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神卫-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肖阳, 叶初然

修罗神卫-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肖阳, 叶初然

第1章 牢狱归来

“离婚协议书?妈,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知道!肖阳,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坐了五年牢的牢犯,已经不配留在我们叶家了。我今天抽空来这里接你出狱,就是为了让你在这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人要有自知之明,别不识好歹!”

吴秀芳扫了一眼刚跨出监狱大门,寒酸无比的肖阳,眼中满是鄙夷和冷嘲。

“我不识好歹!?”

肖阳抬头看着面前衣着华丽的丈母娘吴秀芳,冷笑道:“妈,五年前明明是你为了得到叶家旗下的服装公司,让我替叶家那闯祸的二世祖坐牢,亲手将我送进牢房!

现在倒好,我刚刚出来,你便堵在监狱大门前让我签离婚协议书,妈,到底是我不识好歹,还是你太不要脸!?”

吴秀芳被说得老脸一红,换了语气道:“哎,让你坐了五年牢,确实委屈你了,不过如今初然的公司遇到了麻烦,她也老大不小了,必须找个有权有势的老公帮助她度过难关。

肖阳,妈知道你是好孩子,为了初然能过上好日子,你就把字给签了吧,大不了…大不了妈以后每个月给你转两千块的生活费,两千块钱够你混吃等死了。”

肖阳觉得可笑,冷冷地把文件扔给吴秀芳,“妈,我爱初然,不然当初也不可能听你的话去坐牢,想要离婚,除非我老婆她亲自跟我说!没事的话,我先自己走了,这里离市区远,走去市区得天黑了。”

吴秀芳顿时怒火中烧,将挎包朝离去的肖阳背上砸去,朗声大骂道:“爱你个头!你这不识好歹的白眼狼,蹲了五年牢长能耐了!爱,爱有个屁用,爱能让老娘过上好日子吗?你的爱能值几个钱?!什么都不会的废物东西一个!咱们走着瞧,迟早老娘要让你滚出叶家!”

肖阳忍着怒火,头也不回,而没过多久,吴秀芳开着她那辆白色现代从肖阳身旁疾驰而过,丝毫没有捎肖阳一程的想法。

而这时,一辆全武装防弹的路虎揽胜从监狱大门疾驰而出,稳稳停在肖阳跟前。

车窗摇下,一生得跟黑熊般的汉子露出明亮微笑。

“帝座,还是让俺捎你一程吧,刚跟那群家伙打赌赢了钱,不差那点油费!”

“打什么赌?!”

“赌你丈母娘不会捎上你!嘿嘿!”

肖阳黑了脸,黑战笑容一僵,悻悻给开了车门。

一个小时后,路虎驶入锦凰城中,肖阳下了车,从兜里仅剩的几十块钱里拿出两张一块的,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而路虎上的黑战直到看着肖阳乘坐公交车消失在车流中,这才抹了把热泪,疾驰而去。

“五年不见,锦凰市变化可真大!”

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肖阳脑中思绪万千。

五年前,作为锦凰市叶家旁系的叶初然一家为了冲喜,招上门女婿,他入赘之后,便一直遭受丈母娘冷眼。

结婚不到半年,叶初然堂哥、叶家本家二少爷叶少杰,跟一群富二代鬼混,祸害了一大家族少女。

事情闹得大,叶家老爷子叶铁雄因为不想让叶家蒙羞,让吴秀芳叫肖阳去当替罪羊,作为交换,赐给吴秀芳叶氏集团旗下的服装公司,由叶初然打理。

吴秀芳见钱眼开,知道肖阳爱着叶初然,便以叶初然未来幸福相逼,亲手将肖阳送进了锦凰监狱。

今日,便是肖阳出狱之期,不过也是他退伍之日!

锦凰市不少人知道叶家上门女婿肖阳坐了五年牢,可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五年,肖阳其实一直生活在边疆。

因为一些缘故,他刚刚入狱,便被秘密遣送至汉国战士殿中,驻扎在边关战区。

边疆五年,肖阳创神殿,统军百万,立下无数战功!

