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护花奶爸-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杨帆, 齐橙儿

超神护花奶爸-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杨帆, 齐橙儿

第1章 归来成奶爸

破旧的房间内,杨帆猛然睁开双眼,面带寒芒,气势滔天。

他本为天界主宰,镇压四海八荒,亿万种族,无人不惧,却在与域外魔族的战斗中被最信任的手下背叛偷袭。

关键时刻,他自曝本命仙器,带着众多敌人一起飞灰湮灭。

可现在看来,他竟是没死?

“爸爸......”一旁传来一道怯弱的呼喊声,扭头看去只见他五岁的女儿正蹲在墙角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流着泪又不敢哭出声来。

什么?

豆豆还没死?

他竟是回到了五百年前?

杨帆心神大震。

五百年前,他与豆豆的妈妈齐橙儿,相识,相知,相爱,最终走到一起私定终身,剩下了他们的宝贝女儿豆豆。

然而,齐橙儿却一直不带他回家见父母,直到后台他才知道,齐橙儿是燕京豪门齐家的掌上明珠,齐家高高在上,绝不会允许他这个穷小子玷污了齐家的门楣。

当他得知这一切之时,也是齐家找到他之日,他扔记得齐家二少,他那位名义上的二哥高高在上的站在他的面前,将他踩在脚下肆意羞辱,高高在上的讥讽他一个废物也配攀附他们齐家?

后更是打断他的四肢,将他丢下悬崖,更是告诉他要将豆豆溺死,说豆豆这样的野种是齐家的耻辱!

却未曾想到,他机缘巧合之下进入到了空间裂缝,穿越到天界,得到逆天仙器,从此以后一飞冲天,一路踏上那至高无上的天界之主之位。

站立巅峰之时,他也曾不甘心的穿越空间来到地球寻找豆豆和齐橙儿,可数百年后齐家都早已消失,他又怎么可能找得到两人的踪迹。

本以为,上一次的界域之战他的下场就是灰飞烟灭,未曾想他还有重来的机会!

“豆豆,你怎么缩在那里。”杨帆看向一脸怯弱的豆豆,只感觉心头好像是被狠狠的割了一刀。

“爸爸……”豆豆还是缩在角落,不敢动。

瞬间杨帆也是回想了起来,齐橙儿被齐家带走之后,他每日酗酒偶尔还吼豆豆,显然是他凶狠的模样让豆豆感到恐惧了。

豆豆才五岁啊!

我怎么能这么混蛋?

杨帆起身走向豆豆,心疼的将豆豆抱起来。

豆豆身体仍然在颤抖,显然很害怕和杨帆接触。

“豆豆,以后我不会再让人伤害你了!”杨帆柔声开口,心底暗暗发誓,绝不会再让豆豆受到任何伤害!

齐家再敢打豆豆的主意,他不介意将这个所谓的豪门在这世间抹除。

“橙儿,等我!”杨帆心头默默念叨。

只要再有三个月,就够了。

三个月后,重修灵力,孤身入燕京,这天下将再无任何人可以让你我分开。

我曾欠你一场婚礼。

三个月之后,我要这整个天下,为我们的婚礼喝彩!

“豆豆饿了吗?爸爸带你去吃好吃的。”杨帆会审温柔的同豆豆说着。

豆豆小心翼翼的点头,仔细瞧着杨帆的表情,生怕自己点头后,杨帆便开始大发脾气。

虽然她才五岁,可经历太多的她,也不止五岁的天真澄澈,而是学会了看杨帆的脸色。

杨帆刚准备抱着豆豆去开门,门便是猛地被砸开,他立即将豆豆护好,往门口看着。

“杨帆,你这房租已经拖了多久了?今天你再给不出房租,立马搬着自己的东西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一个肥胖女人叉着腰站在门口,嫌恶的往屋里看了一眼,扇了扇鼻子。

而她身后跟着三个拿着棍子的大汉,似是准备好时刻将杨帆给赶出来。

杨帆脑海中闪过一些模糊的画面,他隐隐记得,五百年前自己确实是给不出房租,被这房东赶了出去。

而赶出去之后,就是被齐家的人给抓住,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想到此,杨帆暗暗下定决心,绝不能再让这种事情发生!这辈子他一定会保护好豆豆,不让豆豆受到丝毫伤害!

