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想努力了-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李寻, 王馨柔

我真的不想努力了-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李寻, 王馨柔

第1章 跟四十八岁的女朋友结婚

华夏岛城长德街的十字路口。

一辆保时捷跑车闯红灯之后,把一辆美团外卖小哥骑着的电瓶车撞的人仰马翻。

要不是外卖小哥李寻及时跳车,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你个穷逼,没有长眼吗?”

从保时捷车里下来的车主王子翔,嚣张跋扈的骂骂咧咧的走到李寻近前。

李寻看着给客户送的外卖全部洒地上,焦急万分,刚刚客户还在催单,要不及时的送过去,会给自己差评。

可现在看来,不但会给差评,甚至一个月的工资都可能被扣除。

“对不起,大哥,我不是故意的。”

“什么,特么,不是故意的就算了吗。赔钱。”

李寻每个月送外卖的钱才刚刚可以维持自己和妹妹的生活开销,而现在妹妹又在住院。哪里还有钱赔给他。

“大哥,对不起!是我没有看见你的车从这里经过,可你也闯红灯了啊!”

王子翔指着保时捷车门被刮掉的一片漆,“尼玛的,你不服气是吗,你知道我这辆车多少钱吗。你个穷逼,不赔钱你特么休想走。”

说着王子翔就把地上还没有洒掉的外卖,全部踢散,汤汁流了一地。

而此时旁边很多人正看着他们。

“大哥,你说吧!多少钱,我赔给你。”

“不多,十万块钱。”

“什么,十万块钱,我去哪里弄呀!”

“没有钱,你特么不长眼吗。你个穷逼。”

李寻想把电瓶车扶起来再说,可王子翔上前一脚就把电瓶车踹倒了。

“还想跑,刮了我的车还想跑。”

王子翔为了证明自己有理,对着那些围观人说,“这个家伙就是碰瓷的,刮了我的车想跑,刚才还想让我赔他的钱。”

那些围观的群众都认为李寻是一个碰瓷的,指手画脚的说着李寻的不是。

李寻的手机不断响起,是客户在催单的信息。

“大哥,你看这样好吗,我先把客户的外卖订一份,给他们送过去……你留个电话号码,我会赔你钱的。”

“谁特么相信你的话。”

正在此时,岛城人民医院的主治医师陈医生给李寻打来电话,李寻着急的接了电话。

“李寻,你的妹妹现在需要换个肾脏,做肾脏手术……另外,你赶紧来医院先把住院费交了,都托多长时间了。”

李寻挂了陈医生的电话,无助起来。

面对着车主的赔钱和妹妹的病情,他突然想到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叫王馨柔,李寻管她叫王姐。

王姐的样貌长相十分迷人,尤其她独特的气质都能够碾压青春靓丽的少女。

李寻是送外卖认识的王姐,王姐说要养李寻和自己结婚。

经过聊天才知道王姐今年都四十八岁了。

想到这里的李寻,拿出手机给王姐发了信息。

“王姐,我答应了。但是我现在需要十万块钱。”

支付宝到账:100000元。

“谢谢你,王姐。”

“还叫我王姐?”

“谢谢你,亲爱的。”

支付宝到账:50000元。

“乖,这是给你的改口费,你在哪?我去接你,咱们把手续办了。”

“我在长德街十字路口。”

李寻刚想把十万块钱赔给王子翔,王子翔认为李寻很好欺负,就想多讹诈些。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要二十万块钱。”

“什么?刚才不是说好的十万块钱吗?”

“呵呵,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你知道我那辆车的漆多么难配吗,需要进口原厂的。你个穷逼怎么会知道保时捷的车漆多贵呢?”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

“你特么,是不是想让我找人打你一顿,你才特么舒服呀!”

李寻现在已经意识到王子翔在讹诈自己,可长德街的红绿灯没有监控,很难有证据证明王子翔闯了红灯。

“要不,咱们报警解决吧!”

“敢报警……”

王子翔嚣张的来到李寻近前,挥起拳头就要打他……

就在此刻。

一辆宾利豪车开到李寻的身边停了下来,摇下车窗,一位漂亮的女人沉着俊美的脸,“住手,反了你呢!”

