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姓名的陌生人,她一举从落魄千金成为了人人鲜艳的总裁夫人!

不知姓名的陌生人,她一举从落魄千金成为了人人鲜艳的总裁夫人!

第1章 陌生男人的闯入

“结婚?!”

唐小可震惊,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这个身穿华贵旗袍的中年女子,她的继母——薛碧华!

“对啊!”薛碧华百无聊赖地说道:“就是你爸爸觉得你年纪也不小了,该给你找门合适的亲事了!”

“给我找亲事?我今年才刚刚满20岁啊?”唐小可咆哮,没想到自己这刚刚回家,薛碧华就给了她一份如此大的“厚礼”。

她到底安的什么心?!

唐小可讥讽道:“那薛阿姨你倒是说说,爸爸给我找了个什么样的人物?或者应该说,是薛阿姨你帮我物色了个什么样的人家?”

薛碧华冷冷地笑道:“我也不怕告诉你,你的未婚夫,便是东方国际集团的总裁,东方烈!以咱们的身份,能嫁入东方家族那可是高攀的事儿,你爸爸费了多少力气才攀上这门亲事,你可要珍惜这次机会呀!”

哼,如果真有这样的好事,薛碧华能白白便宜了自己?恐怕这里面还另有名堂吧!

“管他是谁,我都不嫁!”

“你不嫁?你爸爸恐怕第一个就不会同意!东方家族可不是你说嫁就嫁,说不嫁就不嫁的,悔婚的后果,可不是你一个黄毛丫头能够承担得起的!”

“既然我承担不起,那我就自己和爸爸去说!”唐小可说完,抬步便想要离开。

“你爸爸现在正接受疗养,不宜被打扰,何况你爸爸现在的身体可是大不如前了,如果你真的孝顺,就不要惹你爸爸生气了,这样他也能早日康复。可如果你不嫁,谁知道他会不会被气坏了身子,到时候你们父女二人天人永隔,那可就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了哦!”

“你威胁我?”唐小可愤怒了。

“呵,我威胁你又怎样?如果你不嫁,我就让你再也见不到你爸爸了!好了,我也懒得再跟你说了,现在距离你嫁入东方家族还有三天的时间,你自己好好考虑下吧!”

说罢,薛碧华施施然地离开了。

唐小可愣在原地,还有三天时间就要嫁入东方家族?

如此的着急,这里面肯定另有阴谋!

……

绯闻酒吧。

想到自己要被嫁给一个陌生人,唐小可就心情不好,一个人坐在吧台闷闷的喝着酒,等着好友楚令语和方陌来,就在这时,她突然觉得浑身无力了起来……

不,这种感觉不对!

意识到什么的唐小可立即用力地晃了晃头,猛地想起来方才自己酒杯旁边的那杯酒不是她的……是谁?谁给她下了药?

来不及多想,唐小可赶紧逃离现场,去了酒吧楼上的酒店,要了一间房。

刚进入房间,还没来得及开灯,唐小可就觉得浑身燥热不已了,正想着,只听“咯吱”一声,房间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紧接着,闪身进来了一个黑影。

“谁?!”听到声音的唐小可被吓了一大跳。

谁闯进了她的房间?!

“女人……”

伴随着一个低沉又性感的声音,那人突然逼近,将唐小可一把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第2章 惹火烧了身

“你是什么人?快放开我!”

“等一下,我就让你知道我是谁!”

男人身形高大,低头说话的时候,嘴里喷出来的热气扑到唐小可的身上,弄的她只觉得脖子痒痒的。

天哪,这是什么情况?这个男人他想要干嘛!

