瞧得目瞪口呆,有那么值得开心吗?对于胤禛,她并不陌生,但从前看到的他总是冷着一张脸,有时还眉头紧锁,似有无穷心事,很少有如此展眉开怀大笑的时候。

正当两人说话间,马车猛地一震。

年馨瑶一个没坐稳,摇摇晃晃地倒向胤禛。

胤禛慌忙搂住她,另一手攀住车厢的壁沿,蹙眉喝道:“怎么一回事?”

驾车的乃府中的下人冯九,跟在胤禛身边多年,深知他的脾性,当即战战兢兢地说:“贝勒爷恕罪,方才有一骑快马莽撞冲来,奴才为了闪避才……”

“罢了,也不能怪你,小心驾车吧。”

“嗻。”

胤禛动作轻柔地揽住年馨瑶的腰,柔声问:“你没事吧?”

年馨瑶摇摇头。她的头还攀在胤禛的肩头,两人靠得如此近,细密的呼吸直接拂在她的脖颈处。可胤禛还不放开她,令她又羞又急。

胤禛的手放在年馨瑶腰间,鼻尖隐约能嗅到淡淡体香,难免心中悸动。她比一般女子要瘦弱,身量更纤细,胤禛忽的涌起一股心疼,像是自言自语道:“以后多吃点,省得旁人会说我堂堂四贝勒府苛待你。”

年馨瑶有些不可思议,原来他还会说笑的。这短短几个时辰,她好像重新认识了胤禛一回。她不假思索地回,带那么一点咬牙切齿:“我……妾定不负贝勒爷所望。”

她还是不太适应这样的称呼,从前在家中,她随意惯了,对着父亲兄长也是你你我我的,想到什么也就说出口,哪里需要像现在这样万般谨慎。

胤禛听罢,定定地望着她,实在无法想象出她吃成个胖子的模样,笑了笑,也就作罢。

第5章 入宫(二)

年馨瑶此时还半伏在胤禛怀中,却又不敢像昨晚那样莽撞推开他,她琢磨了会,有了计较,“贝勒爷,到了宫里妾恐来不及再梳妆整衣。”

胤禛是何等样人,自然明白年馨瑶的意思,但又忍不住逗她,他装作没听懂,哂笑:“不用再打扮了,现在这样就挺好。”随即很满意地看到年馨瑶瞪圆了双眼。

她咬唇,她说得是隐晦了些,可他那样的人精不应该听不懂啊。她深感挫败,只能提醒他:“贝勒爷,这要是被人瞧见了有损您的威严。”

胤禛满不在乎道:“本贝勒爷倒要瞧瞧谁敢进来。”

年馨瑶毫无办法,索性直截了当,“请贝勒爷遵守昨晚的约定。”

胤禛无辜道:“我并没有做什么啊。”

年馨瑶彻底败下阵来,好像和他对着干,总无法占到上风。

就在这时,胤禛终于放过她,倒不是因为他良心发现,而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就在跟前了。

马车是从东华门进的城。

高无庸小步跑上前,引着胤禛下了车。晓月也跟着揭开帘子将年馨瑶扶下车。

立刻有候着的小太监来回:“给四贝勒,侧福晋请安。皇上吩咐下来,叫贝勒爷与侧福晋去毓庆宫行家礼,皇上忙完了再过去。”

“行了,你回吧。”胤禛淡淡道。

这还是年馨瑶第一次进宫,更何况她还是小女孩心性,多少有点儿新奇。她偷偷抬头瞥一眼,再低下头,趁胤禛不注意就再偷瞄一眼。

胤禛好笑地弯了弯唇,不动声色道:“现在你大胆可劲地看,一会到了毓庆宫,要记得守规矩。”

年馨瑶瘪了瘪嘴:“是,贝勒爷。”

这时,迎面走来一位贵妇,穿一身正红色旗装,虽梳着简单的两把头,但脑后别着一枚硕大的累丝嵌宝衔珠金步摇,可见其身份的尊贵。她明眸皓齿,肌肤赛雪,眉宇之间的神情有点像一个人。

年馨瑶还没细想那份熟稔感,那女子行了礼,恭敬道:“给四哥请安。”

“十四弟妹有礼了。”胤禛神色极淡,声音也不带丝毫的感情,仿佛瞬间变了个人。

原来是十四阿哥的嫡福晋完颜氏,年馨瑶忙福下身去,“十四福晋吉祥。”

“左右你也是我嫂子,我哪敢要你行礼。”完颜氏一把拉住了她,上上下下端详了一番,笑眯眯地赞道,“嫂子长得可真美。”

年馨瑶低头,回了个浅笑:“十四福晋谬赞了。”

胤禛站在一边没有说话,不苟言笑,周身散发生人勿进的气息,哪怕现在正在八月间,竟也感到丝丝寒意。

完颜氏可能也觉察出什么,窘迫地笑了笑,但她身负任务而来,不能一无所获地就此回去。她挽着年馨瑶的手,笑说:“四哥,我领嫂子去妯娌姐妹那屋,您和几位爷自去聊天说笑吧。”

年馨瑶紧张地看了胤禛一眼。

胤禛轻拍她的手背,“你就跟着十四弟妹去吧。”

看着这一幕,完颜氏讪笑,“四哥和嫂子感情真好啊!”

