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宠妻上天-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顾筱筱, 冷夜爵

总裁宠妻上天-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顾筱筱, 冷夜爵

第1章 抓个男神

轰鸣的音乐配合摇晃的灯光放肆喧嚣,舞池里人头攒动尽情释放。

顾筱筱手里拎着酒瓶,娇.小的身子挤在人堆里跟着音乐律;动蹦跶,嘴里念念有词唱着:“摇晃的红酒杯,嘴唇像染着鲜血,那不寻常的美,难赦免的罪……”

“你特么喝死就成我受罪了!”杨佳蕊一把夺过她手里的酒瓶,手指头狠狠戳她额头,恨铁不成钢的道:“不就是渣男跟你姐姐抱一起嘛,喝成这样不知道以为你丧偶了呢!”

“青梅竹马的男神跟自己姐姐搞一起,换你你不心痛吗?”她手拍着胸.脯,酒精作用晕染地透红的脸颊满脸泪花花地痛诉,“呜呜,我从小就立誓长大嫁给晨哥哥的……”

“……”

杨佳蕊接住醉成狗的小.妞儿,狠狠翻个白眼。

“没出息的家伙,他劈腿你也来啊,这酒吧这么多男人,随便拉个419都比他帅。”

“对!”顾筱筱瞬间好像打了鸡血一样抬起头,愤懑不平地举起胳膊朝杨佳蕊喊,“如果真有人比晨哥哥帅,我立马找他419!”

杨佳蕊赶紧扶住晕晕乎乎差点儿被人群撞倒的顾筱筱,视线从门口的方向收回落在她醉醺醺的小脸儿上,“姑娘,flog不能随便立,万一成真了呢!”

“不可能!”顾筱筱正想说在她心里没人帅的过沐晨,便被杨佳蕊恶作剧地朝后推了一把。

她要让每天迷在沐晨那个小白脸美色里的小妞儿好好见识一下帅哥。

喝醉酒晕乎乎的大脑平衡无力,她左摇右晃倒退。闺蜜伸手握拳在身前对她做个fightting的动作,她歪着脑袋一脸不明觉厉,后脚跟绊到什么东西身子彻底朝后摔倒下去。

周围人群若有所觉似的纷纷让路,害她想拉个人垫背都找不到。

她双眼一闭,等着后背亲.吻大地的疼痛感迟迟未来,反而感觉腰上多出一只手臂坚实有力的稳稳接住她。

凌云出鞘的剑眉,高挺的鼻梁,斧砌刀凿地雕塑般五官棱角立体精致,他薄唇紧抿由内而外散发的生人勿近的凛然。

从没见过一个男人好看的像漫画走出的天神,冰冷的又好像地狱幽冥。

她薄如羽翼的睫毛轻抖了抖,醉眼朦胧,猝不及防跌进一双深邃寒潭之中。

她似呢喃地对身后早不知被人群挤到哪里的闺蜜道:“佳蕊,这世上真的有比晨哥哥还好看的男人……”

冷夜爵看着怀里满脸花痴醉成一滩的小女人紧拧眉心。

一整瓶年代拉菲的后劲不是盖的,她现在意识全然被酒精麻醉,做什么全凭本能。

“嗝——”她打了个醉嗝,没有注意男人更加恼意的视线。

伸出手摸上男人绝俊的脸庞,指尖从男人墨眉划过鼻梁,落在紧致的薄唇。

薄薄的,红润亮色,按一按手感Q弹。

“好漂亮,看起来好好吃……”她喃喃低语道,踮起脚尖搂住男人脖颈印上去。

唔,好香,好软哦,像她从小喜欢的草莓味棉花糖。

唇上轻软的触感香甜可口,偏偏一身浓郁的酒气让本身严重洁癖的他受不了。

该死的小女人不守规矩大晚上从家偷跑出来也就算了,竟然还喝成这样!

“顾筱筱你给我站好!”他气的拎起怀里的女人双手按着她瘦小的肩膀晃了晃,“谁许你大晚上来酒吧的,欠揍?”

棉花糖忽然跑掉变成眼前凶神恶煞的怪蜀黍,醉昏头的顾筱筱受了一天委屈一下子爆发推开他,“我丧偶来酒吧买醉你管的着吗!”

丧偶?买醉?

很好!

爵爷冷眸覆上一层阿尔卑斯山的冰雪,周围温度都好似降低几个度。

天旋地转的感觉又来了,她缓过劲儿看到舞池摇头晃脑扭动的人群一个个造型不一的头顶,他们怎么都倒退走路?

