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全才仙帝-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萧晨, 楚怀玉

重生全才仙帝-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萧晨, 楚怀玉

第1章 一代天帝成了上门女婿

萧晨睁开眼睛,见到了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

他面露惊愕:“南极四帝的天罡禁法出岔子了?我不是被这四个杂碎偷袭得手了吗?怎么......”

他抬起头来,举目四望,才发现自己似乎到了某个异常熟悉的地方。

巨大的落地玻璃窗立在跟前,左右来往都是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金碧辉煌的酒店之中,给人一种巨大的不真实感。

这是......地球?我回来了?

萧晨的眼神有些迷茫,万年之前,他从地球穿越到天辰界,苦修数千载,破空飞升,最终成就天御帝尊之位,三界上下唯我独尊。

但好景不长,就在他打算冲击圣人之位的时候,仅次于他的南极四帝突然连手偷袭,将他打入两界胎膜之内。

他的爱妃怀玉仙子为替他拖延时间,被这几人当场打成了混沌二气,身死道消。

萧晨本以为自己会在两界胎膜之内迷途千年,没想到居然回到了地球。

他审视着自己的身体,脑海中顿时涌入无数记忆。

“......原来是我阴差阳错之下夺舍了此人?”

萧晨检视记忆,很快明白过来:“如今距我穿越竟然只过了五年,这么说......”

“你打算装傻到什么时候?”

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打断了萧晨的思索。

他不耐烦的抬起头来,本想发火,结果瞧见说话之人的样子,却是当场一愣。

“怀玉......”

萧晨的眼中闪过一片惊喜,忍不住伸手扶住面前绝美的女子:“你也活下来了?太好了......”

“装,我倒要看看你能装多久。”

楚怀玉冷笑一声:“今天你就是装破天去,我也是要跟你离婚的。”

萧晨愣了下,怀玉仙子与他结发三千年,向来是个贤淑温软的性子,为何此刻却显得这么......高傲凌人?

还要跟自己离婚?

他忍不住皱眉回忆,这才想起,面前的楚怀玉并非那个与他同床共枕数千年的怀玉仙子,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难道是前世?

萧晨仔细的回想了下。

楚怀玉,金兰市楚家二房长女,也是这具身体的大学同学兼便宜老婆。

作为金兰市赫赫有名的商业世家,楚家家产巨万。半年前,楚家老爷子宣布退位,进行股份分割......由于楚家有传男不传女的传统,为了分润股份,楚怀玉便同萧晨来了一场合同婚姻。

自此,萧晨入赘楚家,成为了一个上门女婿。

直到今天。

萧晨哭笑不得,他想了起来,这个和怀玉仙子一般无二的女人虽然相貌绝美,但脾气却非常暴躁,甩脸子骂人是家常便饭,有时候甚至还会动手,以至于都没人敢跟她结婚。

也就是萧晨前身自小父母双亡,又暗恋楚怀玉,才会答应。

啪!

楚怀玉突然拍了下桌子:“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再不签字别逼我收拾你!”

换做从前,萧晨多半就从了,但如今他早已不是那个窝囊的前身,闻言顿时道:“距离合同到期还有一个月,到时候再说吧。”

他可不想就这么离婚了......面前这个女人和怀玉仙子长得一模一样,他如何忍心一个人离开?

“你说什么?”

楚怀玉都惊了,她完全没料到萧晨有胆子拒绝自己,一时怒不可遏:“你再说一遍试试?”

萧晨平静道:“不签。”

不知怎么,看着萧晨那古井无波的眼神,楚怀玉莫名有些心惊胆战,仿佛面前不是那个她熟悉的窝囊废,而是某个身居高位,气势凌人的无上至尊。

“你给我等着!”

楚怀玉气得不轻,起身就走。要不是左右人来人往,她真想狠狠收拾萧晨一顿。

“等等。”

萧晨出声叫住她:“怀玉,你阳关晦涩,天门泛暗,必定是有劫难将至,最近就跟着我别乱跑了。”

萧晨如今虽然功力尽去,但眼界还在,基本的筹算也不曾忘记,他见楚怀玉面相有异,顿时提醒了一声。

只可惜楚怀玉哪知道,自己这窝囊废老公已经变了个人?

