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富少-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封三浪, 汪可人

超凡富少-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封三浪, 汪可人

第1章 合同老公

仲夏,上午十一点,临海市中心医院。

窗外的鸣蝉正在卖力地嘶吼着,好像正在抗议这炎热的天气。四楼走廊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本来犹如身处在蒸笼之中,无形中多了几分烦躁。

有位医生正对着一个穿着格子衬衫和蓝色牛仔裤的年轻人说到:

“你是三号床的病人家属吧?你们的医疗账户上余额已经不足,现在医院床位紧张,如果不能及时缴费,我们医院将无法保证完成剩下疗程的治疗。”

“医生……,这么多钱,我们到哪里想办法啊?真不好意思,外公的前期治疗就已经花光了所有的钱,现在真的太困难,没办法拿出那么多的钱。求求您通融一下!家里就只有我和他相依为命,我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连稳定的收入都没有,现在确实想不出什么办法了……”

“哎,小伙子,你的情况我是多少了解一些的。不是我不想帮你,可是医院毕竟不是慈善机构,四十万的治疗费用更不是小数目,没钱,你外公剩下的治疗就不好办了。这样吧,我再帮你争取两三天,你再去想想办法,好吗?”

余音未落,医生叹口气,摇了摇头走开了。

这样的情景经常都在上演,现实太残酷,没钱治病,医生再有爱心,也无可奈何。

年轻人徒劳的瘫坐在地上,虽然已经汗流浃背,但是现实却让他心里寒凉无比。

外公生病这段时间,他为了凑钱,想尽了一切办法,到处奔走求人,可是换来的大多是无情的拒绝。现在,已经快撑不住了,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他低着头,肩头颤抖着,似乎还在抽泣着……

过了一会儿,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抬起了头。

人们看到的是这样一个人:他头发凌乱,神情憔悴,胡子拉碴,线条分明的脸上还显露着几分青涩,看得出,生活带来的风霜正在折磨着他。

“怎么办?怎么办?凑不到四十万治疗费,就连最心疼自己的外祖父都守护不了,我哪里还对得起良心二字?”

年轻人的眉头紧皱。

“……不行,我不能坐在这等死,要拯救外祖父,必须赶紧想个弄钱的办法。”

年轻人的大脑飞快运转了起来,在脑海里思索着每一种可能的办法。

这时,他想到了李艳,一个在勤工俭学时认识的酒吧老板,性格豪爽,乐于助人。

试一试,哪怕是只有一丁点希望也要试试。

他仿佛一个溺水的人在绝望中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赶紧拿起电话拨通了号码。

“三浪,这是怎么了,看把你急的,有什么事直接跟姐姐说。”

“艳姐,你之前说的事,还……有效吗?”

“哪一件事?哦,当然了!以你的条件,只要你愿意做她家的上门女婿,四十万绝不是问题,每月还有两万生活费,另外送你一辆跑车……我真的好高兴,难得你终于想通了。”

“……”

资金的事情终于有些眉目了,封三浪那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暂时落地了。

事情虽然有希望了,但是隐隐作痛的自尊心还在折磨着他,毕竟,这等同于变相卖掉了自己。

“哦,还有,这样吧,你先去市医院做个全面身体检查,再把你的生辰八字什么的发给我一下,女方家是个传统的大家族,很是讲究。我先跟对方预约下,找个地方谈下合同的事。”

电话那头,李艳显得很兴奋。

这个事情要是牵线成功了,依照往日打交道的经验来看,汪家给的辛苦费都少不到哪里去的。想到这,她的语调都不知不觉提高了几分。

封三浪听完,长舒了一口气,

“外祖父终于有救了!”

还没高兴多久,他的心情又有点忐忑不安了:

“对方开这么高的条件,会不会是个岁数很大的女人啊,或者是个神马变/态?”

