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神之主-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萧默宇, 穆清

万神之主-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萧默宇, 穆清

第1章 万神之主,入赘为婿。

夜。

冬夜。

寒风刺骨。

神州大地,国安民和,一派繁荣似锦。

而此刻,神州西境国门之外。

却——

悲风沙扬,天地萧瑟。

兵荒马乱,战鼓宣天!

……

千里之外,江城市。

华灯初上,街上人流攒动。

一位身着戎装的中年人,躬身立于一辆墨绿色吉普车前。

“神主,西境敌军压境,欲破我国门,乱我朝纲,属下斗胆请您,蟒袍加身,归军御敌!”

“边境垂危,想起我了?”

萧默宇面色一沉,一抹惊人冷意,自眸中一闪而逝。

散发出的气息之冷,令对面的中年人,都忍不住打着寒颤。

“削我爵位,逼我卸甲的人是他们,现在又想让我回去?”

“你回去问问他们,把我万神之主萧默宇当成什么了?”

话落,将气势内敛,萧默宇从口袋拿出一枚龙符,轻轻抚摸。

“今日是穆家老爷子寿辰,这枚龙符我打算当做寿礼,你若不舍,便拿等价的东西来换吧。”

说罢,他弯腰捡起地上的塑料袋,将龙符扔了进去。

然后,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只留下中年人在原地诚惶诚恐。

“龙符,龙军兵符,普天之下,除了您万神之主,常人岂配执掌啊……”

龙军,一支由一千零八位战神组成的部队,是神州自古以来最精锐的部队,没有之一。

而萧默宇,便是龙军之首,曾携龙军平境外祸乱,定国社江山。

而这龙符,便是调动龙军的唯一信物。

五年前,西境战乱,印国集举国之力,破西境国门,侵我国土,欺我百姓,萧默宇奉命率龙军与印国激战三月有余,重创敌国将领,击溃敌国大军。

更乘胜追击,直捣敌国后方,杀的敌国溃不成军,血染千里。

就此——

萧默宇一战封神,封号“万神之主”,统帅三军。

然——

好景不长,印国集结十二国,以萧默宇嗜杀成性,祸乱安定为由,向神州施加压力,要求遣散龙军,制裁萧默宇。

迫于外交压力,神州高层只能忍痛断腕。

自此——

龙军不再,万神之主萧默宇,成为了军中之人口口相颂的传说。

看着萧默宇背影远去,中年人缓缓拿出手机,拨通号码:“马上命人准备厚礼,去穆家拜寿。”

……

穆家,江城市一个排名靠后的二流家族,旗下虽有公司数所,但大多半死不活。

尤其近几年,经济萧条,穆家,眼看着就要掉出二流家族的圈子。

穆家老爷子大为恼火,今天,正想借着举办寿辰之际,商讨应对之策。

别墅门口,一道靓丽的倩影,正面色焦急,左顾右盼。

此人,正是萧默宇的妻子,名为穆清,人如其名,明眸皓齿,穆如清风。

四年前,萧默宇重伤退役,急需找人照顾,而穆清也被逼婚,急需找一个老公争夺家产。

一番商量,两人一拍即合,结为合同夫妻。

虽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

也正是这场婚礼,让整个穆家,成为全江城的笑话。

穆清一家,也就此被宗家排斥,岌岌可危。

久而久之,直到有一天,穆家老爷子放言要将穆清一家逐出家族,积怨已久的穆清,终于爆发了。

看到萧默宇慢悠悠的走来,穆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俏脸含霜,如至冰窟。

“三分钟,你整整迟到了三分钟,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还不赶紧给我滚进去!”

