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塔镇苍穹-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纪元, 唐柔

宝塔镇苍穹-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纪元, 唐柔

第1章 古坟之地

血耀森林的东部,一片诡异的山谷盆地,这里阴风呼啸,惨白色的雾气充斥其中,隐约之间能够看到一座座古坟,古坟的边上到处都是散乱的白骨。

铛铛铛……一声声的敲击声从幽暗的坟墓群之中传来,透过惨白色的雾气能够看到一个少年正挥舞着铁锹正一次次的对着一个巨大古坟敲击。

“已经足足五年时间总算将我的肉身恢复,现在可以使用那件宝物了。”

嘭……巨大的坟墓被纪元生生刨开,随后一股灰色的阴风从坟墓的缺口之中冲出去,只让纪元身躯不由一颤,脸色有些惨白,不过他稳了稳心神,一转身进入坟墓向着坟墓中心走了过去。

坟墓之中,一片散乱,还有着一具具白骨堆成的小山。

纪元走到那白骨堆上上,伸出手指向自己的眉心猛然一点,瞬间一丝猩红无比的血滴缓缓凝结而出,随后被纪元按在那白骨堆之上。

“大胆纪元,你居然敢私闯我叶氏祖坟。”

正当纪元将那血滴印在白骨堆上的时候,忽然从墓群之外一名壮硕的青年冲了进来。

嗯?纪元转过头目光森然。

“叶浩。”

对于此人纪元熟悉的很,只是没想到对方却在此时出现。

“哼,放肆,纪元你个下贱的奴仆,居然敢喊出我的名字,我乃叶氏部族少主,你算什么东西?”叶浩双目之中闪烁着寒光,带着一丝森然对纪元说道。

纪元轻轻一笑:“下贱?哈哈。真是笑话,你叶氏一族不过是我纪氏家族麾下一个小小附庸罢了,居然敢说我下贱,当初我虽然被他们下放到你们叶氏一族,但是我依旧是高贵的纪氏一族核心子弟,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说我下贱,要说下贱自然是你等,数千年来不过是我纪氏一族仆从罢了。”

嗯?那叶浩不由一愣,随后目光更加阴森:“纪元你今天是谁给你的胆子?不过念在你五年来在我叶氏勤勤恳恳的份上,现在立即跪在地上对我三叩九拜说不得我会饶你一命,否则呵呵。”

“三叩九拜,哈哈,叶浩你可知道我这五年来最想做的是什么?”纪元面色狰狞狂笑着说道:“这五年来,你们叶氏一族从上到下对我百般屈辱,几乎无所不用其极,我明白,你们叶氏一族有人给你们做靠山,即便是如何欺辱我,我纪氏一族高层都不会知晓,所以我一直逆来顺受表现的极为顺从,然而你却不明白,我之所以选择你们叶氏的原因,正是因为我知道你们不会将我杀了,而是会百般辱没,这才能给我足够的时间,而现在既然我敢来这里,你觉得我还需要隐忍下去吗?也好,你来了省的我去寻你,这五年来你可是对我下手最狠最多的,今天先杀了你,然后再灭掉你叶氏一族,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哈哈,笑话!”

“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被抽走了天尊武魂,你即便是如何努力都是无法修行的垃圾,就你这样一个无法修行的奴才还想杀我?可能你还不知道,我已经打通七条经脉,只需要随意一掌就能将你直接灭杀。”叶浩脸上满是猖狂。

嗯?

纪元微微一愣,打通七道经脉着实是不弱。

“哈哈,怎么怕了?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就如同我之前所说,三跪九叩,然后你看到了没,那是一块墓碑,上面有些鸟屎,吃了它,我就饶过你一次如何?”

