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魔神录-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林天, 花灵

噬魔神录-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林天, 花灵

第1章 帝尊归来

葬神渊,谁也不知道它存在了多久,也不知道它究竟有多深,千万年以来,人们只看到了进入葬神渊的一个个探险的绝世强者,但谁也没有看到甚至听闻哪一个强者从葬神渊中活着出来。

久而久之,这葬神渊便成为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十大绝地之一。

而在此刻,万年无人踏足的葬神渊却发生着惊天巨变。

只见黑漆漆的葬神渊上空,血云压顶,黑色的闪电不断的劈在葬神渊中消失不见,浩大的雷鸣声像是天地的怒吼。

此情此景,犹如森罗地狱一般。

但这种景象却没有持续多久,下一刻,只见黑漆漆的葬神渊中,一道犹如匹练的剑光以超越的黑色闪电的速度劈在了血云之中。

刹那间,万物俱寂,雷鸣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再也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下一刻,剑光消失,一道凄惨至极的身影从葬神渊中缓缓漂浮了上来,所过之处,血云崩溃,闪电寂灭!

他浑身战甲破碎,胸口有着好几处深可见骨的伤口,浑身浴血,手中死死握着一柄五彩断剑,断剑之上满是裂纹。

他双目紧闭,像是死了一般。

半空的血云和黑色闪电看着即将要完全漂浮上来的男子,像是红了眼的赌徒一般,开始最后的一搏。

刹那间,天空的血云几乎凝结成了黑色,闪电更是转变成为了诡异的紫黑色。

下一刻,九道水桶粗的紫黑色闪电像是一条条恶龙一般,向着昏迷的男子当头劈下!

但就在这闪电即将劈到男子身体的一瞬间,男子紧闭的双眼倏忽睁开!

“本帝踏灭无数空间,神魔皆屠,踏天裂地!凭你!也配在本帝面前晃荡?”

下一刻,男子的双眼中闪过一道五彩剑影,手中紧握的五彩断剑震动不休!

在这道剑影出现的瞬间,一道睥睨寰宇,掌控众生的气势从男子身上席卷而出,在这一刻,无论是血云还是黑紫色的闪电,都像是见到了世上最为恐怖的事物一般,直接消散于虚空。

就在闪电消失的瞬间,男子再也支撑不住,从半空中跌落,砰的一声砸在了葬神渊畔。

葬神渊畔,男子看着逐渐愈合的虚空,眼中迸射了出刻骨铭心的仇恨:“本帝大难不死,有朝一日,必当血染青天,屠戮九州!”

良久,男子的眼中的仇恨之色才缓缓消失,饶是以他万古无波的帝尊心境,只要一想到那无情的背叛,内心都无法快速平静下来。

虽然仇恨滔天,怒火冲冠,如果以他如今的状态想要报仇,无异于痴人说梦。

但就在下一刻,他眼中的平静瞬间被惊喜,不!是狂喜所替代,甚至于他的眼角都有着晶莹的泪水流下。

堂堂神魔帝尊,不死修罗林天,此刻竟跪在地上,双手捧着黑色的泥土,泪流满面。

这要是放在神魔大陆,恐怕瞬间便会成为天地间最大的新闻。

“哈哈哈哈,葬神渊,葬神渊!竟然是葬神渊,我回来了!”

“我回到人间界了,哈哈哈。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十万年,整整十万年啊!我找了人间界整整十万年啊!”

“我林天终于回来了!”

林天看着凶焰滔滔的葬神渊,却觉得倍感亲切!

十万年前,他纵身跳入葬神渊,本想了此残生,但谁曾想,竟无意间去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名为神魔大陆!

哪成想到十万年后,他再次从葬神渊中归来。

冥冥之中,真是奇妙!

良久,林天激动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双眼像是一汪看不到底的深潭,平静而淡漠。

仿佛世间的一切,在他的眼中,都是过眼云烟一般。

十万年的岁月沧桑,可能唯一没有改变的,便是他对于父母亲人的思念了吧。

“不过,我的修为竟跌落到砌骨境!连先天生灵都不是,不过神识还在,但只有全盛时期的百万分之一!啧啧,真是弱的可怜啊。”

自古以来,武者修炼,以丹田内海为基,以周天经脉为路,吞吐天地玄气,化自身修为。其等级分为砌骨境、炼血境、通脉境、元灵境、天玄境,天玄之上便是先天境!

