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一双人-短篇小说-主角: 沈燕华, 慕容宁

许你一双人-短篇小说-主角: 沈燕华, 慕容宁


第1章 人伦之礼

嘶——

沈燕华疼的倒吸一口气,脸色苍白的可怕,手指紧紧的拽着产床上的被褥,豆大的汗水在额头上滚落,呲牙咧嘴,撑着一口气,“皇上,皇上她,来了吗?”

腹部一阵阵的绞痛,却是敌不过心尖的疼痛。

她与皇帝慕容宁少年夫妻,当日他曾指天为誓,六宫无妃,唯爱沈燕华!

呵呵,好一个六宫无妃!

沈燕华疼的心脏一阵收缩,不过是登基半年,他不顾群臣反对,一己之力立下了两位皇后!

一个是她,沈燕华!

另一个则是她的嫡亲姐姐,沈妍心!

猩红的眸子瞪圆,死死的盯着宫门外的方向,嘶哑着声调,一遍一遍的催促,仿佛这样她就能将那个负心的人请过来

柳儿心尖发颤,只能轻声安抚,“娘娘,您别急,皇上应该是在路上了。”

恰在此刻菊儿打起帘子走了进来你,眸里带着几分阴沉,也带着几分隐约可见的嘲讽,迅速的低头隐藏了那一抹阴毒的光芒,轻声说道,“娘娘,皇上和妍皇后正在行人伦之礼。”

“人伦之礼?”沈燕华脸色越发的苍白,声调隐约带着几分颤抖。

“回娘娘,总管太监不让奴婢进去,说是……说是……”菊儿恰到其处的掩饰了心中的畅快。

“菊儿,够了!”

柳儿脸色微变,恼恨的盯着菊儿,这个时候她还说这些刺激娘娘做什么?

“柳儿,无妨。”死死的咬着下唇,硬生生的将泪水逼回,“让她说,本宫倒是想知道呢!”眸里染上了丝丝冷意。

“柳儿姐姐,娘娘都让婢子说了,你这样挡着算是什么事情?”菊儿不满的呛了一声,微扬着下巴,“回娘娘的话,总管大人说了,皇上让您自个儿生,这档子事情皇上又不能替您生,哪个女人没生过孩子,等他得空自然会过来。”

“你,你说什么!”沈燕华气的浑身颤抖,一口鲜血硬生生的卡住喉咙处,那血腥味让她作呕。

“娘娘!”柳儿惊得扑了过去,赶紧抓着她的手指,“无论如何,娘娘您要坚持住啊,小皇子还在肚子里呢。”声调哽咽,生怕沈燕华有什么不测。

柳儿转身却是愤恨的盯着菊儿,若不是此刻娘娘的情况不对,她恨不得撕了这个小贱蹄子。

沈燕华瞳孔失去焦距,一颗心沉甸甸。

她以女儿之身征战沙场,御敌无数,中过箭伤,刀伤,也曾中过毒,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数,只为了助他早日荣登天下,只为了替他换来一个太平天下!

抵不过嫡姐那一滴泪水,她所做的一切化为乌有。

好一个慕容宁!

好一个沈妍心!

欺人太甚!

悲戚在心底蔓延,疼的她无法开口,曾经她有多爱那个男人,此刻她就有多恨自己。

‘哇’的一声,一口鲜血从她嘴里喷了出来,染红了一片衣襟,沈燕华满腔的悲恨在心底蔓延,整个人宛如没有了生机的破碎娃娃。


第2章 骤然发难

“娘娘!”

柳儿悲戚的握着沈燕华苍白的手指,颤抖着声调,“不为他人,您也要珍惜肚子里的小皇子啊。”

无疑,柳儿这悲戚的声调拉回了沈燕华的神志。

沈燕华苍白脸庞上带着几分母爱的光芒,眨了眨干涩的眸子,重重的吸了一口气,声调粗哑,“对,柳儿,我还有孩子。”

心,狠狠的颤抖。

说不爱,那是不可能的,曾经那惊鸿一瞥,从此不相忘自难忘,深入骨髓。

手指缓缓贴近胸口处,泪水在眼眶转动,此刻她在难产,他在销.魂窝?

