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逆天剑仙-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陆天行, 萧雨晴

都市之逆天剑仙-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陆天行, 萧雨晴

第1章 凡人陆天行

南越州,海岚城此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大雨滂沱。

一身焦黑的陆天行站在广场的中央,丝毫不避狂风暴雨,仰天长笑,状若癫狂。

“我陆天行终于闯出来了,西山寺又如何,东极宫又如何,葬仙阵又如何,岂能困得住我陆天行!”

就在他为逃出号称仙神陨灭的绝世大阵欣喜若狂时,一声惊天怒喝将他拉回了眼前。

“陆天行,你疯够了没有!陆家仅剩的颜面都被你丢尽了!”

陆天行一怔,循声望去,只见周围密密麻麻围了一群人,其中一美貌女子撑着雨伞站在前头对着自己怒目而视。

浓浓的愤怒和失望自其眼中激荡而出,即便两人之间隔着重重雨帘,依然浓烈夺目。

“你是......”

陆天行正想开口询问,脑海中却浮现对方的身份。

萧雨晴,他陆天行明媒正娶的妻子,现如今是他陆家陆丰集团的代理执行董事长。

而他原本是陆家大少爷兼陆丰集团董事长,却身患精神之疾,时不时做出一些惊天之举,在海岚城人尽皆知。

陆天行心中骇然,四下打量,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凡间都市当中,周围高楼大厦,并不是熟知的九天。

这是凡间!

自己怎么可能逆行仙凡通道,从九天降临凡间?

作为曾经笑傲九天的绝世剑仙,陆天行哪里还不明白过来。他在闯出葬仙大阵的同时,似乎出现了一些差错,以至于降落在这凡人陆天行的身上。

陆天行捏捏自己的脸蛋,甩甩手,再跳了跳,终于接受了自己的处境。

看来自己已经变成一介凡人了,正好,万年的杀戮自己也有点厌烦了。

“陆天行,你还不给我滚回家去!”

萧雨晴见陆天行不但没有清醒过来,而且还旁若无人地如同白痴一样掐脸甩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老董,你送少爷回家去,好生看管。”

萧雨晴扔下这句话,转身踏上一辆宝马轿车,头也不回地呼啸而去。

“喂,萧雨晴”

陆天行张了张口,面露古怪之色。

他可是九天之上凶名赫赫的绝世剑仙陆天行啊,却被一介凡人女子不明所以一顿训斥,若是让曾经的仙神得知,可是要惊掉亿万颗眼珠。

“少爷,雨大天凉,小心感冒着凉了,还是赶紧回家吧。”

一老者撑着黑布雨伞上前说道,言语中颇有无奈之意。

陆天行看向老者,年过六旬,一头花白头发,却腰杆挺拔,眼含精光,不由得点点头,暗道:原来是个武修,只是修为太低了。

“老董,雨晴为什么这么愤怒啊?”陆天行不明所以地指着周围的人问道,“还有他们为什么对着我指指点点?”

老董看着这个少爷,可怜之色溢于脸上,叹了一口气道:“少爷,你真的不记得了?”

“我记得什么了。”

“唉。”老董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用黑伞遮住了陆天行头上的雨水,推了一把,催促道:“少爷,还是回家再说吧。”

陆天行看着老董似有难言之隐,再扭头看看围观的人群,只见其中有一奇丑无比的肥胖女子衣衫不整地跌坐在一旁哭哭啼啼,心中更是疑惑不解。

不过他还是顺从老董的安排,坐上了车子,往陆家返回。

“什么,我当街非礼了那个奇丑无比的肥胖女子!”

一声惊天鬼叫从陆家别墅传出,打破了别墅群的宁静。

陆天行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这样惨绝人寰的事情竟然是自己这个笑傲九天的剑仙所为。

“少爷,董管家说得没错,你发病之时,于大庭广众之下强行要非礼那奇女子,这个事情刚才当地新闻已经报道了。”

保姆兰姨站立在一旁,完全不顾仰天跌倒口吐白沫的陆天行,绘声绘色地将新闻的内容还原出来。

我堂堂剑仙,放着绝色佳人九天玄女不要,竟然干出了如此人神共愤的事情,这还让不让仙活了。

难怪萧雨晴会如此愤怒了!家有娇妻,却要上街非礼奇女子,这换做任何一位妻子恐怕都无法接受了。

唉,真是耻辱!

