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武天王-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陈浩, 唐秀心

超武天王-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陈浩, 唐秀心

第1章 下跪忏悔,自裁谢罪

夜幕之下的江南市,万家灯火通明。

一袭西装革履的“陈浩”倚靠在一颗枫树叶下, 手上叼着廉价十块一包的金白沙。

他面容坚毅如刀削,目光深邃,眼神细眯的打量着王家府邸外的人来人往,一股杀意在他身上弥漫,让四周空气渐渐凝固,冰冷一片。

“殿下今日乃是王家老爷子王亦然八十大寿,一众杭苏权贵纷纷都会到场,还有半小时就会开场,您让我准备的东西都备好,您看什么时候出发?”

隶属于他麾下的蟒雀军第一教头“蒙蟲”在其耳边恭敬的禀告道。

蒙蟲身材高大,一头光头。

最引人瞩目的是他这么一个牛高马大的汉子,没有纹符合他身份的野兽纹身。

反而在那头光头上以天灵盖为中心纹有三十六朵红莲,一层又一层铺展开来,绚丽妖娆,如佛家怒目佛莲,异常的吊诡。

“暂时不急,吞龙蟒雀军的到达杭苏没?”

陈浩浅淡的吸了一口烟,眼神冷漠。

“回禀殿下,蟒雀三十万大军目前已驻扎杭苏边境,十万吞龙军蛰伏江南,只需您一声令下,随时便可踏破杭苏!”

蟒雀吞龙,帝国第一王牌军团。

战无不胜,震慑八荒四海。

一经出。

血海尸山,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它不归帝国管辖。

只服从一人。

便是那位举国上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史上最年轻的六星上将不败天王——陈浩!

陈浩轻轻点头,看着枫树上缓缓飘零而下的泛黄的枫树叶,伸出右手接过一片,像是在呢喃自语,又是像是在述说,“六年前我本是三流世家陈家大少,父亲陈涣龙一手创建的金华集团上市融资成功,一举成为江南最新霸主,却被本土五大世家联手一众权贵显赫世家,一夜之间湮灭。”

“父母以死换取的一线生机,这才得以逃出江南。”

“曾经你们拿我当狗,如今我权倾天下,当今帝国震慑古今的六星上将,权倾朝野。”

“如今,我回归了,准备颤抖吧!”

“恐惧吧!!!”

夜幕之下的王家府邸外,人潮涌动,一众杭苏权贵纷纷礼服加身,三三两两朝着室内而去。

今日乃是王家老爷子八十大寿,虽说王家与耸立江南数百年之久的五族有一定的差距,但在本土绝对属于巨无霸级别的。

今日前来参与一众权贵,全都位高权重,本土最强商业集团中,就现身两尊,春风阁,红盟商会均派人前来。

“春风阁龚总祝王老爷子寿比南山,福如钟海,增送南岳千金钟塔一个。”

“鸿蒙商会梁总祝王老爷子万寿无疆,千秋万代,增送前朝文状元金匾一个。”

“........”

府邸大殿内,寿宴气氛浓厚,喜气洋洋的场面。

一众江南市煊赫人物纷纷增送贵重物品。

王家老爷子,这位统领了王家五十多年之久的老人,坐立高堂,笑容和蔼,红光满面。

身旁的一众王家子嗣纷纷站立在两排,并排而立,由外往里,地位一目了然,但无一例外的全都一脸傲然。

无他。

王家身位本土四大家族之一,相当于本土的土皇帝,万人敬仰的对象。

身为王家子嗣,他们如何不傲然?

外围的其余大小世家,看着一件件价值超千万的赠礼,全都惊叹不己。

不愧是王家,当真权势滔天。

可,接下来的一道声音,却是让无数人震惊。

“陈家陈浩,前来祝寿,祝王老爷子黄泉路,一路走好!”

“增送棺椁一件!”

轰!

话音落下,一声巨响响起。

一具棺椁轰然出现在大殿正中央,浑身漆黑,最引人瞩目的还是两侧书写的一个“血”字!

