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全才高手-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苏合, 林听雪

绝世全才高手-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苏合, 林听雪

第1章 恶魔监狱

太平洋。

有这么一处无人知的小岛。

这里,驻扎着一个团的兵力,配备着各种最先进的军事装备。

但它却不是某处军事基地,而是一座——监狱!

监狱内只关押着十个犯人。

他们各个都拥有着通天的本事。

一1号犯人,武力盖世,曾以一己之力灭杀米国一整支特种部队,毫发未损!

二号犯人,执掌《毒经》,曾在神不知鬼不觉间,毒杀过一名国家元首!

三号犯人,音律无敌,精通各种乐器,曾蛊惑过十位财阀的心智!

四号犯人……

五号犯人……

……

在这狱中的十位犯人,皆是变|态中的变|态,被誉为人类中所诞生出来的恶魔!

故而,这里也被称之为恶魔监狱!

监狱,自然是要有看管者。

曾经,有不少来自各国的天才,都自告奋勇,想要将这十位犯人,治得服服帖帖。

其中不乏一些智商超过160,媲美爱因斯坦的大牛。

但是……

他们的下场全都一样——精神崩溃,自杀而亡!

有领|导曾断言:

“这世上,恐怕没有人能够制裁得了这十位恶魔!”

直到一年前,来了一个特殊的人物,将这一切都改变了。

“吃饭了吃饭了。”

一名穿着看管者制服的青年,敲了敲盆。

空旷的监狱当中,立刻就是涌现出九人。

一1号犯人喃喃自语,

“我怎么有一种被圈养的感觉?感觉自己像一头猪?”

二号犯人:

“我认为你可以自信一点,把‘感觉’去掉,你就是一头猪。”

三号犯人:

“吵吵那么多干什么?赶紧吃,再不赶紧吃的话,以后连饭都没得吃了。”

其余几人立刻打了一个哆嗦,争先恐后。

青年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满意地点了点头。

很快,他们便是将碗里头的饭给吃光了,一个个用期待的目光看着青年。

“你们干得很好。”

青年道。

他们像是受到了嘉奖的孩子,顿时笑了。

这一幕,若是让那些个自杀的大牛看见,只怕是会惊得从坟墓里面跳出来。

这些个变|态,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听话了?!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青年开口,

“从今天起,我就要卸任监狱看管者这一身份,离开这里了。”

犯人们先是一愣,随后个个都是欢天喜地,热泪盈眶。

“太好了!这个恶魔终于要走了!”

“都说我们是恶魔,我看这家伙才是恶魔!”

“这个家伙把我们几个人的本事,全部都学了个一干二净,他不是恶魔,是恶魔中的恶魔!!”

青年面色一冷,

“怎么?我感觉你们好像非常高兴的样子?”

犯人们立刻惶恐否认,

“不敢不敢,我们都舍不得你走!”

青年满意地点了点头。

随后,他脱|下制服,来到了那第十号监狱的门口。

没有说话,只是跪下,接连磕了三个响头。

其他犯人们,通通保持着沉默。

他们彼此之间都相知相识,但是唯独对那神秘的第十号犯人,一概不知。

十号犯人很神秘,神秘到在场没有一个人,敢去探查他的底细!

这是一种来自于骨子深处的——畏惧!

而他所交给青年的本事,也最为神秘莫测!

青年起身,来到了那监狱出口,深吸了一口气,挥手告别,

“后会有期!”

“等等!”

一1号犯人忽然开口大声问道,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之前又是干什么的?”

青年忽然笑了,

“我叫苏合!”

“之前是一名专业的……”

“上门女婿!”

犯人们瞬间凌乱了。

扯几把蛋呢!

这个将他们治得服服帖帖的变|态,居然是一名不光荣的上门女婿?

……

……

十日后。

江南蓉城。

苏合伫立在熟悉的街道,眺望着面前的高楼大厦。

一年的时间,蓉城的变化并不大。

但是,他整个人却完全变了,是脱胎换骨。

曾经的他是林家的上门女婿,是人人口中的窝囊废!

世人欺他,辱他,践踏他!

乃至于三岁小孩,都敢耻笑他!

他活的甚至不如一条狗有尊严!

