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国师请走开-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楚倾心, 南陌璟翊

腹黑国师请走开-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楚倾心, 南陌璟翊

第1章 重生异世

秋风萧瑟,但是精致漂亮的花园依旧是花团锦簇。

一口小池塘旁边,一个衣衫褴褛的瘦小身子静静地躺在那里,身上皆是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淋漓。

若不是那瘦弱的胸膛还在微微地起伏,恐怕都要被人误以为是一个尸体了。

痛!好痛!

楚倾心自昏迷中醒过来,身上的每一处都像是被利刃硬生生地割开一般,痛得她稍稍一动都有散架的可能。

特工的本能告诉她不应该让自己这般昏沉,于是猛地睁开双眼,并且以极快地速度站起身来。

但是浑身的剧痛又让她在下一秒又跌回了血泊当中。

楚倾心自紧闭的唇间溢出一声闷哼,在看清自己身处的环境之后,机敏如她也不免呆愣。

这么充满古色古香的后花园是哪里?难道自己还没有死吗?

不应该啊,为了保护队友安全离开,她可是与米国的特工同归于尽了。

子弹穿透自己心脏的疼痛感现在依旧感觉得到,还有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就这样,自己不但没有粉身碎骨,居然还好好地出现在了这陌生的地方。

突然,楚倾心只觉得头疼得厉害,仿佛撕裂一般的疼痛,一段段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

等到疼痛感逐渐消失,楚倾心背靠假山,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堂堂二十四世纪的国家第一特工,居然穿越了!?

还不等她消化掉这个事实,便听得一道充满嘲讽的女声传来,“没想到你这个贱种倒是命大得很,这样子都没能要了你的命。”

楚倾心皱着眉头抬头望过去,看到站在自己不远处的身穿古典长衫的两名少女。

这两名少女,年龄都不大,大概在十五岁上下,模样生得极好,只是脸上那抹讥讽,却破坏了这份“好”。

楚倾心慢慢地站起身来,冷眼望着那面容有些相似的两名少女,神色冰冷。

看到她这个神色,左边的少女的表情变得更加讥讽,“怎么着,还想要反抗不成?”

不等楚倾心开口,右边的少女冷笑着开口道:“不过是个废物而已,哪里来的胆子?”

这句话明显取悦了左边少女,她抬了抬下巴,宛若高傲的白天鹅,长鞭直指楚倾心,道:“小傻子,我警告你,明日家主就要出关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应该都知道吧?”

“放心吧姐姐,”右边的少女冷笑道:“她哪里有这个胆子告状?”

“只要她敢说一个字,下场她心里一定清楚得很!不过,倾雲姐姐,你如今已经进阶为三阶初级了,这么多鞭下去,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左边的少女淡淡地看了楚倾心一眼,“我控制着力道呢,不给她一个教训,这废物都快要爬到本姑娘的头上去了!居然敢大言不惭地说六皇子是她的,简直是找死!”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六皇子好歹是大陆上顶尖的美男子加修炼天才,她楚倾心不过是一个修炼废物加丑女,凭什么认为自己会配得上六皇子!?”

“不仅如此!居然还说六皇子根本不可能看上我!我不杀了她都是好的!”

“若不是之前爷爷将她护得太好,我找不到机会下手,我早就杀了她了!”

“趁着这次爷爷还在闭关,我定要给她一个教训!反正这个小傻子什么也不懂,这次的事情她定然不会告诉爷爷半个字。”

“要是错过这次的机会,我什么时候才能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贱种!?”

眼见着她即将失控,右边的少女连忙拍了拍她的肩膀,“倾雲姐姐,你已经废了她的筋脉了,若是再打下去,明天家主爷爷就会看出不对劲了,今天先算了吧。”

左边的少女深吸一口气,将怒意强压回去,狠狠地瞪了楚倾心一眼,“这次就先放过你!”

两姐妹之间对话一字不落地传入楚倾心地耳中,断断续续地记忆逐渐涌现出来。

楚家唯一的嫡出大小姐,在凝力为尊的华卡丝世界居然是一个修炼废物!

从小到大过得都是受尽屈辱的生活,尤其是眼前的两个堂妹,更是以欺负原主为乐。

这次不过是说堂妹楚倾雲不可能与她心仪的六皇子在一起,居然就恨不得要了她的命!

很好!非常好!

难道废物就可以任人蹂躏了吗!?

她楚倾心曾经也是个废物,不照样成为国家第一特工吗!?

父母不在身边又如何!?

她楚倾心前世也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不也是凭着自己的努力站在了世界的巅峰吗!?

如今身处异世又如何?修炼废物又怎么样!?曾经懦弱的楚倾心已经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她楚倾心!

是二十四世纪的华国第一特工!是曾经让其他国家闻风丧胆的存在!