王子翔见到这个女人乖乖的把头低了下来。

女人从车里下来之后,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李寻的身边,挽住李寻的胳膊,她身上的香气把李寻迷的神魂颠倒。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王馨柔,之所以来接李寻这么快,是因为她就在附近做SPA。

“妈,你怎么来了。你怎么跟他混在一起?”

王馨柔二话不说一个耳光打在了王子翔的脸上,“跟谁混在一起,他是你爸,叫爸。”

“什么?”

李寻都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嚣张跋扈的富二代,竟然是王馨柔的儿子。

王子翔很不情愿的叫了李寻一声,“爸。”

李寻被叫的懵逼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王馨柔轻轻晃动着李寻的胳膊,“儿子叫你呢!你怎么不答应呀!”

“爸听见了,儿子。”

王馨柔看着眼前的情景,肯定是王子翔不好好在公司上班,又出来惹是生非。

“这是怎么回事?”

“妈,是这么回事,他把咱们家的车给刮了,我想让他赔钱……”

啪!

王馨柔又给王子翔一个耳光。

“叫爸,没有家教吗。”

“是这么回事,我爸骑着电瓶车送外卖,他把咱家的保时捷车刮了,我让他赔钱,他不赔钱,他还想打我。”

王馨柔扭过脸看着李寻说,“是这么回事嘛?李寻?”

“不是的,王姐,你认为我会那样做吗?”

“还叫??”

“不是的,亲爱的,我说赔钱来,不是跟你要了十万块钱吗,想赔给他,可是他说要二十万了。我就想报警解决,然后,他就想打我……”

王馨柔没有等着李寻说完,松开李寻的胳膊,走到王子翔的跟前,刚要再王子翔的耳光,他却往后退了几步。

“敢躲,你不好好在公司里上班,整天给我惹事。你要再这样,我就断了你的零花钱。”

王子翔一听王馨柔要断了自己的零花钱,向前走了几步。

“妈,我错了。你打我吧!”

王馨柔刚要再抽他儿子的耳光,李寻拦住了她。

“亲爱的,他是咱们的儿子,是误会,别打了。”

王馨柔随后又挽住李寻的胳膊,亲昵的让王子翔的脸都扭曲了。

“还不谢谢你爸。”

“谢谢你,爸。”

“嗯,今天你先别上班了,把咱们家的保时捷车修理好。”

第2章 谁说我交不起妹妹的手术费

王子翔乖乖的回到保时捷车里,不满的眼神在注视的李寻,随后开车离开。

李寻要去把新买的电瓶车修理一下,刚来到电瓶车的近前。

王馨柔拉住李寻的胳膊,把李寻拉回她的身边。

“咱们家的儿女开的最次的都是大众帕萨特,你现在是我对象,难道要开个电瓶车寒颤我吗。上车,咱们去办结婚手续。”

王馨柔和李寻刚要上宾利的豪车。

“王姐,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又叫姐?”

“亲爱的,还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李寻,别说帮,多俗,咱们马上去领证了,不提帮。我有的就是你的,豪车,别墅,钱,家里面还有个集团公司,将来都是你的。你脑袋怎么那么的不开窍呢!”

“亲爱的,我妹妹在医院里得了重病,我想给我妹妹做手术,不然,她生命就会有危险。”

“你妹妹就是我妹妹,走,咱们先到医院。”

王馨柔开着宾利豪车带着李寻来到了他妹妹所住院的岛城人民医院。

负责李寻妹妹的主治医师是陈医生。

来到陈医生的办公室门外,王馨柔手机铃声响起,要接电话,并没有进去,李寻担心妹妹的病情,先推门进去了。

陈医生正在和别的病人家属攀谈,俨然没有把李寻妹妹的病情放在心上。

别的病人家属,他都会给沏茶倒水,可李寻只能够站在那里等着陈医生忙完。

陈医生把别的病人家属送走之后,坐在椅子上,嫌弃的看着李寻,“李寻,你妹妹的肾脏手术,最起码需要五十万块钱,你考虑清楚再来找我。”

“五十万?”

“呵呵,怎么,做不起吗?这是医院的规定,不是我规定的。我看你还是放弃治疗得了,省着点钱,给你妹妹准备后事吧!”