纪元目光杀机肆意:“原来你喜欢吃屎,哈哈,放心,一会我杀了你定然割下你的脑袋,然后就放在那块墓碑上让乌鸦每天在你嘴里拉屎。”

“找死,我看你今天是不想活了,给我死、”叶浩脸上已经怒不可及,暴怒一声杀机肆意。

这纪元以往在他面前小心翼翼,即便是被殴打欺辱也只敢跪伏余地,没想到今日居然敢闯入叶氏一族祖坟禁地,而且还胆敢顶撞与他,这让他无比愤怒,双手成掌带着无尽杀机砸向纪元。

叶浩身形宛若闪电,打通了七条经脉如同一头环顾妖兽,左手成掌向着纪元眉心就拍了过来,这一掌蕴含天地真元,甚至隐约之间形成一个小结界,浓郁的真元甚至发出一阵阵的振动声响。

这一掌不但看上去凶猛,运用天地真元也是极高,别说纪元肉身,即便是一头钢铁妖兽也会被打成肉饼。

然而纪元却并未惊慌,反而一挥手从空间戒指之中取出一座玉白色小塔,随后一点眉心,一滴心血凝聚出来印在那小塔之上,上面一个个古老字符疯狂运转,紧接着周边无尽雾气开始震动,哪怕是那些古坟都开始隐隐摇晃。

“给我去。”纪元暴喝一声。

刹那间,古墓群之中无尽灰白色雾气宛如活了过来,瞬间凝聚化作一缕缕黝黑气流顺金将整个古墓群完全笼罩。

“啊……这,这是什么?”猛然间的变化让叶浩始料未及,同时一股无尽寒意笼罩全身,甚至整个古墓之地都隐隐凝结出一层白色寒霜。

而那叶浩在这无尽黝黑气流的缠绕之下瞬间就动弹不得,而他的肉身也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急速的干瘪下去。

手臂上的血肉在不断的消融,转眼间只剩下一层薄皮包裹着惨白色的骨头,从那皮肤上甚至能够看到骨骼上最后的一丝丝血髓缓缓消失。

仅仅是数息时间,叶浩就从一个壮硕青年变得形容枯槁,如同频死老者,枯骨嶙峋,一双眼睛更是不由的凸起,甚至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够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纪元冷漠的看着,缓缓走到那叶浩的身边:“我说过要让你血债血偿,当初和我一同被关押在这里的族人被你们一个个欺辱致死,今日就拿你先做祭奠,你不是喜欢吃鸟屎吗,我说了要将你的脑袋放在这墓碑上被乌鸦吞噬。”

扑哧……纪元手中出现一把血色长剑,一手抓住叶浩如同枯草一般的头发,随后猛然用力,一颗脑袋就被他直接提了起来,而此时那叶浩还未身死,一双眼睛还微微转动,其中充斥着无尽的恐惧和懊悔。

“整整五年时间,当初跟随我来到这里的上百族人尽皆惨死,有的被丢入蛇窟,有的被战马拉扯活活拖死,而我也一样受尽非人折磨。”

“无尽痛苦,我却并无放弃,整整五年时间我终于得到它的认同,今日五年仇恨,五年的屈辱我要你们叶氏一族血债血偿,你们一族所有人都该死。”

足足五年的时间,让纪元想起来就忍不住疯狂,那一个个保护他的族人,那一次次的屈辱,这滔天仇恨甚至能够将荒原古海燃烧殆尽。

呼……身上散发着无尽的杀机,纪元缓缓的转过头看向那白骨王座,他极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而后缓缓的走了过去,一步步的走入那惨白色骨头堆之上。

滋滋滋……一声声的声响,远处一座座坟墓不断的爆开,而后一具具的骷髅居然缓缓的爬了出来,骷髅的双目之中更是有着一团团黝黑的火焰。

呼……惨白色武器化作的黑色气流瞬间将那一具具骷髅包裹,缓缓的运转,肉眼可见的一具具骷髅开始融化,那惨白色的骨骼就好像金属一样化作一团一团岩浆,每一个骷髅身后都化出一个古老的武魂虚影,有妖兽,有山川,也有一个个古老恐怖的怪物。