“筱筱……”杨佳蕊远远看到顾筱筱被陌生帅哥扛肩上跑过去,在男人一米距离时瞬间被他一道冷眼扫射中的。

顿时呆站在原地不敢上前。

好强大迫人的气场,好冷好可怕的男人。

“哇塞,行走的荷尔蒙啊喂,好帅~~”

“我刚有看到正脸简直颜值爆表,炸裂我的少女心!”

周围女生轰动尖叫声皆被簇拥在男人身侧的黑衣保镖拦到人群线里。

健步如飞的高大背影裹挟一身森冷霸气从身边经过,在黑衣保镖保驾护航下扛着娇.小的女人消失在酒吧出口。

……

豪华半山别墅灯火通明。

管家听到外面汽车声从屋里出来,看到黑色迈巴赫上下来的男人一脸诧异,视线落在他扛在肩上的熟悉的小身影,关心道:“少爷出什么事儿了?”

说着伸手过去帮忙。

“不用管,回去睡觉。”

冷夜爵错身避开管家伸到面前欲要帮忙的手臂,“嘭”地一脚踹开;房门走进去。

秋末夜里的冷风吹净身上屋里带出来的暖意,管家冷的缩了缩脖子跟着后面,心里奇怪少爷和少夫人结婚三年一直都没有见过面,今天怎么会一起回来?

冷夜爵扛着肩膀上的女人扔进卧室床上。

圆形红色大床柔然床垫深陷下去,她感觉身上压下一道沉甸甸地重量,压迫地胸口快要喘不上气来,脸颊上也细细碎碎地落下湿热痒痒的。

“沐沐躲开啦。”顾筱筱习惯地伸手在胸前扒拉两下,粉润润的小嘴儿不满的嘟着可爱诱人。

先是晨哥哥,现在又冒出个沐沐。

“顾筱筱你到底有多少男人?”冷夜爵扑落在她脸颊上的气息骤冷,低头错开她柔嫩的脸颊在她肩膀咬了一口。

床上意识混沌的小家伙肩膀一痛,迷迷糊糊睁开一条眼缝。

卧室只开了一盏壁灯,影影绰绰光晕看不真切,顾筱筱脑袋晕晕乎乎地只感觉脖子上毛茸茸的,以为是自己养的长毛蝴蝶犬,眼皮沉地重又闭上眼,抱住身前的小脑袋,“沐沐想姐姐了吗,抱抱睡觉觉。”

身体撑在女人身上的冷夜爵冷不丁被她一双小手袭击,摸了摸头顶,拍拍,紧接着上身被她拉下去,按着俊脸埋在她胸口。

从未与女人如此亲密接触过的冷夜爵,冷峻的双颊被左右两道峰峦相挟悄无声息染上红绡,心底难以言喻的感觉油然而生跑遍四肢百骸,集中汇聚在小腹尔后冉冉升腾而上直冲理智。

第2章 把奸夫带回家

半梦半醒地顾筱筱像是剥壳的荔枝般,呈现在男人视线下,身上淡淡凉意终于让她醒过来,他双手托着她细软的腰肢,漆黑沉淀的眸子静静与她对视。

迷蒙地视线里,男人逆光下的俊脸若即若离,醉人心弦。

“唔,周公大大都体谅我苦逼单身狗送帅哥来梦里了嘛?”呢喃一声,她抱着身上的帅哥翻个身,安抚的小手在他脸上轻柔。

“乖啦,来我的梦里我会好好疼你的哦。”

她醉的神魂颠倒,摇摇晃晃爬坐起来,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恍惚间她猛地坐了下去。

“呜呜……好痛!”

仿佛一道剑光穿破云朵笼罩的意识似乎从遥远飘回,奈何酒醉的感觉依旧是半梦半醒状态。

突然而至的痛,让她眼泪彪了出来。

身体难受的想要退下去。

冷夜爵浑身一紧,感觉自己处于温室中一般,内心的火焰像是骤然打开一道风火阀快速蹦出。

“乖,别动。”他沙哑的声线极力压抑自己,生怕一丝的失控弄疼她。

某妞儿因为疼痛,不停的抽啜起来,人儿的胡乱摇晃,对冷夜爵来说,犹如致命。

暗夜悄悄,窗外的月亮害羞的躲了起来。

顾筱筱做梦,梦到久旱甘霖,自己张着嘴站在雨地里喝水,结果喝了半天喉咙还是干的要命,难受的清醒过来。

梦中那从淅淅沥沥地温柔,又恍恍惚惚间,转至颠荡有力的冲击,俯深没入大地……

让顾莜莜感到似梦非梦……

入眼白色的天花板吸顶灯,深蓝色星空壁纸上花花绿绿的水手DIY渔网墙饰,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唉……”想起昨晚火辣辣的逼真梦境,顾筱筱竟然稍稍有那么一丝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梦里的男人要是沐晨哥哥就好了。

“醒了?”