“陈医生,你看这样好不好,先稳定下我妹妹的病情。”

李寻其实在想,等着和王馨柔把结婚证领了,再跟王馨柔要钱,这样比较合适。

“稳住病情,你连你妹妹住院费都没有交全,你让我们怎么稳住病情啊!呵呵。”

陈医生随后自己喝着金骏眉的茶水,喝的滋滋有味。

“陈医生,你看这样好了,我先交十万块钱,你先帮我妹妹做着手术,后续我再想办法。”

“十万块钱?想什么呢!李寻,十万块钱连个肾脏都买不到,你是在为难我吗,我刚才说了五十万手术费是最低价格,一旦出现特殊的情况还要贵的。呵呵。”

李寻脑袋门都急出汗来,“陈医生,这样吧!我先把我妹妹住院费交了,而后……”

陈医生已经不耐烦了。

“得了得了,李寻,没有钱就别做那些争取了。你快留住那些钱,好好的给你妹妹安排后事吧。”

……

李寻焦急的走出陈医生的办公室,他想尽快跟王馨柔把结婚证办出来。

“小刘,我不是跟你说了,那家酒店的档次不符合咱们收购的意向。以后像那种方案别来烦我了。”

“董事长,可是……”

王馨柔打着电话看着李寻着急的出来,连忙把电话挂断。

“李寻,你怎么出来了?”

“亲爱的,咱们先去办结婚手续吧!”

“怎么了,李寻,妹妹的病是什么原因啊?”

“需要做肾脏手术,换个肾脏,手术费用是五十万。”

“那你出来干什么呀?”

“亲爱的,我不想平白无故的跟你要钱,咱们还是先把结婚手续办出来。”

“李寻,你……怎么说你呢!”

王馨柔不客气的把陈医生办公室的门推开,带着李寻走了进去。

她拉一把椅子坐下,指着旁边的椅子,让李寻也坐在上面。

陈医生一看这个女人行头就不一般,来头也不小,“您好,女士,您有什么要咨询的嘛?”

“我妹妹是什么病呀?”

陈医生看着李寻有些摸不清头脑,李寻轻轻抬手指着王馨柔,“我女朋友。”

“噢……噢……是李寻的对象啊!是这样的,你妹妹因为积劳过度导致肾脏受损,需要做肾脏手术……”

“那你把李寻赶出去是什么意思呀?是觉得我们家付不起我妹妹的医药费吗?”

“李寻对象,你说的这是哪的话。”

陈医生连忙站起身要给王馨柔端茶倒水献殷勤。

王馨柔轻轻一摆手,“坐下坐下,医生,我不喝那些低端的东西。”

陈医生被说的无地自容,又坐了下来。

“你说吧!多少钱能够做我妹妹的手术。”

“李寻对象,保守估计起码也要五十万……”

“打住医生,别给我保守估计,我妹妹的命不是让你保守估计的……你到底行不行呀!不行就换你们医院的专家来做手术……”

陈医生被王馨柔说的语塞起来,可面对王馨柔这样有钱的病人家属,肯定要留住。

“李寻对象,你看呀!李寻可能没有跟你说明白……”

“他没有跟我说明白,难道你不能够说明白吗。你是医生呀!到底多少钱做这个手术,能够保证我妹妹平安出院。”

“噢……噢……100万左右。”

王馨柔从包包拿出一张华夏银行的银卡,放到陈医生的面前。

“陈医生,这里是三百万,我妹妹的肾脏要选最好的,病房必须私人病房,手术后期的护理必须找专业的护士护理。”

“行行行,我会尽自己全部努力把你妹妹的手术做好,而且我们医院有专业护理团队……”

王馨柔起身之后,看着陈医生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面锦旗,有白衣天使救死扶伤的字样。

“呵呵,都说医生是天使,你这个天使,好像就是看钱办事吧!呵呵,你要是看钱办事,可别总是把救死扶伤白衣天使挂在嘴边,天使能够这么势利眼吗。”

王馨柔把陈医生讽刺的满脸通红,他惭愧的低下了头。

临走的时候,王馨柔还没有忘记嘲笑他,“天使,呵呵!救死扶伤。呵呵。”

