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宠小天后-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慕夕夕, 陈曜

霸宠小天后-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慕夕夕, 陈曜

第1章 赶紧签,赶紧离

帝豪酒店808门口。

慕夕夕双眼红红地的握着一张房卡,神色清冷对电话那头的经纪人说:“陈姐,你确定你没看错吗?我怕……”

“怕什么怕!?慕夕夕你有点出息,别一遇到甄鑫就武功全失经脉尽断,老娘怎么带出了你么个间歇性怂逼来!”

“不是,我怕的不是那个。”慕夕夕抽了抽鼻子,脑海里闪过了经纪人给的那张搂腰图,沉声道,“我是担心万一弄错了,就这么冲进去会闹新闻。”

“你放心,发图人绝对可靠,所以这事千真万确!你要真担心,一会儿到了你就靠后站,我先进去,错了我就说前台给错了卡,你不用露面。”

“不,不用你进,我相信你。这种事还是要我自己解决。”慕夕夕的表情坚定了起来,“我现在就在那个808房间门口。”

飞奔的车在大街上划出一道完美的拖车线,陈婧怒踩刹车,大惊失色:“慕夕夕你怎么不跟我打声招呼自己就杀过去了!?那种场面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应付得了!?”

“姐,我当年那么多打戏也不是白练的,你就拿好手机放宽心吧。”

话音未落,电话那头的陈婧只听见“滴~”的一声,然后电话就被掐断了。

陈婧正在郊区谈完一个工程代言往回赶,车速飙飞没有半个小时也回不去,她急的抓耳挠腮,想来想去发现自己也只能给一个人打电话。

“哥,有件事你一定要帮忙……”

……

滴~

校对房卡,慕夕夕成功打开了酒店的房门。

门口,一双大卫乔治定制版裸色高跟鞋映入视线。旁边,是男人靓丽的阿玛尼皮鞋,高级定制,全球限量,三个月前甄鑫生日慕夕夕赴美亲自送的。

抬头,满地衣物,洋洋洒洒甩到卧室的门口,萎靡凌乱。

慕夕夕深吸一口气,顺着衣服往里走。

卧室的门没有关严,一室的暧昧声音满溢而出。那钉桩般的动作,犹如匕首一次次捅进慕夕夕的胸口,一插到底,鲜血淋漓。

她努力做了两个深呼吸才勉强压住了尖叫和嚎啕的冲动,去做她该做的事。

砰!的一声,房间门被她一脚踢开,她三两步冲过去,不给狗男女喘息的机会,揪住甄鑫的头发将其从女人身上直接扯到了地上,一脚踢上他的胸口,将他踢飞老远。

“鑫鑫!”小三拉过被子遮住自己,慕夕夕没空搭理她,走到门口一脚踩上甄鑫的脖颈,“你背叛我!”

甄鑫被踩的一口气没上来,张着大嘴直翻白眼,昔日的天王偶像形象荡然无存。

“慕夕夕你放开甄鑫!我跟你拼了!”套上内衣的小三抱起枕头二话不说朝慕夕夕冲了过来。

整个场面混乱到“鸡飞狗跳”都难以形容。

十五分钟后……

顶着熊猫眼和半边肿脸的甄鑫和毫发无损的慕夕夕相对坐在客厅里,甄鑫在翻离婚协议。

协议是慕夕夕来之前就准备好的。她从来眼不揉沙,所以听到甄鑫出轨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卧室虽然门关着,里面却传出了砸东西声。还有小三的疯狂的叫嚣:“都给我过来,那个贱女人竟然打了我!”

慕夕夕也只当没听见,她绷着情绪冷着脸催甄鑫:“赶紧签,签完两清!”

甄鑫脸上火辣辣的疼,他其实比慕夕夕更想离婚。可是,先不说这女人还有利用价值,就算没有,这一份离婚协议也决不能签。

车子、房子、票子全部都归慕夕夕,开玩笑的吧?

那些东西,哪一样不是他辛辛苦苦挣来的。这女人揪着那么点微末的错处,就想让他净身出户,简直做梦!

“这条件太离谱了。”甄鑫也不想装了,冷冷道,“全部一半一半。”

夕夕冷笑了一下,而后就将自己衣服上的夸张胸针取下来,又从胸针上拆出了个指甲盖大小的东西。

甄鑫一眼认出这是个针孔摄像头,脸色瞬间苍白。

“现在搞清状况了?”