菊儿复杂的眼神落在沈燕华的身上,此刻空荡荡的产房内并没有人注意她,低着头她悄然离开锦绣宫……

酉时,锦绣宫内殿

“娘娘,您使劲儿!再用力点,大口呼吸,加油啊!”稳婆急切的说道,“老奴已经能看到小皇子的头了呢,您再用力点。”

“娘娘,使劲儿,这一胎可是皇子呢。”

产房之中,沈燕华咬牙坚持,尽管心尖一阵阵抽痛,可她无暇顾及其他儿女私情,大口大口喘着气,脸色已经绷的通红,一次次将力度积聚身下。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自己的孩子。

“皇上到,妍皇后到……”外殿响起了太监独特的声调,产房里几人脸色带着欣喜。

“娘娘,皇上来了!”柳儿眸子带着丝丝兴奋。

床榻之上,沈燕华脸色带着几分惊喜,瞳孔闪烁着淡淡的亮光。

他?还是来了吗?

她的夫君,终究还是在最后的一刻赶来了吗?

咬着下唇,她挣扎着想坐起来,只是此刻的情况让她无法动弹,他到底还是对自己有感情的,不是吗?欣喜的情绪蔓延了她的全身。

少顷,宁皇南宫宁小心翼翼搀扶着妍皇后沈妍心双双走了进来,二人身后则是跟着两个孔武有力的嬷嬷,还有四个女侍卫。

“皇上,产房禁地,血气太重,您不宜进去。”

柳儿脸色略变,这个架势让她隐隐不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宁皇的脸色并无惊喜,从头到尾只是温柔的盯着沈妍心。

慕容宁眉头不悦的皱着,阴沉沉的眸子盯着柳儿,“朕探望皇后,你这个贱婢莫要挡着!”

“皇上……”柳儿瞳孔急剧收缩,害怕在心底蔓延,只是想到产房内的皇后,她不得不要呀站出来。

“滚!”慕容宁不悦的抬腿,狠狠的朝着柳儿的心窝踹下。

砰——

一声巨响,柳儿的身体由外而内飞了过去,狠狠的撞击在产床边缘的桌子上,顿时一口鲜血迸溅而出。

“柳儿!”欣喜还未从沈燕华的眸底褪去,瞬间染上了苍白,颤抖着身体看向了一脸戾气慕容宁,“皇上!您何故撒气?”

头发凌乱的贴在她的额头,眸子里一片死一般的沉寂。

慕容宁掀开床幔,扑面而来的血腥味令他作呕。

“朕的事情无须你过问。”他嫌弃的皱着眉头,连带看着沈燕华惨白的脸都觉得丑陋无比,转头看向稳婆,“如何?”

“皇上。”稳婆已经跪在地上,毕恭毕敬的说道,“老奴已经看到小皇子的头了,娘娘只需在用力就能顺利产下小皇子。”

“哦?是这样吗?”

慕容宁嗤笑一声,眸里闪过一丝阴冷……


第3章 皇后难产

“皇上……”

沈燕华脸上血色尽褪,到底多年夫妻她明显感觉到一股萧杀之气,不由呆怔了一下。

慕容宁扭头对沈妍心身后的两个嬷嬷说道,“你们愣着干什么?没听到稳婆说皇后要再使力才能平安产下皇子吗?还不过来帮忙?”