因而,他被丈母娘一家的人,给赶出了蓉城。

那一日,他如一条丧家之犬!

他仰天立下毒誓,自己一定要出人头地!

所以,他去到了恶魔监狱,与那十位犯人斗智斗勇。

万幸,他赢了。

他将十位犯人的本事通通学了个遍。

武功!

医术!

音律!

……

……

甚至,他还做到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让那十位犯人都为之惊叹的程度!

“现在,我回来了,不知道你们……都还好吗?”

苏合眼眸当中跳动着异样的光芒。

这座城市,既有他爱的,更有他憎恨的人!

他很期待,与他们的相见!

“若兰,赶紧走啦,再迟就来不及了。”

若兰?

林若兰?

苏合忽然抬起头,循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

只见不远处,一辆亮色的宝马前,站着三名青春靓丽的少女。

其中一人,最是惊艳。

年龄虽小,发育却良好,双峰饱|满挺拔,玉|腿光洁紧致。

青春靓丽的她早已吸引了无数男人的目光。

苏合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朝着她走了过去。

毕竟少女是他的小姨子。

“林若兰,好久不见!”

闻声,少女顿时就是抬起头,精致的小脸上,浮现出浓浓的错愕之色,

“你……你是苏合?!”

消失了整整一年时间的便宜姐夫,居然出现在了街角?

这绝对是一件大事。

倘若让母亲知道了,只怕家里会不得安宁!

想明白这一点,林若兰面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你怎么回来了?当初不是说过,你不准再踏足蓉城半步的吗!”

“你在赶我走?”

苏合用平静的语调问。

林若兰有些惊讶。

如果是一年前的苏合,在听到她这番话,定然会又羞又愤,手足无措。

但现在,他怎么能够如此平静?

“若兰,他是谁啊?”

身旁的小姐妹好奇问道,

“你朋友?要不也一起带过去吧?”

林若兰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

“好。”

她看着苏合,

“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说那么多,你先跟我去一个地方!”

先拖住苏合不让他回家,之后再想办法,让他赶紧灰溜溜地滚出蓉城!

也不等苏合同意,林若兰便是拉着苏合钻进了宝马车中。

车辆发动,行驶在道路上,朝着目的地进发了。


第2章 轻风酒馆

苏合跟林若兰两个人坐在后排,并不算拥挤。

少女凝望着苏合,彻头彻尾地打量了一遍。

她这才发现苏合身上的大不相同。

气质!

有一种渊渟岳立之感,看不透!

‘见鬼了,我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林若兰差点没有给自己两大嘴巴子。

这不开玩笑呢?

苏合他可是上门女婿,是人尽皆知的窝囊废!

“去哪?”

看着车窗外,苏合平静地问道。

“你就不害怕?”

林若兰试探性地问道。

“害怕什么?”

苏合有些玩味。

“害怕我弄死你!”

林若兰眼中闪过一道厌恶的光芒,

“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一家子都巴不得你早点死!”

“呵呵。”

苏合笑声中带着一丝轻蔑,

“林若兰,你还是当年的那个你,而我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我了。”

林若兰小脸顿时浮现出一抹愠色。

这个废物,居然这般硬气?

她听出来了,苏合是不屑她!

“好!很好!待会有你哭的时候!”

林若兰本来想到了目的地,就让苏合滚的。

但是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今天必须要让苏合吃到苦头才行。

宝马行驶到了一条幽静的街道。

在这里,坐落着一家古雅的楼阁。

上书写着四个大字——轻风酒馆!

“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林若兰下了车,挑衅似地对着苏合扬起了下巴,

“这里是蓉城公子哥最常来的地方,人均消费在五位数以上!”

“嗯。”

然而,苏合的反应却非常淡漠。

五位数?

哪怕是十位数,他也不在乎!

以他目前的本事,分分钟可以赚到上百万!

“若兰,这家伙……该不会是你那个无能的姐夫吧?”

她的小姐妹忍不住压低声音问道。

看来,她们两个也是猜测到了什么。

“他可不是我姐夫!”

林若兰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炸毛了,

“我才不认这种姐夫!丢人!”

小姐妹们有些抱歉地吐了吐舌|头。

“跟我来!”