一境分九重,一重一层天。

林天抚摸着手中的五彩断剑,眼中尽是心疼之色!

剑虽为五彩,但却名为黑渊,不是林天所起,而是它剑柄所铸。

“好兄弟,纳天戒丢了,就连你也断裂,其余部分不知所踪,跟着我真是苦了你们了!”

五彩断剑好似听懂了一般,剑身抖动不停,绽放出五彩光辉!

“我知道,我不会忘的,三大帝尊,呵,就算是九大帝尊尽数联手,我亦杀之!

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一次,我们栽了,但我们活下来了,不是吗?

只要我们还活着,东山再起之日,便是我血染九州,屠神灭魔的之时!”

林天眼中尽是狂暴的杀机!

他不是主动降临人间界的,而是被人围攻之下,险些殒命的时候,无意跌入空间裂缝到来的!

良久,林天收起了五彩断剑,看着一望无际的黑色山脉,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上官流梦,原本以为我林天这一生都不会再见了你了,但天意弄人,我回来了,我们之间的恩怨,也是该有个结果了!”

低语间,林天身形几个跳跃之间,便消失在了群山之中!

流云城、凌霄路!

冬日的寒风带着凛冽的气息吹过,凡人瑟瑟发抖,武者衣着单薄,眼中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气行走在路上。

熙熙攘攘的路上,一名身穿黑衣的年轻人缓缓而行,在这拥挤的人群中,他就像是一只黑色的幽灵一般。

他看起来有十八九岁的样子,英俊谈不上,但却胜在清秀干净!

但奇怪的是,他的身上却散发着古老而沧桑的气息,根本不像是一个少年,更像是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

目光深邃而平和!仿佛能够洞穿世间一切事物。

这个年轻人,便是刚进流云城的林天!

林天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禁感慨道:“白驹过隙,十万年弹指一挥间!”

“位面和位面之间的时间流速,果真神奇!竟能达到一比十万的流速比例!”

“神魔大陆十万年,在这里竟只过了十年!”

“真是违背常理,要不是亲身体会,恐怕就是那几个老家伙都不会相信吧!”

“父亲,母亲,妹妹、三弟!不知你们是否安好?”

就在此际,人群中突然有人高喊起来!

“大家快去看啊,决斗场又开启了!”

“真的吗?走,走……”

“没意思,还是林家的人,有什么好看的!”

人群的呼声将林天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林家?流云城只有一个林家,回家族的事情先放放,去看看再说!”

说话间,林天已经迈开步子,几个闪烁间已经从拥挤的人群中消失了。

不多时,林天便来到了流云城的决斗场。

流云城虽为流云帝国的一个偏僻小城,但规矩却也森严,城中禁止私斗,一旦违反,必定会受到城主府的铁血镇封。

因此武者之间一旦有了无法化解的恩怨,决斗场便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场所!

此刻的决斗场已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但聚集了如此之多的人,场中却安静的可怕。

几乎每个人都一脸敬佩的看着台上不断被打趴下,又不断站起来的少年!

他仅仅有十二岁!脸上还是一片稚嫩,但眼神却坚定的可怕!

“哈哈,少爷威武,少爷天下无敌!”

“杀了他,杀了林霄这个废物……”

一群奴仆兴奋的喊叫着,马屁一个接一个!

“林霄,起来啊,你不是想要挑战我吗?”

“怎么?现在像条死狗一样爬在地上,向我求饶啊,求饶我就放过你!哈哈哈……”

地上被称作林霄的少年捂着胸口,脸上一片痛苦。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他缓缓的站了起来!

鲜血滴进了他的眼睛,他不舒服的眨了眨眼。

眼中带着狼一样的凶狠之色,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对手。

“辱我大哥者,死!”

说完,他再一次的冲向了对手!

