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无双战神-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山, 王梦然

绝世无双战神-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山, 王梦然

第1章 华夏战将

松山市,金陵墓园。

与往日的萧瑟不同,今日这里充满了肃杀庄严之气。

墓园上空战斗机轰鸣,览视下方,更是十步一人,各个身姿挺拔,将整个陵园围得水泄不通。

而这一切的主导者林山,此时身着一袭黑衣,手臂上缠着醒目的黑纱臂章,三步一拜,五步一跪。

即便是跪上了上百次,看到那雕刻的李佳人的名字的墓碑,他仍是潸然泪下。

愧疚、思念种种情绪自心底油然而生。

回想五年之前,林山脸上涌现追忆之色。

‘妈,我不走,不能把你自己留在这里。’

听到林山的话,李佳人的脸上带着一丝苦涩。

林山记得,李佳人那天一反常态,与平时的温婉不同,语气带着沉重。

‘林山,当着你父亲的面回答我,去还是不去?’

那是一个破旧的小屋,也是林山以前的家,林山的亲生父亲林德的灵位就一直摆放在那,那里也是童年林山唯一的避风港湾。

三岁丧父,林山跟随母亲转嫁豪门郑家,李佳人虽然天生有着大家闺秀之感,但这不能消除他在别人眼里是个出身贫贱之人的事实,更何况她还是一个携子转嫁之人,而作为累赘的林山更是遭人白眼。

郑任还有其母樊德芙对于林山这个没有血脉的儿子、孙子视如眼中钉,尤其是郑天出生之后。

虽然有着一半的血脉,但是郑天对林山这个哥哥没有丝毫感情,打骂是常态。

而那间小破屋就成了林山童年时的避风港,看着自己亲生父亲的灵位,林山牙齿咬得嘎吱作响,但仍是反驳道

‘举国上下这多人,少了我又有何妨?而您只有我啊~’

啪——

林山记得,那是母亲李佳人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打他。

‘泱泱华夏十亿兵,国恨岂待他人平?!’

李佳人这句话一直回荡在林山的脑海,化作一股力量催动着他,让他即便是率领十几人面对几千人的七国悍匪,仍旧是选择毅然出战。

背水一战,战者雄起,以少胜多,名震苍穹。

一战封神,以战为名,被冠以战将之名,成为华夏最年轻的将级传奇。

而此时说这句话的母亲却是成为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这让林山如何不痛。

“妈,不孝子陈山回来了!”

噗通——

被全军上下奉若神明,从军五年,从未退缩过半步的林山今日却是哭得如同一个孩子。

母亲过世,自己喜欢的女子成了弟媳,隔绝了五年外部消息的林山,得到这一连串打击,心中的痛无法言明。

短暂的失神之后,没有多余的废话。

携上百虎狼之师,越马扬刀赴松山。

林山回想过很多种母子重逢的场景,但是他唯独没有想到,竟然是天人两隔。

富贵,辉煌对如今的林山又有何意?母亲离世,即便他衣锦还乡,说到底也不过是锦衣夜行,这脸又给谁长?

“战将,郑家部署和人员我已摸清,只待您一声令下。”

林山怅然之际,一道黑影不知何时凭空出现在林山身边,即便是烈日炎炎,但是那人确实让人有一种如置冰窖的感觉,但是对此,林山已是司空见惯。

“郑家?”

说着,林山站起身,眼神之中带着寒光。

据林山得来的情报,自己母亲的死并不不是意外,而是与郑家有关。

抬起头,似是为了回应林山,阴云遮日,让人感到压抑,众人也是随之起身,场面不可谓不壮观。

一朝风云为之变色,一起众生为之颤栗。

战将风采恢弘发散,此时的金陵墓园其他来拜祭的一干人等都是不免为之侧目。

“好大的排场,这人谁啊,我怎么以前没听说松山市有这么一号人物 ?”

“他跪得那个墓怎么有些眼熟,是郑家那个风骚荡妇的坟?”

“看这人得年纪,难道是那个荡妇的野种。”

“还真是!”