说完,穆清转身,美眸阴沉的踏着高跟鞋走进别墅。

在她心里,早已受够了萧默宇的窝囊。

三年过去,她对萧默宇剩下的就只有厌恶。

一个当兵退役的大男人,每天无所事事,也不说找个正经工作,每天泡在健身房里锻炼,还美名其曰要时刻等候部队的召唤,她真的受够了。

萧默宇讪讪一笑,没有反驳,赶紧低头跟了上去。

今天,是穆家老爷子的六十大寿,为了保住家族地位,穆家这一次厚着脸皮给所有一二线家族送去了请柬。

但让人脸黑的是,前来参加寿宴的人却寥寥无几,而且大多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人物。

穆老爷子敢怒,却不敢言,只能咬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

“萧默宇,你记住,待会到了里面,你自己找个角落待着,不要让人看到,我可不想再因为你被大家笑话。”

走进别墅,穆清还不忘回头警告萧默宇。

萧默宇苦笑着点点头,一脸无奈。

“萧默宇?谁让你这个废物来的,这里也是你这种窝囊废来的吗?赶紧给我滚出去!”

就在这时,一声爆喝钻进穆清耳里,让她脸色当即一沉。

糟了!

还是被发现了吗?

刹那间,七大姑八大姨走了过来,将穆清和萧默宇团团围住。

这些人,一个个凶神恶煞,面露怨毒,眼睛死死瞪着萧默宇,恨不得喝其血,食其肉。

就是因为这个废物,让整个穆家沦为笑柄,在江城抬不起头来。

也正是因为这个窝囊废,才导致今天老爷子的寿宴,各大家族无人前来。

所有人都把穆家丢脸的责任怪罪在他身上,却没有人意识到,穆家本身的地位与实力。

一只蝼蚁过寿,凭什么让老虎狮子赏脸?

“废物,你耳朵聋了吗?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赶紧给我滚出去。”

“妈的,穆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居然还有脸来这里,活的不耐烦了吗。”

“就是,这里可是穆家别墅,你这个废物,没资格出现在这里,快滚。”

“……”

面对众人的嘲讽与谩骂,萧默宇恍若未闻,低头不语。

穆清交代不让他说话,他便不说。

穆清表情难看,厌恶的撇了一眼萧默宇,继续沉默不语。

这个男人就是这么窝囊,别人都骑在你头上拉屎撒尿了,你却连个屁都不敢放,当初她真是瞎了眼,怎么嫁给如此窝囊的男人。

“穆清,今天可是爷爷六十大寿,你带这个废物来就罢了,他居然连寿礼都没有准备,你们眼里,还有爷爷吗?”

穆振勃,穆家长孙,气势汹汹的瞪着穆清,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优秀,指了指桌子上的书画,眉目扬起一抹得意。

“这幅画可是唐朝唐道子的真迹,价值百万,这上面的一块墨,都比你这个废物老公金贵。”

萧默宇笑而不语,整个大厅再次被嘲笑所充斥。

穆清脸色越来越难看,虽然她打定主意不管萧默宇,但穆振勃已经把话题扯到了她身上。

她若是继续沉默,指不定穆振勃会怎么侮辱她。

“穆振勃,大家都是亲戚,你没必要把话说那么难听吧?”

穆清秀眉轻挑,语气颇为不满。

“鬼他妈才跟他是亲戚!”

穆振勃冷冷一笑:“他就是一条只会吃软饭的寄生虫,根本没资格做穆家的女婿,我们也从来没把他当亲戚。”

“你!”

穆清面红耳赤,却百口莫辩。

穆振勃话虽然说的难听,但却全都是事实,要怪,就只能怪萧默宇太窝囊,落人口实。

“谁说我没带寿礼?”

这时,萧默宇突然将手中的塑料袋扔在桌子上,一枚精美绝伦的龙符顺势滑落出来。

“这枚龙符,比你们整个穆家所有人的命都要金贵。”

萧默宇话音未落,整个大厅瞬间寂静无声。

第2章 跪下磕头,求饶道歉。

“哈哈哈!”

“你们听到这个傻逼说什么了没?”

“你他妈穷疯了吧?一个破摆件,居然敢拿来和我们穆家比?”

