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提斯-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华英雄, 柳沉鱼

亚特兰提斯-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华英雄, 柳沉鱼

第1章 亚特兰提斯之王

你知道世界上最闻风丧胆的监狱在哪里吗?

不在各国境内,不在沙漠,也不在你所认为的所有地方。

而是在海底!

在北大西洋的一处偏远海域,有着令全世界最专业最老道的船长都不敢涉足的海域,“魔鬼大三角!”

传说所有进入这片海域的船支,导航都会突然失灵,整艘船就像只没了头的苍蝇一般晕头转向,最终被不知名的磁力吸引,触礁而亡。

哪怕是那位传说中的大冒险家哥伦布,也对这片海域望而生畏,称之为“被上帝遗弃,太阳和星星都不敢涉足的海域”“恶魔们的最终归宿”,因此,在这片海域的中心岛屿,又被人们称之为“恶魔岛!”

里面住着的,确实是一群恶魔。

因为,这里也是全世界最坚固最坚不可摧的监狱,关押着全世界最穷凶极恶的罪犯们!

恶魔岛只是一个入口。

在恶魔岛的正中心,有一个四四方方长宽都是十公里,这是世界政府耗费了巨资,用最坚固的透明超合金打造,整个就像是一具棺材一样都笔直插入,直到海底!

这是一座海底监狱!

四四方方,透明的超合金金属,世界上最穷凶极恶的罪犯们被押入海底,享受着永生永世不见天日的折磨!

在这里关押的,有世界最强的杀手,有着有史以来最为残暴不仁的凶杀犯,也有看似温文尔雅却是世界上最富有的诈骗犯之类的等等。

总之,他们让世界首脑和各个财团们都头疼不已,只要放出去一个,都能让整个世界大乱。

而在这里称王称霸的,却是一个黄色皮肤的华国人。

他也是这座监狱里最异类的一个人!

他很正义!

华英雄是华国最年轻的六星上将,北境之王,也是最年轻,整个世界上最无敌的无双战神!

在一次战争之中,他几乎是一个人就打到了对方的国都,在对方已经全部投降的情况下违反了军规,将那个国内百姓称为“暴君”的国主斩落人头,只因为他将自己军中一个老卒抽皮剥筋!

他曾言,华国人只可战死!你若折磨死任何一华国军民,便要你人头落地!

他的承诺,做到了!

他也因此上了军事法庭,被剥夺战功,押入海底监狱之中。

之后,他便成了海底监狱的王!

海底监狱又被称之为“亚特兰提斯”。

这里,虽然是监狱,却比世界上任何一家酒店都要豪华。

此时,原本热闹非凡大厅却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紧紧的盯着最顶端一处透明会客室,里面坐着一老一少。

年轻人穿着囚服,眼神里藏着无边的疲惫与寂寞,他似乎很累很累,下一秒就会睡着一般。

而他的对面,是一个肩扛五星的华国大帅!

一个老者,一个曾经参与过开国的华国重臣,功臣,至今,仍然手握重权!

年轻人就是华英雄,而他的对面,则是他的恩师,一手将他培养起来,也是亲自去前线把他抓回来的华国大帅,酒神张世友。

此时所有的囚犯都屏住了呼吸,紧张的不行,似乎有一个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一般。而所有武装到牙齿的狱警都手握重火器,机关枪,子弹上膛,仿佛只要华英雄胆敢有任何的异动,他们就要开火一般。

不仅如此,在监狱的顶端,六台被称之为“绞肉机”的魔鬼重武器:毁灭风暴重式发射系统,只要按下按钮,每秒钟可以发射六千枚小型炸弹能全方位0死角全覆盖的将一片区域全面轰杀,一只蚊子都活不了。

此时也露出了嗜血的状态!

曾经,世界第一雇佣兵王与世界最强大的杀手之王曾经联合越狱,便是死在了它们的手上。

也坚定了“亚特兰提斯”根本无人可以出去的历史!

然而,这一项记录,今天,就要被打破了!

打破记录的人就是张大帅面前的这位昏昏欲睡的年轻人。

华英雄!

