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张少龙回归家乡,承包了所有的田地,辛勤耕耘,发家致富……

兵王张少龙回归家乡,承包了所有的田地,辛勤耕耘,发家致富……
第1章 龙阳村

“龙阳村,我终于回来啦!”

龙阳村外,张少龙看着脚下的村庄,心中一阵激动。

五年前,他被华夏最顶级的特种部队“狼牙大队”看中,因此离开了心爱的家乡。

本以为再次回来时,会是衣锦还乡,可命运弄人,如今的自己,却是刑满释放。

摸了摸光滑的头顶,张少龙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三年前,在非洲执行任务的时候,为了给自己心爱的战友报仇,他不惜违抗军令,独自潜入敌营,一夜之间杀光了对方一百二十六人。

如果不是累累的战功,或许他如今已经死在了军事法庭中。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张少龙回来了!!

顾不上思考太多,他一路疾行,没多一会,便来到了家门口。

抑制了下紧张的心情后,他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妈,我回来了。”

可喊过之后,里面并没有什么动静,推了推门,这才发现门被锁上了。

看来老妈跟妹妹不在家啊。

无奈的摇了摇头后,他从包里掏出一串钥匙……

门锁没换,吱呀一声,房门便被推开了。

家中,还是四年前的老样子,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就是这熟悉的感觉,有点让他有些泪目。

哎,这四年,看来老妈跟妹妹过的是真辛苦啊。

将包袱放在堂屋中后,他打算去地里找母亲,不过就在这时,他却是听到隔壁房间里,突然有哗啦啦的水和哼唱声传出。

有人?

张少龙一愣,旋即一脸惊喜,一定是妹妹在家。

想到这里,他蹑手蹑脚的趴在门缝里看了一眼,如果是妹妹的话,打算给她个惊喜。

只不过,这一看,他却是傻眼了。

房间中的人,哪里是妹妹啊!不过……真的很养眼啊。

房间中,一个女孩正泡在浴盆里,湿漉漉的长发和白皙的上半身都裸露在外。

天啊,这难道就是老天给自己的出狱礼么?

张少龙干干的咽了口吐沫,然后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里面。

女孩年纪应该不大,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但身材却是发育的极好。

我勒个去的,就算村里的俏寡妇王大奶,发育的也没有这么好吧?

龙阳村又叫做寡妇村,村里丧偶的寡妇极多,所以张少龙从小便十分有眼福,可以说是阅女无数。

不过即便这样,他都没见过这么大的。

干干的咽了口吐沫后,张少龙感觉体内一阵燥热,鼻血不可抑制的流了出来。

我擦,自己咋这么没出息啊?

意识到鼻血后,张少龙急忙低头去擦。

不过,就在这时,房间中的女孩,却是发现了外面贼兮兮的身影。

“谁!?”

伴着一声娇斥,一盆洗澡水泼了过来。

“我擦你大爷!!”

被对方泼了个透心凉,张少龙别提多郁闷了。

如果对方不是女人的话,他这个狼牙大队的兵王,早就发作了。

“你……混蛋!!”

女孩听到张少龙的辱骂后,心中更加愤怒了。

这死变.态,偷窥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张口骂人?你还有理了是不是?

想到这里,她快速的套上了件衣服后,气冲冲的打开了房门:“你这个死变.态,凭什么偷窥我洗澡?”

“偷窥你洗澡?”张少龙笑了,“这是我家,我还想问你为什么在我家洗澡呢?”

“你家?”女孩一愣,旋即嘴里发出一声冷笑:“编,使劲编,我倒是要看看公安局的人信不信你这话。”

说完,她便掏出手机,准备报警。

我擦,这女人还来真的啊。

张少龙被吓了一跳,他虽然不怕警察,但怕麻烦啊,想到这里,他一个箭步步上前,直接夺走了女孩手中的手机。

“嘿嘿,现在不能报警了吧?”张少龙握着手机,得意说道。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女孩惊呆了,他只感觉眼前一花,手机便从手里消失了,她甚至没看清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这家伙,不会是个惯犯吧?要不怎么会有这么快的反应速度?

想到这里,她再次打量了张少龙一眼。

魁梧,倒是挺魁梧的,可这光头是咋回事?还有这脸上的戾气?

啊……他难道是刚从监狱里逃出来,犯人?

她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害怕,脚步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不过就在这时,她却是被自己给绊倒了。

“哎,你这丫头怎么回事啊?”

张少龙无语,上前一步,想要扶她。

可女孩却是彻底的误会了,双手抱头,嘴里发出了呼天抢地的尖叫声,“啊,流氓,来人抓流氓啊!!!”

我擦,这女人疯了么?

张少龙被吓了一跳,自己只是想扶她一把而已,至于么?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愣了一下后,他欺身上前,捂住了女子的嘴巴:

“别喊,我不是流氓,这里真是我家。”

不过,一切却已经都来不及了。

只听砰的一声,大门,被人踹开了。

“流氓,流氓在哪呢!”

一个女孩,手持铁锹,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

看到援兵,女子终于来了精神,嘴里发出一阵呜呜声,似乎在向她求救。

只是,就在她满心期待对方将自己救下的时候,只听哐当一声,女孩放下了铁锹,并且声音惊喜道:“哥,怎么是你?”

嗯?

听到熟悉的声音,张少龙急忙转过身来。

妹妹,来人,竟是自己的妹妹。

看到朝思暮想的人儿,张少龙再也顾不得其他,松开捂着女子的手,冲了过去:

“妹子~”

“哥~”

张玲儿喊了一声,兴奋的冲进张少龙的怀中。

几秒钟后,玲儿从张少龙的怀中挣脱了出来,脸露疑惑道:“哥,你身上咋还湿了呢?”

第2章 竟然是哥哥

“还被那女人给泼的!”

张少龙不爽的指着旁边的女子道。

“啊?”玲儿愣了一下,转头看向林诗雅:“诗雅姐姐,你们怎么回事啊?”

她是听到林诗雅的呼喊声,才推门而入的。

只不过,令她怎么想不到的是,那个所谓的流氓,竟然是哥哥。

林诗雅看到这里,又怎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也懒得多解释,摇了摇头道:“没事,闹了点小误会。”

说完这话,她便转身回自己屋了,不过张少龙这个名字,她是默默地记下了。

林诗雅离开后,两人说起话来,更没了拘束:

“哥,你不是被判了五年么?怎么现在就出来了,不会是逃出来的吧?”

