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凰医-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虞希宁, 顾谨

倾城凰医-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虞希宁, 顾谨

第1章

东原朝七十六年,夏初,太傅虞广在京城宅中举行七十岁寿宴,王孙贵胄无一不到场庆贺。

虞宅灯火通明,里里外外的大红灯笼几乎挂满,大门口处来往宾客络绎不绝,笑闹声也不绝于耳。

然而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昏迷不醒的虞希柠被几个小厮扔进了下人房里,紧接着闭门离去。

“嘶……”虞希柠捂着吃痛的后脑勺爬了起来,左右看看,晃了晃脑袋:“该死,又被算计了!”

门外忽然传来动静,好几个人鬼鬼祟祟的脚步声,接着就是一个人在说话:“快快,人就在里头,你们放心,只要事成了,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嘿嘿,放心吧!”其中一人说话说得猥琐猴急,转眼脚步声便更近了。

深吸一口气,虞希柠手指搭在自己的脉息上,体内还残留着不知名的剧毒的余威,只是不再致命。

至于另一层毒,是春药?

才想到这,身上忽然涌起一阵燥热,心中百爪千挠的,身上也滚烫。

脚步声越来越近,而春药的劲短时间内不能过去,情况又紧急,只能用放血的办法先缓缓药力。

她咬咬牙,强忍着头晕扶稳了一旁的柱子,从地上捡起一个破碗砸碎了,在手臂上划开了一道痕,鲜血顺着手指流下,脑子里这就恢复了些许清明。

听着动静越来越大,她赶紧捡起一根木棍,悄悄站到门后,在门被推开的下一瞬间当头就是一棒下去,来人闷哼一声,晕晕乎乎地瘫倒在地。

然而她算漏了,来人还不止一个,后头的一人见状就冲了上来捂住她的嘴,拉着她往里头拖还准备关门!

虞希柠又怎么可能让情势往那边走?

她顾不上已经划伤的手臂往后一抓,准确卡住了这人的喉结,手指关节重重用力,只听到后头一声闷哼,便赶紧趁机挣脱开来冲出了屋子。

那人好歹也是个壮汉,稍微缓缓就紧跟着冲了出来,虞希柠听着后头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逃得慌不择路,但一时又逃不开去,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肩头猛然被抓住,那人嘿嘿一笑:“呵,还是个有脾气的妞,爷喜欢!”

“放肆!”虞希柠努力镇静自己,转过头来怒视着他:“我是虞太傅的嫡孙女,你可知你犯下了什么死罪!?”

“不可能!”那人嗤笑一声:“你是太傅的嫡孙女?老子还是太傅的亲爹呢!哈哈!”

眼看着再没了活路,虞希柠几近绝望,上苍对她还真是不薄,这已经死了一次了,难不成还要让她再被轻薄一次?

正盘算着该怎么暗算才会成功,一颗小石子却在这紧要关头从虞希柠的脸颊旁边飞过去打在那人的眼睛上,那人吃痛着松开了手,虞希柠也来不及去关注是谁救了她,转身就是一溜烟的小跑。

一路跌跌撞撞地循着记忆跑回了院子,然而脚下一个不稳摔进了院中小小的鲤鱼池里,清凉的池水将她身上刚刚升起来的燥热感压了下去,倒是帮了她一个大忙。

第2章

药力去得差不多了,虞希柠从池子里爬起来,跑到房里换上一身衣服。

趁机又照了照铜镜,这双眉眼生的真美,虽然脸上稍显稚嫩,但粗略看一眼便知道其明艳,而且她每次看自己都能惊叹一回。

虞希柠撇了撇嘴,只怕很多麻烦就是冲着这张脸来的吧?

还有这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她又不会梳发髻,丫鬟也不在,折腾了这许久也没用,眼看着外头愈发闹热,知道时辰差不多了,便干脆高高地扎个马尾走出去。

说到丫鬟,依稀记得先前被带走的时候,阿绿出来追赶她,被一个小厮揪着头发撞在了假山石上,这会是不是死绝了?

所以,究竟是谁要害她?

刚走出自己的小院,就看到一大波的人群往柴房走去,为首的便是她爷爷虞广,而虞佳柔则是一脸急切地走在前头引路。

虞佳柔!

她想起来了,就是虞佳柔给她灌了酒,然后把她带到下人房的!

