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妈有钱-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霄, 林诗诗

我爸妈有钱-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霄, 林诗诗

第1章 成了医赖

十五分钟之前,一辆黑色的帕萨特猛地一急刹车。

当他抱起车身前面那个小女孩的时候,整个人都飞了出去,之后就陷入了重度的昏迷。

“林霄,赶紧睁眼,快点!”

他叫林霄,救下那个女孩儿之后,感觉沉睡了很久,至于到底有多久,看对面那个护士的脸色就能判断出来。

林霄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一身的绷带不说,还被人怒气的指着鼻子。

“哟呵,你终于肯睁眼了!”

女人的声音透着一股尖锐的鄙弃感,甚至隐约能觉察到,她对林霄已经厌恶透了。

林霄抬起头的时候,才看清这个女人,颇有几分姿色,一身洁白的护士装都包裹住炸裂一般的好身材,关键还是那个脸蛋,如果不是怒火攻心,简直就是极品天使。

透过她的护士群,林霄看见了小腿上的网状黑色袜,格外的性感。

可惜的是,这个护士早就对林霄失去了耐心,用一种挖苦的语气说道:“我说,姓林的,你可是在我们院白躺了一天一夜,

林霄迷茫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有些痛苦的回忆着昨天发生的事情,想不到只是救了一个小女孩儿,自己就伤成了这样,差一点就见了阎王。

看到自己这一身的绷带,还有隐隐作疼的伤口,林霄终于清醒过来,恢复了一些意识。

对,他是林霄,京州市一所三流高校的学生,再过一个来月就要接受社会的残酷洗礼。

他记起来了,昨天在乐业百货打零工结束之后,本来准备给自己的女朋友秦雪梅买最新款的黑莓手机,当做毕业的礼物,结果却看到了帕萨特冲向小女孩的那一幕,于是他就进了医院。

想起秦雪梅,林霄不但忘记了疼痛,反而有些幸福的微笑了,那是自己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姑娘,尽管对自己一直有些爱答不理,但是能追到秦雪梅这样的女人,他觉得很幸福了。

“发什么愣啊?到底醒没醒啊?我问你话呢!”护士看林霄一直眨眼睛却没说话顿时就来气了。

“我还活着……”林霄傻傻的笑了。

小护士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总算是说话了,赶紧把医药费交上!”

“我交医药费?是不是搞错了?肇事司机呢?”林霄记得清清楚楚,当时的急刹车之后,车子肯定是停下来了。

“哪来的肇事司机?我们是接到了急救电话把你从臭水沟里捞出来的,你赶紧叫你最亲近的人带医药费过来,不然的话,我就报警了,到时候躺在监狱的时候,可别怪我。”

与此同时,小护士抓起账单直接往林霄的脸上一丢,却冷不丁一个穿大褂的男人,推开门就走了进来。

这是林霄的主治医师,杨主任,做事有板有眼,尽职尽责。

看到林霄正挣扎着要坐起来,他顿时有些愠色,“别乱动,你身上有石膏,小心骨头长不好。”

“杨主任,这是昨天从臭水沟捞出来那个,一天一夜了,一毛钱的医药费都没交。”小护士林可就凑到了杨主任的耳边,窃窃私语。

“一直联系不上么?”杨主任顿时有些不高兴。

“何止是联系不上,报警用的都是公共电话,不过我们发现了他的学生证。”小护士略带狡黠的看着林霄,“我就不信你没有亲人,不行我们就去找你们学校解决问题。”

提到学校,林霄顿时紧张起来,他的学校本身名气不大,而且有些势力刻薄,对自己只会放任不管,说不好还会把自己开除。

倒是杨主任想倒了什么,伸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放到了林霄的手里,“总记得一两个熟人的号码吧?用我的手机打给他们。”

“那个……医药费是多少?”林霄不禁有些紧张。

“不多,九千六百八十二块四。”小护士面无表情的说着,“现金或者刷卡都行。”

有零有整的一串数字,让林霄的心头微微一颤。

不到一万,可能换成别人都能接受,毕竟是救了自己的一条命。

可是,林霄是一个从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好不容易熬到了快毕业,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摆脱东拼西借凑学费的日子,结果立刻就冒出来将近一万块的医药费,家里的老头早就为了自己吃不上饭了,现在再要一万块,那不是让他去上吊?