但此刻重伤的他却再一次的被一拳轰飞,小小的胸膛甚至已经塌陷了下去。

“噗……”

“如果……如果……

我……我!

我大哥还在,

你跟他比,就是一个垃圾!!”

“你找死!林天已经死了!就算没死!一个废物而已!有什么不能说的!”

“你敢瞪我!”

“砰!”

又是一脚,此人将林霄直接踢到了决斗场的边缘!

“我就说了,林天是废物,是个垃圾!别人都说他是传奇,我看他就是连垃圾都不如的废物!”

“就算此刻林天在此,我沈默也能让他跪下来,乖乖叫我一声爷爷!”

“杀!”

林霄闻言,突然从地上死命爬起,赤红着双眼向着对方扑去!

林霄看着沈默眼里难以掩饰的杀机,眼角一滴晶莹混合着血水飘下……

“大哥,十年了,你到底在哪里?我需要你,家族需要你啊……”

“就这样吧,我累了,我真的累了……”

林霄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但这一次,等了良久,痛苦并未如期而至!

他睁开了双眼,看着眼前伟岸的背影,这背影,他日日夜夜都在梦中见到!

在他心里,他代表着传奇,代表着不可战胜,代表着整个林家的希望!

“三弟,大哥!大哥……来迟了!”

这一刻,林霄彻底傻了,大脑一片空白,他痴痴的望着眼前的身影,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呵,幻象吗?也好,临死之前,还能见到大哥一面,我也死而无憾了……”

但是就在下一刻,一个响亮的脑瓜崩清楚的告诉他,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大哥回来了,曾经流云城的传奇,乃至整个流云帝国的骄子,回来了!

“这么多年,你们受苦了,从今以后,一切有我!”

林天扶起林霄,替他擦去脸上的血迹,看着他满身的伤痕,冰冷的杀机如魔鬼一般,似要吞噬一切!。

第2章 嗜血帝尊

神魔大陆九万三千年,神魔帝尊林天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下属,直接打上了另一个帝尊的老巢,险些引发帝尊大战。

在神魔大陆,林天的护短,甚至他他的神魔帝尊的名头还要大!

所以,此时此刻,本来满怀期望,心头温热的林天在看到自己的弟弟险些被杀之时。

就像是一盆冰水迎头泼下。

一股冷冽的杀机在决斗场不知不觉间蔓延开来!

整个决斗场就像是变成了一处寒冰地狱。

林霄在确定了眼前之人真的是林天后,心中放下一切,随即昏死了过去。

“我的傻弟弟,等我一会……”

而此时此刻的沈默,一张白净的小脸早已没有一点血色。

就像是被吸干血一般,眼中除了不可置信之外,还有着透彻灵魂的恐惧。

他心里根本提不起跟曾经流云城传奇动手的勇气!

年轻一辈中,他所代表的!

便是——无敌!

他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结结巴巴道:“林……林天,真……真的,是……你?”

“我刚回来,听说我多了一个爷爷?

我想看看,你……沈默凭什么当本帝爷爷?”

林天嘴角翘起,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沈默。

在神魔大陆中,所有人都知道,不死修罗笑了。那必定会有人哭了!

一旦林天的嘴角翘起,露出笑眯眯的神色之时,那就代表着神魔帝尊发怒了!

帝王一怒,血流漂橹,而神魔帝尊一怒,却是伏尸百万。

沈默看着笑眯眯的林天,感受着那刺骨的杀机!双腿再也支撑不住,

腿一软,便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林天大哥,不是,林天大爷,你就饶了我吧,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冒犯了林霄兄弟,你就把我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吧”

“你可以当我爷爷,你当我太爷爷我都不会杀你!”

“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伤我兄弟!辱我族人!”

“剑来……”

林天伸手一招,只见台下一个年轻人手中的长剑刷的一声已经到了林天的手中。

“哎,人间界的兵刃,凑合着用吧!!”

林天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道五彩剑芒,手中原本平淡无奇的长剑同样闪过一道隐晦的五彩光芒!

下一刻,长剑开始颤抖起来,像是要碎裂一般。

“黑渊万分之一的剑灵威能!不过,够用了!”

