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战皇-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叶麟, 苏星辰

护花战皇-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叶麟, 苏星辰

第1章 唯一的办法

宁城,月湖酒吧一条街。

将近凌晨,到处是霓虹闪耀,红男绿女。

一袭曼妙倩影从玫瑰酒吧里走了出来,步履摇晃,显然喝了不少。

苏星辰从没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进酒吧喝酒,还把自己给灌醉了!

夜色中,几个男人从酒吧跟了出来,互相使了个眼色,他们脸上是压抑不住的炽热和贪婪。

盯着苏星辰,就像盯上了最可口的猎物!

这帮常年混迹酒吧的混混,虽然见过的女人不少,但从没见过像苏星辰这样的绝色美女,简直是上天赐予的艺术品!

尤其是醉酒之后,这女人两腮桃红,眼神迷离,更是风情万种!

“操!这种极品要是能睡上一觉,老子少活十年都愿意!”

一个黄毛舔了舔嘴唇,见苏星辰准备伸手拦出租车,兄弟几个赶紧围了上去!

“美女!拦什么车呀,哥哥们有车!”黄毛笑嘻嘻说道。

“对!美女,我们带你开车,走吧!”

“哈哈哈!放心,哥几个都是老司机,开起车来又稳又爽,保你满意!”

面对这几个一脸淫笑的男人,苏星辰的酒意瞬间清醒了几分!

“你们要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们!走开,否则我报警了!”苏星辰冷喝一声。

美女嗔怒的样子,让几个混混欲~火更盛。

“美女,报什么警,要抱就来抱哥哥我嘛!”

黄毛说着就要来拉苏星辰皓白如雪的手腕,就在此时。

吱!

一辆出租车停在苏星辰面前。

司机走了出来,对苏星辰微微一笑:“苏小姐,你叫的车到了。”

苏星辰一愣,叫车?自己没叫车啊?

几个混混当即也看出了破绽——如果苏星辰叫了车,她还会在路边伸手拦车吗?

黄毛当即脸色一冷,恶狠狠瞪了一眼那出租车司机:“哪来的狗东西?别坏了哥几个的好事,赶紧滚!”

说着,黄毛撩了撩衣角,故意露出裤腰带插着的一把匕首!

他们在这一带也算小有名气,打架斗殴,甚至动刀子见血,毫不手软。

一般周围讨口饭吃的外卖小哥、小摊小贩、出租车司机见了他们,绝对是绕道而走!

但是,眼前这个司机似乎不一样。

他竟然完全无视了黄毛的威胁,亲自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还对苏星辰眨了眨眼。

看到司机的眼神暗示,苏星辰猛地醒悟过来!

不管自己有没有叫过出租车,此时不上车逃离还等何时?!

看着苏星辰钻进出租车,黄毛几个人真是怒了!

“擦!你特么找死!”

黄毛操起一个酒瓶子就向出租车司机当头砸下!

“砰!”

酒瓶没有砸中,黄毛却被一只大脚板直接踹飞了!

司机的脚!

“还敢动手?兄弟们,上!”

几个混混嗷嗷叫着直接拔出了匕首,操起了铁棍,蜂拥而上。

“砰!”

“砰!”

“砰!”

“砰!”

一人一脚,统统踹飞!

而且,只要被司机踹飞的人,直接趴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一脚力气有多大!

黄毛龇牙咧嘴,哼哼唧唧,他感到自己胸口的肋骨至少断了三根!

狗日的,这司机,怕是开坦克的吧!

处理完小混混,司机上车一脚油门,出租车启动驶出。

车厢里,苏星辰的幽香缭绕,混合着淡淡的酒味,让人荷尔蒙飙升!

司机看了苏星辰一眼,目光深处藏着一抹柔情!

整了整神色,司机说道:“苏小姐,我知道你最近压力很大!”

“宁城一线大家族章家的少爷章铭,盯上了你,但这章铭本身是个五毒俱全的豪门败类,你当然不愿意和他有纠葛。”

“可是在宁城,章铭真要对你下手,躲是躲不掉的。面对这种人,无论黑白道,你都完全不是他对手!”

“而要你离开宁城,又不可能,你的家人在宁城,事业在宁城,你更想在苏氏集团做出一番成绩,向苏家证明自己!所以……你只能借酒浇愁吧?”

听到司机的话,苏星辰猛然一惊!

这司机是什么人?他怎么对自己的情况了如指掌?!

“你是……”

“我是帮你解决问题的人。”

司机咧嘴一笑,“苏小姐,要摆脱章铭的纠缠,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苏星辰下意识问道,语气里,很急迫。

司机拿出一份协议,递给苏星辰。

“我苏星辰愿意和叶麟协议结婚,有夫妻之名,无夫妻之实……等度过章铭的难关,本协议自动解除,两人重归自由身……”

苏星辰看着协议条款,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

办法,竟然是假结婚!