听到这话,张少龙脸色一黑:“怎么可能呢,我是表现好,提前释放了。”

“是嘛,那太好了。”玲儿一脸兴奋,“我去锅屋给你做饭去,咱妈一会就回来了。”

“等等。”张少龙却是不着急,一把拽住了她,“你先把话给我说清楚,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怎么会住在咱家里?”

“你说诗雅姐啊,她是咱家里的租客啊。”

“租客?那她给房钱了么?”

“这个……”张玲儿表情一滞,摇了摇头,“她虽然是咱家租客,可房租给的都是大炮叔。”

“刘大炮?”张少龙一愣,“凭什么把钱给他啊。”

“哥,你就别问了。”说到这个话题,她的情绪立马低落了下来。

不过张少龙,却是不会善罢甘休,经过一番追问后,他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他们家的房子,已经抵押给了刘大炮……

如今,住着自己家的房子,却每月要跟林诗雅一样,要给刘大炮的交房租。

明白之后,张少龙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愤怒,“麻痹的,这刘大炮,老子弄不死他。”

他真是气坏了,竟然有人敢欺负自己这狼牙兵王的亲人,还真是嫌命长?

“哥,你别去。”玲儿急忙抱住了张少龙的胳膊,“这也是没办法,谁让咱家欠他们钱呢,而且,他如今已经是村长了,你闹不过他的。”

她真是怕了,哥哥刚从监狱里出来,她可不想再失去亲人了。

听到妹妹的话,张少龙逐渐冷静下来,“好,我不去了,我现在就进屋歇着行吧。”

“嗯。”玲儿抹了抹眼泪,一脸高兴,“我这就给你做饭去。”

说完,她便一溜烟的跑开了。

进屋后,张少龙的气还没消,如果不是妹妹拦着,或许他刘大炮现在早就沉入河底了。

自己刚回来,他就欺负到门上,那自己不在的时候呢?他指不定怎么欺负母女俩呢。

虽然现在不能立马出手,可张少龙,却是记下了这笔仇。

刘大炮是吧?老子到底看看你现在嚣张到了何种程度?

想到这里,他闭上眼睛,心中默念口诀,而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视野突然开阔了起来。

虽然眼前隔着一堵墙,但他却是能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这项透视技能,是他在监狱里学到的,如今,已经能做到了熟练运用。

刘大炮家好像在东北角……

张少龙意念转动,很快,出现在他眼前的,变成了刘大炮家新建的大瓦房。

嚯,这王八蛋挺会享受的啊!

看到这里,张少龙一阵愤恨。

而随着视野的扩散,屋内的情况,也越来越清晰。

此时,屋内的一张大床上,一男一女,正浑身赤.裸的做着儿童不宜的事情……

看到这里,张少龙脸蛋一热,心中暗骂:这王八犊子倒是会享受,还不到六点,竟然就干这事,也不知羞。

张少龙认得出,这床上的男人,正是刘大炮。

不过张少龙却是对这“春宫图”没兴趣,尤其是上面的男人,还是刘大炮。

然而,就在他准备挪开视线的时候,一个令他怎么都想不到的脸颊出现了。

这,这不是村里的寡妇刘春花么?

他刘大炮压得,不是自己老婆?

看到这里,张少龙心中一热,这王八犊子胆也太大了吧,竟然在自己家,上别的女人?

而就在这时,战斗中的两人有了结果。

刘大炮痛快的大叫一声,然后从赵春花身上倒了下来。

而俏寡妇赵春花则一脸欲求不满道:“死鬼,今天怎么这么快就交粮食了?”

被人怀疑能力,刘大炮恶狠狠地瞪了刘春花一眼后,给自己点上一根烟,吞云吐雾的享受了起来。

看到这里,张少龙脸色难看的收回了目光。

娘希匹的,这刘大炮,还真将龙阳村当成他的后宫了?

看来自己不在的这几年,他刘大炮过得很滋润啊。

可惜那王八犊子房事不行,否则自己带人去来个捉奸,那也是挺有意思的……

无奈的摇了摇头后,张少龙走进了院子。

“妹子,咱妈怎么还没回来啊?”

“不知道啊。”锅屋里的玲儿探出了头,“要不我做完饭去看看?”

“不用了,我去吧,咱家地我能找得到。”

说完,张少龙便带门离开了。

母亲所灌溉的那片瓜地,是家里的责任田,虽然过了五年,但地却是一点没变。

沿着记忆中的路线一路前行。

可刚走到巷口,却是撞上了从另一边冲出的李秀兰。

“哎呦喂,谁啊这是,走路咋不长眼睛呢。”

李秀兰被撞了个结实,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

张少龙被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搀扶,“秀兰婶,你没事吧?”

李秀兰本想起身,可听到声音后,却是猛然抬起头来,“少龙,你是张少龙?”

“是啊,秀兰婶,我从监狱里出来。”

说到这事,张少龙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那啥,秀兰婶你快起来啊,我扶你。”

可李秀兰却是摇了摇头,表情着急道:“你先别管我了,你快去刘大炮家吧,你妈,你妈跟人家打起来了……”

第3章 村子,由我来守护

“打,打起来了?”

张少龙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母亲一直柔柔弱弱的,可是连鸡都不敢杀,怎么可能跟人打起来呢?

尤其那人还是刘大炮。

他不是正在跟赵春花腻歪么?

想到这里,他疑惑道:“秀兰婶,你是不是搞错了啊?我妈还在瓜地浇水呢。”

“没错,没错啊。”李秀兰越说越着急,“那天杀的刘大炮,仗着地在上游,把全村的灌溉用水都给拦下了,你妈气不过,就跑去跟他理论了,我见势头不对,就跑来喊玲儿了,你快点过去吧,再晚就要吃亏了。”

听到这里,张少龙哪还敢迟疑啊,撒腿便往村后跑去,“秀兰婶,谢谢啊,回头我再跟您道谢。”

与此同时,另一边。

刘大炮的家门口,闻讯而来的村民,已经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人群正中央,刘桂芬瘫坐在地上,抱着刘大炮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大炮兄弟,就当俺刘桂芬求求你,把水放了,给俺们留条活路吧。”

今年瓜地旱的严重,如果再浇不上水,恐怕就要绝产了。

“桂芬嫂,你……”

看着刘桂芬的模样,不少村民都为之动容。

是啊,再浇不上水,今年的西瓜就要绝产了……

可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没人敢上前,没人敢替刘桂芬说话。

他们怕啊!

