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奇门神医-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高磊, 柳雨琦

都市奇门神医-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高磊, 柳雨琦

第1章 上门女婿

米市云街。

高磊穿着外卖服,蹲在路边吞云吐雾,满脸痛苦。

“你弟弟的十万赌债凑齐了么?今天再见不到钱,你就给你弟弟和养母订棺材吧!”

债主冷冰冰的警告声在脑海中徘徊。

可是,高磊根本拿不出十万块。

养父两年前过世,弟弟早就被养母惯坏了,吃喝嫖赌,样样精通。

事业上小有成绩的高磊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专门给高峰擦屁股。

这两年,高峰给高磊捅了不少篓子。

为了给高峰还债,高磊变卖家产,到处赊账,从百万富翁变成了穷光蛋,还屈辱的‘嫁’给了柳家千金小姐柳雨琦,做上门女婿。

在柳家,他尊严丧失,才换来八十万。

可弟弟高峰就是个无底洞。

高磊至今还背了十几万的债务,只能靠送外卖付利息。

十万啊!竟然又搞了十万出来!这可怎么办啊!

高磊深吸一口香烟,沉思半响,掏出电话,拨了个号码出去。

电话接通。

“老王,在哪呢?见个面吧!”

一辆黑色路虎里,高磊接过王皓递来的香烟,塞进嘴里点燃。

“老王,买新车了?”

“刚买的,也就一百多万,破车而已。”王皓炫耀道。

“那…前年你借我的五万块…你看…”

“什么五万块?”王皓不等高磊说完,冷冷道:“有这事吗?你把借条拿来我看看。”

“当初你说是急用,我就没有要借条。”

“你这不开玩笑吗?我怎么能不给你写借条?”王皓哈哈笑道:“你是不是没睡醒?还是又让你老婆给骂懵了?哪有的事嘛,缺钱你去找你老婆啊,我可没有钱。”

“你…你…”

“我这里还有两百,算可怜你的,以后不要再跟我说五万块钱的事了。”

高磊下车,站在路边,看着黑色路虎呼啸而去,将两百元钞票撕碎,丢进了垃圾桶里。

他知道这年头借钱难,可他只是想要回自己的钱,没想到王皓竟然忘恩负义。

再打电话去求米市的舅妈云梅。

云梅听到他要钱,二话不说,挂了电话。

高磊蹲在路边,长叹一声,忽然看到电话屏幕亮了。

是老婆柳雨琦打来的电话。

摁下接听键,耳边立即传来柳雨琦冰冷的声音:“高磊,你马上到锦绣山庄来。”

锦绣山庄!

米市最有品味、最豪华的顶级豪宅区!

柳家豪宅就在锦绣山庄一区三栋,是一栋三层楼的豪华别墅。

十一点左右。

高磊戴着头盔,骑着一辆小电驴唰一下停到了柳家门口。

经过鹅卵石铺就的甬道,高磊来到了玄关前。

保姆弯腰递上为他们准备好的拖鞋,换上拖鞋,高磊进了客厅。

客厅里,岳母汤玉玲正跟一个眼镜男在喝茶闲聊,脸上挂着淡笑。

四十五岁的汤玉玲,肌肤雪白,样貌端庄,就像是三十五岁的少妇一样,气质雍雅。

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痕迹。

至于眼睛男,身穿黑西装,身材消瘦,有点秃顶,脸上还挂着一幅金丝眼镜,非富即贵。

高磊一眼就认出了眼睛男的身份。

孟海强!

米市海强集团的总经理!柳雨琦的上司!出了名的色棍!名声狼藉!

高磊想不通汤玉玲怎么会请孟海强到家里做客。

一到客厅,柳雨琦马上跑了过来,低声呵斥道:“你看你这身打扮,是过来给我丢人的吗?你就不能换身衣服?”

柳雨琦有着绝美的五官,长发披肩而下,黑色职业套装,柳腰桃面,肌肤如雪。

而高磊不修边幅,穿着一身外卖服与柳雨琦站在一起,还真有点格格不入。

“雨琦…我想…”高磊苦着脸,想说钱的事。

话没说完。

耳边传来汤玉玲的讽刺:“哟,我没有叫外卖,怎么来个送外卖的?真是晦气。”

柳雨琦的脸都白了。

孟海强嘴里叼着根雪茄,满脸高傲,看向高磊的眼神,尽是不屑。

高磊才不信汤玉玲会看不到自己,摆明是给他难堪,他都习惯了,心里念头涌动,以不变应万变,满脸淡笑,打了个招呼:“妈,是我,高磊。”

“原来是窝囊废回来了。”汤玉玲竟当着孟海强的面羞辱高磊。

柳雨琦气不打一处来,白了高磊一眼,气呼呼的坐到沙发上,也不管高磊了。

高磊脸色一阵晦明晦暗。

为了弟弟和养母,只能抛弃尊严,跟上去,正要落座,汤玉玲忽然又喊了起来。

“这里是你该坐的地方吗?真皮沙发。”

汤玉玲说完,还用手在鼻子前面挥了挥,满脸嫌弃:“什么味啊?你掉茅坑里了?”

