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军主-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叶天, 夏幼初

巅峰军主-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叶天, 夏幼初

第1章 顺便做个好人

荆州天岳,机场上空。

一架私人飞机在盘旋、看样子是要降落。

机场外,三千将士全都荷枪实弹、将机场包围。

十八驾装甲车、三十六台迫击炮,并排停放在大道上、散发着无言威慑。

数百荆州大小领导首长,全都端正立在一个停机口。

远处,数万人民群众,将机场外围堵得水泄不通。

无论是官、民、兵。

全都翘首以盼,眼神炽热、等着那架私人飞机降落。

这蔚为壮观的场面只为那个男人——帝国北境军主、叶天汉。

他是帝国八百年来最伟大的战神之王。

歼灭高句丽、杀罗刹七十万大军、克复北境、独战十八国镇将等等,都是这位战神创下的绝世战功。

他每一件战功,都已被撰入国史、让后人歌颂。

今日,这位爷突然莅临天岳。

没人知道他为何而来,也没人僭越过这位爷的想法。

他们前来接机,只是想完成心中夙愿——一睹天汉王天颜。

很快,飞机降落,机舱门打开、走出一男子。

身着白色风衣,脚踩长筒作战靴、简约却显得十分干净。

远远望去,便觉得他身姿雄伟,气质无双。

在炽热烈日辉映下,如谪仙一般耀耀生辉。

男子一出现,整个机场便响起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天汉王、天汉王……”

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

再临故土,看着数万人的狂热追捧、叶天有种身在故乡为异客的惆怅感。

只因他无法忘记九年前,天岳所有人对他的谩骂与谴责。

“先生,荆州诸位首长领导、包括荆州所有世家家主都在下面迎接您。”

有个红衣女子在一旁禀报。

叶天眉头微蹙,淡淡回应:

“本帅心情不好,就不见这些人了、立刻开辆车来接我走。”

“好的先生。”

红衣女子得令后便先下了飞机。

等待过程中,叶天望着阴沉天空、抑制不住回忆起往事。

他本是孤儿,出生就被亲生父母遗弃,成为世间一浮沉。

五岁那年,义父叶汗青将他从孤儿院抱养、待他如亲子。

因义父从医,他亦自小学医。

九年前初冬,医馆来了个气虚患者。

因义父不在,患者又是小病就医、于是他便亲自针灸医治。

没想刚施展两针,患者就气堵胸腔、当场毙命。

事后才知患者是天岳三大家族中秦家二少秦宇。

那日,秦家主雷霆大怒,扬言要他杀人偿命、要将他碎尸万段。

一时间,天岳民众将他视为庸医、杀人犯,将他推向风口浪尖。

义父怕他被秦家杀害,便逼他离开天岳、告诫他永远别再回来。

可他不想连累义父,于当晚独自前往秦家。

在秦家众人眼皮底下,自云梦湖百丈悬崖一跃而下、以证清白。

纵然万劫不复,他亦无愧于心。

却没想刚坠落湖中,就被一老者所救。

老者收他为徒,后将他带入深山、让他苦修了四年。

之后帝国边疆大乱,边境百姓民不聊生。

位卑未敢忘忧国,也就北上从军。

五年间,他带领天汉军奋战北境、百战不败。

最终克复北境,授勋帝国四星大将——封王天汉。

受封后,北境再无战事,就想回家看看,想与义父分享这份绝世荣光。

没想刚回来,就得到义父于三年前惨死的消息。

此乃人生大悲凉。

回忆到这儿,一辆黑色劳斯莱斯缓缓停至飞机登梯旁。

叶天也就下了飞机、直接上车。

车子驶过万人簇拥的通道时,其场面绝对是天岳机场有史以来最为震撼的一幕。

十八驾装甲车开道、冠盖云集齐拜、数万群众注视、三十六发迫击炮轰天。

呐喊声、轰鸣声犹如山崩海啸。

那激昂氛围、直击人心。

这动人心魄的欢迎仪式,叶天却对其并不感冒。

他端坐在车内,面色淡然,双手环抱胸前、正在闭目养神。

……

阜山墓园。

叶天跪在一座孤坟前,双手抚摸着墓碑、目光苍凉。

“义父,孩儿来看您了。”

他盯着墓碑、陷入沉默。

心酸纵有千百种,沉默不语最难过。

子欲养而亲不待,他很难过、也很悲伤。

他克制悲伤,却越来越悲伤。

沉默良久,他语气森寒道:

“义父,孩儿这次回来,一定会将那些残害您的人一一挖出来、为您报仇雪恨。”

说完,他郑重磕足九个响头,起身、唤来自己的侍卫长。

“先生。”

英姿飒爽的红衣女子走来,对他卑躬行礼。

“小瑛,查清楚没,我义父怎么死的?”