“神经病。”

她骂了一句,根本没把萧晨的话放在心上,转头就走出了酒店。

结果就在她走出大门的瞬间,一辆金环面包车呼啸而来,车上跳下几个壮汉,七手八脚就拽住她塞进了车里。

楚怀玉吓懵了:“救,救命!”

“怀玉!”

萧晨也没算到劫难来得这么快,一时又惊又怒,连忙冲了出去。

嘎吱~~~碰!

一辆疾驰而来的卡车冲上人行道,当场将萧晨撞得倒飞而起。

......

半小时后。

城南开发区某厂房。

面色惊恐的楚怀玉被绑满绳索,扔在了地上。

“威哥,人抓来了。”

动手的壮汉们鱼贯而入,对坐在左侧的一个年轻男人弯腰道。

楚怀玉看过去,面色大变:“楚威?是你让人抓我的?你要干什么?”

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堂哥楚威派人抓的自己!

“小玉啊,别怪堂哥狠心。”

楚威面无表情的站起来,看向楚怀玉道:“老爷子突然宣布提前退位,我也很措手不及,为了保证我手里的股份足够掌握集团,只能请你帮个忙了。”

“我就是死也不会把股份给你!”

楚怀玉气得咬牙切齿:“等着吧,我回头就告诉爷爷你做了什么。”

“呵呵。”楚威似乎早就料到楚怀玉会是这样的反应,当下也没生气,淡漠道:“你不怕死,总会怕其他的吧......”

“你说,我要是给你拍点小电影发到网上,爷爷还会给你股份吗?”

“你,你要干什么?”楚怀玉当场脸色一白。

楚威哈哈一笑:“你说呢?”

他身后的一众壮汉,亦是狞笑连连,眼神猥琐的靠了上来。

“你敢!”楚怀玉吓得腿都软了,手脚撑地不住后退,嘴里喊道:“别过来!滚,滚啊!”

楚威面露得意:“现在知道怕了?晚了!等料理了你,我就去找你那窝囊废老公......听说这三年来,你对他动辄打骂,你说我给他一点钱,他会不会帮我坑你一把?”

第2章 今天我就满足你

楚怀玉没有说话,脸上却闪过一丝绝望。

从假结婚到现在,三年来,她的确从未给过萧晨一丝好脸色,将心比心,楚怀玉自知,萧晨八九不离十会答应楚威。

换句话说,她今天不但要被侮辱,连股份也注定失去。

楚怀玉越想越是后悔,早知如此,刚才就该听萧晨的......

“总算是找到了。”

说曹操曹操到,也就是这时,萧晨的声音突然从门边传来。

楚怀玉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从被掳上车开始,她被人带着换了七辆车,绕了无数路,才到了这个废弃厂房,就萧晨那个路痴,又身无分文,怎么可能找到这里来?

她想着,忍不住抬头看去。

昏暗的厂房内,唯有门缝传来一片光亮,萧晨的身影立在门边,高大得仿佛从天而降的救世主。

楚怀玉使劲眨了眨眼,确定不是幻觉后,眼泪当时就涌了出来:“萧晨,你怎么来了?快,快报警!”

一旁楚威也傻了,他同样无法理解,二房这个窝囊废上门女婿,究竟是怎么找到如此偏僻的地方!

“威哥,这......”

有个壮汉凑过来,小声道:“咱们这事儿不能被人知道啊......”

楚威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狠辣,当下道:“先别管那个母暴龙,把他给我废了!”

话音未落,他已经当先朝萧晨冲去。

楚怀玉吓了一跳,忙道:“萧晨,快跑!快去报......”

砰!

一声巨大的闷响突然炸开,打断了楚怀玉的声音。

下一刻,楚威整个人离地而起,如同被卡车撞到的破布娃娃,当场倒飞而出。

他撞在旁边的护栏上,熟铁质地的栏杆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声,瞬间倒塌一片。

“啊!!!”

楚威疼得叫出了声,捂着肚子惨叫:“给我打死他,打死他!”

壮汉们对视一眼,顿时冲了过来。

萧晨保持着出拳的姿势,缓缓放下手,面无表情的抬腿一踹。

咚!