高磊的屁股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红着脸,哧溜一下站了起来。

他知道会被羞辱,可没想到会这么绝情。

孟海强嘴角泛起一抹戏谑。

“妈!”高磊脸色白的发青:“我想…我想跟您单独说个事…”

高磊希望保留最后一点颜面。

汤玉玲掏出一根女士香烟,不屑道:“你能有什么事?无非是要钱给你弟弟,这次又要多少?”

“十万。”高磊脸颊发烫。

“窝囊废,看到你就恶心。”

汤玉玲怒了,将香烟丢到高磊的脸上,怒喝道:“你还真敢要?一年了,柳家给你的钱还少吗?你都给柳家做过什么?养只狗都比你有用。”

“钱…我一定会还你的…”高磊苦苦哀求。

“还?你拿什么还?当初你到柳家,就是因为你老实,想让你给老柳家传递香火,可你倒好,心里只想着你弟弟和养母,一年了,都不见雨琦怀孕,我都怀疑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高磊简直无地自容,握拳,十指越来越用力,苦苦支撑。

柳雨琦一脸不悦道:“妈,你差不多行了。”

高磊难以置信。

结婚一年来,这是柳雨琦第一次帮他说话。

“下午你和雨琦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我给你十万。”汤玉玲不容商量道。

嗡!高磊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脸色惨白,下意识地看了眼柳雨琦。

柳雨琦霍然站起:“妈,你这是什么意思?”

“雨琦,你今天必须跟这窝囊废离婚。”

“你这么优秀,怎么能便宜这窝囊废?其实小孟很不错的,年轻有为,甚合我意,我看你和小孟才是郎才女貌,你跟着这窝囊废不会幸福的,今天就离婚吧!”汤玉玲以当家的口吻道。

孟海强脸都红了,用手将两鬓的几根毛捋顺,满脸猪哥样。

“原来你请我们回来就是要我们离婚…还想…还想…难怪你还请了孟总…您太过分了…您有没有尊重过我…您当我是什么…”柳雨琦娇声怒斥。

汤玉玲的脸一拉,冷冷道:“你敢不听话,我就冻结你的卡。”

“还有你…窝囊废…你不和雨琦离婚…我不会给你钱的…”

“随便你。”柳雨琦说完,拎着包转身大步而去。

高磊一脸绝望。

“我可以借你十万。”孟海强忽然出声。

高磊激动道:“真的吗?”

孟海强满脸玩味:“跪下。”

高磊眼眸之中,尽是愤怒,可很快又恢复了冷静。

扑通!

高磊跪倒在地。

为了弟弟和养母,为了这段婚姻,他义无反顾。

“哈哈…”

孟海强弯腰捧腹,想不到高磊竟然毫无骨气,就这样跪在他的面前了。

汤玉玲皮笑肉不笑,鄙夷之意更浓了。

“你…你…你这个窝囊废…我不管你了…”

柳雨琦怒容满面,怒骂一句,转身跑了。

孟海强拿出一个高脚杯,在带来的礼品袋里掏出瓶烈酒,拧开瓶盖往杯里倒。

这是他带来的礼物,七十度原浆。

倒了满满一杯,孟海强最后竟然当众往杯里吐了口浓痰,然后啪一声放在高磊跟前。

“喝光它,我借你十万。”

高磊看着杯里的浓痰,呼吸越来越沉重。

“人要有自知之明,喝不了,就不要勉强,你跟雨琦离婚,我给你十万。”汤玉玲冷冷道。

“考虑清楚了,你要么喝了,要么离婚。”孟海强食指戳了戳茶几。

“我去你的…”高磊终于怒了,将杯子摔了过去。

浓痰伴随着烈酒撒了孟海强一身。

孟海强勃然大怒,一酒瓶砸在高磊的头上。

高磊立即倒在血泊中,头破血流。

“我打死你。”孟海强不愿放过他,冲上来,拳打脚踢。

最后是汤玉玲拉开了孟海强,把一份离婚协议书丢在高磊面前。

“小孟已经生气了,你把它签了,不然小孟是不会放过你的。”

“不怕告诉你,我柳家要和孟家联姻,共图大业,你和雨琦的婚姻本来就是个笑话,你图的就是钱,签了它,我给你钱,不然你弟弟和养母都要给着你倒霉。”

“不签,我弄死你全家。”孟海强一脚踩在高磊的头上。

高磊跟个死狗一样,倒在血泊中,颤栗道:“我签。”

没权没势,怎么跟孟海强斗?