陆天行颓然垂下脑袋,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无可挽回了,他也唯有接受了,只是心中依旧耿耿于怀。

“老董,你说我身患精神之疾,发病之时便会精神狂乱,常常会做出一些惊天之举,可我感觉自己一切完好,怎么会有精神之疾呢?”

陆天行很快就抓住了这个让自己犯下弥天大错的根源,而在此期间,他内视身体,发现除了有些虚弱之外,并无他疾。

这就不得不让人感到疑惑了。

老董道:“少爷,这得要从三年前说起了。”

“三年前?”陆天行陷入回忆,可他想不起三年前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这时老董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整理了一下思绪,才缓缓将事情原委铺展开来。

三年前陆天行前往沧澜城谈判一业务,归来之后却开始出现精神错乱,一开始偶有发生,可这两年来却频频发生。

不得已,陆天行只好将陆丰集团董事交由妻子打理,自己去寻访名医治疗。

可奇怪的是所有的检查都做了,却找不出一点原因,该发作的时候依然发作。无奈之下,萧雨晴只好将陆天行关在家里。

只是看管总有疏漏之时,类似于今天的丑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这两年来,陆天行可以说沦为了海岚城的一个笑话。

无根之疾,那就是咒术了。

陆天行暗道,以他的阅历自然明白了,这是有人对他下了咒术,只是暂时还不知道何人所为。

哼,下咒术竟然下到了我的头上,看来有人是想让我身败名裂啊!

陆天行嘿嘿直笑,心里对于幕后耍把戏的人起了那么一点兴趣。

正说着,大门开了。

“兰姨,我回来了!”一道倩影从门口露了出来,正是下班归来的萧雨晴。

面对这个名义上的妻子,陆天行感觉怪怪的,一时间倒也没有上前问候。

这一幕在萧雨晴看来,是陆天行做贼心虚,心里内疚,毕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

她满脸寒霜,狠狠地盯了陆天行一眼,重重地哼了一声,连招呼都不打直接就上楼去了。

哟,这小妞有几分九天玄女的风格!

陆天行暗想,扭头一看,却见管家老董不停地向自己打眼色,不由奇怪道:“老董,你眼睛咋了?”

第2章 咒源猜疑

老董闻言却掩面摇头,假装没有听到陆天行的话,一个转身就出门去了。

陆天行更加奇怪了,目光转向兰姨求解,而兰姨也一个转身溜进了厨房,一阵乒乒乓乓的锅碗瓢盆声传来,显然开始弄晚餐了。

我去,这两人怎么了,神神秘秘的?

正想着,楼上寒声陡起,“陆天行,你给我上来!”

陆天行抬头一看,只见此时萧雨晴换了一身粉红色家居服,一头秀发顺肩披散而下,精致的五官,凹凸有致的身材,倚靠在栏杆上,与九天之上的仙女一比,别有一番韵味。

陆天行拾阶而上,心里头却忐忑不安。

难道她见我今天当街非礼奇女子,心里不忿,想要证明自己的魅力更大?如果是真的,我应该怎么办?

不过很快陆天行就发现自己想多了,刚上楼,萧雨晴便劈头盖脸地训斥起来。

“陆天行,你是不是又忘记吃药了?你知道你今天给陆家丢了多大的脸吗?”

“哦,不,陆家的脸早就在两年前被你丢尽了,我萧雨晴的颜面也被你丢尽了!”

“你知道我今天回公司,别人是怎么说我的吗?你知道吗?”

“不,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知道上街非礼女子,你说你还能干些什么?”

.......

训斥如同狂风暴雨,瞬间将陆天行淹没。听着这些训斥的话语,即便陆天行修行万载,心性非常,也不由得脸色难看。

“够了!”陆天行忽地大声一喝,“你若是觉得我陆天行给你丢脸了,你大可以离婚改嫁,我陆天行绝不挽留!”

突如其来的喝声响彻别墅,让萧雨晴目瞪口呆,似乎第一次认识陆天行似的。

而楼下的董管家以及保姆兰姨也禁不住探头偷看,两人脸色亦是一脸震惊。

“你!”萧雨晴指着陆天行,眼眶发红,气得浑身颤抖,“若不是伯父伯母有恩于我,你以为我稀罕留在这里啊!”