那二人声音大,但是距离林山不远,所言都是被林山尽收耳底,听到风骚荡妇被人用来形容自己得母亲,林山脑袋嗡得一声。

“战将,我去剁了那两个杂碎。”

风浩,也就是之前那个蒙面男子冷声道。

“我自己来。”

林山缓缓走向那两个男子,而那两个男子也是注意到了林山,此时林山身上浓郁得杀气,让二人有一种错觉,仿佛是死神在挥动着死神镰刀向自己走来。

“你、你要干什么?”

“要你们得命。”

冷酷到不带一丝感情。

林山说那句话之前,小有身世的二人不会想到林山敢公然动手,所以说话也是没有什么避讳,但是现在,林山得气场让他们明白,眼前这个背负了尸山血海的男人真敢动手,甚至是杀了他们。

“我错了,饶了我,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

“你拜得那个坟里,早就没有人了。”

“你说什么?!”

听到那人匆促得狡辩,林山怒目圆瞪,吓得那人赶忙解释。

“我说得都是真的,我那日恰巧撞见郑家少爷郑天还有他得后妈带人来将棺材抬走得。”

看到那人不像是在撒谎,林山也是果断之人,二话没说,开坟验棺。

十分钟之后一道凄厉得怒吼回荡在金陵墓园,看着眼前得空空如也,林山像是一个把急待嗜血得凶剑,煞气冲天。

林山想不到,母亲死去之后竟是仍不得安宁,仍要受人非议,遗体更是被和他有着血脉关系得弟弟还有后妈给挪走。

林山相信自己的母亲,所以他知道,自己的母亲一定是被郑家陷害,才会坏了名声,而且,他现在更是确定,李佳人的死绝对是郑家的手笔。

这一刻,林山得愤怒到达了顶点,郑家举族上下,都已是被林山判了死刑。

啊~

而这时候林山身旁得风浩走到那胆战心惊得二人身边,手起刀落。

接着噗通一声跪向林山,决然道:“战将之母不可辱,战将更不可辱!”

风浩的想法很简单,林山那是整个华夏军部的信仰,岂是这种跳梁小丑可以侮辱的。

林山又怎会怪罪他,对于侮辱自己母亲的人,杀死同样是他的想法。

“所有人,出发!”

听到林山那每次出征点将时熟悉的语气,众士兵只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惹到林山的人要倒大霉了。

而其他来拜祭的人都是赶忙让道,因为之前那两人的下场他们可是看的清楚,何人还敢触之霉头。

第2章 直捣黄龙

离开了金陵墓园,林山坐上军用吉普,承载着一众惊讶的目光驶离金陵墓园。

二十余辆军用吉普奔驰在公路上,上方还是盘旋着四五辆军用战斗机,这排场之长大,走到哪里都是会引发一阵欢呼。

“哇靠,这是什么情况?拍电视剧呢么?”

“这是新兴起的小鲜肉么?好帅哇!”

林山本就是长相清秀,再经过五年的军旅生活,越发的棱廓分明,再加上那种强大的气场和当下的气氛烘托,一众花痴少女都是惊呼出声。

而作为这绿色长龙龙头的林山,此时不慌不忙的升上车窗,眼神淡漠,这喧哗的城市氛围让五年生活在枪林弹雨的林山感到不太舒服。

现在林山的心中容不下任何事,只有仇恨,郑任、郑天、还有那狠辣的‘老妖’樊德芙,让林山已是恨得牙痒,恨不得立刻食其筋骨。

嘎吱——

林山愣神之际,只见主驾驶的风浩猛打方向盘,一个急刹。

而后的二十余辆吉普都是刹住,险些造成连环碰撞的惨案。

而险些酿成惨案的的祸源是一个男孩乱跑,跑到了马路中央。

哇哇哇——

此时那小男孩也是吓得嗷嗷大哭。

“熊孩子。”

和风浩还有林山同车,坐在副驾驶的那名士兵碎了一句之后,打开车门,就要批评教育。

只见这时一个一头秀发,身材凹凸有致,眸光之间不禁流有魅色的女子跑到小男孩身边。

“童童,跟你话说了多少次不要乱跑你怎么不听呢。”

“对不起,这是我儿子,给你们添麻烦了。”

说着那女子对着那下车的士兵笑了一下。

那士兵也是被女子的容颜迷的一愣,再是听到那女子平和的语气,那士兵也是不大算再追究。

“战将?”