害怕刘大炮,怕他在城里当官的兄弟……在绝对淫威面前,他们选择了妥协,选择了退让。

一时间,人群一片安静,静的让人感到心悸。

“去你娘的。”刘大炮一脚将刘桂芬踢开,“这水库,是专门为老子放的水,管你们啥事?有本事,你们也让水库放个水试试?”

“我知道是你给水库打的电话,我们谢谢你,可这水也不是给你们自己家用的啊?”刘桂芬据理力争,没有丝毫的妥协。

“哎呦,还给脸不要脸了是不?”刘大炮现在正着急呢,要知道,春花现在还在自己家中,这当口发生了这样的事,他能不着急和糟心么?

于是他一个健步上前,狠狠地踢了刘桂芬一脚,怒吼道:“滚,老子让你滚啊,现在离开,老子说不定还能给你们留点,要是再不走,这辈子就等着穷死吧。”

说完,他抬头恶狠狠的瞪了人群一眼,“看什么看?全部给我散了!”

人群被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离开。

可就在这时,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少龙,张少龙回来了。”

人们循声望去,发现还真是张少龙回来了,于是人群自动分散开来,让出了一条足足有两米宽的道路。

张,张少龙?

不知为何,刘大炮听到这个名字时,内心之中竟有了一丝害怕。

不过他还是强装镇定,任由张少龙走到了自己面前,“怎么,你也是让我放水的?”

“放水?”

张少龙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不,我是来给你放血的。”

说完,他的拳头猛然而至,轰得一声,砸在了刘大炮的鼻梁上。

血,瞬间四散开来。

“妈呀!”

伴着一声尖叫,人群炸开了。

“张少龙,你在干什么?”

“是啊,快住手。”

村民们纷纷出声劝说,而母亲刘桂芬则惊恐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不行,儿子,你不能打他啊。”

“是啊,你不能动他,他哥可是公安局局长啊。”

不过张少龙对于这些,却是充耳不闻,一拳撂倒刘大炮后,骑坐在他的身上,一拳又一拳的砸落下去。

每一拳落下,他都能想起母亲那无助而落寞的身影。

她都如此祈求刘大炮了,可他还是对母亲动手了!!

对母亲动手了!!!

对母亲动手了!!!!!!

十拳下去后,刘大炮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这时,在众人那惊恐眼神的注视下,张少龙这才从刘大炮身上离开。

彷若无人的给自己点了一根烟,让尼古丁的芳香在肺里绕了个来回,张少龙这才吐了口烟圈,说道:“各位叔叔大爷,你们一定有话要跟我说吧?”

众人齐齐摇头。

“哦,没有啊,既然你们没有,我有句话要跟你们说。”

“少龙,你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

“我就是想问问,你们还是男人么?”

“你,你什么意思?”

众人被张少龙说的话问的有些尴尬。

“少龙,我是你四叔啊,当然是男人了。”

“男人?”

张少龙好像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仰天大笑道:“你们看着我母亲瘫坐在地苦苦哀求而无动于衷,你们看着她被挨打而漠然视之,就凭着,你们也有资格说自己是男人?我呸!

求求你们了,请别再侮辱男人这俩字了行么?

如果你们真的是男人,就不会让他刘大炮,一个外姓的人站在咱头上拉屎撒尿,如果你们真的是男人,就不会容忍他鱼肉乡里。

滚吧,你们统统都滚吧,你们照顾不好这个村子,照顾不好你们的女人,那这一亩三分地,就由张少龙来守护。”

张少龙字字珠玑,针针见血。

一番话下来,在场的所有男性都低下了头,而村中的寡妇,则是眼中异彩连连。

“儿啊,你咋回来了呢,不该啊,你不该动手的,不该动手的啊。”

张少龙说完,刘桂芬才有机会上前,握着他的手,一边抹泪,一边说道。

“刘大炮他哥,可是县里的公安局局长啊,你这回可捅大篓子了,抓紧跑吧,你抓紧跑吧,可不能再进局子了。”

儿子的一番殴打,她自然解气,可更多的,却是担忧。

张少龙听着母亲的关心,心中一阵酥软,好久,真的好久没这样被人关心了。

他上前一步,紧紧握着母亲的手,安慰道:“妈,你放心吧,我保证,我不会有事的,我还要留下来收收尾,你先回家吧。”

说完,他给四叔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将母亲带走。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张少龙将昏迷的刘大炮提溜进了院子。

一瓢冷水泼下后,他幽幽转醒。

“你,你想干什么?”

睁开第一眼,便看到张少龙,刘大炮被吓得不轻,急忙往后爬。

不过张少龙却是没有再伤他的意思,坐在院中藤椅上,翘着个二郎腿道:“别怕,我不会再打你的,我留下来呢,就是想跟你对一对口供。”

“对口供?什么口供?”刘大炮完全不知道他想干啥。

“口供啊,当然是你这身伤怎么来的了?”说完,他笑眯眯道:“是你自己把自己打成这样是不是?”

“你……”刘大炮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你放屁!!!!”

他气坏了,自己这身伤,分明是他打的,他打的,他打的啊!!

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呢?

“哦,那看来是谈判失败喽。”张少龙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打了个响指后,冲身后的堂屋喊道:“春花婶,出来吧,别躲了,我都看到你了……”

第4章 修灯泡

“你,你怎么知道她在这里?”刘大炮脸色刷得一下白了。

“我不仅知道,还明白你们干了什么龌龊勾当。”张少龙目光灼灼的盯着他,尽量多的给他一些心理压力。

见他依然不愿承认,于是翻手看了一眼时间,张口道:“嗯,时间也不早了,想必金凤婶差不多该回家了吧?要不,我跟她聊聊?”

