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霸婿-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向南飞, 尤清丽

无敌霸婿-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向南飞, 尤清丽


第1章 雇人装婚

天都市,某豪华咖啡馆内。

尤清丽盯着对座的向南飞,一指面前的合约文本,朱唇轻启,吹气如兰道:“你看一下,若没异议就签字吧!”

向南飞望向对座:披肩长发,发梢末尾微卷,着职业白领正装,手如柔夷,肤如凝脂,面容沉鱼落雁的这位女子,神情却冷得让人寒彻肌肤。

他拿起合同瞥了几眼,提笔签字。那签名龙飞凤舞,铁画银钩。

在尤清丽看来,字和其人,判若两人。

合同的内容,用脚趾头也能猜得到,无非是明确双方是雇佣关系,装婚!

未经女方允许,男方不能擅闯女方闺房,不得泄露二人的真实关系,男方未经允许不得解除关系,女方随时增设条款,男方不得反对等等......

反正男为仆,女为主,想怎么规定就怎么规定。

霸道女总裁,没有比这个词更妥帖了。

见向南飞低眉顺眼地签了字,片字未吐,尤清丽又补充说:“记住,不能让任何不相干的人知道我们的真实关系,否则,后果你承受不起。”

说到这里,见向南飞连连点头,尤清丽明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温和的光芒:“明天起,保安的工作你就辞掉,我会每月给你把零花钱打到卡里,约定的报酬到时统一结算。”

“好了,现在需要你跟我回家一趟,见见父母,记着,不要乱讲话!否则,你懂得!”

说到这里,她不给向南飞说话的机会,起身离座,莲步疾走,卷起一阵淡雅香风。

香风吹得情郎醉。

在向南飞的愣怔瞬间,她人已经飘然到了门外的宝马轿跑跟前。

尤清丽,天都三线商业世家尤家掌门人尤和义的女儿,公子哥们公认最漂亮的女人之一。

本可靠颜值吃饭,她却偏偏靠才华,自幼学霸附体,一路跳级,直到名牌大学设计专业博士毕业,货真价实的美女加才女。

现任自家公司副总经理,财女加单身。

四面八方追求尤清丽的人像过江之鲫,成群结队,乌央乌央的,烦人!

尤清丽一心扑在事业上,最近她刚参加完三海市一个大型主题公园的设计招标,凭着她的才能一举拿下。

回来之后她要聚精会神带人完善细节,尽快把图纸交付委托方施工,这可是一笔大生意。

不过,一想到那些苍蝇一般的追求者,美女不胜其烦。

红颜一怒,雇人装婚!

机缘巧合,半个月前,向南飞应聘到尤氏集团当保安。

做事勤快、利索,人缘很好,最重要的一点为人老实,家又在外地,本地无亲无故,省心。

鬼使神差一般,好些信息灌脑,尤清丽认定他就是不二人选。她一提此事,向南飞无片刻犹豫,一口应承,点头如鸡啄米,爽快的让她看不起。

向南飞愣怔片刻,贪婪地吸吸鼻子,见尤清丽半杯咖啡,红色唇印尚在,遂抓起来扬脖喝下,心满意足,出门追赶尤清丽。

尤清丽刚要上车,一阵喧嚣呼啸而至!

两辆悍马车急速驶来,一前一后同时急刹,同时一个甩尾动作,停在宝马轿跑的前后两个空位里,分毫不差。

整齐划一,干净利索,十分拉风!

两辆车上下来六个人,服装虽异,墨镜标配。一个个虽霸气内敛,依然让人望而生畏。

拉风的悍马,急刹的尖利声,六个戴墨镜的男子,一时引得在场的人抻长了脖子。

这架势,非富即贵的二代,不是发飙就是发烧!

尤清丽受了些惊吓,站在车旁,一时不知所措。

围观者中有人小声嘀咕:“看到没,这要不是来找宝马女麻烦的,就是来给她当保镖的,这场面真是够劲!”

另一个说:“算了,这些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还是躲远点,免得到时候惹麻烦。”

.......

六个人并没有进咖啡馆,倒是像在等人,闪在一边,抽烟闲聊。

“老大赤剑这次不够意思,回到天都半月,不理会我们,要不是我鼻子灵,这次还真堵不住他!”