低磁而沉地嗓音自枕边传过来,身侧男人单手撑着头,乌黑的碎发遮住冷冽的眸子,冷毅绝俊的一张脸平添几分慵懒。

他唇角噙着似笑非笑的弧度,淡淡地眸光与她对视。

“啊!”她失叫出声,他唇角的笑意更深,道:“别叫了,昨晚叫了一夜还没够?”

“你少胡说!”顾筱筱红着脸反驳,抓着身上的被子身子又往里缩了缩。

说完话嗓子像是被塞了一块海绵似的胀塞难受的更厉害了,声音也显得暗哑无力。

艾玛,不会真的喊了一.夜?!

顾筱筱浑身一个机灵,昨晚的记忆一点点回溯,摇曳的舞池,闺蜜的怂恿,遇到长的比沐晨哥哥的男人帅就419……

麻蛋啊,什么是梦,这根本就是现实,这眼前的男人,分明就是昨晚酒吧醉酒邂逅的男人!

她居然把陌生的男人领回家!

正在她抓狂之际,房门外响起脚步声。

“叩叩,少夫人今天周一您该起床去学校上课了。”家里的佣人每天都是早晨固定时间送来早餐。

“啊啊啊,要疯了!”顾筱筱猛地从床上跳起来,在屋子里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藏人的地方,推开唯一一扇窗户,回头道:“你从这里跳出去!”

冷夜爵挑挑眉,“我为什么要跳?”

他睡自己的床,搂自己的老婆天经地义,完全不需要偷偷摸摸。

“昨晚是我对不起,这样……”顾筱筱误会他的目的,手忙脚乱抓过地上的钱包拉开,取出里面所有现金,一百五十块连同地上男人的衣服裹在一起塞男人怀里。

“这些都给你,快点儿走不然被我老公家的这些下人发现你就完蛋了!”

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容忍自己老婆戴绿帽子,更何况还斗胆的拉到家里来。

她跟自己名义上的丈夫虽然素未谋面,但是从小在南城长大,第一豪门冷家的声名如日中天。

她的挂名老公人也是冷家如今第一掌权人,人称爵爷的冷夜爵能力手段更是不容小觑。

即便三年没见过他一面,但毕竟她是他高价买回来养在这栋豪宅里的挂名老婆。

冷夜爵的权势地位,知道她领牛郎回家睡,嘶,她倒吸口冷气,不敢想后果。

冷夜爵稀奇地看着宛如游鱼一般在自己眼前跑前跑后的小妞儿,只觉得她急的娇红的脸颊可爱又诱.人。

大手绕到小女人脖子后面扣住她的后脑,“啵”地清脆声落在她小.嘴上。

留恋地在她软糯糯地粉嫩小唇上舔了舔,“这么急着赶我走,你昨晚可不是这样。”

“少夫人?”

身后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这次听着几分急促。

顾筱筱说话一直刻意压低了声音,佣人在外面只听到屋子里脚步声来来回回,却不见顾筱筱回应,担心地去下楼喊人。

“钱我给你了,银货两讫你要讲职业道德!”

一会儿佣人带着管家闯进来那事情更糟糕了。

顾筱筱生气的鼓着小脸儿,见他不为所动,紧咬下唇,沉下心做决定。

随后不等冷夜爵开口,面前的小女人用尽吃奶劲儿猛不防把他推出窗子。

噗通!

冷夜爵身体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即便是一楼掉在草坪上他只穿一条短裤砸在地面身上也会有感觉。

“抱歉啦~”小脑袋伸出一半到窗外,顾筱筱看着窗外男人怒喷火焰的眼睛,吐了吐舌.头。

窗外从地上站起来的人没有忽略她眼底的狡黠,盯着那扇窗子,一条西裤被扔下来掉在腿上,随后白衬衫打着旋飘在空中紧接着就被两只砸出来的皮鞋踩着飞坠掉在地上,弹到冷夜爵腿边。

结婚三年不能跟自己老婆见面,现在好不容易见面了居然被当做牛郎付钱从窗户推下来。

冷夜爵又气又无奈,随后想到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眸光冷了下去。

顾筱筱把屋子里属于男人的东西全部扔出去,动作迅速的关上窗子回屋跑到房门口,伸手握住门把手,低头看一眼,自己猛地脸蛋爆红。

这才发现自己搞了半天竟然一直……空荡荡的……就这么地在那个牛郎面前给他吃白豆腐。

啊啊啊!