冲在最前面的壮汉应声而倒,后面的人愣了下,正要继续动手,突然便浑身一震。

萧晨不知何时掐了个指诀,嘴里念念有词:“逐神驭魂,八方受制,三魄归身,凭吾号令,去!”

话音未落,七八个壮汉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当场便倒转身子朝楚威冲了过去。

楚威吓懵了:“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混账东西,想要造反吗......啊!!!!”

在楚威的惨叫声中,壮汉们一拥而上,将他压在了身下。

萧晨随即走到楚怀玉跟前,替她结了身子,将她扶起来,问道:“怀玉,没事吧?”

楚怀玉摇摇头没有说话,她感觉今天遇到的事情根本无法理解,完全没法将从前那个懦弱窝囊的老公,和今天大发神威的萧晨联系起来。

萧晨见状道:“你先歇会,我处理一下楚威就带你回家。”

“嗯......”

破天荒的,楚怀玉没有发火,她看着萧晨,沉默了下道:“看在你今天救了我的份上,回家我就不打你了。”

萧晨僵了下,这女人......哪儿来的自信?

“你们干什么,别,别脱我裤子!”

楚威惊恐的声音响起:“萧晨,萧晨你快让他们住手!”

萧晨走过去,摸出手机,一顿猛拍。

楚威又惊又气:“你干什么!”

“你说呢?”

萧晨淡淡道:“你不是喜欢拍小电影吗?今天我就满足你。”

说着,他拍了拍手。

下一刻,七八个壮汉顿时宽衣解带,一拥而上。

楚威当场惨叫出声:“不要,不要......啊!!!”

......

“呕。”

亲眼看了一场旱道大戏,饶是以楚怀玉的彪悍,都有些恶心。

她忍不住给了萧晨一拳:“你这是花了多少钱,居然能让这些人心甘情愿背叛楚威,还,还跟他做这种事情......”

萧晨笑了下,正要说话,突然眼前一黑,软倒下去。

“......不想说就算了,你装得也太假了。”

楚怀玉没好气道,随即推了萧晨一把:“赶紧起来,你......”

她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萧晨居然脸如金纸,满头冷汗。

“喂,你别吓我啊!”

楚怀玉心头一紧,手忙脚乱的摸出手机......

二十分钟后,金兰市市医院。

特护病房外,楚怀玉看着昏迷的萧晨,心情复杂。

“你是病人的家属?”

一个戴眼镜的中年医生走过来问道。

“不......”

楚怀玉下意识想要否认,但犹豫了下,又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对,我是她的.....妻子。他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应该是透支体力昏倒了。”

中年医生说着,打量了眼身材曼妙的楚怀玉,咳嗽一声道:“年轻是好事,但也得节制啊,这种事情不能......”

楚怀玉脸色涨红,正要说话,电话却响了起来。

“什么?爷爷让我回家?!”

她看了眼仍旧昏迷不醒的萧晨,眉头微皱,留了个信息后快步离开。

又是半小时过去,萧晨睁开了眼睛。

“好险,差点没缓过来......四十吨载重的卡车还是猛啊,都快赶上低阶修士的全力一击了。”

萧晨吐出一口长气,他出门的时候被卡车撞到,虽然凭借秘术抵消了巨大的冲击力,但由于境界不足,难免还是受了些伤,后面又连番使用迷魂术,可谓是筋疲力尽。

好巧不巧的,楚怀玉一拳刚好擂在他心脉上,断了他的气机,所以才让他昏了过去。

如今几个小时过去,总算是恢复了过来。

“诶?你小子这么快就醒了?”

病房中,隔壁床的老者面露诧异,看着萧晨啧啧称奇:“年轻就是好啊,这么快就醒了。”

萧晨回头看了眼,微微一愣,又瞥了眼老者吊着的双腿,忍不住眉头微皱:“老人家,你这病不轻啊。”

“这点小伤,不碍事。”

老者无所谓的笑笑:“也就是打了石膏麻烦点,左右不过个把月的事情。”

萧晨呵呵一声:“我说的可不是你的腿。”

话音刚落,原本还一脸和蔼的老者顿时一窒,眼神一下子锐利起来。

他看着萧晨,仔细打量了片刻,沉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第3章 我是楚怀玉老公

我到底是什么人?