她楚倾心向来是睚眦必报的人,曾经只要是有人得罪了她,她定当百倍千倍地还回去!

今日所发生的的一切,她全部都记在了心里!她不会让给予她侮辱的人好过的!

曾经欺辱过她的人,曾经将她踩在脚底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她们不是废了“楚倾心”的筋脉吗?

不是想让“楚倾心”当一辈子的修炼废物吗?

那好!那她就废了她们的筋脉!

让她们知道,当废物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这么想着,楚倾心慢慢地站起身来,死死地盯着楚倾雲姐妹俩转身离开的背影,冷冷地开口道:“打了人就想走?哪里会有什么便宜的事情?”

听到向来只知道逆来顺受的小傻子、小废物居然开口反驳他们,而且还是这般态度,楚倾雲和楚倾露堂姐妹都惊呆了,转过身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少女。

明明还是跟以前一样丑陋的相貌,为什么此时看起来这么令人胆战心惊?

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眼神,仿佛淬了毒药的刀子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他们姐妹俩都是温室当中的花朵,哪里遇到过这般浓烈的杀意?

等到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对眼前的废物产生了惧怕之情,楚倾雲快要被气疯了,重新抽出腰间的长鞭就要好好地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种。

第2章 教训一顿

见状,楚倾心冷笑一声,足尖一点,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楚倾雲。

速度之快,甚至可以看到残影,就算已是三阶初级的楚倾雲也无法闪躲。

鬼魅般的身影眨眼间来到了楚倾雲的面前,不等楚倾雲反应过来,便听得一阵骨裂声。

楚倾雲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自己的膝盖被楚倾心给踢碎了。

抬眼看着将自己按在地上的楚倾心,楚倾雲吓得小脸苍白,“你……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楚倾心冷笑着抽出楚倾雲腰间的匕首,二话不说地朝着那张脸刺了下去。

撕心裂肺的疼痛唤醒楚倾雲的神智,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楚倾心。

这个废物,这个连凝力都没有,而且懦弱又痴傻的楚倾心,怎么会变得这么可怕!?

身上的少女神情淡漠,眸中更是浮现出了嗜血的杀意。

仿佛一刻钟之前那个只知道挨打,连哭声都不敢放出来的废物,只是她的错觉。

楚倾心满意地看着惊诧的楚倾雲,手起刀落之间,楚倾雲的手腕脚腕瞬间鲜血直流。

“啊——”楚倾雲痛苦地嘶吼一声,死死地盯着眼前面不改色、神色淡然的少女。

“你……你居然敢废了我的筋脉!?”

不过是一个连凝力都无法聚集的废物,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胆量!?

楚倾心站起身来,不再理会痛的打滚的楚倾雲,握着染血的匕首,一步一步靠近楚倾露。

楚倾露早已被方才的场景吓得脸色发白,她连连后退,“别过来……你别过来!”

她后悔了!她真的后悔了!

她不应该听从楚倾雲的怂恿过来找楚倾心的麻烦。

眼前的这个人怎么可能会是曾经的修炼废物以及白痴?

恶魔!这个人简直就是魔鬼!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完全不顾她的恐惧,楚倾心二话不说,如法炮制地将楚倾露的筋脉也给全部割裂。

就在她起身的一瞬间,察觉到身后传来的陌生气息,立刻沉下脸色,“谁!?滚出来!”

楚倾心转身,在看到身后的少年时微微皱了皱眉。

过了许久,楚倾心这才想起来来者的身份,“楚倾霆?”

这楚倾霆是楚倾雲的同胞弟弟,也是楚家最有天赋的子弟。

看着她毫不紧张的神色,楚倾霆挑了挑浓眉,“你就不怕我将我看到的事情说出去?”

“你不会的。”楚倾心唇角一勾,很是笃定地说道。

通过原主的记忆,楚倾心知道这楚倾霆与楚倾雲虽然是同胞姐弟,但是楚倾霆向来是看不上楚倾雲这个整天只知道男人男人的姐姐。

尤其是两天前楚倾雲对着他们的父亲又哭又闹地抢走了本该属于楚倾霆能够进入帝国学院的资格,只因为六皇子也是帝国学院的学员

帝国学院可是这个大陆最具有权威的学院,里面的导师都是叫得上名的强者。只要是从帝国学院出来的人,未来都能成为各大势力的数一数二的顶柱。

大陆上的所有人都恨不得自己能够成为帝国学院的学员,但是即使是强大如楚家,整个家族也只有一个名额。

这么重要的名额都被楚倾雲抢走了,楚倾霆愤怒都来不及,楚倾心可不觉得楚倾霆会帮助这个愚蠢的女人。

此话一出,楚倾霆眸中的惊诧越发浓厚。

看了一眼躺在血泊当中的二人,饶是楚倾霆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他虽然不参与姐姐妹妹之间的明争暗斗,但是对于楚倾心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是清楚的。

明明楚倾心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而且还是个智力低下的傻子,受到妹妹们的欺负也只敢忍气吞声。

可是今日一见,却觉得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样沉着冷静的神色,那修罗般的气场,简直就像是一个顶尖的杀手。

难道这些年来,这个女人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吗?