“星辰,这是唯一的办法。”

不知不觉,司机对苏星辰的称呼都变了,“你只有变成了有夫之妇,章铭才能对你断了念想,彻底渡过这一关!”

“而且……咱们速度要快!苏家家主、你爷爷苏德茂是个重男轻女的货,别指望他会为了你和章家为敌。”

“如果被他得到消息,我敢保证,为了讨好章家,让苏家这个二流家族更进一步,苏德茂甚至会逼迫你对章铭乖乖就范!”

司机最后的话,像一把刀子,狠狠戳进苏星辰柔软的心窝。

哪怕自己在苏氏集团再怎么兢兢业业、成绩斐然,但是在爷爷苏德茂心中,最重视的始终是几个嫡亲孙子!

而孙女,终有一日是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

再加上父亲苏玉书身患重病,常年住院,苏星辰一家在苏家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

想着想着,女人的美眸里浮起凄美的泪雾。

“你……就是叶麟?”

司机点点头,看着苏星辰,微微一笑,“星辰,赶紧做决定吧。”

苏星辰打量着这个名为叶麟的司机,身姿挺拔,脸廓坚毅,眼神深邃而清澈,没有一丝邪念。

不知道是叶麟的眼神和语气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还是因为酒精的作用尚未散去,也可能,是因为急于摆脱章铭这片沉重巨大的阴霾。

苏星辰揉了揉太阳穴,鬼使神差地,竟然真的在协议上签下了名字!

第2章 卑鄙至极

“好嘞!”

一脸贼笑的叶麟赶紧收起协议,一脚油门,出租车拐进一条横向的街道。

苏星辰一愣:“你……你去哪里?”

“扯证!”

“……”

二十分钟后,目瞪口呆的苏星辰竟然真的和叶麟领到了结婚证!

是的,凌晨一点半,婚姻登记处竟然还有专人在上班,而且态度毕恭毕敬,似乎就在等着这一对奇怪的新人到来!

“我这是……疯了吗?”

苏星辰,看着手上的红本本,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第一次去酒吧,第一次醉酒,第一次,竟然晕晕乎乎地和别人结成了夫妻?!

而身边这个男人,不久前还是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出租车司机,现在,竟然成了自己的丈夫?

叶麟开着车,吹着口哨,似乎心情大好!

这就把如花似玉的老婆骗到手了啊!

“叶麟,你到底是什么人?!”

彻底酒醒后的苏星辰,心里浮现出太多疑窦,“你知道我的情况,跟着我来到酒吧,而且,婚姻登记处的人竟然愿意等到深夜,就为你办事……”

“错,是为咱俩!”

叶麟看了苏星辰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笑意,“老婆,我回来了。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了。”

是的,他回来了。

这个真实身份能让无数人颤栗、恐慌、膜拜的男人,被誉为炎夏国第一战神的至强者,从狼烟四起的战场回到了宁城,只为了一个儿时的承诺——

“苏星辰,只要有叶子哥哥在,你会成为世上最闪耀的星辰。”

往事并不如烟,而是一点一滴都镌刻在叶麟的心底。

曾经那个扎马尾辫、穿碎花裙的小女孩,温柔可爱,纯洁善良,是他灰暗童年唯一的星光!

“叮铃铃!”

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叶麟的回忆思绪。

苏星辰接起电话:“喂,妈?”

“星辰,医院要给你爸停药了!”

“什么?!”

苏星辰的心瞬间揪了起来!

她父亲常年卧病住院,就是靠药物维持着老人的一线生机,这要是停了药,岂不是要出人命嘛!

“妈,这半年的药费我不是都交了吗,医院怎么能停药?”

“他们说……什么渠道出现了问题……具体,我也不清楚,星辰,你快来吧!呜呜呜,快来救救你爸……”

听着母亲慌乱无助的哭声,苏星辰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坚强起来,“妈,别着急,我马上就来!”

挂断母亲的电话,苏星辰忍不住双手捂脸,轻轻抽泣,两行清泪如断线的珍珠。

这个年轻女人纤弱的身上,最近遭受了太多的压力,仿佛要把她压垮了。

“老婆,别担心,我陪你去医院。”

忽然,一只大手握住了她微微颤抖的冰凉的小手。

没等苏星辰说话,叶麟已经调转车头,向第一医院疾驰而去。

……

一刻钟后,医院神经科住院部。

苏玉书躺在病床上,微微睁眼,呼吸艰难。妻子林芸陪在他身边,已经哭成泪人。

苏玉书得的病叫运动神经元病,俗称“渐冻人”,如果不维持治疗,整个人就会渐渐肌肉萎缩,直至瘫痪,死亡!