地上跪着的沈默看着林天的举动,知道今日在劫难逃。

横竖都是死,倒不如拼一下。

“给我上,杀了林天!”

“杀!”

台下,五六个沈默的仆人悍不畏死的冲了上了,沈默更是从怀中抽出了一把湛蓝色的匕首,匕首明显涂了剧毒!

但沈默虽然表情狰狞,但是他的脚步却向着决斗场的边缘退去!

就像是一条毒蛇一般,找机会准备狠狠的咬一口!

看着冲来的六人,林天笑的更加的开心了!但是周围的杀气,却更加凛冽!

瞬息之间,一人已死,其余几人看着倒下去的尸体。

恐惧透彻骨髓,看着笑眯眯的林天,就像是看着一头嗜血修罗!

“举步不前者,死!”

沈默嘶吼着,看着自己脚下的尸体,一阵骚味传来。

但是台下都没有人笑话他,如果换做是自己,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沈默的威胁下,剩下的人像是被逼到绝境的野兽,向着林天冲去。

决斗场不大,五人围攻下的林天,就像是幽灵一般,不断的穿梭在五人之中。

手中的长剑抖动之间,便有一人的脖颈出现血痕。

古有十步一杀人,而此刻的林天,却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一步一杀人!

仅仅五个呼吸之间,决斗场中便多了六具无头尸体和六颗面容扭曲的头颅。

就在最后一人倒下的瞬间,一直伺机而动的沈默终于找到林天换气的瞬间!

他出手了。

手中的匕首以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向着林天的胸口刺去!

林天手腕一抖,长剑瞬间便挑飞了沈默的匕首。

匕首被挑飞,林天却眉头一皱!

“桀桀,去死吧!”

“幻影身法!碎心掌!”

不知何时,沈默竟无声无息间到了林天的身后。

此时就算是林天,也不由对这沈默高看了一眼,从一开始沈默拿出那匕首,就是吸引他的注意力的,但他最强的一招便是此刻的碎心掌!

如果是其他人,或许今天便真的死在这里了,但很可惜,沈默遇到的是林天!

而且是冠绝寰宇的神魔帝尊!

沈默的脸上尽是扭曲的笑容!

他亲眼看着自己一掌打穿了林天的心口。

“哈哈哈,我杀了林天!我杀了林天,我是传奇,我是流云城的绝代天骄!!”

沈默疯狂的叫喊着,绝境反杀,让他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但就在此时,他眼前的林天消失了!

突然,他感到自己的脖颈冰冷冰冷的,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整个身体变得轻飘飘的。

脊椎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开始抽离他的身体。

他瞬间反应了过来!

但已经迟了!

“不!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

“林天,你是魔鬼,你不得好死!”

“我们沈家一定会灭了你们林家,你一定会死的!!一定……会……”

决斗场中,林天一脸淡然的看着死不瞑目的沈默!

冷哼一声,转身抱起林霄,走下了决斗场。

人群瞬间给他们让出了一条宽阔道路,生怕林天割掉他们的脑袋。

众人等到林天两人走远了,这才窃窃私语起来。

“林天归来!沈家三公子血溅此地!”

“本来风雨的流云城,恐怕短时间内便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林家这几年势弱,被沈家和司马家排挤,如今林天归来,总算熬出头了!”

“不见得,不知你刚才感受到没?”

“什么?”

一个年长的老者扶着胡须,看着林天消失的方向缓缓道:“十年前,林天消失之时便已经是炼血九重天的境界!”

“你个老头,别说一些我们都知道的事情!”

“别着急,听我细细道来,十年前是炼血九重天的境界!”

“但是刚才林天在杀人时却丝毫修为没有动!使用的仅仅是杀人的技巧和灵敏的身法!”

“我本以为林天是不屑使用修为的!但沈默的最后一击却逼得林天暴露了真实修为!”

“听你这么说,好像那一瞬间,林天的身上的确传来一阵波动,而且这波动仅仅是砌骨四重天!”