安静的大厅里,顿时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所有人全都戏谑的看着萧默宇,眼中的轻蔑与不屑,愈发变的浓郁了。

萧默宇摇摇头,没有解释。

穆振勃却误以为戳中他的心事,继续嘲讽道:“要我说,你这么年轻就退伍,肯定是太废物,被部队赶出来了吧。”

话声刚落,一旁的穆清,脸色骤然变冷,他一生中还从来没有如此丢脸过。

反观萧默宇,则依旧风轻云淡,丝毫不把穆振勃的侮辱放在眼里。

忽然,别墅门口传来一阵骚动,就连一直没有露面的穆家老爷子都从楼上走下来。

别墅门口,一行十辆奔驰组成一个车队,稳稳停下。车队中间,赫然是一辆限量版梅赛德斯S800。

价值千万,彰显尊贵!

“爷爷,您总算下来了,萧默宇这废物刚才说……”

看到老爷子出现,穆振勃赶紧走上前,准备告状。

老爷子厌恶的撇了萧默宇一眼,冷哼一声,说道:“别管那个废物了,所有人跟我一起出去,迎接沈公子。”

随着老爷子一声令下,所有穆家亲戚全都表情兴奋,急忙跟上老爷子的步伐。

沈晶斌?

萧默宇神色骤然一冷,眸中掠过一道冷茫,起身跟了上去。

沈晶斌,江城首富,沈家独孙,同样也是穆清的忠实追求者。

“呦,老爷子怎么亲自来接了,真是折煞沈某。”

沈晶斌虽然说话客气,但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尊敬之意。

尤其是当他看到人群后面的萧默宇时,嘴角更是勾起一抹嘲讽。

挑衅意味十足!

“沈公子客气,您大驾光临寒舍,是老朽的荣幸,出门迎接理所应当。”

老爷子虽是一家之主,但在沈晶斌面前,却不得不卑躬屈膝,笑脸相迎。

“沈公子,天寒地冻,还请里面说话,请!”

作为穆家最出众的孙辈,穆振勃也走上前,毕恭毕敬,谄媚至极。

被穆家子弟犹如众星拱月一般迎进别墅,沈晶斌嘴角流露出些许轻蔑。

穆家?

垃圾!

要不是想接近穆清,穆家还没这个脸让他屈尊登门。

沈晶斌的到来,让穆家上下阴霾一扫而空,自然被安排在主位。

众人落座之后才发现,所有人都有座位,唯独萧默宇没有。

“呦,没有座位了?”穆振勃满面讥讽。

在穆家人眼里,从来没把萧默宇当成穆家人,这次过寿,自然没有安排他的座位。

“默宇,你先上一边站着吧,等会让下人给你搬一把椅子。”

老爷子撇了他一眼,表情淡漠,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一旁的穆清面色苍白,内心气愤,却又无可奈何。

萧默宇苦笑一声,干脆站在角落里抽烟。

大厅内,欢声笑语,不多时,便把话题扯到了穆清身上。

“沈少,小清能被您看中,实乃三生修来的福分,我们一定尽快让她离婚。”

穆清的父母一脸谄媚,排着胸脯保证,倘若能借这个机会把穆清嫁过去,相信老爷子定然不敢把他们逐出家族。

“如此,便多谢伯母费心了。”沈晶斌点点头,微笑着说道。

“沈少放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小清不会有意见的。”

“如此甚好。”

沈晶斌笑了笑,继续说道:“对了,今天是老爷子寿诞,我已命人准备了厚礼,待会就会过来。”

“沈公子太客气了,您能赏脸参加老朽的寿宴,就已是天大的恩赐了……”

老爷子赶紧起身行礼,卑躬屈膝,令人作呕。

角落里,萧默宇面色阴沉,眸中杀意横生。

这些人,竟敢当着他的面破坏他的婚姻,简直罪不可赦!

“沈少,您之前当过兵,不知可曾听过龙符?”

