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无双战神-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白小飞, 陈婉茵

豪门无双战神-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白小飞, 陈婉茵

第1章 公开叫卖

崇光市机场,无数黑衣保镖涌向了VIP区,吓得周围乘客不敢靠近。

“快,少爷已经下飞机了,拦住他。”

飞机上仅有的两名乘客落地,雷豹啐道:“老家伙,京都不敢拦,特地跑这来了。”

VIP区出口,足有百名保镖站成两排,一名老者缓缓上前,看见那两道黑影之后略带恭敬道:“少爷,家主请您回去。”

“帝君……”

雷豹刚要请示,身旁那人已然向前走去,直接无视了老者和那群保镖。

老者急忙追了上去,微怒道:“少爷,家主命令不可违,请您回去。”

踢踏一声,四周忽然无尽寂静起来,白小飞终于回过头来,冷眸盯得老者直打颤,“回?你知不知道,你口中的家主,连给本帝君提鞋都不配。”

“那……那是你父亲。”老者下意识咬破舌尖,终于从压迫中清醒过来。

白家可是华夏五大神秘家族之首,家主怎可给人提鞋?

可眼前人是谁,那是国之守卫鹰扬军统领白帝!

而白家在鹰扬军面前,连蝼蚁都不如!

“呵,父亲?”白小飞露出一抹嗤笑,随后向前方走去。

“十年前,我母亲消失的时候,本帝君早已被逐出白家。念着你曾为我母亲做事放你一回,再有一次,死!”

话音未落,一股煞气瞬间弥漫散开,老者后背吓得全部湿透,不过十年不见,当日的少年已成为了华夏守护者。

不!

老者终于反应过来,他是来带少爷回去的!

“快!所有人!拦住少爷!”他就不信了,白家暗保团一百名精英中的精英还拦不住两个人。

“雷豹。”冷冽的声音响起,白小飞身旁的高大男子如闪电一般消失不见,仅是一分钟不到,一百名保镖全部倒地,痛苦的挣扎着。

停车场没什么人,雷豹打开车门请白无邪上去,驶向三明酒店。

车上白小飞双眸紧闭,五年不见,自己和当初大相庭径,也不知道会不会吓到她。

“帝君,如今您要什么女人没有,还不如直接把陈小姐请到京都呢。”雷豹打了一个转弯,车速在晚高峰还能开出一百码的速度。

“她不是贪图富贵的人。”白小飞终于睁开双眸,眼底如同寒潭一般深不可测。

他吩咐道:“听闻母亲最后一次行踪就在崇光市,这次行踪隐匿,我正好借着她的掩护可以调查母亲的行踪。切记不可暴露,否则军法处置!”

“是!”

三明酒店是崇光市标志性酒店,门前豪车如流水一般停驻,今日宴会可是崇光市男人们梦中女神陈婉茵的公开选夫!

陈家八年前突然崛起成为崇光市顶流家族之一,这种风光仅维持了三年时间而已,现在早已沦落到了三流家族。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已经沦为三流家族自然想挣扎一番,陈婉茵是陈家最不受宠的一个,空有一张美貌自然只能沦为男人的玩物。

包厢内,于美艳把陈婉茵手中的剪刀给抢了过来,骂道:“你这是做什么,拿把剪刀不吉利,外面那些名流公子被吓跑了怎么办!咱们三房还要不要翻身了!”

“外面那些是什么人,妈你不清楚吗?!”

点绛朱唇,水润的杏眼就要滴出泪来,陈婉茵被迫穿着卖弄似的红色旗袍,被直接打包成了礼物关在包间里,“要嫁给那群人,我宁愿去死!”

“选夫的是你二叔公钦定,你二叔主持,若是给你选一个哪怕是二流豪门,咱们三房就能在陈家直起腰了。”

于美艳这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老公是个残废,全家只能靠着女儿在公司这点微薄工资过活。

陈家现在由二叔公陈龙杰把持,自从五年前家主突然因病变成植物人后,连陈宏宇也惨遭车祸变成残废。二叔公陈龙杰把持陈家,三房从家族继承人变成了公司最边缘的人物。

好在女儿生的貌美,三房……还有希望!

陈婉茵泪珠滚落,贝齿咬唇,“爸!救救我!爸!”

陈宏宇坐在轮椅上用手捶墙,他本以为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候早过去了,可没想到二叔是想把自己逼上绝路啊!

