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星狂武-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凌云空, 慕容莫娜

异星狂武-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凌云空, 慕容莫娜

第1章 归来

傍晚,夕阳西下,天空下起了毛毛细雨,再加上温柔着风不停着吹着,给人一种十分凉爽的感觉。

在游乐场的人们依然兴致不减,在这里欢声笑语,这点小雨挡不住他们的欢乐。或者该说游乐场在朦胧小雨的衬托之下,灯光犹如天上的星星,显得更加朦胧、浪漫,反而更增添了游玩的兴致。

一个背着背包肤色古铜、轮廓分明的男子站在摩天轮下方抬着头一直仰望着,他的长发被细雨打湿,仍然被微风吹拂着,虽然长相一般,却给人一种玉树临风的感觉。

他才二十三岁,刚从外地带着满满的自信修行回来。他已经三年没有回到这个城市了,已经很久没有重温这种轻松愉快的感觉了。这次因为使命他再次回来,也是因为使命才到外地修行,或者说他因为使命而降临到这个世界上。

他仰望着最喜爱的摩天轮,压制着内心的兴奋,他好想再次乘上去,在高处俯瞰整个城市。在记忆中,趴在窗边往下看整个城市,是他最兴奋的时刻。

但是回去的路还很长,现在却又不是玩的时候。所以他一直犹豫着,是满足自己还是抛开这让他不能自已的摩天轮而离去呢。

他在这里一直犹豫的,他脚步都不舍得离开,也许离开后,恐怕没有闲暇的时光在游玩了。

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掏出手机来,看着显示屏,无奈的接起电话。

“喂,凌云空,你到哪里了,怎么还不回来。你不是说傍晚就能到吗,晚上就是仪式了,现在的你不会停留在什么地方玩吧。”这个女生尖锐的声音,连旁边的人都能听到。

“我……马上就要坐上车了,刚才误点了,所以会比之前计划的时间晚一个小时左右吧。”他毫不犹豫的趁此机会撒了个谎,心不停的砰砰跳着,每次撒谎的时候他都会紧张。

“哎,真是麻烦,快点,都等你呢。”

“知道了。”他挂断电话,松了一口气,嘴角露出微笑,轻而易举的就把对方骗了。想到这样就有时间坐摩天轮了,不禁跳了起来。

这时感觉到肩膀有只手温柔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吓了他一跳,慢慢转过身的同时,担心回头看到的正是刚才打电话的人。

他转过身一看,是一个穿着长裙子的充满着女人味的长发女生。

她笑着指了指他的手机链问道:“你的这只小猫很漂亮,请问从那买的?”

就在女生笑的一瞬间,他立刻被他的笑容征服了。那甜美的笑容给人一种迷人的感觉,内心不禁荡漾起来。

他看了看手机链,这是一直白色的小猫,是“玛塔的世界”的主人公,回答道:“这是我修行的时候买的,我还有一只黑色的,你要不要。”凌云空嘴角露出微笑,他很高兴能送给这么温柔漂亮的女生东西。

这沉稳的女生一点显不出高兴的样子,笑着说:“那十分谢谢你。”

凌云空从背包里找出黑色的小猫的手机链,放在她伸出的手中。她的手白嫩而修长,他不禁紧张起来,好像一股热流瞬间涌上心头。

这个手机链原本是要送给他的朋友——刚才打电话的女生,结果他毫不犹豫给了这个碰巧碰见的女生。

她高兴的看着手中的小猫,再次露出了迷人的微笑,“谢谢你。”

“你自己一个人来这里玩吗?”凌云空鼓起勇气主动和她搭讪,完全忘了刚才要坐摩天轮了。

“我来这里是找人的,我的朋友在约定的地方一直没有出现,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我猜想他一定到这里玩了起来,所以我到这里找找。”

凌云空想到自己也是如此,尴尬的笑了笑,不过他刚才已经“请假”了,完全可以从这里玩一会了,不然恐怕之后就没放松的机会了。

“那我走了,拜拜。”对方说着已经转过了身向他摆手告别。

凌云空点了点头,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心里暗想,“还没有问对方的名字呢,希望有机会还能再碰见她。”