张少龙嘴里的孙金凤,自然是刘大炮的老婆了,村里出了名的悍妇。

“别,别介啊。”

话到这里,他刘大炮不信也不行了,脸上表情阴晴不定的变换了几秒后,他长长的叹了口气。

张少龙见此,知道他心中已经有了抉择,于是笑道:

“好了,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这一身伤,是谁打的?”

“是,是我,我自己打的……”刘大炮一脸苦涩的说着。

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可他没办法啊……

“哦,是嘛,你还真牛逼。”

“……”

刘大炮此刻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在狂奔,可脸上却是不敢有丝毫的不乐意。

苦笑一声后,他道:“少龙,你就别折磨我了,我这一身伤,都是自己打的,求求你就放过我吧。”

他感觉再跟张少龙在一起,他真的会崩溃的。

“那行,既然你没啥问题了……那大炮叔你就自个保重,改天我再来看望你。”

说完,张少龙便愉悦的起身离开了。

看着张少龙离开,刘大炮长长的松了口气。

不过就在这时,那“恶魔”却是再次折了回来。

“你又干嘛啊?”

刘大炮是真的怕了。

“也没啥,就是突然想起件事来,你是不是接了我们家房本没还啊?你今晚找找,明天我要见到,如果见不到的话……你懂的。”

“我……”

刘大炮还想说啥,可话还没张口,张少龙便早已转身,留给了他一个漂亮的后脑勺。

……

张少龙离开后,并没有立即回家,去地里将刘大炮拦截的水流放开后,这才吹着口哨,愉悦的回家了。

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放水的这一段时间里,他的事情,已经在村里传开了。

村子不大,现在又是闲暇时间,大家没事坐在巷口,自然而然的,就讨论起今天的事情来。

“喂,张金福家的儿子出来了,你们知道不?而且啊,他刚回村,就干了件大事。”

“啥大事啊?这小霸王从小就无法无天,这次回来,村里又要遭难喽。”

“哎,还真被你说准了,不过这第一个遭难的啊,是那天杀的刘大炮,你还不知道吧?下午的时候,张家小子将刘大炮给打了,那血流的啊,都快流到巷口了……”

“真的假的?这么严重啊?”

“我还能骗你不成,隔壁招娣亲口说的,可惜我没能亲眼看到啊,如果我在场,一定往那天杀的身上吐口吐沫。”

“嗨,你就别逞能了,你要是真在场啊,说不定被吓成啥样呢,可惜了这张家小子了,刚从监狱里出来,就要再进去。”

“可不是咋的,这刘家兄弟在咱村啊,就是横着走路,那都没人敢拦的,这张少龙还是太年轻啊……”

诸如这样的谈话,在村里里的每一个角落发生着。

不过大家对刘大炮的描绘,却各有不同,有说他脑袋让打了个大窟窿的,有的说胳膊让卸下来的,甚至有人说那张大炮被打了个半身不遂……

然而描述虽有不同,但大家对张少龙的境遇,却得到了空前的统一。

那就是张少龙惨了,一定会被再次抓紧公安局去,然后投入大牢之中。

刘大炮是谁?

那可是龙阳村的村长啊,更重要的是,他的哥哥,还是县公安局的局长,甚至镇长遇到刘大炮,都得恭恭敬敬的。

张少龙打了刘大炮,他哥能善罢甘休?

所有人都为张少龙感到惋惜,多好的一个后生啊,就这样……哎……

当然,这一切是张少龙所不知道的。

张少龙心情愉悦的回到了家中,不过刚一进门,老娘便将一个包袱赛到了他怀中。

“少龙啊,走吧,你抓紧走吧,找个地方躲一躲,别被公安局的人抓到了,这包里,是干粮和三千块钱,足够你躲一阵子了。”

“……”

张少龙无语的同时,心中还微微有感动,“妈,你放心吧,事情我都摆平了,刘大炮不会找我麻烦的。”

“不找你麻烦?这怎么可能呢?”刘桂芬却是如何都不信,“走吧,你抓紧走吧,虽然娘也舍不得你,但总不能眼睁睁的看你再进监狱啊。”

“……”

“妈,我真没事。”张少龙有点不知道如何解释了,最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说的口干舌燥,这才全劝服了母亲。

“你说真的?他真的不会再找你麻烦了?”

“真的真的真的。”张少龙的脑袋都快成小鸡啄米了。

“那好吧……不过今晚你别在家里睡了,去瓜棚吧,万一有个风吹草动的,也好跑。”

“……”

张少龙最终还是接受了老娘的提议,从家里带了个手电筒后,便独自一人前往瓜地了。

不过他刚一出家门,便被巷口纳凉的寡妇喊住了。

“吆,这不是少龙么?这是要去哪啊?”

“哦,香婶啊。”张少龙驻足跟香婶打了个招呼:“俺娘让俺去地里看瓜呢。”

“看瓜?”被叫做香婶的女人摇了摇头,“桂芬嫂也真是的,一点不知道心疼儿子,这瓜都还没长结实呢,哪需要看啊,这不是让你去地里喂蚊子么?”

听到这话,张少龙尴尬的笑了笑,没有搭话。

而这时,香婶继续道:“少龙啊,俺们家灯泡坏了,不知道你会修么?”

“灯泡?”张少龙犹豫了下,“应该没问题吧。”

“那太好了,你抓紧给俺修修吧。”

说完,她便拉着张少龙的手,兴高采烈的来到了家中。

张少龙被她拉着手,心中十分的别扭,到屋里后,他便赶忙挣脱开来。

“香婶,你们家这灯泡,不是很亮么?不用修啊。”

张少龙看到,头顶的灯泡不仅亮,而且有些刺眼。

“是,是很亮。”香婶嘴上说着灯泡的事,但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张少龙。

白天的时候,她便发现张少龙身材魁梧,身上充满了阳刚之气,尤其是打人的时候,更是帅得一塌糊涂。

如今近距离观看,香婶惊讶的发现,她那已如一潭死水的春心,竟然有了一丝的萌动……

这一身肌肉疙瘩,真想摸一把啊。

“香婶,你没事吧?这灯泡还要不要修了?”见香婶一个劲的盯着自己,张少龙十分的不舒服。

“哦,我没事。”反应过来的香婶笑了笑,然后媚眼如丝道:“是里屋那个坏了,你跟我来里屋吧。”

说完,她便拉着张少龙,两人一起进了她的闺房。

第5章 缺钱

农村女人的闺房,并不像城里女人那样粉粉嫩嫩的。

但这内衣内裤啥的,却是少不了的。

张少龙一进内屋,脸便红了起来。

因为他发现,里面到处都是穿过或者没穿过的内衣内裤……

而且,不少还是蕾丝的……

他真想不到,这香婶,竟是如此的——闷骚啊?