刚想走出去对峙,但想了想又顿住,这里可不是现代社会,这里的王法也截然不同,她若是贸然行事,只会死得更快。

不如……还是扮猪吃老虎吧!

刻意没有引人注意,跟在了人群后头。

这时一个俊美公子走到了她身边来,微微勾着背,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但实际上他的气息十分平稳,一头长发五黑,明显也是十分健康的特征。

记忆里好像是有这么一号人物,当朝最受皇帝宠爱的七皇子,顾谨。

东原朝太子位空,而皇帝年事已高,京中皇子使尽浑身解数,就想得到那个位子,偏生这位七皇子,因着先天体弱多病所以不好朝政,整日玩乐,却还最得皇帝的喜欢。

不过想想也在常理之中,还没死呢,自己的儿子们就想着自己的家产。若换做她,也会最喜欢那个单纯好玩的儿子。

不过么,若是真喜好玩乐倒还好,只可惜这人和她一般是在扮猪吃老虎。

虞希柠一顿,忽然想到这个朝代的尊卑之分,忙转过身来行了个礼:“小女见过七皇子。”

“你恢复得倒是快。”顾谨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恢复?虞希柠眼珠子一转,已经明白是这人救了自己,干脆站起身来笑了,轻道:“七皇子好功夫。”

顾谨挑起眉毛,又多看了她两眼,抬起脚步跟上人群,“虞太傅今日七十岁寿宴,你却身着绿衣,就不怕老人家生气?”

“有什么好生气的?”虞希柠不置可否:“小女此举,是想贺爷爷青山常在,绿水长青。”

“伶牙俐齿。”顾谨笑笑,再不多言。

虞希柠瞥他一眼,明明武艺高强,中气十足,偏生还装得体弱多病。又见着前头已经驻足,她便干脆从人群中钻了过去。

“爷爷,听下人说,希柠妹妹就在里头,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呢!”还没过去,就已经听到了虞佳柔娇嗔的声音。

“哦?”虞广有些诧异:“这下人的偏房,她过来做什么?”

虞佳柔闻言脸上一片为难,嗫嚅道:“好像……还约了两个男子……”

第3章

“放肆!”虞广怒不可遏:“希柠是你妹妹,怎可这般羞辱她?”

虞佳柔直直跪了下去,连连磕着头:“爷爷,孙女不敢撒谎!这事是有好几个下人看见的,事关妹妹清誉,孙女怎敢胡说!?”

虞希柠藏在人群后头看着,虞佳柔口口声声事关清誉,但这请罪的动静,只怕在场的人就没有一个没听见的吧?

真是不敢想象,若是她还在那里头,等待她的会是怎样的狂风暴雨。

冷哼一声,虞希柠又往暗处藏了藏,悄悄跟着人群一道混了进去。

虞佳柔那张脸上显现着兴奋至极的光芒,她脚下的步子甚至比虞广跨得还要快些,迫不及待地便让人推开了房门。

“怎么……人呢!?”

虞希柠往前一看,那偏房里的两个壮汉都正被五花大绑着,还往嘴里塞了破布,发不出声音,只能呜呜着求助。

“到底是怎么回事!?”虞广见状十分震怒。

虞希柠偏头看向后头的顾谨,见他一脸无所事事的样子,便微微笑着走出来:“爷爷,二姐,你们在找谁?”

“你……你怎么在这里?”虞佳柔偏头看着完好无损的虞希柠,一脸的不甘心。

“不然,我该在哪里呀?”虞希柠笑笑,指了指里头:“二姐该不会以为我在那里头吧?”

虞广看着她面色如常,倒是松了一口气,轻声问道:“柠儿,你去了何处?方才为何迟迟没见到你?”

虞希柠歪头笑笑:“爷爷,柠儿先在这儿贺您绿水长流、青山常在!”

“哦?”虞广上下打量她两眼,笑了:“柠儿就是为了这,特意去换了一身青色衣裳的?”

“可不是,方才二姐非拖着我灌了几杯酒,我喝得晕晕乎乎的,便想着出来透透气,但是找了阿绿许久也没见着她,便自己回房换了一身衣裳。”虞希柠说着四处张望:“说起来,二姐,我瞧着她被你们拉走的,人呢?”

虞佳柔闻言厉喝:“胡说!我自己不是没有丫鬟,要你的阿绿做什么?”

