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女婿-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左浩瀚, 林月茹

超级女婿-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左浩瀚, 林月茹

第1章 悲惨人生

左浩瀚内心苦涩、无助、想哭……

父亲好赌,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家出走,至今没有任何的消息。

母亲出车祸,骑自行车时被一辆毒驾渣土车辆撞!

车是偷的,司机吸毒、无财产、无存款、无亲人、无朋友!

被这样的一个人撞到,除了把他抓去坐牢外,左浩瀚家得不到半分赔偿,因为撞人的司机什么也赔不出来……

为了这沉重无比的医药费,左浩瀚卖掉房子,但钱还是远远不够。

不得已做了上门女婿,女方给了左浩瀚100万,但母亲住院已经半年还没有醒过来,这卖房的钱和100万也早已全部花在了医院!

这个月又要再补8万的押金才可以继续住院,他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有找工作母亲就出了车祸,让他去哪里找8万?

能借的高利贷之前都借了个遍,现在连高利贷都借不到!

无奈之下,拨通二叔的电话,对面传来极为不耐烦的声音。

“你有什么事啊?”

“二……叔,能不能借我点钱给我妈交住院费……”

“废物女婿一个,还好意思找我借钱?你入赘的林家那么有钱,你为什么不找他们家要?我借给你,你拿什么还?”

“二叔,求……”

“嘟嘟嘟……”

传来一阵忙音,显然对方已经挂掉电话。

万般无奈之下,左浩瀚拨通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电话!

熟悉是因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陌生是因为双方只是形式婚姻,并没有半点感情!

“我们还在岛国呢,有什么事就快说。”

对方哪怕现在语气很不耐烦,声音还是无比地动听。

“月茹,这个月还要交8万的住院费,你能不能借我……”

“我现在没空,等有空再说吧,嘟嘟嘟……”

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就是他形式婚姻的妻子林月茹,半年前因为她们家噩运连连,被大师指点才找到左浩瀚来冲喜!

左浩瀚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只有最后一个地方可以借钱了。

很快左浩瀚来到了深夜酒吧,这里有他曾经最好的朋友和最爱的女人。

肖炎是左浩瀚大学时最好的朋友,两人经常半夜翻学校的墙出去喝酒撸串,当然都是肖炎请客,左浩瀚没有任何多余的钱。

在左浩瀚看来,两人一度是最好的铁哥们。

左浩瀚虽然穷,但长得还算帅,所以在学校谈了一个女朋友。

肖炎有一次食物中毒,就和女朋友李心一起去照顾他。

当左浩瀚出去打包盒饭回来时,却看到女朋友李心和肖炎亲在了一起!

肖炎就是这么的禽兽,把自己的女朋友强吻,后来两个人更是莫名其妙地在一起!

左浩瀚想了好久才想明白,原因是自己太穷,虽然李心爱过他,但是他连请李心吃8块钱的麻辣烫都得盘算半天……

一个连自己生活都过不下去的人,凭什么谈恋爱?

大学毕业后肖炎就为李心开了这一家深夜酒吧,李心也死心塌地的跟了他。

大白天的酒吧里并没有客人,只有一群社会青年歪歪斜斜地坐在那里。

“哟,这个废物上门女婿怎么来了?”

肖炎一眼就看到了左浩瀚。

“是啊,这个废物跑来我们酒吧干什么?他消费得起吗?”

李心已经完全把左浩瀚看成了一个废物,在她的眼里交了这个曾经的男朋友简直就是她一生的耻辱。

“我妈住院需要钱,我来找你们借8万块钱?”

左浩瀚直接说明来意。

“废物一个,你值8万吗?你还真有脸了……”

李心毫不留情地骂。

“对啊,一个上门女婿,凭什么借钱?”

“借你钱不是肉包子打狗吗?还不快滚。”

“老子第一次见这么傻逼的人,谁会借给一个废物钱?”

“哈哈哈哈……”

一群社会青年七嘴八舌,骂得很毒,左浩瀚无奈转身,刚走两步却被肖炎叫住。

“要借你钱也可以,但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答应?”

“跪下!”

左浩瀚怒了,双手拳头攥紧!

但一想到躺在病床上一直没醒来的母亲,他猛地一咬牙,为了能借到钱,他跪了下去!

