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皇神诀-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独孤逸风, 冰雪儿

帝皇神诀-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独孤逸风, 冰雪儿

第1章 绝世刁妇

江南好,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白居易的一首《忆江南》道尽了江南水乡的优美景色。

此时,江南春风如醉,烟雨迷蒙,杨柳轻依,草长莺飞,一片暮春之景。然而相对于与江南隔江相望的江北——湖北省武汉市却已然是烈日炎炎,夏水汤汤,草木枯槁,一片暑气熏蒸的炎夏景象。

上午七点五十,此时正是上班组上班的高峰期,大街上车水马龙,一片拥挤。此刻,人行道上,肖阳正如风似火般的向着一座大厦赶去,微微的细喘不断的从肖阳的嘴中发出,此刻的肖阳是满头大汗,显然跑的时间不短了,然而肖阳脸上的表情不仅有着急,好像还有一丝落寞,是的,落寞!

着急那是因为快要迟到了,落寞是怎么了?

原来昨日肖阳与大学开始谈了五年的女友分了手。不过可不是肖阳要与女友分手,而是女友要与肖阳分手。

为啥分手?

还不是因为肖阳没钱呗!

肖阳苦笑了笑,昨日的情形还不断在脑中盘旋。

正午时分,肖阳正趴在厚厚的文件稿上蠢蠢欲睡,突然,“咣噹!”一声,自己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浑身上下珠光宝气的女子踹门而入,大声的对正在文件稿上打瞌睡的肖阳道:“姓肖的,老娘要和你分手。”

听到踹门声,肖阳并没有任何反应,显然对于女友踹门而入的行为,肖阳早已见怪不怪了,毕竟自己没钱,能有个女友已经不错了。肖阳揉了揉有些朦胧的双眼,微微有些惊愕的问道:“为什么要分手啊?”

虽说女友粗鲁,刁蛮,对自己无比的藐视,可是从没向自己提过分手的话,可是今天却提出这话来,肖阳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女友怒气冲冲的道:“你是个傻B啊?你一没钱,二没房,三没车。你没钱,没房,没车,老娘还和你谈个屁啊!你想让老娘跟着你喝西北风啊!你看看我的珠宝,看看我的首饰,这就是昨天一大款送我的!”女友洋洋自得的指了指自己身上佩戴的珠宝。

肖阳有些厌恶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五年年前的她还是个温柔可爱,不慕功利的女子,可如今的她经过社会邪恶风气的“雕琢”已然成为一个满口粗话,自称老娘,用脚踹门,追逐势利,甚至为了钱财去出卖肉体的“刁妇了!”

肖阳有些可怜眼前的女子,好大一会儿,方才缓缓开口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分手好了!”

语气极其的平静,显然肖阳对此并不太在乎,如果不是他如今已年满三十,如果不是家中父母期望儿子能够早日娶妻生子,成家立业,传宗接带,如果不是怕伤了父母的心,肖阳早就与这个女人分手了。

这个粗鲁、刁蛮、势利的女人,他早就受够了!

“我真傻!我真傻!我当时怎么会看上你这个没用的小白脸,软蛋儿,吃软饭的傻B呢?脸长得白,人长得帅能当饭吃吗……”女友嘴中嘟嘟囔囔的说道。

肖阳的脸顿时铁青,强忍着掐死对方的心思,冷冷的看着女友,毕竟任何一个男人都是有自尊的,被人说成是“没用的小白脸,软蛋儿,吃软饭的傻B”恐怕孔圣人听了也要发火,何况不是圣人的肖阳呢!肖阳没动手打她已是不错了。

“这个大钟表是我买的,这台电视是我买的,这个台灯……床垫……也是我买的。既然已经分手了,那么我的东西全部都要带走了,看在我们相处几年的份儿上,这台灯和大钟我就不要了,留给你做个纪念吧!”女友说完后,就给搬运公司打了个电话。不大一会儿,一群搬运工人就来了,在女友的指挥下,搬运工人如风卷残云般的将肖阳房中值钱的东西给清扫的一干二净,只留下一只破旧的钟表和台灯。

女友检验了下,发现没有落下什么东西后又对肖阳说道:“肖阳,请你以后不要自以为是,自视清高。我承认你很有才华,可惜你不懂得趋炎附势,溜须拍马。我也承认你品德高尚,可惜这个社会品德高尚的人最让人讨厌。你以为你是岳飞,文天祥啊!再说这个社会不流行品德高尚了!还有请你以后不要再做假好人了,好不容易赚了几个钱,全让你捐献出去了,自己却在啃着馒头就着咸菜。你他妈的以为你自己真的是雷锋啊!”