“救急如救火,管不了这么多了,下午去了看看再说。”

图兰咖啡馆。

刚下公交车的封三浪,一进门就急急忙忙寻找着李艳。

果然,在靠窗的一个卡座上,一个打扮光鲜的半老徐娘正朝着封三浪一边挥手示意,一边喊着:

“三浪,在这里,快过来。”

封三浪走到卡座面前,向李艳问好。

这时他不经意一瞥, 突然感到眼前一亮,眼光瞬间就被李艳旁边的人吸引住, 整个人直愣愣的站在那里。

原来,李艳旁边坐着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年轻美女。

这位美女年龄大概二十多岁,打扮入时,妆容精致,坐在窗边,很是光彩照人。

她唇红齿白,皮肤白皙,有着傲人的上围,一双修长的大白腿更是极尽魅惑。

还有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上,有双很好看的大眼睛,眼神清澈明亮,恰似一汪湖水,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无限风情。

总之,整个人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难怪封三浪看的发呆。

此刻,这位美女正打量着封三浪,仿佛观察着一件货物一般。第一次被别人用这样的眼光盯着,封三浪有些局促不安。

“咳咳咳,三浪你发什么呆呢。”

封三浪这才回过神,为自己刚才的失态感到有些害羞。

“这下人都到齐了。来我介绍一下,三浪,这位是汪可人小姐。”

“可人,这位是封三浪先生。我先过去打个电话,你们两个先聊一聊吧。”

李艳到底是老于世故的,很是识趣的走开了。

“请坐,封先生。”

汪可人看了一眼封三浪,礼貌的说了一句。

“你抽烟吗?”

汪可人熟练地抽出一支烟递给封三浪。

封三浪摇了摇头。

“咔嚓。”

她拿起打火机,点燃了烟,再轻轻吸了一口,涂着鲜艳口红的嘴唇一张一合,很是妩媚。

接着吐了一口烟圈,顿了顿,缓缓地说道:

“封三浪先生,你的外表和硬件条件都不错,星座和八字也还好,家庭背景简单,所以,我决定选你了。”

“我对你是没什么意见,合同千条万条,反正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必须听我的,知道了吗?其他的,合同上都写明白了,你仔细读读。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汪可人气场十足,一口气说完都不停顿,说话的语气显得不容置疑半分。

“嗯……”

封三浪一向头疼那些强势的女性,这会儿紧张的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个劲的低着头喝咖啡。

“你个大男人痛快点好不!别扭扭捏捏的。麻烦。”

汪可人有些不耐烦了。

她抖掉了烟灰,把翘起的二郎腿换了一下姿势之后,双腿继续缠绕在一起。然后朝着窗外望去,面无表情的看着街上的行人,神情中有些许寂寞。

“……我知道了。没什么其他问题。”

封三浪小心翼翼的说到,随后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这个妩媚的女人。

是有点小霸道。

但是……

她真的漂亮,韵味十足。就连那双大长腿换姿势都显得很好看,而且优雅得很。

不一会儿,李艳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就走了过来。

“哎哟喂,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就少些客套,直奔主题吧,对于合同上的条款,你们双方都同意吗,没有意见的话就把合同签了吧。”

“我没什么意见。就看他了。”

汪可人吐了一个烟圈,双指夹着烟轻轻在烟灰缸上弹了一下,烟灰抖落下来,姿势优雅流畅。

“我也是。”

封三浪接着说到。

“那好,那,预祝你们合作成功。”

李艳表情轻松。

“啪啦。”

合同签完后,汪可人冷冷的甩了一句:

“从现在开始合约生效。这是四十万,你先拿着。袋子里面还有我电话和住址,你必须随时待命,等我通知!”