“的确如此!如此大的年龄,却仅仅有砌骨四重天的境界,啧啧……”

“我想,流云城历史上的绝代天骄,已经变成了绝代废柴!”

“哎,林天必死,林家危矣!”

“从今以后,流云城三大家族,恐怕只剩下两大家族了……”

“桀桀,我倒是很感兴趣林天的身法,竟能杀掉砌骨五重天的沈默……”

人群中,一个獐头鼠目的老头舔了舔嘴唇,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显然将主意已经打到了林天的身上。

看热闹的人开始散去。

同时林天归来,修为跌落变成废物、沈默身死的消息疯狂的在流云城传播开来!

而此时此刻抱着林霄的林天走进了一处隐蔽的胡同!

将林霄放在地上之时再也忍耐不住,一口紫金色的淤血喷在墙上。

“呵,堂堂神魔帝尊,天地主宰!”居然被一只沈默这样的蝼蚁伤到,真是可笑啊。”

看着地上昏迷过去的弟弟,林天的双拳紧握,还算清秀的面庞因为愤怒而扭曲!

他的修为虽然跌落,就算神识只有百万分之一,但是帝尊神识,又岂是浪得虚名。

只要他愿意,他可以瞬间用神识笼罩整个流云城,不过是消耗颇大而已。

但随时笼罩方圆一二里的范围还是很简单的,所以刚才人群的窃窃私语,他都听到了。

再加上林霄独自上决斗场决斗,没有一个林家人陪伴的情况!

这不合理的地方,都让林天心急如焚,恨不得让林霄马上醒来,告诉他一切!

身为十大帝尊中战力最强的神魔帝尊,十万年的风风雨雨,他看到很多绝世大族的兴衰。

林家虽然是他的家族,家族振兴与没落,对于他而言,也是正常不过。

最让他愤怒乃至发狂的是!

林霄的神骨!消失了。

这就像是一柄利刃,直挺挺的刺进了林天的心脏,让他想到了自己不堪乃至屈辱的过去!

在这阴暗的胡同里,林天咬破指尖,逼出了一滴紫金色的血液!

“纳天戒丢失,我所有的绝世神药都在其中!”

“林霄已经是强弩之末,想要救他,只有我自己的帝尊精血!

但以林霄的身体是根本无法承受帝尊精血的灌输!”

如今只有将其封印,缓缓释放其中的力量!不仅能够压制伤势,更能够时时刻刻淬炼他的体魄。”

等林霄完全脱离危险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时分!

打坐的林天睁开了转眼,抱起还在昏迷的林霄,向着林家府邸走去。

第3章 往事悠悠

不多时,在林家府邸门前,林天看着破破烂烂的大门,心中苦涩不已。

短短十年,屹立于流云城千年时间的林家,竟沦落至此,就连大门都如此破落不堪!

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

林天推开紧闭的大门,看着他曾经的家,心中酸涩不已。

凭借着脑海中的记忆,林天找到了他从前所住的地方。

那是一座很精致的四合院,在林天推开四合院的时候,却发现主厅中竟然有着烛光!

林天神识一扫,心中蓦然一颤,缓缓推开了房门。

入目所及,只见一满鬓斑白的老翁正细心的擦拭着桌椅,一丝一毫的灰尘都不放过。

老者因为擦的太认真,甚至连门打开都不知道!

“江爷爷!”

“谁?”

老者被吓了一跳!手中的毛巾都掉在了地上。

“江爷爷,是我!林天!我回来了!”林天激动的说道!

但让林天没想到的是,江老在呆了一会之后,捡起地上的毛巾,又开始擦拭起来。

“哎,年龄大了,都出现幻觉了,小天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回来呢……”

“小天啊,江爷爷想你小子啊,你小子小时候可调皮了……”

江老细细的擦拭着,嘴里不断的念叨着,眼角的泪水不断流下。

江老是林家的管家,但是在林天的心里,江老是他的亲爷爷,他从未将江老当做外人看待。

他也是江老一手带大的!两人的感情自然深厚!

“江爷爷,是我!小天回来了!”林天语气颤抖,看着颤颤巍巍的江老,心里难受的犹如针扎!