他不想牵连到弟弟和养母。

从锦绣山庄出来。

高磊蹲在路边,正在跟养母通电话。

鲜血不停地从伤口上渗出,汇集出一条红色‘蚯蚓’渐渐往眉宇间流。

“妈,我已经把钱打过去了,你们不会有事的,以后…”

话没说完。

孟海强驾驶一辆保时捷冲了过来。

嗤嗤!

砰!

保时捷重重的撞上了高磊。

恐怖的撞击力,竟然把高磊撞飞出去。

整个世界一下安静了。

孟海强看到高磊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满脸冷笑,调转方向,呼啸而去。

第2章 鬼谷医书

“老朽乃鬼谷门第三十六代鬼谷子,吾之后辈,继承我的衣钵之后,望你传承鬼谷门,悬壶济世,造福人间…”

高磊站在一片飘渺虚空中,沧桑之音未落,一股无形的力量如潮水般涌入脑海。

而后,头痛欲裂,惨叫一声,晕死过去。

再醒来,高磊竟然躺在洁白的病床上,脑袋依然一阵疼痛。

“刚才是在做梦?咦,这是什么?”

一本古朴泛黄的古籍,漂浮在高磊的脑海中,上面写着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鬼谷医书。

“原来不是梦…”

心神一动,一道心念飞到了鬼谷医书上。

蓦然间,脑海中莫名多出来无数的记忆,医术、武功、符篆咒语、风水玄学…

包罗万象,清晰如故。

“鬼谷医书竟然…竟然还是一门道家修真法门…”

高磊心神飘忽,念头涌动,当即屏息,依照鬼谷医书调息运气。

良久之后,丹田中竟隐隐涌出一股暖流,细雨润物一般,滋养着他的身体。

脑袋的疼痛立即全无,只感觉精神饱满,精力无限,通体舒爽。

“啧啧,鬼谷医书真是神了,这次我发了…孟海强…王皓…你们给我等着…还有雨琦…汤玉玲…你们说我没出息…我就出息给你们看…”

……

“不好了,患者血压为零,心跳停止。”

“电击准备…去颤电击…心肺复苏法…”

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急救室抢救的声音。

高磊翻身而起,左右看了看,目光落在前方的墙上时,竟然透视了。

看到了隔壁抢救室里的一切。

一名戴着口罩的老医生,站在手术台前,挥汗如雨,目光更见严峻,正在抢救患者,助手偶尔上前擦去主治医生额头的汗水,三名护士协助抢救。

手术台上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少妇,戴着氧气罩,胸口处,腿上,头上,都是血。

电子仪器上的心电图已经是一条直线了。

少妇奄奄一息。

三次电击之后,患者的心电图忽然动了一下。

主治医生心中微喜:“注射强心药物。”

“秦院长,患者血压上升。”助手吃惊道:“有了心跳信号…可是脑电波无信号…”

“病人已经脑死亡…”秦院长叹息一声,有些疲惫:“给她戴上呼吸机,注射心血管药物维持心跳,我们已经做了该做的,剩下的就看她的运气了。”

说罢,摘掉手套,出了手术室。

助手和三名护士留下来给患者止血,处理伤口。

我的天!我竟然能透视了!鬼谷医书简直神了!

高磊难以置信,吃惊的揉了揉眼睛,再看看,的确是透视了。

吃惊之余,高磊望向少妇的目光忽然凝重:“原来她脑子里有血块压迫神经了。”

有了透视,高磊的眼睛就跟X光一样,瞬间便看出了少妇脑死亡的问题出在哪。

同时,脑海里涌出几个治疗方案。

不行,不能见死不救,悬壶济世可不能挂在嘴上,正好也能检验一下鬼谷医书的本事。

高磊心里想了想,翻身而下,出了病房。

病房隔壁果然是抢救室。

此刻,秦院长已经出了抢救室,正在跟少妇的家属沟通。

少妇的家属是一个国字脸中年汉子。

一套豪华黑西装,戴罗斯特金边镶钻眼镜,名牌腕表,一看就非富即贵。

“许先生。”秦院长摘下口罩,望了眼中年汉子,叹息道:“我们已经尽力了。”

中年汉子脸色发白,没有瘫软在地,可身体已经颤抖了起来。

抢救室门口,死寂一片。

良久之后,中年汉子才颤声问道:“还有多大的希望?”