他人增送棺椁一般都是寿,而这个倒好,居然用大红书写着一个猩红的“死”字。

触目惊心!

满堂皆惊,现场陷入了死一般的寂

哗!

再之后,一阵阵哗然声响起。

“这个陈浩到底是谁?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点吧,居然敢来王家闹事,还敢诅咒老爷子黄泉路走好,他是不想活了吧?”

“不知道是谁,不过敢来王家闹事,死定了!”

高堂之上,王老爷子只是微微蹙眉,却是不动如山。

身为王家家主的他,其定力早就达到了惊为天人的地步。

可,他不动,不代表身后的子嗣不动。

王家长子“王启山”,这位在江南市最大的纨绔,却是第一时间站了出来,冷眼望着毫无征兆出现在现场的陈浩,“哟吼,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陈家那条丧家之犬啊,我还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没想到你还敢回来!”

“你难道忘记了, 是你那死鬼老爸陈涣龙自杀才换你一条狗命的,你不会是想落得跟你那死鬼老爸一样的下场吧?”

陈浩神色平静,负手而立,如一尊主宰世间沉浮的君王,气势凌然,“天下之大,还没陈某不敢去 之地。”

“哟哟,出去了六年,没想到底气倒是硬了不少,还天下之大没你不敢去之地,真是可笑!”

王启山冷笑连连,戏谑的盯着陈浩,随后扫向一众疑惑的众人,高声道:“诸位,我猜你们不认识这是谁吧,我现在来告诉你们,这位就是曾经的陈家大少陈浩,一个死了全家的落魄少爷,一条丧家之犬!”

话一出,一众江南权贵纷纷恍然大悟。

曾经陈家的风波闹的还是挺大的,不少人都知道此事。

“原来是他啊,好不容易捡到一条命,现在居然还跑回来送死,脑子怕是被踢了吧。”

“全家为了保他性命,好不容易让他逃出去,现在还敢回来,真是个傻子。”

不少人摇头,看陈浩眼神如同看一弱智。

但,陈浩却是不为所动,右手轻轻一张,一股劲风轰然而出,大红棺椁猛然间张开,露出里面空淡淡的棺椁,眼神直视高堂不动如山的王家老爷子,“今日前来只说一件事。”

“七日之后乃是我父亲生辰,陈某希望王老爷子能够带上举族之人前去下跪忏悔,随后自裁谢罪。”

“否则,九族皆灭!”

第2章 许你万丈光芒,一世荣华

否则,诛九族!

短短的五个字,却散发着无上威严,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无端的打了个寒颤。

空气渐渐凝固,气氛冰冷。

如坠冰窟!

王家老爷子“王亦然”依旧是那无喜无忧姿态,如不动如来,不动如山,只不过眉头微蹙。

话音一落。

满堂哗然!

“疯子!居然敢让堂堂王家举族之人去下跪忏悔,随后还大言不惭的让王老爷子自裁谢罪。”

“陈浩得了失心疯吧,这是在作死。”

所有人都如同看怪物一般看向陈浩,觉得他肯定是疯了。

王启庆怒不可恕,怒视着陈浩:“让我们王家去你那死鬼老爸坟前下跪忏悔?让我爷爷自裁谢罪?”

“陈浩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疯了吧,还诛九族,你若是有这个能耐还会等到七日之后?”

“你不懂。”

陈浩摇头,“死,不可怕。”

“心灵上,肉体上,双重打击之下,让你们永远活在生不如死的恐惧当中,那才是对你们这群人最大的惩罚。”

“呵呵,真是可笑,还对敌人最大的惩罚。”王启庆根本不以为意,一脸戏谑。

何止是他,现场的一众江南权贵,均是如此,看向陈浩的眼神带着戏谑。

就连高堂上的王家老爷子王亦然也是轻轻摇头,觉得陈浩不可理喻。

让,他们王家下跪忏悔,让他自裁谢罪?