这一次,江老真正的怔住了,他再次缓缓的转头,看向了林天!

嘴唇嗫嚅着,想要说什么,但却什么都没说出来,所有的一切都化作了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良久,江老才缓过来,狠狠的拍了拍林天的肩膀道:“你个臭小子,整整十年了!我还以为你……”

“江爷爷,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咋爷俩稍后再叙,先把小霄安顿好!”

江老看了一眼怀中的林霄,眼中满是心疼和愤怒。

但这愤怒却渐渐熄灭,逐渐被无奈和心痛取代。

“自从你走后,整个家族的重担都落在了他的身上,哎……是我没用啊……”

林天闻言,心中一酸,将林霄放在床上,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看着江老认真的说道:“江老,我今天从决斗场救回的三弟

我想您应该知道我此刻想要问什么吧?”

江老看着林天希冀的目光,叹了口气,半晌才缓缓说道:“小天,你现在是什么修为?是元灵境界还是炼血境,或者到了传说中的天玄之境!”

江老每说一个境界,林天都会摇头,到最后,江老双眼瞪得大大的,看着林天不可置信的问道:“你难道突破了天玄?成为了传说中的!先天生灵?”

林天还是摇了摇头,直接道:“我当年误入葬神渊,被困其中,无法脱身,修为不增反落,现在只是砌骨四重天的境界!”

江老眼中希冀的火焰开始消失,就在林天刚刚说完之后,他像是想到什么,立马拉着林天的手说道:“趁现在没人发现你归来,赶快走,不然你会深陷林家争斗的泥潭中,凭你现在的修为,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死的!”

林天却摇了摇头道,将下午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给了江老,江老听完,脸上一片死灰,着急的不断的在客厅里打转!

“我不管,既然你已经暴露,你就更得走了,沈默虽然是个纨绔,但是沈家肯定会抓住这一次的机会来彻底跟我们翻脸!”

看着江老关切的模样,林天的心中涌过阵阵的暖流……

家!才是真正温暖的地方。

“江爷爷,您也知道我不是一个鲁莽的人,您就放心吧,我既然敢来这里,就已经有了打算!倒是您现在可以告诉我父母、妹妹的消息了吗?”

江老看着执着的林天,他是知道林天的性子的,他要做一件事情,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哎,罢了!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也罢,我这把老骨头虽然没用了,但是死在你们前面,还是能做到的!”

在林天期望的眼神中,江老缓缓说道:“自从你消失之后,整个林家为了找你,几乎是翻遍整个流云城,甚至就连流云城周边的所有城池都找过了,但都一无所获!

因为找你的原因,家族消耗巨大,加上司马家和沈家的打压,生意无比惨淡。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他们两家还不敢如此放肆!

但是在你离开的第二年,司马家突然单方面撕毁和你的婚约,司马如龙和上官流云突破到炼血九重天的境界,被流云学院录取,沈家大公子沈崇云紧跟其后,也突破到了炼血九重天的境界,也进入到了流云学院。

而我们林家自从你消失之后,便成为了流云城的笑柄。

他们两家开始肆无忌惮的蚕食我林家的产业!

家主无心打理家主,但只要家主在,他们就不敢太过放肆,产业丢了还可以再夺回来!

但就在找你的第三年,家主和夫人小姐在途径葬神渊时神秘消失,第二天我便在床头发现了这个!”

江老小心的从怀中拿出了一枚赤金色的龙形令牌!

令牌呈菱形,其上花纹繁复,选奥无比,而在花纹的正中间刻着一个黑色大字!

林天在看到令牌的瞬间,神色瞬间一凛,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脱口而出道:“神龙令!人间界怎会有神龙令!”

“神龙古族已消失百万年,怎么会出现在人间界!又为何要带走父母和妹妹?”

“小天……小天!你在说什么?什么神龙古族,什么神龙令!你在嘀咕什么?”

林天收起思绪道:“哦,没什么,我恰巧能看懂这上面的花纹和中间的文字,我父母和妹妹现在应该没事,您放心就好!”