顾筱筱揉着头发赶忙跑回去,想到什么从衣帽间柜子里找了件套头的高领毛衣套上遮住锁骨上的粉红草莓,又拿了条睡裤套腿上。

等她跑出去重新打开.房门,管家正站在门外走廊上训斥下人。

第3章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管家大叔,你怎么来了?”顾筱筱揉着眼睛,看起来睡眼惺忪的模样抬头问道。

“是小翠说夫人房间里有响动,我怕她打扰您和……休息。”管家的视线避开顾筱筱望进房间,看到空空如也的大床便临时改了口。

这些年,少爷虽然不跟少夫人见面,但隔一段时间忙完会回来看她。

每次天黑来进少夫人房间待一会儿,天亮前又悄无声息的离开。

身为下人他不知道少爷为什么要瞒着少夫人跟她结婚的人就是他,但谨记当初少夫人住进这里时少爷的话:

没他吩咐,不许让少夫人知道有关他的信息,照片更是不能给她看到。

顾筱筱本来就不是一个细心地人,并没有注意管家话里的弊病。

见管家视线往屋子里瞟,心虚地生怕被发现什么,手捂着高领毛衣的领口同时脚下挪了一步挡住他打望的视线,道:“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就回屋洗漱要迟到了。”

“哦,好。”管家点点头后退打算下去,又突然听到门口的人喊住他,“对了!”

顾筱筱看着停下看向自己的管家。

万一人家压根没看到她怎么回来的,自己一问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少夫人?”管家恭敬地弯腰抬着头等她吩咐。

三年前顾冷两家联姻,顾筱筱便被接到这座私宅里独自居住,管家初时被安排伺候这么一个丫头片子心里不是没有想法。

但他从冷夜爵小就跟在他身边伺候,将近三十年的管家培训养成的职业道德不容他对主人命令吩咐的事情有一丝违抗。

也幸好是这样,冷夜爵在后来查看别墅监控视频之后将所有对顾筱筱不敬的下人全部辞退,只留下他和门卫为数不多的几个人。

担心少夫人如果问起他自己昨晚怎么回来的,管家低头纠结起来。

该想个什么理由既能搪塞过去,又不会惹到少夫人猜疑不快呢?

顾筱筱咬着唇想了片刻,暗自摇头,瞥了一眼管家旁边的小翠,道:“我今天早餐去学校吃,不用再给我送了。”

“是。”

管家带着佣人离开下楼,顾筱筱动作迅速的跳回自己房间立即关上门,心虚的瞥了窗户一眼走过去。

推开透明的玻璃窗,外面是一望无际的紫色薰衣草花海与水洗的天空相交接,空气里呼吸都是淡淡地宁神花香。

当初爸爸公司遇到困难要她联姻,她因为沐晨哥哥哭着闹着不愿意,后来是沐晨哥哥亲自送她到这里,告诉她只要在这里住够三年就带她回家。

原本想冷夜爵一听名字就是个冷冰冰的人,他的房子里会像鬼屋一样恐怖。

想不到她进来发现这里房间的装修,还有推开窗子一望无际的薰衣草花海,都是她最喜欢的。

思绪回转,窗户下面草坪上不见人影,应该是拿钱离开了。

顾筱筱拍拍胸脯长舒一口气,刚才虚惊一场,吓死人要。

……

黑白色调极简风格的书房,男人坐在黑沉木书桌后紧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监控画面,当看到女孩进屋第一件事跑到窗边找自己时,勾勾唇,坐在椅子上的不适稍稍得以缓解。

“算你小东西还有些良心。”他敲了下画面里小女人的饱满的额头,就听见女人嘟哝着朝卫生间走去,“听说现在好多牛郎碰见有钱人都喜欢当牛皮糖,幸好刚才那个拿钱打发了。”

“……”

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他冷蹙地眉心拧成一个结,她都是从哪儿听得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管家端着一杯咖啡在外面敲门,听到里面低沉有力的声音,下令道:“进来。”

修长的手指关掉电脑屏幕开关,冷夜爵抬眸淡淡地落在进来的管家身上。管家走到桌前放下咖啡,恭敬道:“少夫人没有开口问,应该没发现昨晚是您送她回来。”

“嗯。”他淡漠应了一声不与解释。

被自己老婆误当牛郎给钱推出窗户这种丢脸事儿他会说?