他买好票,兴奋的跑进了摩天轮的座舱,伴随着座舱缓慢的升起,看着窗外的景色心中不禁兴奋起来。

才升到五十米左右,他就听见头顶上有闹腾的声音,看样子有人是第一次坐摩天轮,还感到恐惧。

在他高处的座舱里,也是一个长发的乘客,不过头发是红色的,是个绑着马尾辫的十九岁的不成熟的男生,成熟后的他一定可以迷倒众多女性,是一个美男胚子。

跑进座舱里面并不是他的本意,他也背着旅行包,同样是刚修行回来,却不是和凌云空是一路的。

他在回去的路上路过了游乐园,不如说他在回去的路上拐到了游乐园这边。他毫不犹豫的玩着各种各样的娱乐设施,一点没有回去的想法,完全忘记了本应该的目的地。

就在刚才欢快的游玩的时候,看到了来找他回去的朋友,也就是刚才和凌云空说话的女生。由于担心被发现,连考虑的时间都没有,毫不犹豫的跑进了降落到身边不远的座舱里面。

当座舱缓缓的升起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的心好像失重一般,随着升高,他越觉得恐怖。他的脚不停的发抖着,渐渐的传到了腿上。他拍着座舱已经锁住的门,又无法逃离这里。渐渐的他蜷起身体,慢慢的蹲在里面,连头也不敢抬,更别说再次尝试开门了。

就在他所在的座舱升到最高点的时候,摩天轮突然停了下来,上边的灯瞬间就灭了,每个座舱里的人瞬间惊慌起来。闹得动静最大的就是这个孩子,他发抖的站起身,看着窗外一种好像要掉下去的感觉。而且座舱好像因为腿发抖的缘故,也感到微微晃了起来,吓得他不禁哭了起来。

“让我出去,快让我出去。”眼泪马上就出来的他,费力的喊着。现在他倒是希望他的朋友能马上发现他,并救他出来。

听着这可怜的声音的凌云空也叹了口气,喃喃自语,“有什么好怕的,不就出故障了吗,工作人员肯定会修好的。耐心的看着外面的景色不就好了,越动只会感到越害怕。”

下边的工作人员用喇叭大声喊道:“座舱里面的乘客不要惊慌,电气方面出现故障,我们的工作人员会迅速修好。请里面的乘客耐心等一下,不要惊慌,我们会补偿给大家造成的恐慌。”

说道补偿,摩天轮上的喧闹声立刻小了很多,只有那个十九岁的男生还不停的苦苦哀求着快点修好。那哀求声既让人感到可怜,又感到好笑。

结果三个小时还没有修好,凌云空的手机已经响了好几次了,他也不禁也担心起来。他担心的不是摩天轮修不好,而是如果太晚的话,长老和队长一定会大发雷霆的,说不定还会受到处罚。

想到这里,他的汗珠不禁流下来,他也着急的站起来对着窗外喊:“什么时候能修好啊,快点啊。”他着急的拍着窗子。

虽然下边的工作人员都听到了,但是没有人回答他。那大喇叭依然响着,总是说“不要惊慌”、“马上修好,耐心等一下”之类的话。

凌云空只好叹了口气,现在着急也没用,只能耐心等待了。

第2章 敌人

凌云空打开背包,慢慢欣赏着里面的东西。这是一件手感极好的白色长款立领风衣,上面印着蔚蓝如星空般的颜色上繁星点缀。

这件衣服他从来没有穿过,对他们来说这不仅是一件风衣,而是一种象征。一个在他们那里多数人都想穿上的衣服,当然这件衣服只有家族里面被选中的人才有资格穿上。

正在他陶醉的时候,整个摩天轮的所有座舱同时震了一下,接着上边的灯亮了,发出呜呜的声音——摩天轮再次运作起来了。

凌云空松了一口气,终于修好了,至少这样不会迟到太久了。放松的他这才感觉到肚子快饿扁了,也可能是因为之前的紧张感带来的。他一天都没有吃饭了,本来打算回去之后再大吃一顿的,结果遇到这样的事情。看来有时候的确不能贪玩,计划总不如变化快,至少没遇到太麻烦的事情。

终于座舱到地了,再次登上陆地的感觉还真有点不习惯。

他看到面前已经排了很长的队伍,这些人可不是排队等着坐摩天轮的,而是那些和他同样被困在里面的游玩者,他们正在排队领取补偿金和丰盛的晚饭。

他看着长长的队伍,等排到他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了,还不如饿着肚子赶快回去。现在的他才有了紧张感,如果赶不上一定会被惩罚一顿,到时候还真不好交代。