叶天话语平白直叙、却透着一股凌人威严。

“先生,叶先生三年前参加医药协会座谈会时,被三大家族逼着吞下一枚参杂剧毒的气血丹,然后气血紊乱,于当场七窍流血而亡。”

红衣女子禀告。

“三大家族!”

叶天蹙眉、没有掩饰眼中杀意。

柳孟秦,天岳三大家族。

盘踞天岳,底蕴深厚、是三个拥有近千亿资产的大财阀。

不过,以他现在的权柄,一声令下,便能让三大家族瞬间化为齑粉。

但他不想这么做。

快刀斩乱麻固然大快人心、却不可消除他心中壁垒。

义父死得那么惨,他要先诛心,后杀人。

也让三大家族感受感受,那被人逼到深渊却挣扎无助的绝望。

“先生,还有一事,是影卫无意中查到的。”

红衣女子继续说、语气明显带着些许寒意。

“九年前,柳家想铲除叶先生,又不想落人话柄,就事先给秦宇下了毒,然后让柳家二少柳明义,带着秦宇去叶先生的医馆治疗气虚症状。”

“柳家本想着要陷害叶先生,却阴差阳错害了先生您。”

“之后的事,先生您也知道。”

说到这,红衣女子眼中全是心疼。

她查阅了影卫传来的资料,大概了解了先生九年前的遭遇。

年仅十六岁的先生,竟是毅然决然自百丈悬崖一跃而下。

该是何等绝望。

“原来如此。”

叶天微微眯眼,抬头望着那阴沉沉的天空。

没想九年前的一切,竟是柳家设下的、想要残害义父的计谋。

他嘴角微扬道:

“好一招借刀杀人,会玩。”

“接下来,就让我好好陪他们玩玩。”

“先生,今晚七点,帝豪酒店,柳家二少柳明义将与秦家大小姐秦倾城举行婚宴、他们还给先生您发了请帖。”

红衣女子提醒。

叶天转头看向侍卫长、淡笑说:

“是么!那就答应他们,就说我会参加。”

红衣女子浅笑回应:

“那是他们的荣幸。”

“我也顺便做个好人,告诉他秦家、当年残害秦宇的是他柳家。”

叶天似笑非笑道。


第2章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晚上六点半。

帝豪酒店内,早就搭建好了举办婚礼的礼台。

十米红毯,充气拱门,纱幔、以及各种鲜花装饰,喜庆十足。

礼堂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你们听说了么?咱们天岳来了个天大人物,光机场接机的就有数万人、荆州各大首长都到机场去迎接了呢!”

“那场面,啧啧!”

“是谁呀?还能引起这么大场面?”

“北境那位爷。”

“天汉王?”

“除了那位爷,还有谁有这么大牌面?”

宾客们谈论着今日天岳最为轰动的消息、脸上全是崇拜与虔诚。

就在众人议论叶天时,叶天双手负背、缓步入场。

“那人谁……气质简直无敌。”

他一进场,就有人看着他惊呼出声。

于是吸引了诸多目光凝聚在他身上。

身穿浅白色军常服,脚踩黑色长筒作战靴、再平常不过的装扮。

可就是这平常装扮,也掩饰不住他身上那气吞万里的气势。

“看上去很面生,应该不是咱们天岳人。”

“身姿雄伟、器宇轩昂……这种气质逆天的男子、可不多见。”

“我肯定没见过,这种男子只要见一面便会永生难忘,若是见过、又怎么会不记得呢!”

叶天听着他人夸赞,完全不为所动。

他巡视一圈,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然后闭目养神、等待婚礼开始。

就有个穿着红色晚礼服的女子,端着酒杯朝他走来。

身材曼妙多姿,明媚妖娆、极其惹人眼目。

“是柳秋雅小姐。”

“看架势,秋雅小姐怕是看上那小子了。”

“长得帅就是吃香……”

众人窸窣议论、满脸羡慕。

柳秋雅芳名远播,无人不知。

论身段,丰盈窈窕、动人心魄。

论家世,天岳三大家族柳家大小姐、贵不可言。

多少俊朗青年,梦寐与她同床共枕、春宵一度。

可她眼界颇高,寻常男子可入不了她的眼。

“帅哥,喝一杯?”