透过后视镜,风浩看着一副讶然的林山,也是忍不住问道。

在他的印象里,可是很少有事能撩动林山的心弦,而这种讶然的表情更是少见。

这是我儿子~

此时的林山根本听不进去风浩的话,脑海中一直回荡着李莹莹的话,和那个宠溺的笑容。

没错,生活的戏剧性总是在林山身上上演,刚才那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他爱了十多年的李莹莹,也是在他从军之后第二日就是嫁给了林山的弟弟郑天,成为了林山弟媳的李莹莹。

坐在车上,看着那熟悉且迷人的背影,五年了,林山没想到现在见到李莹莹心还是忍不住会有波澜,看到李莹莹带着那男娃就要消失,林山下意识的吼道:

“拦下她们!”

风浩等人虽然不明所以,但是战将的话就是军令,无需多问,百名士兵哗啦一声,齐刷刷的从车中走下,围观的众人都是赶忙闪避,但好奇心的趋势让他们都是没有离去,有的甚至是掏出手机。

“这是干什么?不是道过歉了么?你们还想干什么?”

被一群全副武装的军人拦住,李莹莹也是游侠慌了,但是好在大庭广众之下,再加上有着郑家强大的后盾,让他说话的语气也是不免硬气了一分。

“我要让我爸爸把你们都枪毙。”

此时李莹莹怀里的小男孩拿着手中的玩具手枪对着风浩等人。

小孩子无知,但也恰恰是反应了作为家长的行事风格,因为孩子的说话和态度都是来自于家长的耳熟目染。

“什么枪,都不应该对着军人。”

林山这时打开车门,幽幽道。

虽然对方是一个孩子,但是作为守护一方大地的军人,民族护国之本,在回到自己的国土之后竟是被人指着说要枪毙,怎能不觉心寒。

战将!

看到林山下车,众士兵都是整齐的向其行礼。

“好家伙!出个门带着上百士兵,这是哪个军二代有如此大的排场。”

“松山市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号人物?”

“切,看这架势,估计是来走亲戚的,不知是哪家有如此大的人脉啊。”

“我看啊,就是出来装X的。”

看着林山,众人也是议论纷纷,一时之间,林山成为焦点。

而李莹莹此时也是偏过头望向林山。

看到那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李莹莹也是美目圆瞪。

“林山?”

饱含了复杂情绪的一声招呼,却是让二人都是静默不语。

看着如此诡异的二人,即便是众将士都是难免升起八卦的心思,更别说其他人了。

“卧槽,这什么情况,大新闻啊,那女的不是郑家的少奶奶么。”

“郑家少奶奶与神秘军二代有染,这新闻,有看点。”

众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你还好么?”

看着李莹莹,林山终究是没忍住,先开了口。

“好?呵呵。”

“你不是当了逃兵了,现在怎么回来了?难道又是逃回来的?”

“大胆泼妇……”

听到李莹莹竟是敢讽刺林山,风浩怒了,但是林山却是一语呵止道:

“闭嘴!”

又是望向李莹莹不解道:“你什么意思?我何时当了逃兵?”

“当初你和郑天同时对我表达爱慕之意,我说给你们一个竞争的机会。”

“而你,却在我们新婚的前一天连夜逃走,难道不是无地自容了么?”

“郑天说的对,你这种贱种,跟你那娘亲一样,天生的贱命,没有骨气。”

啪——

李莹莹话音落下,林山也是闪到身旁甩手就是一个巴掌。

他不怕李莹莹侮辱自己,也不怕他误会自己,但是听到其侮辱自己的母亲,绝不能忍。

听到李莹莹的话,林山突然释然了,明白了李莹莹之前不过是在戏耍自己,在她的心里,同样是瞧不起林山,而林山这五年念念不忘的也不过是自己的幻想罢了。

想到这,林山嘴角带着一丝苦涩。

“你敢打我?你个下贱坯子,凭什么打我?!”