可笑。

“陈某说话向来算话,一日不去,便杀你王家一人。”

陈浩负手而立,冷然道。

“哈哈哈,陈浩啊陈浩,你这出去六年怕不是真的得了精神病了吧,就凭你这么一条丧家之犬,你觉得可能吗?”

王启庆都快乐疯了,哈哈大笑,指着自己,挑衅道:“我就站在这里,陈浩你不是很有能耐吗?”

“来来来,有本事就来杀我啊?”

现场所有人都是摇头,认为陈浩怕是病得不清。

王家那是何等的权势?

偌大个江南市,本土四族便是天,王家便是一方土皇帝的存在。

王启庆这位王家大少更是一方太子爷,谁敢动他?

怕不是不想活了。

哗!

可,下一刻出现的一幕,却是让所有人一惊。

陈浩身形一动,一道虚影浮现,近乎瞬间出现在王启庆身旁,五指一张,掐住脖颈,将其高高抬起。

众人:“........”

所有人都傻眼。

“来人,快来人,快去救启庆,将这狗东西给我轰下去!”王家大小姐“王丽”顿时大惊,连忙指挥着维持现场的数十名安保前来。

一众安保一个个牛高马大,手上拿着警棍,这些人都是经过特殊训练过的,不少更是退役人士,身手不俗,气势汹汹的朝着陈浩冲去。

一众权贵,包括王家举族之人,全都冷笑连连,认为陈浩死定了。

王亦然轻描淡写的小珉茶水,仿佛一切皆在掌控当中。

运筹帷幄,主掌生死!

啪!

陈浩朝天打了个响指。

在众人疑惑之,天边无端的浮现出嫣红妖娆的海棠花,铺天盖地的在空中旋转,飞舞。

美轮美奂!

噗!

撕拉!

然,下一刻,一场屠杀在场中进行。

鲜血、惨叫声跌岩起伏。

“这......”

当一切落寞之后,所有人呆呆的望着场中。

有人震惊,有人惊恐,有人脸色惨白,其中更有甚者趴在地上进行呕吐。

就连王亦然,这位王家老爷子,都是脸色微变。

所有人注视着海棠花中央的一位光头大汉。

大汉身材魁梧,手握军用三菱刺,此刻正“滴答滴答”滴着鲜血。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还是大汉那头光头,一层层艳丽妖娆的红莲在光头铺散开来,如佛家怒目佛莲,将整个人衬托着如妖似幻。

恐惧!

无边无际的黑暗,笼罩在现场所有人心头。

最让人震惊的是,这名大汉在屠杀完一众安保后,却是来到陈浩身旁单膝跪地,恭恭敬敬的喊道:“殿下!”

哗!

现场再度哗然、震惊,这名如同杀神一般的男人,居然是陈浩这条丧家之犬的下属。

这………

这一刻,无数人望向陈浩,内心五味陈杂。

六年逃亡,他到底以一种什么姿态回归故土?

“陈浩你要做什么?这里可是王家,你若是动我,你必死无疑!”

王启庆前一刻还信心满满,可此刻却是吓得胆寒,内心惊恐一片,语气很明显底气不足。

“陈浩你若是敢动我弟弟,我定让你生不如死!”王丽这位王家大小姐厉声威胁道。

陈浩神色平静,温文尔雅,“还有句话,陈某没有说,这座天下,也无人能够威胁于我。”

语罢,手一抬,顿时王启庆整个人从高堂之上摔到下面。

“咔嚓”,骨头碎裂声响起,王启庆这位王家大少甚至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此昏厥过去。

现场寂静无声。

所有人都瞪大了眸子,呆呆的望着这一幕。

全都傻眼了。

疯子?

还是魔王?

答案显而易见。

陈浩掏出一块白色丝巾出来,轻轻擦拭一番手腕,动作温和,温文尔雅。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大抵如此。

淡淡的撇了眼自始至终都神态平静,不动如山的王家老太爷王亦然,“王老爷子,好好享受你最后的人生吧。”

留下这句后,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就此离开了王家府邸。

偌大个生日晚宴上,一众权贵全都眼神恐惧,抵住呼吸,目送着陈浩离开。

太恐怖了。

这简直就是一尊魔王。

先是送棺而来。

后放言让王家举族下跪忏悔,让王老爷子自裁谢罪。

再之后,更是屠杀数十人,将王家大少给打成重伤。

试问,江南市有谁能够做到这个地步?