忽然,他脑中闪过一个人影,大叹道:“要是小飞还在就好了,至少咱们家还有男丁。”

“呸!”于美艳满是不屑,“他偷了宝贝都被关死在监狱里了,想出来,下辈子吧!”

陈婉茵也莫然了,要是废物白小飞还在,至少还顶着她未婚夫的头衔,这样她也不用被迫嫁人。

他们已经从大姐那里得知,这次选夫皆是一些豪门纨绔子弟,基本都是三流世家,就算有二流世家的公子都是家族中最不上进的。

于美艳心中越想越气,最后‘啊’的一声嚎啕大叫扑入陈宏宇怀中疯狂乱打,“我怎么嫁了你这么个窝囊废!”

陈婉茵刚画好的妆也哭花了,奶奶认定了她是个女流绝对不会把家族交给她,宁远交给二叔公都不愿给三房,可她真的无心争夺家产。

余生只希望找个老实人嫁了,就连这点希望都成了奢望。

恐怕二叔公怕她嫁人之后三房崛起,连一个豪门纨绔都不会找给她。

宴会厅喧闹一片,陈宏达笑的狡诈,他看着宴会底下那群作乐的公子哥,心中想着,不行,还不够满意,这群人怎么能配得上他天仙般的侄女呢?

“诸位!今日是我侄女陈婉茵的好日子。”陈宏达拿着麦克风喊了一句,底下的公子哥立马欢呼起来,大叫道:“人呢!都大半天了还不出来,陈老你可真不够意思。”

陈宏达嘿嘿笑着,他儿子陈平志接过麦克风,笑道:“来来来,婉茵还不快出来!”

主场后的大门忽然开了,一束灯光打在陈婉茵身上,大红旗袍半露酥胸,开叉处更是到了大腿根,纤白的肌肤比雪还诱人,脸上楚楚可怜的模样瞬间激起了男人们的征服欲。

底下一人立刻叫了起来,“我出八十万!”

“一百万!”

“三百万!”

陈平志听着这个数字,心中大喜,陈婉茵被喊价开卖,他乐道:“爸,你看!”

“急什么!见钱眼开的东西,我们今天的目的是什么全都给忘了!”陈宏达当即就骂了这个不争气的儿子。

陈平志嘿嘿笑了,自己这个妹妹是真漂亮,要不是有血缘关系,他可就……

陈平志心中意淫一番,又想起正经的来,办这场宴会,就是要选出最差的给这个妹妹。

至于这个最差的,选谁好呢。

人群中,一个冷寂的声音毫不客气响了起来,“二叔,婉茵不是我的未婚妻么?”

第2章 你有钱吗!

这个声音!

陈婉茵心中激动又瞬间淹没下去,他不是呆在监狱里吗?不可能出来的。

陈平志身形一震,这个声音已经确实很像,不过他已经关在监狱里五年了。

陈宏达沉声喝道:“是哪家的公子,我侄女从未有人定亲,今日就是有这么多少爷出了聘礼,还请不要坏了规矩。”

“二叔,年纪大了脑子也不好使了。”

淹没在角落的阴影中缓缓出来了白小飞的影子,双眼如鹰隼一般扫过了众人,五年不见,他周身气息比刀还锋利几分。

“白小飞!”

“真的是白小飞!”

“哟,这不是那个废物白小飞嘛,当年就倒贴巴着陈家,现在又来缠着陈家大小姐,真不要脸!”鸿运运输家的张善武就是之前报价一百万的人。

一个身形圆滚的胖子呸了一口,直接吐到了白小飞脚前,一张嘴大大咧咧。

“听说你因为小偷进监狱了,现在还想当倒插门,真特娘不要脸,我们男人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你看看你浑身上下穿的破烂,连个牌子都没有还想学人家穿西装,来来来,给你个机会,这口痰吃了,我放你从这里离开。”

黄色浓痰就离白小飞一公分远,白小飞寒眸未见波动,有多久没听见有人敢和自己这么说话了?

他嗤了一声道,“记住这句话,想活着离开就吃了!”

“放肆!”陈宏达高喝一声,这可是中汇房产家的李公子!此次二流豪门之一!