“是,皇上。”

两个孔武有力的嬷嬷阴沉着一张脸,大步朝产床方向走过去。

稳婆瞧着这个状况,自然不敢吭声,只能绕到床榻另一头,她不得不推开几步距离。

一个嬷嬷站在产床边上,另一个则是半跪在沈燕华双腿间。

沈燕华目光死死的盯着慕容宁,似是想看透他内心的想法,她从他的脸上看到那一抹让她颤抖的戾气和杀意,心底越发不安了。

疑惑间,慕容宁一个大步上前,双手迅速探到她的身上,将她狠狠一推……

‘砰’的一声响,沈燕华笨重的身体狠狠的砸在床头,疼的她呲牙咧嘴。

“你,你想干什么?”痛意袭遍全身,沈燕华厉声质问。

“呵,皇后你难产了!”慕容宁薄唇勾着一丝嗜血的冷意,“还愣着干什么,朕不需要这么一个孽种!”

孽种?

他,他说她的孩子是孽种?

他狠戾无情,眼神没有半点温度,亏得她以为有了孩子会有所改观?

“你,你要做什么?”沈燕华艰难的挪动身体连连后退,瞳孔带着仓惶和惧怕。

“娘娘,得罪了!”

慕容宁与沈妍心迅速的离开锦绣宫,两个嬷嬷则是迅速的将双手狠狠的按在她的腹部一阵凶残的挤压重压,是要将胎儿弄死。

四个女侍卫则是高高扬起手中的长剑,指向锦绣宫的宫女。

啊!

啊——

一声声惨叫声在锦绣宫的上空响起,血洗锦绣宫。

“我好恨啊,好恨!”凄厉的哭叫声在她的嘴里发出,瞳孔似乎渗出丝丝血迹……

……

“皇上,妹妹她好可怜啊。”未央宫内,沈妍心娇俏的脸庞仿佛带着几分不舍,轻声说道,“不管怎么样,她到底是臣妾的妹妹啊。”

“一个庶女而已,也妄想霸占你的位置?”

慕容宁心底闪过一丝伤痛,只是脸色却依旧漫不经心,“皇后的位置只能有一个罢了,朕可不是昏君。”

是啊,他慕容宁不是昏君吗?

可他居然连心爱的女人都不能护住。

心头一点点滴血,疼的他心脏一阵阵的抽痛。

明明他只是想爱着这个女人啊,可他的羽翼不丰,他行走在地狱之中,而她本应该活在鲜花灿烂的阳光底下,如今他能做的只有让她死心。

从此……两不相欠,而他永远只能在黑暗中生存。

“可是,那孩子……”靠在慕容宁的怀里,脸庞贴着她的胸膛。

“孽种而已,何须费心?”慕容宁安抚了沈妍心,这才迟迟去了御书房,瞧着空荡荡的御书房他心头血液翻滚,一口鲜血硬生生从他喉间喷溅而出……

“皇上!”小真子眼角滑过一滴心酸的泪水,他知道镇国将军府掌控着大楚的兵权,随时都可能发动宫变,宁皇早已四面楚歌,他已做好了死亡的准备。

可他是不愿意让皇后娘娘跟着去死的,那条路注定只有死亡。

“小真子,最终还是我负了她啊。”一声轻叹,慕容宁满眼只有浓浓的悲伤。


第4章 入狱

瞳孔溃散,沈燕华宛如一个破碎的娃娃,痴痴的坐在床头,空洞的眼神早已没了焦距。

柳儿死了?

笑儿死了!

她整个锦绣宫的宫女都死了!

锦绣?锦绣宫?

那就是一场笑话,那不过是一个嘲讽啊,堂堂的皇后逼迫成这样?

苍白的手指缓缓的抚着已经空无一物的腹部,嘴角扬起了凄厉的笑容,她那明明已经可以活下来的孩子啊,就这样成了牺牲品吗?

“妹妹这是怎么了?”沈妍心娇俏的笑着,那张如同鲜花盛开脸庞跟此刻苍白的沈燕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是啊,你很想知道皇上为什么要这样做吧?”