“爷爷,现在怎么办?”王丽先是派人将王启庆连忙送往医院,随后命人控制住现场,将所有人留在了生日宴上。

王亦然这位王家老太爷,那双浑浊深邃的眸子散发出一抹阴冷,一晚没说话的他,这一刻终于开口,“今日之事绝不能外泄, 这关乎我王家的颜面,放话出去,谁若是敢将今夜之事流传出去,杀全族!”

声音冷漠,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至于陈浩,不过是条丧家之犬,估计是获得了什么权势回归,派人前去调查一番,钓出他身后的那条大鱼。”

“然后,连根拔起!”

最后吩咐一声,便缓缓的闭上了眸子,不在言语。

不愧是纵横了江南数十年而不倒的王家老太爷,果然不俗。

府邸外,灯红酒绿。

迈巴赫内,陈浩坐在后座拿起军事杂志进行翻阅,顺势点燃了一根金白沙,吩咐道:“去一趟秀心家,离家六年,让她受苦了。”

秀心,本名叫“唐秀心”,乃是他的妻子,新婚不久,家族却出现变故,无奈之下只得逃亡江南。

这些年来,其实最对不起的便是自己这位妻子。

六年生死离别,如今你过的还好吗?

现在我回来了,定许你万众光芒,一世荣华!

第3章 这座天下,无一人能欺负你

光阴流转,岁月流逝,六年时间转瞬即逝。

曾经他狼狈出走杭苏,形如丧家之犬。

而,她却只能独自黯然神伤。

这些年来,肯定过的不容易吧?

陈浩深深的吸了口烟,眼神遥望的着室外车水马龙,心中感慨万分,有期待、有紧张种种情绪叠加一起,心乱如麻。

车窗外,一只乌鸦在迈巴赫车外盘旋,飞舞,最终缓缓的停留在副驾驶位的车窗前。

蒙蟲抓过乌鸦。

乌鸦的那双阴冷的眸子绿光一闪, 一则消息浮现在空中。

蒙蟲快速朗阅,随后将乌鸦放飞,转过头,恭敬的禀告道:“殿下,刚得到消息,皇宫深处的那位发话,让江南与杭苏两市合并,让您前往担任两市总事,第一顺位继承人,过段时间估计就会有文书下来。”

“江南、杭苏合并?”

陈浩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有点意思,刚离开北野,这么快那位就知道了,看来他还是对我不放心啊。”

蒙蟲不敢发言,这个级别中的尔虞我诈,可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想象得到的。

一个不小心,便是彻底坠入深渊。

必须步步为营。

“行了,这事暂且再议,先去秀心家。”

一根烟燃尽,陈浩将烟头掐灭,轻轻的闭上了眸子,进行闭目养神。

十分钟后。

商务车到达一栋很普普通通的小区外,这里便是唐秀心居住之地。

六年前,陈家被四族还有江南一众大小世家联手湮灭与历史,四族更是放话出去,谁若是想救援陈家便是与他们为敌。

这下子,彻底让唐秀心本族三流世家的唐家坐不住了,唐家老佛爷直接将唐秀家一家逐出本族,任由其自身自灭,不在与唐家有任何干系。

地址,是隶属于他陈浩的地下组织“罗网”调查得知的。

李阳抬头打量这栋略显破旧的小区,心中滋味难明,拳头紧握,心中暗暗发誓,“这些年来,让你受苦了,如今我回来了,这座天下,无一人能欺负你!”

“蒙蟲你先下去吧,我想单独前往。”

陈浩吩咐一声后,便迈开步伐 向着小区三栋五层走去。

叮铃铃~

按响门铃,陈浩强行深吸口气,让自己维持淡定。

六年戎马,生死相别,内心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自己妻子。

如今,这一刻终于要见面了,就算是贵为无星统帅,夜幕君王的他,此刻也忍不住内心激动紧张。

“谁呀?”