香婶也察觉到了张少龙的变化,不过她却装作没看到,笑呵呵道:“少龙,你看看我这灯泡怎么弄?坏了好久了,一直没人过来修。”

“这个……”张少龙抬头望去,脸上了露出一丝犹豫,“这个太高了,恐怕够不到啊。”

“没事,你可以踩着床,你那么高,一定能够得到。”

“那行吧,我试试。”说完,张少龙便脱掉凉鞋,准备上床。

不过他鞋刚脱完,一旁的香婶却扯了扯他的衣服。

“上衣也脱了吧?”

“上衣?”张少龙一脸奇怪,“上衣不用脱啊,不碍事的。”

“怎么不碍事了?灯泡上面那么脏,十几年没动过了,你一动,不沾一身灰啊,快脱下来吧。”

说完,她竟然就准备动手。

张少龙被吓了一跳,急忙后退,“我自己来,自己来。”

脱完衣服后,张少龙踩着床,颤巍巍的将上面的灯泡拧了下来,查看了一番后,说道:“香婶,这灯泡坏了,家里有新的么?”

“有,我给你拿去。”

没多一会,香婶便将新的灯泡给拿了回来。

“你装的时候小心点啊,可别摔着了。”

装灯泡,那可比拧下来困难多了,所以她特意嘱咐了一句。

“你放心吧,我够得着。”

说完,张少龙便踮着脚,小心翼翼的看开始装灯泡。

不过即便如此,距离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香婶,你扶着我点啊,我怕掉下去。”

“放心吧,有我呢。”

说完,香婶便靠到床边,双手环抱住了张少龙的腿。

“好了,搞定。”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张少龙终于装完了,香婶拉开旁边的开关,房间里瞬间亮如白昼。

“香婶,我跳下去了啊。”

说完,张少龙便准备跳下床。

不过他一低头,却是看到了别样的景色……

他站的高,刚好能透过香婶的领口,看到里面的春光。

更要命的是,因为天热,香婶竟是连内衣都没穿,张少龙可一览无余的看清全貌。

我勒个乖乖的, 这一点不比诗雅妹子的规模小啊?

不可抑制的,一道鼻血流了下来。

香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他如此,还以为犯病了,急忙上前想要查看。

而就在这时,张少龙却开始往下跳了。

于是,一个没配合好,张少龙便结结实实的将香婶压在了身下。

“香婶,你没事吧?”

张少龙吓坏了,自己可一百五十多斤呢,这要是弄不好,非得压伤她不可。

不过香婶却是没事的笑了笑,“你小子也不悠着点,把婶压坏了,你照顾我下半辈子啊?”

张少龙尴尬的笑了笑,有点不知道如何面对她的调戏。

“香婶,你没事就好, 那啥,我,我走了啊。”

说完,他便从地上爬了起来,连滚带爬的逃离了。

而香婶待他走了好远后,才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喃喃自语道:

“臭小子,真长大了啊,以后也不知谁家姑娘这么有福气啊……”

一想到张少龙那结实的胸膛,她的心里便有些奇痒难耐。

……

张少龙满脸羞红的离开了,一直到出村,他的脸色还是红的。

香婶带给她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和林诗雅这样青涩的女生不同,香婶是那种熟透的水蜜桃,全身都透露着一股子成熟的女人味,跟她接触,一呼一吸,都能撩拨得你浑身难受。

虽然只是将她压在了身下,可张少龙体内的荷尔蒙,却是瞬间激增……

不跑不行啊,他真怕自己把持不住……如果真……

哎,不想了,以后还是离香婶远点吧,虽然她貌似年纪也不大。

一路疾行,没多一会,张少龙便来到了瓜棚。

将手电筒当灯用,将床铺铺好后,张少龙躺在凉席上发呆。

虽然才回家一天,但他却对家里的情况,有了个清晰的了解。

穷,是目前最贴切的形容词。

为了赚钱贴补家用,本来应该上高中的妹妹,已经辍学了,而母亲,则每天在刘大炮的食品厂打工,为的,只是赚那一月的八百块钱。

可这点收入,维持生计还可以,但要说还债,那就是杯水车薪了。

四年前,父亲患癌,为了给父亲治病,母亲跟全村的人借钱,村里人考虑到张少龙在城里当兵,而且已经是个军官了,前途无量,所以便将高利贷借给了刘桂芬。

可谁知,好景不长,半年不到,父亲便病逝了,而又过了半年,张少龙竟是锒铛入狱。

如此,整个家的顶梁柱,便全部倒塌了!刘桂芬跟妹妹,从此过上了暗无天日的还债生涯。

母亲跟妹妹已经如此辛苦了,自己如今回来,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她们受罪了。

赚钱,必须要赚钱啊!

可如何才能赚钱呢?

透视眼?

张少龙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这东西看看美女胸脯还行,但赚钱貌似不太现实吧?

要不白玉瓶?

想到这里,他从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鼻烟壶模样的瓶子。

这东西,是他从监狱里得到的,他在里面照顾了一个叫做董天浩的古董商人,他为了报答自己,便在出狱前,将这东西给了自己。

他开始没将这东西当宝贝。

可一次意外,受伤的他竟让这白玉瓶完成了认主,从那以后,他的脑海里便出现了一部《玉灵诀》。

获得了宝贝后,他欣喜若狂,每日勤加练习,而随着功力的增加,他渐渐发现,这个瓶子里,竟会莫名其妙的涌出一些奇怪的金色液体。

这个液体,张少龙称之为灵液。

灵液这东西,可是个宝贝,吞服之后,对身体有着极佳的作用,不仅可以强健身体,更能让人耳聪目明,他的透视眼功能,就是在吞服了一万滴灵液后出现的技能……

当然,这些并不是张少龙最关心的,他最关心都是,灵液对人体有用,那对农作物呢?