修长的手指微微翘起,嘴角扬起一道嘲讽的弧度,沈妍心缓缓说道,“谁让你区区一个庶女也敢当着嫡女的风头?”

“沈妍心,你大概没想到吧,父亲为什么宠你?”

“父亲?”沈燕华仓惶的抬头,瞳孔带着几分诧异。

记忆中,父亲疼她,宠她,待她与嫡女一般无二,甚至教他文武双全,教她如何做人,难道这事情与父亲也有关系吗?

“痴!痴!痴!”沈妍心娇俏的笑着,“你真以为父亲疼你,宠你?笑话,你不过是父亲利用的棋子罢了,若不是你的母亲还有利用的余地,你以为堂堂的镇国将军府会在意你那早已经失身的母亲?”

“胡说!父亲不是这样的!”沈燕华瞳孔急剧收缩。

“你母亲乃先皇帝师唯一的女儿,你以为她是如何失身,如何成为父亲的妾?”沈妍心满脸都是嘲讽和讥笑,“这都是我母亲算计的啊,毕竟父亲那时候需要名声,需要那些迂腐的学子支持啊,否则依着他一个武将,恐怕很多事情不能施展呢。”

“说起来,这一切还要多谢你啊,要不是你那么乖巧的听话,你那外祖又如何可能不留余力呢?”

“皇上人中之龙,又如何可能看上你一个庶女呢?”沈妍心依旧缓慢的说道,“他爱上的至始至终都是我,毕竟只有父亲才能帮他巩固皇位啊,你算什么玩意儿呢?”眸里闪过一丝戾气。

沈妍心接下来说什么,沈燕华完全听不见了,脑袋里‘嗡嗡嗡’的作响,父亲拳拳慈父之心依旧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原来这一切是很早就算计了?

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沈燕华猛的抬头,犀利的眼神落在沈妍心的身上,“好狠毒啊,沈家就不怕报应吗?”“狠毒?”一双明黄的靴子缓缓踏入锦绣宫,慕容宁的眸子一片冰冷,“妇人之仁,岂能成就大业?你,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了?”

“皇上,你怎么来了?”沈妍心温柔的靠近慕容宁。

“怕你染上晦气罢了。”慕容宁笑着将她拉入怀里。

“慕容宁!”沈燕华抬着头,咬牙切齿,“你为什么这样害我?我为你征战沙场,为你披荆斩棘,为你筹谋划策,你竟是连我腹中的稚子也不能容忍吗?”

她撕心裂肺的吼叫着,恨不能撕碎了眼前这碍眼的人。

“早让出皇后的位置,不就没事了?”慕容宁无动于衷,眼神都不敢停留在她的身上,生怕功亏一篑。

“慕容宁!除非我死,否则别想让我让出我应有的一切!”瞳孔带着浓浓的恨意,沈燕华凄厉的说道,“那就踩着我的尸体当继妻吧!”


第5章 刺杀

“贝戋人,不知道好歹!”

慕容宁一个跨步,猛的将她推搡在地上,浑身颤抖着仿佛是气急了,“你真以为朕不敢杀你?”

“呵呵,您是皇上啊,您都已经杀了自己的儿子啊,您还有什么不敢的吗?”

沈燕华跌跌撞撞的坐了起来,嘴角勾着淡淡的笑容,缓缓的整理散乱的发丝,慢慢的说道,“总之啊,平妻虽然听着也是妻子,可到底不是妻子,民间素来容不下这种事情发生,您掩耳盗铃,欺世瞒人又如何呢?”

“依旧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妾而已。”嘴角扬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似笑非笑的盯着那心高气傲的嫡姐。

“皇上,您看,您看,她,他……”

沈妍心眸子里闪过一丝狠戾,杀意在心尖骤然而起,她沈妍心才是嫡皇后,她沈燕华算个什么玩意儿?

大楚向来嫡庶分明,而她沈妍心注定是平妻吗?

那又如何,既然她不知好歹,那就去死吧!