说罢,萧雨晴砰地一声重重地关上房门,留下陆天行在走廊一脸无辜。

你狂骂了我几十句,我就说了你一句,还摔门,什么脾性?

陆天行哼了一声,转身就下楼去。对于他来说,就算是九天玄女,亦不曾敢如此骂自己,一介凡人女子,就算是自己名义上的妻子,也由不得对方放肆。

“少爷,你怎么能这样说少夫人呢?”一下楼,老董倒是唉声叹气埋怨起陆天行来,让他好一顿气闷。

晚饭之时,萧雨晴冷着一张脸,全程不言一语,如同一块寒冰,让老董和兰姨唯唯诺诺。

反观陆天行,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对着饭菜一顿风卷残云,让三人以为饿鬼再世。

“少爷,你慢点吃,不够我再去炒!”兰姨劝道。

萧雨晴却道:“哼,让他吃,别让外人以为我萧雨晴克扣他陆大少爷的伙食。”

陆天行白了萧雨晴一眼,继续奋战在饭菜里。

之所以会胃口大开,并不是因为他有多饿,而是陆天行想要找到下咒的根源。

综合老董所言,陆天行推测自己被下咒肯定不是一两回了,如果说三年前在沧澜城是第一次,那这两年来频频发作却说明了一个问题。

就是这个下咒的人肯定是潜伏在自己身边,只有这样,自己才会频频中招,以至于做出一系列的惊天之举。

而陆天行这两年一直被关在别墅内,所以,这个别墅内的所有人,都是他首先要怀疑的对象。

是萧雨晴,还是老董?亦或者是这个兰姨?

陆天行暗暗发笑,如此捉弄他陆天行的人若是不付出惨重的代价,那他就不是陆天行了。

酒足饭饱之后,陆天行拍着滚圆的肚皮坐在沙发上,边吃着兰姨送上来的水果,边哼着小曲看着电视,别有一番悠闲。

萧雨晴看不惯陆天行的样子,继续返回楼上去。

咦,看来这个咒并不是从饭菜里下的。

陆天行看似在看电视,实际上却是在运转功法快速地消化体内的食物,并从中鉴别这些食物是否有问题。

“陆天行,到时间吃药了!”

这时萧雨晴从楼上拿着一个药盒下来,亲自倒了一杯水,将药送到了陆天行的面前。

“哟,我一个丢尽陆家面子的罪人何德何能劳烦少夫人大驾啊!”陆天行阴阳怪气道。

萧雨晴闻言,果然脸色陡变,手里的胶囊瞬间被掐瘪,整个人被气得都微微颤抖。

呼,呼!

萧雨晴深吸了两口气,极力平静情绪,再次从药盒中拿出三粒胶囊,递到陆天行的面前。

“陆家大少爷,到时间吃药了!”

看着萧雨晴被气得发白绷紧的面孔,陆天行瞟了一眼其手中的三颗胶囊,轻笑地接过抛进嘴里,咕噜一声吞了下去。

“好,吃完药,该洗澡睡觉了!”

陆天行蹦跳着上楼,完全不顾三人怪异的眼神,砰地一声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少夫人,这次少爷是不是精神刺激太大了?怎么感觉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兰姨说道。

老董也说道:“我也有这种感觉,好像少爷性情变了许多。”

萧雨晴看着陆天行消失在门后的背影,眉头蹙起,不仅是她有这种感觉,连老董和兰姨都这样觉得,那自己这个丈夫是真的变了。

“别的不多说了,这几天一定要严加看管,禁止他离开家里半步。知道没有?”

“知道了,少夫人!”

陆天行一进入房间,突然间头部一阵刺痛,似乎有人在用针扎向自己的脑袋。

他心里猛然一惊,知道这是有人又在对自己下咒了。

哼,如果换作是之前的自己,肯定还会中招,但我陆天行岂能再中此等诡术?

识海中剑魂震荡,无匹的剑气迸发,瞬间绞碎了冥冥中袭来的咒术。

嘿嘿,提前收点利息先!

陆天行眼中剑芒一闪,剑魂凝聚出一道剑气,顺着咒术袭来的方向追溯而去。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这才开始打量整个房间,眼光所到之处,冷笑不已。

为了对付区区一个凡人,竟然用上了傀儡咒术和阴煞阵,这也太大材小用了吧。

陆天行一眼就认出了此时房间内被人布置了一个小型阴煞阵,长期处于这样的阵法内,就算是再健壮的人精神也会萎靡不振。

而傀儡咒术则是自己刚吃的抗精神病药,如此一来,两相结合,被下咒之人毫无还手之力,任人控制。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三年前发作并不强烈也不频繁,反而是近两年来频频发作。

难道真是萧雨晴?