“傻B!”女友最后丢下这两个字就转身甩门而出。

在女友甩门而出后,肖阳猛地抓起桌上的台灯,狠狠地朝着墙上的钟表砸去。台灯和钟表碰撞在一起,发出了“嘭”的一声,然后齐齐殒身而落。

“我是个傻B!绝世大傻B!真不知道怎么会看中了你这个刁妇。”肖阳自嘲道。看了看被搬的空荡荡的房屋,肖阳苦笑了一下,然后迈步走出了屋去。不大一会儿,肖阳再次回到了屋中,不过这次怀中却抱了十瓶200毫升的小瓶装二锅头。

随手将二锅头放在床头的桌上,信手拿起一瓶,瓶盖一扭,咕咚!咕咚!就是一阵牛饮。不大一会儿,十瓶二锅头就已全不见底了,而肖阳也醉倒在床上了!在醉前,肖阳脑中冒突然闪出了一个念头;“丽云还不错,虽然将床垫拿走了,可是毕竟还是给自己留了张床,要不,自己今晚就要睡地板了!”

不知过了多久,肖阳从酒醉中醒来,睁开眼的第一感觉是全身酸麻,看来睡觉没床垫的感觉就是不爽啊!习惯性的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肖阳发现墙上已空无一物,倒是地上有一只破碎了的挂钟。

随即肖阳便想起来了昨天因为气愤而挥起台灯砸向钟表的事,“呀!没有表还真不方便,要是重新再买一个还要花费个百八十元。”想到此,肖阳便忍不住一阵后悔,后悔自己没事找那只挂钟麻烦干什么?又要花钱了吧!何苦来哉!何苦来哉!“不过幸好,还有个手机能用。”肖阳自语道,然后随手从枕头旁抓起型号为诺基亚N71手机一看。

“7:13”

迟了!肖阳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顾不得再洗漱吃饭,便急急匆匆的向外跑去。刚出楼房,走到楼下小巷中时,一道黑影从肖阳的脚下闪过,肖阳定眼一看原来是只黑猫,心里顿时大叹晦气。

要知道,黑猫在民间可是不吉利的象征啊?不过快要迟到了,还管那么多干嘛?抛却心中的想法,肖阳开始火急火燎的向公司狂奔起来。

路上想起昨日的事不由得生出了一阵落寞……

“扑通一声!”肖阳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脚下已然一滑便摔进了旁边一个没盖盖儿的下水道里。

“妈的,谁这么缺德啊?”肖阳怒骂道,随即便被下水道浓浓的臭气给熏得头昏眼花,顾不得摔得有些疼痛的四肢,便迫不及待的顺着爬梯钻了出来。

此刻雪白色的衬衫已然多了一些黑漆漆的存在,一股浓浓的臭味从肖阳的身上散发而出。旁边行走的行人顿时和肖阳保持了三米左右的距离,一脸古怪的看着肖阳。

肖阳也顾不得再去整理身上的污迹了,时间不等人啊?迟到了饭碗可就没了,在众人的注目下,肖阳如兔子般飞快的起身向公司跑去。

龙腾公司是中国排名前十的大企业,而肖阳便是龙腾公司麾下的员工。

龙腾大厦外。

“这里是企业重地,不是你这个要饭的能来的!”大厦外的保安拦住了浑身骚臭的肖阳道,肖阳顿时一阵无语!

