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神的荒岛生涯-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张穷, 孟露

我和女神的荒岛生涯-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张穷, 孟露

第1章 空难

轰隆隆……

我乘坐的这架飞机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好似要被撕裂的样子。

就在刚刚,一个天杀的劫机者劫持了飞机,丧心病狂的往驾驶舱里开了两枪。

子弹也不知道打到了哪里,飞机顿时不受控制的在空中摇曳着。

机舱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呼喊:“天啊,天啊。”

这个声音在我耳边炸裂,宛如传染源般散开,舱内哭喊声一片。

飞机上的氧气罩落了下来,灯光也如鬼魅般一闪一闪着。

扩音器里传来机长急促的声音:“各位乘客,飞机因为故障将在海上迫降,大家穿好救生衣做好迫降准备。”

机舱内的乘客开始大呼小叫的穿着救生衣,这些橘红色的救生衣如飞溅的血水在我眼前晃动,使我有了一种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的感受。

“完犊子了。”我使劲的系好安全带,将自己牢牢的捆在了座位上。

猛然间,右侧传来“咔”的一声脆响,有人惊叫起来。

我随声望去,看到右舱壁的一块玻璃因为飞机的剧烈抖动裂出了一道缝隙。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砰”的一声玻璃炸裂,碎片飞溅,露出一个黑洞洞的窗口。

紧挨着窗口的一个胖子如被磁铁吸起来一样,倏地钻进了窗口,硕大的身躯牢牢的卡在了窗口上。

“妈啊……”机舱里狼哭鬼嚎。

有好心人使劲的将胖子往舱里拉扯着。

有人狂喊道:“不要拉啊,让他堵着吧。”

“对对对,让他堵着。”人性在死亡面前已经完全扭曲。

因为负压的原因,胖子的身体如蛀虫一样往外一点点的蠕动着。

只是几秒的工夫,他的身体就像被打开的香槟,“砰”的一声弹了出去。

瞬间,机舱里的杂物飞上了天,一个笔记本贴着我的头顶飞了过去。

“妈啊……”舱里一片混乱。

我死死的抓紧了安全带,如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等待着最后一刻的来临。

飞机大幅度的颤抖着机身,盘旋而下。

没多大的工夫,飞机陡然一震,发出了拍在海面上的巨响,随即又被高高抬起。

我被颠得七荤八素,嗓子眼都是甜的,头顶上瞬间飞过几个人影,我想应该是有人被甩出去了。

就在这时,舱内传来一声巨响,我眼见着飞机从破碎的窗口那里折断了。

机头脱离了机体,犹如出膛的子弹不停的旋转,又如打水漂一样在大海上飞舞着。

我在这飞舞中迷离了,灵魂已然出窍,再也听不到一点点声音。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悠悠醒来,摸了摸身体的各个部位,确定自己没有骨折,艰难的解开安全带想要站起来,却发觉自己是一个半仰躺的姿态。

借着窗口皎洁的月光往外看,看到飞机头骑到了一棵大树上面,机头呈一个向上的仰角。

我努力的站了起来,脚下猛然一滑,凭着经验,感知到脚下是血,浓稠的人血。

“有人在吗?”我在黑暗里呼喊着,开启了兜里的手机。

手机启动,手电筒亮起,我在光亮的范围内仔细的看着,在机舱的一个角落里有很多人挤压在一起,我走过摸了摸都没有了心跳。

突然间,一个极其微弱的声音传来,调转手机一看,看到一个女孩躺在几个人的身上,满身都是血。

微弱的光亮下,她让我心头一震,这不是我的女神吗?新生代影星孟露。

她怎么也在飞机上?我为了她可是在无数个夜晚舔过屏啊。

“孟露……孟小姐。”我轻轻的拍着她的脸,希望她清醒过来。

她不为所动,紧紧的闭着双眼。

我心中大急,捏住了她的鼻子给她人工呼吸,她的嘴唇很软,是我喜欢的那种,但此刻也顾不得这些凡尘杂念。

几次吹气以后,我将她上衣的两颗扣子解开。

在解开的一刹那,我心弦好像被上了发条,狂热的跳动起来。

第2章 救人

看了几眼风景,我强行摒弃了俗念,以老僧入定的心态开始给她救治。

不大一会,孟露终于发出一声轻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她的意识应该还没有完全恢复,见一个男人在她的身上摸来按去,尖叫的抡出一巴掌,正打到了我的脸上。

我被打了一愣:“你干什么?”