后边境一战,败国外九大化神境高手,登临帝座,封‘国之神将’!

号,肖神!

而也是这战时五年,肖阳查到了十五年前,他肖家灭族原因!

想到当初的家破人亡,肖阳心脏绞痛,不过很快便被他克制下去。

时间久远,当年之仇错综复杂,他会一一屡清楚,慢慢的报!

数分钟后。

锦绣小区,一幢二层楼的独栋小洋房外。

肖阳迈步走进院子,仰头看着熟悉的房子,眼中闪烁着神采。

“哪儿来的乞丐站我家院子里,赶紧滚,好狗不挡道!”

正在这时,背后传来一道清冷又充满厌恶的嗓音,肖阳转身一看,一气质脱俗,穿着黑丝包臀裙的干练女子冷冷的望着他。

女子虽然打扮成熟,但也就十八九岁,模样与当初的叶初然有着几分神似,肖阳认出女子正是叶初然的亲妹妹,他的小姨子叶巧巧。

“你是肖阳!?”

叶巧巧蹙着秀眉,认出眼前这穷酸男,竟然是那五年前因为强J入狱的废物姐夫,双眸中顿时充满了厌恶和恶心。

没等肖阳开口,叶巧巧劈头盖脸的对肖阳骂了过来。

“你这废物东西还有脸回来我家,你是来恶心我的吗?赶紧滚,别脏了我家的院子!你今天是出狱了是吧,正巧,赶紧去把离婚手续办了,因为你这废物,白白耽搁了我姐五年的青春!”

叶巧巧沉着脸,她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姐姐会选这么个恶心东西进门!

“我不会和你姐离婚的,只要她没亲口向我提!”面对林巧巧的辱骂,肖阳仅仅是摇了摇头。

这时,大门打开,在里面听了到声音的吴秀芳出来破口大骂道:“你说不离就不离?实话告诉你废物,在你坐牢这五年里,锦凰市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追求我女儿,人家说了,只要我女儿答应结婚,分分钟帮我们渡过难关,你呢?一个坐了五年牢回来的废物,不仅帮不上忙,反而是个天大的累赘!”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吴秀芳睁眼说瞎话到如此地步,肖阳眼中也是有着怒火闪烁。

“妈,你们别吵了,老远就听到你们声音,肖阳今天刚回来,先进屋再说吧。”

肖阳正要说话,一道温婉的声音从院子外面传来,一听到这声音,肖阳眼中的怒火,顷刻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第2章 夜遇叶巧巧

肖阳循声望去,只见同样穿着一身职业装的叶初然款款走来,美得惊艳的俏脸上相比五年前多了些许沉稳,应该是吴秀芳嘴中的公司麻烦,让女人神色看起来有些疲倦。

见叶初然走来,吴秀芳张了张嘴,将要说的狠话咽回了肚子,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屋。

叶巧巧心有不甘,看了眼肖阳寒酸的衣着,道:“姐,干嘛让这恶心的废物进家里,你也不嫌脏!我看你还是赶紧把婚跟他离了,一了百了!”

“离不离婚是我自己的事情,肖阳再怎么说都是你姐夫,当着我的面一口一个废物,你的教养哪儿去了?!”

叶初然俏脸有些难看。

叶巧巧当着她的面辱骂她的丈夫,对肖阳丝毫不尊重,把她放在哪里?!

不管肖阳做过什么,不管她心中如何打算,只要一天没离婚,都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叶巧巧的亲姐夫!

叶巧巧没想到姐姐会维护肖阳,有些气不过。

“姐,你怎么还帮他说话?你知道人家怎么说你吗?说你叶初然眼瞎,是傻子!找了个废物回家不说,还被带绿帽,这一切可都是这个废物造成的!如今公司资金流断裂,如果我们再想不到办法,只能申请破产,被叶家那些人收回去了,我们又将一无所有!”

