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风云录-历史军事小说-主角: 秦子飞, 李晴羽

才子风云录-历史军事小说-主角: 秦子飞, 李晴羽

第1章 软饭从天而降

冬末,大雪。

严寒入夜,冷风入骨。

秦子飞打了一个冷颤,从柴垛上睁开了眼睛。

“我在哪?”

他疑惑的四下观察,无数陌生画面融入脑海。

“我不是在跟喝酒么?怎么会跑到这柴房中来?不会是穿越了吧?”

秦子飞晃了晃头,无数本不属于他的记忆在纷至沓来。

“嘶!”片刻之后,秦子飞倒吸了一口冷气,从柴垛上哆嗦着起身。

此时他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他本事一位刚刚夺得央视诗词大会冠军的少年,在庆功宴上喝多了酒,一觉醒来,便穿越到了这个类似于古代华夏的世界。

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和他同月同日生,姓名相同。

不同的是,昔日的秦子飞乃人中龙凤,而这具身体的主人,则是窝窝囊囊的李家赘婿。

这柴房,便在燕朝名将李平国的府邸内。

燕朝与秦子飞熟知的大宋有些类似,虽有强敌环伺,但物富民丰,经济发达。

秦子飞本来亦是名门之后,但因奸臣陷害,家道中落。秦父与李平国有指腹婚约,今日是他大婚之日。

秦家落魄,李平国却并未悔婚,而是让秦子飞入赘。

本来秦子飞并无太多不满,可是大婚当晚,他被李府数人强行灌醉,丢入柴房。甚至连新娘的面都未见上。

他来到柴房门口,秦子飞哆嗦着准备打开房门,却发现有人上了门栓,并没有打算让他出去。

“难道这是要让我冻死在这里吗?”

秦子飞咬牙抬手,用力的锤了锤门。

就在这时,更夫之声响起:“ 丑时四更,天寒地冻,防贼防盗!”

秦子飞心下一惊。

四更天,那岂不就是凌晨一点。

这个时候,李府中人怕是都已睡下,若今夜无人来救,他怕是要冻死在这里。

他开始用力撞门,试图撞断门闩。

撞了几次后,忽然有人在外面高喝一声:“干什么呢!”

秦子飞一怔。

一人将门闩打开,看了秦子飞一眼。

面前一人,身穿一件栗色长袍,腰间一条青龙纹带,脚踏绣云履,身型伟岸,威风凛凛。

秦子飞一惊:“大哥!”

来人正是李家长公子李天水,年纪轻轻,已经当上禁军殿前司副都统。

大燕王朝国主年幼,太后垂帘听政,相国把持权柄。

李天水身居要职,颇得太后信任,在李家,更是说一不二。

他冷冷的看了秦子飞一眼,不屑道:“你有何资格唤我大哥,三妹嫁你,名嫁实娶,你要认清自己身份!”

秦子飞低头不语。

李天水突然飞起一脚,直接给秦子飞踢回柴房:“难道你还想唐突佳人不成?哼,三妹礼毕之后,已经离府,你这种垃圾就连给她提鞋的资格都欠奉。”

秦子飞用力的咳嗽了两声,李天水这一脚,踢得他几近窒息。

他心下暗道:“素问李家三小姐李晴羽国色天香,知书达理,没想到竟在新婚之夜做出逃婚之事。这一世的秦子飞,也是窝囊!”

他缓了片刻,踉跄站起。

脑海中,秦子飞闪过一丝执念。

“既来之,则安之,凭借华夏千年积淀的文化,这一世荣华富贵,触手可及。今日欺辱,来日再报!”

看到秦子飞起身,李天水鄙夷道:“你文不能提笔,武不能上马,弱不禁风,腹内草莽,还想通过入赘改变命运,简直可笑!”

李天水踏步而入,抬手一推,再次给秦子飞推倒在地:“新婚之夜,你就在柴房蜷缩便可,若再敢撞门,打断你的狗腿!”