“我是早就知道了,没说而已。想不到叱咤风云的赤剑,让国外的灰色大人物都闻风丧胆,这次居然甘愿到了一家小公司当保安,还不让问为啥,真是郁闷。”

“我琢磨这次老大可能是私事,像是在追求哪位美女?不过我很好奇,什么样的美人儿能让赤剑谦卑地去干保安?所以才拉着你们几个顺便过来看看。”

“不会是红宝马轿跑的这位吧,真漂亮......”

“别乱讲话,真要是嫂子,那可得小心......”

“老大出来了,看到没......咦,穿的还算讲究,西服起码不是山寨,鞋子还行,老大对鞋子可是很讲究。”

“好了,好了,准备迎接......”

早年神州利剑特勤组七剑组合:赤橙黄绿青蓝紫。曾经叱咤风云,多少国际灰色人物都闻风丧胆。

今天七剑重聚,有些滑稽。

向南飞刚到门口,就看到了两辆悍马车的到来,眉头微皱。

这六剑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早不来晚不来,这不是给我砸锅吗?躲是躲不开了,随机应变吧!”

向南飞两眼看天走出咖啡馆,故意不看六剑他们。

排名最后的紫剑直奔向南飞,刚要张嘴喊老大呢,

向南飞朝着紫剑眼角一挑,看着他口型说:“老大,老大,您的车堵着我家的轿跑,不好往外开啊!麻烦您呢!”

紫剑一看向南飞的神情,心领神会,赶紧回头说:“哥几个,咱堵着人家车了,那谁你倒一倒,让这位美女开出去。”

向南飞心里说:紫剑这小子,算你脑袋瓜灵光!

一边往尤清丽的轿跑走,一边艳羡地看着悍马车大声说:“喔,这车看着真是结实霸气,清丽,等我赚了钱,我也买一辆带着你兜风!”

尤清丽这个气啊,这个向南飞简直就是没见过世面。这帮人一看就不是善茬儿,一般人躲都躲不开呢,你偏偏往上凑,这要是让人家找上茬儿,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还让人家倒车,简直无语。

向南飞的眼光扫过几个人,面无表情。

六人会意,装作不识。

悍马车往后一倒,留出了足够的空间供尤清丽拐出车来。

向南飞朝着几个拱手说:“谢谢几位大哥,那什么给几位添麻烦了,改天我请你们吃饭。”

紫剑听向南飞这么一说,心里极度不适应:我擦,老大吃错药了吧,装孙子挺像啊,不过,这可是你自己装的,怪不得我们。

尤清丽冷冰冰地喊道:“啰嗦什么,还不上车!”

向南飞赶紧颠颠地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上。如此近距离地挨着尤清丽,嗅着她身上好闻的香味儿,向南飞心潮澎湃。

尤清丽一脚油门,轿跑就像发怒的小兽窜了出去,向南飞身子被闪得紧靠座椅,故作害怕地说:“清丽,你慢点啊,我恐快!”

尤清丽差点笑出来,这个丢人现眼的活宝,人家恐高他恐快!她故意又是一脚油门,斜睨着向南飞说:“没人的时候,你得叫我尤总,以后有点眼力见,不要招惹那些戴墨镜的!”

向南飞点头答应,心里直乐:这些龟孙子我想咋招就咋招!叫他们跪着,他们不敢坐着!

第2章 小婿有礼了

尤清丽一脚油门,红宝马朝着海边观光大道风驰电掣般奔去。

向南飞看了看方向,说:“尤总,你家不是在西山别墅区吗?”

“闭嘴,哪里这么多废话!”尤清丽目不斜视,一脸寒霜。

“尤总,生气容易变老,再说了,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这种吃亏的事儿咱不干......”

尤清丽瞪了向南飞一眼,说:“你满嘴的废话,不过这句话倒还有点道理,是啊,有了你这个挡箭牌,以后我就不用再跟那些苍蝇生气了。”

海景大酒店,天都市赫赫有名的五星级,来这边消费的非富即贵。

不过,在向南飞眼里,这种酒店是寻常的存在,世界上最豪华的顶级酒店,他也是随意出入。

看着海景大酒店几个字,向南飞心里一乐:这里的总经理不就是大美女蔡眉吗?平时她想请他还没机会呢。

车子一停下,向南飞就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嘴脸说:“喔,尤总,你要请我在这么高档的酒店吃大餐?”

尤清丽白他一眼说:“想的美,我爸妈告诉我来这里吃饭,我估计肯定又是鸿门宴,到时候你可给我记住了,不用我交代你怎么做吧?”

