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武狂兵-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陈凡, 唐小诗

农武狂兵-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陈凡, 唐小诗

第1章 玩笑还是少开的好

“小凡哥,怎么你回来也不给我说一声啊。”

六月的天气,正是闷热的时候,陈凡顶着炎日,挥动手中的锄头,正在锄草,听到这甜美的声音,抹了一把脸上的热汗,抬起头来,憨厚的笑着问道:“小诗,你咋来了?”

“哼,我当然是来看看你啊,回来都不给我说。”唐小诗小嘴撅起,表露自己的不满,但说话的时候,不经意间却靠近了陈凡几分,一点也不在乎他身上的臭汗味。

陈凡无奈的摇摇头,爷爷走的太突然,他回来的也很仓促,根本没有来得及考虑这些,只能略带歉意的说道:“我这不是刚回来嘛,还没来得及呢。”

唐小诗本就不是来问罪的,走上前去,轻拍陈凡的肩膀,嬉笑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本姑娘就不和你计较了。”

她这个样子,倒有几分小太妹的架势,不过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陈凡也早就习惯了。

“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再这样下去小心嫁不出去。”陈凡哭笑不得,只能换个话题。

“切,就本姑娘这样貌,会担心嫁不出去吗?”唐小诗可是完全不在乎,鄙视了陈凡一眼,还故意原地转了圈,把自己的身材给陈凡看。

不得不说,唐小诗生的很是漂亮,瓜子脸上,光洁的额头被刘海遮挡,两条柳眉下面,是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俏鼻耸立,白净的脸蛋因为天热的缘故,略微有些泛红。

樱桃大笑的红唇,每一次开合,都会牵动人的心神。

她的身材更是没话说,一米六几的身高,再加上白色的坡跟凉鞋,显得更加高了,更重要的是,她浑身上下都有一股清新秀丽的气质。

陈凡这才意识到,三年不见,当年跟在自己身后的小丫头,现在也出落成个大美人了。

不过在唐小诗面前,陈凡不愿助长了她的气势,当下调笑道:“长的漂亮有什么用,到现在还不是男朋友都没有。”

“追我的人多了去了,不过本姑娘看不上他们。”唐小诗翻了个白眼,一副不屑的样子。

她也有着自己的本钱,父亲是村里有名的富人,自己更是大学毕业,还回来做了村官,一般的人,还真是配不上她。

“那你倒是瞧上谁了?”陈凡铁了心要在这件事上纠缠,继续调笑道。

说起这个,唐小诗的小脑袋顿时耷拉起来,噘着嘴,气呼呼的说道:“我倒是看上一个,但是那家伙离开了三年,回来的时候,还不给我说,真是气死我了,我恨不能打他一顿,才能解气。”

“哦?是谁……”陈凡下意识的就要搭话,忽然意识到,唐小诗说的正是自己,他赶紧面色一正,严肃的说道:“小诗,这种玩笑咱还是少开的好。”

担心唐小诗继续说下去,陈凡扛起锄头,接着道:“小诗,这会天太热了,你赶紧回去吧,一会晒黑了。”

话说完,陈凡匆忙就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唐小诗气的牙痒痒,跺跺脚,不满的哼道:我有那么见不得人吗?把你吓成这样。

陈凡心事重重的低着头走路,他当然知道唐小诗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却不能答应。

这倒不是说他看不上唐小诗,而是他离开的三年,明面上是去当兵,但是却去了国外,这三年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要不是爷爷忽然离开,他要回来照顾妹妹,现在还在国外逍遥呢。

他现在还有很多事情没有理清,不想再把感情参合进来。

爷爷陈翰林在杏花村,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实农民,村子都没有迈出去过,自从陈凡的父母早年出车祸之后,他就和妹妹跟着爷爷一起生活,这些年倒也平安无事。

也正是因为这样,陈凡才敢在国外逍遥,可是他却忽然得到消息,爷爷在一个月前离开了村子,妹妹几番寻找无果,只能乖乖的回了学校。

他得到消息也有十几天了,但是昨天才赶回来,很多事情都还没有理清。

爷爷无端离开,这里面的事情肯定不简单。

陈凡回家之后,随意的把锄头放在墙角,然后就给自己准备吃的了。

他家是个小院,三间小瓦房,外面用土坯子搭了院墙,算是能够防范一些小偷。

陈凡昨天回来就去看了妹妹,兄妹见面,当是非常高兴,所以陈凡也暂时不用去管妹妹,吃过饭之后,他就开始整理爷爷留下的东西,希望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陈翰林是个老实的农民,平常没有什么爱好,就喜欢收藏一些小玩意,这些东西大多不值钱,都是陈翰林从集市上淘回来的。