吼……无数的骷髅在融化之中张大嘴巴,没有血肉的骷髅口中不断的发出一丝丝的嘶吼。

“怪只怪你们叶氏一族与我仇恨滔天,你们即便是不甘也要化作我修炼的养料,给我起。”纪元看着那一个个骷髅脸色带着一丝疯狂,随后狠狠一拍自己眉心,那白色小塔瞬间消失无踪,而整个古墓群都开始轰然震荡,一股股血色雾气与那黝黑雾气不断融合运转整个庞大的古墓群此时显得诡异无比。

纪元并未去观察这些,而是在古墓群中间这白骨堆上盘膝而坐,眉心之中精血运转,身上真元缓缓跳动宛如心跳,运转着诡异无比的功法。

第2章 血债血偿

滋滋滋,整个古墓群不断的沸腾,无尽的雾气正在不断的旋转,如同风暴一般在半空之中凝聚起来。

纪元每一次呼吸,都带齐周边无尽灰色雾气的晃动,广袤的古墓群就好像纪元的心脏一般,随着纪元而震荡。

随着功法的运转,那些雾气以及无数骷髅化作的岩浆开始缓缓的飞起凝聚,化作一座座星辰。

哗啦啦……半空之中无数的诡异字符不断的显现,一座血色宝塔虚影缓缓而起,这宝塔叫做星河镇魂塔气息无比强悍。

手中打出无数法诀,纪元浑身都在颤抖,额头冷汗不断的流淌,显然修炼这等功法也给他带来了无尽痛苦,然而纪元却没有丝毫动摇,他有着他的执念。

纪元乃是清洛国十大王侯纪氏一族五脉之一,五年前妖族暴起,其父亲前往幽冥海压制妖族,却不想被困在幽冥海秘境,而母亲则因为前往母族求救被关押,大哥堂兄更是被人陷害战死决斗场,即便是仅仅八岁的妹妹也被丢入了三刃山牢狱之中。

而纪元因为本身有着至尊武魂,自然难逃毒手,五年前被生生抽离至尊武魂,使得他无法修炼。

可能是因为父亲的威名尚在,毕竟父亲没死仅仅是被困幽冥海秘境,所以纪氏一族并未敢于杀死纪元,而是将纪元丢入这林氏一族无尽折磨,想着等到以后再将其斩杀。

当时纪元非常的绝望,任何一个修炼者若是没有了自身武魂想要修炼何其艰难,然而就当他绝望欲死之时,忽然在夜晚看到星河倒转,一座白色小塔从天而落,纪元甚至看到星河虚空之中有着一具古老神尸缓缓飞过。

自从得到了那玉塔,纪元发现自己居然能够再次修炼了,因此即便是在林氏一族备受欺辱,各种折磨,纪元都咬牙坚持着,为的就是恢复身体,而后修炼自身,他一定要报仇。

那时候纪元仅仅只有十三岁,但是经历了无数苦难和巨大变故,他的心性已经完全成熟,哪怕林氏一族侮辱般的要求他放牛喂猪,吃的是猪牛饲料他也并未反抗。

经过了足足五年时间,这星河镇魂塔已经将他肉身滋养恢复,纪元也能够修炼星河镇魂塔之中的星辰炼体诀。

这古墓所在之地凝聚压制数万里大地,乃是不可多得的宝地,当初林氏一族老祖之所以将这里作为墓地也是由此而来,而纪元修炼第一步就是凝聚天地元力滋养自身。

“天地星辰无尽,以星辰大地炼体,以无尽星河聚魂,练就不灭体,永生魂,成不朽神尊。”

纪元猛然睁开双眼,看着天空之中那星河镇魂塔之下宛若星河的无尽诡异之力大喝一声,紧接着星河镇魂塔猛然旋转,带着那些无尽骨骼武器凝聚的颗颗星辰以一种诡异的方式运转,一股股力量冲入纪元身体。