若真的是这样,她为何要这么做?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暴露出来?

看了一眼神色如常的楚倾心,楚倾霆微微皱着浓眉。

明明还是跟以前一样的丑陋面孔,但是那双漆黑的双眸明亮的如同夜空中的星辰,衬得那张平淡无奇、甚至有些丑陋的脸庞越发的魅惑出彩。

现在看来,这个女人似乎并没有自己印象中那般没用。

楚倾霆心中微微有了盘算,什么话也没说,转身离开。

至于楚倾雲与楚倾露?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朝着自己递来求救目光的二人,楚倾霆冷笑一声,视若无睹地离开。

反正是她们两个自己作死,现在又怪得了谁?至于后果,可不关自己的事情了。

不过对于接下来的好戏,楚倾霆表示,他很有兴趣看下去。

见到他居然这么配合,楚倾心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但是看着楚倾霆离开的背影,对这个“堂弟”倒是有了一些些的好感。

突然之间,楚倾心隐隐约约在楚倾霆的肩上看到了一个缥缈的影子。

像是一个幼虎崽子。

但是等到她再定睛一看,看到的却只是一团空气。

微微皱了皱眉,楚倾心有些好奇是不是因为自己撞到了脑子而产生幻觉了。

算了!楚倾心晃了晃脑袋,也许真的是因为自己看错了。

反正楚倾霆不会讲这件事情说出去,那自己也没必要呆在这里了。

***

循着记忆,楚倾心来到了一处草屋,若是没记错的话,这就是原主居住的屋子。

推开木门,楚倾心眼中的冰冷越发浓烈。

原主到底是楚家唯一的嫡出小姐,不就是家主闭关了一段时间,这些人就这么巴不得让她死!

草屋里头的摆设简单到了简陋,一张破烂的木桌,一把木椅,是一块勉强能称得上床的木板,窗纸破裂,夜风吹进房中,令人不禁瑟瑟发抖。

心中冷笑一声,楚倾心走到桌边坐下,晃了晃早已空荡荡的茶壶,神情越发冰冷。

突然,楚倾心觉得自己的胸口滚烫的厉害,掀开胸前的衣襟一看,她看到了一样极其熟悉的东西。

第3章 神秘男子

是傲凤玉!楚倾心欣喜若狂的抽出玉佩,这块玉在前世跟在自己的身边。

前世自己能在当华国第一特工的同时还能成为第一神医,就是因为这块玉佩。

这块玉佩里头有一个谁都进不去的空间,空间里面都是珍惜的药材。

筋脉全断又如何!?修炼废物又如何!?

只要这傲凤玉还在,自己就能够重回巅峰!

这么想着,楚倾心闭上双眼,意识一动,再次睁开双眼时,看着自己身边熟悉的场景,心中满是暖流。

拖着满是伤痕的身子走到不远处的温泉边,抚摸着泉中的白莲,楚倾心眼中带笑,“许久未见,你可还好?不好意思这段时间都没空陪陪你们。”

此话一出,白莲的花瓣蹭了蹭楚倾心的手臂,似是在撒娇一般。

突然,一棵藤蔓自温泉中探出来,缠住楚倾心的脚腕,将她扯入温泉当中。

楚倾心却是不慌不忙,摸了摸开满红色小花的藤蔓,笑着道:“放心吧,我知道自己受了伤,所以这才进来打算泡灵泉的。”

这朵白莲与开满红色小花的藤蔓,是这空间当中自带的拥有灵智的植物。

那藤蔓之上的红色小花,就是剧毒的罂粟花。

这空间之中的灵气浓郁,尤其是这灵泉更是能够治百病,再加上御天银雪莲的相助,就算你还只剩下一口气,都能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

要不是因为那天出任务时自己忘了带上傲凤玉,自己也不会与米国特工同归于尽。

不过她也没想到,这傲凤玉居然会跟着自己一起重生。

灵泉已经起了效果,楚倾心紧紧皱着眉头,将呼之欲出的痛呼声给强压了下去。

手边传来柔腻的触感,是御天银雪莲,察觉出它传达出来的担忧,楚倾心轻笑一声,“放心吧,灵泉起作用了,我体内的筋脉已经在逐渐恢复了。”

只要筋脉恢复,再配上傲凤玉中充沛的灵力,自己依旧可以站上这个世界的巅峰!