不过这是陈凡唯一能够入手的地方了,他也不嫌麻烦,在陈翰林的房间里,一件件的捣鼓那些瓦罐、瓷器之类的小玩意。

“咦?这是什么东西?”陈凡拨弄着那些小玩意,忽然就被一个东西给吸引了。

这是一个拳头大小的珠子,整体呈黑色,表面上坑坑洼洼的,乍一看倒像是路边的小石头。

陈凡拿在手里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端倪。

但他却知道这石头肯定不一般,陈翰林虽然喜欢收藏小玩意,但总不会无聊到去收藏一块石头。

陈凡把石头揣起来,接着找了一遍,也没发现什么,最后干脆把东西全部收拾起来,痛痛快快的冲个凉水澡,下午还要去田里锄草呢。

他家总共留下了六亩地,不过据妹妹所说,这六亩地都被村里的流氓,唐六给强行占了,但是陈凡可不管这些,依旧去锄草,这是摆明了在说,这地是我陈凡的,谁也别想占了。

洗过澡之后,陈凡扛着锄头就去了地里,陈翰林走之前,种了三亩麦子,马上就要收割了,他倒不是很担心,反倒是剩下的三亩地种了玉米,此刻正是长苗的时候,可不能大意了。

陈凡在国外虽然逍遥,但他是个务实的性子,说白了就是闲不住,既然回来了,自然要把自家的几亩地打理好。

可是当陈凡来到地里的时候,不禁怒了,原本长满玉米苗的地里,竟然一片狼藉,所有的玉米都被拔了出来,随意的丢在地里。

而在更远处的地方,还有七八个青年,正在卖力的拔玉米苗。

这些玉米苗已经长了两月有余,杆都有一人那么高了,现在拔了,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尤其这还是自家的,陈凡怎么能忍。

第2章 被敲闷棍了

“卧槽,这群混蛋活腻歪了。”他手中提着锄头,快速跑到那些人身后,抡起锄头把,摔打在一人屁股上。

这人猝不及防,顿时摔了个狗吃屎,跌进了玉米地里。

陈凡没有就此罢休,抡起锄头,又打倒两人,这才面色冰冷的看向其中一个胖子,冷声道:“唐六,你好大的狗胆,竟敢动我的玉米,今天你要不把话说明白了,就别想走出去。”

他手中提着锄头,面露凶色,一时间竟然没人敢说什么。

唐六挺着肥胖的肚子,在地里拔玉米苗,本来就是一肚子的火气,现在还要被陈凡教训,他在村里肆无忌惮习惯了,哪能受得了这种气,来到陈凡面前,喝骂道:“陈凡,你算什么东西,就凭你也配问我这些?”

唐六不仅没有回话,气焰比陈凡还高,他这么做当然是有着依仗,他叔叔是出了名的富人,堂妹更是做了村官,在这村里,谁敢说他的不是。

再加上两人从小就有仇怨,唐六现在当然是毫不客气。

啪!回答唐六的是陈凡的一个大嘴巴子。

陈凡这会正在气头上了,打了一巴掌,怒骂道:“唐六,这是我家的地,我不配问你这些,那我倒要看看,我的巴掌配不配?”

啪啪,他说话的时候,上前就是两巴掌,狠狠的甩在唐六的脸上。

唐六哪吃过这种亏,他自知不是陈凡的对手,退后两步,对着身边的人吆喝道:“都他妈愣着干什么?给我打。”

这些人都是村里的流氓,平常跟在唐六身后耀武扬威,刚才又受了陈凡的打,此刻听到唐六的话,脸上带着凶狠,全部向陈凡扑打过来。

陈凡怡然不惧,他在国外的时候,比这大的场面都见过,别说这几个人只是小流氓了,他手中拿着锄头,奋力挥打,这群人竟然没人能够近身。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八个青年全部趴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捂着挨打的地方,发出痛苦的喊叫。