“我就问问,二姐何必动这么大的气?”虞希柠眉头轻挑,嘴角含笑地盯着她。

“没有!”虞佳柔想也不想地就回答着:“我没有找过她。”

“哦。”虞希柠点点头,忽然看向藏匿在人群中、先前将阿绿撞死的那个小厮:“你,也没看见?”

那小厮蹭的一下就跪了下去,额头上更是汗如雨下:“小的什么都不知道,都是二小姐她……”

“阿武!”虞佳柔一声爆喝:“你在胡说什么!?本小姐今夜见都没见过你!”

虞希柠一步一步走过去,一边冷冷盯着阿武,一边悠悠道:“二姐,你今夜怎的这么不对劲?又是到下人的偏房来找我,又是呵斥下人的,身子不爽快吗?”

这时候护国公的老祖宗站了出来,她慈眉善目地看着挤在后头张望的宾客们,笑着道:“好了,佳柔,往后莫要再听信这般谣言,至于希柠,一个下人而已,回头再找她就好了,想必是趁着今日热闹,去哪儿玩儿去了吧!”

第4章

护国公家的老祖宗是虞广的亲妹妹,若是按照备份算,是虞希柠的姑奶奶。

“嗯。”虞广闻言点点头:“今日也是给大家闹了个笑话了,都回去坐去吧!”

“哪儿的话?”顾谨这时候说话了:“咳咳,本王看着还以为是二小姐三小姐、两人一同给太傅大人准备的一出戏,咳咳咳,正看得津津有味!”

“就是!就是!”

周围的宾客们闻言纷纷附和。

虞希柠笑看着他,装病装得真是入戏!

心下一转,她却又有了主意。

趁着大家伙散去的时候,虞希柠走到了顾谨的身旁,借着人群的遮挡捏住他的衣袖,“合伙玩个游戏?”

“嗯?”顾谨微微蹙眉。

虞希柠拉着他悄悄后退了两步,耳语了两句,顾谨听罢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盯着她。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虞希柠拍了拍手掌。

“咳咳。”顾谨轻咳两声:“本王凭什么帮你做这种腌臜事?”

虞希柠没好气地瞥他一眼:“你既帮我一次,就会帮我第二次。”

“本王为何要帮你第二次?”

“你不帮?”虞希柠笑吟吟地看着他。

顾谨一把掐住她的下巴:“你知道什么?”

虞希柠发现自己完全挣脱不开,干脆也就不挣扎了,就这么大剌剌地盯着他,“原本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小女人,你最好给我老实点!”顾谨眯缝着眼睛,底下全是杀气。

“你救我一命,我能拆穿你?”虞希柠没好气地哼哼两声,又轻呼道:“疼!”

顾谨看她的神色多了几分探究,随即松开手,又从一旁的树上拽下来几片叶子,凝神运气,‘咻咻咻’打在了虞佳柔的次缪、上缪、下缪三个穴位上。

只见虞佳柔疑惑回头望过来,虞希柠和顾谨赶紧装作闲散无事看星星的样子,等再转过头,虞佳柔已经没了影。

虞希柠拍拍他的手臂,笑道:“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顾谨轻哼一声,甩甩衣袖翩然离去。

虞希柠看了一眼房内仍被绑着的两个壮汉,走到一旁跪在地上的小厮阿武身旁,从背后揪着他的头发让其仰视着她,冷道:“不论阿绿是死是活,你得把她给我送回来,明白了?”

阿武只觉得眼前的三小姐犹如煞神转世,与平常的温婉柔和大不相同,那眼底的寒意甚至堪比刽子手!

“听不懂么?”虞希柠的声音放低了不少,但那渗人的威胁,让阿武只能下意识地不住点头。

虞希柠满意了,她松开了对阿武的钳制,想了想又抓下发间的细簪子从他的耳后扎了进去,又道:“你也可以试试不听我的,但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就得等你下地狱才能知道了。”

“二小姐,奴才一定办好!一定!”

“很好。”虞希柠点点头,又恢复了那一脸的笑意。

来到院中,寿宴的宴席便搭在这里,下首的位置也搭起了戏台子,这时候唱的正欢。

虞希柠看着正被人围着里三圈外三圈的虞广,走过去将他手上的酒杯换成茶杯:“爷爷,看您就知道是打算趁着今日贪杯了!”