此刻的李莹莹一副厉象,完全没有了之前那副高贵儒雅的气质,活脱脱一个乡井泼妇。

啪啪!

没有多余的废话,林山又是两巴掌。

第3章 李管家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也是让李子莹冷静了下来,看着如今的林山,他也是明白了,眼前的林山已是不同以往,再也不是那个以前那个对他言听计从,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傻小子了。

嘶——

众人也是被林山的果断给震慑住了,单不论李莹莹的长相,就说李莹莹那背景,李氏集团长女,还是松山市第一大家族郑家公子的妻子,这大的吓死人的身份,松山市哪有敢对其动手的。

但是今天林山偏偏就是做了。

这就是林山的性格,竟然看清了李莹莹的嘴脸,那他就能够立马放下。

“林山?那个郑家家主郑任以前老婆的儿子?”

“看着样子,还真是,看着来势汹汹的样子,像是兴师问罪的啊。”

“兴师问罪?郑家什么地位,这可不是唬出来的。”

“别看这林山带着百十来号人威风凛凛的,不过就是一个花架子,到时真杠上郑家,估计就被打到原形毕露了,松山市第一大家,可不是白叫的。”

虽然现在林山的属实算是荣归故里,但是众人显然是更看好郑家这个松山市的庞然大物。

对此,林山并不在意,这些人不过是一群井底之蛙,又岂能揣测到林山如今的实力,要是知道如今林山的真实身份,他们怕是早就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林山懒得再同其废话,转身上车,一声令下,直捣黄龙。

林山等人虽然离去,但是余波却是未消,林山回来的消息传开,众人都是等着看,林山到底是寻仇还是借用现在的能力去投靠郑家,寻求一席之地。

看着冷面的林山,风浩等人知道林山的心情不好,都是屏气凝吸,但是即便如此,仍是感到极度压抑,针芒在背。

到达林山这个位置,即便是不语,但是无形散发的气场却是足以让人感到恐慌。

半个小时的车程,却是让风浩几名士兵感到度日如年,到了郑家大宅之后,风浩几人也是长舒一口气。

看着眼前熟悉的别墅,林山眼中也是闪过一丝追忆,这里面的有着他和母亲佳人的美好记忆,但更多的是侮辱、是伤痛。

“今日,新仇旧恨,用血偿。”

林山抬脚向别墅踏去,孤身一人,而风浩等人则是被留在外面,盘旋上空的战斗机也是早已降落。

看着林山的背影,风浩也是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那几乎是凝结成实质的杀气,他也是头一回在林山身上感受到如此浓郁的杀气,此刻风浩确定,今日郑家的人难逃一死。

众将士同样是严阵以待,只要林山一声令下,郑家的血也就可以流了。

踏入郑家别墅大门,平常喧哗的别墅竟是连一个下人都是见不着,静的不寻常。

“呵~”

林山嘴角掀起一个邪笑,他知道,自己回来的消息应该已是传到郑家的耳朵,但是这都不重要,既然他已归来,郑家必须灭。

“老东西,这点事都做不好,没用的废物。”

“快TM把这垃圾给我倒了去。”

说着那两个身着保安服的年轻人一脚踹在一个年迈的老人身上,而那老人身上穿的同样是保安服。

“李叔?”

看着那满脸愁容,布满褶皱的老脸上还是有着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林山眼泪已是在眼眶打转。

在他的印象里李福,也是郑家的管家,虽不说意气风发,但是无论如何也是难以让他与眼前这个佝偻的老头联系到一起,要说这郑家谁还能牵挂之情,也就是唯有一直对自己照顾有加的李福了。

“磨磨蹭蹭的,老不死的东西,是又皮痒了么?”

李福弯着腰,手中提着连个黑色的垃圾袋,一步一颤,其中一个保安见状没有丝毫怜悯,抬脚又是要踹上去,看到这年轻保安动作的娴熟,林山心又是一痛。

没有多余的废话,化作一道晴空霹雳,百米的距离眨眼便至。

“你他妈谁啊,这里可是郑家大宅,死远点。”

林山的突然出现也是吓得两个保安一愣,但是作为郑家保安的傲气也是让二人口吐芬芳。

哗啦——

看着林山,李福手中的垃圾散落一地,一行清泪直接顺着那褶皱的脸颊滑落到地面。

“林山少爷,是你么?”