张大帅说道:“三年了,整个华国已经忘记你了,你可以出去了。”

自由是这座监狱里每一个人愿意放弃一切想要的获得的东西,但是华英雄却根本不想要。

华英雄像是终于没有忍住瞌睡,趴在桌子上要睡着了。

张大帅忍着怒气说道:“北境,你的三支部队死战南非,十不存一,获得滔天战功,不求嘉奖,就为了让你能从这个鬼地方出来!

为了让你出去,我扔掉了肩膀上的五颗将星,放弃了南区三十万军权!

原本已经在四九城退伍,安享晚年的一十六位老将,撞死在红门之前,就为了证明你的忠诚!

华英雄,我希望你能珍惜这次机会!”

华英雄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睫毛颤抖,仿佛睡着了一般。

“轰!”张大帅狠狠的拍着桌子,压着喉咙低吼着说道:“我知道你对我有不满,我知道你对我们都有不满,但是这世界上那么多人都死得,华国人却偏偏一个人都死不得吗?你不要再这么天真了!那么多华国军人的死亡,就因为一两个华国人受了折磨而死,你难道还觉得值得吗?”

华英雄的嘴边,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华英雄!”

张大帅再也憋不住了,他狂吼着站了起来,将整个椅子踹在了地上,狠狠的踹着,发泄着。

“肩扛六星!你本是天之骄子!”

“纵横四海!你本是华国最受人瞩目的光,为何,你究竟为何要如此自误,就为了一个老卒!

现在又为何非要不顾我们的牺牲,还要在这里蹉跎岁月,受尽折磨!”

“你知道,你一日不出此处,就是在我华国百万雄师的心中扎了一根刺,英雄!你是英雄而非囚徒啊!英雄绝不可有如此下场啊!”

看着依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的华英雄,张大帅点燃了一根香烟,冷静了下来之后说道:“那位老卒,有一个女儿,如今在江城,受到了折磨。”

华英雄眼睛睁开,一股披靡四方的王霸之气展开,站了起来,眼中精光四射,“轰!”他一拳打碎了屋子,走了出来,站在了三百多名世界罪犯与六百名荷枪实弹如临大敌对准了他的狱警面前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想出去,这里便拦不住我!”

声音很淡,却仿佛炸雷一般响在了所有人的耳边。

罪犯们先是错愕,随即一个个高高的举起了手臂放肆的大喊。

“亚特兰蒂斯之王!”

“亚特兰蒂斯之王!”

“亚特兰蒂斯之王!”

.......

他们疯狂!他们看向华英雄的眼神里是狂热的信仰!此时就连狱警们都有些按耐不住,想要和他们一起高喊。

他征服了这里!

张大帅看到眼前的场景面露苦笑,三年时间,他将世界上最凶恶的一群人,全部征服。此情此景,就和北境军中那些世间最强的几只军队眼神中的狂热一般无二!

张大帅轻轻的吐出了一口烟雾,自嘲般的说了一句。

“龙,到哪里,都是龙!”

第2章 龙回都市

江城柳家!

原本冷冷清清的老宅子里,此时可谓是热闹非凡。

柳家三小姐柳沉鱼,三年前白手起家,和一个傻婿打造了沉鱼集团,撑起了本行将就木的整个柳家。

三年后,靠着沉鱼集团起死回生的江城柳家不思报恩,反而伙同外人要吃掉沉鱼集团。

此时,柳家老太抱着拐杖重重的喘气,她的旁边,大房和二房的话事人此时洋洋自得的看着面前坐着的一个少女,仿佛要吃了她一般。

少女穿着时髦,身材极好,一双修长笔直的大长腿,白皙光滑,摘下黑色墨镜,一双极完美的小脸此时委屈的满脸通红,粉拳紧握。

此时胖胖的大叔喝着盖碗茶说道:“沉鱼集团是铁定遇到危机了,这样,家里人也不能坐视不管,三百万,我们收了。”

“对!”瘦瘦的二叔嘴里叼着香烟眯着眼睛说道:“沉鱼啊,别嫌钱少,我们大房二房也不富裕,你也是知道的我们才缓口气,你那烂摊子,不亏个一年绝对好不起来,我们付出的可不只这明面上的三百万啊。”

沉鱼集团,市值过亿!

三年来,每一年的利润就没有低于五千万的!