叶巧巧紧咬着红唇,内心不岔!

当初叶初然选择让肖阳这个毫无学历、毫无家世的废物进门,她就一百个不愿意。

自己姐姐那么优秀,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偏偏找了个肖阳这种的屌丝男。

不仅让她一家人被人戳了五年脊梁骨不说,关键时刻一点也指望不上!

叶初然正要说话,肖阳率先开口,道:“你们公司的问题,如果数额不大,或许我可以帮忙解决的。”

肖阳看着二人,如果只是十亿美金以下这种小额的资金流断裂的话,他只需要一个电话,便可以解决,如果超过这个数,就得麻烦一些,让在其他国度的部下进行资金转账。

因为,他不想被国外暗夜世界中的那些人知道他已经回了汉国。

“傻逼!我们需要四百万现金,你能解决,呵呵!”

肖阳话音刚落,叶巧巧冷呵呵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进了大门。

叶初然看了一眼肖阳,“公司的事情你帮不上忙,也不需要你操心,刚出狱,你先回房间洗个澡吧,至于我妈她们说的事情……等我忙完公司的麻烦事再说吧!”

肖阳怔了怔,叶初然却已经先行进门了。

夜晚。

肖阳洗了澡,在衣柜角落找到了当年自己的衣服,洗漱完下楼的时候,叶巧巧和吴秀芳等人已经在吃晚饭了,岳父叶忠也回来了,拿着碗在沙发上看战争剧。

叶忠五十岁不到,在肖阳的印象中,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五年前,肖阳帮叶少杰当替罪羊的事情,他也知道一二,送肖阳顶罪,也算是他默许的。

肖阳开口:“爸。”

叶忠看了肖阳一眼,点点头恩了一声,便没了下句,岳母吴秀芳在饭桌上摔了筷子,道:“不吃了,倒胃口!”

“我也不吃了!”

肖阳刚刚下楼,叶巧巧也起了身,开始收碗筷,根本没打算让肖阳吃饭。

肖阳有些窝火,却没发做,打算自己去厨房做菜,可刚刚过去,便被叶巧巧拦住。

“想自己做饭吃,可以,不过厨房里的所有东西你都不准碰,要吃饭,自己买一套工具去,不过你这穷酸样,估计连个锅都买不起吧,呵呵。”

肖阳看了一眼一脸讥讽的叶巧巧,转身上了楼。

刚回房间,却发现叶初然在收拾东西,见肖阳进来,女人开口道:“今晚我去公司加班,家里留给你睡吧。”

“不用了,你就在家办公吧,正好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在家办公也不影响你。别熬夜,早点休息!”

肖阳的话让叶初然一怔,正要开口,却发现肖阳已经关好了门,朝楼下走去。

叶初然秀眉微蹙,片刻后,这才躺在床上打开了电脑,电脑上全是‘叶氏服装’的资料。

她不想和肖阳独处一室是真,但要加班也是真。

最近公司收不回账款,流动资金链断裂,如果不在一周天之内解决,几十号员工可能都留不住了。

更重要的是,这公司乃是爷爷看重她,给她的考验,如果经营不善破产,那她这辈子也别想进入真正的林氏集团内部。

叶初然心如乱麻,浏览着电脑屏幕上的资料,可脑中却浮现出肖阳刀削斧凿的面孔。

五年不见,肖阳身上多了一种,她看不透的气质。

可能是五年的牢狱之灾,让他也成熟了不少吧?

等公司的事情忙完,她和肖阳的婚姻便也该彻底划上句号,毕竟早在五年前,她得知肖阳强J入狱的消息的时候,她便已经彻底对肖阳死心了。

即便,小时候她被人欺负,肖阳保护过她!