“来人,将皇后关入宗人府,听候发落!”慕容宁心尖骤然一痛,赶在沈妍心之前赶紧发作。

他恨不得自己能扭转乾坤,难道想保她一命都难吗?

何苦,何苦这么痴情呢?

慕容宁的手指轻轻的颤抖,落在他人眼里自然是被沈燕华气的。

可只有他知道,他这是在害怕啊。

沈燕华向来是个烈性子,他也知道这个女人有多爱自己,可同样她的爱有多深,那么他对她的爱也一样深入骨髓啊。

“不用了,我自己会走!”

沈燕华吃力的站起来,虽然此刻身体破败不堪,可到底是久战沙场的人,那股气势浑然天成,“慕容宁,我不后悔爱你,哪怕,哪怕你负我至此,我依旧爱着你啊。”

一声低喃,沈燕华伸手拭干眼角泪水,挺直后背跟随禁卫军缓缓离去。

那凄凉的背影,那带着决裂的声音让慕容宁的心彻底乱了。

……

入夜,宗人府牢房里一片静谧,整个牢房阴暗潮湿,一股霉味迎面扑来,耳边隐约还能听到蟑螂,老鼠一类的吱吱叫声。

沈燕华如同老僧入定般盘腿坐在原地。

一天了,她都没喝下半滴水,唇瓣有些裂开,可这一切敌不过心底的酸楚。

心尖颤抖着,那一股疼痛骤然袭入全身。

五年了,她爱了他五年了,那一点一滴的记忆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更是不能忘记出怀孕那一股狂喜,她依稀记得他那时候的眼神明显是带着欢喜的。

怎么……怎么转瞬间,这一切变得如此可怕?

沈燕华闭着的眸子突然睁开,耳尖微微一动,尽管她现在身子骨不利索,可到底是武将,牢房里的声响逃不过她的听力。

“谁!”

一声低喝,清冷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威严。

手指则是迅速的落在袖口处,声调清冷,“给本宫滚出来!”

“皇后,抱歉了。”阴暗的牢房中几个黑衣蒙面男子手持长剑,阴狠的盯着沈燕华,“要怪就怪自己太碍眼了!”

说着,几人对视一眼,无意多说什么,迅速的朝着沈燕华的胸口刺过去……


第6章 刺杀

就在利刃即将抵达沈燕华胸口时,她藏在袖中的手掌快速翻动,银针瞬间没入跟前黑衣人的心脏。

“哐啷”一声,黑衣人手中的长剑应声掉落在地上。

没有丝毫的懈怠,沈燕华又快速朝着另外三名黑衣人的方向射出银针。

瞬间,三名黑衣人瞪大双眸,也抽搐着倒地不起。很快,便没了动静。

看着躺倒一片的刺客,沈燕华唇角露出冷冷的笑意。就这般功夫也敢来杀自己,真是不自量力。

霎时,浑身却虚软了起来,仿佛被抽干了力气。定是方才耗费了内力的原因。

就这么想要自己死吗?这些黑衣人,想必是沈妍心派来的吧,否则也不会不清楚自己的武力。

御敌后的放松让沈燕华正准备靠在墙上休息一会儿,却突然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不好!”沈燕华急忙躲闪,却已经来不及。一只萃了毒的利箭正中她胸口。

本就虚弱的她再也使不出一丝力气,身体仿佛被定格,动弹不得。

沈妍心这才和一名黑衣人从暗处走出。看着将死的沈燕华,扭曲的脸上满是疯狂的快意。

“哈哈哈!没想到吧,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姐姐你也有疏忽大意的时候呢!”

浑身的血液从伤口处汩汩流出。沈燕华真正的体验到了死亡来临的感觉。

使出最后一丝力气,沈燕华挪动身体靠在墙上,使自己尽量能够平视着沈妍心。

心中却有一个不甘的念头。是皇上派人来取自己的性命吗?