林若兰气哼一声,走在了前头。

苏合闲庭信步地跟随在其后。

无论是酒馆的装潢,还是秀色可餐的服务员,都没法让他有半点儿情绪波动。

一年的时间,早已经将他的心,磨砺得如同磐石般!

来到一间包厢,林若兰深吸了一口气,在狠狠地瞪了苏合一眼后,推开了门。

包厢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

四五个扮相风|流的小青年坐在一起,快意饮酒,激扬文字。

林若兰三人,是场中仅有的几个女性。

“呦,兰兰来了啊,来得好,那位大人物现在还没有到场。”

正中央的小青年,双颊微红,对着林若兰招了招手,

“赶紧过来这里坐。”

“张……少。”

林若兰抓着衣摆。

名为张少的青年,注意到了林若兰身后的苏合。

他微醺的眼睛骤然亮起,

“咦!你不是那个废物上门女婿吗!”

苏合看着他,嘴角也是露出了一丝微微的笑容,

“我记得你,你叫张胜天!”

一年前,

对方曾经狠狠欺辱过自己!

对于苏合而言,那绝对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哈哈哈!”

张胜天顿时大笑起来,

“看来你对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嘛!”

其余几名小青年,也是嬉笑不断,

“这家伙就是咱们蓉城赫赫有名的废物女婿吗?”

“我听说他的大名,早已经传遍了整个江南,不只是咱们蓉城,隔壁也都有他的传说!”

“百闻不如一见,教教我是怎么吃软饭的好吗?”

张胜天笑得更加开心了。

林若兰听着那刺耳的笑声,内心不由得涌现出一股懊悔之意。

自己真是气糊涂了,干嘛要把苏合带过来这里,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不过,事到如今,说什么也都已经晚了。

林若兰只能够希望苏合自觉点,赶紧滚远点,这种上流社会的场合,不适合他!

“废物,过来给爷爷跪下磕头!”

张胜天喝了不少酒,已经是半醉了。

他这么一嗓子,直接让在场所有人都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一张张脸上,皆是带着戏谑的笑容,望着那苏合。

苏合是什么?

那是出了名的大废物!

男人中的耻辱!

让他跪下磕头,这不是基本操作吗?

甚至连林若兰那两位小姐妹,都觉得很正常,一点都不过分。

这与仇恨无关,只因为,一个男人若是没有本事,就活该被人欺负!

“张少……这恐怕有些不大好吧?”

林若兰满脸难为情地看着对方。

怎么说也都是自己名义上的姐夫,总不能当着她的面,被外人羞辱吧?

“兰兰,你居然帮这个废物说话?”

张胜天有些意外,随后点点头,

“也行,咱今天心情好,就放他一马好了。”

说着,便是厌恶地挥了挥手,

“滚吧,赶紧滚吧,看到你这个废物,我就觉得恶心想吐,臭不可闻的垃圾!!”

林若兰松了一口气。

至于张胜天这些恶毒的话,她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苏合这个窝囊废,早也应该习惯这些话了吧?

“还不赶紧走?”

林若兰鄙夷地瞥了苏合一眼,

“回头再来收拾你!”

但是这一次,苏合并没有离开。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那张胜天,

“一年了……你还真是没有半点儿变化,依旧嚣张跋扈,依旧不可一世,依旧满脸丑陋!”

包厢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是瞪大着眼睛看着苏合。

“你这个废物女婿居然敢以这样一种语调,跟我说话?!”

张胜天面色一沉,

“今天这个事情,怕是没有那么好解决了。”

众人心惊肉跳,惴惴不安。

张胜天是蓉城张家的嫡系,在富二代中更是出了名的凶残!

只要他动怒,必然见血,无人能治他!

今日,苏合只怕是不能保全自身了!

“苏合!”

林若兰气得都快哭起来了,

“你这个废物还不赶紧给张少道歉?!”

张胜天抽出一根香烟,轻笑一声,

“光是道歉可不够,还得跪下磕头。”

众人目光汇聚,期待苏合反应。

张胜天说完之后,便是不再理会,自顾自地点燃香烟。

他知道,这个废物,会按照他的吩咐,乖乖照做的。

但,

苏合却如泰山,岿然不动,更是负手含笑。

似揶揄,似嘲讽,

“我要是不跪,你能把我给怎么样?”