这样的一个大公司,他们竟然想以三百万这极其低廉的价格收了,这还是自家人呢,这比外人还黑啊。

柳沉鱼粉拳紧握,站了起来说道:“既然大叔二叔不想买,那我也不卖了。”

说完就要走人!

沉鱼集团本来经营的极好,却得罪了当地的帝霸天集团,被排挤被打压,原材料被人蓄意的提高价格,生产出来的产品也卖不出去。如今缺了两百万的资金缺口,柳沉鱼回家本想让家族帮忙度过难过,结果他们不仅没有帮忙,反而落井下石,想乘机以极为低廉的价格买下沉鱼集团,这实在是太过分了啊!

柳沉鱼眼看就要走。

柳二叔却阴阴的笑着说道:“想不卖?那可没这么容易。”

柳沉鱼回过头,看着这一屋子熟悉的陌生人,心中极其失望的说道:“怎么?难道大叔二叔,还想强买强卖不成?”

就在此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了。

“沉鱼,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是柳家家主,柳老太爷的声音。

“爷爷!”

柳沉鱼满脸的不可置信!

此时柳沉鱼只能选择卖掉公司,亏是肯定亏的,但是人家总会出比三百万高的价格吧。可柳老太爷这什么意思?竟是默认了大房二房的趁火打劫一般!

“身为柳家人,便应该听老爷子的意见,柳沉鱼!你难道想背叛你的家族嘛?”柳二叔乘机说道。

“你是柳家人,你爸爸也是柳家人,那你的沉鱼集团,自然而然是柳家的产业,你既然嫌三百万太少了,那索性就直接给你大叔二叔吧,一家人,还谈什么钱啊。”

柳家老爷子冷漠的说道。

在柳家,老爷子一言九鼎!

柳沉鱼整个脑子里面如逢雷击,她万万没有想到柳家老爷子会说出这种话!她此时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差点整个人都站不稳了。

“如果我说,不给呢!”

柳沉鱼紧紧的握住了木椅把手,指甲都快整个插入进去了!

柳大叔一边喝着茶一边冷漠的说道:“你若今日走出这个门,就不再是柳家人!”

江城两大家族,帝霸天集团与柳家,如果他们两个联手,又有谁?敢买沉鱼集团?

强买强卖!

柳家人要对自己家的功臣下刀子,要强买强卖了啊!

“今天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柳二叔一挥手,三份早就准备好的合同放在了柳沉鱼的面前,“这里面我们都签字了,就差你的了,不签?那就别怪我们的祖宗家法了。”

旁边放着两串皮鞭,这,就是祖宗家法!

柳沉鱼这才发现,自己是羊入虎口了,他们竟然连合同都早就准备好了,看来是早就想吞并她的公司了啊!

三年前,柳家也遭遇了两千万的缺口,她柳沉鱼是把她父亲当兵用命换来的两千万抚恤金给砸出去补足缺口,那些年来也一直是沉鱼集团在拼命的奶柳家啊,好,现在柳家重新恢复荣光了,大房二房有钱有势了,她柳沉鱼遇到麻烦了,竟然就这么对她?

“若不是我爸死在战场了,我那个倒霉老公又不告而别,你们。哪还能如此嚣张!”

柳沉鱼捂住了胸口说道:“为何如此对我啊!”

“你爸就是一个傻子!”

柳家二叔不满的说道:“为了一个承诺,竟然就放弃了继承家族的大好机会,一当就当了二十年的兵,最后还死在疆场了,听说还被剥皮抽筋,死的极惨,草,真是个傻比。”

“至于你那废物老公,别说他不在了,就是在这里又怎么样?”

“一个我们柳家的上门女婿,老子让他给我跪就他妈的得给我跪,别说他不在这里,就是他在这里,老子也一样让他给老子舔鞋!”

话音刚落。

“轰!”

柳家大门被整个的飞踹开来,一个穿着普通的白衬衫,背着一个破旧到极点背包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瘸了一条腿,眼神淡漠的走了进来,看着柳家二叔说道。

“你是说让我给你下跪舔鞋吗?”

“华英雄!”

在场的人看清了来人,都呆了!