第6章 发财梦

张少龙在监狱的时候,便想过这个问题。

可灵液太过珍贵,他不可能随随便便的进行试验。

可如今家里已经穷的揭不开锅了,所以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走出瓜棚后,张少龙来到水桶前,小心翼翼的往里面滴了几滴后,开始给其中一垅西瓜浇水。

足足浇了四五桶水后,张少龙这才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脸希冀的看向远方。

要成,一定要成啊。

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凝聚了天地精华才形成的,老子的发财梦,可全指望你们了。

浇完了瓜地后,张少龙心满意足的回到瓜棚。

躺在凉席上,吹着夜风,听着外面的蛐蛐声,张少龙感觉这一刻真的是惬意极了。

这里没有战火纷飞,没有牢狱之灾,有的,只是平静的生活,以及岁月静好。

他咧嘴笑了,而笑着笑着,便睡着了。

这一夜,他做了个梦。

梦到自家的西瓜在咕咚咕咚的喝水,喝完之后,它们瞬间长大,并且,每一个都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就好像金子一样光芒万丈……

张少龙开心坏了,扔下手里的水桶,便准备去摘。

可就在这时……一个恼人的声音却是将他吵醒了。

“哥,起来,快别睡了,妈喊你回家吃饭呢。”

张少龙睡眼惺忪的睁开了眼睛,看到是妹妹后,心中顿时有些不爽:“这才几点啊,你就喊我起来,你让我再睡会。”

他正准备摘西瓜呢,在这个节骨眼上被叫醒,他如何不郁闷?

“哥,别睡了,这都五点多了。”玲儿不依不饶的推了推他,“咱妈说了,要让你五点半之前回去,包的可是韭菜馅的饺子啊。”

“韭菜鸡蛋馅的?”

“嗯,韭菜鸡蛋馅的。”

听到这话,张少龙这才不情愿的爬了起来,嘴里嘟囔了句后,穿上衣服跟妹妹回家。

“妹子,咱妈为什么这么早喊我回去啊?”

“还不是怕有人来抓你?咱妈可是说了,让你吃完抓紧再回去。”

“……”

张少龙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叹息一声。

哎,有种关心,叫做老妈觉得你该怎么怎么样……

两人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五点半了。

“哎,你们咋回来这么晚啊,万一一会公安局的人来了咋办?”

刘桂芬抱怨了一句,然后端着包好的饺子,进了锅屋。

“哥,你剥几瓣蒜,一会咱蘸着蒜泥吃,我去喊诗雅姐。”

说完,她便转身出门了。

张少龙打了个哈欠,然后睡眼惺忪的开始剥蒜。

没多一会,穿着睡衣的林诗雅走进了院子,“婶子,咱早晨吃韭菜饺子啊?”

“哎,是啊,这不少龙回家了么,他最好这一口了。”

“嘿嘿,那太好了,我也有口福了,需要帮忙不?”

“不用不用,你进屋坐着就行,一会就煮好了。”

林诗雅倒是自觉,进屋之后,就坐在张少龙对面,开始剥蒜。

张少龙看了她一眼,发现这妮子还真是天生丽质。

虽然刚睡醒,还没开始梳洗,但漂亮的脸蛋,却依然会让无数女人嫉妒的抓狂。

不过……再漂亮又如何?

张少龙冷哼一声,讽刺道:“吆,又来白吃白喝啊?还真自觉呢。”

“嗯?”

林诗雅愣了下,不确定的指着自己道:“你是在说我?”

“呵呵,我不说你,还能说自己啊?”

“你什么意思?”

林诗雅秀眉微蹙,“我怎么就白吃白喝了?”

“也对……”张少龙继续冷笑,“你不仅白吃白喝了,还白住呢,你们城里人啊,脸皮就是厚,要是搁我啊,早就找块豆腐一头撞死了,可装不出这无辜的表情。”

“你……”

林诗雅气坏了,不就吃他们家一顿饺子么?能把他们家吃穷了?

再说了,自己可是交过住宿费和生活费的。

“你什么你?”

张少龙冷眼以对,“但凡你还有点羞耻心,就不能继续在这里住下去,我要是你,早搬出去了,可没脸留在这。”

他之所以怒怼林诗雅,那是有原因的。

他从妹妹嘴里,已经得知了,林诗雅住在这里,那可是白吃白住,虽然说钱交给了刘大炮,但家里却是没见到一分钱。

家里如今这么困难,维持两人生计就已经很勉强了,更何况,还要再养活她林诗雅了。

所以这口气,他必须出了。

“我不走,我凭什么走?”林诗雅现在是又气又委屈,自己交过住宿费和生活费了,自己凭什么要搬走?

更何况,这混蛋昨天偷窥自己洗澡,身子都被他看光了,自己不找他麻烦就罢了,他竟然敢倒打一耙!这让她如何不委屈?如何不气愤?

“呵呵,脸皮见长啊,是不是来咱村,其他没学会,就学会这不要脸了?”

“你……”林诗雅气坏了,不过她的话还没出口,便听张少龙又道:“也不对啊,就算是咱村,也没有人比你更不要脸的啊,难道你是无师自通?”

“王八蛋!!!!!”

林诗雅彻底爆怒了,可刚说完这句,刘桂芬便端着热腾腾的水饺走了进来。

“怎么,你俩闹别扭了?”

她一进屋,便发现氛围有点不对劲。

“没有,我跟她又不认识,闹啥别扭。”张少龙笑吟吟的说着,说完,便抄起筷子,大快朵颐的吃了起来。

有刘桂芬在,林诗雅也不好发怒,于是只能化悲愤为饭量,抄起筷子后,眼神凶恶的吃了起来。

如果张少龙是水饺的话,那这一顿饭的功夫,他早已经被开膛破肚无数次了……

张少龙这一顿饭吃的无比舒坦,虽然在外面也有吃水饺,可再好吃的水饺,也比不过母亲亲手包的啊!

吃过饭后,张少龙尊重母亲的意愿,准备去瓜棚看瓜。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出门,二大爷家的小胖却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

“三婶子,不好了,刘大炮来了,说是要来你们家。”

“啊?”