第3章 这还是那个废物吗?

张胜天眼皮突突狂跳,

“哪怕是蓉城赫赫有名的二代公子哥,也不敢这样对我说话!”

“你区区一个上门女婿,凭什么敢这样对我说话?!”

一股杀意,让在场的众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这一次,张胜天可谓是彻底动怒,起杀心了。

林若兰吓得六神无主。

她现在真是哭都来不及了。

‘混蛋苏合!张少这等大人物,是你能够招惹的吗?!’

“今天,我要你死,而且还要你很难看的死。”

张胜天语气越是平静,众人便越是心惊肉跳。

“张少,能否看在我林家的面子上,饶他一命?”

林若兰硬着头皮为苏合求情。

苏合则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不能。”

张胜天直接拒绝,

“倘若你是林家得宠的那一脉,兴许我会放过他,但是很抱歉,林若兰,我知道你们这一脉向来不受待见,我何需给你面子?”

顿了顿,他又道,

“还有,你若是再替他多说一句话,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林若兰脊背生寒。

气氛降到了冰点。

众人心中摇头轻叹。

这苏合总算不那么窝囊了,可偏偏却跟没脑子似的,三番两次招惹张胜天。

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他!

所有人都耐心等待着张胜天的爆发,可这时,苏合却突然开口,

“一年前,你羞辱我,践踏我!”

“一年后再见,你仍旧行事霸道!”

张胜天淡漠一笑。

羞辱你,践踏你又如何?

“我不能再忍你了,今日我要让你血债血偿。”

苏合仿佛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对方也确实只能够算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就凭你这个废物?”

张胜天忍不住笑了。

“是的,就凭我。”

苏合点头。

而后,

一脚,如重锤轰出,千钧巨力!

张胜天小|腹凹陷,脾胃差点没有直接炸裂!

他整个人倒飞出去,狼狈倒地,狂吐鲜血不止!

“你……这个废物怎敢!?”

张胜天痛不欲生,勃然大怒。

苏合不言。

一脚,再度狠狠落下!

张胜天的脸,被无情践踏,扭曲变形!

旁人惊恐万状!

“苏合!你在干什么!?”

林若兰抓着头发,目瞪口呆。

面前,苏合如杀神,气焰冲天!

这还是那个蓉城赫赫有名的废物女婿吗!

“认错。”

苏合居高临下,声若冰寒。

“好个废物东西,竟敢踩在我的头上!”

张胜天姿态仍旧高傲。

“我让你认错。”

苏合重复。

“哈哈哈!”

张胜天狂妄大笑,

“我不认错又如何?你还敢把我给杀了不成?贱种!你这个贱种!”

然而,他瞥见了……

瞥见了苏合嘴角一闪而过的疯狂笑容!!

那只践踏在他头上的脚,逐渐加大了力气。

挤压!

疯狂挤压!

下一秒,就要将他的头颅给活生生……

挤爆!!!

张胜天感受到了死亡。

这苏合……

真敢杀他!!

他惊恐,嘶嚎,

“不!不要!我认错!我张胜天认错!”

其他人瞪大双眸,怀疑人生。

苏合抬起脚,

“跪着。”

张胜天眼皮一跳,但,还是乖乖跪下,

“我张胜天错了!还请苏少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

苏少?

林若兰只觉得这个称谓听上去无比的嘲讽。

一年前,苏合入赘林家的时候,人人可欺,有谁给过他半点儿尊重?

可现在……

大名鼎鼎的张胜天,居然称他为苏少?

林若兰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要不然,怎么会发生如此怪诞的事情。

“好。”

苏合颔首,

“我这个人向来心软。”

张胜天大喜,没料到这苏合,居然如此好说话。

只是下一秒,他感觉自己的手臂剧痛!

一根明晃晃的银针,不知何时扎入了他的肩胛骨中。

“你……”

张胜天惊恐。

“我废你一臂,你可服气?”

苏合淡淡开口。

“废……废我一臂?!”

张胜天眼瞳猛然一缩。

他发现,自己的手臂,果然动不了,失去了知觉!

可笑!

真是可笑!