杨帆一手护着豆豆,让她趴在自己的肩上,往前走了一步,语气和煦:“李姐,房租可以宽限两天吗?两天后,我会把钱送到你手里的。”

“还要宽限两天?”李姐瞬间气炸,她指着杨帆:“你个窝囊废,老婆都跑了还跟个废物一样,连一千多块钱的房租都给不出,你怎么还好意思活着呢?我都替你害臊!”

杨帆脸色一沉,心中已有怒气。

“把他的东西都给我扔出去!”李姐叉着腰同身后的人吩咐道。

豆豆听到李姐吼得大声,瞬间“哇”的一声哭了。

杨帆立即拍着豆豆的后背,目光冷冷的扫向李姐,同时在丹田中凝着自己的灵力,看看自己现在有没有同他们硬来的资本。

即使是没有灵力,这几百年来身经百战下来的招数也是能将这几个人制服。

“吵死了,哭什么哭,把这个小丫头片子一起给我扔了!烦死了,有什么样的爸……”

李姐的话还未说完,便是惊恐的看着那已经到了自己面前掐着自己脖子的男人,一样棱角分明的脸,不修边幅的胡茬,还有这一身穿出酸臭的衣服。

跟乞丐没两样,可这身上的气势竟是如此骇人!

“房租我会给,不要吓着豆豆。”杨帆冷冷的说着,眼中是警告的意味。

李姐吓得腿都软了,快速的点头:“好、好!”

“两天后,我把房租给你送过来。”杨帆说完,便是将手收了回来,往屋里那些愣愣的看着自己人看去:“滚。”

一个字,带着渗人的凌厉,他们打了个寒颤,这人身上的气势好骇人!

他们往李姐看去,眼中有惊恐,可又不敢随意离开。

“走,我们、我们走!”李姐招了招手,便是跌跌撞撞的离开。

豆豆还在哭着,只是相较之前,声音小了很多。

杨帆继续拍着豆豆的后背:“乖,豆豆不哭,爸爸带你去吃好吃的。”

杨帆慢慢的哄着,总算是将豆豆哄的不哭了,他在床底下自己时常放钱的地方找到了钱,所有的钱加起来不过三十八块零七毛。

第2章 我要那个熊

他将钱捏紧了些,看着地上那一堆酒瓶,只想给曾经的自己几个巴掌。

美食街,两旁各种美食都有,杨帆牵着豆豆,豆豆很开心,一跳一蹦,看着各种美食,馋的流口水,只是没跟杨帆要一样吃的。

直到在一个玩具店,她停在那里停了好一会儿,杨帆见她一直盯着里面的一个熊,将她抱了起来:“豆豆要这个熊吗?”

豆豆摇了摇头,可眼神已经出卖了她。

杨帆见豆豆想要又不敢要的模样,揉了揉豆豆的头发,越发的心疼起她的懂事,便抱着她走进了玩具店。

“呀,快出去快出去!”杨帆刚踏进去,一个女店员便跑了过来,脸色大变的将杨帆往外面赶着。

杨帆站在原地没动,看着她。

豆豆紧紧的抱着杨帆的脖子,眼中有害怕。

“好臭啊!”那店员捂住了鼻子,厌恶的看着杨帆:“我们老板今天不在,要钱去其他地方要!”

“爸爸,走吧……”豆豆小声的在杨帆耳边说着,十分的害怕。

“不怕,爸爸在。”杨帆低低的安抚着豆豆。

曾经,他将豆豆送进了福利院,没有好好照顾她,现在老天再给了他一次机会,他要好好的爱护豆豆,让豆豆快快乐乐的长大!

“我是进来买熊的。”杨帆努力的礼貌着,不同这店员置气。

毕竟自己的穿着,看起来确实是会让人误会。

“买熊?”那店员将杨帆打量了一遍,捏着鼻子冷笑了一声:“做了丧尽天良的事情,带着这小女孩乞讨,讨了很多钱,现在又准备拿钱对这小女孩以示关心了?”

“小心我报警!”那女店员说完,便是立即招手叫着保安:“保安,保安,都给我赶出去!”

杨帆面色一沉,准备发作的时候,豆豆立即抓着杨帆的手:“爸爸,我们走吧……”

豆豆面上的害怕越来越深,杨帆有些错愕,她是在害怕什么?