酒过三巡,穆振勃将龙符放在沈晶斌面前。

接过龙符,沈晶斌仔细打量一番,不由的皱起眉头。

不知为何,这枚龙符他似是在哪里见过,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这东西哪来的?”沈晶斌皱眉问道。

“回沈少,此物是萧默宇那个废物送给爷爷的寿礼,说是什么兵符。”

穆振勃冷冷的看了一眼萧默宇,嘴角泛起一抹阴森嘲讽。

本来沈晶斌还打算仔细想一下,但一听是萧默宇送的,顿时没了兴趣。

将龙符往桌子上一扔,他嘴角泛起一抹不屑。

“神州近百年没用过兵符了,萧默宇,你就别胡编乱造了。”

众人闻言,这才释怀。

“搞了半天原来是编的,真不要脸。”

“就是,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还会用兵符这种垃圾。”

“妈的,一个只会给穆家丢脸的废物,我建议马上把他逐出家族。”

面对众人指责,穆清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萧默宇倒是风轻云淡,随口说道:“你不知道,或许是因为你达不到那个层次吧。”

“……”

话音落下,现场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仿佛看白痴一样看着萧默宇。

沈晶斌可是江城首富沈家未来的继承人,即便老爷子都要低声下气,卑躬屈膝。

萧默宇那个废物,竟然敢说沈晶斌达不到那个层次,那意思就是,他比沈晶斌更厉害了?

短暂的安静之后,大厅里忽然响起一声怒斥。

“混账,萧默宇,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用这种口吻和沈少爷说话!”

“妈的,你想死不要紧,不要连累我们!”

“就是,赶紧跪下来给沈少爷道歉!”

大厅内,每个人都怒气冲冲,死死瞪着萧默宇,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

对此,沈晶斌很是满意。

靠在座椅上,轻轻摇晃着着高脚杯,笑眯眯的盯着萧默宇,一脸戏谑。

“你应该看到了,这里所有人都怕我,你现在跪下学两声狗叫,说不定我能饶你一命。”

几桌亲戚,此刻全都七嘴八舌让他跪下。

在这位沈大少面前,每个人都想借这个机会狠狠踩他一脚,以此来讨好这位豪门大少。

萧默宇眸中,一抹精芒,一闪而逝。

一群蝼蚁,竟敢妄想让他万神之主跪拜,不知死活!

就在这时,别墅门口再次传来一阵骚动,只见门外,一辆墨绿色吉普车缓缓停下。

军车?

穆家人对视一眼,刹那间慌了神。

沈晶斌笑了笑,对着老爷子说道:“老爷子莫要惊慌,应该是我安排的人送寿礼来了。”

众人闻言,这才松了口气。

谁也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萧默宇,看到门口的吉普车,默默皱起了眉头。

第3章 得罪沈少,不得善终。

不多时,车门打开,走进来一行四人,在大厅站定。

四人全部一身黑衣,昂首挺胸,威风凛凛。

剑眉之下,虎目中透露着杀伐之气,令人望而生畏。

“谁是穆青云。”

为首之人,目光如炬,扫视全场,途经萧默宇之时,一抹敬畏,犹然而生。

“老朽正是,请问你是……”

老爷子看了沈晶斌一眼,上前一步。

“在下无名之辈,不足挂齿,今日受人所托,特意前来为老爷子贺寿。”

中年人摆摆手,身后三人同时跨前一步,同时打开手中木盒。

刹那之间,金光万丈!

老爷子惊咦一声,上前查看,这一看,瞬间呆立当场。

只见木盒之中,静静躺着三块巴掌大小的金色令牌。

雕龙刻凤,栩栩如生。

尤其令牌中央,一枚“免”字,龙飞凤舞,气势磅礴!

角落里的萧默宇眉头一皱,摇了摇头。

这一次,他们还真舍得下本钱啊。

免死金牌都拿出来了,而且一出手就是三枚。

看来边境战乱,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啊。

三块免死金牌!

且不说雕刻工艺及意义,单论黄金价值,早已远超百万之上。

老爷子想当然的看了沈晶斌一眼,连忙走到后者身前,拱手躬身,诚惶诚恐。

“沈公子有心了,老朽何德何能,竟值得沈公子如此破费。”

其他穆家人见状,连忙一同弯腰,对沈晶斌行礼。

“沈公子今日大恩大德,穆某没齿难忘,愿为沈家排忧解难,效犬马之劳。”

说罢,老爷子再次躬身,卑微的恨不得跪在地上。

沈家如此看重穆家,未来可期!