柳家二叔更是被吓得浑身颤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柳沉鱼则满脸惊喜,捂住了嘴巴,可是泪水从眼眶里夺眶而出,太好了!他回来了!

华英雄回来了!

第3章 柳家,再无家法

三年前,华英雄就像是凭空出世一般,拿着两千万说是给柳家老三的抚恤金,然后娶了柳沉鱼,和她一起创建了沉鱼集团。

原本大家都以为他很牛比,碰到他都战战兢兢的,结果最后发现他也就是个普通的上门女婿,给柳沉鱼没事做饭完了,后来就在大家揭露了他外强中干的面具之后,他就消失了。

整整三年,了无音信。

大家都以为他死了呢。

可是今天,他竟然再次出现了。

“华英雄!”

柳二叔咬牙切齿的盯着华英雄,三年前他可没少受华英雄的欺负,结果好不容易戳穿他的面具了,他又消失了。

本来以为一辈子都报不了仇了,好,真好!非常好!

柳二叔此时阴笑着说道:“好,我现在改主意了,华英雄你跪在地上给老子磕头认错,老子就帮柳沉鱼度过难关!”

“你说什么?”

华英雄走上前问道。

“不!”柳沉鱼赶紧死死的抓住了华英雄的胳膊,生怕他作出什么傻事,柳沉鱼冲华英雄拼命的摇头,不想他受到羞辱。

结果华英雄放开了她的手,一步步逼近了柳二叔,“你说什么?”华英雄再问了一句。

柳二叔满脸阴冷的笑容说道:“说什么?呵呵,我刚刚想了想,这柳沉鱼毕竟是我们柳家的血脉啊,我们柳家不帮她,谁帮她啊!我帮,是不是大哥,是不是爸,咱得帮柳沉鱼啊。”

柳大叔和老爷子都暧昧难明的笑了。

帮忙?

帮个鸡儿!

这血脉关系哪有金钱那么诱人啊,他们早就答应了帝霸天集团,这次一起帮着收拾柳沉鱼,他们不仅能得到沉鱼集团,还能多得不少好处呢。

但是不帮忙不代表就这么直说啊!

柳大叔阴测测的笑了,奸诈的和柳二叔对视一眼,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先羞辱羞辱华英雄再说,然后在反悔,他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柳大叔和老爷子不承认也不否认,不说话。

柳二叔就继续说道:“但是这忙啊,也不能白帮,华英雄啊,你看我这鞋子啊,他怎么就这么地有点脏呢!”

柳二叔伸出了脚,露出了新买的皮鞋,干干净净锃亮的。

“嘿-呸!”

柳二叔狠狠的往上面吐了一口浓痰,然后他手里的烟灰全部倒入了皮鞋上面,那是恶心的不得了啊。

柳二叔此时指着皮鞋,洋洋得意的对华英雄说道:“给我把皮鞋舔干净,老子就帮你们!快,给我舔!”

华英雄此时已经走进了柳二叔的面前,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你是说,让我给你下跪舔鞋吗?”

“怎么的!”

“我告诉你,只有我们柳家才能帮柳沉鱼,你傲气是吧?你再傲也他妈得给老子跪下,否则你就看着你老婆破产欠钱沦为别人的玩物吧,呵呵,我真可惜自己和她有血亲,不然她这个姿色,我都想好好玩玩了呢。”

柳二叔昂着头说道。

华英雄扬起了手。

柳二叔把脸就伸在了华英雄的面前嚣张的说道:“你打啊,你要打我是把?你倒是打啊,你敢打我试试,我告诉你,你敢动我一下,就是以下犯上,家法伺候,这可不仅仅是帮不帮你们了,是我要弄死你!”

“你要是不敢动手你就不是爷们儿!”

柳二叔就?仗着华英雄不敢打!

可是,他错了。

“你这要求,怪稀奇啊。”

华英雄冷冷的说道,将胳膊抡了起来。

“啪!”

一巴掌下去,把柳二叔整个人直接打飞出去了,坐在地上张开嘴吐出了一口血水,里面还包裹着几颗牙齿,柳二叔此时坐在地上整个人都是懵的,晕晕乎乎的,整个人好像都被打傻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

“二弟!”

“老二!”