陆天行脑海中浮现萧雨晴每天准时准点监督自己吃药的情形,心头不由得寒如冬雪。

第3章 重返公司

海岚城某处,一身穿唐装,嘴挂八字须中年人坐在法坛前,口中念念有词,一手掐着法诀,一手拿起长针扎向一个布偶的头部,显得十分诡异。

其底下站立着一中一青两人,西装革履,一边看着唐装中年施法,一边低声浅笑,似乎正在交谈的事情大快人心。

突然间,唐装中年猛地啊地一声仰天倒下,惊得中、青两人连连后退。

稍等片刻之后,二人才敢上前查看,只见唐装中年七窍流血,目瞪珠圆,死状极其惊恐。

两人连连皱眉,互相看了一眼,青年道:“父亲,唐大师怎么会突然间这样?”

中年人凝视了死去的唐大师一会,摇了摇头,道:“这种事情,我也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陆家那边出事了。”

“陆家那边出事了?”青年提高声调道,“父亲,这可不行,眼下正是收购陆丰集团的关键时候,如果被人横插一杠,那我们所有的努力可能就要前功尽弃了。”

“这个我知道。”中年人摆手道,“眼下只能这样了,你过来,赶紧去办这件事。”

说着,中年人与青年耳语片刻,青年目露精光,兴奋地转头离开。

而中年人看着死去的唐大师,拿出手机,缓缓拨出了一个号码。“嘟嘟嘟......”几声之后,中年人道:“出事了,唐大师死了!”

陆天行弹指崩碎了房间内的几个花瓶,然后盘腿坐在床上,闭目开始修炼。

他所修之功法名为混沌天地经,乃是他登临九天之上,于一处神迹中获得,虽然是残篇,但却有夺天地造化之神妙,借此,他陆天行才能在九天闯下赫赫威名。

丝丝灵气透过窗台渗进陆天行的经脉中,顺着经脉汇聚在丹田之处,如此循环,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

直至东方露鱼肚白,丹田之处灵气充盈如雾,陆天行掐动法诀,微喝一声:“凝!”

丹田之处的灵气顿时涌动起来,充盈如雾般的灵气眨眼间便凝练如液,一炷香之后,一枚剑形真气沉在丹田之中。

呼!

陆天行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凌空一跃翻下床来,眼中精光如剑芒,却不满地自言自语。

“这里的灵气也太稀薄了,一夜的苦修才凝聚了一枚剑气,离筑基还是不够,想要重回九天,不知猴年马月了,看来还是得找点额外的东西才行。”

打开房门,陆天行伸了一个懒腰,恰巧遇到兰姨在打扫卫生,便招呼道:“兰姨,早啊!”

兰姨却一脸惊讶地看着陆天行,道:“少爷,今儿你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身体恢复了?”

陆天行奇怪道:“我身体好着呢,什么恢复不恢复的?”

这时萧雨晴也刚好出门,冷冷说道:“你昨天刚受了精神刺激,这几天还是在家里多休息,别又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

说罢,头也不回掠过陆天行,留下一阵香风。

陆天行撇撇嘴,自顾走下楼去,看着门口前,一位西装革履的青年才俊正殷勤地弯腰给萧雨晴打开车门。

一抬头,那青年也发现了门口处的陆天行,朝着他咧嘴一笑,脸上有说不出的嘲讽和得意。

这小子挺拽的啊!

对于青年的挑衅,陆天行嗤之以鼻,对付这种小白脸,他一个指头下去能掐死成千上百,怎么可能轻易动气。

“哎哟,少爷,你怎么把房间内的花瓶给打碎了呢,这少夫人要是知道,肯定又要骂我了。”

兰姨在屋里一顿惊叫,陆天行装作很不满的样子回道:“不就是几个花瓶吗?我还不能打碎几个?”

兰姨埋怨道:“要是普通的花瓶,少爷你打碎几十个都没有问题,可这花瓶是少夫人托孙总经理找风水大师给你镇邪用的,现在全部打破了,这如何是好呢?”