“伤者已经脑死亡,几乎就是个植物人了。”

“怎么会这样?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您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啊!您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老婆,钱不是问题,我愿意给医院新建一栋实验室,再捐赠一千万…”

秦院长脸上的褶子比垄沟还要多,满脸愁苦:“许先生,我们真的尽力了!”

他何尝不想给医院争取点投资。

眼前的中年汉子可是米市企业家,不缺钱的,可脑死亡是世界疑难杂症,他只能扼腕长叹。

中年汉子听到秦院长的话,身子一晃,差点摔倒在地。

“她不是脑死亡。”一道沉闷的声音忽然响起,让中年汉子精神一震。

秦院长循声望去,当即看到一个身穿病号服的青年,正站在不远处。

高磊望了眼中年汉子,步履沉稳地走了上来:“你老婆不是脑死亡,我能救她。”

“你是哪个科室的病人?竟敢在这里大言不惭。”秦院长怒声道。

秦院长是人民医院的副院长,米市医学界的泰山北斗。

脑死亡可是他诊断出来的结果,一个小年轻,还是个病号,竟公然质疑他的诊断结果,还在这里大言不惭,饶是秦院长脾气再好,也是忍不住要动怒的。

然而高磊还没说话,中年汉子满眼希冀道:“小兄弟,你…你真的能救我老婆?”

秦院长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

“许先生,我理解您的心情,可您不能病急乱求医,您看看,他自己都是个病号,而且看都没看过病人的情况,就大言不惭,一看就是个骗子,您不能信他的话。”

中年汉子叹息一声,满脸绝望。

高磊斜眼看了眼秦院长:“你说我是骗子?呵呵,你这是诽谤啊,算了,看你也挺可怜,病入膏肓,都要命不久矣了,我懒得跟你计较。”

“你…你敢咒我…”秦院长吹胡子瞪眼道。

“我没有咒你,说事实而已。”高磊抠了抠鼻子,望了眼许先生:“还有你,你是不是总是腰膝酸软两腿无力?睡眠不好,夜里起床次数还多?你是什么病,我想你心里有数了吧?”

此言一出,中年汉子瞳孔骤缩,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秦院长听出来了,这是肾虚的症状,可许先生今年才四十岁,看面相,就不像是肾虚。

臭小子,咒完我,又咒许先生,招惹了许先生,你完蛋了。

然而许先生脸上竟然没有丝毫的怒意。

“你…你何出此言?”许先生咽了口唾沫,试探性的问道。

“很简单啊,我一眼就看出来你身患疾病,当然,你可以当没听到,还有,我说抢救室里的患者不是脑死亡,你也可以当没听到,反正我在你们眼里就是个骗子,神经病,你们就当我没出现过。”高磊说完,转身就走。

窝囊了这些年,高磊哪还愿意再受这窝囊气。

秦院长满脸的不屑,根本没把高磊的话当回事,转身继续去跟许先生说话。

谁知道,许先生忽然放低姿态,满脸谦卑,追到高磊跟前道:“小兄弟,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给您道歉了,还请您一定要救救我老婆,我愿意出一千万诊金。”

说罢,一弯腰,来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中年汉子心悦诚服,因为他的确有严重的肾虚。

“啊?”秦院长满脸惊愕。

真是见鬼了,这浑小子都蹬鼻子上脸了,怎么许先生态度还这么好?还出一千万诊金?

难道…许先生真是肾虚…

“你们刚才诽谤我,我最恩怨分明了,本来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给你老婆治病的。”高磊满脸欣赏:“不过呢,看你重情,明事理,我就勉为其难救你老婆一命吧。”

中年汉子激动万分。

“许先生,您要三思啊,他摆明就是个骗子。”

秦院长脸上涌起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表情。

“你还敢诽谤我?”高磊脸一沉。

“秦院长。”中年汉子厉声道:“你就不要再惹小兄弟生气了,我信小兄弟的话,总之,出了事我负责。”

秦院长满脸委屈。

米市人民医院十七层。

整个楼层,就一个重症监护室,算是至尊VIP病房。

中年少妇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身上插满管子,可脑电图依然没有反应。

高磊拿着一盒银针,站在病床前,神色平静。

中年汉子站在旁边,屏住呼吸。

三名护士整装待命。

秦院长自然也不敢缺席,站在旁边,脸色晦明晦暗,心里有种荒诞的感觉。

他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

他治不好的病,一个小年轻能治好?