方才那句三百万就是他叫的。

五年不见,白小飞看上去和过去完全不同,陈宏达可不会因为这个废物得罪这些世家,指着白小飞便骂道。

“白小飞,当年你偷了陈家镇宅之宝,我们念在你在陈家三年只送你进了监狱关你个五十年,没想到你提前溜出来还有胆子出现在我们面前破坏婉茵的选夫!”

“冷不冷?”白小飞问道。

“啊?”陈婉茵下意思回答,抱紧瑟瑟发抖的双臂忽然一阵温暖,白小飞大步上前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陈婉茵身上。

今天只有十几度,陈家只给陈婉茵穿这个,陈婉茵早已冻得瑟瑟发抖,脸颊发白。

“真他娘有脸!那是老子的女人!”李才明滚圆的身子气的发颤,发黄的牙齿紧咬吩咐底下打手。

“娘西皮,敢碰老子的女人,去给我砍了他的手!”

几个打手立刻冲了上去,白小飞寒眸微眯,陈婉茵手软的小手立刻抓住他,“不要,你快跑,你会被打死的。”

白小飞心中那块柔软波动,五年了,她还是这样善良,“你放心,这些人还近不了我的身。”

不等白小飞出手,陈平志主动拦了上去,笑眯眯道,“李少爷莫要见怪,今日是选夫,您只喊了三百万的聘礼,余下其余少爷还没喊呢,婉茵还不能是您的女人。”

“谁敢和我抢!”李才明立刻嚎着嗓子喊了起来,那群打手嘿嘿嘿围着李才明喊道,“谁敢和我们少爷抢,来啊,上啊!”

陈平志脸色也难看起来了,他们最多想给陈婉茵弄个二流子傻子也行,然后拿着她卖个好价钱给公司贴补财政,可要是嫁了这么一个蛮横的,日后让李才明帮着三房反水可不行。

陈宏达脸上也挂不住了,曾经陈家是首富的时候,哪里受过这样的气!他嘘咳一声,摆出长辈的架子来。

陈宏达沉声道:“李少爷,老夫曾和你父辈也有交情,论称谓,李少爷也该称老夫一声陈叔,今日这样可不懂规矩。”

“去你娘的陈叔。我呸!”李才明又是吐了一口浓痰,直接指着陈宏达骂道。

“你个狗东西老不死,还当你家是首富呢,现在都跌到三流家族了还和老子讲叔。今天本少爷就把话撂在这里,识相的就把陈婉茵洗干净送到本少床上,其余一概既往不咎。不识陈家直接破产!”

“你!”陈宏达剧烈咳嗽起来,陈平志立刻上去替他顺背。

这可好,一分钱都捞不到这可怎么办!

“爸!”陈平志焦急起来。

“住嘴!”陈宏达气急,恨不得现在能冲上去打一顿李才明。

可真是要打了,周围那群打手能放过他们?

现在,只要出一个陈婉茵就能保平安,他把目光放到了陈婉茵身上,陈婉茵浑身抖了一阵激灵瞬间发抖。

突地,身上一股暖流安抚了陈婉茵。

白小飞问道,“你想怎么样?”

“我,我想走。我不想呆在这里……”陈婉茵泪珠子不争气又滚了下来。

“还有呢?”白小飞问道。

“我想打他。”

从小到大,陈婉茵可是陈家嫡长女,若不是三房落寞,又何曾受过今日的羞辱?

“不把那东西吃了不许走?”

白小飞反问一句,一步步上前,在打手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咻地一声出现在了李才明身旁,一掌划出风劲连皮肤都不曾碰到直接将他按在地上,大理石碎成渣片,李才明直接将那口黄痰带着石头吞了下去。

“说!”白小飞冷笑,“我还走不走的了。”

“少爷!”打手们紧张极了聚在一片不敢上前。

李才明脸上血肉模糊,痛得嗷嗷叫,“大爷,我错了,你放了我吧,放了我吧。”

白小飞盯着陈宏达,“二叔。”

陈宏达没想到白小飞力气竟然这么大,更这么胆大敢当众打人,得罪了李家,日后可有的好受,要是他爸陈龙杰怪罪起来,吃不了兜着走。

“白小飞!你个疯子,我看你脑子有问题!”

陈平志骂道,这小子当年脑子就有毛病现在看起来神经病更厉害了,他立马讨好李才明道,“李少爷,你你你没事吧,我扶您起来,这白小飞可和我们陈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白小飞似乎没了耐心,“二叔,我在问你话。”

陈宏达咬牙,这小子是真的神经病!一个窝囊废,一个无家可归被陈家收养的废物居然敢这样,“你有钱吗!有聘礼吗!我怎么能放心把侄女嫁给你!”