向南飞点头如啄米:“放心,一切都在掌控。”

走进大堂,向南飞就对尤清丽说:“那啥,等我一会儿,我去一下洗手间。”

尤清丽厌恶地看了他一眼说:“二楼,双喜厅,我先上去了。”

二楼,双喜厅。

尤清丽在服务小姐的引导下,推门而入。

妈妈李芬芳,爸爸尤和义,都在。

李芬芳穿一身黑色连衣裙,挽着发簪,戴着一对大耳环,脸上的妆容画的极为精致,俨然一幅贵夫人的打扮。

尤氏集团表面上是尤和义当董事长,实际上李芬芳才是真正的当家人,尤家的股份她占着大头。

一脸和气的尤和义,西装革履,戴着金丝眼镜,正躬着身子和李芬芳说着什么。一抬头看到尤清丽,立刻高兴地说:“我们家的宝贝女儿可回来了,这一次你可是立了大功,公司里的人都向我汇报了,干得不错。”

尤清丽扫了一眼,偌大的包间,单是大转桌就能坐下十几个人。

尤清丽问:“爸,咱们一家人吃饭,至于订这么大的包间吗?”

李芬芳笑吟吟地走过来说:“小丽啊,今天吃饭的还有一家人呢,你猜猜是谁?”

尤清丽就像刺猬炸刺一样,十分警惕地说:“我管他们是谁,妈,你是不是又打算把你女儿卖出去?”

尤和义赶紧打哈哈说:“小丽,怎么跟你妈说话呢,你妈可是为了你的终身大事夜不能寐啊!”

“那从今晚上开始,我妈就可以一觉睡到自然醒了!”

尤清丽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李芬芳的对面。

“你什么意思,你有男朋友了?快说,是哪个世家的公子?”李芬芳刚阴下来的脸一下子转晴。

“世家,世家,你这是嫁闺女啊还是做生意?”尤清丽眉梢一挑,有些不屑。

“嗨,我说你这孩子怎么狗咬吕洞宾啊,你说作为一个女人,你不嫁个大世家做靠山,市场竞争残酷,将来怎么锦衣玉食?你看你爸这窝囊样,要不是我辛苦撑着,咱们家早就垮了......”

“妈,你烦不烦啊,这话我耳朵都听出茧子了,你那么嫌弃我爸,当初干嘛结婚,还不是你们李家觉得当时的尤家还算可以,商业联姻,现在离婚也还来得及嘛!”

“老尤,你看看你的好女儿,怎么跟我讲话!”李芬芳气得直蹦高。

尤和义赶紧当和事老,连连摆手说:“都不要吵,你说你们母女简直就是一对水火组合,在一块那就是吱吱作响。芬芳,小丽刚回来,咱能不能说点别的?小丽,我和你妈就你一个女儿,妈妈都是为了你好啊,能不能不要和妈妈吵?”

尤和义好言抚慰,总算是暂时把母女俩的火气压了压,但是气氛已经十分尴尬。

向南飞在这个尴尬时刻敲门而入。

李芬芳一看进来一个穿着普通的年轻人,厉声责问:“你是干什么的,给我出去!”

向南飞在心里嘀咕:哇塞,这岳母可真有点母老虎的风范啊!

看到向南飞进来,尤清丽反倒放松下来,对着李芬芳说:“妈,你干嘛啊,这可是你的女婿!”

晴天霹雳!

五雷轰顶!

......

李芬芳一时僵在那里,脑袋一片空白。

尤和义赶紧过来扶住李芬芳,说:“小丽,你怎么回事,怎么乱讲话,这个年轻人到底是干啥的?”

“这个年轻人叫向南飞,是本姑娘,不,是本女士的领证老公!”

什么??

尤和义就像被蝎子蛰了一下,忍不住跳了起来,嘴里结结巴巴地说:“这、这、这怎么可能呢......我、我们还......”

李芬芳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她走到向南飞旁边,目光如箭,嗖嗖射向向南飞,鄙夷的神情让向南飞直起鸡皮疙瘩。

“小伙子,你是小丽雇来的托儿吧,说吧,她给你多少钱?说实话,我给你双倍的价钱!”