甄鑫脸色微变,立马改口:“夕夕,我们夫妻一年,你为我隐婚,我不相信你对我完全没有感情了。只要你愿意,我们重新开始,我发誓我一定会对你好,我求你给我一次机会。”

说到痛处,甄鑫“噗通”一声跪了下去,痛苦不堪的样子。

慕夕夕心中难过的不行,可更多的是恶心。

甄鑫真不愧是新晋影帝,大概连属相都是变色龙,这么委曲求全又恶心的台词他都能说的这么自然。

夕夕冷笑了一下,站起身,朝着卧室里用力喊道:“喂,他不愿意离,里面的那些当事人不想出来说点什么吗?”

卧室门一开,出来个穿戴整齐的小妖精。

妖精素面朝天,五官倒是精致,如果不是她左脸高肿,也的确能算个美人。

她恶狠狠地瞥了眼慕夕夕,视线落在甄鑫身上,眉一竖就尖声道:“你不肯签,是不是玩儿我?”

“瑶瑶,我怎么可能……”

见甄鑫还是犹豫,齐瑶银牙暗咬,恨道:“好哇!你不签,我来签!”

话音未落她就直接在离婚协议上刷刷签了甄鑫的名字,然后一把丢在了慕夕夕脸上,趾高气扬道:“好了,你可以滚了!”

这离婚协议岂是别人能代签的?齐瑶这么一闹,她带来的唯一份的协议书就作废了。

慕夕夕气的起身后双手插兜,对着齐瑶就是一脚,直接将人踹进了沙发。然后指着甄鑫道:“你给我记住,这个男人,是我不要甩给你的,是我不要的二手货!”

“慕夕夕竟然还敢踢我,你死定了。”齐瑶捂着肚子尖叫。

“夕夕,你把视频交出来,今天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心慌意乱的甄鑫见慕夕夕收拾东西要走,赶紧上去拦她。他是事业上升期的公众人物,没什么名声更为重要。慕夕夕没交出视频,他决不能让人走。

慕夕夕一阵冷笑:“没发生过?你想的倒美!”

“视频?什么视频?”齐瑶捂着肚子问。

“她用针孔录了我们的视频!”甄鑫有些抓狂地挠挠头发,转头又有些崩溃地对哀求慕夕夕,“夕夕,我们夫妻一场,我希望你能给我三天时间。毕竟现在协议书也毁了。三天后我一定给你个满意答复。希望这三天,不要传出去任何风言风语……”

“你求她干嘛?不许求她!”齐瑶在沙发上跳脚,“不就是视频吗,我帮你拿!”

说完,她又对着手机大喊:“赶紧进来!”

话音落,这套间的房门再度被打开。进来了三个黑衣人。

齐瑶指着慕夕夕就道:“给我打!”

那三个黑衣人面面相觑后朝慕夕夕包抄过去。而甄鑫搂着齐瑶退出了包围圈。

慕夕夕不曾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为惨烈的婚姻默哀,就陷入了真正的危机--她一眼看穿自己硬拼没戏,就冲甄鑫道:“甄鑫,那摄像头无线绑定的是别人的手机!我要是出事,你今晚就等着身败名裂!”

甄鑫脸色大变,正要说什么。齐瑶却瞪他一眼,冷笑道:“身败名裂又怎么样呢?你先活过今晚再说吧。”

齐瑶对着那三个黑衣人,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拉着甄鑫就走了。

第2章 你才失足,你全家都失足

“你们三个男人,围殴我一个女人,这合适吗?”慕夕夕手中拿着已经敲碎的红酒瓶,神色上勉强装的镇定自若。

她略微扬起下巴,眼神轻蔑又嘲弄,挑衅意味十足。这是她不久前演一宫斗剧里嚣张跋扈的宠妃欺负人时的神态,这气场一开,王霸之态尽显,竟真的让那三个男人停下了合围的脚步。

“有种单挑。”她眼风又轻又缓地扫过三人,却似有千钧重量,“你们谁先来?”