这么想着,突然觉得背脊一凉,唐小可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男人给扯开了。

“混蛋,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唐小可挣扎着,想要逃开男人的怀抱。

“你最好乖乖的!”男人伸手在她修长的颈项上轻轻摩挲,声音沙哑又好听,让人忍不住沉迷。

唐小可猛地打了个寒颤,就算再不经人事,她也知道这个时候要发生什么了,何况,她的身体里,好像也有一股火正在涌动着呢。

“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就跟你没完,混蛋,快放开我!”唐小可扭动着身子,却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只会更加的让面前的男人难以自持。

“跟我没完,你准备怎么做?”东方烈挑眉,语气充满了戏谑。

不等唐小可回答,东方烈身子前倾,将她逼到了墙角。

唐小可慌了神,刚想大叫,下一秒,男人伸手一揽,将唐小可直接抱了起来,扔到了大床上。

得了空的唐小可一个鲤鱼打挺,正准备翻身离开,哪料,男人沉重的身体就这样压了下来,让她再也逃无可逃,无力反抗……

男人窒息的一吻,将唐小可所有的叫喊声都吞没了,某处突如其来的刺痛,让她瞬间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是第一次?”东方烈有些惊讶,他中了药,此刻已是难以自持:“乖,一会儿就不疼了!”

简直就是禽兽!

唐小可反抗无力,却不甘心,张嘴就狠狠地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呲!”男人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却轻笑道:“真是不乖呢,不过,这样……是不是就更加刺激了些呢?嗯?”

“王八蛋!!!”唐小可咆哮。

事后……

强忍住眼眶里的泪水,唐小可咬牙切齿的瞪着他,借着窗帘扬起的光想要看清面前男人的模样,却因为太黑,什么都看不到,只依稀能感觉到他是一个异常强势、霸道的男人。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呵呵……”男人轻笑,一只手在她的脸颊上轻抚:“真是个有趣的小妖精,刚才的反应还不错嘛!”

“啪!”一把打掉男人不安分的手,唐小可蹭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愤怒的嘶吼:“我问你到底是谁!”

“取悦我,让我再尝尝你的滋味,我就告诉你,我是谁!”东方烈说着,伸手准备将唐小可拉到自己的身边。

无耻!败类!

“混蛋,谁要取悦你!”摸索着抓过被丢在地上的衣服,唐小可将自己紧紧地包裹住。

不管怎样,她现在一定要逃出去,绝对不能再留在这儿了!

似乎是猜到了唐小可心中的想法,男人笑了起来,声音里带着戏谑和调侃,仿佛他是这里操控一切的君王:“你以为你能逃得出去吗?女人,我劝你最好放弃这个愚蠢的念头!”

手指抚摸着自己的薄唇,男人邪笑着继续说道:“这样凶悍的模样并不适合你,刚刚的你,就可爱多了……”

他的话,意味伸长……

“混蛋!”

唐小可咆哮,她虽然外表柔弱,但却并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盛怒之下,从身边随便抓起了个水杯就狠狠地扔了过去。

黑暗中,男子轻而易举地躲避开了那只危险的水杯,扬着眉就想要继续调戏唐小可,但他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扬起,腹部便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痛。

“女人,你竟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唐小可打断他的话,收回自己的长腿,满意地听着了对方的闷哼声,顿时恨恨地说道:“像你这种精、虫、上、脑的人渣,就该被这样好好教训教训!!!”

说罢,趁着男子疼痛难忍的瞬间,唐小可迅速将衣服穿好,打开门,跑了出去。

见到这个女人要跑,东方烈立即皱起了眉头,十分不悦的呵斥道:“你,给我站住,不许走!”

“不走的是傻瓜!”唐小可白了他一眼,同时故作认真地戏谑道:“顺便告诉你一声,虽然我是第一次,但也知道你刚刚的表现,真的很……逊……色!”

说完,立即离开。

逃离了酒店,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唐小可冷静下来后,这才习惯性地摸向自己的颈间,可触到的却是一片空空如也,让她顿时愣了下。

“天呐!我的古玉佩呢?那可是爸爸留给我的传家玉佩啊!”

酒店!!!

一定是落在酒店里了!

可……她怎么去拿回来呢?

那个男人还在那里啊!

想到那个男人,唐小可的眼泪就忍不住的落了下来,她的第一次……就这样没了……

而且还连那个男人都没有看清……

第3章 娶她,根本不配

酒店套房内,东方烈半、裸着上身,皱眉地看向窗外。

“阿达!”

听到招呼声,一个光头西服男从门外走了进来,毕恭毕敬地说道:“BOSS,您醒了?”