陈医生以为把李寻妹妹的手术应付了,因为提成太少,也没考虑病人的安危。

没有想到却被李寻的对象羞辱的狗都不如。

第3章 前女友的婚前宴必须去

李寻跟着王馨柔把结婚证领了出来,她和李寻成为正式夫妻。

王馨柔把结婚证放到自己的包包里,往包里看着两本结婚证,突然感觉自己冲动了。

没有考虑到,她跟这么年轻的李寻怎么去适应。

之所以王馨柔这么冲动,是因为李寻像极了他原来的男朋友。

当见到李寻那一刻,王馨柔对曾经的男朋友的思念越来越浓。

可当彼此真的结婚了,李寻被自己招到家里,她就觉得彼此之间的年龄是很大的世俗障碍。

李寻跟着王馨柔上了宾利豪车。

“谢谢你,馨柔。为我办了这么多事。”

“不是说了嘛!不要谢我。都结婚了,还说谢。”

“馨柔,其实以你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一个比我还好的男朋友结婚。”

“李寻,其实我和你结婚,不是真的喜欢你。是因为你像极了我以前的对象,我看到你就想他。”

“那你以前的对象是因为什么离开你的。”

“他为了救我,死了。”

“对不起,馨柔。我不应该提这些的。”

“没事,李寻。其实他生前有个愿望,就是想让我养他,可是他现在人没了,我也有了实力养他……很无奈是吗?”

“嗯,确实很无奈,人在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人不在了,什么都有了。”

“李寻,其实我也不是图一时欢快。家里那些孩子都是我的养子和养女,他们小的时候看着还行,长大后都是为了我的家产……我身边也缺个知心的弟弟。”

“馨柔,既然咱们都结婚了,你就把我当成知心的弟弟看待吧!”

王馨柔露出一丝安慰的笑容,随后把话题岔开。

“李寻,以后就不要住租的房子了,住到我家里。”

“好,都听你的,馨柔。”

“你现在已经跟我结婚了,是我王馨柔的男人,我不想看到你那么的没有底气……明明有理的事情,你怎么那么没有自信呢!以后我就是你的自信,别跟个软蛋包似的。”

“嗯,知道了,馨柔。”

王馨柔开着宾利的豪车要带着李寻认家门。

她家在东山锦绣靠海的别墅,能够住在那里的人,基本上都是岛城的富人。

车开到半路上,李寻就感觉脑袋嗡嗡作响,眼前一片黑暗,晕倒在车前。

“李寻,李寻,你醒醒,醒醒……”

李寻昏迷过后,瞬间有了曾经的记忆。

他为了救女友,出现意外,穿越到修仙界。

然而,修仙未果,渡劫未成,反倒重回地球。

由于轮回误差,错过女友的青春不说,落到失忆的下场,被李乐乐的家人收养。

而此时的女友,竟然成了自己的妻子。

也就是养自己的富婆,王馨柔。

李寻醒来之后,躺在王馨柔别墅楼下的大卧室里,脑袋上还放着一块白色毛巾。

当王馨柔把一杯热水放到了床头柜,他醒来看着眼前的女人,竟然是自己的女友,按捺不住思念之情,抓住了她的手,“柔柔,我们又在一起了。”

王馨柔心中一颤,他怎么知道原来的对象管自己叫柔柔?

王馨柔把手从李寻的手里抽了出来,“李寻,我知道咱们两个人结婚,可能给你的感情压力很大,而且你也是为了一些事情才选择跟我结婚的……但我不想看到你也很无奈……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

“柔柔,我不会后悔的。”

“李寻,咱们暂时还是分开住吧!让彼此都适应适应……别叫我柔柔,我有些适应不来。”

“馨柔,我听你的。”

“嗯,我先回房休息了。”

王馨柔借口要离开,李寻的手机铃声响起,想了半天才记得是谁,是苏媛媛。

苏媛媛是李寻失忆后的前女友,跟李寻分手的原因,就是嫌弃李寻太穷,没车没房没存款。

可当时李寻自己都没有吃喝,还给苏媛媛买名牌包包和化妆品。

换来的只是苏媛媛把李寻当个备胎,甚至跟李寻在一起的时候,偷着跟富二代睡觉。

分手的时候,李寻跟苏媛媛说过,会让苏媛媛后悔的。

王馨柔看着李寻犹豫的不接电话,“李寻,你怎么不接电话?接啊!”

李寻接了苏媛媛的电话之后,苏媛媛细声细气的说:“李寻,我要结婚了,想请朋友们吃个婚前宴,你也来吧!明天海鲜大酒店见哟!”

