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神针妙手-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周影, 徐莹

都市神针妙手-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周影, 徐莹

第1章 出山

广升市,天云山的山道上,一个身材瘦小的身影走在狭窄的山道上,似乎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正垂头丧气。

高大身影背着一个药篓子,药篓子上挂着几株像是杂草的植物。不过那对于这个男子来说的确算是杂草,要是放在往日,若是他遇到了这种药材,一定会高兴得跳了起来。

可是现在,这些药材都不是他想要的。

“这找遍半个天云山了,就是找不到阴刹株,小草啊!您老人家到底在哪啊……”男子名周影,此时的他恨不得这株草长上腿,自己跑到药罐子里,自己把自己熬了。

不过这不切实际的幻想只能是换来沮丧。

虽然天云山找不到阴刹草,但是周影即便走遍这大江南北都要找到,因为自己的亲人非常需要这个。

因为自己的爷爷现在急需这株草救命。

周影边走在山间的小道上,边踢着石头泄愤,今天他打算到山下找一找这传说中的药草,碰碰运气。

“碰!”

就在这时,周影几秒钟前踢出去的石头一步一步地‘跳’下小道,最后不偏不倚一个弹射,砸中了正巧刚熄火的轿车上。

驾驶位的车门打开,一个隔着黑色西装都能猜到他西装下浑身的肌肉,头戴墨镜的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黑西装看了看被石头击中的车身,一块花白的痕迹下,还有一点点的凹陷。

“尼玛的!”西装男爆了一句国骂,摘下墨镜,缓缓走向周影。

周影心中苦笑,说出来你不信,是你的车子自己接住那石头的。

周影看着走过来的黑西装,那活脱脱的黑社会打手的大半,若是一般人,准时先吓尿了。

“那什么……可能这有点过分,起初是这石子一蹦一蹦地准备下山,然后你们的车子又刚好挡住了。虽然这样说有点过分,但是是你们的车子撞倒这颗石头的。”周影看着怒气冲冲的男子,尽量挤出一脸的笑容。

西装男子走到周影跟前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摔倒。

“小子!那你说说这怎么办?”西装男子尽量地掩盖自己的怒火,但是语气中,周影还闻道了c4炸药的味道。

周影饶了饶头,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说:“要不你先打个电话叫个救护车……或者做一下CPR,或许还有救?”

西装男子闻言再也忍不住了,一步跨出,手掌握拳藏于腰间。

周影见西装男子的姿势,眼神微眯,手指成剑,一翻,食指和中指间出现了一根黑红色的细针。

男子的拳头猛地挥出,周影轻而易举地躲了过去,同时手腕一抖,黑红色银针立于手背,就在周影准备一针戳下去时,那辆轿车里又走出来一个人。

一个身着白色衬衫,黑色裹臀套裙的少女走下了车,少女的腰间被套裙束住,让人能看出她本来那玲珑有致的身材。

少女有十七八岁,脑后却盘着一个发髻,但是却完美地把知性美和清纯活力结合在一起。

她看了看周影和黑西装,柳眉轻蹙。

“小姐,这货把我们的车弄花了。”光头原本气势汹汹,但是看到大小姐皱着眉头,便瞬间把所有的愤怒都收了起来,说话也缓和了许多。

少女看了看车子那块花白,摇了摇头:“算了,我们还有正事,让他走吧。”

黑西藏瞥了一眼周影,语气不善:“小子,这次你走运。”

周影摇了摇头,把手中的黑红色细针不动声色地收了起来:“是你运气好,以后动手别随便暴露杀气。”

黑西装不以为然,认为这只是周影为了面子打嘴炮。但是不久后他就为大小姐救下他一命感恩戴德。

看着正准备上山的二人,周影心中还是有点过意不去,停下了下山的脚步,转头看向那少女:“虽然是那石头撞的你们的车,但是我还是有一点点责任的,现在入秋,天云山的枯叶里藏着很多毒物,你们把这个带上。”

周影从药篓子里拿出一株绿色的草,草上面还有一个白色的小花,就像是路边随处可见的野花:“天云花短株,天云山特有的,专门驱逐毒物。”

少女接过天云花,菱形的花瓣有七片花瓣,白色的花瓣就像洁白的水晶,甚是好看,若是少女进到天云山仔细看,山上所有的天云花短柱和长株都只有六片花瓣。

“谢谢。”少女说道。

黑西装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过了天云花:“小子,还算你有点良心,我叫暮云标,以后有麻烦了可以来广升市找我。”

煞有一股要收小弟的意思,的确暮云标看重了周影的身手,因为在广升市,能随便躲掉他一拳的人不多,即便是暮云标随便挥的一拳。

“对了,你是这天云山上的人?”少女从漂亮的天云花上回过神,问周影。

周影点了点头:“懂事起就在这,算是土生土长的。”

暮云标闻言一阵激动,抓着周影的肩膀,开心得身体颤抖:“那你知道秦尤先生是在天云上上马?我们要找秦尤先生救人!十万火急!”

周影看了看激动的暮云标和忧心忡忡的少女,点了点头,不过又摇了摇头。

“秦尤的确在山上,不过他是不会帮你们的。”

暮云标闻言一愣,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小子,你什么意思?我们都还没见到秦先生,怎么就不帮我们呢?”