萧晨很想说,我是天辰界万年一遇的奇才,是八部天官之魁首,三界生灵之共主,圣人之下万人之上。

世称:中天无极天御至尊寰宇玄穹大帝。

但他同时也很清楚,自己若真这么说了,这老头多半得把他当成神经病。

这年头,总是不能说真话的。

所以他咳嗽了一声,道:“我是楚怀玉的老公。”

“噗!”

耄耋老头差点被这话呛到,一脸震惊的看向萧晨:“格老子的,楚怀玉那疯丫头,也能找到男人?”

“......”萧晨很想解释,但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干脆不说话了。

耄耋老头见状,就明白萧晨没有撒谎——取个母老虎又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哪个男人会撒这种谎?

想到这,他的眼神郑重起来,甚至带了一丝钦佩......刚才他可是亲眼看见了楚怀玉在门外那副紧张的模样,这说明什么?说明楚怀玉很关心萧晨的安全!

连这样的母老虎,都能调教成这样,此子必然有其过人之处!说不定......

“小兄弟......”

老头的态度一下子热情起来,称呼都变了:“那你说说,我的病根究竟在哪里?”

萧晨眼中闪过一丝白芒,微微瞥了他一眼,便道:“还能是什么?年轻时候打架打多了呗。你一个小小的半步内家,跟人打架惯用内气,还喜欢从心窍运脉......啧啧,捷径岂是这么好走的?”

他说着,又瞧了眼老头的双腿:“多大岁数了,还玩这些花活,好好的一双腿打石膏干什么?”

老头懵了,他本是病急乱投医的随口一问,哪知道萧晨不但看出了他的情况,更是连障眼法都识破了?

“好,好,好!”

老头哈哈一笑,反手为掌朝双腿一拍,石膏板当即碎成一片。

他从床头一跃而起,跳到地面上,眼神热切的看向萧晨:“小兄弟,不,小神医,可否劳烦你替我治疗?不瞒你说,老夫这些年找了不少医生,没一个看出我的情况,还说什么我是得了癌症......”

“简单。”

萧晨淡淡道:“江湖中人多得是你这种情况,普通医生不懂经脉,看不出很正常,但在我手里,简单得很。”

“当真?!!”

老头一时狂喜:“那就拜托小神医了......”

萧晨笑笑,起身抓住他的手腕,正待运功替他修复破损的心脉,突然听到身后一声怒喝:“住手!”

话音未落,一道劲风袭来,一条穿着高跟鞋的修长玉腿直逼他的后心。

换做普通人,这一击若是命中,当场就得暴毙!

萧晨眼神一寒,冷哼一声,整个人瞬间一动。

“什么?”

高跟鞋的主人发出一声惊呼,完全没料到自己会踢空。

没等她反应过来,突然感觉喉咙一疼,便被萧晨单手举了起来。

“小神医且慢!”

老头都没看清萧晨的动作,明白自己是遇到了医武双修的高人,急忙大喊:“误会,都是误会,这是我孙女......”

萧晨愣了下,脸色稍缓,但还是有些冷淡道:“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总得给她个教训。”

说罢,他放下女人,伸手在她身上连点数下。

面容姣好的女人闷哼一声,顿时感觉自己丹田内气消失殆尽,一时大惊失色:“你干了什么?”

“以武逞凶,封你半年大脉,以儆效尤。”萧晨淡淡道。

生了张瓜子脸的绝美女人气得不轻,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成了个普通人?

她怒道:“你敢......”

“住嘴!”

老头大喝一声:“神医说得对,筱筱,你这性子是得改改了,也罢,这阵子你就跟着神医,做些鞍前马后的事情吧。”

张筱筱难以置信的看向老者:“爷爷,您没睡醒吧?”

“我们张家有恩必报,有错必罚,你无礼在先,自然得赔礼道歉。”

老头沉声道,继而又看向萧晨:“小神医,您看这样处理行吗?”

他说话的时候表情淡定,心里却相当紧张,孙女张筱筱好歹也是外家巅峰的境界,结果却萧晨如抓猫一样锁住,动弹不得,这说明萧晨至少也是内家巅峰,甚至......