还没有等着李寻说话,苏媛媛就把电话挂断了。

王馨柔看着李寻拿着手机为难。

“怎么了?李寻?谁找你?”

“馨柔,是我前女友给我打来的电话,她马上要结婚了,想请我去吃婚前宴,其实我和她分手,是因为她嫌弃我穷。我还是不去了。”

王馨柔都没有犹豫,对着李寻说:“去,怎么就不去了。而且要像模像样的去。”

她看了看香奈儿的手表,时间还很充足,才刚六点多钟。

“李寻,跟我去万达商场。”

王馨柔去了楼上打扮一番之后,走了下来,穿的是一身非常端庄的衣服。

她带着李寻来到别墅的车库里,车库里还有一辆路虎越野车,给李寻拿出车钥匙。

“男人的体面,首先要有一辆好车才行,你跟了我,我会把扶成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他接过王馨柔的车钥匙,王馨柔打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上。

李寻开车带着王馨柔去了市北区的万达广场。

李寻本以为是王馨柔想要逛街买衣服,跟随着她走到商场的三楼,那里都是卖高端男女服饰的。

王馨柔想去卫生间,让李寻去阿玛尼店里选几套西服。

李寻来到阿玛尼西服装专卖店里,刚到店门口,里面的几个店员嫌弃的看着李寻,因为他的穿着很逊色。

认为李寻根本没有身份和资格在这里选衣服。

进来之后,李寻就摸了摸西服。

“你买得起吗,买不起就别摸啊!摸坏了怎么办?”

“我可以试穿一下吗。”

“试穿,你都买不起,还想试穿。呵呵。”

店长从吧台看着李寻说:“楼下有甩货的,一百块钱三件,你去楼下转转。”

“你们这是什么态度,我又不是不给你们钱。”

“就你这样子,像是有钱人嘛!呵呵。”

第4章 买衣服不爽要把专卖店买下来

正在此时,王馨柔从洗手间回来,看着阿玛尼的店长和店员正在瞧不起李寻。

“怎么就不是有钱人了,把你们的老板叫出来,我要跟他聊聊。”

店长不客气的说:“我们老板很忙,你就跟我说吧!”

王馨柔走到吧台,对着店长说:“把你们老板叫出来,你没有听见吗?”

“女士,我不是说了嘛!我们老板不在,你跟我说就行。”

“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说话吗?”

“哎哟,我说大姐,我怎么就没有资格?”

“你管谁叫大姐呢?”

“我管你呀!出去,我们店里不欢迎你。”

“我看出来了,你们是想被开除了吧!”

店长冷笑的说:“开除,你以为你是谁呀,你以为你是我们老板呢!”

王馨柔并没有走,而是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孙子洋,我在你们店里被你们店里的员工嘲讽我买不起衣服,你抓紧给我过来,处理一下。”

没有多长时间,代理阿玛尼的老板孙子洋屁颠屁颠的来到他的店里。

带着殷勤的微笑跟王馨柔点头哈腰的。

“王姐,你怎么来了,每次买东西不都是我特意给您送过去吗。”

王馨柔指着店里的店长和店员,“我跟我对象逛街买衣服,她们让我出去,说我买不起衣服。我和我对象是买不起衣服的人嘛!你让她们几个滚蛋吧!”

“王总,现在招人不好招……”

“要不这样吧,我把你这个店买下来吧!”

“哎哟,王总,我们这都是小本生意,你可别取笑我了。”随后孙子洋生气的指着店长和店员,“收拾东西,滚蛋。”

“老板,我们……”

“别特么废话,去会计那里领工资,赶紧滚,王姐不想看到你们,赶紧消失。”随后孙子洋毕恭毕敬的说:“王姐,这回你满意了吧!”

“你去给我对象挑几套你们店的西服和衬衣。”

“好的,王姐。”

几个店长和店员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落到被开除的下场,把工作服换掉之后,带着怨气离开了阿尼玛的店面。

孙子洋这个老板在给李寻挑着西服和衬衣。

“您看这身行吗?”

“不错。”

“那您去试衣间试一试吧!”