她快速的起身,发现自己的玉体外露浑身是血,不由惊恐万状拼命嘶嚎:“救命啊……救命啊……”

我按着她的肩膀:“别喊了,是我救了你。”

“你是谁啊?”她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我叫张穷。”

她眼望着周边的环境回过神来,问道:“还有活着的吗?”

“不知道,我先救的你。”

孟露有些感动:“谢谢,你再看看别人。”

我四处查看,在头等舱里发现一个女孩还有气,冲着孟露欣喜的大喊道:“快来,这里还有一个活的。”

孟露艰难的爬了过来,笨拙的在她的胸口上按了几下:“醒醒,醒醒。”

不大一会,女孩醒了过来,只是她好像撞击到了大脑,神情傻兮兮的。

“能听到我说话吗?”我问。

女孩微微点头。

我竖起了一根指头:“这个是几?”

“2。”

我看了孟露一眼,孟露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呆愣了半天,摇了摇头。

我说道:“她应该是脑震荡,有点失忆。”

“那怎么办?”

“应该没有大事,几天以后就好了。”

“这么确定?你是医生?”

“我不是,但我爸是村医。”

说着话,我伸手朝女孩身上摸去。

孟露一把拉住:“你干什么?”

“我得确认她有没有骨折的地方,才可以让她移动。”

孟露认真的看了一会我的眼睛,这才放心的松开了手。

我小心翼翼的在女孩身上摸索了一遍,确认她没有骨折,随后对她反复的叮嘱道:“一会你自己走,和我们从这里滑下去,明白吗?”

女孩呆呆的点头,表示她听懂了。

地板上都是血,相当于公园里的滑梯。

我没有滑下去,而且率先拽着椅背往下走,我要保证我们出去的通道是安全的。

路过每一排椅子的时候,我都要摸摸躺着的人,却没有发现一个活的。

…………

走出了机舱,星斗漫天,我看到机舱的残骸停在一片靠海边的沙滩上,机体从机翼前折断,机翼后的部分已经不见了踪影。

机头冲上沙滩后,将沙滩划出一道深深的沟,在月光下可以看到沟壑里七零八落的躺着很多人,不知道是死是活。

我喊了声:“滑下来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应声而落。

孟露本已恐慌至极的心,看到眼前的情景,忍不住失声痛哭。

“别哭了,先救人。”我大声的喊着,朝那边跑去。

沟壑里惨不忍睹,有些人甚至没有了四肢。

我翻看了几个,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呼叫传来:“这里有一个活的。”

我寻声望去,发现是那个傻傻的女孩在十米外给一个人按压着。

我跑过去一看,地上躺着的竟然是那个劫机的光头男人。

孟露也跑了过来,看到是他马上阻止道:“他是劫机犯,不要救他。”

可是傻女孩置若罔闻,依旧卖力的按压着。

“不要救他。”孟露冲动的将傻女孩推开,“这里的人都是他害死的。”

傻女孩很执拗,不听劝的再次上前救治。

孟露急了,一把将傻女孩推倒在沙滩上:”你疯了吗?“

看到傻女孩懵懵的样子,我于心不忍的劝道:“都这个时候了,大家别激动。”

孟露面红耳赤道:“这不是激动,你想过没有,一个敢劫机的人在这样的地方能做出来什么样的事吗?”

她语速极快,胸脯猛烈的起伏着,衣领因为血迹而干涸,就那么大敞着。

我看了几眼收回目光,赞同道:“对,他是一个危险人物,绝对不能救。”

话音刚落,我眼看着光头男的身体动了一下。

我斜眼望去,赫然发现他正睁着眼睛仰视着我们,目光里透着一股阴寒。

我后背一凉,知道刚才的话他都听见了。

孟露得到了我的赞同,底气更足:“对,不要救他,让他死。”

我赶紧捅了一下孟露,她不明所以的看着我,我给她了一个眼神。

孟露随着我眼神望去,骇的浑身一抖。

光头男缓缓的坐了起来,死鱼般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孟露。

孟露惊恐的拽着我,噤若寒蝉。

光头男的目光又转向我,在他充满戾气的眼光中我看出了杀机。

就在这时,一个呻/吟从远处传来,很弱,很轻。

我猛然一震,竖起耳朵倾听着声音的来源。

又是一声传来:”救命……“

我确认了,这个声音是从机舱里传出来的。

我连忙跑到残骸处往里面望去,机舱里黑漆漆的,啥也看不到。

“能听到我说话吗?”我大声问道。

“能。”一个女孩的声音。

我心里一松,慢慢的朝声音发出的地方攀爬着。

“你怎么样?”我摸黑问道。

“我被人压在下面动弹不了。”