言罢,李天水转身离开。

秦子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门闩再次被上,秦子飞无奈,只能将自己缩在干柴之内。

李天水深夜怒来,对其警告,并未让他气馁。

大燕王朝重文轻武,冬月过后,春开之时,便有乡试,若能高中,便可以谋个一官半职。

在秦子飞看来,他这诗词大会冠军的底蕴,想要在这大燕王朝立足可以说是易如反掌。

至于说因何穿越,如何回家,根本不在秦子飞的考虑范围之内。

他从来不会对没有结果的事情做任何深究。

蜷缩一夜过后,有小厮帮秦子飞打开门闩。

秦子飞听到开门声,兴奋的冲了过去。

一个李府下人不冷不热的对他说道:“公子,你怎么跑到柴房了?这可不是你这种身份之人住的地方!”

秦子飞报以苦笑。

“好了,回房收拾一番吧,我们还要去给老祖宗请安!”

秦子飞知道,下人口中的老祖宗,便是李府目前辈分最高的老夫人。

按照礼数,清早每个人都要到老祖宗面前请安。

他恩了一声,随着小厮往外走。

小厮嘟囔道:“哎,真是到了八辈子血霉了,来到李府本来以为能过点好日子,想不到竟然要给你这么一个窝囊废当侍从!”

秦子飞微微皱眉。

“难道就连一个小厮都可以如此不敬了吗?”

他冷哼一声,刚要反唇相讥,小厮忽然用力一拽:“我说你能不能快点,误了时间,你我都要受罚!”

秦子飞犹豫一下,忍下一口怒气,随着小厮快走了几步。简单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元!”

忽然,回廊转过一个身形娇小的丫鬟。

她看到秦子飞和李元,抬手一拦:“李元,干什么去?”

“带他去给老祖宗请安呀!”

丫鬟过来抬手戳了戳李元脑袋:“你个蠢货,老祖宗是什么人,是这种家伙也有资格请安的吗?”

李元“啊!”了一声:“那如果不去,老祖宗怪罪下来怎么办?”

丫鬟一撇嘴:“愚蠢,老祖宗因为将军执意要让他入赘一事一直闷闷不乐,你还敢带他去触霉头,这和找死有什么分别?”

李元惊道:“老祖宗生气了?”

丫鬟道:“要是你孙女娶了这么一个窝囊废,你生不生气!”

李元道:“我不可能让这么个玩意入赘我家的!”

秦子飞冷哼一声:“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我就算入赘,也不是你们两个人能如此非议的!”

丫鬟不屑的“切!”了一声。

“这是大公子吩咐的!”

第2章 恶棍

秦子飞一怔。

李元鄙夷的看了秦子飞一眼道:“大公子吩咐,李府中人,对你非但不用礼遇,反而要极尽冷落挖苦之能事,直到你主动去找将军悔婚。”

丫鬟跟着说道:“秦子飞,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现在的李府,就算是一条狗都比你活的有尊严。”

秦子飞愕然。

李元道:“好了,跟我走吧,就算明知道会被责罚,我也必须要带你去。”

秦子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走!”

李元头前带路。

秦子飞快步跟上。

来到老祖宗的内宅门外,李元满面赔笑,来到了一个守在门口的一个丫鬟面前。

“水儿姐姐,劳烦通秉一声,小人带秦公子来给老祖宗请安!”

“老祖宗说了,李家米多粮足,有多少吃软饭的都养得起,但却看不得那些卑贱之人辱没门楣,二位请回吧,人贵有自知之明!”

李元苦笑道:“谨遵老祖宗教诲!”

他回头看了秦子飞一眼:“还不谢恩?”

秦子飞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李元一撇嘴,心下暗道:“人到不怎样,脾气不小!”

秦子飞入赘,按照规矩,三日内不得回家。

也就是说,他现在变成了一个新娘子。

可这些规矩在秦子飞的眼中形同虚设。

他直接离开李家,朝着秦家折返。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融合了原主灵魂的原因,他的情绪,总是会被李秦两家感染。

李家的冷漠,比对记忆中秦家温暖,让秦子飞大叹悲凉。

李秦两家相距不远,本来李府和秦府占地相差无几,但现如今,李家宅邸已经扩了数倍,而秦家只剩下了一个落魄的小院。

秦子飞踩着厚厚的积雪,略显蹒跚的来到家门外。

刚要抬手扣门,大门突然从里面被人撞开,门板破碎,秦子飞直接就被撞到在地。

一夜饥寒,身心俱疲,再加上他本就孱弱不堪,这一撞,秦子飞直接就半晕了过去,缓了半天,这才睁开了眼睛。

但见一个虎背熊腰,铁塔一般的壮汉,被十几人围着,用锁链勾着身体。

冬日冷晨,壮汉精赤上身,血迹斑斑。

本来秦子飞觉得自己被撞的几乎散了架,五脏六腑在不停的翻江倒海。但见到这一幕,他不知道从哪里涌来的力气,对着那群人一声暴喝:“住手!”