第2章 飞来横祸

经过一番口舌辩解,最后,肖阳将工作证拿了出来,保安才让肖阳进去。

肖阳飞快的跑到自己科的衣物房中,胡乱的擦了擦身上的污水,换上了自己的工作服后,瞄了下手机,一看已8:10,肖阳飞快的向自己所在的科跑去。(大公司规定上班必须穿职业装,所以龙腾公司的每一个部门都有自己的衣物房。)

等到了科办公楼时,肖阳的步子顿时轻了下来。猫着步朝办公楼走了进去,心中不断祈祷着:“菩萨保佑,佛祖保佑,三清大仙保佑,千万别让我碰到李快嘴。”李快嘴是指肖阳所在科的李科长,因为李科长是整个龙腾湖北分公司有名的快嘴,所以人送外号:“李快嘴”是也。

然而今天的菩萨,佛祖,三清大仙似乎都没有听到肖阳的祷告,或许他们和凡人一样也开始去休假了。

“肖阳”

一个熟悉异常的声音传入了肖阳的耳朵中,令肖阳顿时全身冷汗直冒,鸡皮疙瘩直掉!

真是怕啥来啥,这一声正是那李快嘴的声音!

肖阳立刻点头哈腰道:“李主任,早啊!”

那李主任看到肖阳一脸恭谨的样子,却不为所动,寒着脸看着肖阳,吐沫星子乱溅地说道:“早?现在都8点15了,还早,肖阳这是你这个月第三次迟到了……以下省略五万字)”

肖阳动也不动,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许久,李主任些也许是说的口干了,看到肖阳恭恭敬敬,洗耳恭听的样子,心里大感欣慰,“公司中,也就是肖阳能够听的进去我的劝告!”他哪里知道,此刻的肖阳心里正恶毒的想着:“李主任不会到更年期了吧!”

“这小子倒也听话,刚巧今天有笔业务还没办理,就让这小子去吧,好给他点业绩!”李科长好心的想到。于是将这个货款任务交给了肖阳让其办理!

这是一笔转账采购业务,首先肖阳便需要去银行取款。匆匆忙忙搭上一辆出租车,经过一连串堵车事件后,在上午十点左右,肖阳终于来到武汉市工商银行。

此刻,正值银行高峰期,取款办业务的人排了好几条长龙,肖阳随意的排在一条长龙后,默默的等待着,人多,没办法!毕竟这是中国的基本国情!

一个小时后,前面的长龙渐渐消散,终于轮到了早已腿脚麻木的肖阳。

“对不起先生,银行存款不足暂时无法办理业务,请等待片刻。”银行业务小姐很礼貌的说道。

肖阳顿时感觉郁闷至极,“自己今天可真够倒霉的啊?”抛却心中的乱想,肖阳就地坐在柜台前,开始等待起来。

左等右等,银行办业务的人都已快走光了,肖阳还没吃早饭的五脏早已开始闹革命了,可是服业小姐还是说:“先生稍等片刻,运钞车马上就到。”可怜的肖阳已手脚发软,眼前发黑,不时有小星星在眼前旋转。

下午两点时,外面又排起了长龙,而运钞车也终于姗姗而来,运钞车一停止便下来了四名持枪押运人员,警惕的看了下四周后发现没有什么一场状况后,便开始了搬钞。

看着银行人员陆陆续续的将现金搬进金库后,肖阳长出了一口气,“总算可以办业务了,看看后面再次升起的长龙,肖阳心中庆幸自己没有走,否则还不要再等半天,现在多好自己是第一个!”

然而就在这时,“砰!砰!砰!砰!”四声枪声响起,四个押运人员倒在了血泊当中,紧接着五个黑布蒙面,手执手枪的大汉从外面人群中奔了出来,枪指着众人大叫道:“抢劫了,想活命的都给我蹲下。”

外面本来排队的人顿时做鸟兽散,剩下来不及跑的人敢快蹲了下去,生怕枪子降临在自己头上。肖阳也很想跑,无耐自己已腿脚发软,而且自己好死不死的站在银行的最里面,此刻的他再也不庆幸自己排的靠前了。

肖阳恼怒的将手从口袋中伸出,准备给自己一个,心道:“要是自己走了就好了!”然而正从口袋中掏出的手却被抢匪误认为对方要掏枪,几个抢匪飞快的将枪指到了肖阳的脑门上。

待得发现对方没有任何威胁后,一个抢匪恼休成怒,一脚将肖阳踹趴下,然后几个人拳打脚踢,看肖阳不动了才骂骂裂裂地走开。银行里的人一看死人了,都吓傻了,全都抱头蹲下尤其是些女人哭哭啼啼的,让人好不心烦。抢匪一看没有什么人反抗,留下两人看守人质,其余三人冲进了金库。