医治父亲的病,是苏星辰努力工作的重要动力之一。

虽然进口药物药费昂贵,但是苏星辰从来都是及时缴纳,没有丝毫拖欠。

“章医生,你们凭什么停药?”

匆匆赶来的苏星辰,在病房遇见了主治医师,章飞。

章飞双手一摊,“苏小姐,不是我们想停药。你也知道,这个药是进口的,现在供货渠道出现了问题,医院……没药了。”

“什么?!那、那我爸怎么办?”

“等呗,等什么时候有药了,再续上。”

章飞脸色冷漠,“不过,以你爸的身体状况,估计等不了几天了,除非……”

苏星辰听出了章飞话里的弦外之音,“章医生,请你有话直说。”

“苏小姐,这个药其中一个重要的供应渠道,掌握在宁城章家的手里。如果章铭少爷愿意帮忙,我想,你爸的药很快就能续上!”

轰隆!

听了这句话,苏星辰简直如遭雷击!

要用药,要去求章铭?

原本对他避之不及,这要是主动上门,岂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自己这一去,肯定就被毁了!心慌意乱的苏星辰,心里浮起一抹绝望……

此时,停完车的叶麟来到病房外,听到了章飞和苏星辰的对话。

他没有急着进去,摸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阿虎,让人黑进第一医院的药房管理系统,给我查一个药……”

几分钟后。

“老大,这款药,医院存量充足。”

叶麟点点头,果然跟自己预料的一致——这背后,必然是章铭在搞鬼!

用断药,用苏玉书的命,来逼迫孝顺善良的苏星辰乖乖就范,这章铭,真特么卑鄙至极!

“阿虎,再给我查查章飞的底细,马上!”

既然要来保护苏星辰,叶麟早就有了先手布置,不一会儿,他就看到了手机上的几行信息,冷冷一笑。

此时,擦干眼泪的苏星辰似乎做出了某个决定,女人眼眶微红,咬着樱唇,走了出来。

而跟在苏星辰背后的章飞,一脸冷笑,眼神里满是志得意满!

他是章家的人,这一次帮章铭少爷办事,如果成功地把苏星辰送上章少爷的床,章少爷给的许诺,是让他成为神经科主任!

用一个女人的贞操换自己的锦绣前程,章飞忍不住都要笑出声来。

当然,如果章少爷玩腻了,能把这个美女赏赐给自己也玩玩,那就更好了……

就在章飞想入非非之际,忽然,有人挡在了苏星辰面前。

“让开!”

此时,苏星辰的心情糟透了!

她已经做出了决定,哪怕毁了自己,也要救父亲……

“老婆,你忘记我的话了?”

挡路的叶麟神色如常,“我说过,有我在,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了。”

苏星辰心房一颤,男人平淡的话语里,竟然满是霸气!

而章飞,显然不耐烦了:“你是什么人?赶紧滚开,好狗不挡道!”

他又看向苏星辰:“还不走?再拖下去,你爸可快要断气了!”

第3章 棋子

果然,章飞的催促让苏星辰再度慌乱起来。

叶麟咧嘴一笑,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扔在章飞面前:“章医生,我在你办公室门口,捡到了这个……”

章飞一脸疑惑,展开纸一看,顿时,浑身一颤!

“朱世军,6800。”

“李娟,8000。”

“宋达民,12800……”

再看下去,还有一行地址——紫竹小区,16幢,306。

轰!

章飞站不稳了!

他当然明白这些信息是什么意思!

一个个名字和数字,是他这些年收受的红包,而最后一行地址,竟然是他养情人的秘密小巢。

这些东西要是暴露了,别说神经科主任,他连现在的医院铁饭碗都要丢!

甚至,会被廉政部门调查,锒铛入狱!

“你、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章飞慌了!

叶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凝视着他,眼神锋利如刀!

“章医生,现在,有药了吗?”

“这……”

章飞咽了口口水,被叶麟盯得浑身发毛,“有……有了!有药了!”

紧接着,章飞亲自去药房取了药,给苏玉书续上。

看着眼前这一幕,苏星辰有点懵,这是,变魔术吗?怎么突然又有药了?

迎上女人疑惑的目光,叶麟只是笑了笑,“我有个朋友在医院药房工作,他说可能是药房电脑系统出故障了,其实是有药的。这不,章医生又检查了下系统,果然有药了……”

系统故障?

苏星辰将信将疑点点头,但无论如何,叶麟又一次帮了自己!

如果不是他,自己今晚的遭遇简直无法想象!