他居然会觉得苏合好说话!

殊不知,这苏合的残忍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突然,包厢的门被突然推开。

一名身姿曼妙的女子,皱眉看着里面的一切,

“我需要一个解释。”

女子开口,声音清冷。

“云家小姐!”

张胜天见来人,眼中闪过一道喜色。

其他人也皆是如此。

今日,他们汇聚此地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云梦楼小姐!

此人乃是江南云家千金,万分高贵!

即便是张胜天所在的张家,在那云家面前,也不堪一击!

此番,他能够邀请到云家小姐,乃是因为一场意外。

否则,就凭他的卑微身份,压根没有这个资格!

然而可惜的是,眼下,发生了苏合这个意外。

要不然的话,他现在与那云家小姐把酒言欢了!

张胜天越想越恨,

抬头望着那苏合,咬牙切齿,

“你问我是否服气?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服!我张胜天咽不下这口气!”

仗着云家小姐,他自然是敢放肆!

“不知死活。”

苏合冷笑一声。

“狗东西!云家小姐在此,你还敢造次?!”

张胜天又惊又怒。

苏合这般态度,俨然完全无视了那位云家小姐!

当事人自然也是有些恼怒。

只见云梦楼美眸凝视着苏合,冷冷道,

“行事如此狠辣,料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说完,便站在了张胜天面前,显然是要出这个头了。

苏合的世界当中,仿佛终于有了这个人的存在。

他上下打量着对方。

这位云家小姐一袭古风白裙,衬托着高挑曼妙身姿,柳腰盈|盈一|握,气质异于常人,丝毫不输于那些个活跃在银幕上的当红花旦。

是一位实打实的大美人儿。

云梦楼见苏合目光如此直接,不禁一阵恼怒。

她瞥了那张胜天一眼,

“你放心,我不会让他嚣张下去的!”

“多谢云家小姐了!”

张胜天松了一口气。

他的狐朋狗友们,也是如吃定心丸。

他们料定,这苏合断然不敢对云梦楼做些什么。

然而,苏合却冷冷开口,不曾有半点儿敬畏之心,

“你要替他出手?很好,那你可曾做好跪下的准备了?!”

张胜天只觉得头晕目眩,不知东南西北。

这苏合,怎敢口出狂言!?


第4章 千金之怒!

跪下?

闻言的云梦楼怒火中烧。

她何时遭受过这样的羞辱?

这苏合,着实过分!

“我今天不会放过你的!”

云梦楼紧咬银牙。

张胜天同样义愤填膺,

“你个废物,面对云家小姐,还敢如此狂妄,真是不知死活!”

其实,他心里头早已经是乐开了花。

这苏合,主动招惹云梦楼,无疑是在找死啊!

“苏合!”

林若兰突然发出暴喝,

“赶紧给云家小姐道歉!”

“道歉?”

苏合有些疑惑,

“我又没有做错事,为什么要道歉?”

“你还不知道这云家小姐的身份是吗!”

林若兰急得都快要哭了,

“她可是云虎山云家的人!”

云虎山?

后知后觉的苏合,终于是反应了过来。

传闻,这云家屹立百年不倒,经历了三朝五代,是真正的古老世家!

底蕴之深厚,无人能及!

无论是在政界,商界,乃至于军界,都有着深不可测的关系!

只要它云家金口一开,任凭你是什么张家王家,都得通通灭亡!

华|夏以南,无疑以这云家为尊!

“难怪难怪!”

苏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哈哈哈!”

张胜天不禁嘚瑟大笑,

“现在你意识到自己招惹了怎样的大人物了吧?不过后悔已经晚了!”

云梦楼注视着苏合,也是发出了一道冷哼声,

“我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你现在若是向我道歉的话,我兴许还能够原谅你。”

张胜天有些急。

这丫头,终究还是心软了些。

不过……

“道歉?”

“真是好笑。”

“我苏某人,何错之有?!”

苏合挑眉,意气风发,双眸如剑,直刺对方。

旁人惊恐万状。

这苏合,居然如此不识好歹?

“好!很好!”

云梦楼气得银牙咬碎,

“给你机会,你不要,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说罢,她纤纤玉手猛然打出,直击苏合胸口。

狂风猛恶,气势如虹!