到那时,她一定要让那些人看看,曾经他们看不上眼的废物,究竟是个如何天才的存在!

像是想起了什么,楚倾心摸了摸罂粟血藤与御天银雪莲,笑道:“说起来,这世上还有许多人拥有灵宠,既然我没有,那么你们就当我的灵宠如何?”

只要是能修炼的人,都有可能觉醒灵宠。灵宠可以是兽类,也可以是植物。

但是灵宠是自出生时就决定的,能够觉醒的几率小之又小。

原主到现在都没有觉醒灵宠,想来是没办法了,反正罂粟血藤和御天银雪莲本质就与自己的灵宠一样,有傲凤玉在,谁也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曾经为了不暴露傲凤玉的存在,楚倾心根本不敢将它们放出来。

既然来到了这异世,楚倾心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体内的痛感逐渐消失,楚倾心知道筋脉已经修复,右手两指并拢搭在左手手腕之上。

片刻之后,楚倾心冷哼一声。

怪不得原主会是个痴傻的废物,这么多剧毒沉积在体内,不死都已经是万幸了。

若是楚倾心没有猜错,原主现在的容貌,也是因为这些毒才毁了吧?

只可惜现在自己体内还没有足够的凝力,不然这空间中的珍稀药材,足够她将体内的毒素给全数清除了。

估摸着自己在傲凤玉里待得时间不短,楚倾心安抚了一会儿罂粟血藤与御天银雪莲之后便出去了。

在出去的一瞬间,一股陌生的气息与强烈的血腥味传入鼻翼,楚倾心神色一凛,连忙转身,身手扣住来人的脖颈,“你是何人!?”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色的面孔,即使是前世看惯了美人的楚倾心,也不免微微失了神。

那是一名二十岁左右的男子,俊美无俦,一席烈火色衣衫夺人眼球,精致的面容仿佛上天最完美的作品,如绸的及腰长发披散,一双魅惑凤眸慵懒眯起,却隐藏着不可一世的睥睨霸气。

“救我……”明明是请求的话语,但是那虚弱的语气却依旧带着不容置喙的威慑力。

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紧紧地盯着少女,仿佛要把她的魂魄吸进去一般。

可是楚倾心不是一个愿意给自己惹麻烦的人,更别说这个人求人求得一点诚意都没有,刚想伸手将人给扔出去,眼角却瞥见男子腰间挂着的玉佩。

玉佩上边的符号她认得,此人是国师府的人,而且极有可能是国师的亲信。

国师虽然职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实际上却是连陛下与皇室也要让他三分。

此人既然是国师的亲信,那地位必然不会低。

眼下自己无依无靠,应该找一个靠山来让自己依靠,所以这人不能死!

似乎是察觉到楚倾心不会拒绝自己,男子眸中浮上浅浅的笑意,望向少女的神色变得越发温柔。

也不枉自己默默护了她这么多年,这小丫头果真没让自己失望。

似乎是因为对眼前的少女极深的信赖,男子很安心地晕了过去。

***

男子醒过来之后,看着不远处坐在桌边的素衣少女,绝色的脸庞之上满是淡淡的笑意,今日的事情,若是换做曾经的她,恐怕要吓坏了吧?

其实不过是小毒罢了,他有很多地方可以去,但是偏偏就想来这个地方看看她。

想起前些日子国师府中的戟龙佩有了反应,再加上方才丫头看见自己时的神情,看来这丫头不全的魂魄已经恢复。

这么多年的等待,终于是有了结果。

薄唇微微勾起,不远处的楚倾心听到了身后的动静,转过身来,“醒了?”

见她已经不像传说中的那般痴傻,男子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看来自己猜对了。

但眼下,男子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般,皱着眉问她:“楚倾心?你救了我?”

楚倾心恍若未闻,递给他一张纸,“这个东西,看看吧。”

“这是什么东西?”饶是淡定如男子,此时也不免也一些呆愣。

“账单啊!”楚倾心道,“你知不知道你身上的毒费了我多大的力气?还花了我许许多多的珍惜药材?这笔账,我当然要跟你算清楚。”

看着纸上那听过的没听过的药材名,男子有些惊讶地看着楚倾心,“你是药剂师?”

惊诧之下,男子的心中却是骄傲满满,不愧是自己看中的人,果然厉害。

此话一出,男子这才察觉到自己自己嘴巴里苦的要命,涩得他想吐。

察觉到男子逐渐变得难看的脸色,楚倾心毫无歉意地轻笑一声,“我现在的凝力不足,不能将药材炼制,所以只能直接将药材捣碎了喂到你嘴巴里。”

楚倾心没有说的是,罂粟血藤看不过自己这么照顾别的人,所以亲自上手将他的嘴巴给撬开,倒入了药汁。

腹黑国师请走开-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楚倾心, 南陌璟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6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