盯着金色令牌,沈晶斌面露诧异。

他只是吩咐下人准备一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当做寿礼,没成想下人这么会办事,居然弄来三块假金牌,着实让他长脸。

“老爷子不必如此客气,今日汝之寿诞,这三枚免死金牌,也寓意着老爷子长命百岁,福寿无疆。”

沈晶斌摆摆手,上位者气势,彰显十足。

“谢沈公子!”

老爷子再行大礼,这才直起身,吩咐穆振勃将令牌收起来。

“好了,寿礼既已经送到,这便没你们什么事了,回去领赏吧。”

沈晶斌摆摆手,这些手下今天给他长脸,自然要好好奖赏一番。

中年人皱了皱眉头,冷冷看了沈晶斌一眼,然后对着老爷子微微躬身,态度极为恭敬。

“老爷子,您既已收下寿礼,在下斗胆向您求一样东西。”

沈晶斌眉头一皱,脸色当即冷了下来。

他已经下了逐客令,这些人不仅不听,竟然还敢朝穆青云要东西,这不是明摆着打他的脸吗?

然而——

还不待他发怒,老爷子便笑着说道:“沈公子不必动怒,来者皆是客,今日穆某高兴,就斗胆替沈公子代为打赏吧。”

说完,老爷子转身看着中年人,笑道:“说吧,你想要什么?”

“龙符。”

中年人神色振奋,目光死死盯着饭桌上的龙符,不由的口干舌燥。

“龙符?”

老爷子微微一愣。

倒是一旁的穆振勃率先反应过来,将龙符拿过来,在中年人面前晃了晃,不可思议道:“你说的是这个?”

“正是!”

中年人面露激动,虎目之中,满是神圣。

此时,老爷子终于反应过来,诧异的看着沈晶斌。

刚才他明明说这龙符是地摊上捡来的东西,上不得台面,为何如今又要差手下人讨要?

难道这龙符是真的?

看到老爷子的目光,沈晶斌再也压制不住熊熊燃烧的怒火,走到中年身身前,抬手就要打下去。

嘭!

下一秒,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

沈晶斌竟然如同断线的风筝,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

灰头土脸,好不狼狈!

嘶!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安然无恙的中年人,倒吸一口凉气。

什么情况?

这些人不是沈家的下人吗?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打沈家公子?

活的不耐烦了?

“反了,一群下人,居然敢打我?”

沈晶斌强忍着腹部撕裂般的疼痛,从地上爬起来,双目喷火的瞪着中年人。

“下人?”

中年人眉头一皱,不动声色的扫了萧默宇一眼,已然判断出了什么情况。

“就凭你,也配让我当你的下人?”

中年人冷目一横,脚下虎步前移,一步步朝沈晶斌走去。

与此同时,一股雄浑的杀伐之气自体内散发而出。

睥睨天下,豪情冲天!

让沈晶斌忍不住发自内心的颤抖,仿佛连灵魂都在战栗。

“樊郐,不得伤害无辜!”

萧默宇的声音,如同刀锋一般,钻进中年人的耳中。

他浑身一震,深吸口气,将气势完全内敛。

一把从吓傻的穆振勃手中夺过龙符,然后大刀阔斧行至萧默宇身前。

单膝下跪,拱手行礼。

“神主,龙符在此,末将斗胆请您蟒袍加身,重组龙军!”

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刚刚反应过来的众人,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幕,嘴巴全都张成了O形。

第4章 我要他们,生不如死!

“我既已退役,便不再过问国事。”

萧默宇深吸一口气,摆了摆手。

“龙符既已到手,你便速速回去重组龙军吧,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说完,任凭中年人如何恳求,他始终不再多言一句。

“唉……”

良久,中年人叹了口气,摇头起身。

“神主,国难当头,赎末将不能侍奉左右,先行告辞。”

说完,中年人毅然转身,带着三名手下,夺门而出。

“吁……”

良久之后,不知道谁长吁了一口气,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纷纷表情怪异的看着萧默宇。

穆清更是神色激动,热泪盈眶。

那个窝囊了三年的废物,原来竟隐藏了如此惊天的身份吗?