“李叔,我回来了。”

看着李福,林山报以一个心安的笑容。

“长高了啊,也变壮了。”

看着林山,李福久未展现笑颜的脸上,浮现一个暖心的笑容。

感人的时刻总是短暂的,因为总是有跳梁小丑在花式作死。

“呦,我当谁呢?原来是郑家养的那条狗崽子啊。”

“一个野种,一个吃里扒外的老废物,你们还真是臭味相投啊,啊哈哈!”

看着林山和李福,那两个保安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讥讽的话语格外刺耳。

“林山少爷,你快走吧,离开松山市,不要再回来了。”

听到两个年轻保安的话,李福的思绪也是从和林山重逢的喜悦中拉了回来,想到当下的处境,李福也是赶忙对着林山劝道。

“李叔,脸上的伤是他们打的。”

对于几人的话,林山充耳不闻,盯着李福脸上的伤,说完眼神冰冷的扫了那两个保安一眼。

被林山饱含杀意的扫视一眼,就算是统领一方的将领都是吃不消,别说是这两个小保安,顿时二人有一种如坠冰窖的冰冷之感。

“他、他活该,勾结夫人,吃里扒外,这是族长交代的。”

勾结夫人?郑任交代的?

听到那两保安的话,林山哪还是不明白,定是郑任为了撇开自己的娘亲故意往他的娘亲身上泼脏水,还是把一向对林山母子照顾有加的李福推下水,成了众人唾弃欺辱的对象。

想到一向温婉贤惠的母亲和郑任这种畜生过了这么多年,临死还是要被扣上一个红杏出墙的污名,林山就是怒不可遏。

“你们没否定这伤是你们所为吧?”

说着林山的身影已是出现在二人面前。

出现,消失都毫无征兆?

这林山是鬼不成?

第4章 战将登门

那两个仗势欺人的保安心中骇道。

“那就可以去死了。”

嘴上说着,手上的动作可没有丝毫迟缓,话罢,那两个保安已是绝了呼吸。

“林山少爷,你可是闯了大祸啊!”

“郑家人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李福的话,林山笑了,笑的凄凉,笑的猖狂。

“那正好,我也没打算放过他们。”

“林山少爷,你是……回来报仇的?”

直到此刻李福才是反应过来,林山这次时隔五年的回归,乃是为了复仇。

“林山少爷,郑家这栋拔地依天的别墅你看见了吧,他能屹立在这松山为龙头家族这么多年,你以为是你想抗衡就能抗衡的么?”

话虽然难听,但是却饱含关切之意。

林山自然听得出,但是别说是林山现在有了实力,即便是没有,林山亦然不可能不为母亲报仇。

“人心孝顺,匹夫无不报之仇!”

这一刻,林山气势锐不可當,战将霸气展露无遗。

李福同样是被林山的气势所感染,本已是觉得壮士暮年,寥寥此生的他在听到林山话的那一刻,倍感头脑轰鸣。

“林山少爷,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夫人一定会欣慰的。”

林山的不同李福也是目睹了,在他的印象里,能有如此气场的,他今生所见,也就唯有林山一人了。

李福心中明白,即便是自己很看重林山,但终究还是小瞧了林山。

说不定这林山少爷,还真能推翻了这个松山是屹立百年的郑家王朝啊~

“林山少爷,夫人的死郑家上下都有参与,而我之所以忍辱负重赖在郑家,就是想要找到证据,好定他们的罪。”

见识到林山的决心,李福也是不打算再将事情隐瞒。

果真是郑家干的。

愤怒的火焰已是在林山的心中熊熊燃烧,额角上的青筋随着呼吸一鼓一胀,而接下来李福的话更是让他怒发冲冠。

“林山少爷,这个秘密,是夫人临死之前告诉我的,今日我觉得我又必要让你知道。”

“当时夫人带着你嫁到郑家并非他喜欢郑任,而是他看上你娘的美貌,杀了你的亲生父亲,还强暴了你娘,以你的性命威胁,夫人才……”

说到这,李福已是泪眼婆娑,声音哽咽到模糊。

和自己的杀父仇人同一屋檐,还要独自守住那个冰冷的秘密,这种屈辱,林山难以想象。

妈~

林山轻呢着,牙齿战栗,手臂虬筋勃起,泪水在眼眶打转,随时会喷涌而出。

“林山少爷,你没事吧?”