目光依旧停留在窗外,东方烈问道:“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已经调查清楚了,是滨海集团的刘世斌!”阿达说着,面色阴狠,愤愤道:“上次他和咱们集团竞标政府采购的项目失败,便设计想让您出点丑闻,这次正是他在您的酒中下了催情药,想借机陷害您!”

“那家伙连记者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明日出头条,重创咱们东方集团!还好您没着了他的道,离开了事先安排好的房间,让那混蛋空欢喜了一场!”

嘴角邪魅地勾起,东方烈英俊的脸庞上,多了几分阴霾之色:“这个刘世斌也不是第一天在商界混了,竟然还敢算计到我的头上来,如果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他还真以为我东方烈是什么善男信女了,哼!”

阿达抬起头看着东方烈:“BOSS,您要如何处理此事?”

轻轻转动着大拇指上象征着权利的指环,东方烈嘴角危险地勾起,冷冷地笑道:“灭了!”

对于这样残忍的处理人的方式,阿达像是习以为常了一般,他点头应道:“是!”

说罢,阿达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道:“对了BOSS,您要的那个女人,唐家那边答应的很快,已经签了这份文件了!”

说着,阿达便将一份公文袋递了过去。

东方烈只是冷冷地扫了一眼,并没有去接,随手将衬衫套在自己的身上,他吩咐道:“去查一下谁订下了这个A308的房间,我要找到那个女人!”

“是。”

待阿达领命离开之后,东方烈发现枕头下有枚古玉佩,通体碧绿,毫无瑕疵,一看便知是上乘货色。

俯身将玉佩拾起,东方烈凝神看了看,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然后将其珍藏了起来。

这恐怕是那个女人留下来的!

想着,他又顿时想到了那个女人,她的滋味还真是美妙啊!他一定要找到她!

离开酒店之后,东方烈瞧见了一个身穿休闲服的俊逸男子,他正靠在法拉利的车门边朝自己招手。

挑眉笑了下,东方烈走到南宫辰的身边,抬手拍在他的肩膀上,熟络地说道:“你什么时候回国的,也不通知我一声。”

“今早刚下的飞机,听说你在这里,就过来瞧瞧。”

与东方烈的冷峻阴狠不同,南宫辰帅气的脸庞上,总是挂着柔和的笑意,一副人畜无害、温文尔雅的模样,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了几分好感。

向身后的人交代了几句,东方烈就这样坐上了南宫辰的法拉利跑车,笑容戏谑地说道:“雪莉可还惦记着你呢,你就这样回来了,难道就不怕她闻风赶过来吗?”

“你少开我的玩笑了!”南宫辰一面系着安全带,一面微笑着说道:“说说你吧,我可听说了你的事情哦,据说很精彩啊!”

“的确很精彩!”东方烈的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我遇到了只小野猫,张牙舞爪的,不过那感觉……很美妙!”

东方烈的身边从来不缺女人,但是却很少看到他对哪个女人感兴趣。如今这幅意犹未尽的模样,倒还真是让南宫辰觉得好奇。

可是,一想到东方烈的那个计划,南宫辰不由得皱起眉头问道:“你打算如何处置唐家的大小姐,你真的打算要娶她吗?”

“娶她?”东方烈冷笑出声,不屑地说道:“那个荡、妇的女儿,根本不配!”

伴随着引擎的轰鸣声,跑车驶离了码头,南宫辰双手握着方向盘,语重心长地说道:“上一代的恩怨,何必继续下去!唐家大小姐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无辜的。而且我听说,她是个高材生,很清纯的,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般。”

“荡、妇的女儿,能清纯到哪里去?”东方烈看着车窗外不断后退的景色,脸上面无表情,语气中的凌冽却让人不寒而栗:“有其母必有其女,就算她真是个处、女,也不值得怜惜!”

第4章 冷血帝少的新婚妻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看着放在床上华美的婚纱,唐小可只觉得心头发涩,手指轻轻地抚过婚纱的表面,心中一片悲凉。

婚纱,嫁人……这是每个女人都心之神往的事情,然而,她要嫁的那个人,却是一个自己根本就不认识的陌生人。

“小姐,东方家来人了!”

门外传来了佣人毫无感情的声音,唐小可惊了下,而后攥紧了自己冰冷的双手,故作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了!”