那被捆着的壮汉,便是秦子飞的胞弟秦子勇。

秦子勇见到秦子飞,一脸狰狞的横肉忽然散开。

“哈哈,大哥回来了,别急,先等我揍碎了这帮杂种再来说话!”

“慢着!”

秦子飞喊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秦子勇吼道:“飞虎帮这群不要脸的家伙,竟然要将小妹拉近窑子!”

秦子飞闻言,脑袋嗡了一声。

记忆中,秦家一共一母三子。

秦子飞老大,秦子勇行二,三妹秦子嫣尚未成年。

飞虎帮乃是王都之内凶名赫赫的帮会,干的都是下九流的勾当,敲诈勒索时有发生。

他连忙快走几步,咬牙忍着满身剧痛,来到院中。

那十几个围攻秦子勇的人中,有人一摆手。

这些人将松开手,放开了被锁链缠上的秦子勇。

这为首之人,便是飞虎帮坐下的以个小头目,名叫邓虎。

邓虎来到秦子飞面前嘿嘿一笑:“秦子飞,你可别说我们飞虎帮没有给你们机会,只要你把秦家小妹送出来,那咱们双方的债务,便一笔勾销!”

秦母月前病重,秦子飞与邓虎处借来五十两银子周转,以为入赘之后便可轻松还上债务。

这种想法,在原主看来并无不妥,但现如今的秦子飞却认为极其可笑。

按照常理来说,秦子飞三日内并无可能回家,这邓虎选择今日前来,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秦子飞冷哼一声:“我们约定好开春还债,你们今日来打算强行掳走舍妹,分明是蓄谋已久,借钱是假,夺人是真。”

邓虎哈哈大笑道:“秦子飞,想不到你入赘之后,脑子竟然也开窍了。不错,今天你这妹妹,是一定要被我们带走的。”

有人在邓虎身后高声喊道:“虎哥,跟他废什么话,直接将秦子嫣带走卖个好价钱,哥几个还能快活几天!”

邓虎抬手,示意手下人不要说话。

他上前一步,抬手按住了秦子飞肩膀:“秦子飞,不要以为你二弟能打一点,就可以阻止我们,我劝你最好识相,否则的话你们全家都要倒霉!”

秦子不屑道:“邓虎,想不到你竟然惹到我的头上来。难道你们飞虎帮,连李将军都不放在眼内吗?”

邓虎鄙夷道:“哼,在你入赘之前,李都统已经放出消息。你在李家地位甚至不如他们的一条狗。昨夜李大小姐新婚夜画舫抚琴一时已经传遍王都。你还好意思依仗他们?”

后面众人发出哄堂大笑。

秦子勇闻言更是羞怒红脸:“大哥……”

秦子飞从容不迫道:“坊间传闻,岂可轻信,难道你昨天晚上去画舫亲眼见到李家大小姐了?我大哥李天水亲自告诉你我地位低下了?”

邓虎一怔。

秦子飞抬手打掉了邓虎手臂:“昨夜我与李都统深夜纵酒,尽早更得老祖宗特准归家探母。因怕有小人谗言,这才独自归来。用不了多久,李将军就会委我重任要职,到时候你们飞虎帮需要看我脸色行事!”

邓虎倒吸了一口冷气。

秦子飞的话让他将信将疑。

秦子勇惊吼道:“大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成功的!”

邓虎微微皱眉:“哼,软饭不是那么好吃的!”

“好不好吃,你无权评论,欠你的五十两,待到约定日期,自会双倍奉上!”

邓虎沉吟半晌,最后咬了咬牙:“秦子飞,今次之事,还不算完,哼!”

他大手一挥:“弟兄们,走!”

一群人呼啦一下跟在了邓虎身后。

出门后有人疑惑问道:“老大,就这么放过那小丫头了?”

邓虎沉声说道:“不急,待我打听清楚状况再动手不迟!”

第3章 请安

邓虎等人走后,秦子勇快步冲到了秦子飞面前,直接将他抱了起来并大声吼道:“娘,大哥回来了!”