陈凡打出了火气,提着锄头,一步步来到唐六面前,面露凶色。

唐六真的是害怕了,他是个欺软怕硬的人,遇到陈凡这样的狠角色,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眼看着陈凡逼上前来,唐六吓得不断后退,等他退进玉米地的时候,才发现退无可退,但他又不愿这样认输,只能自己壮着胆子,强自镇定的恐吓道:“陈凡,你他妈不要太张狂了,我实话跟你说,今天这事,是我叔让我们过来的,有本事你找他去。”

提起唐勇,唐六的胆子更壮了,不屑的看着陈凡,冷笑道:“我看你也就这几分本事了,真要是见了我叔,还不吓得屁滚尿流。”

砰,陈凡直接就给了他一锄头把,沉着脸色,冷哼道:“唐勇的帐我自然回去找他算,不过你今天拔了我的玉米,这事怎么着也得算一算,不然我就算打残了你,也没人敢说什么。”

“那你说吧,这事怎么算?”唐六妥协了,他打不过陈凡,唐勇这会也指望不上,只能先息事宁人,脱身直说。

陈凡看了一眼被拔的玉米苗,笑道:“很简单,这些玉米苗现在已经拔了,栽上去也活不了了,赔钱吧。”

“赔多少?”一听钱这个字,唐六顿时谨慎起来。

“你拔了有六分的玉米苗,我给你四舍五入一下,算你一亩,一亩玉米的年产量大约在一千二百斤,我给你把零头抹了,一千吧,给了钱你就可以滚了。”陈凡怎么也是在村里长大的,算起这些账,倒也头头是道。

尼玛,这个还有四舍五入这么一说。

唐六腹诽,不过表面上却不敢说什么,但是这钱想让他拿出来,却也是不可能,他很无赖的两手一摊,道:“我没钱。”

“没钱?没钱你就敢拔老子的玉米苗,没钱你就敢欺负老子?”陈凡生气了,后果很严重,拎着锄头,劈头盖脸就是一顿乱打。

唐六肥胖的身体,被打的在玉米地里滚来滚去,可偏偏无法躲开,跑又跑不动,打又不是对手,原本还有八个青年可以指望,可这些东西现在都躺在了地上,还有什么可以指望?

可是看陈凡的架势,今天要是不把钱拿出来,就别想从这玉米地里出去。

“别打,别打了,我拿钱,我这就拿钱。”唐六满脸肉痛,双手抱头,躺在地里,粘了一身的泥土,样子很是狼狈。

陈凡这才收起锄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心道:你早拿钱不就完了吗,非要让我动手,打架不用出力的吗?

表面上他却面色冰冷,来到唐六面前,伸出手来,道:“拿来吧。”

唐六再也不敢迟疑,赶紧拿钱,不过他身上只带了五百多块钱,根本不够,只能递给陈凡,胆寒的道:“我就带了这些,剩下的我一会给你送过去。”

陈凡接过钱,随意的揣进口袋,但却丝毫没有放唐六离开的意思,反倒是看着唐六,朝一旁的八个青年呶呶嘴。

他这个意思很明显,你不是没带够吗,那些人都带钱了,找他们去要。

唐六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动作的含义,同时他也是眼前一亮,这些人都是好吃懒做的人,从他们手中拿钱,多半也要把陈凡一起给记恨上。

“兄弟们,我也是没有办法,大家都给凑凑。”唐六来到八个青年身边,满脸苦色的开口要钱。

这些人挨了打,倒也干脆,很快就凑够了钱,由唐六递给陈凡。

陈凡收了钱,这才高兴起来,不管怎么说,总算没有亏了。

被这事一闹腾,他也没有心思锄草了,索性扛着锄头就往回家走去。

陈凡刚转过身,几个青年顿时面露恨色的看向唐六,他们不仅挨了打,而且还掏了钱,这口气还真有点咽不下去。

唐六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轻微的点头,几个青年顿时扑上前去,一下就把陈凡扑倒了,有人拿起锄头,锄头把朝着陈凡的脑袋打下去。