最可气的是,许先生竟信了这骗子的话,搞的他们陪骗子演戏,想想都荒谬。

高磊忽然拿起一根长针。

银光在众人的眼眸前一闪而逝。

一名护士心不甘情不愿的将酒精灯递过去。

“不必了。”高磊满脸淡笑,望了眼护士。

蓦然间。

嗡!

长针轻微颤动的声音,在寂静的病房里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竟然看到高磊手中的长针,在剧烈的颤动。

极其不可思议的一幕。

再看看高磊的腕臂,没有任何的动静,可长针剧烈的颤动了起来。

在场所有人一阵瞠目结舌。

第3章 扬眉吐气

“难道是…气运针…”

秦院长心弦颤动,眼眸之中,竟有遏制不住的激动,嘴唇在哆嗦。

针灸三大境界,火运针,手运针,气运针!

秦院长早年间学习,听说过传说中的‘气运针’,没想到,传说中的气运针赫然出现在眼前,而且还是出自一位小年轻之手。

难道是自己眼拙?误把凤凰当土鸡?

震惊的同时,再想到刚才自己出言不逊,秦院长顿时面红耳赤。

“秦院长…这是…”中年汉子噤若寒蝉。

秦院长望向高磊的眼神,满是敬仰,再无任何心思,内心惊涛骇浪。

“这位年轻人是个高人…方才是我眼拙了…或许…他能够施展出起死回生之术…”

中年汉子惊喜交集。

咻!

长针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进中年少妇的脑门上。

秦院长险些惊呼起来。

高磊的第一针,赫然,刺在了少妇的死穴上。

要不是心电图正常,秦院长怕是都要上前制止了。

咻咻咻!

高磊手法娴熟,一只手摁住少妇的脑袋,长针掠出锐利的银光。

针针刺进头上的死穴,力度控制的极其精妙。

只是最后一针刺下之后,少妇的目、鼻、舌、口、耳,竟有鲜血渗出。

七窍流血!

“啊?”秦院长神色轰变,猛地推开满头热汗的高磊,冲了过去。

刚才他看到高磊会气运针,便没有再怀疑高磊,即便高磊针针刺进死穴,他都没有吱声。

谁知道,高磊根本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中年汉子脸色已经唰地惨白起来。

“秦院长,患者无心跳信号了…”一名护士吃惊道。

“你混蛋。”秦院长转身,揪住高磊的衣领,怒容满面:“我真是瞎了眼,还以为你是个高人,搞了半天,你就是个绣花枕头,死骗子,你坑死我了。”

话音未落。

病房里忽然传来护士的惊喜声:“有心跳信号了…还有脑电波…恢复正常了…”

“什么?”秦院长眼睛瞪圆,吃惊的看了看医疗设备,还真恢复正常了。

再看看高磊,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咯噔一声,秦院长心弦颤动。

难道他早就知道患者的情况会恢复正常?一切在他的掌控之中?糟糕了!

秦院长脸红到耳根,松开高磊,上前检查患者情况。

中年汉子跟坐过山车一样,刺激的差点停止心跳,屏住呼吸,心里默默祈祷。

一番检查之后,秦院长跟喝了糖尿一样,跑过来,巴结奉承道:“神医啊!您就是华佗在世,扁鹊重生啊!”

“什么神医?我是绣花枕头。”高磊不冷不热道。

秦院长无地自容。

“秦院长,我老婆真的…真的没事了?”中年汉子难以置信。

秦院长红着脸,激动道:“脑电波和心电图正常了,患者应该很快会苏醒,恭喜恭喜。”

“神医啊!”中年汉子喜极而泣,一个箭步冲向高磊,攥住高磊的手,颤声道:“您是我们全家的恩人,要不是遇到您,我老婆可能…这救命之恩…我可是无以为报啊…”

“你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是你对你老婆的深情感动了我。”高磊脸上露出淡笑。

中年汉子擦了把情不自禁流出的眼泪:“神医,请您告诉我您的银行卡号,我现在就把一千万的诊金打给您。”

“一千万?”高磊怔了怔道:“诊金能让我来定价吗?”

在场所有人都是一阵惊愕。

一千万还不够?这是要狮子大开口啊。

秦院长叹息一声,年轻人还是年轻,有本事是好,可实在有点贪得无厌了。

“没问题。”中年汉子豪爽道:“您说多少,就是多少。”

高磊救了他老婆一命,要一亿,都不多。

钱都他来说,就是纸。

高磊眼珠一转,细细盘算了一番之后,红着脸道:“二十万怎么样?”