之后,她随手将一个公文包丢在了桌子上,起身离开。

封三浪出神地望着汪可人那让人冲动的背影,开始憧憬自己的合同老公生涯了。

第2章 冲动是魔鬼

命运有时候真的让人捉摸不透。

几天前,封三浪还在为钱发愁,几天后却要迎娶白富美,随便一下子就走上人生巅峰,成了令人羡慕的人。

接下来的几天,封三浪都像做梦一般,整天喜上眉梢开心得不得了,双脚像踩在云朵里一样飘飘然。

他和汪可人的婚礼在临海市锦江大酒店举办,汪家为了彰显实力,不惜下了血本投入婚礼花销。

锦江大酒店是临海市数一数二的五星级大酒店。地处临海市中心黄金地段,紧邻穿城而过的南河。

因为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捷,宜商宜居,周围都是高档餐厅、酒吧会所、服饰专卖等场所,这里一度还被国外的知名经济杂志评为神州国十大高端商业中心。临海市很多社会名流都喜欢到这里举办酒会和沙龙。

这一天,酒店门外车水马龙,各界名流络绎不绝,目光所及之处都是豪车、美女。热闹程度就像一场豪华的嘉年华。本市各路媒体都争相报道了这场豪华婚礼。

人们议论纷纷,临海市第一美女汪可人要嫁的人究竟是哪里的风云人物。

“新郎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娶到临海市第一美女。”

一个穿着蓝色西服的瘦子对着穿着灰色西服的胖子感慨到。

“就是啊,我也纳闷,到处打听都不知道他的底细,只知道他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不知怎么就认识了汪家小姐。”

“这样啊,也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

“对啊,凭什么是他啊?”

就这样经过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所有人都知道了封三浪大致底细。人们纷纷摇头叹息,大失所望,替汪可人不值。

汪可人的父母、亲戚本来就嫌封三郎寒酸,在听到周围的议论过后就更不高兴了,有的人一直阴沉着脸。

办完婚礼,送走了所有亲戚之后,汪可人开车带着喝醉了的封三浪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汪可人的别墅离市区不远,开车没多久就到了。

今天是大喜之日,封三浪喝了不少酒,下了车之后还走路颠颠倒倒,汪可人无可奈何,只得扛起他一只手扶着他走进了家门。

从见面到结婚不过短短几天,此时此刻,他和大美女汪可人有着如此近的距离,还真是第一次亲密接触。

佳人在侧,还不时嗅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混杂着香水的特别味道,封三浪浑身燥热,内心的犹如小猫在抓,一时半会儿有点心猿意马。

很快,“啪”的一个清脆的耳光落在了封三浪脸上。

原来是封三浪那耷拉着的手不小心蹭到了不该蹭的地方,汪可人一脸娇羞,赏了他一耳光。

再撒手一推就把封三浪直接推到在地上。

汪可人指着封三浪的鼻子吼到:

“封三浪!别TM给脸不要脸,我们只是雇佣合作关系,名义上的夫妻而已!在外人面前做做样子就够了,从今以后各睡各的,你要是敢再碰我一下,看我不削死你!”

倾泻完一阵暴风雨过后,汪可人扬长而去。

留下一脸懵逼的封三浪愣在那里。

“别走啊,老婆!”

这个时候封三浪的酒已经醒了一大半,赶紧挽留。

汪可人完全置之不理。

“原来这个女人不仅冷淡,而且凶起来还这么厉害,这今后的日子咋办啊!苍天啊,大地啊,救救我吧。”

就这样,封三浪的新婚之夜尴尬的一个人在客房渡过了。

到了半夜,辗转难眠的封三浪感觉很口渴,起身到处找水喝。

由于时间不长,封三浪是第一次来到汪可人的家里。

这是一套比想象中还要奢华无比的欧式别墅,楼上楼下的装饰很气派,家具家电都是时下最新的高端品牌,到处都有当季的鲜花,香气四溢,如果闭上眼,还以为自己身在花园中。

还有些头疼的封三浪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最后才在厨房找到水喝。

“咳咳……呼哧……呼哧……”

这时,二楼传出了一些奇怪的声响。

“搞什么啊,大晚上的。”

出于好奇,封三浪爬上二楼一路找去。直到看见有个房间没关紧,门缝里透着一些光亮,他走了过去。

随着慢慢靠近,透过门缝,封三浪看到了瞠目结舌的一幕。

只见房间里的地上到处都是丢的衣服,床上,有个女人正和一个中年油腻的胖子正在纠缠在一起,场面很辣眼睛。

“死鬼你好坏,人家等了你好久,这么晚了还来折腾。”