“别着急,我马上到了。”说着话,我摸到了她的身边。

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到在一个尸体下面,露出一张美丽的俏脸,很白,没有一点点血迹。

我拖拽了几下尸体,但脚下无根,根本无法移动。

女孩有些着急,用手帮我撑着。

我想了想说道:“你别介意啊,我得从他身体下面抱过去。”

女孩有些羞涩的点点头,她知道我这样的做法意味着什么。

我的手臂从那个尸体的胸下掏了进去,同时也碰到了一抹柔软,女孩想躲却躲无可躲,只要闭着眼睛任由我肆意妄为。

第3章 为了生存的争斗

我将手臂环抱住尸体的胸部,借着自身的重量用力一翻,如同摔跤里的抱摔,将尸体脱离了女孩的身体。

女孩舒展的喘了口气。

我问她:“你哪里受伤了?”

“我没有受伤,刚刚就是昏迷了。”

“那就好,你跟着我滑下去吧。”

“还有活的吗?”

“有,都在外面呢。”

说着话,我们两个滑了下来。

女孩见到孟露和傻女孩在残骸外站着十分的高兴,大方的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我叫丁一。”

孟露和她轻轻一握:“我叫孟露。”

“孟露?”丁一望向了孟露,似乎认出了她,但没有过分的激动,只是礼貌的笑道,“我知道你。”

“谢谢。”孟露淡淡的说道,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你呢?”丁一问傻女孩。

傻女孩摇头:”我不知道。“

我帮着解释道:“她撞了头,有些失忆,我们暂时叫她傻姑吧。”

丁一轻轻一笑,露出了两个大大的酒窝:”傻姑?有点意思。“

我自报家门:“我叫张穷。”

“哪个呢?”丁一指着不远处的光头男问道。

光头男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叫高强。”

丁一当即认出了他,如触电般退后一步。

高强好像很享受她的惧怕,肆无忌惮的捏了捏她的下巴,阴笑道:“小可爱很漂亮嘛。”

丁一下意识的往我身后躲。

高强的目光如刀子般看向我,威吓道:“小子识相点,趁我没杀你以前,赶紧滚蛋。”

我淡淡一笑,单从体格上来讲,他还比我小一号,他最大的可怕就是比我多了一份杀气。

但我并不怕他,只是徒手他还不至于能弄死我。

同样,他也不屑的看着我,很显然,他也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我们对视片刻,他冷冷一笑不再理我,径直走到孟露面前,一把抓了孟露的头发,狞笑道:“刚刚就是你想让我死吧?”

孟露惊恐的张大着嘴,连叫声都发不出来了。

眼见着自己的女神被欺辱,我一把抓住了高强的手腕喝问道:“你干什么?”

高强眼角一眯,凶光一闪:”小子,你他妈的是不是活腻了?“

我不想招惹是非,换了口吻说道:“大家都是落难之人,就不能和平相处吗?”

高强突然一拳挥出:“我去你N的。”

我没想到他会马上出手,猝不及防的被他打到了脸上,不由鼻子一酸泪如雨下,完全睁不开眼。

高强猛击几拳,随后脚下一绊将我摔倒在沙滩上,狠狠的掐住了我的脖子:“老子现在就弄死你。”

我被掐的直翻白眼,意识有些飘忽。

就在这时我看到孟露怯怯的踢出一脚,正踢到了高强的肋骨上。

高强吃痛,缓了一下手。

趁着这个机会,我猛然一翻,将他翻倒在身下。

我紧喘了几口气,狂暴的挥舞着拳头,朝他脸上痛击着。

他刚才打我的时候消耗了太多的体力,现在只能狼狈的格挡着。

我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发狠道:“你去死吧。”

孟露恨恨的鼓噪道:“对,掐死他,掐死他。”

眼见着高强身体瘫软,我陡然清醒,我不能掐死他,我要是杀了他我就回不去了。

我慢慢的松开了手,威胁道:“你给我老实点,要不你会后悔的。”

高强喘了两口气,抹了一把脸上的血,阴森的笑道:“小子,你不杀我你一定会后悔的,我现在再给你一次掐死我的机会,来啊。”

他四肢张开,将下颌高高扬起,袒露着他的喉咙,狂妄的看着我。

我不想和他耍狠斗勇,起身对三个女孩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们需要自救,海滩上有很多散落的行李箱,我们看看里面有没有吃的。”

说着话,我朝海边走,三个女孩也跟着我走了过来,捡拾着海边的箱子拖向了海滩上的空场。

趁这个工夫,我仔细打量着我的女神。

孟露大概有168高的样子,穿着一件紫红色的小衫,淡青色的百褶裙,虽然血迹斑斑有些凌乱,仍掩饰不住她绰约的风姿和妙曼的身材。

尤其是那大敞的领子,凸显着她热情如火的胸怀。

孟露的美是我最喜欢的类型,妩媚的眼睛,笔直的鼻梁,性感的嘴唇,真的很像电影巨星玛丽莲・梦露。

眼见着她吃力的拖着一个沉重的箱子,我走过去问道:“需要帮忙吗?”