星辰无尽,每一颗星辰都如同一个光点印入自身,一瞬间纪元感觉自己每一个细胞都化作一颗星辰,只是这星辰太小,然而却让纪元的实力不断提升。

而识海之中,被抽离了武魂带来的损伤也在这无尽星辰涌入之后不断的修复,甚至比传说之中的无上宝物还要迅速的多。

同时他的身体境界也不断的提升,仅仅数息之间丹田开启,无尽星光涌入,甚至那星河镇魂塔也没入其中,如同星河一般在丹田之中不断旋转。

每一次旋转纪元就感觉自己身体再度强化,而灵魂之中则在汇聚真灵。

“已经开启气海丹田达到先天境界,给我再进一步。”纪元怒目圆睁,即便是无尽痛苦,然而和数年时间的屈辱相比也不算什么。

无尽星光滋养自身,丹田之中每一次旋转都将无尽星光融入纪元本体,一条条经脉不断开启,人身七条经脉每一条都重要无比,达到天地境感悟天地,若能够开辟七条经脉那么就能够达到更高层次。

无尽天地之力在星河镇魂塔的作用下不断的如同水流一般冲刷着纪元的身体,没有一寸的皮肤,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急切的吸收着这无尽的力量。

嘭……嘭……嘭……在星河镇魂塔的恐怖星力之下,一条条经脉被不断被开辟,纪元的实力也不断的提升之中。

足足过了数天的时间,这古老墓群之中的无尽天地之力已经被吸收殆尽,那一座座原本森严的古墓此时都已经成为一个个废墟,纪元这才睁开双眼。

“先天境,一朝觉醒直接跨入先天境界,若是等我凝聚天地化作太古神通那么便达到先天境巅峰,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纪元感悟着自己本身的变化,双目之中精光闪烁。

不过他随即停止了修炼,因为现在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

“上百族人惨死,五年非人折磨,林氏一族今日就是你们灭族之日,哼!”冷哼一声,纪元站起身来,随后身形一闪已经冲到数百米之外。

林氏一族也算是清洛国大族之一,属于封君级别,占据周边数万里大地,其核心就在血耀森林西北部,这林氏一族的林城更是占据极广有数十万人居住。

纪元飞速前行,身上无尽星辰之力引动周边天地元力如同荒古战神气势滔天。

“林氏一族今日死期已到,林霸山给我出来受死。”

一声怒吼天地为之变色,天空之中阴云阵阵雷声轰鸣,整个林城上空宛如灭世一般。

“大胆,什么人胆敢来我林城放肆?”纪元话音刚落,直接那城池之中冲出一名老者,老者身着紫色战甲,灭色暴怒。

嗯?老者在冲出来的刹那就看到远处的机缘,不由的愣了一下。

“是你,纪元,谁给你的狗胆胆敢来这里放肆,看在你五年来为我林氏一族放牛养猪的份上,现在立即滚回你的猪舍,我还可以饶你一命,若是不识好歹今日我便将你打杀。”林霸山楞了一下之后当即反应过来,语气冰冷至极。

“不识好歹,哈哈,林霸山难道你以为我今日为何而来?五年时间,上百族人今日就是你们为了过往偿还血债之时,居然说我不识好歹,哈哈,怎么你还以为我是当初你随意可以碾压杀死的蝼蚁不成?”

“哼,你武魂早就被抽离,根本无法修炼,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但是你难道以为能够和我林氏一族为敌,若不是因为你是纪氏一族子弟早就将你杀死,今天你居然狗胆敢于挑衅与我,即便是不将你杀死也要将你斩断四肢。”

“哦,你的胆子也是很大啊,我乃是纪氏一族核心子弟,更是五脉之中赤蛟一脉下一任尊主,你斩断我四肢,难道就不怕纪氏一族惩罚你们吗?”

“哈哈,真是一个笑话,你赤蛟一脉人才凋零,你父亲更是身陷幽冥海某一处秘境出都不出来,仅剩下的几个实力也都是不足,至于其他,哈哈他们才不管你的死活,如果不是这样,你怎会五年来还在我林氏一族作为牧奴?”