“爸爸今天没有喝酒,要听豆豆的话……不要这些坏叔叔打爸爸……”豆豆说着眼泪瞬间滚了出来。

杨帆心中一动,已是明白了过来。

在之前杨帆喝醉之后,只怕是时常带着豆豆到一些店里面闹事,然后就被那些保安打。

所以豆豆看着今天又有保安出来的时候,就开始害怕了。

他微微点头,心中有深深的愧疚,他今天只有三十几块钱,要是买也买不到什么好的,他抱着豆豆往外面走去,声音温柔:“豆豆,等爸爸以后有钱了,把这里面的所有娃娃都买给豆豆好不好?”

“好。”豆豆立即高兴的点头。

那店员跟保安皆是轻蔑的看着杨帆的背影,甚至那店员朝着杨帆离开的地方吐了口口水:“呸,也不照照镜子,自己是个什么鸟样儿,竟然还把店里面所有的娃娃都买了,只怕这辈子能不能吃得了饭都不一定,还要买娃娃!”

杨帆虽是换回了五百年前的身体,但是在李姐来要房租时,自己探寻灵力的时候,探寻到了一些灵力。

很微弱,但是能用。

因为这灵力,他的听力极好,将方才那店员的话完完全全的听在了耳朵里。

他将豆豆刚才看过的好吃的,多多少少买了些,将仅有的三十八块零七毛钱用完之后,才带着豆豆回家。

将家里收拾收拾,洗了澡,换了衣服,刮了胡子,屋内已是焕然一新的感觉。

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豆豆将作业写好,见杨帆盘腿坐在床上,她跑了过去:“爸爸,明天我要上学了,你送我去学校好不好?”

杨帆睁开了眼,入目就见到豆豆期待的目光,他点了点头,没有犹豫。

豆豆立即笑开:“谢谢爸爸!他们都说我没有爸爸,我明天让他们看看我有一个好帅好帅的爸爸!”

杨帆愣了一下。

自己从未送豆豆上过学,之前都是豆豆妈送的,而后来就是豆豆自己去的。他没想到,那些同学竟然会这么说豆豆!

第二天一早,杨帆便起了床,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特意找了最好的一件衣服穿上,便带着豆豆去上学。

一路上豆豆都哼着歌儿,一蹦一跳,杨帆的心情也极好。

可想到房租的问题,心中又稍稍犯了难。

自己上一世因被齐家打压,只能在工地搬砖赚钱为生。

房租是一千多,而自己就算是去工地搬砖,一天也才三百块钱,两天连一千都不够,自己还跟李姐说过,过两天就会把房租钱送到李姐那里去。

杨帆皱着眉,一路沉思着。

自己现在灵力不深,去给别人做保镖,也得经得起别人的考核,就算是经历过考核,别人也不可能会提前支付报酬。

到了学校,豆豆笑容满面的同杨帆挥手告别,叫爸爸的时候,声音特别大,其他的小朋友都惊讶的看着杨帆,而后杨帆便是听到他们的聊天内容。

“豆豆,豆豆,你有爸爸呀?”

“你爸爸好帅啊!”

“豆豆,你妈妈呢?”

“我也想要这么帅的爸爸!”

……

杨帆想着,便是按着记忆往搬砖的工地走去。

到了工地,工头看见杨帆时,便是瞬间撇过头,当做没看见他一般,喝着茶,望着那些埋头苦干的工人:“都精神点,好好干,不要偷懒啊!”

杨帆知道这工头对自己有意见,早就不想要自己在这里干了。

而又碍于自己的一个朋友苦苦哀求,才勉强同意他在这里干。

那个朋友干活诚恳,很是老实,深得工头喜欢,所以有那个朋友说的好话,这工头还勉强能网开一面。

可自己现在这么久没来工地,这工头已经不想再搭理自己。

“张头。”杨帆走到了那戴着安全帽的工头面前,踩在乱泥堆上。

张头立即拿出了手机:“喂、喂,啊,你说。”

张头说着,便是拿着手机到处走,杨帆跟在张头身后,一声不吭,不卑不亢,步履沉稳。

一直到张头再也装不下去,转过头瞪着杨帆:“你跟着我做什么!你跟着我,我也不可能会借钱给你,还有啊,我这儿真不需要你这种好吃懒做还想要很多钱的人!”