十分钟后,抢匪背着三个大包走了出来,汇合了留守的两名人员后,抢匪准备撤离了。正在抢匪洗劫了金库准备撤离时,外面警铃大做,警察包围了银行。

“里面的人听着,速速放下武器。”

“大哥,条子来了,怎么办?”一个高大的蒙面人向中间一位低矮的蒙面人问道。低矮的蒙面人沉思了一会儿道:“兄弟放心,我们有这么多人质,条子不敢对我们怎样。”

“就算真动手,凭我们手中的家伙,也可以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何况我们随身还携带了五公斤的TND,大不了我们引爆了它,带着这一楼的人与我们陪葬,也够本了。”

“大哥说的是”其余四人齐声答道,他们都是亡命徒,既然走上了抢银行的道路,早已将生死看的很淡,成功了就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富贵一生,而失败了则是一死而已,一部分抢匪还是愿意一搏的!

“里面的劫匪听着,放下手中的人质和武器,快快投降,争取宽大处理。被众人称为大哥的劫匪道:“虎子,毒狼带两名人质,让他们出去,然后毙了。”

在离银行三十里地左右的警察局中,一堆人围着一台电脑观察着银行内的情况,居中一人正是武汉市警察局局长张国栋,余者均是其同事。当他们发现抢匪有异常时,马上发下行动的命令。

虎子和毒狼走到人质面前,提了两人向外走去,被提到的两人屎屁乱流,没有被提到的人则庆幸不已,对着将死的人则充满了淡漠,似乎还有那么一丝丝幸灾乐祸。就在抢匪带着人质快走到银行门口时,警方的行动也开始了。

狙击手已将目标锁定抢匪,几颗烟雾弹夹杂着几颗催泪弹扔进了银行,然后砰!砰!两声枪响,外面的虎子死人顿时齐齐的倒在了地上。至于为什么枪响了两声,而人却倒下了四个呢?那则是因为两名人质被吓晕了。

借着烟雾弹的掩护,几名特警趁机扑进银行,与抢匪展开了枪战,由于特警早有准备,而抢匪没想到警方会使用催泪弹加烟雾弹,所以抢匪很快又被击毙了两名。

最后一名抢匪不愧为亡命徒,在发现同伴死亡后,扔下手中的枪,绝然而然地扑向一道朝自己来的黑影并抱住他,同时嘴里大叫道:“老子与你拼了!”

黑影拼一想挣开抢匪的手臂,但抢匪抱的太紧,黑影眼睁睁的看着抢匪拉开了身上炸弹的引线,在不断闪烁的火星中,黑影似乎放弃了反抗。抢匪也很纳闷:“这个特警怎这么菜。”突然,黑影如发疯般的叫道:“我还没活够,我还是处男。”并如吃了兴奋剂般使劲挣脱了抢匪的怀抱,而抢匪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松开了双手,然而一切都已晚了。

轰!地上两人已没了踪影,唯有地上的血块和满天的血雨证明此地原来似乎有两个人存在过……

第3章 百世处男1

肖阳被抢匪揍了一顿后,加上饥饿过度,于是就晕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肖阳晕晕糊糊中嗅到一股辛辣刺鼻,酸臭交加的味道,于是醒了过来。晃了晃沉甸甸的脑袋,揉揉酸痛的腿脚和膀臂,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慢腾腾地在烟雾中走着。忽然一个人朝肖阳飞奔而来,紧紧抱住肖阳,并点燃了一根细绳。

肖阳隐隐约约听到“我跟你那什么了。”肖阳不解的看着这个黑布蒙面的男人,此刻他的脑子因为受到了抢匪的攻击,还是一片昏昏沉沉。

看着不断闪烁火光的绳子,肖阳嗅到了一种奇怪的味道,这有点像火药的味道,等等,火药,火药,啊!是炸药!