第5章

“哈哈,太傅大人,您这个孙女,可真真是个小棉袄啊!”一个官员摸着山羊胡,笑得合不拢嘴。

虞广多看了虞希柠一眼,点点头道:“这孩子平日里最是温婉,最近几日倒是变得胆大包天,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好东西!”

“能有什么好东西?”虞希柠偏头一笑:“不过就是沾上了爷爷高寿的福分,想着要做爷爷的开心果才好呢!”

“哈哈哈!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虞广语气略含责备,但那神情却是一脸的宠溺。

周围的大臣们看了纷纷大笑,干脆随了虞希柠的话,让虞广以茶代酒就好。

虞希柠见状坐在后头一桌安安静静地作陪,她要的,就是让自己一直呆在虞广的视线中,因为只有这样,虞佳柔出了事才赖不着她不是?

眼角往旁边一瞥,虞佳柔正愤愤地跟姨娘说着些什么,姨娘便在一边不住地劝她。

虞希柠往嘴里扔了一颗花生,又顺手给自己到了一杯酒小酌,不得不说,这儿的酒还挺好喝的。

顾谨这时又跑过来坐下,一脸没好气地瞪着她。

虞希柠挑挑眉,伸手给他也倒上一杯:“办成了?”

“你当本王是你的下属?”

“瞧您说的!”虞希柠轻笑:“我自是不会怀疑七皇子的实力,只是作为合作伙伴,问问又怎么了?”

顾谨冷哼:“你只消好好想想拿什么给本王当谢礼就是。”

“谢礼?”

“本王又不是你府上的下人,你给个谢礼还亏了不成?”

“还说呢!”虞希柠无奈不已:“今日是爷爷的大寿,马上就到送贺礼的时辰了,我这还半分头绪都没有!”

顾谨挑眉,从腰间掏出一个锦盒递了出去。

“这是何物?”虞希柠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只见里头是一个巴掌大的翠玉做成的常青树的盆景,精美绝伦。

“可还满意?”顾谨勾唇望着她。

虞希柠一顿,有些懵了:“我满不满意?什么意思?”

顾谨这时候却忽然起身,笑着冲虞广打招呼:“太傅大人,这可是您的孙女求着小王给您寻来的贺礼,您先看看?”

虞希柠愣住,猛地回头,却看虞广已经站在身后,忙站起身来顺势将锦盒递了过去。

虞广接过去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惊叹不已:“难怪!哈哈,柠儿,难怪你今日好端端去换了身绿衣裳,原来是为了送老夫这个东西?”

“爷爷……”虞希柠讪讪一笑,瞥了顾谨一眼,只好顺从地跪下来,大声道:“柠儿望爷爷如同这常青树一般,身体康健,让柠儿常年承欢膝下,共享天伦之乐!”

“好!”虞广将东西放在桌上,双手将虞希柠扶起来:“能得孙儿如希柠,是老夫此生之幸!”

“恭喜恭喜……”

周围自然又是一片恭贺之声,惹得虞广开怀不已。

虞家其余的子孙自然也见到了,看到虞希柠在寿宴上夺尽了风光,一个一个的嫉妒不已,纷纷上前来争先恐后地献着贺礼。

第6章

只是在这些人中,却独独不见方才还在与姨娘哭诉的虞佳柔。

姨娘走过来十分强势地将虞希柠拉到一边:“虞希柠,柔儿呢?”

虞希柠冷眼看着被她揪着的左手臂,那儿因为放血解毒而划开的伤痕被捏地生疼。

这个姨娘,和虞佳柔是一丘之貉!

原来的那个虞希柠因着没有父母疼爱,性情软弱,不知道被这对母女明里暗里抢去多少东西!

现在还敢揪着她来质问?

“姨娘,自古尊卑有别,您该尊称我一声三小姐。”虞希柠说着将自己的手臂抽回来,冷冷瞥她一眼:“真是好笑,您的女儿去了哪儿,本小姐如何知道?”