“好的,老板。”

“哎哟,你是王姐的对象,不要叫我老板,你们才是我的老板。叫我小孙就行。”

呵呵。

李寻换了一身西服出来之后,王馨柔放下饮料,给李寻整理的西服,身上的香气能够贯穿到李寻的内心里,十分温柔。

“孙子洋,这个不好看,什么呀!你们这里最高的价位是多少钱的呀!”

“哎哟,王姐啊!咱们店里的价格都是总公司规定的,你对象穿的那套是最贵的了。”

“将就着吧!不行,我找设计师给我对象定制一套。”

孙子洋被王馨柔这么一闹,他这个老板成了光杆司令。

在王馨柔和李寻要离开时,还不忘记说:“慢走,王姐。”

李寻穿上阿尼玛就没有换下来,王馨柔又带着李寻去了劳力士的专柜。要给他挑选一块像样的手表……

一身行头换了之后,李寻完全就变了一种身份。

“李寻,你现在身份不同,地位也就不同,不要跟那些店员计较什么。如果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找她们老板,告诉她们老板,就说你是我王馨柔的对象,听见没有?那些店员根本没有资格跟咱们沟通……”

“知道了,馨柔。”

回到家里之后,李寻仔细观察别墅里的装修,简约直白,跟柔柔年轻时的喜好一样。

包括室内的家居和摆设也是简单的很。

王馨柔让李寻住在楼下,自己住在楼上适应适应再同居。

家里有兼职的保姆为王馨柔做饭和收拾房间。

吃过饭后,王馨柔觉得李寻有些放不开,比较拘谨,她之所以让彼此适应,其实是顾及着李寻的感受。

坐在沙发上呆了一会儿,王馨柔借故累了,去休息。

李寻看着王馨柔娇柔的身子,不觉得感叹着成熟后的柔柔,也如此的有魅力。

海鲜大酒店的雅间里。

苏媛媛和她要结婚的富二代男友,正在讨论着李寻能来吗。

“媛媛,我看你就是多余请他来,那家伙前段时间,我还看着他送外卖来呢?”

苏媛媛嘲讽的说:“我必须请他来,当初,我跟他分手的时候,还说让我后悔,现在他不还是个送外卖的。呵呵。”

苏媛媛的富二代未婚夫,不屑的说:“你就多余跟他较真,他现在的身份,怎么可能来呀!”

“不来更好,来了就好好羞辱他,解解气,不来,说明他还有自知之明。呵呵。”

“行了,媛媛,来不来他都是社会的渣滓。”

李寻开着路虎车带着王馨柔来到海鲜大酒店。

王馨柔为了李寻能够在他前女友面前挽回面子。

折腾了一早晨的装束,打扮的尤为年轻,从身段和样貌上完全碾压了苏媛媛。

下车之后,王馨柔皱着眉头,原因是酒店档次太低。

昨天,她公司的一位部门经理跟她提过要收购这家酒店。

她当场否决,觉得酒店太小,三星级的海鲜酒店不入她的法眼。

“怎么了?馨柔。要不我进去吧!你别上去了。”

“李寻,那怎么可以,我是你对象,不上去看看,我怕你没有底气。”

王馨柔挽着李寻的胳膊来到苏媛媛吃饭的雅间。

打开门之后,一看,让王馨柔更是来气,此时饭桌上仅剩下残汤剩饭。

苏媛媛还假惺惺的说:“李寻,你怎么现在才来呀!我们都快结束了?”

可见李寻身边的王馨柔,她有些沉不住气了。

王馨柔身上所有饰品和衣服,不是LV限量款,就是香奈儿限量版。

李寻这身行头,阿玛尼,劳力士……完全就是成功人士的标配。

想想都知道,苏媛媛和他的富二代男友都亮瞎眼了。

王馨柔轻轻摇晃着李寻的胳膊,意思让李寻羞辱他们一番。

李寻坐下之后,把路虎车的车钥匙放到饭桌上,“媛媛,什么意思呀!你请我吃你婚前宴,就给我和我对象吃残汤剩饭吗?你觉得我现在活的不如你们吗?”

本来想羞辱李寻一番,没有想到李寻带着这么漂亮女人,竟然把自己给羞辱了。

“李寻,要不我再给你弄一桌?”

富二代未婚夫不客气的说:“弄个屁。你别给我装了,我可听人说了,你前段时间还送外卖来呢!你的车和衣服是租来的吧!”

我真的不想努力了-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李寻, 王馨柔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7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