秦子飞从牙缝里面挤出几个字:“你要勒死我吗?”

秦子勇毫不在乎,他大步流星冲进屋内,放下秦子飞。

简陋的外堂内,一人从木凳上面冲了起来,飞扑秦子飞。

秦子飞张开双臂。

来人如同一只飞燕,钻进了秦子飞怀中。

她便是秀外慧中,豆蔻年华的秦子嫣。

“三妹,大哥回来了,我们肯定又能吃上饭了!”

秦子勇嘿嘿傻笑。

秦子嫣在秦子飞的怀中蹭了蹭,仰头娇声道:“大哥能平安回来,就算喝风也可充饥!”

秦子飞闻言一惊:“家里又没粮了吗?”

秦子勇道:“有,只不过昨日给平日里救济过我们的街坊分了一些,所剩无几!”

秦子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了,不日我便回带回银两。”

秦子勇继续傻笑道:“现在坊间传闻,你备受李家冷落,新婚之夜,新娘子竟然跑去画舫与一群公子抚琴游乐。我说不可能,他们还不信!”

秦子飞看了秦子勇一眼,无奈的说道:“有勇无谋的傻弟弟,我刚刚只是吓唬邓虎他们的,实际状况,可能比你们听说的还要惨!”

秦子嫣立刻紧张的抓住了秦子飞胳膊。

秦子勇一怔。

秦子飞话锋一转:“寒冬将过,春闱到来,我会参加乡试,考取功名,博取利禄,不消多久,便有官位!”

秦子勇皱眉道:“大哥,你虽然聪明,但一肚子草莽,和我差不太多,考什么功名?想办法巴结李家才是正事!”

秦子嫣娇叱道:“二哥此言差矣,男子汉大丈夫,生逢乱世当铁马金戈,战场立功,这盛世当朝,则应笔卷风云,运筹天下。”

秦子飞笑道:“小妹说的对,好了,我去看看娘。你们在外面等我!”

秦子飞掀开内堂门帘,来到秦母张氏塌前。

张氏年老体弱,在榻上听到动静,只是抬眼一扫,便又闭上双目。

秦子飞单膝跪地,握紧了张氏双手:“娘,孩儿不孝,让娘跟着受苦了!”

张氏咳嗽两声。

秦子飞继续道:“娘亲放心,孩儿已经准备好乡试,用不了多久,便可以连中三元,飞黄腾达!”

大燕朝科考分为三级,以县郡为单位的乡试,然后便是乡试选拔出来的人才进行会试,会试之后,便是殿试,三试同为第一者,便称连中三元。

大燕王朝立朝二百余年,还从未有人有过如此殊荣。

张氏闻言,不由得抬眼叹声说道:“哎,有心是好,但其困难程度,如缘木求鱼!”

秦子飞道:“娘亲好生休养,不要相信外界的流言蜚语,孩儿定会让秦家重振声威。”

张氏恩了一声:“希望吧!”

秦子飞告退。

面对这苦寒落魄的家道,秦子飞心下泛酸。

来到外堂,秦子飞并未多做留恋,简单嘱咐一番之后,便朝着李家走去。

不过他并未打算走正门回去,而是想从后门溜入。

到了后巷,正巧碰到一个双人轿子,缓缓从从面前落地。

轿帘掀起,一个身形婀娜的少女翩然落地。

她身穿石榴红暗花长衣,黑色披风迤逦拖地。头绾青丝中有秦子飞分不清材质的金色珠钗,富贵逼人。

肤如凝脂,杏眼如春,轮廓彷如鬼斧神工雕刻而成,九天仙女,不外如是。

秦子飞在文学院,见过无数美女,校花级别的角色,与这位比起来也稍显逊色。

她的气质,无人可以比拟。

秦子飞倒吸了一口冷气,李府中最美不过李晴羽,难道眼前这位便是?

他立刻快走了数步,来到了轿前。

秦子飞猜的不错,眼前这位国色天香的少女,正是李晴羽。

他看到了她,李晴羽亦注意到了秦子飞。

她秀美轻蹙。露出了厌烦神色。

秦子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突然快步上前。

“娘子新婚,彻夜未归,不知……”

秦子飞话音未落,便直接被李晴羽身侧的丫鬟打断:“你有资格在这里指指点点吗?”