其实,这点钱算什么?京州市有的是富人,吃顿饭,喝个酒万八千的就花了。可对于林霄,这就是要命!

眼下,能找的就只有秦雪梅了,那可是自己的女朋友,总不可能对自己袖手旁观吧?

想到这里,林霄默默的拨通了秦雪梅的电话,那个电话他记得比自己的身份证还熟悉。

果然,电话接通的一瞬间电话的那头传来了一个慵懒的声音,“哪位?什么事?”

“雪梅,我是林霄,是我啊。”听到秦雪梅的声音,林霄顿时心头一热。

“林霄?你换号了?还是换手机了?”秦雪梅明显有些不可思议。

“都没有,你听我说,我在医院,急需用钱,能不能把我昨天转给你的钱,先给我转回来?我急用……”为了不让秦雪梅担心,林霄还不忘隐瞒自己的伤情。

“停!”秦雪梅竟然迅速的截断了林霄的话,“什么钱?你什么时候给我钱?我还有事,先挂了。”

“别挂啊,我昨天不是给了你一笔买手机的钱?我现在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你先给我垫上,我出院再给你挣钱买新的,行么?”

“呵……”毫无温度的一声冷笑,让林霄毫无防备的心头一震。

“林霄,我现在正跟朋友逛街,就在黑莓专卖店,马上就要付款,你叫我转钱给你,我特么脸往哪里搁?别人都用最新款的苹果,我已经放低身份买黑莓了,你现在居然还让我再等?再等我连安卓接机是不是都用不上了?”秦雪梅的声音近乎于咆哮,“林霄,我早该想到的,你就是个土包子,贱癌入骨,我看上你才是瞎了眼,就这样吧,分手,别联系了!”

一声干脆的挂机声音。

林霄跟个呆头鹅一样愣在那里,久久没有缓过神来,被车撞了,就算了,怎么还丢了女朋友。

当他忙不迭的回拨电话的时候,只有无法接通的提示,毫无以为,对方已经把他拉黑了。

“哈哈……”林霄受不了这刺激,竟然癫笑了出来。

在秦雪梅的心里,他林霄竟然还不如一个破手机么?秦雪梅一直喜欢标新立异,她不是不要苹果,而是挑了一款进口的黑莓紫钻限量版,比苹果都要贵上两千块,而他林霄没日没夜的打工了半年才凑够了那点钱,居然还被嫌弃让她等了?

那他林霄算什么?屁都不是!

与此同时,杨主任伸手取下了林霄的手机。如果那个手机不是他自己的,那个动作绝对称得上粗暴。

“停药,联系学校领人,不然就通知保安扭送看守所。”杨主任一边说一边嗤笑不已,“唉,现在的大学生居然堕落到当医赖了,恶心。”

几乎是在杨主任离开的一瞬间,小护士直接硬生生的扯掉了林霄身上的针管,关掉检测仪器,傲娇的挺着胸脯走了出去。

而此刻,林霄瞪着账单上那刺眼的数字,失了神,难道见义勇为的他,竟然会落到这种田地地?

第2章 迟来的爱

其实这些年,类似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了,但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林霄还是有些不适应。

还不到一万块,他记得清清楚楚,有个富二代同学开趴体,一晚上就花了三万多,不疼不痒。而现在自己居然为了这点钱就陷入了绝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医赖,循规蹈矩了四年的林霄,救了一次人,居然成了医赖?

他想的很清楚,学校得到通知以后,为了挽回颜面,肯定会第一时间把自己开除,不影响招生,而他奋斗了四年的青春,也就这么荒废了。

他自己怎么都好,可是家里的那一对父母呢?他们还等着自己拿着毕业证回去光宗耀祖,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恐怕眼睛都会哭瞎吧?不敢想了。

林霄一把就捂住脸,感觉人生已经灰暗到了极点,生命几乎失去的意义。

意外的是,门忽然就被撞开,跟着一个端庄富贵的女人就扑到了林霄的身上。

“我的……”那个贵妇一瞬间就泣不成声了,“我苦命的儿,你找的我好苦哇。”

那哭哭啼啼的声音,顿时就让林霄怔住了,这怎么了?

他奔向推开那个贵妇,问她是不是搞错了,一抬眼却看见床头还站着另外一个中年男子,眼圈微红,脸上的皮肉都在颤抖,明显是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情感。

最后,他终于再也也止不住内心的感慨,眼泪在眼眶里打了几圈的转之后,还是不争气的打湿了皱纹。

“没事就好,也没有缺胳膊少腿。”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天花板,努力的咽回去那些眼泪。

妈?