尤清丽一跺脚说:“妈啊,你说什么呢,南飞真的是我老公,我们都领证了,快,南飞,把结婚证拿出来给爸妈看看。”

向南飞赶紧掏出两本小红本,恭恭敬敬地递到李芬芳手里。

“嗬,现在的中介服务这么到位呢,连假结婚证都给准备好了吗?”

李芬芳嘴角一撇,捏过一本结婚证来,漫不经心地打开一看,有些发蒙了:“老尤,你看看,现在这造假的可真是越来越像了,去,给我打电话核实!”

尤和义看了看结婚证,神情一凛,然后拿出手机开始给一个熟人打电话。

李芬芳把手里的结婚证扔给尤清丽说:“小丽,跟你妈玩这一套,你还嫩了点。你爸爸一个电话,你就会露出马脚。”

“你,我不管你向南飞还是向北飞,一分钟之内给我飞走!否则,打断你的腿!”

面对李芬芳的颐指气使,向南飞沉静如水,为了尤清丽,他能忍,何况这是尤清丽的妈妈。

“快点,再不走,我就让服务员把你拖出去!”

这时,尤和义一脸阴郁的挂了电话,对着李芬芳说:“芬芳,小丽说的...说的是真的,结婚证是真的!”

李芬芳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愣怔片刻,她就像一头发威的母老虎突然咆哮道:“马上给我离婚!有了证也得给我离了!”

这时候,向南飞开口了:“爸妈,我们两个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你们不了解情况就棒打鸳鸯不合适吧?”

李芬芳站起来朝着向南飞就是一个耳光,向南飞早有防备,装作下腰鞠躬的样子,不经意的躲开了,嘴里还说道:“岳母大人消消气,小婿这厢有礼了!”

李芬芳气得浑身颤抖,用手点指道:“就看你这身行头,也是个穷酸,小丽啊,你怎么瞎了眼找了这么个玩意?”

尤清丽站在一边,心里很高兴:雇这个活宝就算对了,关键时刻还真敢说,不过,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谁和你生米煮成熟饭?

第3章 来者不善

尤和义一边安抚李芬芳,一边对尤清丽说:“清丽啊,你从小就叛逆,年纪小不懂事,我们不计较,可是,你现在好歹是公司的副总,为什么还这么任性呢?”

李芬芳扭头看着扶着她肩膀的尤和义说:“还不是你,从小就把她惯的这样子,还说什么树大自直,你倒是给我直一个看看啊。”

尤和义一时语塞。

尤清丽不温不火地说:“爸,妈,这事我可没有任性,你们不是从小就教育我要独立思考吗?我的婚姻我做主,我只管是不是我盘子里的菜,别的什么世家,什么联姻,统统不考虑。”

“你盘子里的菜?你倒是挑个硬菜啊!你偏偏挑了一碟子咸菜,就我看来,这碟子咸菜都未必合格!”

李芬芳气得站起来,一手掐腰,一手点指着坐在对面的尤清丽。

向南飞这时候打圆场说:“爸,妈,你们都......”

李芬芳怒不可遏,抄起茶杯就朝着向南飞扔了过去:“闭嘴!谁是你爸妈?你给我们家扫厕所都不够格!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

朝着向南飞扔过去的茶杯,被向南飞伸手接住,向南飞依然人畜无害地说:“杯子挺贵的,我还听说在海景酒店,要是发脾气摔东西,会被认为是没有修养,将被列入不受欢迎行列的。”

尤和义小跑过来,推着向南飞说:“你先出去,你先出去,我们家的事儿不用你来掺和,别说你领了证,你就是有了孩子,我一句话,就能让你滚蛋,甚至让你彻底消失!”

尤和义在老婆面前低声下气,在这么个鸟丝青年面前,可是霸气十足。

尤清丽站起来,拉着向南飞说:“南飞,既然爸爸妈妈这么不待见你,不给你面子那就是不给我面子,我们立刻走!今后我也不会再和你们联系,我辞职,跟着南飞流浪天涯!”

向南飞心里感动的要哭,这说的要是真的该多好!

果然,李芬芳和尤和义被尤清丽的话给镇住了。

李芬芳先挤出一个笑容说:“小丽啊,爸爸妈妈刚才都是气话,你说这么大的事儿你都不让我们知道,我们说你几句,你也不能耍小孩子脾气,我和你爸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你要和我们断绝关系,那不就是要了我们的亲命嘛!”