柳秋雅来到叶天面前,举起酒杯,故意将身子倾斜、露出胸前大片春光。

叶天闭着眼,没有回应。

柳秋雅微微蹙眉、带着愠怒道:

“本小姐请你喝酒是你的荣幸,你居然不赏脸?”

叶天依旧不理。

柳秋雅脸色就立马变得阴沉。

她盯着叶天冷冷道:

“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谁?我可是柳家大小姐柳秋雅。”

叶天这才缓缓睁眼。

他淡淡地看着眼前女子、缓缓吐出一个字:“哦!”

柳秋雅:“……”

这是什么回应?

她都自报家世了,这小子居然不来跪舔?

还回应的这么敷衍?

感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

她用更加冷冽的语气问:

“小子,你几个意思?”

“我没有和陌生人喝酒的习惯。”

叶天回应、姿态慵懒。

柳秋雅面色瞬间煞白。

这小子明显是在拒绝,是不给她柳家大小姐面子。

她打算开口威胁。

却被叶天打断:

“不过,我与你弟弟可是忘年之交、倾盖如故,你作为他姐姐,又这么诚心请我喝酒,到时候敬你一杯也无妨。”

柳秋雅听闻,这才敛去怒意、展眉一笑。

原来是弟弟的朋友、倒也不急这一时。

“行,那我等你来敬我酒。”

她看着叶天,没有掩饰眼中贪婪欲望。

脑海中更是浮现出与这绝美男子翻云覆雨的画面。

“记得来哦!”

她对叶天暗送秋波、然后转身离去。

此时,场内响起礼乐。

礼台上,司仪拿起话筒开始讲话:

“有请新郎、新娘登场。”

便有欢呼声、掌声,此起彼伏。

就有个西装革履的青年,携手一个穿着白色婚纱的女子迈入婚礼礼台——两位婚礼主角儿。

新婚者宣誓、交换戒指,走过一系列流程。

很快来到司仪提问环节。

他刚要开口,却有一个柳家子弟上台与他说了几句话。

就见他脸色逐渐布满震惊、然后迫不及待开口:

“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刚得到消息,帝国最伟大的战神之王,天汉王,即将莅临帝豪酒店、参加秦柳两家婚礼。”

“在座的各位,都将有幸见到天汉王。”

此话一出,整个场面就炸了锅。

“我没听错吧?天汉王将参加秦柳两家婚宴?”

“我的天!咱们运气太好了,居然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天汉王。”

“天汉王为啥要参加秦柳两家的婚宴啊?”

“诶,这些话不要问,你这是僭越天汉王想法。”

“……”

听着这些议论,秦柳两家人脸上就挂满笑意。

他们虽然不知道天汉王为啥会来参加他们两家的婚宴。

但天汉王能来,就能让他们秦柳两家一步登天。

毕竟,天汉王给他们面子,那以后的荆州、又有谁敢不给他们面子?

一阵喧闹后,婚礼继续。

司仪面带笑意,继续回到婚礼提问环节、询问在场众人:

“在此,作为证婚人,我想问问诸位,有人反对这门亲事么?”

柳家和秦家财大势大,盘踞天岳、无人能撼。

豪门联姻,又有谁胆敢出言反对?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又如何能成为亲家呢?”

正当司仪准备问下一个问题时,场中响起一道慵懒声音。

一片惊呼。

“谁?”

“居然说柳秦两家是仇家?”

“我的天,这种场合也有人敢来捣乱?怕是不想活了吧!”

众人惊愕失色、全都循声望去。

就见一身材雄伟的男子缓缓站起。

“我反对这门亲事。”

叶天起身淡淡道。

又于众目睽睽之下、缓走上礼台。

坐在场下的柳家、秦家众人,眉宇间都蕴上一抹寒意。

没想到他两大家族之间的婚礼,竟有人敢来捣乱。

都两家联姻成为亲家了,还说他们两家是仇家?

简直是胡扯,分明是拿他们两家消遣!

“你是谁?胆敢扰乱我家婚礼?”

有个身着唐装的中年男子站起,目光犀利、正死死盯着叶天。

叶天止步礼台中央,转头望向说话男子。

剑眉目星、身强力壮。

不正是当初逼他悬崖自尽的秦家家主秦凡么。

他看着秦凡、浅笑说:

“秦先生,瞧你这记性,居然连我都不记得了?”

秦凡蹙眉,开始仔细打量叶天、表情逐渐变得震惊。

“怎…怎么…是你?”


巅峰军主-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叶天, 夏幼初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71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