此言一出,中年汉子都怔住了.

三名护士惊的说不出话。

秦院长倒是眼前一亮。

高情商啊!

他这是想让许先生记住他的恩情,来日,百倍还之。

有能力,情商高,不慕虚荣,不骄不躁…不简单啊!

秦院长倒是误会高磊了,高磊没他想的这么有城府,高磊只是想还清债务而已。

“呵呵,小兄弟,一千万诊金是我们说好的,您不用客气,这都是您应得的。”

“二十万的诊金已经很多了,不是我遇到点困难,我是不会问你要诊金的,你要不愿意,我可以分文不取,就当我没说过吧。”高磊说完,转身就走。

中年汉子满脸谦卑,追上去,递给高磊一张名片。

“小兄弟,您说的这叫什么话?二十万就二十万,您给我个卡号,我给您汇款就是了。”

高磊接过名片,看了一眼:“许世杰!原来你就是许氏董事长!米市富豪榜第八的富豪!”

“一些虚名而已,以后您在米市有什么困难,打我电话就行。”许世杰谦卑道。

秦院长和三名护士满脸羡慕。

高磊眼珠一转。

许氏?王皓这王八犊子不是许氏的销售经理吗?

“许总,我还真有个小事想请你处理一下…是这样的…”

“没问题,这件事包在我身上。”许世杰弯腰道。

就在这时,高磊的电话响起。

看了一眼,竟然是公司经理王立伟打来的。

电话接通。

耳边立即传来一阵咆哮般的怒吼。

“高磊,你死到哪去了?我给你打了四个小时的电话,到底你是经理还是我是经理?”

“经理,我…我在医院…”高磊忍气吞声。

“你怎么不去太平间呢?一天之内,我接到十几个投诉你的电话,你要死也先把餐送到顾客手里啊,行了行了,你马上滚回来。”

经理王立伟愤怒至极。

“姓王的,你说的是人话嘛?告诉你,我还不干了。”

“你说什么?高磊,你…”

高磊直接挂了电话。

本来心情还不错的,跟王立伟说了两句,都想骂人了。

以前,他是为了生活,该忍的都忍了。

可如今不一样了,他继承了古老的传承,就连米市富豪许世杰都要给他几分薄面,哪是谁想吼就能吼的吗?哪还用再看他王立伟的脸?

高磊一挂电话,许世杰立即迎了上来。

“小兄弟,你是遇到什么难事吗?”

“不是什么难事。”

高磊不说,许世杰只能把心里的想法压制回去。

本来他是想趁势请高磊去他的集团工作,有个神医在,心里踏实啊。

但是,高磊根本没有给他递橄榄枝的机会。

高磊与许世杰客套了一番,将银行卡号和联系方式写在纸条上,交给了许世杰,最后还写上了自己的姓名,然后离开了病房。

秦院长和许世杰亲自送高磊出了医院。

一路上,秦院长一直在向高磊道歉。

高磊哪会跟他计较,自然是冰释前嫌,还叮嘱秦院长有时间去做个体检再说。

至于许世杰的病,不会危及性命,高磊只能再约时间给他治疗。

高磊婉言谢绝了许世杰派车护送的好意,上了辆公交车离开。

许世杰站在公交车站,看了看高磊的外卖服,总有种熟悉的感觉。

旋即掏出电话,拨通了秘书的电话。

“小李,我没记错的话,飞毛腿外卖公司是我们旗下的产业吧?”

“行,我知道了,你马上给我去办几件事…”

许氏集团销售经理办公室。

“亲爱的,再有半个小时,我就下班了。”

“我开路虎去接你,咱们先去甜蜜蜜喝酒,然后再去我家…今天是我生日…你亲戚来了都不行…嘎嘎…”

王皓翘着二郎腿给女友李蜜打电话,满脸淫笑。

桌上的座机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王皓冲女友嘘了一声,拿起话筒‘喂’了一声。

耳边立时传来上司的声音:“王皓,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滚出许氏,你被开除了。”

“啊?”王皓霍然站起,脸色惨白:“林总,您…您这是什么意思?”