爹?

开什么国际玩笑,我的爸妈应该还在山里刨土种芋头,怎么突然就冒出这一对喊自己儿子?

林霄的第一反应就是认错了人,绝对的。

看到林霄那发滞的表情,两个人才感觉到,是不是有些突然把孩子给吓坏了?

“你是我儿子,我才是你的亲生母亲,你放心,我们绝对没有认错,不信你看鉴定书。”

那个贵妇一边说,一边指挥身后正走进来的一个秘书,从包里翻出来一份文件。

那个男人也跟着凑过来,平复了一下贵妇的心情,跟林霄解释道。

男人叫马云腾,女人叫沈嘉朦,是一对夫妻。

十八年前,他们唯一的儿子在两个人堵在外面拼事业的时候被人贩子偷走。

从那以后,两个人竭尽全力寻找自己的儿子,结果却是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就在两个人已经绝望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了林霄在医院急需输血。

林霄的血液很特别,是一种罕见的血型,具有这种血型的人极少,所以血库早就被消耗一空。

在林霄用掉了仅有的几袋血之后,医院为了抢救需要,只好联系了曾经献过血的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马云腾。

马云腾在到了医院之后,被林霄的容貌惊呆了,跟自己极其的相似,联想到自己的儿子跟他差不多大,就做了亲子鉴定。

结果没让他失望,林霄竟然真的是他的儿子,这简直就是喜从天降。

收到结果的一瞬间,他立刻就通知了自己的老婆,马不停蹄的就跑了过来。

于是才有了刚才相认的那个环节。

这一刻,如果林霄的脸上能冒出字来,一定会写上:“逗我玩呢?”

马云腾看出林霄根本就不相信,只是淡定的笑了笑,接着说道:“亲子鉴定的内容,不会参假,我们也没有必要骗你什么,或者说你有什么值得我们骗的?”

马云腾的话倒是提醒了林霄,此刻的他,一无所有不说,还背上了医赖的罪名,再加上这一身几乎可以让他残废的伤,确实没有任何可以被骗走的东西了。

更激动的是林霄的生母,沈嘉朦,她急切的看着林霄。

其实,现在的问题不是林霄相信不相信,而是林霄的大脑已经陷入了空白。

即便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又如何?他忘不了自己是怎么长大的,日复一日的跟着山里的父母干农活,尽管很苦,但是老两口永远都为自己倾尽所有,包括不顾一切的送自己上学,逼着自己考大学,然后举债供自己上大学。

他没有那么不孝,翻脸就不认他们。

所以这一刻,林霄的脸上渐渐的浮现出了谜一样的犹豫,“所以,你们找到了我,知道我是你们亲生的,就打算让我跟你们在一起生活,抛弃我的爹娘了?”

这件事,林霄打死也做不到!而沈嘉朦也听出了林霄心里的不情愿,不由的脸色一阵红白泛滥。

她紧张,这无异于刺激了儿子最敏感的神经,赶紧摆了摆手,“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当年我和你爹,一门心思做生意,忽略了你的安全,才让你被拐走,这都是我们的错。”

“你放心,从先开始,我们给你最好的生活,弥补这些年对你的亏欠。”

沈嘉朦满怀期待的看着林霄,顺手拉了一下马云腾的衣服,“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说话啊。”

“对对,都是我和你妈妈的错,我们一定好好的补偿你。”马云腾也百感交集,下意识的就去抓儿子的手。

但是,林霄已经触电的把手缩了回来,成功的躲避了马云腾的亲近。

至少现在,林霄还没办接受这一对父母。

这一幕放在马云腾和沈嘉朦的严重,就是林霄不想认自己。

他们不知道,此时的林霄想的满脑都是自己在深山老林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那对父母,叫他情何以堪?

“我知道,你接受起来,有难度,其实今天来,也是想给你换一家更权威的专科医院,你的养父母就交给我们吧,我们会把他们接过来的,你放心吧,到时候我们见面细聊。”沈嘉朦说完就看向了自己的老公。

马云腾深吸一口气,略带迟疑的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银行卡,放到了林霄的床头。

“这里的钱不多,是我跟你妈妈的一点心意,不够再跟我说,这些年苦了你了就当是我们迟来的爱吧。”说出这个爱字的时候,马云腾不由的老泪纵横了。

“这里是一个亿,你拿好。”沈嘉朦抓起银行卡,强塞到了林霄的手里。

一个亿……

林霄的脑子上飘过一连串的数字,而卡片上的一串连号吉祥数也提醒他,不会是假的。

这迟来的爱,是不是有些太刺激了?