假装各个击破,自然地晃到门边,是她逃走唯一的机会。

那三人面面相觑后,左右两个就往后退了两步。中间那人一步步逼近慕夕夕,三五步开外掏出了一把折叠军刀,“啪”一声打开就朝夕夕扑来。

夕夕灵巧地轻松闪开,甚至还在那人脸上甩了一巴掌,两人位置对调。

剩下两个男人双手环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而被打的黑衣男摸了一下脸颊,登时发狂,反手握了军刀就朝夕夕扎去。他被夕夕这一巴掌激发了怒火,这一击是又急又狠。

而慕夕夕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她接着往后躲,为的就是自然地混到门边。

可很显然,剩下两人看穿她意思了。稳稳挡在了门口。

眼看匕首将近,她一咬牙,就摸了瓶酒柜上的红酒,打算硬拼。

就在这时,忽然门口响起了一道喊声:“慕夕夕,甄鑫出轨的视频已经在我手里了,你还磨蹭什么,赶紧出来啊!”

来人正是陈婧。

守门那俩黑衣人对了一眼,其中一人道:“这妞瞧着有两下,我和涛哥先解决这个。你收拾外面的,顺便通知彪哥,抄道儿,别放走!”

话音刚落,那房门就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门边两人反应不及,被撞了个趔趄。

陈婧乘势而上,进来就给那俩各补了两下防狼喷雾,朝夕夕大喝:“走!”慕夕夕抬脚踹翻匕首男就往外跑。两人才出房门,电梯那边就来了两个手里拿家伙的黑衣人,和屋里头的打扮一样。

陈婧拉着她赶紧往另一头走。可没走两步,另一头也来人了,同样打扮。

这时,屋里原本被踹翻那人出来了,揉着胸口咬牙切齿:“踏马跑啊,不是很能耐么。”

眼看避无可避,慕夕夕胸脯一挺,输人不输气:“跑就跑!”

说完,拉着陈婧就开始挨个敲房门。陈婧知道慕夕夕的意图,就和她分开敲。

那些黑衣人就仿佛看着垂死挣扎的老鼠,这可是帝豪酒店最顶级的贵宾层,除了他们家小姐,这地儿鲜少有第二个人住。

只听“咔哒”一声,慕夕夕眼前的门打开了。

“陈姐!”她赶紧扭头喊人,却发现走廊空荡荡的,哪里还有陈婧的身影?

她心中有些慌,不由得大叫起“陈婧”。可没有人回应她。有点懵逼的黑衣人迅速地围上来,她却完全没有逃走的心思了。

不过就是捉了个奸,那视频,不要就不要了,但陈婧决不能出事!一咬牙,一跺脚,她转身就要迎着黑衣人走,那是陈婧原先走的方向。

可她才迈出一步,身后的门里却伸出一只结实有力的手来,从右往左环过她胸口,直接将人拉进了房间里,眼前的门轰然关上……

房间内没有开灯,黑漆漆地只能听见两人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身后的怀抱结实温暖,竟意外让人感到安心。不过,再安心那也是初见。

好在男人也没有刻意禁锢她的意思,夕夕一挣,他就松手了。

三分钟后……

“你打算捂着脸到什么时候?”挺拔英俊的男人声音也是格外的清冽,“一会儿警察来了,也端出这么一副失足妇女的姿态么?”

慕夕夕“噌”放下手,露出一张眸点春水、眉拢寒烟、色比春花的小脸儿来。

“失足妇女?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是失足妇女?!”

她漂亮的桃花眼狠狠瞪向男人--满脸挂着:这是赤裸裸的污蔑;内心咆哮:你才失足,你全家都失足!

陈曜心说:真人倒是更比银幕形象惊艳。

可他面上半点不显,只似笑非笑地看着气的腮帮子鼓鼓地像只小动物的慕夕夕道:“现在看见了。”

慕夕夕对上他黑曜石一般的眸子,惊觉上当。

“模样周正,没疤没斑,你挡什么呀?”低沉的嗓音带着浅浅的笑意。

慕夕夕心中一动,有些惊讶道:“你……不认识我?”