“星辰,这位是……”

看到老公用上药后,林芸走了出来,打量着叶麟。

“妈,他……他是……”

苏星辰下意识把手伸进外套的口袋里,那里,躺着一本新鲜出炉的结婚证……

“妈!您好!”

结果,叶麟直接来了这么一句!

吓得林芸目瞪口呆!

苏星辰恼怒地瞪了叶麟一眼,这男人,明显是故意的!

“星辰,他、他叫我……”

林芸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青年,怎么直接就开口叫妈了?妈是能随便乱叫的?!

而且,最近和女儿的几次谈话中,除了苏氏集团工作上的事,女儿根本没提其他事,至于谈恋爱,她倒是催促过几次,可是苏星辰却都不接茬啊。

怎么一眨眼……

“妈,我叫叶麟,以后,我来照顾星辰,照顾二老!”

林芸只觉得这一幕太荒诞了,她看向苏星辰,苏星辰竟然脸颊羞红,欲言又止。

“胡闹!”

回过神来的林芸顿时心有怒气,这婚姻大事是女人一辈子最大的事情,岂是儿戏?

她了解自己的女儿,成绩优异,能力出众,但是在感情上,绝对是白纸一张!

可不能被眼前这男人骗了!

“妈,事情是这样的……”

苏星辰见母亲动怒了,连忙把她拉到一边,轻声把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什么?章家大少爷……章铭?!”

林芸这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近段时间来,女儿一直隐隐有心事,感情是被那个花花大少给盯上了!

“女儿,哪怕要挡箭牌,你也不能跟这样一个陌生人签协议领证啊!”

林芸说着又开始流泪了,紧紧握着苏星辰的手,“女儿……是爸妈不好,没能力保护你!可这男人……万一以后赖上你不走了呢?你逃出章铭的虎口,不是又落进他的圈套?”

苏星辰轻轻拍着母亲的后背,安慰她,“妈,先逃出章铭的虎口再说吧……”

有一句话她没说,以女人的第六感,她不觉得叶麟是个圈套。

这种直觉很奇怪,没有理由,却非常强烈!

此时,把一切看在眼里的章飞,偷偷走到角落,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章少,出事了!”

“这苏星辰竟然有个老公,他来医院了,我亲眼看到的!”

“他破坏了我们的计划,还处处维护苏星辰,辱骂你章大少算个什么玩意儿,别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

电话那头,章铭愤怒的咆哮传来:“什么?这娘们竟然有男人了?草!这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你盯着他们,我马上派人来!”

添油加醋通完话,章飞阴恻恻一笑!

他虽然不知道叶麟是什么人,但是,此刻被雷霆大怒的章铭盯上了,那就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他一定要怂恿章铭弄死叶麟这颗定时炸弹,只有死人,才是安全的。

病房里。

苏星辰和林芸坐在苏玉书的床边,续上了药,苏玉书呼吸舒畅了不少,脸上也渐渐有了血色。

叶麟坐在陪护床上,开口道:“老婆,妈,咱爸现在最多只是保守治疗,用药吊着一口气而已。我看……必须请一个好点的医生,给爸做积极治疗,争取根治!”

苏星辰和林芸都猛地抬头!

什么?根治渐冻症?

这怎么可能,这是世界医学的难题!

林芸冷着脸:“少在这里花言巧语,我们早就打听过了,这个病,根治不了!”

但是苏星辰却往深处想了一层。

她记起婚姻登记处深夜等候的几个工作人员,那一脸笑容、毕恭毕敬的样子,这同样是超出认知的事情——难道,来历神秘的叶麟,真的有办法?

叶麟笑着继续说道,“妈,我知道你不信任我,没事,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一周内,我找的那个医生就会来宁城,你们就看结果吧!”

看着叶麟一脸笃定,林芸的心里猛地一震!

如果,真的能治好苏玉书,一家三口又恢复平平淡淡却其乐融融的日子,那简直太好了!

“叶麟,你没骗我们?”

看着苏星辰小心翼翼的样子,叶麟用力点了点头,“老婆,相信我!”

就在此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叶麟走出去接通,“阿虎,什么事?”

“老大,章家有三辆车深夜出动,往第一医院来了。”

“让你的棋子动起来。”

叶麟挂断电话一分钟之后,宁城一座别墅里,雷家家主雷彪接到了电话。

本来已经搂着美娇娘入睡的雷彪看到号码,浑身一颤!他连忙起身,快步走到阳台,恭恭敬敬摁下接听键。

“虎哥!”

“雷彪,养兵千日,用你的时候,到了。”

“一切听从虎哥吩咐!”

护花战皇-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叶麟, 苏星辰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63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