“虞希柠!你当真以为老爷夸了你一句就飞上天了?”姨娘揪着虞希柠的手臂重重一拧,血丝刹时就渗了出来。

虞希柠怒了,在拉扯中干脆将先前藏在袖中的簪子放在姨娘手中,随即扯下包扎着的破布塞在另一只手的袖中,成功将好不容易止住血的伤口又拉破。

姨娘看见那血丝愣住:“你怎么……”

“柠儿!?”虞广看见顺着虞希柠手臂流下来的血迹,忙奔了过来,又看到姨娘还拿在手上的簪子,顿时大怒:“你这是在做什么!?”

“老爷,我……”

虞希柠眼底转瞬便溢满了眼泪,轻轻扶住虞广:“爷爷,大好的日子,莫要动气了。”

顾谨在一旁瞧着好笑,一收到虞希柠警告的眼神,忙收起了笑脸。

这会大家伙又围了过来,锦衣华服的二皇子见状啧啧两声,道:“这好端端的,又是说三小姐与外人私通,又是划伤三小姐的手臂,怎的三小姐在府中……呵呵。”

“二哥,这是太傅大人的家事,咱们还是莫要掺和的好。”顾谨看着二皇子,嘴角含笑,让人无法嗤驳。

虞广怒气更甚,正待发作,府上的周管家急急忙忙地奔过来,小心翼翼地绕过几位皇子,在虞广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虞广瞪大眼睛:“可是真的?”

“是,老爷。”

“今日……”

虞广刚要说话,顾谨却又打断了:“今日天色已经不早,太傅大人,眼下您又有家事傍身,不如小王这就先走一步。“

虞广沉声点头:“七皇子,今日让您看笑话了!”

“哪里的话?”顾谨拍拍虞希柠的肩膀:“就以小王与柠儿的关系,这些都是小事。”

虞希柠深吸一口气,这人就不能少添点乱?

算了,她忍!

大家见状都不免将视线放在顾谨和虞希柠身上来回打转,随即纷纷打着哈哈告辞。

待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虞广吩咐了府医给虞希柠包扎,就这么沉默地站在那儿看着,虞府上下一应人等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国公府的老祖宗面色严肃,看了看委委屈屈的虞希柠,又看着呆坐在地上的姨娘,心下已经明白了不少。

“方氏,是不是?”

姨娘闻言浑身一震,忙点点头:“老祖宗,侄媳正是方氏。”

“侄媳?”老祖宗冷哼一声,“你一个姨娘,伤了嫡出小姐,还敢自称侄媳?”

第7章

虞广忽然不耐地看向管家:“人呢?”

管家擦擦脑门上的汗,迟疑道:“二小姐此刻……只怕不大方便走到人前来。”

“不方便?”虞广此刻心里正憋着火,又怎会管上那许多?“有脸做出这种败坏门风的事,现在倒是不方便了?你们就是架,也给我架出来!”

虞希柠垂头坐在那儿,看着府医给她包扎,心里想的却是古时候的医术精妙,得多学学才能得以融会贯通。

姨娘方氏跪在地上啜泣不已,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本是板上钉钉的事,怎么还调转过来变成她们母女受罪了?

不出一会,一阵不能入耳的秽语传了过来,大家都抬头望过去,见虞佳柔这会被两个嬷嬷用床单牢牢裹着拖过来,但她面色潮红,口中呓语不断。

虞希柠微微一怔,不是只动了穴位么?怎么还和吃了春药似的?

“呀?”恰在这时,给虞希柠把脉的府医惊呼一声,忙跑到虞广面前跪下,道:“三小姐体内留有余毒,倒是好在这会放了血,不然……”

“毒!?”众人惊呼,一时间纷扰不停。

“好了好了!”老祖宗站起身看着那府医:“你给我说清楚了,什么毒?”

“是。”那府医已经是一头大汗:“三小姐体内有两种余毒,一种含有砒霜,只是分量不大,此刻能安然无恙,实属三小姐命大!”

虞广看向虞希柠,眼底的心疼溢于言表,又问:“现下可无恙了吗?你说两种?还有什么?“

府医点点头:“三小姐的身子已经无恙,至于另一种,是……春药。”

“查!”虞广怒不可遏:“今日是老夫的寿宴,老夫倒要看看,这宅子里还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事!”

虞希柠微微垂眸,现在被府医查出来也好,起码坐实了她受害者的身份,不至于再被牵着鼻子走。

但是虞佳柔,是怎么……?