苏合微笑,云淡风轻,

“原来是名练家子,难怪敢如此嚣张。”

云梦楼更怒。

她自幼习武,在家族当中,被誉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就连她二叔都是赞不绝口。

可这苏合态度,却如此轻蔑,着实恼人!

云梦楼决定不再保留,全力以赴。

‘我要给他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然而,还不等她来得及反应,苏合的手,便是精准地扣住了那只雪白的手腕。

她的力量,瞬间被封住。

云梦楼大惊失色,

“你……”

话还没说出口,下一秒,她只感觉一股巨力袭来,膝盖忍不住一软。

“扑通!”

云梦楼直接就是跪下了。

静!

四周一片死寂。

众人,有一个算一个,皆是瞠目结舌!

云家千金,就……就这样跪下了?

“小丫头,那张胜天几次三番羞辱我践踏我,今日更是想要我的性命。”

苏合站在她的面前,淡淡开口,

“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有何不可?可你为何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横插一脚?仔细想想,你与那些纨绔子弟,又有何分别?”

云梦楼听着这番话,心中不禁一动。

难不成……

自己真的搞错了?

苏合才是受害者?

她也不是没有听说过这张胜天的劣迹,所以,自然是信了苏合的话。

“道个歉,我让你起来。”

苏合抓起酒壶,给自己斟满一杯,细细品尝着。

云梦楼脸火辣辣的一阵疼。

让她低头道歉?

这未免也太难堪了。

以她那高傲的性子,着实是做不到。

再说了,她还有一张底牌没有打出。

“呵呵。”

苏合突然笑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他看向头顶,

“楼上的这位朋友,你家小姐都已经跪下了,还有必要躲躲藏藏吗?”

什么!?

云梦楼大吃一惊。

他居然感知到了自己底牌的存在!?

“哗啦!”

楼顶顿时就是破开一个大洞,一名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出现了。

男子燕颔虎须,浑身英武气十足。

他的目光如刀,寻常人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张胜天等人,齐齐低下了头,只感觉面前的男子如一头猛虎!

唯有苏合,泰然自若。

“二叔!”

云梦楼见来人,美眸顿时泛红,只感觉自己万分委屈。

“小子,敢羞辱我云家的人,你死定了!”

云家二叔闷声如雷,

“小梦楼,你放心,二叔会替你做主的!”

云梦楼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有些兴奋。

家族当中,二叔对她是最最宠爱的。

今日,羞辱了她的苏合,不可能会有好果子吃。

“哼!现在你后悔让我跪下了吧?”

云梦楼咬着红唇,瞪了苏合一眼。

“你当真觉得你二叔能出这个头?”

苏合把玩着手中的空酒杯。

他有慌乱吗?

没有!

有不安吗?

同样没有!

“你别得意!”

云梦楼气得胸口起伏不断,

“我二叔武功盖世,不是你这个阿猫阿狗能够想象的!”

云家,那是古老的武道世家。

武道传承悠远。

而在云家当中,又数二叔的武功最为高强。

他苏合,不过只是一介年轻人罢了,怎么可能会是自家二叔的对手呢?

云家二叔也是非常不爽苏合的态度,口中冷笑不已,

“真是够狂!只是,我不知道你在领教过我的本事之后,还敢这么嚣张吗?”

说完,他便是悍然出手。

如砂锅般大小的拳头,猛然轰出!

劲风滚滚,犹如刀刃,刮得人脸颊生疼!

云家二叔一出手,便证实了他的强大。

他绝非是那种花拳绣腿之辈,并且,那股腥风足以证明,他曾经杀死过人!

“凑合。”

然而,面对如此一拳,苏合只是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反手轻飘飘地拍出一掌。

这一掌,绵|软无力,似乎并没有什么威力。

可是,云家二叔那霸道刚猛的一拳,却难以寸进半步!

“什么?!”

云家二叔惊愕。

自己的力量,居然如泥牛入海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还是头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

云家二叔惊恐之余,瞥见了苏合嘴角那一抹淡笑,

“该我出手了。”

不知为何,云家二叔的心脏竟狂跳不止,头冒冷汗!


绝世全才高手-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苏合, 林听雪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07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