江老的眼神瞬间一亮,整个人都兴奋起来:“哈哈我就知道家主和夫人,小姐洪福齐天,肯定没事!啊哈哈……”

“江老,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林天一脸的严肃!

“林霄体内神骨被何人所夺?神骨若在,林霄恐怕早已突破炼血,达到通脉境!

如今他不仅身体孱弱,修为更是低至砌骨三重!再者你体内五脏六腑皆有剧毒,不出半月,便会毒发身亡,你体内剧毒又是何人所下!”

林天的话语就像是道晴天霹雳,震的江老瞬间呆立当场。

半晌,江老这才一脸自责的说道:“是我没有照顾好林霄,他体内的神骨是在你消失的第四年被人夺走的,在你消失后,林霄整个人像是疯了一般,只有四五岁,却经常一个人跑到葬神渊畔,说你就在里面!”

林天听的心里一震,看着昏迷的林霄,心中的无比的自责。

“直到有一次,我在暗中保护林霄的时候被几个蒙面人缠住,等到我脱身时,林霄已经昏迷了,他的身体被剖开,体内的神骨被夺走了!”

江老说道这里,再次声泪俱下,这几年他都在无尽的自责中痛苦度日!

林天叹息一声,人力有时穷,父母失踪,如果不是江老呵护,恐怕林霄早已尸骨无存!

良久,江老才缓缓道:“我体内的毒,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人下的,等到我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

听完这一切,林天的攥着双手,手背青筋暴起,心中的杀机犹如滔天而起!

“司马家、沈家,本帝不灭尔等!难消本帝心头之恨!”

江老看着暴怒的林天心里黯然一叹,他心中也早有猜测,只是他一个半个身子都埋进黄土的人,一旦他去拼命,那林霄不出几天肯定会暴尸街头!

“江爷爷,我今晚要继续给林霄疏通经脉,这里有一张单子,您去药房按照单子上面的东西拿药,每一种都要五份!我急用!”

“小天,你要药材做什么?你!你该不会是炼丹师吧?”

江老的眼中突然迸出精光,这倒是让林天有些意外,不过转念一想他也就明白了。

无论是哪一个世界,炼丹师都是最为稀少,且最尊贵的职业之一。

而他身为天地主宰,万物之尊的无上帝尊,炼丹之术,早已立于巅峰!无人可及。

看着眼冒精光的江老,林天道:“算是吧,江爷爷,林霄的伤势不可耽搁,快去快回!”

“哈哈,炼丹师,炼丹师,整个流云城才有三人,哈哈哈,天不不灭我林家!

好!别说是药草了,就算是天上的星星,我也给你摘下来!”

江老拿着单子兴冲冲的走了。

林天原本想要按部就班的恢复修为,毕竟这里是人间界,生死威胁并不多。

在恢复修为的时候多陪陪父母,但现在,父母不在,妹妹失踪,林霄体内神骨消失,家族乱成一团,正是需要修为的时候!

堂堂神魔帝尊如果陨落在人间界,那可就真的成为了整个神魔大陆的笑话!

想到这里,林天走出屋外,看着漫天繁星,心中闪过无数秘籍和修炼功法,但都被他一一否决。

不是因为他修炼不了,而是因为天地规则的限制!

让林天有些心惊的是,这人间界的天地规则,竟比整个神魔大陆的天地规则都要强大,所有属于神魔大陆的修炼功法和各种秘籍,林天能够使用的并不多。

所以现在林天如果想要修炼功法,恢复修为,只能修炼人间界的功法。直到他突破至先天生灵之后才能施放帝尊手段。

林天心念一动,残破的黑渊出现在了手中,他看着手中的黑渊道:“老兄弟啊,我刚才搜罗了十万功法,其中竟没有一部和这人间界的天地规则相融合的,一招一式,全都受到了排斥,就连神魔大陆垃圾的黑牛搬山功法,都受到了限制。”

黑渊震动几下,仿佛在说些什么!

林天点了点头道:“我明天就去一趟家族的功法阁看看,哎,堂堂神魔帝尊,真是虎落平阳啊……”

噬魔神录-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林天, 花灵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03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