楼下,东方家的管家文叔有些不耐烦地挪了挪身子,耳边听着薛碧华的喋喋不休,又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

薛碧华看得出来文叔的不耐烦,连忙笑着解释道:“女孩子嘛,打扮起来总是要花些时间的。张妈,快去催催小姐,别让人家等着急了。”

“哎哎!”张妈口中答应着,转身就要跑上楼去,可是一抬眼的功夫,就正好瞧见了唐小可自己正穿着婚纱,站在楼梯上,清澈的眸子,正定定地看着楼下的一切。

身穿婚纱的唐小可,让文叔不由得惊艳不已,觉得这个女孩子就好像是一朵清纯的百合花一般,娇艳欲滴。

可一想到这个女孩子接下来的命运,文叔又只能叹息。

薛碧华匆匆迎了上去,刚想说些虚伪的母女情深的话,唐小可却绕过了她,看着文叔语气平淡地说道:“出发吧!”

从近处打量着唐小可,文叔发现这个女孩子不只是清纯,更是漂亮优雅,沉稳从容,与小烈还是蛮般配的。如果小烈能放下心中的仇恨的话……

想到这,文叔摇了摇头,向唐小可笑了下,便带着她离开了唐家。

门外的阳光很刺眼,唐小可眯了眯,发现正如她所想的那般,没有迎亲队伍,没有热热闹闹,只有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正静静地停靠在那里。

自嘲地笑了下,唐小可扯着裙角,沉默地钻到了车里。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车子便驶进了半山上的一座庄园内,那恢弘的宅院,磅礴的气势,让唐小可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虽然唐家也是有钱人家,可是和东方家族比起来,简直就是上不了台面的,也难怪刚刚薛碧华对着东方家的管家都如此的谄媚。

待车子停稳,文叔便带着唐小可走进宅院,可奇怪的是,东方府上的佣人们对文叔都很尊敬,对她这位少夫人却视而不见。

跟着文叔一路上楼去,站在二楼走廊的尽头,文叔将一扇房门打开,笑道:“少夫人,这里是您的房间,请您先在这里休息一下。”

点了点头,抬步走了进去,唐小可看了看房间内的环境,便转身说道:“谢谢,请问一下……”

结果“哐当”一声,唐小可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见房门被狠狠地拽上了,而后是房门从外面被人紧锁的声音。

“小兰,你这是做什么?”文叔有些诧异的问道。

“东方先生说啦,要把这个女人关在房间里,哪也不许她去。”那个叫小兰的仆人笑道,拿着门钥匙便高兴的准备离开。

“你们……哎……”文叔刚想说点什么,却又顿下了。

听到门外文叔的欲言又止,唐小可愣了下,而后才反应了过来,自己这恐怕是被软禁起来了,当下便用力地拍着门板,有些愤怒地吼道:“快放我出去,你们没有资格把我关在这里,这是犯法的!!!”

“哼,在这里,东方先生就是王法!你不用白费力气了,没有东方先生的命令,没人会将你放出来的!”外面不知道是谁不屑的说道。

话音落下,便是脚步渐行渐远的声音,唐小可知道,他们离开了,而且还明白,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是不会有人帮助自己的。

身体滑落,无力地坐在地面上,唐小可双手环着膝盖。

这个东方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他们是新婚第一次啊,他这样对待自己,不会是个变、态吧?自己的将来,还真是祸福难料啊……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唐小可坐在冰冷的地面上,不和何时睡了过去……

天黑之后,唐小可听到了窗外有汽车引擎的声音,这才幽幽转醒了过来。

揉了揉双眸,她起身跑到窗户旁边,想要看清楼下的情形,可是昏暗的灯光下,她只能看到一个伟岸的身影。

只是,那个身影莫名其妙的感觉有些熟悉……

这个是东方烈吗?!

第5章 恶魔一般的男人

而东方烈那边,他刚一进门,便有佣人上前来,接过他的外套,恭敬地说道:“先生您回来啦。”

“嗯。”东方烈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因为家中多了个陌生女人的味道而显得有些烦躁,皱眉问道:“那个女人呢?”