这一下可打的不清,陈凡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疼痛欲裂。

第3章 五行石

“卧槽尼玛。”陈凡怒了,被七八人压着,但他发起狠来,竟然硬是挣脱了出来,逮住其中一人的衣领,狠狠的摔在地上,猛踹了两脚,然后就向其他人出手。

不过这些流氓原本只是想要教训陈凡,此刻看到陈凡起来,顿时四散逃开,唐六在这些人出手的时候,早就逃之夭夭了。

这些人逃了,可就苦了剩下的李狗蛋,陈凡这会正在气头上呢,来到李狗蛋身边,拳打脚踢,把全部的火气都撒在了他身上。

“哥,别打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李狗蛋只是个流氓,欺软怕硬没问题,但是好勇斗狠就没他的份了,被陈凡打了几下,顿时求饶道。

陈凡却不管不顾,拳脚相向,毫不留情。

“爷爷,我错了,你就饶了我吧。”李狗蛋疼的龇牙咧嘴,连爷爷都叫上了。

打了一通,陈凡的火气也消了不少,随意的坐在地里,沉声问道:“李狗蛋,今天指使你拔我家玉米苗的是唐勇吗?”

“是唐勇,他说你爷爷走了,这地就没人管了,让我们来找茬,然后教训你一顿,你在村里没有依靠,就会离开村子,到时候这地就是他的了。”李狗蛋被打了一顿,也老实了不少,陈凡刚问了一句,他就把所有的事情给抖落出来。

陈凡皱着眉头,不耐烦的挥挥手,道:“滚吧,这几天给我盯着唐六,他要是有什么动作,记得给我说一声。”

李狗蛋忙不失迭的跑了,唐六这次很不仗义的把他丢下,他当然要想办法报复回来,当下就打算去打探消息。

“他妈的,抓鹰的反被鹰啄了眼。”李狗蛋走了,陈凡摸了一下后脑勺,摸下来一片鲜血,怒骂一声,才往回家走去。

原本七八个青年,他是不放在心上的,所以刚才要走的时候,也没有多加留意,谁知道这群孙子,竟然背后偷袭,还把自己给打伤了。

虽然打了李狗蛋一顿,但是陈凡可不打算就这么算了,唐六那些人,敢对自己动手,那就要有付出代价的觉悟。

幸好这点伤痛对陈凡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随便处理一下就好了。

不过他最烦心的不是这些,而是唐勇,唐勇的祖上本来是做生意的,家底丰厚,但是到了唐勇这一代,没有经商头脑,所幸趁着重新划分土地的时机,利用手中钱财,给自己弄了几百亩的良田,这些年的日子过的倒也安生。

而且唐勇本就不是安分的性子,所以平常也想尽各种办法,侵占其他村民的土地,再加上他有钱摆平事情,所以村民也是敢怒不敢言。

不过陈凡顾忌的可不是这些,他真正顾忌的是唐小诗,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他现在去找唐勇的麻烦,两人势同水火,唐小诗夹在中间,当真是里外不是人。

陈凡虽然没有答应唐小诗,但在他的心里,还是不愿意去伤害这个小丫头。

回到家之后,陈凡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这伤口并不是很大,所以也不用太担心。

他将口袋里面的东西掏出来,随便扔在床上,换了一身衣服,洗漱了一下,就躺在床上开始思索事情。

但是他却没有注意到,在他掏出那块石头的时候,血液站在石头上,迅速融入进去。

同时黑色的石头表面,竟然开始裂开,一道刺眼的五彩光芒散发而出。

这光芒越来越盛,根本不给陈凡反应的机会,就窜进了他的身体。

“尼玛。”匆忙之中,陈凡只发出一声怒骂,然后就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陈凡才悠悠醒转,他忽然想起昨天的事情,猛地坐直了身体,不断检查自己的身体。

检查了一圈,发现自己没事之后,陈凡这才松了一口气。

昨天的事太过诡异,他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不过自己没事,一切都还好说。

“啊……”就在陈凡庆幸的时候,忽然脑袋一阵胀痛,他捂着脑袋,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

而此刻在他的脑海之中,大量的信息涌入进来,导致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等他慢慢梳理清楚的时候,头才不疼了。