“果然,人都是会变的。”

……

锦凰市是出了名的不夜城,灯红酒绿的街道上,肖阳抽着刚买来的劣质香烟,一手拿着买来的街边炒饭,时不时刨两口。

过去五年,他一直过着奔波忙碌的杀伐生活,此时看着往来嬉笑、闲谈阔步的人们,他觉得分外安宁和轻松。

连得在心中憋的火,都消散了不少。

他不是个轻言放弃的男人,虽然能感觉到叶初然对他的疏远,但他有信心重新赢得老婆的芳心。

至于岳母吴秀芳,他会让她为今天的羞辱付出代价!

“叶巧巧?!”

肖阳正将烟头插进炒饭一起丢进垃圾桶,看见不远处的酒吧街中,小姨子叶巧巧打扮媚俗的走进了一酒吧大门,和她一起的,有几个衣着光鲜的男女,几人有说有笑,当看到其中一男人的侧脸,肖阳不禁皱眉。

吴川,叶初然的追求者之一,五年前肖阳入狱,他还特意来嘲讽过肖阳。

疑惑叶巧巧怎么和吴川混到了一起,出于姐夫的职责,肖阳犹豫了一下,便跟了上去。

肖阳跟着进了这家名为蔷薇的酒吧,一进去,便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包围。

酒吧中,年轻的男女跟着音乐晃动着身体,肖阳扫了一圈,看见不远处的卡座上,叶巧巧正在跟几个年轻男女喝酒。


第3章 断手断脚

肖阳眼神一撇,注意到了不对劲。

吴川凑叶巧巧很近,有意无意的在往她身上靠,叶巧巧脸色不自然,而另一男的趁叶巧巧不注意,丢个了东西进酒杯。

肖阳眼中冷芒闪烁,点了支烟,慢悠悠的朝几人走了过去。

“肖阳?你怎么会在这里?!”叶巧巧看到肖阳走过来,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你还真是个癞皮狗,你跟踪我?!”

“额,巧巧,这位是?!”

吴川带着金框眼镜,见助理已经把药放进叶巧巧酒杯,却被来人打断,不由得皱眉看着肖阳。

五年不见,肖阳变化很大,吴川一时间没认出来。

“吴总,这就是我那个坐牢的废物姐夫,今天刚刚出来!”叶巧巧毫不客气的揭肖阳老底,面带讥讽。

虽然她知道吴川不是什么好人,但相比之下,她更加厌恶肖阳。

若不是肖阳占着茅坑不拉屎,她也不至于为了跟吴川借钱,背着姐姐答应吴川来这酒吧。

“草,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么个废物东西!还真是没想到啊肖阳,我以为你会死在牢里,居然活着出来了。”

吴川翘着二郎腿,戏谑的打量着肖阳,讥讽道:“五年不见,你还是那副穷酸样,穿这么寒酸跟这儿来,该不会是要钱的吧?”

说着,吴川从钱包里拿出一叠钱:“诺,这里有两千块钱,拿着快滚吧,别扫了爷的雅兴!”

吴川将钱砸倒肖阳脸上,动作熟练无比,讥讽意味十足。

恰巧音乐结束,肖阳满不在乎的掐灭了烟,开口道:“给你一分钟把地上的钱捡来吃了,不然,断手断脚,跪着吃!”

“草!装比装到我面前了,不跪下磕头,今天别想走了!”

吴川闻言微怔,紧接着抄起酒瓶就朝肖阳砸了过来。

肖阳眼中冷芒闪烁,抓住吴川领口,像砸小鸡一样砸在地上,而后没有丝毫犹豫,连续两脚,踩在吴川一手一腿上,骨骼碎裂的声音顿时响起。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众人只觉得眼睛一花,原本拎着酒瓶子砸向肖阳的吴川便躺地上了,凄厉惨叫。

“啊!我的手,我的腿!!上,给我弄死他,出了事我负责!”

吴川嚎叫着,一桌的五六个男的顿时叫骂着提起瓶子冲向肖阳。

众人纷纷躲避,叶巧巧脸色煞白,心中大骂肖阳脑字有病,敢在这家酒吧里动手打人,待会儿怎么死的都不知!