她虽不是天后级别,却也算当红,大概就是个不遮不掩走街上,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能认出她来的程度。

陈曜的动作微微一顿,旋即就明白对方问的肯定不是他想的意思。

“大名鼎鼎的慕夕夕,新晋玉女掌门人,谁会不认识?”走回套房的开放式厨房里,拿起已经热好的牛奶,他始终保持着高雅的微笑,“那么猛烈的敲门声,我以为是客房服务,没想到是你。”

牛奶推到她面前,他努了努好看的下巴,“喝点,压惊。”

她没端牛奶,迟来的窘迫让她红了耳朵:“那个……谢谢你啊,居然肯出手救一个不认识的人。一会儿等他们走了,我就离开。”

陈曜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而后抱了电脑在膝头,就坐在慕夕夕对面的沙发上敲键盘,神色专注又认真。

慕夕夕瞥了一眼,突然觉得自己怪怪的,干嘛总三五不时的忍不住去看他啊,明明就不认识。

大概是……他太好看了。

她见过不少的男模、明星、乃至榜上有名的钻石王老五。他们认真的时候或俊隽,或硬朗,或霸道,或沉稳。可任何一个,都不及眼前人。

陈曜当然感觉到了慕夕夕的视线,他装作不知道,神态自若的坐在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键盘上挥洒出漂亮的弧度:警车到达之前记者不到,你就卷铺盖走人。

敲了一下回车键,那份邮件挥着翅膀消失在了屏幕上。

两人沉默,慕夕夕有些尴尬。转身走向门口,她想观察一下那群人还在不在,想知道陈婧的下落,心急如焚,越想越担心。

“你想出去?”沙发上的男人优雅声音传来。

她被吓了一跳,既刻转身,摇摇头,“没有啊,我只是想看看外面的情况。”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能这么坐以待毙,几步走到陈耀面前,“先生,帮人帮到底,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吧。”

慕夕夕是豁出去了,她手机没电,只能先求助。

本以为他会犹豫,甚至会拒绝,怎知道他很大方的指了指茶几上的客房电话,“这个可以打外线。”

“谢谢。”

第3章 我是来找狗的

抓起电话,她赶紧拨通了陈婧的电话号码,心跳都跟着急剧加速,想着她这个世界上脾气最暴躁处理问题最雷霆,却对她最好的经纪人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电话响了十几秒,终于被接了起来,她还来不及开心,对面顿时就是一串连珠炮:“慕夕夕你是猪吗?为什么跟在我身后都能跟丢?现在赶紧给我从消防通道下来!”

夕夕这才明白,陈婧是打开了消防通道的门。“陈姐,你还好吧?”

“别废话,快来!”可顿了顿,陈婧又惊呼,“等等……情况不对!”

慕夕夕听到电话里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随即,陈婧爆了句粗口,“擦,都来追我了,除了消防通道,你爱走哪儿走哪儿!”

说完这一句,陈婧的电话就扣断了。

慕夕夕拿着电话呆了三秒,终于反应过来。

“先生,谢谢你。我现在就走了。”

她挂了电话就要往门外去。

然而,陈曜却起身拦住了她。言简意赅:“不准走。”

男人忽然强硬锋利起来的气势,让慕夕夕吓一跳。“怎么了?”

“我已经报警说你被人袭击。你现在走了,警察来了我就是报假警。”陈曜皱着眉头,一副为难样儿。

慕夕夕思索了一下,走回茶几上,拿起储物罐里放着的随意贴和水性笔,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递了过去。

“这是我私人电话,一会儿他们来了我可以证明你不是报假警。我真是必须走了,今晚谢谢你。”

说完,她利落拉开了门。直接走了出去。

陈曜跟出去后带上了门,似笑非笑地半倚在门口,一边把玩手机,一边在心中默数。

二十秒之后,他如愿看见原本雄赳赳气昂昂离开的慕夕夕耷拉着脑袋,小跑着回来了。

慕夕夕一见陈曜竟站在门口,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满都是闪闪星光。

“先生,对不起,能不能麻烦你再收留我一会儿。”

陈曜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镜,睥睨着小姑娘:“凭什么?我的房间也不是收容所,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慕夕夕心里“咯噔”一声:刚刚强行离开的事,惹人家生气了。

“刚刚的事情真是很对不起,但现在情况紧急,您能不能先开门收留我?”她诚恳道歉后一脸期待地等着陈曜开门放她进去。

彼时,走廊拐角处已经出现了脚步声,她一双漂亮的眼带上哀求的神色,看起来就像马路边纸箱里求领养的小奶狗。

陈曜其实被戳了心,却依然高冷地装着大尾巴狼:“怕记者?公众人物确实应该怕记者。”

“对。”慕夕夕重重点头,“今天的事我绝对不能被记者拍到!”