“尼玛,这简直就是种地神器啊。”等到陈凡理清楚一切之后,顿时高兴起来。

原来陈翰林收藏的那块石头,乃是五行神石,只不过神石蒙受污垢,所以才有了表面黑色的土块,这也正好便宜了他,不然五行石早就被人发现了。

根据脑中的记忆,这五行神石,乃是女娲炼石补天的时候,用余料练就的一块石头,其中五种颜色分别代表五行。

女娲不仅炼了这么一块石头,还有其他五块,不过其他的五块都是代表五行之中的一种,就比如神话传说中的龙珠,就是代表了水属性的神石。

至于其他几块神石的下落,陈凡并不知道。

陈凡高兴的不是这些,而是五行石蕴含五行,可以吸收五行能量,同时也能释放五行能量,尤其是女娲的时代,人类才刚刚诞生,没有现在这么繁荣,都是以种地为生。

所以这五行石能够催生植物,而且还能让植物进化,通过五行石催生的农作物,口感更佳,而且产量也极其丰厚。

而现在五行石就在陈凡体内,也就是说他已经拥有了这些能力,这让他怎么能不高兴。

还有就是,五行石一共有三个等级,陈凡现在只不过掌握了第一层,拨开乌云,至于后面的两层,他现在还无法了解。

原本陈凡是不相信鬼神的,不过现在事实就发生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奶奶的,这玩意有没有那么灵啊?”陈凡高兴了一会,就有些不太相信了,要真是那样的话,这神石也太变态了吧。

他干脆来到院子里面,找了一株番茄做实验,这些番茄都是陈翰林在的时候种下的,现在已经结果了,陈凡现在就想试试五行石的能力。

蹲在番茄架旁边,陈凡伸出手,心中意念一顿,一股能量顺着手掌,灌输到番茄架上面。

然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因为天气燥热,而略显枯萎的番茄杆,竟然变得翠绿,而且上面的果实,也在不断变大,到了最后,逐渐染了颜色。

看着拳头大小的番茄,陈凡只咽口水,这卖相实在是太好了,颜色红艳,表皮明亮,只是看一眼就让人食欲倍增。

陈凡迫不及待的摘下一颗,张口就咬了下去。

其实在番茄杆开始生长的时候,他就已经信了,现在不过想要试试口感而已。

第4章 承包公用地

“卧槽,这他妈才是真正的番茄啊。”陈凡尝了一口,忍不住骂了一句,在他看来,自己吃的番茄,才叫番茄,像市面上卖的那种,还有人们自己家种的,根本算不上番茄。

就说他这番茄,汁多味鲜,刚一入口,淡淡的酸味之中,带着浓郁的甜味,只是一口,就让人口齿生津。

番茄下肚之后,口中还残留着浓郁的香味,他原本还感觉到饿,可是刚吃了一口番茄,就感觉体内的能量得到了补充。

陈凡第一次经历这么神奇的事情,好玩心起,把剩下的番茄也全部催生了一遍。

等到他玩的差不多了,这才站起身来,他一直想着五行石的效果,反倒是没有注意自己的身体,刚一站起来,就感觉自己有用不完的力气。

陈凡在国外的这三年,虽然逍遥,但是想要赚钱,总得有些本事,尤其是他的那些活计,都是生死之中打拼来的,所以他的身手那是不用说的,十几个流氓都不能近身。

可是现在他感觉到,就算是来一个排的人,他赤手空拳,也是浑然不惧。

陈凡早就知道了五行石的效果,此刻当然也不用再去试验,反倒是转身回了屋子。

他准备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打算好了,等到安顿下来之后,就去外面的城市找个活计,一边照顾妹妹,一边还能赚点小钱,可是现在有了五行石,那还去外面干什么啊,只要在家种地就能发财。

不过种地,你首先要有地才行,而他家的六亩地根本不够,其他村民家的地也都不多,想要弄到土地,就只能从唐勇身上下手。

陈凡原本是不想和唐勇正面冲突的,不过事到临头,也由不得他了。

“小凡哥,你在家吗?”陈凡正在思考怎么对唐勇下手,忽然门外响起了声音。

不过听到这声音,陈凡却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原本这是唐小诗的专属称呼,可是现在说话的却是个男人,而且语气之中还有一股谄媚。

陈凡听出这是李狗蛋的声音,脸色一沉,去外面开门之后,冷声说道:“以后叫我陈哥就行了,你这称呼听着就让人恶心。”

李狗蛋谄笑一声,猫着腰跟在陈凡后面,走进院子,赶紧说道:“陈哥,我已经打探清楚了,唐六从地里出来之后,就去给唐勇报信了,据说唐勇很生气,正在想办法对付你呢。”

李狗蛋现在可是把唐六恨到了骨子里,虽然大家都是一起混的,平常都听唐六的,可是你丫也太不仗义了,丢下自己人就跑了。

陈凡点点头,因为地的事情,他已经和唐勇站在了对立面,迟早都是要对上的,此刻对唐勇的手段反倒是不在乎了,唐勇说白了就是有几个钱而已,又能拿他怎么着呢?