她嫣然一笑:“谢谢,不用了。”

我的魂都快出来了,天啊,太美了。

过了一会,她主动走到我的身边,低声问道:“想要钱吗?”

我疑惑的望着她,不明其意。

她望向高强所处的位置,悄声道:“如果你能保护我不受侵犯,回去后我给你一百万。”

我明白了,她是在寻求保护,荷尔蒙剧增的说道:“好的,我保护你。”

她轻轻一笑:“那就谢谢你了。”

我心花怒放,我的女神终于需要我了。

…………

我们将这些贴着托运贴的行李箱聚拢在一起,用脚将一些塑料材质的箱子踹碎,在里面翻着东西。

“看啊,看我找到了什么?”丁一兴奋的喊道。

我寻声望去,看到她手里举着一大盒子巧克力,一脸的美滋滋。

“快给我吃点,我都快饿死了。”孟露伸手去抢。

丁一将盒子背到了身后,笑着拒绝道:“那可不行,这个是我的。”

孟露霸道的问道:“大家一起找的,凭什么是你的?”

“因为是我翻出来的,你找到的东西我也不要。”丁一不笑了,说的很坚决。

“好。”孟露有点挂不住脸了,“这话你说的。”

我赶紧劝解:“大家别吵架,以后的日子我们还得相互扶持呢。”

孟露看着我问道:”以后的日子?多久的日子?“

我咧咧嘴:“这个真不知道,但我估计不会很短。”

“你估计?”

“是啊,我只是估计。”

丁一插话道:“张穷,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长叹一声:“一个最苦逼的工作,程序员,玩键盘的。”

丁一哈哈一笑:“原来是键盘侠啊。”

我苦笑:“这么说也可以,你呢,做什么的?”

“保密。”丁一弯了弯嘴角,露出两个大大的酒窝。

我自觉无趣,看向了傻姑:“你是做什么的?”

傻姑瞪着一双迷茫的眼睛,回想了半晌,说道:“忘了。”

我无言以对,看来傻姑真失去了记忆。

沉默了一会,我又没话找话的问孟露:“你这次出国是做什么?”

“去试镜,你呢。”

“临时替部门经理去参加一个会议。”

丁一笑道:“你点子也够背的了。”

我点头感叹:“是啊,让我赶上了劫机。”

说着话,我看向了十米外的高强,高强也在直直的看着我们,眼神里带着一股阴森。

“他好吓人啊。”孟露也看到了这个眼神。

我安慰道:“没事,有我在他不敢乱来。”

我们聊着天,手下却没有闲着。

我打开一个箱子,猛然发现箱子里有一把多功能的瑞士军刀,心中不由大喜,趁无人看见,悄悄的揣进了兜里。

第4章 逼出杀人的念头

天色渐渐的亮了,我们将能打开的箱子全部打开了。

清点了一下结果,我们一共弄到了12瓶水,一盒巧克力,4盒方便面,还有一些水果。

最悲催的是孟露,她除了找到了两瓶水,再没有翻到任何东西。

她躺在沙滩上,揉着肚子哭诉道:“饿死了,这要是在以前,早就有助理给我拿吃的了。”

这个时候,傻姑走了过去,手里握着一个橘子递给了孟露:“吃。”

孟露真是饿了,三口两口把橘子吞了进去,道:“哎呀妈呀,真饿死我了。”

我看着她回味无穷的样子,笑道:“你们女人不是天天都喊着减肥吗?“

“我是吃货,我可不减肥,再说我怎么吃都不肥。”

我赞美道:”你的身材是不错。“

孟露得意洋洋:“那当然了。“余光瞄了一眼边上的丁一,酸溜溜的若有所指道,”我可不像某些人拿巧克力当宝贝,越吃越肥。”

我笑笑,不应声。

其实丁一也没错,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为了生存当然是自己管自己了。

丁一听出了味道,反唇相讥道:“你说谁呢?你是不是以为你是明星大家就该惯着你?”