他回头找了找之前在摩天轮最能闹腾的男生,在那帅气的脸上还残留着眼泪,一副小孩子的模样,嘴里正在不停的抱怨着。

他拍了拍饥饿的肚子,忍忍吧。

他快速的奔跑起来,小雨依然的下着,天色黑了许多。感觉自己一副落魄的模样,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认倒霉了。

跑了一段时间,或许因为肚子饿的缘故,觉得背包越来越沉,恨不得把他扔掉减轻些重量。

他突然想到不如直接把衣服换上直奔目的地,就不先和朋友们会合了,这个时间恐怕仪式要开始了。他边跑着边扫视着周围有什么换衣服的地方,前面不远处发现了一个电话亭,然后笑了笑喃喃自语,他突然想到在电话亭换衣服的是超人。

他跑到电话亭的后边,见无人之后,快速的把身上淋湿的上衣脱掉,换上了背包里面的衣服。换下来的衣服和背包都不要了,这些东西对他倒是没有用,那背包不过是为了放那衣服而已。

正在黑暗中走出来的同时,隐约看见在不远处坐着一个人正在看着他。之所以引起他的注意,是因为他穿的衣服和自己的很相像,但又不大一样,在黑暗中区别不出来。

他在黑暗中细看着这个人,未曾见过,他的衣服的确只是相像而已,也从没见过。他是什么人,在这里做什么?

“嗨。”对方笑着向他摆手打招呼。

凌云空这才发现面前这个人就是刚才在坐摩天轮闹腾的家伙。

“干什么,你是谁?”他露出警惕的眼神,因为在月光的照映下,他看到那个不起眼的家伙背后背着一把巨大月牙一样的弯刀,占据了他的整个背部,可以说他的背部还没有那把月牙刀大呢。

对方站起身来,像是展示着那身衣服一样,说道:“你真是没见识,看我这身衣服还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可知道你是千引哦。”

凌云空一瞪眼,他竟然知道自己是千引,但是对方又是何人?

他在黑暗中细细打量着对方,对方同他一样,是刚换上的衣服。那衣服除了颜色之外,和自己刚换上的衣服基本上一样。

“你是谁?”凌云空问道。

对方把背后那把月牙刀拿起来,好像拖着一个月牙一样,显出一点不费力的样子。

“死在我狼牙月下的人有权知道我的名字,让你死个明白。”对方露出了笑容,好像是得到心爱的玩具一样的笑容,看来他很喜欢这场对决,像一个嗜战动物。“我名金小月,是容桥的七组组长。”

“容桥?”凌云空皱起眉头,根本从来没听过这个称号,而且金小月这个名字,真土。

“你连容桥都不知道吗,真是个大笨蛋。”从一个孩子的嘴里说出来的“大笨蛋”,好像在闹着玩一样,充满孩子的天真。“待明天就是我们的争夺战了,那时候你们千引就无人不晓我们的存在了。拿出你的武器来吧,让我看看你们千引有多少本事。”

凌云空看着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对方的身份根本从来没听说过,不过他那身衣服和自己的衣服是那么相像,对方究竟什么来头。

既然对方想要自己的性命,这不得不迎战了。

他深吸一口气,双手做掌状,伸向前方,双掌一立,口中默念武器的名称。

掌前出现淡黄色的火焰般的气体,还没有汇集成形,已经随风消失了。

“什么,关键的时刻……”

由于体力和饥饿的缘故,结果连武器都召唤不出来。

“发什么愣呢,笨蛋。”金小月嘿嘿的笑着说。

听到声音,才注意到前方一道光影平铺向他面前袭来,他叹息之余侧身一闪。

那光影正是狼牙月飞来,他这一闪,闪过了这个武器,就在他侧身一闪的同时,狼牙月上伸出一只脚重重的把他踢飞。

“阿呀呀,我都提醒你了。怎么那么弱呢,还是我修行的太厉害了。”金小月说着不免有些自满起来,“不过我只是用了几成的力量,小试牛刀而已,想不到这样还能被打中。”

凌云空被踹出十米多远,还好反应及时,用双手挡了一下,不然肯定连摔几个跟头。

他这才发现原来他站在了狼牙月上面。

他是站在上面乘着狼牙月一起过来的?在月光的照映下,再加上狼牙月飞来速度之快,只能看到光影,根本看不出上面还站着一个人。

要不是被困了那么久和饿了一天,也不至于被这小子戏弄,还大言不惭说只用了几成的力量。

“切。”凌云空大步冲过去,好像就只迈了三步一样,瞬间出现在金小月面前,一个肘部攻击,被金小月一闪而过,接着翻身一脚跟上,却硬硬的碰到了不知何时竖立起来的狼牙月上面。