很快房门打开,是一名长相不说倾国倾城,但绝对是国色天香的女人。

一件白色的羽绒服,下身一条牛仔裤小白鞋搭配,看似简简单单,穿在她身上却是韵味十足,如行走的人行衣架。

女人望着前方的李阳,脸上先是浮现出惊喜神色,随即转而露出一抹挣扎跟痛苦。

“秀心,我回来了。”陈浩神色复杂的看向唐初心。

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心心念念六年之久,无时无刻不在魂牵梦挂的女人,他的妻子“唐秀心”。

望着眼前这个比起从前瘦小的女人,心中的怒火无端的浮现心头。

这些年来,让你受苦了.....

他们,所有人都该死!

啪!

却不料,唐初心猛的就要把门关上,被陈浩单手撑住。

“你还回来做什么?”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这一刻压抑了六年的积怨,彻底爆发,唐秀心怒视着李阳,一连两质问。

“我.......”

陈浩哑然,不知为何开口。

唐秀心那双漂亮的秋水眸子泪花闪烁,泪水打湿了那张精致绝美的面容,“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来我们有多关心你,。”

“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来,我们到处在找你,以为你死在外面了。”

“你就算是打个电话给家里也好啊,可是你呢?”

“没有!”

唐秀心一抹眼角的泪水,倔强而恨铁不成钢的望着李阳,渐渐开始平息,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

“秀心,对不起。”

陈浩轻轻叹息,眼神真挚诚恳的望着眼前的佳人,坚定道:“当年不告而别,我有我的苦衷,这些年来我也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你,想念着你们。”

“这一次回来,我向你发誓,再也不会离开了。”

“向你保证,这座天下,无一人可欺负你。”

唐秀心怔怔的望着眼前的这位年轻男儿。

六年期间,她不知被多少人骂寡妇,其中荣辱辛酸苦辣,唯有自己自知。

她不止一次期待着陈浩回来,也不止一次在夜幕之下独自流泪,黯然神伤。

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相遇,也曾幻想过陈浩身死了。

可当真正相遇时,却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秀心是谁呀,怎么耽误了这么久。”

这时,室内传出一名妇人的声音,紧随而至的便是一名长相还算风韵犹存,但很明显因为家事过多操劳鱼尾纹密布的妇人。

“妈。”陈浩看着来人,苦涩的打了声招呼。

妇人正是他的岳母刘美香,她在见到陈浩的瞬间先是一愣,随即脸色一胯,冷冷道:“谁是你妈?你赶紧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我们家不想见到你!”

说话间,就要将陈浩推出门外。

但, 陈浩却是纹丝不动。

“陈浩你要做什么,我叫你滚啊,我们家没你这么个女婿,我闺女也没你这号丈夫,她丈夫早就死了,早就死了!”

岳母刘美香神情激动,朝着陈浩怒吼。

但,陈浩却依旧不为所动,神色坚韧的站立在那,“秀心,妈,这次回来,我会弥补你们这六年的苦难的,放心, 这一次谁都无法伤害到你们。”

“伤害我们?”

刘美香顿时怒了,伸出手指着陈浩怒吼道:“你伤害我们的还不够吗?”

“我们家秀心嫁给你后,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我告诉你,今天只要我在,你就别想进这个家门!”

陈浩心中唯有苦涩,六年离别,音信全无,确实是他亏欠了他们。

“美香,秀心怎么在外面吵吵闹闹的,发生了什么?”

室内一名中年男人走了出来,男人带着金丝眼镜,有一丝儒雅,在见到陈浩后,先是一愣,随即却是脸色板,冷冷道:“陈浩,你怎么回来了 ?”

“爸。”陈浩苦笑道。

“回来了正好,省得我去给你办理死亡证明,进来吧我有点事情要跟你说。”

岳父唐黄推了推眼镜,冷冷道。

死亡证明?