第3章 胶原蛋白

“密码是你的身份证号后六位。”沈嘉朦揉了揉自己的眼圈,然后松开了林霄,“你好好的养伤……”

“我想一个人待会儿。”林霄面无表情打断了她的话。

沈嘉朦显然没有停下里的意思。

可想而知,十八年了,好容易找到了自己的亲骨肉,她有一肚子的话要说。

可是,马云腾已经感觉出来林霄心里的波动。

他伸手轻轻的一拉沈嘉朦,打住了她就要脱口而出的话语。

“也好,你静一下,我们去给你办理转院,这家医院实在是配不上我马云腾的儿子。”说话间,马云腾就拉着沈嘉朦走了出去。

其实两个人出门之后,并没有走远,而是站在门口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

“你太心急了,孩子突然遇到这种事情,怎么接受得了?”马云腾轻轻的搂住了沈嘉朦的肩膀。

“说的也是,那一个亿就当给儿子的零花钱了。”沈嘉朦靠进了他的怀里。

“嗯,哪怕他暂时接受不了,至少能过得不那么寒酸,我查过了,他这些年过得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日子。”马云腾不由的握紧了拳头。

而此时,沈嘉朦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话锋一转,低声问道:“儿子伤的那么重,怎么没有任何的监护仪器?身上的针头还有残血,不会是硬拔的吧?”

马云腾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阵冷笑,“我问过了,说咱们儿子是医赖,没钱不给看病。咱们可是搞医疗器材起家的,跟医院天天打交道,怎么会不明白这里面的猫腻?”

“我不管,你马上打电话给院长,要是我记的没错,这家医院的院长使我们一手扶持上来的吧?”沈嘉朦记得很清楚,这家医院的院长姓张,早年就是靠着马家的关系一点点的获得提升。

“好。”马云腾掏出手机,搂着沈嘉朦就走进了长廊的深处。

其实这些话林霄听得一清二楚,但是他的脸上却露出了艰涩的表情。

活了二十多年,突然发现自己是个富二代,林霄的内心其实是崩溃的。

身为一枚资深吊丝,林霄清楚的很,这些年没少为钱发愁。

他记得第一次请女同学,一根哈根达斯就让他肉疼了一整天。

而跟秦雪梅谈恋爱的这半年多,他为了承担起女朋友的奢侈生活,开始没日没夜的打工,居然还是落到了今天的下场。

林霄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去年春节,父母连顿饺子都没吃上,还被人堵在门外讨债。

这一切的根源是什么?穷!

穷到这份儿上,吃饭都成了头等大事,何谈买房,结婚?

林霄忽然想明白了,既然上天给了他这个机会,他没有理由拒绝。

差不多这个时候,马云腾也办理完了转院,刚好回到了病房的门口。

听到了那一串脚步声,林霄默默的喊了一声:“你们进来。”

可想而知,马云腾夫妇迫不及待的就走了进来,凑到了林霄的床头。

“我想清楚了,你们不可能骗我,你们应该是我的亲生父母。”

听到这几句话的时候,马云腾夫妇立刻面露喜色,但是接下来的话,却给了他们一个打击。

“可是,我不可能立刻就认你们,我毕竟不是你们养大的。”

“明白。”马云腾夫妇明显有些紧张了。

“所以,一切都等我爹娘到了之后再做决定,他们辛辛苦苦的把我拉扯大,我没有那么忘恩负义,我要尊重他们的意见。”

其实林霄说的这些话,不但没让老两口伤心,反而让他们看到了儿子的闪光点。

第一,失联了小二十年,如果林霄立刻就亲昵的喊自己爸爸妈妈,那是真感情么?

第二,林霄懂得尊重养父母的意见,这是一个大孝子,说明自己的儿子没有泯灭心性。

最后,他没有拒绝,给自己留了余地,已经是让他们心甘如怡了。

“没事,我们都能理解,我们已经连夜叫人去接他们两口子了,不出两天,我们就能见面。”其实马云腾猜测,那老两口应该不会阻止儿子认祖归宗,毕竟马家现在可是富甲天下。

倒是沈嘉朦,一直有所担心。

她在怕,怕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儿子却对自己心生恨意,万一不认自己,那该如何是好?