第3章 金富顺

“张头,给我一次机会吧,今天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杨帆定定的看着张头,腰背挺直,精神面貌与之前的模样判若两人。

之前,是个颓废等死的废物。

现在,这个人好像能有点前途。

“不可能!”张头想都没想,依旧回绝了,他才不会拿着钱往这种人身上砸。

杨帆正想着该如何说服张头的时候,一道声音插了进来:“张头,给个面子嘛!”

旁边的胖子,双手捧着一包软中华往张头面前送着,笑的讨好,杨帆往旁边的胖子看着,心中带着无尽歉意。

他在这工地上搬砖,给胖子带来了很多麻烦,以前的自己觉得胖子对自己好是理所当然的,借给自己钱、自己不还也是理所当然,直到后来胖子再也不跟自己来往,自己才勉强醒悟一些。

他张头看着那包软中华,皱了眉:“下不为例!”

一手抽过软中华,从旁边拿了个安全帽丢给了杨帆。

见着张头走远,不善言辞的胖子拍了拍杨帆的肩头:“兄弟好好干,豆豆还需要你养呢。”

“放心吧。”杨帆将胖子的手握了握,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有生之年,对于胖子的恩,他绝对会报。

朋友之间,也需要礼尚往来,方能长久,唯有一方的付出,人是会疲倦的。

一整天的时间,杨帆都在好好生生的搬砖,太阳毒辣,晒的汗水流,可这些砖在他手上,根本不算什么。

工地上的人瞧见杨帆兢兢业业的干活,一时间都有些不太相信。

晚上下班时,拿了工资,杨帆就往急急地准备赶去接豆豆,给豆豆一个惊喜。

她看到自己的时候,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杨帆正想着,忽的听见有救命声往这边传来,本是不想管闲事的,可走了几步那救命声竟是往自己这边靠近了?

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慌张惊恐。

杨帆终究是停下脚步,往那边望去,几个黑衣人追着一个中年男人跑着,中年男人跌跌撞撞,慌张的四处看着。

看到杨帆后,直接快速跑到了杨帆面前将杨帆抓着:“救我,救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只要你们放了我!”

显然,这个男人是将自己当成追他的人一伙的了。

这个男人还觉得,只要钱给够了什么都不是问题。即使对方是要杀自己的人,也可以背叛原本的金主。

杨帆将这男人仔细打量了一遍,西装革履,金丝框眼睛,头发一顺往脑后梳着,油光水滑。

像是个有钱人。

“放了我,真的、放了我!”那男人的笑更像是哭。

他今天出门办一件私事,不能带很多人,只带了两个保镖,可还没到地方,自己的两个保镖全部被杀,只有自己一人逃了出来。

“呵呵,金富顺,我看你现在还往哪儿逃!”那为首的黑衣人冷笑着,往这边走来,手里拿着一根钢棍在手里拍着。

而他身后的那些人也阴恻恻的笑着,往这边走来。

他们,根本就未将杨帆放在眼里。

杨帆看了他们一眼,心中掂量着自己的能力,能否打得过他们,好一会儿他才看着自己面前求救的人:“我救了你,多少钱都可以给我是吧?”

“是,是!”金富顺急急地说着:“只要你肯救我!”

像是濒死之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小子,识相的就赶紧滚,不然待会儿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为首的黑衣人见杨帆似乎还真的打算救金富顺,一时间凶狠的朝着杨帆吼着。

杨帆长得干干净净,是当下最流行的帅哥模样,颇有男人味道,但是这样的男人、只怕是哪个富婆养的小白脸,身体娇贵得很吧!

想到此,为首的黑衣人走向杨帆,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直接一口唾沫往他脚面前吐去:“怎么,还想借着救个有钱人发一笔?”

杨帆未言。

对方有七个人,身强力壮,纹身赤裸的胳膊上还有纹身,其中两个脑门上还有刀疤。

自己昨晚打坐运行周天,涣散的灵力勉强能凝结起来,现在徒手举起这样一个壮汉不是问题,加上自己身体灵活,不被打上也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这个金富顺,自己怎么能保护好他?

“救我,救我……”金富顺已是快速的到了杨帆身后躲着,生怕被那黑衣人抓住。

杨帆抬眼,扫了那男人一眼,那男人心中一骇,被这目光扫的腿脚定住,动不了分毫。

这,这是什么人!