“我有钱吗?”白小飞周身似有寒气波动,踢脚当着陈平志又踩了下去,李才明一只手踏进了大理石里痛得嗷嗷大叫,“三百万,你说呢。”

第3章 躁动

“有有有,白大爷脚下留情,脚下留情。”李才明号丧一般喊着。

“放开我们少爷!”

一个打手拎着棍子直接冲上去,棍子还没下来,李才明又是痛得大叫。

李才明的胖手被踩的只有肉的形状,只要他敢说错一个字,这只手就保不住了。

让他更气的是,自己带的这群打手更是废物,这个上门女婿连钱都没有,抢了自己钱这群打手居然怎么下手救他都做不到。

李才明狠狠咬牙,今日受的痛苦,他回去一定告诉他爸,把这群人开了,再弄死白小飞和陈家!

至于陈婉茵,只能在他身下求饶!

白小飞噙着冷意,让李才明捧着一张银行卡送到了陈宏达面前,陈宏达看这张卡是比金子还烫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白小飞冷声道:“二叔,三百万,够不够。”

说罢,脚底一股循循真气突然深了半分,李才明立刻痛得嗷嗷大叫。

“白大爷饶命,白大爷饶命,陈叔,你快收下钱,不够我还有,你要几百万都有啊!陈叔!”

陈宏达这是被拿把刀架在脖子上,要是接了这张卡,指不定以后就会被李家报复。

陈平志见父亲这样,这钱放过去不值一提,现在可是完全能收入自己囊中,二话不说就接了钱,对白小飞道,“行了,白小飞,李少爷也不是故意的,钱收了,我和爸也不会为难你。”

“爸。回头咱就告诉奶奶,让奶奶做主,咱把这件事情撇的干干净净。”陈平志低声对陈宏达说道。

陈宏达忽然明白过来,对白小飞道:“白小飞,从今天起,你可就是陈家真正的上门女婿了,你要记得陈家对你有恩,还不放了李少爷。”

白小飞似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寒眸波动闪过笑意,毫不客气在陈宏达和陈平志脸上给了两巴掌。

两人的脸颊瞬间通红。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打你二叔!”

陈宏达暴怒,这个废物,打了李才明也就算了,居然还敢打自己!

陈平志从小到大还没被打过,他破口大骂,“你特么的,我可是陈家嫡系唯一的男丁!敢打我,奶奶一定不会放过你!”

三明酒店,闹了本市最大的一个笑话。

来参加选夫大宴的豪门全部被吓了回去。

房产大户家的李少爷更是被人用担架抬了回去。

陈平志捂着脸,“爸,你看那个废物,一定是在监狱学的这身打人的本事,他打我也就算了,连你都敢打!”

陈宏达恨的咬牙,当初大伯把这个人捡回来的时候,就觉得他有神经病,现在连李家少爷都敢打,以后别想在崇光市混了!

“爸,咱们可不能白白挨打,我可是陈家未来的继承人啊。”

“你爸我什么时候又挨过这样的打!”

自从生了儿子,他在陈家可就扬眉吐气了,老三那个不中用的家伙只有一个女儿罢了,要不是冲着嫡长女这个名声,三房根本就不能立足!

陈平志邪邪一笑,道:“奶奶和爷爷原本就器重我,不如趁此机会,把三房赶出陈家。”

陈婉茵虽是女流,可业务能力着实不错,这也是她能继续在公司里立足的原因之一。

只要三房被赶出去了,这家产就彻底是他们二房的了!

陈宏达也反应过来,“对!李家被打可和我们没有一点关系,都是白小飞干的。三房已经不是陈家的了!”

三百万已经到手了,陈宏达管他们做什么,只要赶出陈家,李家再怎么报复也不会报复到他们头上来。

深夜,一个只有楼梯的老小区,这里连门卫保安室都没有。

白小飞立刻黑了脸,沉声问道:“你就住在这里?”