林霄安慰性的对两个人笑了笑,“当年的事,无从考究,但是我希望不是你们故意抛弃了我,不然我不会原谅你们。”

“不会!”两夫妻赶紧摆手。

“既然是人贩子做的,就让他们千刀万剐,也算是罪有应得。”

“一定。”马云腾如释重负的笑了,然后大大的舒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马总,我能进来么?”

是个女人的声音,很甜,听一句就能让人心里发酥。

马云腾稍稍的平复了一下心情,低声说道:“进。”

门推开的一瞬间,林霄的眼睛直了,如果说自己的前女友秦雪梅漂亮,那眼前的这个小护士就是国色天姿了。

身材高挑,大眼睛明亮,略圆的脸蛋上满满的都是胶原蛋白,还有一个尖到恰到好处的下巴,在质地优良的护士服之下,两条匀称的大长腿,让人想入非非。

“马总好,沈太太好,我是林诗诗,这位就是少爷吧?”林诗诗那甜美的笑容,似乎有一种魔力,能让人神魂颠倒。

林霄下意识的看了看林诗诗那高耸的部位,一个镀金的牌子上上雕刻着几个字:美华国际医院高级护理师,林诗诗。

人如其名,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沈嘉朦满意的点点头,“诗诗,相信你也知道了,我从现在开始,你要无条件照顾好少爷的生活起居,满足他的任何要求,懂了么?”

任何要求?

林霄的心里,有什么东炸裂开来,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被颠覆了,有钱人这么嗨么?任何要求的概念是?

而下一秒,更让他兴奋了,林诗诗浅笑着冲林霄一鞠躬,“请而为放心,这是我的本职工作,我一定会无微不至的照顾好少爷的。”

第4章 美丽倩影

沈嘉朦满意的点了点头,还给她一个十分信任的微笑,“我相信你们的专业水平和服务态度对得起你们的收费。”

林诗诗识趣的走到了林霄的身边,用一种极其温柔的目光扫视了一下林霄的身体,然后就十分的关心的说:“少爷,你的胳膊上有一处淤青,没有及时处理,病房的环境那么恶劣,要是不及时消毒造成感染就危险了,让我帮你处理一下吧。”

这声音实在是太甜了, 让林霄感觉到自己的骨头都酥了。

淤青而已,能感染那是奇迹吧?也太小题大做,放在深山老林里,就是被野狗咬了,也没人给处理的。

但是,林诗诗已经表现出了她十分专业的态度,轻轻的蹲下来,从医药箱里拿出了消毒用的棉签和药液,平托起林霄的胳膊,十分温柔的给他擦拭着。

马云腾看到这一幕,跟自己的妻子一个温情的对视,然后心照不宣的携手走了出去,把病房的门轻轻的关上,不留一丝缝隙。

此时的林霄,已经完全沉浸在林诗诗的柔情之中,不由得心神荡漾了。

他不禁感慨,一朝翻身,自己这暴富的生活就开始享受起来了?

林诗诗在林霄的眼里,简直就是天使中的天使,这跟对自己颐指气使的秦雪梅倾城了截然的对比。

足足半小时的时间里,林诗诗一直用极其温柔的目光对着自己,然后细心的给自己检查了几乎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直到完全确认完毕,还不忘搀扶着自己走出了病房。

其实完全没必要这样,但是林萧就是在享受这种惬意的感觉。

看到亲生父母的时候,林霄竟然不由得一阵羞涩了。

本想挣脱的林霄,却被林诗诗紧紧地扶稳了,在她的眼里,作为林霄的贴身护理师,她必须无微不至,片刻不离身。

林霄也知道,在林诗诗照顾自己的起见,哪怕自己有一点点的闪失,比如说吃饭被烫到了,都有可能葬送职业生涯。

关系到林诗诗的前途,林霄也就不想那么多了。

马云腾关切的走到了儿子身边,而沈嘉朦更是格外的关爱。

“好了,咱们直接去私人医疗会所,车都安排到位了。”沈嘉朦轻轻的靠近林霄。

“私人医疗会所?这什么东西?”林霄差点懵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少爷,那就是马家的私人高端医院,只对高阶层的人开放,也就是我照顾你的地方啊。”林诗诗冲他甜甜的一笑。

其实,此刻的林霄已经飘了,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飘到了九霄云外。

林诗诗的身体正应了那个形容女人的词,柔弱无骨,尤其是她胸前的酥软,揉压的林霄心头暗爽不已。

但是,林霄也有些紧张了起来,他不敢想象有钱人的生活,竟然有自己专用的私人医疗会所。

就冲会所这两个字,他也感觉的到,这有钱人的世界简直堪比天堂。

紧张之余,他想到了自己的那张银行卡,总算是轻松了一些。

一个亿,老子有了一个亿还愁什么?