女人极尽媚态,肆意的浪荡着。

“小冤家,别生气,我可舍不得冷落你,你看,我一忙完公司的事情就来了。今天是我的错,明天好好补偿你,再送你一个神秘礼物。怎么样,对你够好吧。”

胖子说完,还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一时间,房间里充满了各种让人遐想的声音。暗淡的灯光下,房间呈现出一种带着诡异色泽的画面。这些声响和画面混杂在一起,构成了一组另类的风景,刺激着门外可怜的封三浪。

封三浪脑袋嗡的一下炸开了。

作为一个还没有经历过多少世事的年轻小伙,眼前生猛的一幕实在是太过激烈。渐渐地,他有些招架不住,一下子没法接受这个事实。就在白天还憧憬着自己新婚之夜,现在梦醒时分,一下子全都明白了,原来自己只是一个可怜的幌子。真可悲!

“荡妇!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封三浪一想到自己的新婚妻子故意冷落自己,背地里却和别人鬼混,双手紧握拳头,咬紧了牙关,他的第一反应是想冲上去现场捉奸。

但是,他的步子怎么也挪不开,因为他明白,这合同里明确说了人家干什么是她的自由。

冲上去是简单,意味着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毁掉,一切都回到原点——这样的结局是封三浪想都不敢去想的。

他彻底呆在了那里,内心充满了矛盾,这短短的时间里,却像一个世纪一样长。

封三浪做了一个慎重而理智的决定:

“冲动是魔鬼!哪里就能这样便宜了他们!”

最终,封三浪的理智战胜了感性,他冷静了下来,转身走向了楼下。

“呵,真TM舒坦……可凡真厉害,你比我家那母老虎那啥好多了。”

胖子踹着粗气完成最后冲/刺,一阵剧烈颤抖之后瘫了下来。

“嘿嘿,步总只要你开心就好,下次再试试其他的,包你开心满意。”

女人像个八爪鱼一样缠绕着对方,声音很嗲,显得意犹未尽。

“算了……算了,再被你这折腾下去,我迟早要被榨干。”

胖子一边告饶一边躺到了一侧。

“我们要不换个地方?你妹妹今天新婚,怎么不在家和新郎官一起。哦,那新郎官是哪里的,之前怎么没听说过?”

胖子抽着烟,冷不丁地问了句。

“换什么换?我还怕他不成?那丫头早就忙着去加班去了。也不知道可人是怎么想的,找个穷鬼结婚,人帅有什么用,没钱还不是等于白搭。今天,你没看我爸妈那是一百个不满意呢。”

女人咬牙切齿地说着封三浪,气不打一处来。

“人不可貌相,我看这小子虽然穷了点,但是一表人才,迟早也会飞黄腾达的。”

“对了,你那废物老公在干嘛呢?嘿嘿,咱们一定要做好保密措施,要是被他发现了就不好了。”

“别提白富贵那窝囊废了,你怕什么,别看他平时一副咋咋呼呼的样子,就算知道了他也做不出什么。那土包子今天还想叫我回家,被我臭骂了一顿。现在估计早就睡成了一头死猪吧。”

“哼,要不是听了你的馊主意用婚姻打掩护,我早就跟他离婚了。记住你答应我升任部门经理的事,就不要反悔了哈。不然有你好受的!”

女人不傻,言语之中也不忘了给胖子吹吹枕头风,努力为自己谋点好处。

“你知道的,我家那母老虎背后的老爷子背景深厚,公司生意上还有很多依靠,我一时半会儿没办法离婚的,只有等时机合适了再说。就只好暂时委屈你了,放心吧宝贝,这次的升职安排包在我身上,只要我发话,没人敢多说什么。”

“那一言为定!我等你消息。”

“好,一言为定!”