陈浩神色略微疑惑,有些不解。

第4章 弑杀令出,插翅难飞

“进来吧。”

刘美香不情不愿的打开了房门,将陈浩放进家门。

如若不是有唐黄这个一家之主发话,对陈浩深痛恶绝的她,根本不可能放进来。

房间布局还算不错,很整洁,干净利落。

在沙发处还坐着一名年轻人,不算多么英俊,但身上的衣着却是彰显出他的身份绝对不俗。

唐秀心看向此人神色之间带着不悦,跟深深的厌恶。

嗯?

陈浩眼神注视着这名年轻人,神色一凝。

年轻人当见到陈浩后,先是一愣,随即站起身来,虚情假意的笑道:“哟吼,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陈家的那条丧家之犬啊,你居然还敢回来,难道忘记了当年你是怎么逃出江南的,现在回来难道不怕五族让你没好果子吃?”

“难道就不怕,连累了唐叔叔、秀心他们?”

“你是?”

陈浩不为所动,神色如常,可那双星辰眸子却是散发出丝丝冷意。

“这是龚少,也是我们未来的女婿。”

岳母刘美香介绍,随即不善德盯着陈浩,“陈浩我今天就明着告诉你,既然你回来了,那就尽快跟我女儿离婚吧。”

“离婚?”陈浩不解,下意识的看了眼唐秀心,却发现她眼神闪躲,神色之间带着一丝黯然。

貌似,事情好像不对劲啊?

“对,就是离婚!”

刘美香看着陈浩冷冷道:“我现在问你,你出去六年可否混出个名堂没有?”

“还可以。”陈浩不想过多透露,毕竟六星统帅这名头太过吓人。

“还可以?”

“呵呵,那就是什么都没有咯!”

刘美香脸色越发的难看,也越发的尖酸刻薄,讥讽道:“没有的话,你拿什么保证我家秀心的幸福?”

“你拿什让她过上好好日子?”

“不跟你离婚, 难道还跟你这么个废物继续生活下去吗?”

“你已经耽误了秀心六年青春,你要是个男人,就给我干脆一点, 马上就去跟秀心办离婚手续1”

“陈浩啊,也不是爸为难你,既然你回来了,有些话呢,还是要说清楚。”

岳父唐黄坐下后,适时也开腔道。

端起桌面茶壶,给陈浩倒了一杯茶水,却是将杯倒满,寓意着茶满人走,推了推眼镜,“我女儿这些年来,过的很苦,我希望我女儿能够幸福。”

“龚少刚好对秀心情深义重,是一颗好苗子,他能够给我秀心幸福。”

“本来你没回来前,我打算去给你办个死亡证明的,既然回来了,那么就抓紧跟秀心离婚吧。”

“当然啦,你若是比龚少家世地位还要优秀,那么当我先前那番话没说。”

龚少,也就是坐在沙发上的年轻人,叫“龚红春”,二流世家龚家的三少爷,在家族内很受宠爱,是家族内的掌中宝。

这也是为何唐黄会同意唐秀心嫁给他的原因。

这些年来,他们被赶出唐家后,生活很拘谨,勉勉强强的生活着。

他实在不忍心让自己女儿跟着自己受苦了。

唐秀心低着头,全程一语不发,偶尔抬头打量着陈浩,心中五味杂陈。

这些年来,其实她身边不乏各种追求者,这位龚红春只是其中之一,可她全都拒绝了,一直在等候着陈浩,期待他的回归。

因为,曾经他说过一句话。

待我回归之日,定许你一世荣华。

其实呀。

她不想要什么荣华, 只要能够平安归来就很开心了。

可是.....

当,这个男人亲自出现在自己面前时,突然之间她发现曾经无数次的幻想,在面对现实时,却如同梦境破碎一般,淡然无存。

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去面对。

“唐叔叔你就别打击陈浩了,就他这么个废物怎么可能比我的家世还要优秀?”

“六年前的丧家之犬,就算六年后回归,他又能混到哪里去?”