纪元目光之中寒光恨意闪烁:“没错,幽蛮一脉的纪峰韫庇护与你,你只要不将我杀了确实不会有人找你麻烦,哈哈,很好,很好,那今日就由你林氏开始,这些人都得死。”

“不识好歹,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林霸山眉头一皱,这纪元居然此时还敢不退。

“不识好歹?”纪元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你儿子林浩也不识好歹,现在脑袋都已经让我给割下来放在你们祖墓的石碑之中,听闻他喜欢吃鸟屎,哈哈我让他如愿,现在你也一样不识好歹,那么就让你去陪伴你儿子吧。”

林霸山不由的一惊,他儿子乃是林氏一族的天才,是他林氏一族未来的希望:“你,你果真杀了我儿子?嗯?我儿子的灵魂气息,该死,该死,你该死,即便是之后纪氏一族降下大难我今日也要让你魂飞魄散。”

“风雷拳给我死。”略微的感受一下,那林霸山果然发现自己儿子已经身死,顿时怒火万丈。

林氏一族毕竟是小氏族家族人口不多,天才更是极少,这林浩乃是他儿子之中最为天才的一个,居然真的惨死在这纪元手中。

轰!在林霸山身后,一座恐怖的雷霆虚影显现,身上电光闪烁,如同九天雷劫向着纪元就轰击过来。

不过在这等威势之下,纪元并未丝毫惊慌,身上真元之力猛然运转,身后星河镇魂塔灰色虚影呈现,一白一灰两股诡异气流瞬间逸散出来,而后猛然扩张将整个林城完全笼罩。

“哼,星河化海,生死轮回,给我转……”

纪元一声暴喝,灰白两色气流,瞬间宛如一个漩涡开始疯狂的运转起来。

而此时那林霸山的拳头也马上到来。

“不,不,纪元,你怎么敢,你怎么敢,你怎么会有如此力量,不,给我死,给我死,啊……”

第3章 不能让他们逃了

轰,轰隆隆,滋滋滋……

“啊……救命啊……”

“不不,家主救我们啊……我不要死啊……”

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不断从城中传出,那旋转的灰白轮回气流宛如巨大的漩涡,将一切全部粉碎,哪怕是那玄武岩铸就的城墙此时都开始不断的碎裂。

听着自己身后族人一声声的惨叫,林霸山宛若疯狂,他怎么也没想到纪元居然能够施展这等恐怖的秘术。

“你还想杀我,哈哈,我父亲曾经给我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而杀我兄弟一人者灭其身屠其族,你杀我上百族人,让我经受五年之辱,今日我便让你林城成为废墟,林氏不足灰飞烟灭。”

“该死,该死,纪元你也是堂堂王侯家族,怎能如此残忍,那妇孺老幼何其无辜,你居然连他们都不放过。”林霸山双目欲裂。

他们林氏一族繁衍存亡数千年才有今日之盛没想到居然毁灭在纪元的手上。

纪元依旧冷漠无比:“当年你们林氏一族对我无比欺凌,残忍虐杀我那一百族人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此刻,当年我们也是弱小,那上百族人也有老弱妇孺,你们怎么做的?你们可曾怜悯?可曾放过我们,现在你还想让我放过你等哈哈,你在做梦,在做梦,只有你们的血才能够祭奠我那枉死的族人,星河镇魂塔,镇魂给我起。”

纪元的双目之中几乎流淌出鲜血,每一次想到那一百多愿意跟随自己来到这里的族人都让他痛苦异常。

一挥手,星河镇魂塔的虚影从天而降直接砸在那林霸山的身上,其上的灰白二气宛若游蛇在林霸山的身边缓缓流转,原本含恨而击的林霸山猛然顿住,哪怕想要踏前一步都不可能。

滋滋滋……灰白二气在其身上流转,如同水火相容,发出一声声滋滋的声响,那林霸山的铠甲居然缓缓的被撕裂溶解,身上的血肉也开始被消磨起来。

“啊……啊……妖法,你使用的是妖法,纪元你一定会死的,一定会死的,纪峰韫公子一定会将你杀死,一定会将你杀死。”

血肉被一点点的撕扯,即便是鲜血都被蒸发,此刻的林霸山好似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他动弹不得却嘶声歇底的对着纪元怒吼诅咒。

“哼,那纪峰韫之后也会去陪你,他一定会死,一定会死,而现在你们仅仅是先走一步,而我必定将要踏上复仇之路,给我转动。”