“哈哈,废物就是废物。”

“姑奶奶真是瞎了眼,上大学时居然会看上这个废物,你这破东西还给你。”

李心边说边把一块玉佩扔还给跪在地上的左浩瀚。

“废物一个,快把老子的皮鞋舔干净,舔干净了我就借给你8万块钱,快点。”

肖炎本来铮亮的皮鞋被他李心和这群社会青年吐上口水,那白色的泡沫,看着都恶心!

“你们欺人太甚!”

左浩瀚知道对方只是戏弄自己,并不想借钱给自己,他愤怒无比,猛地站起来,向酒吧外走去。

“兄弟们,给我揍这个废物。”

肖炎直接命令这群手下揍转身想走出去的左浩瀚。

顿时,雨点般的拳打脚踢落在了左浩瀚的身上,一时之间左浩瀚被打得头破血流,鲜血流淌到了那块玉佩上。

左浩瀚晕倒之前还听到了李心的声音:“打死这个废物……”

晕倒后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床上,全身到处都在钻心的疼。

摸一摸胸口,发现李心还回来的那块玉佩居然不见了,再回想一下那个梦,好像一切都是真实的。

他梦到那块玉佩粘了血之后居然钻进了自己的身体里,悬浮在了脑海之中。

那块玉也不再是玉,而是变成了一本书。

书名为《神罩经》。

《神罩经》分为四个部分:

一,炼体篇,可极速提高身体素质,从而突破身体极限,也可以快速修复伤势……

二,望气术,经过接触,可以发现对方的疾病伤势等等,可以通过观察气色看到对方的气运……可以辨别一件物品的真假、材料……

三,生死局,阳为生,阴为死……

四,大针灸术,神医奇术,可治百病……

左浩瀚躺在床上运行起了炼体篇,全伤的疼痛感立刻减轻,在一周天运行完之后,全身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接着就完全消失。

左浩瀚吐出一口浊气后,感觉全身被打的伤已痊愈,而且全身有用不完的力量,感觉就算是一头牛在他的眼前也可以一拳打死。

‘这《神罩经》还真是神奇啊?’

‘难道真是神的作品?’

再一看自己的双掌,每个掌心之中居然有一个太极阴阳图在缓缓旋转,每一边的黑白图案分别由五小块组成。收回意念后太极阴阳图消失不见。

左浩瀚心中了然,这就是生死局,生或者死,全由他一手掌控。

左浩瀚从床上跳了起来,来到母亲的ICU病房,只见母亲还是双眼紧闭!

母亲已经被医院认定为重度脑震荡,也就是俗话说的植物人,能醒过来的机会不足百分之一!

第2章 打脸要彻底

看着双眼紧闭、药水味十足且瘦弱的母亲,左浩瀚一阵心疼。

轻轻把手搭在母亲的手腕上,顿时母亲身体的讯息传入脑海。

‘杨玉兰:重度脑损伤,肝脏损伤,8根助骨错位愈合,右手骨错位愈合,右腿骨错位愈合,剩余时间23天。’

悲上心头,母亲居然只有23天寿命了!

左浩瀚强忍悲痛,运转生死局,太极阴阳图中代表生的白色疯狂运转,三块白色没入了母亲的体内,手上的太极阴阳图的白色部分居然少了三块,还剩下两块。

代表生的三块白色进入母亲的体内后,快速修复着母亲的伤势。

右腿骨错位修复正常……

右手骨错位修复正常……

肋骨错位修复正常……

肝脏损伤痊愈……

脑损伤痊愈……

“浩瀚……”

已经有半年没听到妈妈的声音了!

左浩瀚禁不住地哽咽。

从小舍不得吃,舍不得穿,靠打零工卖苦力把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母亲醒了,伤势痊愈了……

“浩瀚,你哭什么啊……”

“妈……我是太开心了……妈……”

母子两抱头痛哭……

“这是ICU病房,你怎么进来的,进来了还这么吵……啊……她怎么醒了……快叫医生,快叫医生来……”

一位护士惊慌失措。

主治医生进来帮母亲杨玉兰检查一番后,激动得声音都在颤抖。

“天哪,这简直就是医学奇迹啊,她的所有伤势痊愈了,就连错位的骨头都修复了……”

左浩瀚办理出院手续时发现卡上多了8万块钱,原来是林月茹转来的,虽然她对自己一直都很冷淡,但也并不是一点都不关心自己。

给医院补了5000块钱后,左浩瀚在医院的自动取款机上取出了5000元给母亲,把剩下的7万元给林月茹转了回去。

林朋茹很快打来了冷漠霸道的电话。

“你干什么,你不是说钱不够用吗?怎么又转回来了?我是怕你在亲戚朋友面前丢我们林家的脸,才转钱给你的,给你你就用,干嘛要转回来?”