尤和义赶紧拉住尤清丽的胳膊,生怕她跑了一样,说:“清丽,既然你铁了心这么坚决,看来不像是糊弄我们的,那什么,既然这样,那就都坐下说话,今天是你冯叔叔一家请客,我们早赶来,就是想和你好好谈谈的,来,坐下说话。”

尤清丽丢个眼色,向南飞坐了下来。

“向南飞是吧?哪里人啊?家里都有什么人啊?你什么学历?什么职业?”

李芬芳就像打机关枪一样,一连串的发问。

“向南飞,男,汉族,籍贯神州燕赵市人,身高178,体重七十公斤,大学学历,自由职业者,家里有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妹妹。爷爷奶奶都退休了,姥姥也退休了,姥爷是个医生,爸爸妈妈都做点小生意,妹妹出国打工去了。”

李芬芳听了直咧嘴,这样的人家一听就是就是个工薪阶层,怎么能配得上她们家?

更可气的是,他还是个自由职业者,狗屁!说白了就是个无业游民!

李芬芳和尤和义对视一眼,两人的眼里都透着深深的失望。

明珠暗投!自己的女儿可真是鬼迷心窍了!

李芬芳刚想发作,尤和义给他丢眼色,示意她不要再激怒尤清丽。

憋屈啊!

恰在此时,一阵大嗓门从门外传来:“尤总,李总,我们来晚了,见谅啊!”

声到门开。

天都市二线商业世家家主冯尚金迈步进来,后面跟着他的儿子冯天帅。

冯天帅一身国际名牌西装,油头粉面,小眼闪着精光,直视尤清丽。

出乎意料的是,后面还有一位不容小觑的人物,二线商业世家胡家的掌门人胡田悦。

一见冯家父子到来,李芬芳和尤和义立马换上笑容,十分谦恭地说:“冯老板赏脸请客,我们必须早来嘛,哎呦,天帅侄子越来越帅了,都超过你爸爸年轻的时候了!”

一句话拍着父子俩,都被拍的挺受用。

“胡老板,幸会幸会,咱们可是有日子没聚了。”

“是呀,今天我受冯老板的邀请,来沾沾你们两家的喜气!”

李芬芳心里一阵紧张:坏了,今天怕是要坏菜!

这个胡老板来,分明就是冯尚金拉着来做媒的。

天都的世家圈子里,依然有很多规矩,比如婚姻大事,即便是两家的子女是自由恋爱,结婚时,也要邀请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当媒人,这样既显得遵守礼仪,也等于是拉拢了更多的关系。

冯尚金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尤清丽说:“小丽不愧号称天都四美之首,我家天帅压力挺大啊,啊,哈哈哈......”

冯尚金一句话,基本是点明了今天吃饭的主题,那就是要掰扯两家的亲事。

这事儿,私下里李芬芳和冯尚金都沟通过,冯尤两家联姻,是锦上添花的好事,冯天帅见了尤清丽都迈不开步,迷得五脊六兽的,成天变着法子献殷勤。

说到家,就看今天尤清丽啥态度了。

尤清丽朝着冯尚金和胡田悦礼节性地点头问好,对冯天帅伸过来的手,直接无视。

冯天帅有点尴尬地伸着手,然后掰扯手指,自我解嘲说:“今天星期五,明天就是星期六了。”

心里发狠:哼,尤清丽你敢无视我,等你上了老子的床,有你好看的!

被冷落在一边的向南飞,打量着这三个人,只凭他们的只言片语,神情举止,已经是洞悉一切。

来者不善。

奔着他媳妇来的。

这个油头粉面的冯天帅,一看就是花花公子中的播种机,这家伙还打他向南飞媳妇的主意,想给他向南飞头上种绿油油的大草原,那是找死!

爷爷姥爷奶奶姥姥,家中的四大巨头可是三令五申,让他一定把尤清丽娶回家,否则,别的就是天仙他们也不认可。

这会儿,一向睥睨天下的向南飞被李芬芳和尤和义鄙视的有点受不鸟,又来了三个给他上眼药的,这日子......这日子还得忍啊!

四大巨头还说过,就让他以穷小子的面目出现,不得透露半点他个人和家里的真实背景,这就相当于圣旨,不装孙子能行吗?

向南飞正在心里四海翻腾云水怒呢,冯尚金傲慢地指了指他说:“尤老板,这位年轻人是?”

无敌霸婿-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向南飞, 尤清丽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61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