杨帆对金富顺说道:“一千五。”

一句话说罢,金富顺还在考虑这一千五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杨帆已是一个飞腿横扫,疾速略过那个到了杨帆面前的黑衣人。

黑衣人来不及反应,惊愕的往地上摔去,他欲拿着手里钢棍往杨帆挥去时,杨帆的脚踩在了他的脖子上。

他不再敢随便乱动。

脖子上的命脉被杨帆踩在脚下,他浑身虚汗,一颗心都冻得发颤。

“你敢动我们大哥!”其余的黑衣人见自己的大哥被杨帆打倒在地,皆是愤怒的扬着钢棍要往杨帆冲过来,那为首的黑衣人立即颤抖着举起双手,做了投降的模样:“大、大哥,饶过我们吧,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杨帆转身往震惊的金富顺指去,盯着地上的人:“这个人,放不放?”

“放、放……”那黑衣人快速的答着,生怕答得迟了,杨帆的脚就会当场了结他。

其余的黑衣人不敢乱动,只怕自己的老大出什么问题。

“他们说放了你。”杨帆收回了脚,往金富顺走去,伸出了手:“一千五。”

他救了这个金富顺,作为报酬,他觉得一千五并不多。

而金富顺的脸瞬间绿了,一千五百万?

“你、你要的也太多了吧?”金富顺脸色崩裂,十分不自然。

“一千五也很多么?”杨帆皱了眉,一千五还多的话,那自己救金富顺做什么?耽搁自己接女儿放学的时间。

正当杨帆准备走,蓦地察觉到身后有凌厉劲风扫来,猛烈中带着杀气,他猛然转身,抬手已是将那当头劈来的钢棍接住,他冷冷的看着那些惊讶自己能接住钢棍的黑衣人。  

第4章 把你儿子教训一顿

“他给不出一千五,要不你们帮他给了?”杨帆的语气似是商量,却让人不敢反驳丝毫。

他们颤抖着,开始后悔将刚才的举动。

他们不该在后面还想着报仇,要杀了这个多事的男人!

金富顺见着杨帆的模样,他心快速的跳着,要是、要是刚才那一钢棍落在自己的身上,那么自己就完了!

一千五不多,一点都不多!

同自己的命比起来,一千五算什么!

“年轻人,我给你,你、你保护我回家,我待会儿就给你!”金富顺急急的推着眼镜,后背手心都是虚汗。

杨帆手松了一下,就在他们以为自己被放过的时候,手腕猛地传来清脆的响声“咔擦”几声,他们面色扭曲,大声惨叫着。

杨帆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我要先去接我女儿。”

金富顺立即点头:“好好,我跟你一起去,我打个电话叫司机在学校那里等着。”

在杨帆兵不血刃的将那几个黑衣人处理之后,金富顺心中已是有了自己的算盘。

这样的一个人,若不能为自己所用就太可惜了!

不论是一千五百万,还是三千万,他都要将这个人留在自己身边!

杨帆到学校的时候,学校刚好是放学几分钟,许多小孩子从学校里鱼贯而出,豆豆就在其中,只是她愁眉苦脸的,衣服上还被画了很多笔印,乱七八糟的。

“豆豆。”杨帆往豆豆走去,豆豆听见声音立即抬起头,看见杨帆后面上的愁绪立马消失,喜笑颜开的往杨帆跑去:“爸爸!”

杨帆上前牵住了豆豆的手,在她面前蹲下:“豆豆,是不是有小朋友欺负你?”

豆豆的小脸微微皱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她使劲的摇头:“没有,没有小朋友欺负豆豆。”

杨帆看着豆豆的模样,越发的心疼了。

她是怕他会找小朋友麻烦么?

“乖,告诉爸爸,爸爸……”

“略……有了爸爸就没妈妈的可怜虫!”一个男孩子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

杨帆偏头,看到一个穿著很好的胖小子踩着滑板车,鄙夷的看着豆豆:“我爸爸说了,没有妈妈的孩子是带着霉运的,这个孩子的爸爸也很可怜,肯定是没有钱没有能力,什么都没有才会连自己老婆都留不住的!”

豆豆立即将手握的紧紧的,怒瞪着那个小胖子,脸憋得红红:“我爸爸是最厉害的人,你不许胡说!”