第6章 皇子福晋(一)

胤禛没有理会完颜氏,自顾自背手走了。

完颜氏以轻咳掩饰尴尬气氛,挽着年馨瑶边走边说:“嫂子莫担心,妯娌们都是很好相处的。”

“十四福晋莫再唤馨瑶嫂子,馨瑶受不起。”皇家的等级制度是很森严的,哪怕她是名义上的嫂子,但侧福晋见到其他皇子的嫡妻,就必须以尊称称呼她并且行家礼。年馨瑶不想在这件事上给人落下话柄。

“你也太小心了,”完颜氏捂着嘴乐,“你不愧是四哥家里的,这一点上和他简直一模一样。”

有吗?年馨瑶从没想过自己和他会是同一类人。

“那这样吧,我应该比你虚长几岁,我就唤你馨瑶可好?”

年馨瑶点点头表示赞同。

“这样也显得亲热些,你说是不是?”

这位完颜氏倒是个爽利的性子,说话也挺实在,年馨瑶对她有了几分好感。“十四福晋说的是。”

完颜氏却不悦了,“我唤你馨瑶,你却还叫我十四福晋?你是故意要同我生分?”

年馨瑶慌忙回道:“馨瑶并无此意,十四福晋千万别误会。”

完颜氏冷哼。

年馨瑶犯了难,心道:我也不知你的闺名,叫我如何是好。

完颜氏似乎也意识到了,拍着脑门道:“瞧我这糊涂劲儿,你唤我流姝便好。”

“人前还是唤十四福晋,私底下馨瑶唤你流姝姐姐可好?”年馨瑶顺着完颜氏的话,陪着笑脸说。

“好,多个妹子我高兴还来不及。”说话间,两人已走到门前。

完颜流姝拉着年馨瑶的手进了屋,只见一群盛装打扮、风格各异的贵妇分散在四五桌,环肥燕瘦,姹紫嫣红,有人对着点心瓜子儿嘴动不停,有的漠然无话,有的在下棋,更多的是三三两两地靠着闲聊。

完颜流姝给年馨瑶一个个介绍,“这是八福晋”,“这是十三福晋”,“这是九阿哥福晋”,直到完颜流姝牵着她走到一个穿明黄衣服头戴凤簪的明媚女子跟前,年馨瑶不用她开口便知晓那是太子妃。

八福晋始终昂着高贵的头颅,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十三福晋温文尔雅,低眉顺眼。九福晋只点了一下头,就把视线转向了别处。而太子妃容貌极其出色,不同于八福晋如牡丹般艳丽,她就似出水芙蓉一般的清丽脱俗。

年馨瑶依次请安行礼。

太子妃一手扶住她,夸道:“果真是个美人胚子,灵秀通透得很。

那边厢,八福晋不咸不淡地插嘴:“可不是吗,要不然四爷也不会巴巴地去请了旨。”

四爷请的旨?年馨瑶的注意力完全被这句话吸引住。她一直以为赐婚是康熙爷临时起意,或者是要她记住皇权是至高无上的,圣意难违,他说一不二,而她只能服从。

她更没有想到的是,八福晋对她的敌意,从第一次见面延伸到如今同为妯娌还是一丝未改。

九福晋与八福晋那是一伙的,忙帮衬道:“如此说来四嫂是被气病的?”

第7章 皇子福晋(二)

八福晋同九福晋素来交好,年馨瑶早有耳闻,却不曾料想,她会当着众人的面给她难堪。

年馨瑶何尝不是心高气傲的性子,可做了皇家的媳妇,凡事以忍字当先。面对九福晋的奚落,她笑笑,装作没听明白。

九福晋却没打算放过她,倏地把脸一板,“你一个侧室有什么的资格同我们平起平坐?”

她这一声说得响亮,原本凑在一块闲聊的福晋们将注意力转移到年馨瑶身上。

年馨瑶万分尴尬,刚想说话辩解,完颜流姝拉了拉她的手,以眼色拦下她。

“九嫂,您这话说得不对,馨瑶妹子可是皇父赐婚,奉皇父之命进宫请安,可见皇父对她的看重。”她一口一个皇父,就是想提醒九福晋注意措词,偏生那边还不领情,九福晋冷哼道:“这里坐着的哪个不是皇父赐婚,很稀罕吗?”