“按照您的吩咐,已经关在房间里了。”

听到这样的回答,东方烈的星眸中,多了几分危险的神色。

唐小可那边,她的耳朵紧紧地贴在房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突然听到了一阵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立即向外喊道:“不管你是谁,快放我出去!不论你们有什么背景,都没有权利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们不能这么做!喂,听到没有,快放……”

话音未落,房门便被人从外面猛地拽开了,唐小可猝不及防,身子前倾了过去,倒在了来人的身上。

“唔,好痛!”鼻子撞在坚实的胸膛上,唐小可觉得一阵酸涩,可是还没有等到她回过神来,身子便被人扯拽着,拖进了房内。

因为没有开灯,唐小可根本看不清对方的模样,还没来得及询问,就被人压到了床上。

感觉到对方的大掌正在自己的身上扯拽,唐小可心中一惊,拼命地拍打着那人的肩膀,怒道:“混蛋,你放开我!”

“放开你?还是我上你?”单手毫不怜惜地抓着唐小可的手腕,东方烈嘲讽地说道:“装什么烈女,你骨子里和你母亲一样,都是无耻的女人!”

“不许你侮辱我的家人!!!”唐小可一怔,顿时怒道。

在她的印象中,她的母亲是一个温文尔雅,又和顺谦恭的女子,身边的每个人都对她很尊敬,何时听到过这样莫名的辱骂?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不过,让唐小可觉得诧异的是,这个男人的举动,以及他的声音,为何都感觉如此的熟悉呢?

但是,还没等唐小可来得及深思一下,她身上的婚纱便被人扯拽了下去,男人毫不怜惜地动作,引来了唐小可的惊呼。

带着怒气的东方烈,只想发泄沉压在自己心底里多年的仇恨,他紧闭着双眼,粗暴的对待着唐小可。

唐小可只觉得浑身疼痛不已,她强忍着,侧着头,紧咬着自己的手指,喉咙间发出低微的啜泣的声音。

东方烈一怔,伸手掰过唐小可的脸,看着她柔弱无依的双眼,嗜血地笑道:“果然是他的女儿,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有感觉吗?真是和你的母亲一样下贱!既然如此,我就让你体验一下身处地狱的滋味!”

体验身处地狱的滋味?!

听到东方烈恐怖阴冷的话,唐小可浑身轻颤了一下。

“你这个混蛋!变态!”唐小可眼里的愤怒几乎喷涌而出,怒吼道:“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东方烈冷笑起来,捏着唐小可的下巴,凑进了她几分:“这是你身为我的妻子,该尽的义务!怎么,不开心了?是不是我没有伺候好你这个荡、妇女儿啊?”

唐小可忍不住痛呼一声,转头就要避过东方烈捏着自己下巴的手。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竟然就是她的新婚丈夫……

大力地将唐小可的脸掰回来,东方烈阴狠的笑道:“唐小可,你就应该好好的看着你是怎么下地狱的!谁叫你是那个人的女儿?”

“混蛋!”

怒骂一声,唐小可只觉得怒火中烧,东方烈还是死死的捏着她的下巴不放,于是她干脆狠狠的咬住了他的手背之上!

她的母亲怎么可能是东方烈口中的荡、妇?她的母亲明明就是一个非常温婉的女人,他凭什么这么污蔑她的母亲,这么折磨她?!

“嘶——”

感觉到了手背上的疼痛,东方烈倒抽了一口凉气。蓦地,让他顿时想到了之前在酒店里的那个女人,也是这样咬他的,感觉很相似。

不知道为什么,东方烈莫名的心中一动,他看了一眼唐小可,黑暗中,眼前的女人眸子里正闪着光,似乎是含着泪水,样貌非常的娇弱。

东方烈忽然的就想到了之前南宫辰说的话,这个唐小可她是个高材生,很清纯的……

清纯?!

第6章 求我,我就放过你

想到了这里,东方烈的眼神霎时恢复了阴冷,他放开了紧捏着唐小可下巴的手,但是还不等她松一口气,下一刻,就已经牢牢的钳制住了她的双手,举上了头顶,禁锢住。

“不要!”