“好你个萧默宇,你明知争不过我,为了挽回颜面,竟然找人做戏,你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吗!”

沈晶斌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渍,怒发冲冠,睚眦欲裂。

做戏?

众人一愣,随即立刻释然。

是了。

刚才那个中年人,一定是萧默宇花钱请来做戏给他们看的。

倘若他真的有如此惊天的身份,三年时间,又何至于活的如此窝囊?

然而——

面对众人无情至极的嘲讽,萧默宇却无动于衷,一脸淡然。

“怎么,被我当众拆穿,不敢说话了吗?”

沈晶斌以为自己戳中了他的要害,语气更加不可一世起来。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就你这逼样,也配当什么万神之主?”

“你再敢逼逼一句,我撕烂你的嘴。”

萧默宇面色一寒,如刀般的目光猛的刺向沈晶斌,震人心神的杀戮之气,不经意间释放了一分。

仅仅这一分,却让所有人心胆惧寒,他们眼中的废物赘婿,此刻好像彻底换了一个人。

“你……”

沈晶斌怒发冲冠,但被萧默宇死亡般的凝视,让他灵魂都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

“好,你给我等着,今天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我们走!”

丢下这句话,沈晶斌带着一群手下逃似的离开穆家。

“沈公子……”

老爷子见状,急忙拄着拐杖追出去。

静!

大厅里,死一般的寂静。

那些三流家族的人面面相觑,脸上泛起一片难色。

连沈家少主都走了,他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片刻之后,人群中走出一位家主,歉意一笑:“不好意思啊,我刚想起来还有点事,就先走了啊。”

说完,那人放下贺礼,带着下人头也不回的离开。

有了第一个带头,原本还在犹豫的人立刻做出决定。

“我突然想起来今天约了医生就先告辞了。”

“我也是,今天还要签一份合同,告退。”

“……”

仅仅用了一分钟,那些赏脸前来参加寿宴的宾客们如潮水一般离开了穆家。

原本热闹非凡的大厅,顷刻间安静下来。

不多时,老爷子一脸阴沉的走回来,一进门便怒瞪着穆清,沉声喝道:“穆清,看看你今天干的好事!”

“爷爷,我……”

穆清百口莫辩,眼眶刷的一下红了。

“闭嘴!”

老爷子气的浑身发抖,沉声爆喝道:“你现在就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爷爷……”

穆清娇躯一颤,泪水瞬间夺眶而出。

“滚!”

穆清万念俱灰,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出了穆家别墅,穆清擦干脸上的泪痕,低着头,快步走向车子,萧默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打开车门,穆清狠狠拍打着方向盘,发泄心中的怒火,眼泪再次不受控制,顺着脸颊流淌而下。

委屈、压抑、不甘、愤怒、痛苦……

这一刻,全都随着眼泪倾泄而出。

萧默宇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扭头看向窗外,若有所思。

擦干眼泪,穆清一脚踩下油门,迫不及待的逃离这个令她绝望的地方。

良久,萧默宇率先打破沉寂。

“你若开口言语,我便许你荣华富贵。”

“荣华富贵?好!”

穆清笑着扭头,笑容凄凉至极。

“我不要再被人看不起,不要再被人笑话,我要让所有伤害我的人追悔莫及!”

“好!”

萧默宇淡淡应了一声,开门,下车。

行至无人处,他掏出手机拨通樊郐的号码。

军机处,樊郐铩羽而归,一脸愁容,脚下,已烟头密布,鬼知道这家伙到底抽了多少烟。

突然,手机响起。

拿起一看,陌生来电。

“谁?”

樊郐正在气头上,说话的语气自然夹杂了些许怒气。

“是我,萧默宇。”

电话里传来萧默宇的声音。

“神主,请指示!”

樊郐顿时一个激灵,腾的一下站直身子。

表情肃穆,恭敬至极。

“萧山水库,我只等你十分钟。”

萧默宇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掏出烟盒,点燃一颗香烟。

烟雾弥漫之间,他的眸子骤然间变的深邃起来。

如皓月当空,如烈日高挂!