“这……是皇上的意思吗?”伴随着无比的心痛与失望。

看着沈燕华最后一刻还对皇上留有执念,心妍心不由得疯狂笑出了声。

“你可真是对皇上情深义重啊。都死到临头了,还念念不忘”。

一双美目怒视着奄奄一息沈燕华,泛着狠毒的光,阴冷的心只想把她最后这一抹希望狠狠地踩碎。

冷哼一声,随即换上一副傲慢的笑容,一字一句地说道“自然是皇上的意思了”

果然看到沈燕华面如死灰,她心中顿时更加畅快无比。

“没有皇上的指令,谁又敢取你这位皇~后~的性命呢?”

故意加重了“皇后”二字,讽刺她名为皇后,却享受不到皇后的恩宠。

“这是皇上身边的暗卫,姐姐你该不会不认得吧,暗夜的射箭功夫可是出神入化呢”

猛然间,沈燕华抬头望去。

心底的最后一丝希翼也灰飞烟灭。

都说“见暗夜如见皇上”,慕容宁可真是没让自己失望。为了对付自己这样一个虚弱的人,连自己身边最贴身的暗卫都用上了。

自己这一生为他忧,为他愁,为他呕心沥血,却换来了他的杀害!

悲愤的呼喊出声“哈哈哈,怪只怪我沈燕华这辈子爱错了人,交错了心,只可怜了我那孩儿……慕容宁,但愿来世我再不要与你有丝毫牵扯!”

看到沈燕华回光返照般的样子,沈妍心不知为何心中突突的害怕。

“暗夜!皇后娘娘得了失心疯了,你还不快赶紧送她一程!”


第7章 重生

“遵命!娘娘!”冰冷无情的利刃眨眼间刺入了沈燕华的腹部。

她那望进眼帘的最后一蹩是沈妍心阴谋得逞般的笑容。

脑海中想着的是“这一切终究结束了”

……

沈府,入夜。

眼皮好沉好沉,像是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好想逃离这难受的感觉。逃离掉这一片黑暗。

朦朦胧胧的睁开眼,支撑着坐起身子,眼前水雾般的模糊渐渐散去。只见眼前入目的是一片粉色琉璃的闱账,这和记忆中的模样分毫不差。

“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沈燕华心中想到。依然很清楚的记得让自己至今都记得的那一幕。

确信无疑,暗夜那致命的一剑瞬间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自己也绝无生还的可能。但是,眼前的情况,又该如何解释?

低头看向自己稚嫩的双手,惊讶的想法在心中流转开来。这绝对不是17岁的自己,现在的这幅身子,明明还是一个约摸十岁的孩童!

古香古色的房间里,依旧摆放着自己喜爱的物件,熟悉的梳妆台、墙上挂着的熟悉的字画,就连柜子上面摆放的那个小玩物都是自己儿时的最爱,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一个事实。

这里,分明是自己的闺房!这是在沈府!

“小姐,你终于醒了啊!”刚刚走进屋里柳儿兴奋的说道“二夫人!二夫人!小姐醒啦!醒啦!”说完她就急忙的奔跑了出去。

直到不见了人影,沈燕花二中依旧回想着刚刚柳儿清脆的儿音。

不一会儿,沈燕华便看到母亲随丫鬟匆匆赶来,不由得呆愣住,顿时,泪流满面,眼下的情况到底该如何解释?

急忙随柳儿赶来的沈燕华生母夏荷,见女儿果真醒来,喜极而泣。

两个不同心境的人就这样拥在一起。紧紧的环抱住母亲,温暖的怀抱让沈燕华确定自己确实还活着,并且回到了自己七年前的时候。

自己竟然重生了!