两个人同时后闪,凌云空之所以后闪是因为刚才那一脚碰到了他的武器,因为反作用力腿被震的很厉害,所以像后退继续进攻。但是看到对方也后退了,突然想到对方很可能不适合近攻。

金小月抓住狼牙月的一角,那狼牙月上一面正中间和另一面的两边都有把手,可以抓住武器。他抓住一角,高高的抬起,好像高举的弯月。

“狼啸!”他把武器投向凌云空。

刚才踢中武器的那一脚,凌云空明显的感觉到这把狼牙月很重,想不到对方竟然能轻而易举的挥舞着。

这把武器竖着快速旋转着向凌云空袭来,从侧面看像是一轮圆月,旁边的风发出嘶鸣的声音。

凌云空见势跳的很远,在这几年的修行当中,很少有实战,想不到回来遇见的第一个不知道身份的对手竟然如此厉害。而且那把武器明明很重,在那小子的手里却好像很轻一样,真是不可思议。

凌云空哪有闲心欣赏对手,就在武器砰的插到地上的时候,金小月又已经在武器的旁边。这次他不是乘着武器过来的,而是在扔出武器的时候已经开始奔跑,就在武器落地的时候他已经到了武器旁边。

这一招是他故意不击中对方的,就在他来到武器旁边的同时抓住月角处得把手,接着扔了出去。

“幻月!”这一扔是直冲着凌云空过去的,他打算这一击结束战斗。

就像两轮半月向重叠一样直冲着凌云空的脖子过来,凌云空已经看出了这一击的奥秘。不过是大幅度的高速旋转,高低不大的弧度才造成的好像两轮半月一样。

金小月见对方站立不动,接着无趣的喊了声:“受死吧。”

那狼牙月从凌云空的脖子上旋过,顺着他的脖子像利刃一样割断了他的长发。

接着那狼牙月向回旋镖一样又回旋到了金小月的手中,在回旋的途中也割断了旁边的一个树,断了半截的树和凌云空的身体,一同倒下,而这棵断了的树正砸到了倒在地上的凌云空的头上。

第3章 仪式

“哎,你运气真差,怪不得坐的摩天轮会突然停了呢,原来是你这个衰神的缘故。”金小月嬉笑着,把狼牙月放在背上,腰带上的钮扣像小爪一样扣住了狼牙月。静静的站在那里,见地上的凌云空一动不动,心里想,难道刚才看错了吗?

“金小月,你在干什么呢,知道你又在贪玩,只是没想到你会在这种地方,晚上仪式就要开始了,迟到的话小心会长生气。”一个温柔的声音说道,像是在说教孩子一般。

金小月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她就是在游乐场一直找金小月的女生,合身的白长裙和她的长发被风吹拂着,优雅之中略带寒意。

“罗婷啊,早就看到你了,只是没让你发现我。”金小月顽皮的笑着,好像在表示自己的胜利。

亭亭玉立的罗婷看着周围凌乱的样子,问道:“你又在这里乱闹,和谁又战斗呢?”

“未来的敌人,嘿嘿。”金小月像个孩子一样用手擦了擦鼻子,“很久不见,你长高了不少。”

“那么多年了,你一点变化都没有,除了个子稍微长高了一点,思维一点也没有进步,还那么孩子气。”罗婷笑着说,一点也没有责怪他的意思。“那我们回去吧,恐怕回去后会长一定会大批你一顿的,想不到刚回来还没有接到任务你就大闹一场,对手是谁啊?”

“千引啦,一个不堪一击的千引。”金小月在罗婷面前蹦蹦跳跳的炫耀着,一点没有一个符合他年龄的样子。

罗婷一边笑着,一边听着面前这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讲刚才的战斗,一同朝目的地走着。

她看到了刚才的战斗,她知道对方不会那么轻易就死,而且金小月也并没有取他性命的打算。不过从金小月谈话的表情来看,好像以为对方已经死了。

在几千年前以来,一直流传着一个民族,他们平时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但是他们还有一个使命,这个使命三千年才有一次。而这个使命再次到来之际,被选中的人右臂上将会隐藏着一个蓝色圆月一样的印迹。