刘桂芬一听这话,吓坏了,“完了,他果然来找麻烦了,怎么办,怎么办啊?”

第7章 刘大炮吃瘪

短暂的慌乱之后,刘桂芬立马想到了问题的关键,然后推着张少龙便往门外走,“儿啊,你抓紧跑吧,找个地方躲一躲,等过了风头再回来。”

“妈,我没事,不用躲的。”对于母亲的关心,张少龙感动的同时,心中还微微有些无语,不就一个刘大炮么?老子想弄死他,那简直是易如反掌。

“怎么不用了?你听妈的,快点,快点走啊。”

她可是亲眼看到,张少龙把人家给打了,就凭刘大炮那睚眦必报的尿性,怎么可能放过张少龙啊?不可能!

“妈,我真不用走的,那个刘大炮,说不定是给我们送好消息的呢?”

“好消息?”

刘桂芬苦涩的笑了笑,然后继续推搡着张少龙,“走吧,快走吧,你太天真了……”

……

与此同时,另一边。

刘大炮出门后,立即吸引了无数村民的注意。

两人的事情,在村里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张少龙将刘大炮给打了!

他们感到痛快的同时,也深深的为张少龙的处境感到担忧。

这不,人家准备上门找麻烦了。

刘大炮所到之处,村民都会在背后小声议论起来。

“哎,可怜了桂芬婶啊,这儿子刚回家一天,恐怕又要进去了喽。”

“可不是咋的,少龙这孩子哪都好,就是太冲动了,少产一茬西瓜又怎么着?总比进监狱强吧?还是太年轻啊。”

“少龙这下可惨了,就算没有牢狱之灾,这刘大炮也不会放过他啊。”

“走吧,别议论了,再跟上去看看啊。”

“走,一起去。”

刘大炮兴冲冲的来到张少龙家,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一群围观的群众。

刘桂芬看着黑压压的人群,脸色瞬间白了。

“儿啊,我让你走你不走,这下可怎么办啊。”

一想到刚出狱的儿子又要进去,刘桂芬死的心都有了。

而张少龙看着气势汹汹的刘大炮,嘴角则是勾起了一抹微笑,“吆,大炮叔来了啊?”

“嗯,来了。”

刘大炮皮笑肉不笑的应了一声,然后将目光看向了刘桂芬。

刘桂芬被他看了一眼后,身体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长长的叹了口气后,她上前道:“他大炮叔啊,昨天的事,都是我们家少龙不对,他年纪还小,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放过他吧,只要不让他进监狱,您要多少钱,俺们都给,求求你了。”

如今的刘桂芬,已经没有其他奢望了,只要能保住儿子,她什么条件都愿意接受。

只不过刘大炮听到这话后,脸上却浮现出一抹不自然。

“少啰嗦,我今天来,不是为了这事,喏,你们家房本,我之前拿了用,忘了还给你了。”

“啥?”

刘桂芬听到这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王八蛋,不张口要钱也就罢了,竟然还把房本还来了?

不仅是刘桂芬,一旁的玲儿,以及周围的邻居,都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刘大炮脑子让驴踢了吧?

而场中,唯一知情的张少龙笑了笑道:“妈,既然人家还回来了,那你就收着吧,反正也是咱家的不是。”

“这……”

刘桂芬拼命的摇了摇头,感觉对方递来的根本不是房本,而是炸弹一般。

“他大炮叔啊,你是不是搞错了?这房本,可是抵押在你那的啊……我们钱还没还呢,我们不能要。”

刘大炮听到这话,心中暗暗有些恼怒,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废什么话啊!

他本来想还完就走的,哪曾想会有这么多人围观,这下脸可去安丢光了……

犹豫了下后,他张口说道:“少龙特娘啊,昨天的事呢,其实是一点小误会,我这当长辈的啊,也没做好,所以呢,这房本你就抓紧拿着吧。”

刘大炮一句话说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天啊,这还是刘大炮么?被打了不仅不报复,反而张口道歉?

这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啊。

不仅是在场的村民,就连刘桂芬,也呈石化状态。

她一门心思的想替儿子道歉,让对方原谅他,可她做梦都想不到,他,刘大炮,竟然张口道歉了?

“好,这东西我就替娘收着了,你滚吧!”张少龙怕母亲不接,便主动接住了房本。

房本递出的瞬间,刘大炮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了,顾不上张少龙的无礼,转身便准备离开人群。

今天,他真是丢大人了。

不过就在他一心想要离开的时候,张少龙却又开口了:“那个谁,刘大炮,你给我回来。”

“你又有什么事?”刘大炮转身,愤怒的看着张少龙。

“也没啥特别的,就是突然想起来,我们家这房子,你给租出去了是吧?既然这房子是我们的,那这房租,是不是也该转交给我们啊?”

他所指的,自然是林诗雅交的房租和生活费。

“你……”刘大炮被气的脸色涨红,“你别欺人太甚。”

“什么?你再说一遍?”张少龙威胁的看着刘大炮,大有一言不合,就说出秘密的架势。

“我……”

刘大炮又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似乎是因为愤怒,而牵动了受伤的心肺。

“好,我给,我给!”他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眼神之中充满了怨毒。

“诗雅,说说吧,之前你一共交了多少钱。”

林诗雅看到这里,又怎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啊,于是利索的说出了结果,“房租每月五百,生活费六百,一共交了半年。”

“啊,五百的房租?刘大炮你也太黑心了吧?”

“是啊,就咱这鸟不拉屎的穷山沟,五百都能租整一套了。”

“还有这生活费也够贵的,六百,六百啊,你也真敢收。”

要知道,除了买肉,龙阳村可都是自给自足,一口人一个月,可是连一百都花不到,他竟然敢要六百?

刘大炮听着周围的谴责声,脸色变得越发难看,再次咬了咬牙后,他恶狠狠道:“给,我给,我都给!!!!”

第8章 万里挑一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啊,一个月是一千一,六个月嘛……四舍五入后,给你算八千好了。”张少龙掰扯着手指,一脸的肉痛。

而刘大炮听到这话后,却是两眼一黑,差点晕厥过去。

一个月一千一,六个月是六千六。

这再怎么四舍五入,也到不了八千啊?