“给姐姐打电话!”叶巧巧慌张拨通了叶初然的号码。

见几人冲来,肖阳面不改色,一脚又是踩在吴川另一条腿上。

咔嚓!

骨骼碎裂声响起,伴随着吴川的凄厉惨叫,吓得几人面面相觑。

“妈的!老子弄死你!”

之前在叶巧巧杯子里放药的男人面露凶光,掏出水果刀便朝肖阳捅去。

肖阳躲都懒得躲,一记狠辣鞭腿抽在男人身上,后者顿时飞了出去,死活不知。

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肖阳又是抬脚,要踩在吴川最后一条手上。

吴川早已痛得大汗淋漓,几乎是瞬间便做出了决定,大嚎道。

“肖阳……肖大爷,我错了,我不该拿钱扔你,看在以往的交情上,您就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

吴川苦着脸躺在地上嚎叫,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只是那双眼里,却闪过一丝森然恨意,他是这家酒吧的金牌客户,等老板来了,他要让老板把肖阳大卸八块!

“肖阳,吴总都这样了,你别太过分!”叶巧巧见肖阳不为所动,焦急道。

“我过分?!”肖阳闻言笑了,这女人,还真是狗咬吕洞宾。

肖阳一脚踩断吴川的手,在后者的惨叫声中,毫无感情的冷声道:“把地上的钱,都吃了!”

见肖阳根本没听她的话,叶巧巧羞恼骂道:“肖阳你这个脑残,回来第一天就惹麻烦,你知不知道吴总是这酒吧的金牌客户,敢在这里面把他打成这样,你死定了!”

“如果我不惹麻烦,那你就麻烦大了!”肖阳看着叶巧巧。

叶巧巧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肖阳踹了脚吴川,道:“告诉她,杯子里你放了什么!?说了这钱就不吃了!不然我让你手下喂你!”

在肖阳的威胁下,吴川告诉叶巧巧实情,后者闻言脸色唰白,不敢想象,如果不是肖阳出现,她今晚会遭到什么样的羞辱。

叶巧巧紧咬着红唇,一脚踹在吴川裤裆里,顿时酒吧里响起惨烈哀嚎,所有男性都菊花一紧。

而就在此时,几个西装革履的大汉呼啸着朝这边走了过来,叶巧巧见状,脸色煞白,心道完了。

为首的西装大汉叫孙强,乃是酒吧的管事,一般只要他出现,事情便没那么容易结束了。

叶巧巧曾和朋友来过这里几次,上次有人在酒吧惹事,被孙强带走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几位,我们老板有请。”

孙强冷着脸扫了几人一眼,不怒自威。

“强哥,快给我弄死这小子,我要他死!”

吴川晕过去又疼醒了过来,见到孙强,心中对肖阳的恨意再也压制不住。

孙强道:“抱歉吴先生,明月姐说了,要带你们几位去办公室。”

说着,孙强朝身后几人招了招手,几人上前抬起吴川,便朝外面走去。

“你也跟上,老板要见你。”

孙强望着肖阳,语气中充斥着不容拒绝。

他心中虽然对肖阳的实力充满好奇,但丝毫不代表他会因此忌惮肖阳,在孙强眼中,肖阳顶多算个稍微强点的普通人罢了。

肖阳淡淡地道:“要见我,让你老板亲自下来。”

“小子,给脸不要脸!我们老板要见你,那是看得起你。你若是不去,就只有打断手脚拖着去了!”

孙强面色微沉,酒吧中众人眼神古怪的看着肖阳,连孙强这位狠人的面子都敢拂,还敢大咧咧地装比,这也太虎了!

叶巧巧面色煞白,忍不住指责肖阳道:“肖阳,你疯了吗?上去就上去啊,想死别拉着我!”

肖阳仿若未闻,淡然地道:“少废话,你该回家了。”


修罗神卫-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肖阳, 叶初然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8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