“开除你,是董事长的意思,董事长说了,让你想想,到底是钱重要,还是兄弟重要…”

嗡!王皓脑袋里嗡的一声,如遭雷殛,上身摇晃不定,脸色惨白。

是他…怎么会是他…

女友李蜜听到了王皓和林总的通话,立即冷冷道:“王皓,我们分手吧。”

“你…你落井下石…”王皓怒吼一声。

可惜李蜜已经挂了电话。

王皓气的当场跪倒在地,用脑袋去撞桌子腿,肠子都悔青了。

第4章 百因必有果

飞毛腿外卖公司。

王立伟在办公室里转悠,脸色一阵晦明晦暗。

“我还没有炒你鱿鱼,你敢炒我鱿鱼?高磊,你有种。”

办公室的门忽然开了个缝隙又慢慢闭合上了。

一个小姑娘如履薄冰般来到王立伟跟前:“经理,高磊回来了。”

王立伟怒容满面,跑出办公室,一眼就看到了高磊。

“高磊,你终于回来了,马上收拾东西滚蛋,你被炒鱿鱼了。”

咆哮般的怒吼声在大厅中响起。

几个员工满脸的幸灾乐祸。

他们或多或少都清楚高磊的底细。

见到高磊跟他们一样的身份,却能傍上富婆,吃软饭,心里早就不平衡了。

现在有机会看到高磊被开除,心里能不舒服么?

也只有同事苏婷望向高磊的眼神有些怜悯。

高磊看向王立伟的眼神和看白痴没有区别,冷冷道:“傻子。”

这句傻子,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难以置信。

这吃软饭的竟然敢骂经理?

“有本事再说一遍!”王立伟暴跳如雷。

“傻子,你就是个傻子。”高磊呵呵的冷笑道:“你这种要求我这辈子都没见过,竟然还让我再骂一遍,你说你贱不贱?”

“你…”王立伟挽起袖子想给高磊一巴掌。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老王。”

王立伟循声望去。

一位温文尔雅的西装男正站在不远处。

“李总,您怎么来了?”王立伟立即跑过来,满脸谄笑。

飞毛腿外卖公司总经理,李东海。

几个员工立即站了起来,打招呼。

只有高磊板着脸去收拾自己的东西,鸟都不鸟李东海一下。

李东海瞥了高磊一眼道:“他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刚才你们在干什么?”

“他就是个底层送外卖的,不好好送餐,还出言不逊,我刚要教训他。”王立伟冷嘲热讽。

“给他一封解雇信。”

李东海冷着脸道:“老王,你马上跟我下楼去迎接总部来的高管。”

“李总,您请。”王立伟跟喝了糖尿一样,点头哈腰道。

李东海一转身。

王立伟耀武扬威道:“你们几个,亲眼看着高磊收拾东西,这废物手脚可不怎么干净。”

“我和李总去迎接总部来的高层,你们也要做好准备,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说完,转身追李东海去了。

“神气什么?就是个舔狗。”苏婷嘟囔了一句。

说罢,跑到高磊跟前:“此地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不要灰心,你这么聪明,只要不放弃,肯定会有出息的。”

“谢谢你,婷姐。”高磊衷心感谢。

几名监督高磊的员工立即冷嘲热讽起来。

“哟!婷姐不会是喜欢上这废物了吧?哈哈!”

“婷姐,这废物可是有老婆的,你不会是想做第三者吧?”

“边吃软饭,还能养个情姐姐,老高你可以啊。”

“说他们没有一腿,打死我都不信。”

苏婷银牙咬唇,一脸臊红。

“你们混蛋…”高磊恼羞成怒,眼眸之中,尽是怒意,冲上去想打架。

但是,苏婷却及时拦住了高磊。

望着苏婷哀求的眼神,高磊握起的拳头慢慢松开,深吸一口气,转身朝卫生间走去。

他知道苏婷很不容易,还有个女儿在上幼儿园,不愿给她惹事。

几名员工看到高磊灰溜溜的走了,更加肆无忌惮了。

“哟哟哟,这废物刚才还想打咱们呢?长本事了啊!”

“经理早就该炒他鱿鱼了,一吃软饭的,跑来送什么外卖?给谁装呢?”

“吃软饭也是一门技术,没本事吃什么软饭,活该被炒鱿鱼…”

苏婷俏脸惨白,双手握成了拳头,气的都想给他们一巴掌。

就在这时。

老远传来一阵夸张的笑声。

“齐秘书,您百忙之中还能公司视察,您辛苦啦。”

“哪里哪里,李总太客气了。”齐秘书矜持道。

几名员工立即跑过来站成一排,满脸微笑。

在漫天飞舞的掌声中,齐秘书终于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这齐秘书还真是年轻有为,不过二十七八岁就已经位高权重。

李东海与王立伟满脸谄笑,站在旁边,马屁拍了一箩筐。

就在这时。

高磊嘴里叼着香烟回来了:“哟!这么热闹?谁来了?好大的威风嘛。”

话音未落。

李东海的脸都白了。

几名员工差点笑出声来。

这废物真是作死。

苏婷看向高磊的眼神尽是暗示。

“高磊,你怎么还不滚蛋?”王立伟看到高磊的瞬间,暴跳如雷。

说完,满脸谄媚的朝齐秘书解释:“齐秘书,他是公司刚解雇的外卖员,说话不经大脑的,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高磊,你还不快滚。”

真是的!这废物要是再敢乱说话,我一定要搞死他!