李福此刻也是词穷,不知该如何安慰林山,毕竟这种打击换做是谁都是受不了。

“李叔,走,咱们进去?”

“新账旧账今日我林山一并同他们郑家算。”

扶着李福,林山二人走进郑家别墅,兴许是知道林山要来,郑家别墅大门竟是大敞四开。

刚踏入里面,就是听到一楼大厅之内传出喧哗欢笑、推杯换盏的声音,落在林山的耳中,却尽是讽刺。

“这饭菜可还可口?”

一道冷漠的声音自林山口中喊出。

此时郑天、郑任、樊德芙还有如今郑任的妻子林紫嫣都是一齐望向林山还有李福。

“林山?你还真回来了?”

看到林山,郑天先是开口道。

“怎么这是五年不见,想我了?”

郑天语气之中的挖苦和嘲讽之意,不加掩饰。

“你娘已经死了,你还回来干什么?”

郑任也是放下手中的碗筷,一副不悦的样子瞥了一眼林山。

“这就是李佳人那个老贱皮子的野种?还真是没教养。”

一脸俗魅的林紫嫣,依偎在郑任肩膀上,说着惹人生厌的俏皮话。

“哪来的酸臭味,这饭还怎么吃。”

哐当——

老态龙钟的樊德芙,一脸的傲慢,将饭碗哐当一声摔在桌子上。

林山记得,以前每每看见樊德芙都是会想到容嬷嬷,若是说不同,那就是樊德芙比容嬷嬷更坏,更狠。

但是现在,他林山早已今非昔比,面对这曾经对他造成过无数心里阴影的恶魔们,他已然为自己吹响冲锋的号角。

“我林家林山,今日前来,只为寻仇。”

说到林家时,林山特意加重了音。

掷地有声,振聋发聩,让人为之不免气血激荡。

“听没听见,白眼狼长大了,摇着尾巴来反咬你了。”

林紫嫣听到林山的话,看着郑任调侃道。

“林山,你不会以为当了几日的兵,就有资格在我郑家面前吆五喝六了吧?”

时至今朝,郑任仍旧是看不起林山。

即便是他早就收到消息,说是林山可能是上门寻仇,但是郑任的做法是敞开大门,他不信林山真的有胆子敢动他,而他心中更为确信,林山动不了他。

“不是叫你滚去倒垃圾么?你这把老骨头是痒了么?用不用我再找人帮你松松骨。”

看着李福,郑天缓缓起身,走到林山二人身旁,说着就是要一巴掌扇在李福脸上,俨然把站在一旁的林山当作空气。

啪——

清脆的一巴掌,在郑天打在李福脸上之前,林山先打在了他的脸上。

“林山!你他妈敢打我?!”

听到郑天的话,林山怒极反笑,先是之前的李莹莹,再是眼前的郑天,那种根深蒂固的瞧不起让林山感到无语。

郑天无法忍受,以前整日被自己踩在脚下在的林山,竟是敢用这种姿态面对自己,甚至还是敢动手,反手就是要打向林山。

对此,林山没有丝毫废话,朴实无华的一脚,将郑天踹到餐桌上,菜肴跌落一地,这一脚也是昭示林山正式向郑家开战。

其实林山早是与郑家势同水火,不过是他们一直不愿相信林山真有这个胆子。

在军中,林山举世无双,封号战将,如今衣锦还乡,但是郑家也只是以为林山不过是个大头兵,只不过是攀上了什么大将,回来扯着虎皮当大旗,所以对于林山,他们根本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混账东西,我郑家岂是你这黄毛小儿撒野的地方,来人!”

绝世无双战神-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山, 王梦然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08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