他本来感觉自己就够黑的了,可跟那王八蛋一比,自己简直纯情的跟小处男一样啊。

而张少龙似乎看到了他的心思,笑了笑后,冲身边的众人道:“我算数不好,大家帮我算算,这八千对不对啊?”

“对,太对了。”

众人齐声说道。

“算的一点没错,就是八千。”

“少龙啊,你还是太仁慈了,这六千六,四舍五入后,那可是一万啊,收他八千,那真是太少了。”

见张少龙真的思考起来,刘大炮吓了一跳,赶忙说道:“八千,一点都没错,我这就把钱给你。”

“那好吧,支付宝还是微信?”这东西,是张少龙刚跟妹妹学会的。

“支……支付宝吧。”刘大炮一脸的生无可恋。

“那好,你扫我。”

“滴……支付成功。”

“嘿嘿,这东西就是好用啊。”

看着账号里多出的八千块钱,张少龙心情瞬间大好。

至于刘大炮嘛,此刻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恶狠狠地瞪了张少龙一眼后,他转身离开。

而他刚一离开,其他人便一股脑的围住了张少龙。

“少龙,你咋做到的?刘大炮竟然被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是啊,你们没看到他那个样子,真是太解气了。”

“让这王八蛋一直鱼肉乡里,终于碰到硬茬了吧?”

张少龙听着人群的恭维,心中也是一阵暗爽。

“怎么做到的,就不告诉你们了,不过你们记着一句话,这龙阳村,不是他刘大炮的龙阳村,以后他要是再敢欺负你们,告诉我,看老子不拔了他的皮。”

反正这小小的山沟,也没有什么娱乐项目,跟他玩玩,也是不错的。

“哈哈,那感情好。”

听到这话,众人心中都是一阵宽慰。

“好了,你们都散了吧,我还有事呢,就不陪你们了。”

说完,张少龙便拉着母亲一起进了房间。

而一进堂屋,刘桂芬跟玲儿的目光,便投向了他。

张少龙被两人看的浑身发毛,然后便主动坦白了,“那啥……其实大炮叔今天来送东西,主要是被我打怕了。”

“打怕了?”刘桂芬还是有些不信,“你知道他哥是谁不?那可是县里的公安局局长,他能让你给打怕了?说,到底是咋回事。”

“真的,真的是让我打怕了啊。”张少龙一脸严肃道:“他哥虽然厉害,但也不能每天都帮他不是,你要知道,我以前可是当兵的,在绝对暴力面前,大家都是怕的嘛。”

“真是这样?”

“真的,真的真的啊。”张少龙小鸡啄米般点头。

“那好吧,我就当是真的了。”刘桂芬自然知道其中还有隐情,可儿子不愿说,她也不能一直追问,“晚上你回家住吧,别去瓜地了,我让你妹妹收拾房间。”

“不用,我睡瓜棚挺好的。”

张少龙摇了摇头。

家里一共就三间房,林诗雅占了一间,如果再给自己收拾一间出来的话,那妹妹只能跟母亲一起睡了。

她这个年纪,还是需要一点私人空间的……

“这几年你在外面受了那么多的苦,怎么可能还让你睡瓜棚。”

“妈,真不用。”张少龙一脸无奈,“我睡瓜棚挺好的,实在不行,我可以把那妮子赶走啊。”

“你敢!”刘桂芬一听这话,顿时急了,“人家姑娘挺好的,而且这半年来,没少给咱家帮忙,你要是敢赶他走,就别进这家门了。”

“啊……”

张少龙傻眼了,他只是随口那么一说,而且开玩笑的成分居多,但怎么都没想到,母亲竟是如此护着这妮子。

“好,我不赶她走行了吧,妈您说咋办就咋办。”

“这还差不多。”

说完,刘桂芬便去隔壁收拾东西去去了。

张少龙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任由母亲去安排了。

“张少龙,你过来下。”

就在这时,隔壁的林诗雅突然喊了一声。

“你是在叫我么?”

张少龙有些惊诧的看向林诗雅。

“嗯, 是在叫你,那个……早上的事我已经搞明白了,对不起,不该怪你的。”

哦?

听到这话,张少龙有些意外,这妮子倒是挺懂礼貌的啊,错不在她,竟然主动道歉了。

“哈哈,小事啦,反正房租已经到手了。”

林诗雅听着这话,无语的白了他一眼。

是到手了……还多了很多吧?

不过这样的话,她是不会说出口的,“那啥,钱,你能给我么?

“啥?”张少龙意外的看着她,“你脑子有毛病吧?这钱是我的,凭什么给你?”

“你……你胡说,这分明是我的,是我交的房租。”

“对,是你交的房租,可我现在是房东,钱在我这里没问题吧?”

“你……你胡搅蛮缠。”她被气坏了,这人怎么这样啊……

“可他们都说了,房租跟生活费根本就没那么贵,你应该退给我一部分。”

其实,她也不是想将这钱占为己有,只是想亲手交到刘桂芬的手里。

可张少龙这样,反倒是激起了她的好胜心,她偏偏要将这钱给要回来。

“退?”张少龙笑了,哈哈大笑:“小姑娘,你真是涉世太浅了,你还不知道什么是奸商吧?”

“不知道。”林诗雅冷冷的说道。

“不知道就对了,看好了啊,我这样的,长我这样的就是奸商,想退钱?没门!!”

说完,张少龙摇晃着手机,准备回屋了。

不过这是,气呼呼的林诗雅却是将他拽了回来,“你给我站住,既然你耍无赖在先,那也就别怪我无赖了,你房租都收了,我就一直住下去,住到天荒地老!!住到你倾家荡产!!!”

她真是气坏了,无奈之下,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然而,她这样说,张少龙听到后,却是更高兴了,“好啊,欢迎一直住下去,到时候再给你们家一万零一块钱,那就更完美了。”

“什么意思?”林诗雅不解。

“哈哈哈,你自己理解吧。”说完,张少龙狡黠的笑了笑,闪身离开。

而他刚一离开,身后便传来了林诗雅那歇斯底里的喊叫声,“滚!!!!”

 
兵王张少龙回归家乡,承包了所有的田地,辛勤耕耘,发家致富……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1.0281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