要真是比钱的话,陈凡的钱拿出来,都能把唐勇给吓死,不过他不喜欢那么做而已。

陈凡笑着坐在床上,转而问道:“狗蛋,这些年你一直在村里,我想承包一些地,你知不知道应该去找谁?”

李狗蛋被问的一愣,在他想来,大家都是年轻人,听到唐勇要对付自己,怎么着也得上去找麻烦才对,可是陈凡竟然不管不问。

他原本还想借陈凡的手,去找唐六的晦气,现在明显不能得逞了,不过他还指着陈凡,不如以后就跟了陈凡,当下说道:“咱村每家的地就那么一点,大家自己都嫌少呢,想拿出来自然不可能,不过我听说村里有十亩公用地,这些年一直闲着,倒是可以承包过来。”

啵,陈凡高兴的打了一个响指,心道:就村里的这十亩地了,虽然不多,但也暂时够他用了。

“狗蛋,这是两百块钱,你去把身上的伤治治,唐六那边你帮我盯着,有事就过来给我说。”陈凡顺手拿起两百块钱,递给李狗蛋。

李狗蛋看着红艳艳的钞票,心里感动的够呛,他跟在唐六身边,虽然耀武扬威,但是也弄不到几个钱,现在陈凡这么大方,他以后当然会尽心尽力的办事。

“陈哥,你放心吧,只要一有消息,我就会给你报信的。”李狗蛋拿了钱,高兴的说道。

陈凡点点头,挥挥手就让李狗蛋离开了,他起身收拾好东西,正准备出门呢,忽然想到自己后脑勺有片布,这本来是包扎伤口的,可是这样出去,唐小诗肯定要问个究竟。

他觉得麻烦,所幸就把布给扯了下来。

“卧槽,五行石还有治病的效果啊。”布片撕下来之后,陈凡这才发现,他后脑勺的伤疤不见了,而且一点不觉得疼。

对着镜子反复看了一下,别说伤疤了,就连受伤的痕迹都没有,而且他身上以前留下的伤疤,此刻竟然全部都不见了。

相反,他的皮肤变得晶莹,虽然不是很白,但却更加耐看。

“奶奶的,老子现在要是回到国外,简直可以无敌了。”感受到五行石带来的好处,陈凡忍不住YY了一下。

不过现在这一切都不可能了,他高兴的就去找唐小诗。

唐小诗是村官,而且她是大学生考的,所以比村长还要敬业,平常没事的时候,就一直呆在村委。

陈凡随便打听了一下,就得到了消息,直奔村委而去。

“哎,陈老头走了,把一大堆烦心事都给凡娃子留下了。”陈凡走过村子,村里的妇女看到他,都有些感叹。

“是啊,凡娃子出去这几年,倒是俊了不少,可惜他家太穷了。”

“穷怕什么?只要那玩意中用就行。”村里的妇女嘴上没门,偶尔也会说些荤段子,此刻话题引来了,说起来顿时就没完了。

陈凡倒是不知道这些,他一路来到村委,找到唐小诗的办公室,敲了两下门就走了进去。

“小凡哥,你咋来了?”唐小诗正无聊的,坐在办公桌上打盹呢,看到陈凡进来,顿时来了兴趣,高兴的问道。

“我当然是来看看你啊。”陈凡笑着回了一句,一点也不客气,坐在唐小诗对面。

唐小诗恼怒的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得了吧你,你要是有那份心可就好了,说吧,有什么事找我?”

陈凡尴尬的挠挠头,他昨天拒绝了唐小诗,今天确实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唐小诗已经问了,他也不能不说,只能说道:“小诗,你看我刚回来,也没什么活计,就想在村里承包几亩地,我听说村里有十亩公用地,能不能承包给我啊?”

“就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唐小诗不满的嘟嘟嘴,不过还是去找土地承包合约了,毕竟这是陈凡的事情。

陈凡只能尴尬的笑笑,坐在一边,干脆一句话也不多说。

农武狂兵-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陈凡, 唐小诗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1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