林霄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大问题,赶紧站稳,然后压低了声音说:“我马上就毕业了,我想回一下学校,拿一下三方协议。”

三方协议,就是应届毕业生专用的就业合同,关系到林霄能不能正常的步入社会。

“啊?”林诗诗楞了一下,马云腾跟她提起过,林霄虽然是马云腾的儿子,但是早年走散了,现如今毕业在即,虽然学校很一般,但是身份摆在这里,毕业之后轻轻松松就能掌管一个家族企业,合同什么的不过是可有可无的玩意罢了。

“对,我在学校读了四年,总要画上一个完满的句号吧?”林霄其实是觉得自己好歹读了四年书,不能到后来连毕业都毕业不了,给自己山里的父母抹黑吧?

而且,他觉得,他有义务让老两口因为自己而自豪一次,那是他尽孝的方式。

林诗诗有些拿不定主意,略带疑问的看向了马云腾夫妇。

沈嘉朦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诗诗啊,少爷的一切都有你全权打理,这点事你可以决定的。”

马云腾也同意的点了点头。

林诗诗不傻,既然是林霄的想法,总不能立刻就驳回去吧?只好微笑着点了点头。

私人救护车上,轻微的颠簸之下,林诗诗那饱满的身材微微的轻颤着。

此刻的林霄就坐在她的对面,跟她温情的对视着。

林诗诗,就一个字,美!

精巧设计的护士裙彰显的她身材完美到了极点,尤其是那两条线条唯美的长腿,宛如一对艺术品,微微交叠在一起,让人目不转睛。

钱,果然是万能的。

林霄不由的在心里感慨了起来。

以前,他觉得秦雪梅就是这世界上最美的女人,那是他眼界不够开阔,现在看看,其实真正漂亮的妹子都被富人们收编了,比如眼前的林诗诗,仅仅是一个私人护士,就已经甩秦雪梅几条街。

渐渐的,林霄的目光开始变得大胆了起来,在林诗诗完美的身材上细细的打量着,丝毫没有任何的惧色。

那句话叫什么?有钱的是调情,没钱的是骚扰,现在就是如此。

林霄从来没有看美女看的那么的气势十足,仿佛对面的林诗诗天生就是给自己观赏的。

林诗诗已经感觉到了林霄看自己的眼神,明显的带着猎艳的邪念。

她不由得俏脸一红,微微的侧过脸,双腿并拢的更加紧密,不跟林霄的视线交错在一起。

说不出为什么,林诗诗越是躲闪,林霄就越是兴奋。

这叫什么?欲拒还迎么?

作为林霄的贴身私密护理师,至少在这一段时间内,两个人要二十小时在一起,距离不会超过半米,别说是被林霄不怀好意的打量。就算是有些简单而又无伤大雅的亲密接触,她也欣然接受,这是她的职业素养。

“医学上有个词叫气血过旺,少爷现在重伤在身,如果情绪波动太激烈,会对伤口造成麻烦的。”林诗诗的眼睛轻轻的瞄了一眼还在盯着自己看的林霄。

有种不疼不痒的警告,更像是暗示,居然让林霄更加的邪念四起。

不由得,林霄感觉身体都有些不自然的燥热了起来。

说话间,已经到了一个商场的门口。

车子挺稳的时候,林诗诗冲林霄巧笑嫣然,然后伸手拉上了一道粉白色的布帘。

就在林霄的注视之中,她轻轻的褪掉了自己身上的护士装,然后穿上一条牛仔短裙,套上了一件看似很简单的白衬衫。

阳光打下来,林霄盯着布帘上的倩影,不停的吞咽着口水,不由的伸出了手,就要扯下那个布帘,想要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我爸妈有钱-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霄, 林诗诗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03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