“我其实很想帮你,但遗憾的是,刚刚我把房卡落房间了。经理说,他五分钟后才能过来。”陈曜的声音低沉又平稳,显得诚恳又略带歉疚。

五分钟?记者走到面前来,只怕五十秒都用不了。慕夕夕整个人都石化了,眼底也翻出了一丝水雾。

小姑娘愣了两秒,当机立断--再去敲别的门!

“喂,你这样来不及的。”陈曜一把将转身的人拉回来,惯性的力量让慕夕夕直接撞进了他怀中。

她惊愕地抬眸,而后眼睁睁地看着眸若深潭的正人君子低下头来,吻上了她的唇。

不似甄鑫清心寡欲的浅尝辄止,清冽好闻的味道伴随着他柔软蛮横的舌攻城略地,长驱直入……

慕夕夕反应过来的时候,手掌已经贴上了陈曜的脸,清脆的一声“啪”,几乎将不远处那嘈嘈切切的吵闹声都要盖过去。

陈曜那如深潭的眸一动不动地看着她,不动声色,不显喜怒。

姑娘的脸上还浮着动人的红晕,漂亮的眼睛里却有些复杂。

“对不起……”她后撤了一步,说完就如一只受惊的兔子,转头就跑。

“哎!那女人好像慕夕夕啊!”还围在808房门口的记者,也不知道谁叫了一声。瞬间,那些长枪短炮就追着慕夕夕的背影而去。

陈曜转身开了“没带房卡”的门,他抬手摸了一下嘴唇,那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终于勾起了一抹浅笑。

“哎哟喂,笑这么荡漾啊。”玄关处,一个穿着睡袍的卷发男人走了出来,“你要是早说来追女人的,我不就不给你添乱了吗?”

陈曜恢复神色:“策划案做完了?”

李斯年有点郁猝地挠头:“哎,我说陈少,你要回来开娱乐公司,凭什么让我做策划案啊!你手下能人那么多,随便抽一两个来不就好了吗。我的长处是人脉,你挖角儿的锄头!”

陈曜理所当然道:“让那些人来,还不是时候。再说了,挖地基的时候也需要锄头。”

李斯年差点一口老血喷他一脸。“我说陈曜,你藏心窝里那人,不会真的是慕夕夕吧?”方才他可是爬门上看的真真儿的,陈曜可是想都没想就亲下去了,亲完还一脸餍足。

“这个不劳你操心。”陈曜走过去,将一文件夹拍他身上,“赶紧干活。我派专机把你从巴黎弄回来,不是来听你贫的。”

李斯年翻了个白眼:“陈扒皮。”回头一看,陈曜浑不在意地坐回了沙发上,他就有些奇怪:“你不追过去看看?慕夕夕那花拳绣腿,可对付不了那群浑身都长嘴的。”

陈曜勾了勾嘴角:“你懂什么。对付不了才会需要我啊。”

李斯年一愣,而后就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厉害!就是你追姑娘这路数……挺特别。”

而与此同时楼下。

慕夕夕不是没想到后面记者会追过来,她没想到的是,这前面竟然也有。往侧面,侧面拦着那位之前交手过的涛哥,以及他的兄弟。

在被娱记采访出现在此的原因和被娱记偷拍到与人打架之间,慕夕夕果断选择了前者。她迎向了门口的记者--

“夕夕小姐,您是甄影帝的头号粉丝,他今日封帝,你是来祝贺的吗?”

一听这个问题,慕夕夕就皱眉了。她深吸了口气,调整情绪。“甄先生在这吗?我不知道啊。我是来找狗的,我的狗弄丢了。”

第4章 快滚出来

那位记者狐疑:“夕夕小姐养狗了?”

慕夕夕微笑。

“啊,还真是慕夕夕。”追兵围了上来,顿时一通“咔嚓”,慕夕夕本着专业态度,努力撑着微笑。

事实上夕夕最近在金鼎奖上斩获了最具潜力新人奖,所以记者们狂热也无可厚非。他们问了些和这方面有关的问题,夕夕训练有素地应答得当。

可门口进来的那个记者,却忽然问:“夕夕小姐,你是来约会的吧!”