收起手机,樊郐激动万分,神主终究还是放不下国社江山,要挂帅出征吗?

他看了眼时间,来不及多想,发疯似的跑出办公室。

闯了一路红灯,终于,在最后的几秒赶到萧山水库。

“我可以出山,但你们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打开车门,萧默宇上车后直接开门见山。

“神主请说,属下就是豁出性命,也必定完成任务!”

樊郐激动不已,点头如捣蒜。

“你这条命,还是留着征战沙场吧。”

萧默宇摇摇头,也懒得和樊郐废话。

“当初西境战捷,他们嘉奖中州三省为封地,被我拒绝,现在,我要拿回来。”

“这……”

樊郐呼吸一紧,面色犯难。

“我拿回自己的东西,天经地义,你们若是不应,凭何要我出山?”

萧默宇面色一沉,目光如炬。

“神主息怒,属下马上联系上面。”

感受着萧默宇眸子中的冷意,樊郐打了个寒颤,急忙走到一边打电话。

不多时,通话结束。

樊郐转过身,朝着萧默宇拱手躬身:“回神主,上面已经紧急召开会议,一会便有结果。”

萧默宇看了眼时间,微微颔首。

尘埃落定,樊郐站在原地,欲言又止。

“还有何事?”萧默宇扭头问道。

樊郐看了一眼萧默宇,面色不解:“神主,为何您今天要阻止我覆灭沈家?只要您一声令下,过了今晚,江城再无沈家。”

“你知道一个人,最害怕的东西是什么吗?”

萧默宇不答反问。

“死亡?”

“不是。”

萧默宇摇了摇头,面色出奇的平静。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人固有一死,区别只不过是早死和晚死。”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人生在世,就如同在刀尖上起舞,你随时有可能被洞穿,血淋淋,疼痛刺骨。”

“你拼尽全力想要求生,却发现根本没有生路,你会感到痛苦、绝望。”

“让他们死,实在太便宜了。”

“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樊郐点点头,他自然知道萧默宇要干什么。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樊郐打开手机一看,顿时激动万分。

“神主,上面的任命下来了。”

“中南,江北,江南三省为封地,由您负责统帅。”

“神主一生戎马,总算苦尽甘来啊!”

看着远处的江河山川,萧默宇缓缓开口:“传我口谕,命神王“镇远”携龙符重组龙军,即刻前往西境御敌,倘若不敌,我自会亲自出征。”

“属下遵命!”

樊郐单膝跪地,面色激动,热泪盈眶。

龙军出征,谁与争锋!

“对了,还有一件事。”

樊郐转身欲走,却被萧默宇叫了回来。

“我老婆明天要和我离婚,但是我不想离,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樊郐一脸错愕,随即立马领会,躬身说道:“神主请放心,从明天开始,婚姻登记处的所有员工会集体生病,何时病好,得看尊夫人何时回心转意。”

“很好,你去吧。”

萧默宇微微颔首,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属下告退!”

离开萧山水库,樊郐马不停蹄赶回军机处,开始统筹安排。

送走了樊郐,萧默宇稍等片刻,再次拨出一个号码。

“喂,芸汐,我想成立一个公司,你要不要过来帮我?”

……

当天下午。

一则重磅消息,在江城掀起惊涛骇浪。

昔日万神之主重掌龙军,即日起,册中州三省为封地,由万神之主统筹管辖!

中州三省,各界为之震动。

就在所有人感叹,中州要变天的同时,一则消息,再次砸下,轰动江城!

万神之主麾下,三大神王之一,素有军中蔷薇之称的“韩芸汐”,在仕途如日中天之际,急流勇退,弃政从商。

携千亿资金,在江城挂牌建立清宇集团!

一时间,江城风云突变。

无数人摩拳擦掌,想要在这新旧权利交替之际,分一杯羹。

当天晚上,穆家各系子弟,全都接到通知:明早8点,公司开会。

万神之主-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萧默宇, 穆清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30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