听到老爷子和柳大叔的叫,柳二叔才反应过来,先是错愕,然后脸上是狂怒之色!

“你敢打我?”

“你还真敢打我!”

柳二叔伸手抢过了皮鞭冲到了华英雄的面前大声喝斥道:“你不过是我们柳家的一个废物上门女婿,有什么资格打我?我今天非得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家法!”

华英雄抬起头,一双眼睛里写满了无辜问道:“不是你让我打你的吗?”

“我!你!”

柳二叔哑口无言。

“哼!”

柳老爷子重重的把拐杖驻地,“目无尊长!荒唐!”

“对,你目无尊长!”柳二叔好像抓住了什么一样的大喊:“所以我要对你家法伺候!”

“住手!”

“你们不许欺负华英雄!”

柳沉鱼上前一步,将华英雄死死的护在了自己的身后,要保护他。华英雄默默的推开了她。

“欺负他?”

柳二叔得意洋洋的说道:“一个我们柳家的上门女婿,就和个废物一样,别说欺负他了,再多逼逼,连你一起家法伺候!”

“华英雄我打死你!”

柳二叔一鞭子就要抽华英雄。

“啪!”

鞭子被华英雄抓在了手上。

柳二叔愣了,竟然还反抗。

“快放开,给老子抽一顿事情就结束了,华英雄我警告你,别把事情搞大!对你不好!”

华英雄抢过了鞭子,走到了柳二叔的面前。

“噼里啪啦”一顿乱抽,把柳二叔抽在了地上满地打滚,不停的发出惨叫。

“华英雄你住手!”

柳大叔大喊,但是人家根本不听啊。

柳家老爷子气的够呛,不断的要举起拐杖揍华英雄,嘴里还说:“你竟然敢打老二,有本事你连我一起打啊。”

“卡擦!”

柳家老爷子的拐杖被华英雄一拳打断,在柳家老爷子错愕的眼神中,华英雄举起了皮鞭,问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家法?”

“啪嗒!”

华英雄一用劲,皮鞭被华英雄扯断成了两截。

华英雄抬起头,眼神冷漠的说道。

“从今之后,柳家,再无家法!”

第4章 这三年你去哪了?

随后华英雄在柳家人暴跳如雷的状态下,牵着柳沉鱼的手出了柳家,一直坐到了柳沉鱼的红色法拉利里,柳沉鱼都还是错愕中的状态。

直到华英雄用胳膊推了推柳沉鱼,而后说道:“我的驾照好像被吊销了。”

柳沉鱼才回过神来,发动了法拉利,然后脸上有点发烫的问道:“这三年你去哪里了?”

三年前,华英雄做上门女婿,被人称之为废物,离家出走,柳沉鱼虽然很不舍,但是从内心里还是有点开心的,毕竟谁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是盖世英雄,华英雄受不了别人的侮辱,要发奋图强,出去闯一番事业,哪怕失败了,也比那些没有上进心只想着吃软饭的男人好啊。

但是三年后,华英雄如此落魄的归来,甚至还残废了一只腿,柳沉鱼看了是无比的心疼啊,此时她已经改变了想法,不想华英雄多么逞英雄,只想他能够和自己幸福快乐的生活。

“我去当兵,残废了一条腿就退伍了,诺,”华英雄递给了柳沉鱼一张黑金卡说道:“这是我的退伍费,我听说你公司遇到了资金缺口,拿去用把。”

“扑哧!”

本来柳沉鱼因为华英雄心疼的都要哭了,此时听到了华英雄的话,却忍俊不禁的笑了。华英雄一个退伍军人的退伍费才有多少,二三十万把。柳沉鱼的缺口多少,那是几千万的事情,这点钱够干什么的啊。

柳沉鱼摇摇头说道:“你的这份心我领了,但是钱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见华英雄不肯退回来。

柳沉鱼才皱着柳眉收下了卡,把黑金卡随手扔在了车里,说道:“那我就先帮你存着把。”

她也没在意这张卡。

那这张卡里到底有多少钱呢?

这确实是华英雄的退伍费,普通军人的退伍费二三十万确实也不算少了。但是华英雄可不是普通军人,他是六星将军!纵横世界的无敌战神!