“不,我是来找狗的。现在听说我经纪人找到了,我要去和她汇合。”慕夕夕说着就要走。

“夕夕小姐,虽然你是玉女掌门人,但这个年纪谈恋爱也正常啊。男方是什么人?”那记者不怀好意地问。

慕夕夕觉出了不对来,却又不能发作:“你不要乱说。”

“怎么乱说了。还是说,夕夕小姐男友太多,不方便公布?”那人咄咄逼人。

“你是什么社的?报一个,我好给您寄律师函。”慕夕夕微笑着说。

那人却冷笑了一下,忽然掏出了一个平板电脑,亮出来给大家拍:“夕夕小姐,网传你和各大富商幽会明码标价,我可是有图有真相的。”

周围一片哗然,闪光灯闪成了一片。

那人收了相机,手指在屏幕上滑动:“这是你的价格表。这是你和富商吃饭的合影、这是你和xx制作人的亲密照、这是你……”

他翻一张,就解释一张。慕夕夕的脸却越来越白,不是因为眼前这小人的控诉,而是因为,大部分照片的拍摄者,都是甄鑫。

这一刻,她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甄鑫于她,恐怕无半点真心可言。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利用而已。

慕夕夕迷恋甄鑫时,曾这么形容过自己的心情:欢喜若春草初生、春林初盛。

可现在,心里的郁郁葱葱,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死去,须臾之间,就彻底荒芜。

“你不说话,是不是默认这些照片都是真的?”那人死死地盯着她,嘴角露出一抹充满恶意的笑。

那些照片是真的,但事实并没有那么不堪,所谓亲密照,只是拍摄角度问题而已。

慕夕夕知道这人是纯找茬的,解释也没用,她冷冷看着他:“先生,请等着我的律师函。”

说完,慕夕夕也不管什么形象不形象了,一把拨开了男人,欲强行突围。

可得了如此惊天大八卦的记者们,哪里会就这么放她。他们挤作一堆,将夕夕堵在了人墙里,七嘴八舌地追问起来。

那人生怕场面还不够热闹,大声嚷嚷:“夕夕小姐,听说你狂追甄影帝不成,因爱生恨所以才堕落,是不是啊?”

慕夕夕被彻底地恶心到了,她胸口剧烈起伏,手也紧紧攥成了拳头。

那人仿佛就是等这一刻,神色得意又挑衅:“怎么?还想打我啊?是不是戳到你痛处了,你才这么生气?”

他话音刚落,就被一骨节泛白的拳头直接击中面门,整个人几乎都飞出去,甚至撞倒了好几个站在他身后的人。

陈曜居高临下地睥睨着那地上的娱记,冷笑:“我打你,可是你却没还手,是不是因为拿了黑钱来欺负小姑娘,所以心虚,觉得自己该打?”

这声音清冷,却如一杯冷水入油锅,瞬间炸地快门声四起。

“走,我送你回去。”陈曜揽过夕夕,小心地护在怀里带着往外走。

男人气场十分强大,记者们刚刚又见过他的武力值,所以纷纷让出路来,可是他们又不愿放弃这么大一八卦,纷纷跟在屁股后面拍。

有女记者沉溺陈曜的颜值,无限感慨道:“当明星就是好啊,还有帅哥英雄救美。这人好帅哦,是不是甄影帝啊,他本人看起来比荧幕上更帅呢!”

此时,众人都发现,这人的侧脸和影帝还真有几分神似,顿时围地更起劲了。

但也有人认出了陈曜:“胡说什么,这是宏宇集团的总裁吗?”

“宏宇集团的总裁?年纪不对啊……”

“你说的那是老总裁。老总身体不好,事情多忙不过来,这是半年前刚回国来帮他爸打理生意的。陈家长子!”

“卧槽,颜值好高啊!好像比影帝都好看。可他都回国半年了,为什么也没怎么露面啊,前阵子宏宇的周年庆上也没见到他。”

……

陈曜只当他们是空气,自顾自带着魂不守舍的夕夕上了自己的黑色宾利。

“你家在哪儿?”