陆天行眉毛一扬,不动声色问道:“你说这些花瓶是少夫人找孙德胜给我摆的风水阵?”

“是啊,少夫人为此还付出了不少代价。不过这风水阵还是挺有用的,以前你一发病就是十天半个月,怎么都控制不住,少夫人白天要忙公司的事,晚上回来还要帮忙照顾你,那段时间憔悴了好多。”

“不过说也神奇,自从摆了这个风水阵,少爷你虽然依旧会发病,但只要呆在这个房间内,两三天就会完好如初。所以少夫人对我千叮嘱万嘱咐,让我一定要小心这花瓶,可现在,唉......”

“怪不得,原来如此。”陆天行目光渐冷,原本他对萧雨晴还抱有几分希望,目前看来已经找到始作俑者了。

找人以镇邪的名义给自己布置阴煞阵,每天再准时监督自己吃下含有傀儡咒术的抗精神药,一切都在神不知鬼不觉中进行。

而她之所以这么做的目的不言而喻,那就是要夺取陆丰集团。虽然萧雨晴目前是陆丰集团的董事长,但只是代理而已,公司的大部分股份依然是在陆天行的名下。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陆天行嘴角浮起自嘲,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曾经钟情一生,父母也对她宠爱有加的萧雨晴竟然会干出这种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

“不过我的陆丰集团,怎么可能是汝等宵小想拿就拿的。”

陆天行顺手拿起一件外套,就要出门去,这时老董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横在门口中间。

“少爷,少夫人有吩咐,你这几天不能出门。”

陆天行眉头一皱,呵斥道:“我才是陆家的主人,我想去哪还要一介妇人批准,真是笑话!让开!”

最后“让开”两字,陆天行以神识喊出,锋利的剑魂朝着老董逼迫而去,下一秒,老董脸色大变,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让开了门口。

陆天行抬步而出,消失在门口。

老董心有余悸,好一会才缓过神来,赶紧追了出去,此时陆天行已从车库开着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出来,油门轰炸,眼看着就要起速。

老董赶紧大喊道:“少爷,你这是要去哪里啊?总得告诉老董一声吧。”

陆天行从车窗内伸出头来,粲然一笑道:“作为公司的董事长,这个时候当然是要去上班啦!”

话落,轰地一声,车子飞驰而出,眨眼间消失在路口的尽头。

看着消失在尽头的陆天行,老董回想起刚才一幕,心头骇然不已。

这还是自己的少爷吗?

第4章 我想砸就砸

幻影速度超然,街道两旁的街景如梦幻泡影一般往后掠去,然而坐在里面的陆天行却感觉不到多大速度带来的快感。

以往与萧雨晴的种种自脑海中浮现,历历在目,陆天行不得不感慨这副身躯对萧雨晴的用情之深。

然而正所谓爱之深,恨之切。曾经最爱的人,到头来发现却是捅自己最深的人,说来真是一种讽刺。

难道真的要这样?

看着前方不远的陆丰集团大厦,陆天行不由得有些动摇了。

吱!

刺耳的刹车声,惊起了大厦门前保安的注意,也打断了陆天行的沉思。

“这是谁家的豪车?”保安一阵嘀咕着,却没有人敢上前阻拦。

虽然陆丰集团是大公司,规定大厦门前除了董事长之外,任何人不准停车,但是能开劳斯莱斯幻影的非富即贵,根本不是他们这种小保安可以得罪的。

一时间,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了大厦门前,竟然没人上前询问或者驱赶。

而坐在其中的陆天行却是很不满,因为以往他的专属车位竟然被人霸占了。

一辆是萧雨晴的宝马,另一辆则是不知道是谁的奔驰。一黑一白,相得益彰,仿佛才子佳人,无比协调。

砰!

陆天行下车重重地关上车门,指着保安室里的两个当值保安喝道:“你俩给我过来!”

一胖一瘦两个保安吓得顿时站了起来,在陆天行逼人的目光下颤颤巍巍地走到他跟前。

“我问你俩,这车到底是谁的?”陆天行没好气地指着一旁的奔驰道。

胖保安看着陆天行,觉得有些面善,但一时间想不起来,毕竟陆天行已经有两年没有在公司露过面了。

“你好,我是保安队的小队长王大贵,请问你是谁,为什么要问这个?”