“娘!我好想你!”沈燕华声声呼唤着,感谢老天,给自己重活一世的机会。上一世,在她16岁被打入冷宫前,母亲就已被残害致死,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醒来就好,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尽管和为娘说”夏荷用手怕轻轻的擦去女儿汹涌的泪水。

又说道“躺了两天了肯定饿坏了吧?柳儿,快去给小姐多准备些平常爱吃的。菊儿,快去传王大夫,就说小姐醒了。”

“奴婢这就去”柳儿说完便朝厨房的方向跑去,菊儿也随她一道出门。

看着稍显稚嫩的橘儿,沈燕华涌现出疯狂的恨意。实际上,自己当初早就发现了她的背叛,但念在多年主仆情分没有深究,没成想,换来的是她蛇蝎一样的行为。

相反,柳儿却对自己忠心耿耿,甚至最后为了维护自己而丢掉了性命。只因身为他们的主子的自己是那帮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这一世,宁愿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自己所受的苦,今生必要加倍的讨回来!疼爱自己的人,任谁也不能动他们分毫!


第8章 对柳儿的警告

“你父亲也十分的挂念你呢,这下好了再也不用担心了”夏荷柔声说道。

看着温柔贤惠的母亲,如今还风韵万千的样子,很难想象几年后便会被沈妍心一干人折磨的不成样子。

回想起沈妍心说过的话“父亲不过是看中了你母亲这边的身份,只为获得你祖父那边学士们的支持”,沈燕华想着定要将这件事情查探清楚。

很快,带着药箱的王大夫跟随在菊儿的身后走了进来,隔着帐子给沈燕华号了脉。

片刻之后,他起身朝着沈燕华母亲说道“夫人请放心,小姐已无大碍。只需要多加休养,注意饮食即可。”

夏荷这才放下心来,给柳儿使了个眼色,柳儿立即将事先准备好的一锭银子给了王大夫。

“多谢夫人!”

屋子里只剩下了母女二人。夏荷又同女儿仔仔细细的叮嘱了一番。想着女儿还需要静养,不久之后便起身离开了。

沈燕华起身来到自己的梳妆台前,望着镜子中倒映出来的自己幼小的脸庞,这才想起自己此次昏迷,还是要拜沈妍心的母亲所赐呢!

就在这副身子生病的当晚,沈妍心的母亲方言让丫鬟来询问自己“二小姐,您的母亲到后花园去赏花,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当时的自己看着外面大雨磅礴,雷电交加的样子,便不顾自己的安危,在大雨中独自前去寻找母亲。生怕那个疼爱自己的人儿出了什么事情。

没想到自己却因体力不支而昏倒了,整整在大雨中淋了一个时辰,才被发现。受了重伤寒的自己就这样昏迷了过去。

原来从这个时候开始,他们就已经开始对付自己了呢!沈燕华的思绪被推门而入的柳儿打断。

“小姐,我把您要的红烧狮子头、清蒸鲤鱼、糖醋排骨、凉拌莴笋、爆炒韭菜、小米粥,都给您从厨房带来了!”柳儿说着话,心中十分的疑惑。

醒来之后的小姐一下子变化了许多。今晚点的饭菜的量,可是比平时多了整整两倍呢。以前都只是一荤一素罢了。

接触到柳儿困惑的目光。沈燕华并不打算多加解释。每个人只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可以了。多余的话只会给自己徒增事端。

过去的柳儿不就是因为和自己主仆情深才被憎恨自己的那帮人所谋害吗?

“小姐今日为何点这么多吃食?”快言快语的柳儿直接说出了心底的疑问。

沉浸在往事中的沈燕华忍不住轻轻怒喝道“不是自己分内的事,就不要多加过问!知道吗!”虽然沈燕华,仅仅当了一年的皇后。大姑,不怒自威的气势却是掩盖不了的。

突如其来的严厉语气,让柳儿觉得小姐仿佛变了一个人。仿佛变得那么……雍容华贵,仪态万千,可小姐明明才十岁啊,自己刚刚居然有种想要给她下跪的感觉!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4.7453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