骨节分明的手指捏起咖啡杯旁边的勺子,搁进深棕色的咖啡里搅拌,不紧不慢道:“她昨天跟人泡吧,还喝了酒。”

少爷口中的她指定谁,再明显不过。

“这……”管家想起昨晚少爷抱少夫人回来时闻到的酒气,他以为是少爷喝了酒,没想到会是少夫人。

注意到男人渐冷的话音低下头,管家低下头认错,道:“是属下失职,少夫人昨天只说要去顾氏找顾董事长,没有料到她怎么会改道跑去酒吧,以前小姐从来不去这些地方。”

少爷立过规矩小姐要按时上下学,不许进声乐场所,喝酒更是明令禁止的一项。

因为顾筱筱平时对这些似乎不怎么喜欢,管家便松懈下心,没想到这次竟然赶上少爷回国看她时候买醉酗酒。

“会不会少夫人有什么不开心?”管家试探地猜测道,“毕竟少夫人还是青春爱做梦的年纪早早结了婚却连自己的丈夫都不曾见过……”

她是遇到伤心事,但对象却不是自己。

冷夜爵手指勾着咖啡杯小耳钩,杯沿递到唇边轻抿一口,优雅的动作配上帅气冷漠的一张脸,举手投足皆是日积月累沉淀的贵气。

有的人坐在那里便是一副画一处美景,大抵就是这个样子吧。

“这段时间我都会呆在别墅里,留几个少夫人用惯的,其余不相干的下人打发到后院去吧。”他回来的事,不宜让太多人知道。

少爷这是打算留下来跟少夫人相处过日子了吗?

他从小看着少爷长大,三年相处少夫人的性格善良又单纯可爱,少爷少年老成现在更是常年不见笑容,两人生活过日子有个欢快调剂的人在搭配不过了。

见冷夜爵摆手,管家收敛眼中喜色恭敬退下。

书房沉重的实木门重新关上,坐在书桌后的人打开电脑屏幕,移动鼠标点开邮箱里的资料信息。

视线紧落在照片中的男人脸上,温润儒雅的一张脸,轮廓五官之中莫名透着三分熟悉感。

“沐晨……”

第4章 中了邪了

他默念着资料信息中的名字,看着上面一行一行记载着小妮子与这男人的关联。

两家长辈世交,青梅竹马同一个大院长大,亦兄亦友?

这些年他竟没有注意到小妮子身边有这么一号人占据着她的心。

昨晚小女人哭的稀里哗啦,那句丧偶买醉应该说的就是这个男人。

握着鼠标的手指不知不觉收紧,可以清晰看到手背凸起的青筋跳动着隐匿的情绪。

顾筱筱洗漱收拾好拿着书本出别墅,管家带司机在门口等她。

“少夫人,今天时间晚了,让司机送您去学校吧。”

平时她都拒绝管家安排车送,实在是别墅里的车动辄上百万,她才不要因此成为学校同学茶余饭后讨论的焦点呢。

双.腿之间火.辣辣的难受,能少走就少走几步,不能跟自己身体过不去。

她没有为难自己上了管家安排的车。

见她乖乖上车,别墅三楼窗边的人唇线紧抿的弧度这才稍稍松缓。

他目送着缓缓驶出雕花大门的车子,想到方才资料上的那个男人,眸底冷色渐渐转为坚毅,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事上输过,这一次更加不可能输给谁。

冷家的别墅建在半山腰,车子行驶而过道路两旁高大的松柏树,随意长满的草地上开满不知名的野花,黄白.粉色交相映照。

早晨的天气这么好,阳光明媚,秋风带着草木的味道从车窗缝隙吹进来,泛着丝丝凉意。

白云朵朵飘散舒卷形成的轮廓好像一个人坐在那里。

喜欢一个人,无关紧要的事情都能够联想到他。

顾筱筱浑身酸困,无力地趴在车窗上走神,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沐晨哥哥穿着白色衬衫纤尘不染的俊脸,接着就跳出办公室一上一下叠合在一起躺在沙发上的一男一女。

“在我眼中,在你心中,有你的出现就有蔚蓝天空……”

熟悉的特设铃声响起来,她本能取出手机要按下接通键,随后懊恼地捶了下自己的小脑袋,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备注号码咬着唇.瓣才克制住接起来的冲动。