陈婉茵开着一辆破旧的二手车,五年前,爷爷进了重症监护室之后,就是她的亲奶奶把他们一家赶到这里来的。

“夜深了,我身上也没钱,和我回家拿点钱,你就跑。”陈婉茵拉着他进了老小区。

白小飞深吸一口气,白帝的心似乎终于动了半分,看来,五年前,他被迫陷害入狱之后发生了许多事情。

“婉茵,我们现在是夫妻,我的实力,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大的多。”

“和我在一起,哪怕想要这个世界,我都会送你。”

城旱监狱,这个关着全国最恶的监狱。

里头哪怕是随便一个人,都会掀起一阵轰动。

白小飞只花了半天时间驯服了那群人,随后被征入伍,一步一步走上了华夏守护者的身份。

陈家就住在一楼。

陈宏宇开了门瞬间怔在原地,“婉茵!你回来了!后面的人是?”

陈宏宇夫妻被大姐送回家,命令不许参与选夫,他们甚至都做好了今晚见不到婉茵的准备。

于美艳听见声音,急忙跑了出来,哭喊道,“我可怜的女儿,你终于回来了!白小飞?居然是你这个废物!你偷了我们家的东西,还有脸进我们陈家的大门!给我滚出去!”

“妈!小飞现在是我老公。”陈婉茵急忙辩解,二老当场就愣在原地。

陈婉茵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只隐去了白小飞打人,她急道:“妈,家里的钱还有多少,给我,我有用。”

于美艳听着只感觉到不对劲,捂着兜里,“钱?怎么还要钱?不是安全回来了吗?还要钱干嘛。”

陈宏宇叹了一口气,“既然安全回来了,小飞也好久不见,快让他进来喝口茶。”

于美艳只觉得三房这一脉彻底没了希望,以后只能仰仗着二房脸色下继续讨饭吃了。

这样一想,于美艳觉得更没希望气的直接回了房间。

没有钱,陈婉茵只能先带白小飞回房间,房间里还有些私房钱可以给他应急。

只有两人独处,陈婉茵浑圆似雪,那一条沟壑深不见底,大腿根部更是有一处神秘光景不断在吸引,处子独有的幽香扑鼻而来。

白小飞头脑一热,二十多年来居然情欲躁动起,他走向陈婉茵,陈婉茵低头弯腰找着私房钱,两人的距离,越发靠近。

第4章 只要陈婉茵

纤腰盈盈一握,白小飞伸手刚摸了上去,陈婉茵立刻惊呼起来。

“我的私房钱居然全部被我妈收走了!”

白小飞是又好气又好笑,这个傻女孩。

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有富可敌国的财产,随手一张卡就有亿万钱财,一定会把她吓到。

自己这次回来隐匿身份,是为了查母亲的事情。

也幸好隐藏身份,把雷豹派了出去,否则自己的小女孩一定会被吓到。

“你放心,二叔和李家的事情,交给我。”白小飞刚毅的脸上又见柔色,“我既然回来了,就不会再让你受委屈。”

“你……”

陈婉茵脸颊几分羞红竟有些说不出话来,曾经天之骄女,爷爷给她定亲的时候,人人都说他是废物,是神经病,却要陈家的嫡长女来配他。

即使当初陈婉茵不喜欢白小飞,现在还真有几分心动了。

“夜深了。”白小飞提醒了一句。

陈婉茵立刻反应过来,床只有一张,两个人……

她从柜子里拿出了两床被子铺在地上,“从今天起……你睡地上,我睡床。不许有疑问!”

“只要你不愿意,我都睡地上。”

白小飞有些无奈笑笑,他就这么像色中恶鬼?

陈婉茵有些不好意思,虽然都已经是老公了,可两个人毕竟没有感情。

突地,陈婉茵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打破了两人的尴尬。

“陈婉茵,今天的事情奶奶和爷爷已经知道了!你已经被开除了!”

“从明天开始,就不要来上班了!公司不想见到你!你们全家等着饿死吧!”

陈平志砰地一声挂了电话,心中怒气终于宣泄了。

不用去上班?

陈家可就靠着陈婉茵这点微薄的工资过日子。

今天得罪了李家,被陈家赶出去,只怕崇光市的公司都不会要陈婉茵了。

难不成,以后都要去喝西北风了吗?

陈婉茵泪珠不争气又滚了下来。

白小飞早就听见了电话中的一切,眉头一皱。

这个陈平志,是在找死么。

今天这一巴掌,还不够教训?