这一族都会因为使命而改变生活,完成使命之前,他们无法过以往的生活,而他们正是为了人们的生存而战斗。

他们这一代人还不知道将要有什么事要降临,究竟是什么使命,这就是举行仪式的原因。

凌云空就是被选中的其中一人,他还不知道他的使命具体是什么,这场仪式也一定要参加才行,这场仪式之中就能知道他们的使命。而他必须参加的就是他们仪式——唤醒千引印迹。

他这一族的长老正在仪式地点讲话,长老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白色眉毛已经遮住了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留着长长的白胡子,和背后长长的白发都长到胸口的位置。

“三千年才有一次的机会,你们应该兴庆,多少代的人才能赶上这一次,保卫这里的时候到了。是该献出你们力量和生命的时候了。”他虽然年龄大,但声音仍然给下边的人震撼的感觉,台下的人列队整齐的听着长老的讲话。“明天就是逝星的时刻,而这次的使命却更加严峻,所以除了你们小组合作之外,还安排了另一个计划……”

台下边的人都认真听着长老的讲话,他们列成了三列,每列前面站着一个人,他们是队长。身后三个小组,每组三个人。这三十个人就是接受使命而战斗的战士。

而在最后排的三人组中,少了一个人,只有两个。站在这组前面的队长走到这两个人旁边,低声问道:“慕容莫娜,凌云空去修行怎么还不回来,他不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吗?”话语里带有责怪的意思。

其中一个人小眼睛单眼皮,眼神锐利,红色的头发绑着马尾。他斜着眼看着和他同组女生,面对队长的质问正低头摇着头。

“我之前给他打了几次电话一直没有接。”慕容莫娜低声回答,她是一个短发的长的很漂亮的女生。在这里多少人都对她十分爱慕,唯有同组的刚才斜眼看他的祝叁泽对她毫无兴趣,或许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缘故,反而觉得她没有一点吸引力。

“你去找找她,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务必在释印之前赶回来,缺少了他,战斗时就会造成很多不便。”

虽然这句话是实话是说,却让站在他旁边祝叁泽好生气愤,他最听不惯别人说这种话,但对方是队长,只能咽下这口气。

慕容莫娜点了点头,弯着身子悄悄的跑出去。

跑出了大门慕容莫娜才松了一口气,里面的气氛真是太紧张了,她也有她的职责。但是从未听长辈讲过,只是从小就接受训练,等待着这一天的来临。

她生气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着凌云空的电话号码。

打了几次依然没有人接,“那笨蛋,现在在做什么啊。”

她生气的把手机放进口袋,沿着去游乐场的路寻找,她认为那个他了解的笨蛋一定在某个地方玩呢。

“连重要的时候都分不出来,现在连人都联系不上,真是只会给人添麻烦的家伙。”慕容莫娜喃喃自语,一边跑着一边到处张望着凌云空的身影,担心若是正在赶来的凌云空再与她擦肩而过。

雨渐渐的停了,天空却越来越暗。在快到游乐场附近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片狼藉的模样的地方。看样子应该刚战斗过不久,不会是凌云空在这里发生战斗了吧,但是使命还没有交代怎么可能就会有战斗发生呢。

她并没有在意眼前看到的一切,继续往前跑着,就在她东张西望的时候注意到电话亭旁边有一个背包,像是凌云空离开的时候背着的背包。

她跑过去,确认就是他的背包没错,里面只是平时穿的衣服,而千引的组长所穿的白色的星空衣却不见了。

她这才注意观察着眼前一片狼藉的地方,看是否能注意到蛛丝马迹,或许能发现凌云空的踪迹。

终于发现了在倒了的树底下发现了白色的一角——是星空衣的一角。这里漆黑一片,月光照不到,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不会发现它。

她跑过去,费力的推开压在凌云空身上的半颗树,他的头上的血已经干了。

她着急的大声的喊着他的名字,三年没有见了,终于能见面了,想不到却是这个情景。

“凌云空,凌云空,你给我醒醒,你躺在这里干什么。”她坚强的喊着,她不想相信对方已经死掉了,但是眼角已经含着泪水。

她不停的摇晃着他的身体,终于他说话了,“轻点,轻点。”

慕容莫娜这才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急忙擦掉眼角的泪,重重的踹了凌云空的腿一脚,厉声说道:“干什么呢,快起来,什么时间了,竟然在这里躺着。”

凌云空用双手费力的撑起身子,脖子上明显的有一道很深的血痕。他睁大着双眼看着面前站着的陌生的女人。

异星狂武-玄幻奇幻小说-主角: 凌云空, 慕容莫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