唐小可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慌乱,这样的屈辱,这样的动作,是她根本不能够想的。

“怎么,不要?你也不是第一次了,装什么纯情!”东方烈看着面前的唐小可,只觉得十分的快意,笑容嗜血。

“放开我!”唐小可喊道,声音有些嘶哑,带着哀求。

东方烈丝毫不为所动:“嗯?怎么,受不住了?求我,我就放过你。”

唐小可只觉得撕心裂肺地疼,听到东方烈这么说,却仍然还是倔强的紧紧的抿着唇。

要她求他?不可能!

尽管这个人是自己的丈夫,但是他却是一个恶魔一般的男人,她为什么要求他?

东方烈见唐小可丝毫没有任何的反应,冷笑着继续,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怒火……

这一夜,唐小可累得虚脱,直到快要到清晨的时候,东方烈这才暂时的放过了她,让她终于睡了过去。

醒来之后,唐小可感觉到自己浑身酸痛不已,她睁开了眼睛,在看到天花板的那一刻,这才猛然想起,这里已经不是她原来的房间了,这里是新家,她已经嫁人了。

嫁人……

想到昨夜那个不断折磨自己的男人,唐小可只觉得有些不甘,眼睛里有泪水在打转,但是却又被她强忍了下去。

唐小可转过身就想要下床,但是她刚一转身,便直接撞进了一个坚实的怀抱里,抬起头看着面前英俊的男人,唐小可有些吃惊。

这个东方烈长得还真是挺帅的,脸庞犹如希腊神话里的雕塑一般,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一双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唇角勾起一抹笑,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他整个人有着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让人忍不住的浑身打冷颤。

这个男人,让她觉得可怕!

吃惊的看着东方烈,不等唐小可反应过来,耳边就响起了他略带着嘲讽的声音:“女人,怎么?一大早就这样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来了?”

一想到这个男人昨天那样的折磨自己,唐小可身体顿时僵硬了起来,看着眼前俊美的男人,冷冷的回答道:“我没有。”

东方烈冷笑地着看着眼前的唐小可,此时的她,一身的青紫跟吻痕。

虽然是那个人的女儿,但是滋味倒还是不错的。

感觉到东方烈眼神的变化,唐小可这才想起来自己此刻可是什么都没有穿呢,连忙扯过被子就要遮盖住自己的身子,不想被东方烈看见。

看着唐小可慌乱起来的样子,东方烈只觉得可笑,不由的冷嘲道:“怎么,睡都睡过了,还害羞什么?”

“你……你闭嘴!”唐小可咬牙切齿的说道。

昨天晚上,虽然不是自己的第一次了,但她也根本没有什么经验,被这个男人那样的折磨了一晚上,她怎么会不生气呢?就算他是自己的新婚丈夫,也不能那样对待自己啊!

“又不是第一次,装什么贞洁烈女?”东方烈看着唐小可嘲讽道:“这种事,你不也爽了吗?不知道,我的技术怎么样?”

看着唐小可有些发白的脸颊,东方烈眼神十分的快意:“比起之前睡你的人,如何?”

“差的很!”唐小可嘴角扯出一抹冷嘲的笑容,说道:“你的技术烂的不行!”

虽然说这两次的经历其实都没有什么差别,都是那样的疼痛,但是相比起来,东方烈的折磨却是痛苦的。

东方烈没有想到唐小可会这样直言不讳的跟他说话,脸色阴沉,冷笑道:“怎么,女人,你是想要我再来一遍,让你可以好好的体会体会吗?”

第7章 志在必得

“不需要!”唐小可眼眸里闪过一抹厌恶,却被东方烈生气的猛然扣住了下巴。

“你跟你那个荡、妇的母亲一个样。”看到了唐小可眼里闪过的那抹厌恶,东方烈神色越发的嗜血:“都是这么的下贱,我倒是想要看看,连处女都不是的你,能够装的有多清纯。”

说罢,他就要低头吻住唐小可的唇,但是唐小可却怒了,在东方烈的怀里死命的挣扎,随后狠狠地推开了他:“滚开,你别碰我!”

东方烈被推到了一边,脸色阴沉了下来,猛地掐住了唐小可的脖子,狠声说道:“女人,你真以为我看得上你吗?不过就是个贱人的女儿罢了,连处都不是,都是一个德行的荡、妇!”