“你放心,陈平志,会过来给你跪下道歉。”

“都到这个地步了,你就不要说这样的话了。”

陈婉茵整个人都陷入绝望之中,“你走吧,趁着事情还没牵连到你,你还能跑。”

“我会解决。”白小飞寒声,食指一挥,气流准确无误点到了陈婉茵的穴位上。

隔空点穴!

白小飞抱起陈婉茵轻轻放在床上,虽然身材看着绝佳,可体重还是轻了点。

旗袍下的身体,肉是长在了该长的地方,可其他地方,还是过瘦了。

白小飞站在窗前,夜色醉人,他离开白家的那个夜里,也是如此。

“雷豹。”白小飞沉声道。

夜色中快速闪了一个人影,雷豹躬身道:“帝君,李家那里……”

“再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是!”

“本帝君守护华夏,就是守护像婉茵这样的良善之辈,可这土地上,有太多像陈家、李家这般恶狗蛀虫一般的人物!”

“帝君请放心,只要帝君一声令下,这种蛆虫立刻消失在世上!”

“消失?”

白小飞好笑起来,“死了一只蛀虫,还有无数只蛀虫顶上来。最好的方法,就是畏惧,让这些蛀虫,不敢再动!”

“帝君说的是。”

只要是白帝说的话,雷豹从来不会反驳。

白帝。

就是权威!

“你去吧。母亲最后出现的地方,在海光寺。沿着这条线索,把母亲的行踪调查一遍。”

“切记!不可让白家发现!”

“是!”

话音未落,雷豹消失在夜色之中。

天下蛀虫,何其之多。

唯有让他们恐惧到极点,才不敢再动。

白小飞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崇光市城西一处开发,被若海公司张若海所垄断。

陈家跌下首富之后,由张若海顶替了上来,这个黑白两处通吃的张若海,做了崇光市的大哥大人物。

陈平志理了领带领子,满脸自信。

他们已经对李家放出话了,陈婉茵和陈家没有半点关系,三百万的卡还了回去之后又额外送了一份大礼。

李家再怎么找麻烦,也先找陈婉茵他们三房的事情。

只要陈平志和若海集团搭上关系,李家就算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找陈家麻烦。

“我是陈氏集团的总经理,已经和你们经理约好了。”

陈平志满脸自信,这笔单子是之前陈婉茵谈下来的,现在由他顶上去在合适不过。

反正家族里所有的单子,都是他的。

他才是公司合法继承人。

前台小姐听见陈氏集团,直接打了一个电话上去,瞬间变得讨好起来。

“总经理,您好,我们张董亲自下来接您。”

什么?

张董?

他到底是陈家的未来集成人,张若海居然亲自下来!

陈平志心里乐开了花。

须臾时间,电梯下来,年过四十的张若海满脸讨好,再见到陈平志的时候瞬间换了冷脸,“你是谁!”

陈平志立刻迎了上去,“张董,我是陈氏集团的陈平志啊,咱们几年前,还见过呢。”

张若海今早就接到了上头大人物的电话,据说一个神秘顶级人物亲自吩咐。

“我要见的,是陈家大小姐!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给我滚出去!”

陈家大小姐?

陈平志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他咬牙道,“陈婉茵不是已经和您谈好了吗?您找我就行了。”

“你听不懂人话?我要陈婉茵,你算是什么东西?”张若海眉间紧拧,还有这么一个不懂人话的敢站在自己面前。

“我……我是未来陈家的继承人,张董,我……”

“什么继承人!我只要陈婉茵!其他人,没资格和我签!滚!”

陈平志急了,“张董,求求您行行好,陈婉茵说已经和您谈好了,这个项目对陈氏集团很重要啊,张董。”

“对陈氏集团重要,和我有什么关系?”张若海沉着脸,大手一挥立刻有保安冲了出来,把陈平志架着往外拖。

“除了陈婉茵,陈氏集团就给我滚!没人和我签,就把合同给别人!”

“张董!张董!”

陈平志砰地一声被直接丢了出去。

他可是陈家嫡系的唯一男丁,他才是陈家真正的继承人!

如今竟然接二连三受到侮辱!

“陈婉茵!你行!”

四周行人盯着自己,陈平志暴跳如雷直接在若海公司门口开骂。

“好你个陈婉茵,一定是和姓张的有一腿!什么血缘关系,我特娘的不把你按在地上让你求饶!”

豪门无双战神-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白小飞, 陈婉茵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