“那你妈妈呢?你爸爸为什么没有给你留一个妈妈,你该不会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吧!”小胖子双手抵着脸,伸了舌头只差往豆豆吐口水了。

豆豆的眼泪啪嗒落了下来,她擦着自己的脸:“我不是捡来的,你才是捡来的!”

杨帆心里憋着一股怒火,可他还没有跟小孩子算账的习惯,他拍拍豆豆的肩膀:“豆豆不哭,乖。”

他安抚了豆豆,便是往那小胖子看去,笑的很是和煦:“你爸爸是谁啊?你妈妈呢,今天会来接你么?”

“我爸爸有很大很大的公司,很忙的,才不会有空来接我!”小胖子很是自豪。

杨帆微微点头:“这样啊。那你可真可怜,有爸爸也不会来接你。”

说完杨帆就准备走,小胖子却气红了脸:“喂你站住!”

杨帆没理会小胖子,他怕待会儿自己忍不住,把这小胖子直接扔着玩儿。欺负豆豆的人,无论男女老少,他都不想放过。

“爸爸,你来接我了!”小胖子忽然惊喜的叫了一声。

杨帆停了脚步。

子不教,父之过。

他微微转身,却看到放了手机的金富顺,似乎才打完电话,小胖子直奔金富顺面前,抱住了金富顺的大腿:“爸爸,你来接我的吗?”

金富顺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杨帆,随后点点头:“是啊,爸爸今天顺路来接你。”

小胖子瞬间得意的望着杨帆跟豆豆:“哼,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爸爸,我爸爸会开很多很多的车来接我,不是你们这两个可怜虫能比得上的!”

“大可怜虫,小可怜虫,一家可怜虫!”正当小胖子准备嚣张的做个鬼脸的时候,一巴掌猛然落在了他的脸上。

他懵了,不知所措的看着打了自己一巴掌的金富顺,哇一声就哭了:“爸爸,你打我做什么!”

“道歉!”金富顺的脸色十分难看。

他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在杨帆的面前如此嚣张!

杨帆的手段他是见识过的,要是杨帆怒了,一只手就能让自己的儿子归西!自己儿子也才六岁,随随便便就能捏死他!

这小子,平时在家里跟保姆嚣张也就算了,竟然、竟然在杨帆的面前嚣张!

“我为什么要道歉,杨豆豆就是可怜虫,她没有妈妈,就是垃圾堆里捡来的小垃圾!”小胖子不服气的大声吼着,眼泪哗哗的流着。

杨帆不准备再继续看金富顺教育孩子,他同金富顺说道:“我给你个建议,把你这儿子好好揍一顿。今天我先不去你那里了,给我的钱,明天拿给我也行。”

金富顺立即点着头,额角头冷汗滚落。

杨帆没计较就好,没计较就好!

他老来得子,总不能还没看到自己儿子到十岁,就死了吧!

杨帆让豆豆拿了一张纸跟一支笔,然后写了个纸条给金富顺:“这是地址。明天必须给我送来,我需要用。”

说完,也不管金富顺是何表情,直接带着豆豆离开。

金富顺看着杨帆的背影,将手里的纸条捏紧了。以他的身份,想要在a市找一个人,是轻而易举的,即使杨帆不给自己地址,自己也能找到他。

并且,他等不到明天,等待会儿回到家就立马要人找到杨帆,把钱给杨帆送去。

他一定要得到杨帆,让杨帆为自己所用!

路上豆豆小小的身影跟着杨帆,夕阳将他父女的身影拉的长长的,十分温馨,豆豆小心的说道:“爸爸,同学都说金腾飞家里很有钱的,而且金腾飞在学校不管是欺负谁,老师都不管的,要是被欺负的小朋友去告老师,还会被老师惩罚。”

“所以,你就不敢告诉爸爸、你在学校被欺负了?”杨帆将自己一天搬砖的钱去给豆豆买了根冰棍儿,豆豆欣喜的拿着蹦跳了半天。

看着豆豆的欣喜模样,杨帆嘴角勾着,他一定会让豆豆过上好日子,成为富家千金!

现在自己挣了三百块钱,除了今晚上的宵夜,明早的饭钱,他应该可以去把豆豆喜欢的那个熊给买下来了。

他将豆豆抱了起来:“豆豆,爸爸带你去买熊。”

超神护花奶爸-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杨帆, 齐橙儿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363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