“你闭嘴!”唐小可火死了。

“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性。”东方烈冷笑。

唐小可被东方烈掐的难以呼吸,但还是倔强的对上了他的眼睛,阴沉沉地说道:“咳咳……东方烈……难不成,一大早你就要杀害自己的新婚妻子吗?”

东方烈眯起了眸子,看着眼前女人这样倔强的模样,心里面莫名地泛起了一丝涟漪。

蓦地,他松开了掐住唐小可脖子的手,嘲讽的说道:“妻子?既然你说是我的新婚妻子,就尽好自己的义务吧,给我更衣!”

说着,东方烈起床站了起来,对唐小可命令道:“起来。”

唐小可没有想到东方烈会这么干脆的站起来,就这样毫无准备的让她看到了他没有丝毫遮挡的身体。

黄金般的身材比例,完美的倒三角线,再往下……唐小可不敢再看,吓得闭上了眼睛。

“怎么,没看过?”东方烈的讽刺适时的响了起来:“装什么纯情?”

她装纯情?

唐小可咬牙切齿,毫不示弱的说道:“总比你这个暴、露、狂好太多了!”

见唐小可那么回答,东方烈也不生气,笑着说道:“女人,你再这样不想起来,我会认为……你想要继续被我……”

“你这个混蛋!”唐小可气的裹着被子就要起来,但是她才刚动一动,便只觉得身体酸痛,腿上发软,又跌回到了床上。

东方烈冷冷的看着唐小可的动作,说道:“怎么,可以过来给我更衣了吗?我的新婚妻子?”

当说到‘妻子’这两个字时,东方烈的唇角勾起,带着几分嘲弄。

这个女人怎么配当他的妻子,贱人的女儿,对于他来说,也不过是一个报复而已。

唐小可愤怒,裹着被子就想再次站起来,但因为动作幅度过大,一时扯到了身体的痛处,眼里顿时泛起了泪光,疼得她直抽气。

东方烈看到这样的唐小可,竟然生起了想要过去怜惜她的冲动,但是一想到她是那个贱人的女儿,还连处都不是的荡、妇,又生生地按下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走过去,到唐小可的面前,东方烈捏住她的下巴,冷冷地说道:“女人,你的演技真好,装的够可怜!”

说完,随后直接捞起了一旁的衣服,自己三下两下的穿好,离开了房间。

看着东方烈离开的背影,唐小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她松开了自己捏紧着被子的手,而后强忍着疼痛,好不容易才终于下了床。

“东方烈,你就是个混蛋!”

看着地上都被撕碎的婚纱,唐小可不由得狠狠地唾弃了一声东方烈,随后从一旁的衣柜里找了件还勉强能穿的衣服,穿戴好了之后,她便走出了房门。

门外的走廊空荡荡的,距离十分的长,唐小可还以为这里没有多少的佣人,但是等到她下了楼之后才知道自己错了。

映入眼帘的是金碧辉煌的画面,法国进口的水晶吊灯垂挂在天花板上,闪耀着璀璨的光芒,巨大的吊灯下是十分宽阔的,足有小半个篮球场大小的客厅。

而在唐小可不远处,无数佣人站立在两旁,簇拥在楼梯口处,一直排到了大厅的中央。

唐小可看得有点眼花,被吓了一下。

昨天来的时候没有仔细的看,现在一看,竟然忍不住惊呼了出声,天啊,这个新家怎么这么的大……而且佣人为什么,多的这么的吓人?!

而大厅里的东方烈正背对着唐小可渡着步,他侧过了身,手上好像拿着个什么东西正在把玩着,唐小可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十分显眼的东方烈。

黑色的碎发,细碎的刘海,脸庞犹如刀削斧凿一般俊美,一袭合身的花色衬衫,解开了领口的两粒扣子,露出了里面精致的锁骨。

这个男人十分的英俊,如果说这个人不是那么混蛋的话,她一定会以为他是个天使的,然而结果却是……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魔鬼!