慕夕夕上车后就一直都没有说话,整个人周身都萦绕着一种十分沉重的气息。这会儿回过神来,随手指了前面一个路口:“到那你就把我放下吧。今天谢谢你。”

她的声音有些许疲惫,身上也泛着一层薄薄的冷意。

“你在生气?为什么?那个吻?”

夕夕脸上浮起迷醉的红,神色却更沉了:“你那也是帮我,我就当是一场吻戏了。”

吻戏?陈曜好看的眉头皱起。要不是在开车,他真想将人按倒了让她再好好体会体会,到底是不是戏。

一脚油门下去,慕夕夕说的那个路口就被掠过了。

“喂!你干嘛!”夕夕戒备地往车窗靠。

陈曜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眉峰一挑,神色就冷硬起来:“慕夕夕,今晚我至少救你两回半,你是不是应该先说声谢谢?”

夕夕丝毫不惧,盯着他一字一句道:“谢谢陈先生在三分钟内,就让一直在大堂的经理分身送房卡,然后回屋换鞋子下来为我解围。我真是特别感动。”

她的语气不怎么好,事实上,任谁被一男人假装没房卡按门上亲,大概都会不高兴。是,他的确是救了自己,但也趁人之危。

陈曜对此不置可否,慕夕夕摸不清他心思,只继续催他停车。

陈曜依言放慢了车速,不过须臾,后面跟了一路的银灰色现代就狠狠地别了上来,宾利不得不停下。

陈曜这才转头,慢条斯理地问她:“你是让我这觊觎你美色的男人送你回家,还是跟那些要你命或者别的什么东西的男人走?”

慕夕夕瞄了一眼,发现别停他们车子那人,就是之前在酒店和她交过手的涛哥。

她心里仿佛被塞了一团棉絮,堵得慌。早知道那帮人追过来了,她就不那么早撕破那层窗户纸啦,搞的现在处境这么尴尬。

不等的慕夕夕从尴尬中做出决定,涛哥的人已经下车围到了副驾驶边,发现车门落锁,就开始踹车门。“快踏马滚出来!”

第5章 条件

陈曜挂了倒挡猛打方向盘,外面那些人吓的赶紧靠边。车子稳稳出了困境,并如离弦之箭一般迅速弹射出去。

被安全带拉扯的胸口都有些疼的慕夕夕,心中感叹着:这人车技好厉害啊。嘴上却说:“我也没要你送我……”

陈曜凉凉扫她一眼:“不然再送你过去,嗯?”

慕夕夕一接触他那冷若冰霜的眼风,就知道这男人绝对做得出来,于是赶紧缩回来,眼观鼻、鼻观心地乖乖扮鹌鹑。

陈曜针对她的怂样,发出了一声嗤笑。

夕夕暗自握拳:我忍。

按理说,甩开了涛哥那车人,慕夕夕应该很快就能找个安全地儿,让陈曜放人。

可事与愿违,也不知那小三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在那之后,又至少派出了七八辆车子围堵他们,慕夕夕根本就没机会下车,不仅如此,还把陈曜也拖进了这场追逐赛里。

“啊啊啊啊--你下次急转弯能不能提前说,我都要被甩出去了!”在一次漂移式原地掉头之后,被重重甩在车窗上的女人疼地呲牙咧嘴。

陈曜薄唇微抿,眉头紧皱,“车窗防弹的,甩不出去。”

“防弹?”慕夕夕瞪大了眼睛,这个男人到底干嘛的啊!

就在这个时候,慕夕夕眼角的余光发现,右边的岔路口蹿出一辆越野车,以玩命的姿态冲了过来。

她吓得花容失色,尖叫着摇晃身边的男人:“啊啊啊……冲过来啦--”

“你闭嘴!”陈曜本来已经发现了,并且心中算好了能躲过去。可慕夕夕这一晃,害地车子一哆嗦,偏离原先路线。他只能猛打方向盘,车子直接撞向了绿化带。

千钧一发之际,陈曜将慕夕夕护在了身下……

“慕小姐,这是昨晚那辆车子的维修报价单,还有这个,是我们少爷的医疗账单。”西装革履的精英男推了推眼镜,将一堆薄纸推到慕夕夕的面前。

夕夕数了数,一张七位数,一张五位数,把她卖了都不一定值那么多。“这……这什么意思?”

精英男眉峰一挑,神色就冷厉起来:“怎么?慕小姐是不想负责?”