如此医武双绝之人,张家也不愿得罪。

萧晨见老头如此懂事,态度又相当恭敬,当下也就熄了火:“你倒是知趣,手伸过来吧。”

老头连忙伸出双手。

萧晨单手握住,胎息一转,便渡过一道真元。

相比武者的内气,他堪堪炼气而成的真元虽然稀少,能力却强悍百倍,只是数次呼吸时间,便修复了老头的心脉。

“好了。”

三息不到,萧晨收回手道。

老头闻言,尝试着用力一掌击出。

咔嚓一声,内劲翻涌,一旁的床头桌顿时裂开一条大缝。

“.......真的好了。”

老头喜极而泣,当场朝萧晨推金山倒玉柱的拜倒:“小神医,大恩不言谢......从今天起,您就是我们张家的恩人,以后我张成虎任凭您驱使,绝无怨言。”

萧晨眉头微挑,张家?难道是楚怀玉说的那个张家?

他隔空伸手,真元激荡,顿时凭空将老头扶了起来。

随即对旁边的张筱筱道:“你跟我来。”

张筱筱还震惊于萧晨随手治好爷爷的可怕医术,闻言想要说话,却被张成虎瞪了一眼,只能咬牙跟着萧晨走出病房,来到了天台。

“既然你爷爷让你帮我,我就不客气了,有件事需要你去办。”

萧晨说着,正要吩咐,目光突然瞥见不远处的一栋百层大楼上的硕大屏幕,顿时眉头微皱:“那是什么?”

张筱筱看了眼,没好气道:“楚家的楚威今天要向周家大小姐周雨求婚,租了我家的宣传屏幕......你不是楚家的人吗?居然不知道?”

“哦,我倒是忘了,楚怀玉跟这楚威一直关系不好。”

没等萧晨说话,张筱筱又露出一丝调侃道:“你还不知道吧,楚家老爷子把股份都分给了两个公子,没给你老婆留。”

萧晨闻言,脸色顿时一沉。

第4章 问过我了吗?

对于世俗的金钱,萧晨其实并不怎么看重。

他好歹也曾是位列仙班,威压三界的霸主级人物,重活一世,自然得再证大道,报仇雪恨,才不枉机缘,又岂会纠结于些许金钱?

但想到这事儿会让楚怀玉难过,萧晨就忍不住了。

他刚才看了消息,知道自己的便宜老婆撇下自己离开,是为了回家商量股份的事情......如今听着张筱筱这话,似乎老爷子根本就没有给楚怀玉留股份的打算,那为何又要叫她回去?

羞辱吗?

萧晨知道,自己的便宜老婆楚怀玉虽然能力出众,却因为性别一直不受待见,他本以为老爷子会在退位的时候念惜旧情,照顾她一下......没想到不照顾也就算了,居然还打算羞辱她!

想到这,萧晨眼中闪过一丝怒火。

他拿出手机,点开一个视频,递给张筱筱:“那个大屏幕你能控制吗?把这个视频投上去。”

“整栋楼都是我们张家的,当然没问题。”

张筱筱撇撇嘴,接过手机看了眼,顿时一阵恶心道:“我去,楚威这么重口味?”

“有问题?”

“没有。”

张筱筱哈哈一笑,恶趣味十足道:“我这就安排。”

......

金兰大厦,中心广场。

满地鲜花之中,楚威单膝跪地,捧着一枚戒指,对面前的周雨道:“周雨,嫁给我吧。”

周雨面露羞怯,矜持的沉默了一阵,才小声道:“好。”

围观路人顿时爆发出一阵哄闹。

楚威见状,心头总算是松了口气,忍不住揉了揉酸痛的屁股。

想起之前噩梦般的遭遇,楚威打了个寒颤......还好老爸老谋深算,让我提前跟周雨求婚,要不然那件事传出去,张家指不定就要毁约了。

事实上,楚威并不爱周雨,今天这架势也只是做给外人看的,为的就是将周家拉上船,扩大势力,好稳住张家跟家里的合作。

同为金兰市商业世家,周家的势力不小,但对于张家来说,也就是稍大一点的小虾米。

所有金兰市市民都知道,这地方离了任何一个公司都没有影响,唯独离不了张家。

金融、商贸、旅游、餐饮......在金兰市,只要赚钱的生意,都有张家的影子。

楚威很清楚,只要继续跟张家合作,他就会得到楚家的鼎力支持,等到大局将定,再找楚怀玉报仇不迟!