唐小可咬咬牙,想着自己还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做,于是便走下了台阶,朝着东方烈走了过去。

此时的东方烈,手上正拿着的翠绿色的东西,赫然是那一天属于那个陌生女人,也就是唐小可的传家玉佩。

第8章 前所未有的羞辱

“那天晚上的小野猫到底死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一直都找不到人……”东方烈此时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背后的唐小可,看着手中的古玉佩摩挲着。

想到那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想到她的滋味,东方烈的唇角就忍不住的勾起了一抹邪笑,笑容里满是对玉佩主人的志在必得,以及没来由的淡淡的宠溺。

就在东方烈还想着关于那天的陌生女人的时候,唐小可这边已经朝着他走了过去,佣人们看到了唐小可,并没有阻拦,唤道:“少夫人早安。”

虽然说这些人嘴上唤着唐小可为少夫人,可大多数人的表情却是十分轻蔑和不屑的。

要知道,唐小可来到东方家的时候,少爷可是说过不用把这个唐小可当做这儿真正的少夫人的,从昨天让女佣把才嫁过来的她,锁在房间里面就可以看出来东方少爷的态度了。

“你来做什么?”东方烈原本勾起的唇角顿时冷了下去,他转过身,将古玉佩迅速地收起,看向了唐小可,语气虽然算不上多好,但是也绝不和气。

唐小可瞥到了东方烈手上那东西的影子,翠绿色的,但是却连形状都没有看清。

不过,她也并不在意,抬头看着眼前这如同恶魔一般的男人,她咬了咬牙说道:“我有点事,想回家去看看,你放我回去吧。”

爸爸现在还不知道情况如何,家里又被薛碧华霸占,她必须要想想办法才行!

东方烈眼眸微眯,看着唐小可仰着脸面对自己,笑了起来,笑容有些阴森:“怎么,才来了一晚上就想要回去?”

不等唐小可点头,东方烈便继续说道:“我也不想看到你,但是……我的新婚妻子,这从刚结婚不久,你就急着回去,是因为我没办法满足你的原因吗?”

东方烈说着,向前走了两步,逼近了唐小可。

看着她有些惊慌失措的后退,东方烈只觉得心里莫名的烦躁,一伸手,迅速的抓住了她的手腕,低下头在她耳边,咬着她的耳垂冷冷的说道:“要是让你走了,不就说明了我真的不行吗,嗯?”

听到这一句话,原本吓得低下了头的唐小可,猛地抬起了头来,有些微怒的对东方烈说道:“东方烈!你凭什么不让我回去?我嫁给你,可我的身体是我自己的,你不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想去哪,你……”

“就那么想回去?”

没等唐小可说完,东方烈便打断了她的话,同时猛的一拉,把唐小可给拉到了自己的怀里,紧紧扣着她的腰肢,无视着边上众多的女佣以及黑衣保镖,手开始游走在她的腰间:“女人,我告诉你,如果真想回去,那也可以。但是,你得取悦我。我高兴了,就让你回去。”

“你……你这是干什么?!”就算唐小可听不明白东方烈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的行动却已经向她证明了。

这个混蛋,不会是要在这么多人面前……

果然,还没等唐小可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身体一轻,直接被东方烈摔在了一旁的白色真皮沙发上。

“怎么,女人,我说的话还不够清楚吗?我让你,在这里……取悦我!”

在这里,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取悦他?!

“你这疯子!”唐小可咬牙切齿的吼道,说着就要从沙发上爬起来。

这眼前的男人,根本就是恶魔!居然让自己的新婚妻子,当着他这么多手下和女佣的面取悦他?

变态!做梦!

她怎么可能会屈服于这个混蛋?!

“怎么,听不懂人话?还是需要我让他们帮你把衣服脱了?”东方烈面带嘲讽的盯着唐小可,看着她倔强的神情,他忍不住想要过去怜惜,但是一想到这个女人是那个荡、妇的女儿,他想要的,就只有去狠狠地折磨她了。

他怎么折磨她都不过分,因为这是她应得的报应!她替她母亲还的债!更何况,她自己也是一个荡、妇,连处都不是的荡、妇!

想到这里,东方烈冷笑了起来,扫视着自己身旁的黑衣保镖,凌厉地说道:“你们过来,帮少夫人把衣服脱了!”

不知姓名的陌生人,她一举从落魄千金成为了人人鲜艳的总裁夫人!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413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