她咬咬牙,不用想也知道是顾谨做的手脚,她原本的打算是动一动虞佳柔的穴位,也就是上、下、次缪三个穴,这三个地方被内力催过,再喝些酒下去,只会让人燥热难耐,却不会像是吃了春药这般。

本是不想将中毒一事在这时候捅破的,到底是虞广的大寿,把老人家气着了可怎么好。

可是顾谨这人倒好,说好了只是动动手脚让虞佳柔也尝尝被轻薄的滋味,却偏生还惹出这么大一场乱子!

那人一定是想着好端端的有人被下了药,引起虞宅内乱,好让他尽情看看热闹!

下人们动作很快,转眼便将含有毒酒的东西原封不动地搬到了眼前。

“这不是、这不是希柠的案桌么?”虞家大媳妇陈氏,也就是虞希柠的大伯母,见状站出来指着那矮桌子,看向虞希柠。

虞希柠点点头:“大伯母,这是今晚寿宴上柠儿所坐的桌子,上头的饮食、酒水,也都是柠儿用过的。”

虞广慌忙问着府医:“快看看,是不是都是这些东西里头的毒?”

第8章

府医慌忙上前查看,当众用银针细细验过,才道:“老爷,就是这里头的毒素!其中春药是下在酒里头的,至于那致命的剧毒,在汤里头。看这汤的情形,怕是二小姐只是沾了一丁点,这才没有酿成恶果!”

见他这么说,虞广长松一口气,看着虞希柠眼睛里全是心疼。

虞希柠忙站起身来,道:“我今日恰好不想喝汤,便只是沾了唇又放下了,至于那酒,我也只是抿了一小口。”

“上苍保佑!上苍保佑啊!”虞广双手合十,几乎老泪纵横。

陈氏走过去在虞广面前跪下:“父亲,此次寿宴是儿戏一手操办,但这酒水……是方氏从儿媳手上要过去,说是要帮儿媳分忧的。”

虞广苦笑,有气无力地看向方氏:“你还有何话说?”

“儿媳没有!儿媳没有!”方氏连连磕头:“若是儿媳做的,又怎么会让柔儿喝下这毒酒!?”

“因为她蠢!”老祖宗的脸上尽是厌恶之色,瞥了方氏一眼:“你的柔儿带着大家去下人的偏房找希柠,只好在希柠命大,福气深厚,才没有被她算计!哼,真不知你午夜梦回,对得起希柠的父母吗?”

方氏还要再说,又有府卫呈上东西:“老爷,这是在姨娘方氏的房里找着的。”

虞希柠见状笑了,这可不就是春药呢嘛!

虞广拿起来一看,嫌恶地扔在方氏身边,“你自己看看!”

“自二弟与弟媳去世以来,二弟的院子就一直是方氏掌管的,却不想你连一个小丫头都容不下,要使出这样的手段来害她!”

陈氏说着长叹一声,又看向虞广:“父亲,希柠也不小了,到底她才是二弟院子里的嫡女,不如往后就由希柠来掌管二弟院子里头的大小事务吧!”

虞希柠不免多看了陈氏一眼,这个大伯母现在是虞宅的当家主母,一向沉稳公正,但对她却并没有那么亲热,为何帮她?

虞广摆摆手:“你安排吧,只一点,不可让这种肮脏的风气在虞家内宅盛行!至于方氏和虞佳柔,你也看着处理。”

虞希柠忙上前搀扶着虞广,又回头看了一眼,只觉得今夜怪怪的,像是被她算漏了什么。

带着疑惑将虞广送回去歇息,自己回到院子里。说起来,她穿越过来也有几天了,记得当时便是原本的虞希柠误食剧毒身亡,这才被出车祸的她魂穿至此。

虞希柠,芳龄十四,父母早逝。

虞佳柔是她同父异母的庶姐,十五岁,生母尚在,正是姨娘方氏,由于方氏极其宠溺她,因此恃宠而骄,什么手段都敢使。

想到这儿,虞希柠轻叹一声,前世的日子是已经结束,却又穿越到今日的麻烦中来。

穿越也就罢了,偏生这个原主的身份还不低,被人陷害下毒,那些人误以为她没死,就又挑着今日给她再次下毒。

其实她今日是差点就要被毒死的,只不过及时发现了,便自己悄悄施针放出了毒液。

然而这就罢了,虞佳柔还想要她被轻薄?

倾城凰医-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虞希宁, 顾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08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