想到这,他摸了下疼痛难忍的屁股,站起身就想带周雨去领证。

也就是这时,周围突然传来一片哄笑。

“哈哈,没想到他居然是这种人。”

“重口味啊,这也太恶心了。”

“有钱人果然都是变态。”

原本还一脸祝福的路人们,突然鄙夷的看向楚威。

楚威有些发懵,正有些疑惑,就听到头顶传来了自己的声音。

“不要,啊啊啊啊。”

这,这声音......

楚威慌忙起身,抬头一看,就见到了自己和一群壮汉......

他心里一片拔凉,又气又怕,连忙转头:“小雨,你听我解释......”

啪!

“恶心!”

周雨给了他一个耳光,扔下手里的戒指,转身而去。

叮铃铃。

手机突然响起。

楚威看了眼号码,脸色更白一分,接通道:“爸......”

“混账东西,你不是说萧晨不敢发出来吗?现在整个金华市都知道了!”

“我......”

“你什么你!给我滚!老爷子让你滚出金华市!”

“嘟嘟......”

电话挂断。

楚威整个人晃了晃,心头气急攻心,当场昏了过去。

与此同时,萧晨也收回了看向大屏幕的目光。

张筱筱在旁边道:“按照你的要求,我已经将这个视频发送到各大门户网站了,不过金华市网警已经开始行动,估计很快就会被屏蔽......”

“无妨,已经够了。”

萧晨转身道:“现在跟我去一趟楚家吧。”

张筱筱愣了下:“去楚家干什么?”

“帮我老婆拿回她应得的东西。”

......

楚家别墅。

“混账东西!瞧瞧你的好儿子都干了什么!”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怒不可遏,一巴掌扇在面前中年人的脸上:“要不是我找了关系,今天我们楚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爸......”

“滚!”

楚应雄一巴掌扇过去,打得中年人跪倒在地。

大厅里一时噤若寒蝉。

楚应雄喘着粗气,一脸怒容,好一会才镇定下来,深吸一口气道:“废掉楚威的继承权,从今天起,楚轩就是楚家的下一任继承人。”

哗啦。

大厅中,无数楚家人目瞪口呆。

一个面貌和楚应雄有两分相似的小孩更是面露惊愕,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一直没说话的楚怀玉气得不轻:“爷爷,你把公司给楚威也就罢了,可楚轩才十四岁啊!我在你眼中,难道还不如一个小孩子?”

楚应雄看了眼孙女,沉声道:“怀玉,你对家族的贡献我一直记得,但你毕竟是个女孩,公司在你手里,以后可就不姓楚了。”

“就因为我是女人?”

楚怀玉很是憋屈:“爷爷,你未免太过分了,我都已经找了个上门女婿了,你还要我怎么样?”

“不怎么样。”

楚应雄淡淡道:“我觉得你还是更适合跑市场,正好,隔壁林周县需要人手,明天你就去那里吧。”

楚怀玉气得嘴唇都在发抖,林周县那种破落的贫困县有什么市场?这摆明是老爷子要将她赶出权利中心!

想到自己这么多年为家里鞍前马后,到头来居然落得被驱逐的下场,楚怀玉心头难过得不行,眼泪都快出来了。

也就是这时,伴随着一阵吵闹声,萧晨的声音突然响起。

“老爷子,你这么处理,问过我了吗?”

“萧晨?你来这里干什么!”

楚怀玉擦了擦眼泪,一把将他拉到一边:“谁让你这么跟爷爷说话的!”

楚应雄更是冷笑连连:“我楚家的事情,还需要问你一个上门女婿?”

其他人虽然没说话,也是一脸鄙夷,觉得萧晨多半是失心疯了,居然敢这么跟一家之主说话。

萧晨却是不慌不忙,淡淡道:“是吗?既然如此,楚家也不用跟张家合作了。”

重生全才仙帝-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萧晨, 楚怀玉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