机关枪一样的言语,没有关心,只有责备,说到底只是怕左浩瀚丢了他林家的面子。

“我妈已经出院了,不需要钱了,所以我把钱转还给你。”

“好,就这样吧,嘟嘟嘟……”

……

左浩瀚和母亲站在路边准备打车回去,一辆法拉利和一辆丰田埃尔法疾驰而过,差点撞到了两人。

“开豪车了不起啊!开快车干什么?”

左浩瀚嘀咕了一句,两辆车却倒了回来,埃尔法上下来7个社会人,法拉利上下来肖炎和李心。

“哟嚯,你小子还挺耐打的,一天时间伤居然就好了,但你刚才又骂了我,这事怎么说?”

肖炎看着伤势痊愈的左浩瀚,有点感到意外,他这些手下、下手没轻没重的,一般人被他们打了起码要在床上躺半个月。

“一个废物上门女婿还能怎么样,要他赔钱他也赔不出来,再揍他一顿得了。”

李心满脸的鄙视与嫌弃,完全忘记了和左浩瀚在一起时的那些激情时刻。

“肖少,他一个废物,还想他能赔钱不成,哈哈哈哈…”

“就是,天下只有最没出息的男人才会当上门女婿,这种人连狗都不如,还想要他赔钱,他能赔得出来吗?”

“肖少,求求您放过左浩瀚吧,他骂了你,我愿意赔钱……”

杨玉兰边求饶边把左浩瀚拉到身后,拿出5000块钱来递给肖炎。

左浩瀚其实是很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也不算骂,他们就是没事找事,想收拾左浩瀚而已!

“本少爷不缺钱,缺的只是乐趣,能折磨这个废物就是本少最大的乐趣。”

肖炎得意地说着话一把拍掉了杨玉兰手中的钱。

一阵风吹来,50张大红票子随风飞舞,尽管杨玉兰用尽全力去检风中飞舞的票子,但最终也只检回来了十多张。

杨玉兰的心在滴血!

左浩瀚的心在怒吼。

“废物就是废物,这个时候了,还是只会躲在老妈的背后。”

李心刻薄的声音传来。

左浩瀚拍了拍母亲的肩膀,安慰道:“妈,不用心疼,儿子现在有出息了,这点钱,很快就可以赚回来。”

“哈哈,一个废物上门女婿,开始会装逼了!”

“这是我长这么大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这个小杂种不长记性,得再揍他一次。”

随着肖炎的一声:“给我往死里打。”七名混子来势汹汹的扑了上来。

左浩瀚急忙把母亲往后面一推,推到了安全之处后,他迎着混子走了上去,神罩经炼体篇运转。

此时左浩瀚的速度和力量已经到达了常人难以想像的地步。

指东打西,打南打北,不到1分钟,杀猪般的惨叫此起彼伏,七名混子全部被左浩瀚打倒在地,身受重伤。

肖炎和李心目瞪口呆……

“下面轮到你们了!”左浩瀚的这句话把肖炎和李心惊醒。

“左哥,饶命,左哥,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愿意赔偿你10万……不20万……”

“左浩瀚,你……饶了我们吧……”

肖炎和李心同时求饶,想的却是渡过这一劫后就要把左浩瀚打入十八层地狱。

“跪下!”

左浩瀚冷漠的声音传入两人耳朵里,把两人吓得一激灵,肖炎的7名手下都是练过的,没想到却顶不住左浩瀚的1分钟!

这!

太恐怖了!