王大贵恭敬问道,对方身份非富即贵,只要自己不得罪对方,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瘦保安也跟进问道:“对啊,这里是陆丰集团,你为什么要问这是谁的车位?”

这不问不打紧,一问陆天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怒极生笑,指着自己的脸问道:“你们不认识我?”

“你是?”王大贵陷入了沉思,他倒是觉得陆天行真的挺面善的,可他就是想不起来。

当他用肘部撞了撞瘦保安,这时瘦保安一脸恍然大悟地指着陆天行道:“我知道你是谁了!”

陆天行含笑点头道:“那就好,那你说说我到底是谁。”

瘦保安一脸崇拜地大声道:“你就是昨天新闻上那个当街非礼世间奇女子的那位强人!”

噗!

陆天行一听,顿时满脑子黑线,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这下丢人丢到公司了!

王大贵也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大哥你!说来小弟也是对你万分敬佩,如此世间奇女子都下得去手,当真是世间英雄。”

胖瘦两保安一边为识破陆天行的身份欣喜若狂,一边狂倒对陆天行的敬仰之情,完全没有看到陆天行如同乌云一般漆黑的脸色。

“很敬佩我,是吧?”陆天行突然间问道。

“那是,你是我辈之楷模先锋,说来我们还是一个公司的,你不就是我们的董事长陆......”

王大贵说着说着便停住了,脸色蹭地一下子煞白,豆大的汗珠如雨般滚落,不一会儿便湿润了厚厚的保安服。

而瘦保安情况也好不了哪里去,两腿忍不住直打抖,就差跪下了。

“很好笑,对吧?”陆天行微微笑道。

扑通两声,王大贵两人直接跪倒在地,拉起一脸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哆嗦道:“董...董...事长,您...您今天怎...怎么来...来了?”

“当然是过来上班了!要不你以为我过来干嘛?”

“是是是,您当然是来上班,我...我这就给您去挪车位。”王大贵毕竟见过风雨,立马找到了一个借口转移陆天行的注意力。

陆天行也不会真的跟两位小保安计较,毕竟自己昨天做的事情的确是太过惊世骇俗了,还上了当地的新闻,也由不得别人说三道四了。

别人都把脚踹到自己脸上了,自己却还在担心是否做的太过于绝情,让我受辱之人,我必定百倍偿还。

心思打定,陆天行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意。

王大贵这时哭丧着脸转了回来,怯怯道:“董事长,这两辆车,一辆是代董事长的,另一辆是孙总经理的,他们,他们.....”

“他们怎么了?”陆天行语气陡然一升,吓得王大贵差点魂飞魄散。

“他们没怎么,我这就打电话通知,让他们下来把车挪开!”

“不用了!”陆天行大手一挥道,“给我拿根水管过来。”

“水管?董事长你要水管干什么?”王大贵脸色如猪肝,他猜到了,却不敢说。

“要你多事,再不拿过来,你立马给我卷铺盖走人!”

“是,是,我立马给你拿过来!”

陆天行单手抡起水管,在王大贵两人的瞩目下,砰地一声砸在奔驰的前风玻璃上,哗啦一声,碎成一地玻璃渣子,惊得两位观众直冒寒气。

砰砰砰......

一连几声暴响,一连价值百万的车就这样被捶成奇形怪状,哪里还有半点尊贵的容颜。

“谁这么大胆,竟然敢砸我的车?保安呢,都吃屎去了吗?”

一声怒喝从大厦门口传来,只见一西装革履的青年才俊从中怒气腾腾地杀了出来,正是孙德胜总经理。

王大贵心里暗暗叫苦,一位是董事长,一位是总经理,要是董事长不认,这下自己可难受了。

陆天行看着愤怒而来的孙德胜,挑衅般抡起水管狠狠朝着车顶砸了下去,轰地一声巨响,整个车顶一瘪到底,这下彻底沦为了废铁。

“王八蛋!”孙德胜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在自己出来之后还敢砸自己的车,简直就是太岁头上动土,不想活了。

“我不论你是谁,今天砸了我的车,我让你下半辈子生不如死。我要让你知道我的车不是谁想砸就砸的。”

孙德胜简直要气疯了,活了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自己,然而当他正准备找人对付对方时,一声霸气震彻双耳。

“你孙德胜的车,我陆天行想砸就砸,你能奈我何!”

都市之逆天剑仙-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陆天行, 萧雨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64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