“好了,”太子妃沉声道,出口打圆场:“爷几位该等急了,我们过去吧。”

年馨瑶感激太子妃替她解围,含一缕友善的微笑向她望去,太子妃却瞧也没瞧她。

倒是完颜流姝,依然待她热情,挽着她就走,悄声道:“九嫂子心直口快,你别放在心上。”

“怎会。”年馨瑶温婉一笑,她自然不会怪罪九福晋,她明白九福晋不过是替八福晋出头,但即便她二人联合起来针对她,那又如何,她根本没有反击的本领,她要做的便是小心翼翼,尽量不要给四贝勒树敌,别给年家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完颜流姝握着她的手,“我就知道妹妹是明事理之人。”

年馨瑶还是静静含笑,哪怕笑得脸颊僵硬还得保持下去。这个皇宫固然富丽堂皇,但实际上却暗潮汹涌,嫁入皇家固然风光无限,但却免不了陷入这勾心斗角之中。这,并不是她想要过的生活。

心中的哀鸣无人理会,就算是她自己也不能理会,她依旧踏着端庄的步伐向前走,没一会的功夫,就跟随众人步入正殿。

正殿内不时有笑声传来,没有康熙爷在场,各皇子明显轻松自在的多。

完颜流姝指点年馨瑶,“一会先过去给太子爷福身、敬茶、装烟、谢礼,完了再是众位阿哥,按着顺序来,教养嬷嬷有教过你吧?“

年馨瑶点点头。

“反正就那么回事,”完颜流姝说着有点同情她,这十几二十个阿哥,反反复复地行礼,怕是要累坏了这么个孱弱的女子。康熙爷下旨传她进宫行家礼,也不知是真心看重她,还是存心难为她。

此刻,年馨瑶多少有些忐忑,但目光在触及到不远处胤禛脸上轻浅的笑意,以及柔和的眼神时,竟多了几分安心。她轻声道:“太子在哪儿?”她想着早些行完礼,就可以早点出宫。

完颜流姝往正座上努一努嘴,“那不是吗?”

年馨瑶顺着她的视线望去,首先入目的是明黄色的衣衫,再往上瞧,对上如鹰般凌厉的眼神。

第8章 昏倒(一)

“嗡”的一声,年馨瑶的大脑一片空白,心跳立刻加速,像是见到什么恐怖的东西,竟然两眼一翻,昏厥了过去。

完颜流姝站在她身边,也只来得及抓住她的衣袖,两人一同跌倒在地。十四阿哥胤祯动作更快一点,他抢上前抱住了流姝连声问:“有没有事?”

“没事,爷您先放开我,叫人瞧见多不好。”完颜流姝俏脸通红。

年馨瑶毫无知觉地躺在地上,胤禛快步走来,探了下她的额头,闷声道:“传太医。”

早有机灵的小太监通传下去。

完颜流姝一脸诧异,暗道:这还没行礼呢,怎么就支持不住了。

再一看胤禛,脸色可不太好看,不知是为了年馨瑶的突发状况,还是为了贝勒府那挂不住的面子。

太子妃关切道:“四弟,不妨让人将弟妹送去偏殿休息。”

“也好,多谢太子妃关心。”胤禛并无异议。

“都是一家人,客套什么。”太子妃轻笑,命人去抬年馨瑶。

胤禛抬了抬手,寻思片刻,终于还是放下,任由两名小太监把年馨瑶抬去偏殿。

太医到得很快,想必是毓庆宫召唤多少殷勤些。来人是太医院左院判林弗成,苏杭人士,见过大世面,在众多阿哥面前依旧不卑不亢,只问太子妃何事。

太子妃派人引他入偏殿,并特意关照,“病人乃四贝勒侧福晋,务必小心照看。”

胤禛忍着没有跟进去,人还在外面随意说笑,心已经随着太医林弗成进了侧殿。

隔着一道帘子,林弗成认真号脉,又换过一只手,捋了捋有些花白的胡子,掏出银针在年馨瑶人中处扎了一针,过得片刻,年馨瑶悠悠醒转过来。

“现在感觉如何?”

年馨瑶眉头深锁,脸色苍白,点点头,又摇摇头。

“还有哪里不舒服?”

年馨瑶不说话。

林弗成诧异。又问:“头疼吗?”

年馨瑶摇头。

“之前是什么状况?”

年馨瑶还是不搭腔。

这位侧福晋莫不是个哑巴?病人不配合,名医也没法子。好在她已醒来,就留给四爷自个操心吧。林弗成这么想着就道:“既然侧福晋没事了,那我就去给四贝勒回个话。”

年馨瑶终于张口,嗓音略有嘶哑,“能不能麻烦您……”她打住,罢了,总不能让他帮着扯谎,再说有病没病也瞒不住精明的贝勒爷。

“侧福晋还有什么吩咐?”林弗成细细打量年馨瑶,这位侧福晋着实奇怪得很。

“没有,你去吧。”

林弗成慢慢退下。

年馨瑶陷入沉思,为什么会这样?她以前见过太子吗?或者与太子有过什么不愉快吗?为什么一看到那双眼睛,她就忍不住浑身颤抖,心跳加速,快得都已经跳到了嗓子眼。

一定发生过什么,不然,自己绝不会如此失态。

“侧福晋,您喝杯茶。”毓庆宫的宫女端了杯茶给她,不小心触碰到她的手。

年馨瑶吓了一跳,一个哆嗦,茶盅倾翻在地。

清宫年妃传-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年馨瑶, 胤禛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6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