秦子飞愕然。

李晴羽莺声轻语道:“走吧小环。”

这个丫鬟对着秦子飞做了一个鬼脸,然后竖起小指,扶着李晴羽走进李府。

秦子飞愣了一下,旋即跟上。

走了没多远,小环便压低声音在李晴羽的耳边道:“大小姐,这个家伙一直跟着咱们,肯定心存不轨。不如我让护院给他赶走吧!”

“毕竟是名义上的李家女婿,不能太过分。走吧,谅他不敢做些什么!”

“他敢,我打断他的狗腿!”小环回头对着秦子飞怒目而视。

秦子飞露出苦笑:“大小姐留步!”

李晴羽驻足,秦子飞高声说道:“大小姐画舫抚琴,彻夜未归,丢的不是我秦家颜面,而是李府声誉!”

李晴羽闻言一怔。

秦子飞继续说道:“有些事情,还请大小姐自重!”

说完这句话,秦子飞转身朝着柴房方向走去。

李晴羽看着秦子飞远去的背影,陷入思索。

小环不屑的说道:“哼,不自量力的东西,李府是非也是你有资格议论的?”

李晴羽沉声问道:“小环,大哥不是说用不了多久,这秦子飞就能够主动离开李府么?可我看他好像没有离开的意思!”

“小姐莫急,乡试即将到来,大公子公务繁忙,相信过几日,这秦子飞一定会灰溜溜的逃出李府!”

李晴羽心下暗道:“都说秦子飞唯唯诺诺,今日一见,却有傲骨!看来传说不可尽信!”

她默然半刻,转身走回闺房。

另外一边,秦子飞暗下决心,一定要在乡试中大放异彩:“今日你对我爱答不理,明日我让你高攀不起!”

刚走几步,碰到李元。

李元笑着拦住秦子飞的去路:“嘿嘿,公子,你还敢回来啊!”

秦烈一怔:“什么意思?”

李元道:“跟我走吧,老祖宗听说你偷偷溜走了,已经动怒,跟我去见她老人家吧,做好准备,一顿板子是少不了的!”

第4章 乡试

秦烈冷哼一声,昂然自若,跟随李元,朝着内宅走去,穿过三条回廊后来到内院。

一个宽敞明亮的大堂内,此时已经坐了不少李家亲眷。

老祖宗坐在一张雕着鱼纹的花梨椅上,两侧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下人。

她在主位,大堂两侧的椅子上面,则是坐着秦子飞不认识的人。

他进厅之后,快速的扫了一眼众人,然后来到了老祖宗面前,对着这位虽然年迈,但目光中透着骇人杀气的老人跪拜。

“孙婿秦子飞,给老祖宗请安!”

老祖宗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秦子飞。

秦子飞跪在地上,未听号令,不动如山。

厅堂落针可闻,无人说话。

秦子飞跪了半晌,老祖宗这才长处一口气:“起来!”

秦子飞长身而起。

老祖宗冷哼一声:“秦子飞,你并非不知规矩的山野村夫,竟然敢在今日偷偷溜出府中,我已听闻你仗势欺人,以我李府声势,去欺压百姓。你可知罪!”

秦子飞立刻左右观察。

一人豁然站起,直接呵斥道:“老祖宗问你话呢,你乱看什么?”

说话之人体型消瘦,穿着一件暗红长衫,手中拿着一对狮子头核桃,脖子上面,挂着一串琥珀珠。

秦子飞一眼就认出来,此人便是李府出名的纨绔,终日留恋烟花巷陌的李家二公子李天火。

和已经功成名就的李天水不同,这李家二子,不学无术,至今都未有功名,但却巧舌如簧,深的老祖宗宠溺。

秦子飞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我想看看是谁在老祖宗面前搬弄是非。没想到二哥竟然主动交代了!”

“呸,谁是你二哥!”

“昨日大婚,王都震动,陛下甚至送来贺礼,二哥若不认这份亲戚,可是欺君之罪。”

一句话,瞬间让李天火哑口无言。

老祖宗眼中闪过一丝讶色。

她咳嗽一声:“好了,秦子飞,你还是老实交代你都干了什么吧!”