肖阳顿时想起来了,今天来银行碰到抢银行的了,自己惨遭毒打,在被打时似乎看到抢匪身上有炸药。

“我不想死,我还是处男。”肖阳大声喊道;并奋力争扎着,抢匪似乎也不想让肖阳死去,于是松开了双手然而一切都太晚了,一步都没迈出去的肖阳随着轰的一声被炸成了粉沫。

肖阳是处男这可是真的,虽然和女友同居了一年多,可是肖阳最多不过搂搂抱抱而已却从没有突破男女的最后一步。因为肖阳认为婚姻是神圣的,只有在洞房花烛夜才是突破关系的最佳时机。可惜辛苦的等待却为他人做了嫁衣。

就在肖阳死后的不久,宇宙中顿时出现了九星连珠的宇宙奇观,同时太阳黑子爆发。整个世界突然暗淡起来了,辽阔无垠的太空中产生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黑洞不断旋转并扩大着,吞噬着周围的星体。

地球上,在武汉市刚刚发生抢劫的银行中,一个常人无法看见的闪光体被黑洞所吸引,飘出了银行,不断向上升去,最终脱离了地球的引力,向太空飘去,最终没入黑洞中,随着闪光体的没入,黑洞慢慢变小并最终消失。

当那闪光体被黑洞所吞噬后,就在肖阳被炸得粉身碎骨的地方冒出了两团世人无法看见的黑雾,随着黑雾的散开,两个怪人从中显现了出来。

只见一人一身白袍,一人一身黑袍;白袍的怪人手中拿了两柄大锏,而黑袍人手中拿的是一根短棒。

“桀!桀!我们来晚了一步,让那个魂魄被天兆带走了。呀!我们不过是昨日多喝了几杯,今天晚起了几分钟,靠就发生了这事。现在的社会啊!连黑洞都要和人抢饭碗了。”两人自语道。

“还是回去,向阎君请罪吧!希望阎君昨日没有和大夫人吵架,否则……”两人甩了甩脑袋,不敢想下去了。

丢下这句话后,两人化为黑雾,转眼间便消失不见。

地府中,阎罗殿上。

阎君坐在冥龙宝座上一脸的铁青,愤怒的看着跪倒在地的黑白无常二位拘魂使者,阎君今天很生气,昨日与大夫人闹矛盾了,被大夫人狠狠的揍了一顿。虽然大夫人的实力仅仅是个普通的天仙,可是他有个罗上天仙的哥哥,阎君虽身为君王可是他的实力不过是个鬼将级别的,还远远比不上罗上天仙级别的高手。于是他也只得忍气吞声,白挨打不说,还跪了半夜的搓板,睡了半夜的地板,同时也多了一夜的火气。

干好,黑白无常两名倒霉蛋儿碰到了阎君的枪眼上,于是结果可想而知。看着暴怒的阎君,黑白无常知道事情要大条,于是频频向张崔两位黑白判官使眼色。

一旁的黑白二判本想帮忙劝阻,可是今天的阎君不知怎么的火气异常的大,自己二人这时候劝阻说不了会起反作用,到时阎君迁怒于自己二人可怎么是好。

两位判官很自然的想到了“明哲保身”,于是对黑白无常使得颜色装作是熟视无睹。一个闭眼假寐,一个更干脆,直接扭头瞅向一边。

黑白无常看到两位黑白二判熟视无睹的样子,气的呀,鼻子都快冒烟了。“平常称兄道弟的,今天兄弟有难了,连句好话都不说,靠,这是什么兄弟。我们算是瞎了无常眼了。”“只要我们不死,黑白二判从今以后你们等着老子兄弟二人找你们晦气吧!”黑白无常心里愤怒的发着誓,黑白无常可是地狱里面的武官,而黑白判则是文官,武官打文官那不是实打吗?

“来人了,将黑白无常二人拖到外面,杖责二百。”阎君下令道。几个鬼兵上来将黑白无常拉了下去,噼里啪啦的,二百仗打了下去,黑白无常的屁股顿时开了花,袍子上都冒出了血迹。刚打完后黑白无常,并将之拖进了大殿上等着阎君的最后审判时。

外面一鬼兵飞快的跑来禀告阎君道:“禀报阎君,地藏王菩萨来访。”

“啊!快快有请。”阎君连忙吩咐道,地藏王可是地狱中了不得的人物,想他阎君还是要给对方面子的。

地藏王菩萨坐着一个九品莲台急急飘然而进脱口就道;“阎君,棍下留人!”不过当他看到瘫倒在大殿上的黑白二无常时,顿时尴尬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啊!两位,平僧来迟了!”