慕夕夕整个人都有点儿懵:“为什么要我负责啊?”

精英男斜睨了她一眼,不紧不慢道:“我家少爷因为你而牵扯进了莫名其妙的事情里去,还为了救你而至今昏迷。你觉得,这些你不该负责吗?”

“你这个人太好笑了。”慕夕夕怒极反笑,“我求他牵扯进来,求他救我了吗?法律哪一条说我应该为此事负责?”

精英男又推了推眼镜,理直气壮道:“并没有。但少爷帮你是为个‘义’字,希望小姐也能为此不推卸责任。”

慕夕夕强压着心里的愧疚感,看着精英男冷笑:“那可真是要让你失望了。我就是那种格外不讲道义的人。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精英男倒是没拦着慕夕夕,等她走后,他就推开了病房的一道侧门,直接到了隔壁。

隔壁是个带着沙发的会客室。

彼时,沙发上正有一卷发俊男抱着肚子倒沙发上笑作一团。“哈哈哈……为个‘义’字?柳特助,这么可耻的台词,你竟然能面不改色念完,真是太了不起了,哈哈哈……你这剧本谁给写的?”

柳文轩推了推眼镜:“我是陈少的特助。”

这话看似挺多余挺废话,却把什么都回答了--我是陈少的特助,演啥都是陈少指定的。

李斯年一愣,继而爆发出了更热烈的笑声。

他身后另一扇病房的门被重重打开,本该昏迷不醒的人,此刻头上卷着纱布一脸没睡醒的样子,抬脚就踹了一下李斯年坐的沙发:“吵死了。”

李斯年揉着肚子“哎哟”了好半晌,才勉强支起身来。“你这路子真是太野了。这夜半飙车、舍命相护地,又不像只是玩玩,可要说……”

“当然不是玩玩。”陈曜打断他,而后笃定道,“她会回来的。”

顿了顿,又问:“你做的方案呢?我看看!”

李斯年这才想起自己来医院的目的,忙不迭地将文件夹递过去。

慕夕夕走的其实蛮心虚的,毕竟,陈曜确实是为她受伤,她就这么一走了之,实在不太人道。但她也的确是有事要办,非走不可--甄鑫约她谈离婚,时间地点定在半小时后的“嘉禾咖啡”。

慕夕夕到了地方后,发现甄鑫早就在那里了,那张脸上,挂着她曾经为之迷醉的笑。

“你来了。”

夕夕随手将包包重重放在桌面上,居高临下道:“废话少说,协议呢?”

甄鑫笑嘻嘻地将协议推过来,慕夕夕拿着笔打算要签,就发现不太对。车子、房子、存款都归甄鑫?

慕夕夕甚至都没看完后面还有什么不平等条约,就直接将纸拍到了他那张听说价值不菲的脸上去。

甄鑫将脸上的协议书取下来,怒瞪道:“这些东西本来就是我的,慕夕夕你不要太嚣张!”

“呵,西山别墅也是你的?我妈买那屋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扛煤气罐吧。”慕夕夕双手环胸,气势不减。

甄鑫露出了贪婪的神色来:“法律可不认那些,可那房产证上有我的名字,那就有我一半。你要是想拿回去,那就答应我的条件。”

“条件?甄鑫你别忘了……”

“你想说视频是吧?”甄鑫冷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昨晚我就拿到了。另外,我可是有你充分的‘出轨’证据的。走程序,我也能让你净身出户!”

说着,他就拿出了平板,里面图慕夕夕昨夜就在那记者手中看过。虽是初夏,可慕夕夕却打了个寒颤,这人,真是贱到了极致。

甄鑫说:“其实我也不愿意弄这么难看。可你不仁在先,就别怪我不义了。”

她不抓奸,他就能乖乖放过自己了?说得好像结婚不是为了利用自己拉资源一样。

慕夕夕越想越气,抄起手包就朝他狠狠砸去:“甄鑫,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给我去死!”

甄鑫早有防备,一下闪出很远,一副懒得和她拉扯的样子。“你想要回西山别墅,其实很简单。只要你帮我谈下李导的戏,我就马上还给你。夫妻一场,好聚好散。”

“李导?你指的,该不是华夏第五代导演的那位领军人物李斯年吧?”

霸宠小天后-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慕夕夕, 陈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08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