孟露不让份的回击道:“我用你惯着了吗?我告诉你,这要是在平时我都懒得搭理你。”

丁一回怼道:“你以为我爱搭理你吗?别以为全天下都是你的粉丝。”

“粉丝怎么了?我的粉丝喜欢我,你有粉丝吗?“

丁一冷冷一笑:“孟露,你自己怎么回事你不知道吗?别以为你那点破事我不知道,我有很多客户都是你们一个圈子里的。”

孟露一愣,口痴道:“你……说说我怎么了。”

丁一很有玩味的质问道:“你真的想让我说出来吗?”

孟露顿时语噎:“你……”

我不想让气氛过于尴尬,马上劝阻道:“好了好了,都少说两句。”

孟露闭了嘴,丁一也就不再说话。

通过几个小时的接触,我发现孟露本人和屏幕上的形象不太一样,屏幕上的她走的是小清新路线,而生活中的她却带有一些泼妇的气势。

…………

一抹朝霞升起,天光大亮。

我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忽然发觉几米外的沙滩上躺着一个小巧的黑色物体。

我定睛一看,隐约觉得那是一把手枪,还等我有所动作,高强已经蹿了起来。

“不好。”我大叫一声,撒腿就往那里跑。

可是已经晚了,高强已经先我一步拿起手枪,“哗啦”一声上膛,将枪口对准了我。

我头皮一阵发麻,眼睛也直了,我知道他杀我绝对没有我杀他那么多顾忌。

他冷笑着站了起来,将枪顶到了我的头上,耀武扬威道:“叫爷。”

“爷。”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屈服,闪电般想着该如何脱身。

他哈哈大笑,拉着我的头发来到了三个女孩面前,挨个抚摸着她们的脸蛋,色眯眯道:“几位美女,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了,我保证让你们欲仙欲死。”

女孩们不寒而栗,没有一个敢反抗。

高强很满意,枪管滑过我的脸,插到了我的嘴里,狞笑道:“你现在可以死了。”

“别……别杀他。”傻姑惊恐的说话了。

高强戏谑的看着傻姑:“给个理由先。”

“他……他救过我命。”

“这不算理由,和我没关系。”

“可我救了你的命。”

高强问道:“你的意思是一命换一命了?”

傻姑不停的点头。

高强笑了,笑的很轻浮:”一命换一命可以啊,这样吧,你把外衣脱了,我就答应你。“

傻姑再傻也是女人,在这个炎热的夏季,脱了外衣就是内衣。

高强似乎很享受这个猫捉老鼠的游戏,用枪口在我的嘴里搅了搅,道:“我数三个数,不脱我就开枪。”

傻姑慌了,还没等他开口,一把将T恤从下面掀了上去。

傻姑的皮肤稍黑,线条分明,很有质感。

高强得意忘形的哈哈大笑:“有趣有趣。”

傻姑双臂捂胸呆呆的看着高强。

高强得寸进尺的威胁道:“再脱,不脱我就打死他。”

傻姑看着我,迟疑了片刻,将双手背向了后背。

我愤怒了,我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女孩为我委屈的活着。

我猛地一错头,舍命一搏的推开高强的手腕,躲开了他的枪口。

但高强反应很快,再次将枪口对准了我,直接扣动了扳机。

“咔。”的一声脆响,我浑身一抖。

孟露大喊道:“他枪卡壳了,夺他枪。”

我被吓得有些体虚,但还是奋力的扑了上去。

三个惊魂未定的女孩也过来帮忙。

“打死他。”孟露叫嚷道,“马上打死他。”

我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就是她不说我也会打死他。

我夺过枪拉了一下枪栓,推上了一颗新的子弹,顶着他的脑袋咆哮道:“去死吧。”

扳机勾动,“咔”的一声,枪没有打响。

我愤恨的又拉了一下枪栓,将哑弹跳了出去。

高强被吓得魂飞魄散,瞪大了双眼喊道:“好汉饶命。”

我学着他刚才的样子,将枪筒伸到了他的嘴里,怒吼道:“去死。”

“咔”的一声,枪还是没有打响。

我疯狂了,将枪柄用力的朝他脸上砸去。

高强用双臂护着头,拼命的挣扎着。

我暴跳如雷的喊道:“把他的胳膊给我掰开。”

三个女孩为了生存俨然化身成了魔鬼,将他的手臂奋力分开。

我狂舞着手枪,死命的砸着。

高强被砸的满脸是血,大声的告饶道:“我服了,我服了。”

我红着眼:“我艹……。”

我和女神的荒岛生涯-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张穷, 孟露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8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