黑白无常郁闷的要死,看样子那地藏王菩萨的似乎是来为自己两人求情来了,可是那二百大棍早已打完了,“靠,这该死的和尚怎么不来早点!”黑白无常心里同时骂道。

阎君恭谨的问道:“菩萨,黑白无常犯了错,我惩罚他们似乎没什么不对吧!不知菩萨为和阻挡?”

“此言差矣!阎君,你不仅不应该打他们,反而应该大大的奖赏他们!”

“此话怎讲?”

“阎君,你还不知道吧!那个被天兆所吸走的鬼魂可不是一般的人,如果你让黑白无常把他抓来的话,那么你的地府就完蛋了,这可不是平僧危言耸听。”

“哦!还请菩萨指点迷经。”

“你也许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能够对地府的至阴之气长生影响。这种人如果到地府的话,那么世间很可能就没有地府这个地方了!”

阎君听后大觉惊异,不仅是他,旁边的黑白二判,和瘫倒在地的黑白无常都竖起耳朵,聚精会神的等着听地藏王菩萨的下文。

“这种人就是百世处男,通俗点讲就是活了一百世却当了一百世的处男。”

“靠!这和尚有病!”阎君,黑白判,黑白无常,全部心里大骂道,心里想的同时脸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不屑不耻的表情来。

阎君笑道:“菩萨,你真会开玩笑,你简直可以去当小品演员了。那牛群,冯巩连给你提鞋都不配。”

地藏王菩萨尴尬的笑了笑,随后道:“诸位你们可不要不相信,我说的句句是实话啊!这可不是在开玩笑。”

众人看着地藏王菩萨一脸的认真,满面的肃然,这才感觉到地藏王说的有可能是真话,不是在开玩笑。

“可是百世童男,这可能吗?世上有这样的人存在吗?”众人心里同时疑问到,阎君开口问道:“菩萨,这可能吗?世上真的有百世处男这样的存在吗?就算有,他真的会给地府带来灭亡的危险吗?”

“阎君此言差矣!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只有我们不知道罢了。”

“那个魂魄就是个百世处男,而且百世处男真的能给地府带来灭亡的危险。”地藏王菩萨认真的点头道。

“菩萨,原因呢?”

“你们都应该知道世间万物,阴阳相济又相极,其中女主阴,男主阳。每一个男人身上都布有纯阳之气,尤其是处男的纯阳之气更胜。”众人听后点了点头。

菩萨继续讲道:“百世的处男,其身的纯阳之气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如果黑白无常二人将他拘回了地府,那么纯阴之地的地府就向多了一个太阳般的存在,你们想想地府如果多了一个太阳那么地府里的鬼魂们好可能活下去吗?地府还可能再存在吗?”

众人一想齐齐的出了身冷汗,每个人心里都念叨着;“太可怕了!太可怕了!”阎君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道:“感谢菩萨,本君受教了。”

地藏王菩萨点了点头,随后双手合十,打了个佛礼,便飘然而出,除了地上的黑白无常,众人起身恭送。阎君在地藏王菩萨走后,回到大殿,亲手将黑白无常二人掺扶了起来,然后坐回到冥龙宝座上宣布道:“因黑白无常保护地府有功,本君特将二人官升一级,并赏赐其美酒百瓶……钦赐。”

黑白无常忙跪下磕头叩谢,跪下的过程中牵动了屁股上的伤,可是两人却丝毫感不到疼了。两人受赏之后心里不断的感叹道:“难得酒醉,难得酒醉啊!而一旁的黑白二判则嫉妒的眼都红了,心里道:“下次我也喝醉酒回试试。”阎君赏赐完黑白无常二人后,对黑判道:

“黑判,拿案宗来,本王要看看那百世处男是怎样炼成的。”

晕,阎君那丫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看傻了吧!

帝皇神诀-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独孤逸风, 冰雪儿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59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