“浩瀚,算了,饶了他们吧。”

杨玉兰胆小了半辈子,被人欺负了半辈子,不想把事情搞大。

肖炎和李心心中一喜,以为自己可以逃过一劫,谁知左浩瀚却伸手过来同时握住两人的手腕。

‘肖炎:梅病初期、肾炎初期。’

‘李心:妇科炎症初期。’

两人被左浩瀚握住手腕,顿时吓得“噗通”“噗通”两声跪了下来!

左浩瀚运转生死局,把死局注入两人体内,两人病情急剧恶化。

‘肖炎:梅病晚期,血管和中枢神经极度受损;肾炎晚期转化为尿毒症。’

‘李心:妇科严重感染、腐烂、恶臭。’

“啊……”肖炎一声惨叫,晕死过去。

李心却感觉有深度难言之隐,痛痒难当,恶臭熏天!

杨玉兰看了看满身恶臭的李心,心中狐疑:‘这么漂亮的女孩为什么会如此之恶臭呢?’

……

原来租住的房子是不能住了,再住下去,就会被无穷无尽的高利贷骚扰,左浩瀚在佛市的城中村深涌村租了一间房子让母亲住了下来。

刚搬完家,林月茹的电话打了过来。

“妈今天过生日,姐姐和姐夫都来了,你在哪里?我过来接你?”

“不用接,我自己坐公交车回去就行了。”

“废话什么,快说在哪里,我来接你。”

“我在深涌村。”

“好,站在路边上等我,我一会就到。嘟嘟嘟……”

不等左浩瀚回答,对方就挂了电话。

刚走到路边,就传来了一阵悲恸无比的声音:“小茜……”

第3章 救人又撞车

只见一个美得让人惊心动魄的背影抱着一个血流了一地的小女孩哭泣,她的身后五条拿着砍刀的大汉向她砍去,她却浑然不觉。

危急关头。

左浩瀚《神罩经》炼体篇运转,一口气飞起五脚,全都踢在五名大汉的头上。

五名大汉闷哼一声,纷纷倒地晕死过去。

“你没事吧。”

左浩瀚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入手滑嫩且有弹性,让人想入非非。

“求求你救救小茜吧?”

李梦然看到左浩瀚,病急乱投医,她方寸已乱,见人就想求救。

左浩瀚点了点头,把手搭在李小茜的手腕上。

‘李小茜:胸部刀伤伤及肺部,进入假死状态。’

趁着这个空档李梦然急忙打了医院电话,她的几个手下赶到,把左浩瀚打晕的五条大汉抬走。

很快120到来,一名医生和几名护士下来把小女孩放在担架上查看。

左浩瀚看到一个长得和李小茜一模一样的小女孩在对着自己笑,一名白衣护士很轻易地穿过了小女孩的身体去查看躺在担架上的李小茜。

而对着左浩瀚微笑的李小茜身影暗淡了不少,感觉马上就要消散。

左浩瀚急忙运转《神罩经》生死局抓住李小茜的魂魄往她的身体里面塞去。

魂魄很快没入李小茜的身体里,却又很快坐了起来想要离开,左浩浩瀚加强运转神罩经生死局中的生局,使劲把小女孩的魂魄按下去。

“你这人怎么这样,这小女孩都伤成这样了,你怎么还打她……”

一个护士开口骂道。

“唉,没救了……”

神医孙回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孙……神医,请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我求求你了?”

李梦然状若疯狂,抓住孙回春的袖子疯狂摇摆!

“唉!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那个年轻人,她已经走了,你拍打她也没用了,请保持对死者的最基本尊重……”

左浩瀚对护士和旁边的骂声恍若未闻,全力运转神罩经生死局中的生局,直到手心里的两片白色进入李小茜的身体里,她的魂魄才安定下来,回到了她的身体之内。

“嘤咛”一声,李小茜醒来。“妈……妈……我……好……疼……”

李小茜声音微弱,痛苦异常!

“嘶!居然活了?”

“不会吧,居然被这年轻人拍活了?”