“高先生?”齐秘书忽然发出又惊又喜的一声。

随后,猛地推开挡在身前的王立伟,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高磊面前。

只见齐秘书弯腰九十度:“高先生,您好。”

几名员工都惊呆了。

李东海与王立伟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

苏婷更是吃惊,嘴巴张的都能塞进一个鸡蛋进去。

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高磊都怔住了:“我们认识吗?”

“我是许总的秘书啊!飞毛腿外卖公司是许氏的产业!”齐秘书满脸恭敬。

“原来你是许世杰的秘书啊!”

世界真是小啊!高磊苦笑一声,当即与齐秘书握了握手。

“高先生,我是专程来传达许总指令的,许总爱才若渴,刚才已经正式任命您为飞毛腿外卖公司的总经理,李东海做您的助理,协助您工作。”齐秘书握住高磊的手。

王立伟的冷汗当时就下来了。

咸鱼翻身啊!他怎么会认识许总?

这废物要是做了总经理,还不得像我欺负他一样欺负我?

想到这里,王立伟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李东海,只见李东海脸色难看至极。

从总经理的位置上掉到总经理助理,大炮换鸟枪啊!李东海能高兴的起来才怪了。

刚才嘲讽高磊的几名员工都跟死了爹娘一样,满脸绝望。

苏婷倒是眼前一亮,眼眸之中,尽是惊喜。

结果高磊大喇喇的道:“总经理?没兴趣,而且就在刚才,我已经被炒鱿鱼了。”

说罢,饱含深意的看了眼王立伟。

王立伟惶恐不已。

齐秘书哪还能不知道他的意思?当即瞪眼道:“王立伟,你这经理是怎么当的?高先生是我们集团的精英人才,连许总都是相当看重他的,你敢炒高先生鱿鱼?”

“还有你,李东海,你是怎么管教下属的?我必须对你进行严厉批评!”

“是是是,您批评的是。”李东海如履薄冰。

他只求自保,哪还会顾忌王立伟。

助理就助理吧,总比炒鱿鱼强。

李东海当即一巴掌怒扇在王立伟脸上:“王立伟,立刻给我滚出公司,你被炒鱿鱼了。”

“李总…是…是您让我给他一封解雇信的呀…”王立伟捂着脸,语无伦次。

“你还好意思说?我都让你蒙蔽了,差点就让公司损失了一名优秀的人才,在这件事上,我做深刻检讨,至于你,你这个始作俑者,公司的败类,立刻收拾东西滚蛋。”李东海有些惶恐。

这王立伟真是个蠢货,还想拉我下水,再多说一句,我弄死你。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

王立伟都僵住了。

难以接受残酷的现实。

一定是在做梦!都是假的!

可是我的脸好疼啊!

高磊满脸乐呵,望了一眼王立伟,掏出根香烟塞进嘴里。

刚才你不是要炒我鱿鱼吗?

怎么样?

我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刺激吧?

啪!齐秘书弯腰亲自给高磊点燃了香烟。

看到眼前的一幕。

王立伟终于是醒悟过来。

原来都是真的。

扑通!

王立伟直接跪在地上,抱住高磊的大腿道:“高总,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混蛋,我愚蠢,求您不要开除我,看在同事一场的份上,您让我留在公司吧,我不能失去这个工作。”

“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高磊嗤笑道:“你能有今天,都是你的咎由自取。”

一句话,彻底让王立伟瘫坐在地上。

“你们几个,亲眼看着王立伟收拾东西,这废物手脚可不怎么干净!”李东海立即出言以表忠心。

在场的员工倒吸一口凉气。

残忍!无情!

“你们很多人在我落魄的时候,看不起我,羞辱我,不过你们不用怕,只管上你们的班,我不会跟你们一般见识,当然,你们也不用怕我会给你们小鞋穿,因为我根本不会做总经理。”

高磊嘴里叼着根香烟,看看公司的同事。

此言一出,同事们大跌眼镜。

总经理的位置说放弃就放弃,你的心是有多大啊!总经理都看不上?

李东海倒是惊喜交集。

都市奇门神医-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高磊, 柳雨琦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19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