“有地痞狗仗人势,试图在王都强行掳走舍妹充妓,我二弟与我奋起反抗,赶走贼人。若老祖宗不信,可派信任之人前往秦家附近打探。切莫听信小人谗言。”

老祖宗盯着秦子飞。

李天火吼道:“秦子飞,你把话说清楚,不要含沙射影!”

老祖宗道:“好吧,你不承认,也没办法,但私自溜出李府,自当责罚。”

秦子飞道:“孙婿甘愿领罚,但春闱在即,孙婿已准备好乡试,还请老祖宗手下留情!”

李天火哈哈大笑道:“就你,一肚子草莽天下皆知。还要考取功名,简直是荒谬!”

秦子飞不卑不亢的说道:“二哥此言差矣,我从未参加过任何一届科考,学问深浅,无人知晓。单凭臆测,便下论断,实非智者之言!”

李天火再次为之语塞。

老祖宗慢慢眯起了眼睛,一瞬间,她觉得所有人都小看了这个传说中唯唯诺诺的家伙。

李平国坚持信守婚约,难道已经看到他的不凡之处?

老祖宗心里想着,直接抬手说道:“好了,春闱还有七日,罚你在藏书阁面壁思过!”

秦子飞心下一喜。

李天火闻言,立刻出声阻挠道:“祖奶奶,这样的惩罚,未免太轻了吧!”

“那你说怎么罚?”

李天火道:“每日只让他吃一顿饭。给他长长记性!”

老祖宗一摆手:“也好,去吧!”

秦子飞行礼退下。

李天火看着秦子飞退走的身影,暗暗咬牙:“小垃圾,就凭你还想考中,哼,你若能过乡试老子以后管你叫哥!”

李府藏书阁,盛名在外。

若能入其内,对秦子飞大有裨益。

原主的确算是一个草莽,虽然略通书卷,但水平有限,只有一手好字算是唯一的优势。

若他能够包揽藏书,了解文史宗卷,燕朝风土,连中三元便更有把握。

进入藏书阁后,浓重的书卷气扑面而来。

秦子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下暗道:“能在这里七日再去赶考,莫说一日一餐,就算三日一餐,又有何妨!”

李元被派来看守秦子飞面壁,但他本有怨气,也就玩忽职守,找地方直接瞌睡起来。

秦子飞徜徉书海,不日便到了春闱这天。

考试时间是巳时正,也就是现在的上午十点整。

王都重地不必其余县郡。乡试人数众多,而且有不少王宫贵胄,富家子弟。

李天水为禁军副都统,辖王都城防重任,为保春闱太平,特派百人兵团,驻扎考场四周,更有暗岗不停巡查。

考场有好几个,每一个考场,都有一名主考官和一名副考官。

秦子飞的这个考场,主考官乃是赫赫有名的礼部侍郎,年过半百的徐朝河。

徐朝河以博闻强识,正直不阿闻名朝野,深得太后与相国信任。

能在他的考场,日后若能高举,便可以称为他的门生。

秦子飞暗叹自己好运连连,走进考场之内,提前一刻钟坐了下来。

刚坐下,身前一人忽然回头:“咳咳,兄弟,你闻没闻到什么味道?”

秦子飞心下一惊,跟他说话这人,看起来和寻常人无异,但腰间玉佩上面,却雕刻着龙纹,在阳光的映射下,暗光流转,柔和平静。

玉佩乃是身份象征,这玉佩一看便价值不菲,加上这龙纹,便可断定此人乃是皇亲贵胄。

一般这种身份的人,根本不需科考,便可由家族推荐入仕。

他的脑中连续闪念,同时随口说道:“什么味道?”

“一股酸臭味!”

秦子飞一惊,他低头嗅了嗅,然后略显尴尬的说道:“抱歉兄台,小弟秦子飞,想必你一定听说过,最近这段时间,我并未洗漱。实在冒犯,还请海涵!”

“什么?你就是那个赘婿?”

秦子飞点头。

“咳咳!”

这人挠了挠头:“天哪,想不到我竟然跟大名鼎鼎的李家赘婿前后。一会儿科考结束之后,一定给我讲讲到底怎么回事,这个香囊,放在你这儿吧!”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香囊,递给秦子飞。

“我叫燕永言,交个朋友!”

“姓燕,贵戚啊!”秦子飞暗道侥幸。

才子风云录-历史军事小说-主角: 秦子飞, 李晴羽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2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