胖子有些意犹未尽,刚说完,翻转了一个侧身,双手开始在对方身上摸索起来。

“死鬼,刚才还没吃够啊,又来折腾。”

“这不是没吃饱,饿得发慌。”

女人一边娇嗔,一边主动把嘴凑了上去。

不一会儿,两个人又撕扯在了一起。

……

第3章 三只老虎一台戏

封三浪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的房间。

他睡意全无,即使闭上眼,脑海里还是循环播放着刚才辣眼睛的一幕。

他心怀怨恨,咒骂着自己不幸的命运。

他心灰意冷,所有当初关于婚姻的美好想象全都落空了。

什么美若天仙?不过是徒有其表而已!

什么缘分天定?不过充满了算计!

什么幸福美满?还不是一场空欢喜!

一切都是扯淡!

“干脆一走了之,成全这对狗男女!”

关于这一点他不是没想过,但是又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玩不起,他输不起……

既然是合作关系,在商言商,各过各的也好。不是吗?

第二天一大早,一脸憔悴的封三浪就走进厨房,想给汪可人做一份爱心早餐。

当他端着早餐走出来时,却发现丈母娘董晓慧正一脸严肃端坐在大厅里。

这还是自从婚礼见过面之后,第二次见到她。

封三浪不敢怠慢,赶紧主动打招呼:

“妈,您怎么来了?我给您倒杯水。”

董晓慧岁数不大,长期养尊处优,保养得法,身材一点没走样,要是走在街上,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才三十多岁。

“怎么?难道我来闺女家还要给你通报一声。”

董晓慧斜瞄了一眼封三浪,怪声怪气的说到。这一看不打紧,看到了他就一肚子气,瞬间开启了吐槽模式。

“小封,也不是我说你,你看你像个什么样子!才刚刚结婚就这么邋遢,这以后还怎么得了?而且还睡在客房,怎么不在主卧睡觉,你看看你们做的是怎么回事?”

董晓慧劈头盖脸就朝封三浪数落一通。

封三浪知道汪可人父母肯定瞧不起自己,所以即使觉得很冤枉,还是打定了主意,尽量低调不惹事。于是,他双手递过水杯,小声说到:

“……妈,我知道了。您吃了早饭没有?”

董晓慧不肯善罢甘休,看到封三浪示弱,水杯也不接,依然在那里数落:

“哎,看你这样子,我怎么能放心的把女儿交给你?”

“哎我也不知道可人是怎么看中你的,这就是千挑万挑的人?瞧你这副窝囊废的德性,我看着都恶心,这走出去多丢我们汪家的人!”

正当董晓慧越说越起劲的时候,楼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救星来了!”

封三浪如释重负,刚才被丈母娘吼得脑袋嗡嗡直响,正满心期待有人替他解围,楼上的人来得正是时候!他不由自主的望着楼梯口。

一个穿着睡袍,体态丰盈的女人款步走了下来。虽然这个女人没怎么打扮,一副素面朝天的样子,但是她容貌姣好,面色红润,走起路来腰肢扭来扭去的,很是风情万种。要是走在马路上都是引人瞩目的背影杀手。

一望便知,明显不是汪可人。

“可凡,你不好好呆在家里跑到这干嘛?可人去哪里了?”

还没等封三浪搞明白谁是谁,董晓慧先发话了。

“妈,大清早的凶巴巴的干嘛啊把我都吵醒了。昨晚我不是喝多了,没回去。可人她昨晚跑去加班了。你说这丫头还真是个工作狂,妈,你有空的时候还是去说说她。”

汪可凡心里有鬼,不敢争辩,但是又怕自己的事情败露,赶紧转移话题。

“去去去,哪凉快哪呆着,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我都不想说你了。能被我念叨的证明还有希望。”

董晓慧白了一眼汪可凡。

“什么?昨晚她去加班了?这丫头还真是可以。我们还指望他俩早点让我抱孙子呢。瞧你们一个个的,干的这算什么事啊!”

董晓慧倾泻完自己的情绪后,狠狠的盯了一眼封三浪,终于安静了下来,坐在那里生闷气。

封三浪看到汪可凡却很不是滋味。

汪可人啊汪可人,你昨晚带胖子回来鬼混也就罢了,还要找人来打掩护,真是可恶!