“骗子,大坏蛋,我才不要理你!”赌气的扔掉手机,她侧过身子面向窗外。

“梦的城堡,用爱守候,最美好的时光在这停留,就让我陪在你身旁,当你快乐或绝望,就像你陪着我一样……”

轻跃的歌声不断从背后传来,每一个节拍字眼都像是一记小锤敲在她紧闭的心房。

车窗外明明先头还觉得好看的野花野草现在装进眼里毛毛躁躁地堵在心口里,烦躁转身按下挂断。

司机从后视镜里瞥见后车座的一幕立即收回视线,耳观鼻鼻观心目视前方,他还是开好他的车算了。

由于车上的一个电话,顾筱筱一整个上午手里攥着手机盯着屏幕一个劲儿的看。

沐晨哥哥太过分了,她挂断电话,他就不懂再打一个过来跟她解释一下吗?

或许他跟顾雨薇那个女人就是真的,说不定两个人现在就在公司里黏的热乎才懒得联系她。

从小到大习惯了沐晨的照顾关心,尤其这三年她一个人从顾家搬出来住进冷家别墅里,冷清清一个人孤单害怕,每晚都是听着电话里沐晨哥哥的声音才能睡着。

已经20多个小时没有听到沐晨哥哥的声音了,她努力想他跟自己说话时候的表情语气。

“这么急着赶我走,你昨晚可不是这样的。”

男人邪魅的俊脸倏尔冒出脑海,惊地她一个机灵,一定是中了邪了,好好的怎么会想起早晨那个牛郎!

“顾筱筱!”

耳边突然一声,她吓得蹭地坐直身子,一双大眼精神抖索地在身周围转了一圈儿,杨佳蕊故意拍了下她左肩膀,从她右边跳出来,脸上是恶作剧得逞的笑,揶揄道:“下课跟了你一路都看你魂不守舍的,怎么天亮了梦没醒,还在里面过春天呢?”

顾筱筱想到昨晚酒吧的事情满肚子气,扭头不搭理她继续往前走。

“哎大小姐你今天是怎么了?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杨佳蕊在她身侧拽住她。

她气鼓鼓地转身停下来,脱口道:“都怪你,昨晚偏要带我去酒吧,害得我……”

话说一半,意识到昨晚的事情太丢脸,捂着嘴.巴噤声,扭头不管杨佳蕊继续往前走。

杨佳蕊眼睛睁大一瞬,赶了几步追上她,“筱筱好闺蜜之间是没有秘密的,你昨晚被那个帅哥带走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你知道还看着我被他带走啊!”顾筱筱气愤的攥着拳头控诉道。

杨佳蕊一听这语气昨晚真的有情况,连忙拉着生气暴走的人,“你听我解释嘛,我看到他扛着要带走你就过去了,结果还没靠近他身边就被他吓得不敢过去了,我从来没见过眼神那么戾气吓人的男人。”

“……”顾筱筱没说话,但是也不像刚才那么生气急的甩手走人。

见她气平了些,杨佳蕊伸手搂住她的肩膀诱哄道:“我整整担心了你一.夜来的,打电话关机,我又不知道你家在哪里,本来想通知你的沐晨哥哥,可是我也没有他的号码。”

听她这么说顾筱筱总算心里的那口气顺下来,拉着她的手与她站面对面,一双大眼认真紧张地向她求助,“佳蕊,这件事只有你知道,你帮我出出主意,你说我要不要告诉晨哥哥?”

“到现在还惦记晨哥哥干嘛,他昨天才跟你姐劈了腿。”顾筱筱那个私生女姐姐她见过,成天打扮的清汤挂面似的,她最讨厌那种爱在男人面前装可怜的白莲花。

一句话无疑是戳到了顾筱筱的痛处,顿时心底一片酸涩划过,闷闷地低头不再吭声。

杨佳蕊心中一丝不忍,随后猛地想起什么撞了她手臂一下,“昨晚你应该做措施了吧?”

“什么?”顾筱筱一脸迷茫。

“我问你昨晚跟那个……有没有带TT?”

顾筱筱脸色白了白,杨佳蕊猛地扶额,看她神色便知晓答案,恨铁不成钢的戳她小脑瓜,“蠢妞儿你就不能张长点儿心啊。”

顾筱筱也委屈,昨晚她都醉断片了,哪想到那么多……

总裁宠妻上天-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顾筱筱, 冷夜爵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266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