纪元声音阴冷无比,他这些年所受的苦难,他身边族人的身死,虽说都是这林氏一族所做,但是幕后黑手就是那纪峰韫他怎么可能让对方活着,他一定会将那纪峰韫杀死。

“啊,纪元你一定不得好死,啊,雷霆两界刀,给我杀,给我杀。”灰色的气流正在不断侵蚀那林霸山的身体,猛然间只见垂死的林霸山下定了某种决心,身上的元力猛然间疯狂燃烧,而后整个人都不断的颤抖,一股冲天雷霆战意从其身后凝聚,一把青色闪烁雷霆的巨刀轰然落下。

轰……恐怖无比的巨刀带着无尽的雷霆,整个星河炼魂塔都疯狂的颤抖起来,纪元更是嘴角渗出一丝丝的鲜血,整个炼魂塔的灰色结界居然出现巨大破损,数道身影从中飞出。

“该死,林岳,林枫苑,林坦,你们逃不掉,你们都要死,该死!”纪元面色疯狂无比,眼中杀意纵横。

那逃走的三人,乃是林家老二林岳,而跟随他的就是七长老林枫苑,九长老林坦,这三人是纪元最恨的人之一,当初进入这林氏一族,半数的族人都是被这三人虐杀而死,而纪元更是被那林岳各种羞辱。

纪元内心对其的恨意丝毫不弱于那林浩,而此刻却因为施展星河炼魂塔的结界秘术使得纪元无法追击,当即纪元猛地咬破自己的指尖,随后打出一连串的法诀。

轰……整个林城在混沌漩涡之中不断的泯灭,足足数个时辰之后原本如同荒古巨兽一般屹立在大地上的巨大城池依旧闲散无踪,只留下一片阴风阵阵的鬼蜮。

噗……

纪元脸色惨白,猛然喷出一口鲜血:“实力还是太弱,而且范围太大,这星河镇魂塔的轮回焚灭大阵反噬之力对我来说还是太强,不过泯灭了这林氏一族也算值得。”

纪元挥手将星河镇魂塔收入自己体内,目光冷冽的看向那三人逃走的方向。

“决不能让他们三个逃掉,若是他们逃到了纪氏一族将我此时的情况告诉那纪峰韫以我此时的实力怕是无法抵挡住,杀,必须杀掉,不过我还得调息一番。”

纪元此时身上气息混乱,哪怕是达到了先天层次施展这星河炼魂塔秘术代价也十分惊人,此时他的实力下降的非常厉害,短时间内更是别想施展出星河炼魂塔秘术了。

不过他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不管是那林岳,还是那两个林氏一族长老,本身都是先天境界,若是时间长了纪元甚至都无法追上。

只是纪元当时也没想到,林氏一族居然拥有雷霆两界刀这等宝物,那可是元婴境老祖级别的强者才能够炼制的宝物,虽然只能够使用以此,但是威力可怕至极。

不过想想也对,这林氏一族虽然是先天家族,但是传承数千年的时间,耗费大量的宝物换取一件宝物也不是不可能。

“早知道应该全力炼化林氏一族,而不是去斩杀凝练那林霸天的,可恶这下有些难办了,我的伤势太重,实力仅仅只能够发挥出三成,不过对付那林岳三人不成问题,追!”

稍微恢复了一番,纪元直接一挥手将星河炼魂塔收回,随后向着那林岳等人逃走的方向就追了过去。

他必须在那三人逃出去之前将他们杀死。

“这个方向是向苍炳城的方向,那苍炳城乃是林氏一族掌控城池之一,甚至有着一个和林霸天相差无几的先天境存在,必须要在那林岳等人进入城池之前将他们杀死。”纪元眉宇之间多出了一丝着急!

只是没有走多远纪元立即感受到一股股恐怖的煞气,而眼前的景象更是让纪元震惊不已。

“该死,该死。”纪元双目泛红杀机凛然。

宝塔镇苍穹-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纪元, 唐柔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8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