封三浪回想起昨晚的看到的点点滴滴,越发觉得汪可人真是个费尽心机的坏女人。

他昨天晚上已经把汪可人划到了自己的黑名单。爱和恨的边界本来就很模糊,现在听到王可人的名字就莫名烦躁,什么都不想说。

汪可凡看到两人都沉默不语,赶紧打圆场:

“妈,我说你们早干嘛去了,他们这婚都结了,您就别说了吧。妹夫他昨晚上喝多了,可人怕他弄脏床单,就只好把他丢在了客房了。”

汪可凡说话四平八稳,充分照顾了两边的感受。

“小封,我说,你们得加把劲啊,我们老两个还想早点抱孙子。时时刻刻记住你的任务哦哦!”

董晓慧也不好一直拉着脸,语气开始缓和。

抱孙子?封三浪觉得好笑。

我现在连汪可人的指头都没碰过。到哪里去给你们抢个孩子啊。抱歉,这任务真有点难。

哎,新婚之夜独自睡客房,这算什么事啊。

封三浪在心里叫着委屈,嘴上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脸上还若无其事,勉强挤出了一丝苦笑。

汪可凡大概是看出封三浪的表情变化,狠狠盯了一眼封三浪。

封三浪很识趣,赶紧保证到:

“妈妈请放心,我和可人一定好好努力的。”

“妈,你这话怎么说的,难道我和大姐的孩子就不是你的孙子了吗?”

汪可凡有些懊恼。

“谁叫你们自己不争气,生的孩子都是女孩?再说了,我也是为汪家好啊!你懂什么!”

被董晓慧数落了之后,汪可凡自讨没趣就不好说什么了。

她扫了一眼餐桌上的食物,撇了撇嘴,说到:

“妹夫,你这早餐是打发叫花子吧,也太磕碜了。”

嘴上这么说,但是身体却很诚实,她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这还真不见外啊……

哎,这是给可人准备的早餐呀……

封三浪的话还没出口就咽了下去,索性埋头吃早餐。

……

“你没长眼睛啊,还不快去把老娘的擦脚毛巾拿过来。”

正在泡着浴足保健桶的董晓慧在召唤。

“三浪,我的衣服料子很贵,要分开洗别染色了哈!”

封三浪还没停下脚,汪可凡扔过一堆衣服。

“我肚子疼,赶紧去超市给我买点护垫,夜用的。”

冰山美人汪可人捂着肚子一脸幽怨。

自从丈母娘董晓慧住进来以后,加上熟/女二姐汪可凡,以及冰山美人汪可人,三个女人一台戏,把封三浪收拾的服服贴贴。她们本来对封三浪横看竖看都不顺眼,把他当成了这家里的免费佣人呼来唤去。

哼!凭什么!我又不是你家长工。

封三浪心里嘀咕着,但是身体动作却很神速,完全不敢怠慢。

惹不起啊!三只母老虎个个都不是善茬,何况还有三只!简直是再向虎山行。

更重要的是自己没找到工作,白吃白喝人家,自己更不好意思闲着。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韩信都可以忍胯/下之辱,服侍这三只老虎不算丢人!他自我安慰。

更何况,他还没有弄清那晚上和那胖子在一起的究竟是不是汪可人。

一切没有弄清楚之前,他只得忍气吞声。

于是,不管董晓慧她们再怎么骂他是吃软饭的废物也好,是窝囊废也罢,任凭汪可人再怎么冷漠无情,都无所谓,完全免疫。

晚饭后,汪可人来到厨房,看着正在洗碗的封三浪。

“哟,老婆大人亲自来看我洗碗啊。快出去啦,你来亲戚了,别碰冷水,把衣服搞脏了。”

封三浪一脸讨好。

“去你的!听着啊,我妈和我姐都在,以后晚上就不要去睡客房了,到主卧来,知道了吗!”

汪可人甩了一个白眼。

超凡富少-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封三浪, 汪可人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1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