他的退伍费,怎么可能只有二三十万?

里面是二十个亿。

而且这还是国库比较紧张,先提前预付的部分,更多的可能会在以后,再打入到华英雄的卡上吧。

柳沉鱼还不以为然,甚至都没有想过要查这张卡的余额。

在等华英雄说完了卡的密码之后,柳沉鱼心疼的看着华英雄的腿问道:“你的腿?”

华英雄不以为然的说道:“一次攻城战,废了。”

华英雄是无敌战神,怎么会在战场上受伤?

这是因为张大帅带华英雄离开亚特兰提斯,全世界的首脑们都担心这是放龙回乡,华英雄在军队中的声望,以及他个人的无敌战力都让整个世界害怕,为了限制他,他们决定废掉了华英雄都一条腿。

并且将华英雄的所有心腹将领全部调理现有的位置,心想如果这样,华英雄便再也掀不起什么滔天巨浪了。

但是他们哪里知道,以华英雄的惊人康复能力,这条腿放在常人那肯定是废了,但是对于华英雄来说,最多一个月,便能完好如初。

华英雄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个事情。

而柳沉鱼自然心疼坏了,她说道:“我不希望你多么有出息,只希望你平平安安,在我身边,别我和那死鬼老爹一样。”

提到了柳家老三,柳沉鱼眼里一片黯然。

“原来你想我没有出息啊。”

华英雄喃喃自语,咀嚼了这句话,随即眼神里偷偷的闪过一丝精光。

装孙子?

假装普通人?

这倒没有做过呢,说不定也挺有意思的啊。

华英雄笑了。

法拉利停在了柳沉鱼的别墅门口,华英雄在车里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手里抱着一大捧玫瑰花,满脸热情的等着柳沉鱼回来。

看到了他的脸,柳沉鱼和华英雄脸都是一沉。

肖辉雄!

一个江城的富二代,一直对柳沉鱼贼心不死,想要追求,三年前就是他故意在华英雄面前灌输他是个废人,还到处戳穿华英雄是个废物上门女婿,是个吃软饭的人。

柳沉鱼一直觉得,华英雄会生气离开江城,就是因为肖辉雄挑拨的。

车门打开,柳沉鱼和华英雄都下了车。

肖辉雄看到了柳沉鱼本是满脸高兴的说道:“沉鱼,你回来了啊?我等你好久了。”

结果看到了华英雄!

脸色立马就黑了下去。

“华英雄!”

“你还活着回来了啊。”

肖辉雄先是愤怒,随即看到了华英雄的瘸腿,满脸不屑的说道:“哎呦,以前的你只是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出去三年回来倒好,不仅还是个废物,甚至还是个残废了。呵呵,三条腿出门,别最后就剩下一只腿回来了哦。”

“肖辉雄!你住嘴!你给我滚!”

华英雄还没有说话,柳沉鱼就先生气了。

“柳沉鱼!你怎么还不明白啊!只有我,我才配得上你!”肖辉雄急的都跳脚了,“三年了,三年了我的真心还没有打动你吗?华英雄根本就是个废物,吃软饭的,他根本配不上你啊,现在帝霸天集团对你的压迫这么厉害,柳沉鱼只有我,在整个江城只有我们肖家仍有财力对抗帝霸天,柳沉鱼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你都只能选择我啊!”

“我知道你缺钱!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肖辉雄的父亲是江城银行的行长,而他带来的正是一份抵押合同,帝霸天集团的重压之下,本已无银行敢贷款给柳沉鱼度过难过,于是肖辉雄便偷了他爸的合同,想要逼迫柳沉鱼就范。

“只要你和我在一起!这份合同,就是你的。”

“抵押你的别墅豪车,贷款给你,度过难关,柳沉鱼,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啊。”

肖辉雄看着柳沉鱼的曼妙的身材,满脸贪婪的说道。

追求了三年,他已经受够了柳沉鱼的冷脸,这一次他一定要抓住机会,好好的玩弄柳沉鱼一番,让她在自己的胯下好好的叫个痛快!

玩腻了,再扔掉!

肖辉雄的脸上,浮现了变态般的笑容。

亚特兰提斯-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华英雄, 柳沉鱼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73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