“这不科学,老夫行医30年,从未见过这样的怪事……快快快……送医院抢救……”

孙回春虽然吃惊,但很快回过神来,指挥众人把李小茜抬上救护车。

“小茜……小茜……老天开眼了……555……”

李梦然泣不成声,左浩瀚忍不住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一下,入手还是那样的滑腻有弹性,让人想入非非。

“废物就是废物,叫你在路边等我又泡起妞来了……”

林月茹虽然在骂人但声音听起来还是无比地动听。

她从红色奔驰350上下来,神情冷漠,穿了一身香奈儿短裙,两条修长洁白美到让人不敢直视的大长腿露出来了半截,一头披肩长发下面是一张美得无可挑剔的原装脸蛋。

“他不是泡妞,他是在救人,刚刚那个小女孩死了,就是被他救活的。”

一名护士心直口快。

“是啊,你误会他了。”

李梦然也急忙解释。

“误会,笑话,一个废物上门女婿他怎么可能会救人?他妈妈出了车祸这么长时间怎么没看到他救?”

林月茹还是打心底里看不上左浩瀚,她来接左浩瀚只是想快点让他回去,省得在姐姐姐夫面前丢脸。

“老婆,我真没有泡妞啊?”

“闭嘴,谁是你老婆?如果不是找你来冲喜,谁会让你进我林家的门?上车,快点走啦?”

李梦然眼中杀气一闪而过。

“我叫李梦然,请问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左浩瀚,左右的左,浩瀚如海的浩瀚。”

“好名字,左先生,我女儿住在和平医院,如果你方便的话,希望你有空来看看我女儿,这个送给你吧,再见。”

李梦然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送到左浩瀚的手里,左浩瀚顺手接过。

“废物,你到底要不要走啊?”

林月茹再次催促。

“走,当然走了。”

左浩瀚边说边跑到了车上。

……

林月茹穿的这身香奈儿极短,开车时两条洁白修长的大长腿更具诱惑力,左浩瀚感觉有一点口干舌燥,火气升腾!

感觉到左浩瀚的目光,林月茹吓得一声尖叫拉了拉裙子。

“废物,看什么啊,小心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左浩瀚心中暗叹,母亲的伤也治好了,是时候离开了。

9岁那年,自己快饿死了,一个漂亮的小女孩给了他一个炊饼救了他一命,这个小女孩长得和林月茹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炊饼,左浩瀚应该也不愿意受尽委屈入赘林家吧?

快速过一个路口时,左浩瀚突然一把按住林月茹的洁白大长腿,右手猛往右边打方向盘,要直行的车被左浩瀚控制后直接变成了右转。

“废物,你为什么摸我?”

林月茹大骂出口,身后却传来了巨大无比的撞击声,一辆中巴车连撞五辆小车,顿时满地狼藉。

最后面的一辆帕萨特,更是被中巴车撞成了两半,可见中巴车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五辆被撞的车中3人重伤,3人轻伤,幸好没有人员死亡。

“废物,畜生,你看你干的好事,摸我的大腿?这下出车祸了吧?”

林月茹就快要哭了。

‘这个废物今天胆子居然这么大,敢摸我的大腿?’

‘如果不是这个废物把车控制得改变了方向也不会有这场车祸,这个废物现在简直是又色又是个祸害!’

很快左浩瀚和林月茹被带到交警大队录口供,录完之后,林月茹开口道:

“警察同志,他不会坐牢吧?”

“坐牢,坐什么牢?”

“他控制了车子强行变道造成了车祸啊?”

“你误会了,如果不是他控制车子变道,那辆中巴车就会撞到你的车门,你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他不但没犯错,他还救了你。”

交警一口气说完,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林月茹一眼。

林月茹知道自己误会了左浩瀚,但她对左浩瀚一向高高在上蛮横霸道惯了,想说对不起,却根本说不出口。

“走吧,回家吧。”

林月茹这次终于没有骂左浩瀚是废物。

……

“月茹啊,你接这个废物怎么去了这么久,他自己坐公交车都早回到了?”

回到家中就响起了姐姐林月荌的骂声

“这个废物居然浪费这么多时间,太搞笑了。”

姐夫刘青松嗤笑。

“是啊,这种废物还要等他吃饭,简直就是笑话。”

岳母梁亦瑶冷笑。

“好啦好啦,回来就好啦。”

岳父林辉做和事佬。

“我家刘青松送了价值38万的LV包包给妈,我倒是看看这个废物有什么礼物送给妈的?”

林月荌继续尖酸刻薄。

超级女婿-都市异能小说-主角: 左浩瀚, 林月茹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8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