龚红春一脸不屑的瞥了眼陈浩,随即看向唐黄、刘美香保证道:“我今天龚红春在这里保证,秀心跟我结婚,我保证对她好,并赠送叔叔阿姨你们“挂花宛”的一套房,并且还给您二老一百万的彩礼钱。”

一听到有一百万彩礼,还有挂花宛的一套别墅。

唐黄跟刘美香顿时两眼冒光,喜出望外。

尤其是挂花宛的房子,那可是高达十万一平呀,120平都要百来万往上。

“龚少不用这些,你有这个心就可以了。”刘美香笑意盈盈,满脸开心。

龚红春摆手,“只要您开心就好了,这点心意,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哈哈,龚少你实在是太客气了。”

刘美香笑容灿烂,随即冷眼看向陈浩,呵斥道:“陈浩你听到没有,你快点跟秀心离婚吧,别耽误我家秀心找个好人家,跟你这个废物注定没前途。”

“我不会离婚的。”

陈浩轻轻摇头,坐立在那不动如山,小珉一口茶水,无喜无忧,像一尊大菩萨。

只要唐秀心不提出离婚,他便不会离婚。

如若,秀心她愿意离婚,他尊重她的选择,也愿意祝他幸福。

毕竟是自己亏欠于她。

啪!

刘美香猛的一拍桌子,怒不可恕,站起身来怒视着陈浩,“陈浩你已经耽误了我家女儿六年青春,如今还要耽误她一辈子吗?”

“我今天告诉你,不离婚也得给我离婚!”

“爸、妈我知道你们对我有意见,我也确实耽误了秀心六年,但,我既然回归,就一定不会再让秀心受到任何委屈。”

“曾经离开前,我答应过他,待我回归后,定许她一世荣华。”陈浩眼神坚定道。

唐秀心无端的心头微暖,看向陈浩的眼神也略微柔和不少,那双很漂亮的秋水眸子,渐渐湿润。

刘美香听完顿大怒,“还一世荣华,你现在一无所有,怎么给秀心一世荣华?”

“就是,陈浩你吹牛皮也不打草稿吗?一介废物而已,你有什么能耐?”

龚红春也附和道,“我跟你说,你跟我相比就是天壤之别,如皓月与萤火,完全不值一提。”

“我还未做,你们又如何知道我没能耐?”

陈浩眼神一凝,一股无上威压喷涌而出,直扑龚红春而去。

让他无端的只觉得毛骨悚然,仿佛头顶悬挂着一柄利刃,随时会倾斜而下,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一时间不敢直视陈浩的眸子。

可随即马上便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一条丧家之犬给吓到了,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一念及此,抬起头,戏谑的看向陈浩,讥讽道:“好呀,既然你说你有能耐,那你倒是拿出你的能耐来呀?”

叮~

陈浩懒得废话,而是直接丢出一快令牌给龚红春,通体漆黑如墨,正中央刻写着一个猩红的“死”字。

“这啥玩意?”

龚红春拿着令牌,上下打量一番唯一能够看出这块令牌有着很深的煞气外,再无其他,完全看不出什么端倪。

“弑杀令,拿着回去给你父辈,他们自然明白。”

“对了顺便告诉父辈等人,两日后亲自登门道歉,否则后果自负?”

陈浩平淡道。

“啥?”

龚红春如同看神经病一般的看向陈浩,又将令牌给丢了回去,讥讽道:“陈浩你怕不是得了精神病吧,还什么弑杀令,你以为这是古装剧啊,什么令牌出,某某大人物降临,杀人全家吗?”

“还有啊,你这样的废物居然也敢让我父辈登门道歉?你怕不是得了失心疯吧?”

“我今天把话撂在这里,你就算是真的获得了什么权势,在我面前也依旧是个废物,在我们龚家面前,那更是完全不值一提。”

陈浩只是笑而不语,眼神如同看一个死人。

有句话,他还真被猜到了。

弑杀令一出,无论你是谁,就算是一国国君都将插翅难逃。

唯有等死 !

超武天王-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陈浩, 唐秀心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4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