虽然周影的话很直接,但是暮云标却是一位秦先生是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比如上山的人必须跪着上去,或者要把铁柱磨成针之类的,因为电视剧里的大师都是有这么些坏习惯。

而周影还是摇了摇头:“准确来说是不能帮,帮不了。具体是什么原因,无可奉告。”

少女闻言脸色古怪。

暮云标看着周影:“小子,你是不是还记着刚才我对你动手的事?没事,小姐说了和你没关系就是没关系,你不用因为……”

“帮不了就是帮不了,你就算上去找到了秦尤,你还是会被赶下山,就你的身手,还是别去,免受皮肉之苦。”周影摇头道,可是眼睛一直看着少女,因为周影知道这做决定的还是这个少女。

少女的眉头渐渐舒缓开,片刻,叹了口气:“标叔,走吧。”

暮云标闻言睁了睁眼,“小姐!我们还要找秦先生救老爷的命啊!”

“你们如果是救人的话,说不定我可以帮忙。”这时周影走到少女的跟前,神色肃穆道。


第2章 不识好歹

“救人?就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暮云标看着眼前和自己小姐差不多岁数的周影,仿佛是周影刚才说了个笑话一样:“哈哈……我说你小子才多大点岁数啊?你是身手不错,但是你如果说你是神医,那我就是神了!”

周影闻言,眉头微皱,眉宇间多了一丝愠色,瞥了一眼暮云标:“首先,这天底下能称之为神医的的确只有秦尤;其次,不是所有的病都得神医去救;最后,你瞧不起我的样子真像一条狗。”

说罢,还没等暮云标反应过来就甩着袖子走下山。

“你等一下!”周影的身后传来少女的呼喊。

周影遥望着少女:“怎么了?”

少女犹豫再三:“我叫徐莹,你真的能救我爷爷?”

周影摇了摇头,暮云标见状眼睛都瞪圆了:“嘿我说你小子合着刚才是打嘴炮呢?来来来咱再过两招。”

周影白了暮云标一眼:“如果你们找别的医生,还没说任何情况那个医生就说,好的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我敢说他要么住天庭,名字叫玉帝;要么住精神病院,人们统称煞笔。”

徐莹一愣神,显然是一瞬间没反应过来,但是片刻后轻轻一笑:“我爷爷生了个怪病,每天都能正常地生活,但是一到了中午就回全身抽搐,口吐鲜血,一直到了晚上就回发热发冷,知道凌晨两三点才恢复正常。找了很多医生,但是……”

周影眉头一挑:“这是个棘手的病啊。”不过语气丝毫没有因为病情而又丝毫的为难,反而是一脸的兴奋。

周影住在天云山十八年,从出生开始就跟随秦爷爷在村子里行医,因为村子里都是一群神人,每天断个骨头中个奇毒都是家常便饭,而秦尤也对周影倾囊相授。

但是一直以来周影都是以学习的姿态跟随者秦尤,而这一次终于能让他亲自操刀,周影何乐而不为。

“关说不练假把戏,你还是带我去看看病人吧。”周影已经迫不及待要看到自己的第一只小白……第一个病人了。

“你说带你去就带你去啊?要是你就是为了支开我们见不到秦尤先生,自己是啥也不会的憨憨怎么办?”暮云标终于反应过来周影开头说的那句话的意思,此时愤愤道。

“不识好歹。”周影轻声道,说罢一个箭步越到暮云标的身前。

暮云标在跟随徐家的时候,打了八年的擂台,但是他自认,在接触过的所有自由搏击选手里,没有任何一个人速度比周影快,

“你要干什么?”暮云标看着越到跟前的周影惊恐道。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准确来说是害怕这种感觉,一种羚羊饮水遇到了身后四面八方的狮子般。

“面色蜡黄,下盘恍惚,便秘吧?”周影看着暮云标说道。

“啊?”暮云标还没反应过来,周影雷霆出手。

右手一翻,刚才的银针出现在周影的手中,手腕微抬,一掌前出,银针带着掌劲拍向暮云标。

暮云标抬手挡住,奈何周影的一张速度之快,只能被一掌拍中。

但是意料中的冲击并没有传来,暮云标看了看自己的小腹,而周影已经退出了两个身位。

“尼玛,我以为你小子有多大本事呢,原来就是个花架子,这力道给老子挠痒痒都……”暮云标还没说完,突然发现自己的小腹传来一阵剧痛。

接着剧痛向下,一直到自己的菊花,暮云标太清楚这久违的感觉了,二话不说跑出小道,向着天云山的小道深处跑去,消失在山林间。

徐莹还是没反应过来,而周影大喊道:“记得挖个坑埋了啊!爱护山林人人有责!”

……

“神医啊!大仙啊!你是真神仙啊!虽然我找回了失去多年的感觉,也尝试到了拉屎的快感,但是请你收了神通吧,这再拉下去我就得归西了。我上有八十岁……”暮云标跪在周影的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

暮云标的便秘已经有三年多了,是以前打拳留下的小毛病,但是小病难治,找遍了医生,甚至吃过泻药都没有用。

当暮云标感觉到便意时,是震惊;当真的舒畅地排便后,是对周影的佩服;当排便第二次后,已经对周影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是……当拉了第八次的时候。

“我看你对我的质疑挺深的,所以把分开的疗程一次性给你了,务求一次痊愈,没关系,现在才第九个疗程,往后还有十二个疗程,慢慢拉,拉完就舒畅了。对了,叫你把屎埋了你埋了没,要是让山上那几个老婆子看到了非得杀了你。”周影看着暮云标,满脸的满意,这算是自己治好的第一个人吧?一定要找个相机拍下来留作纪念。

“大仙!我不质疑了,是我的过,我不是人,我不该质疑你。”暮云标捂着肚子,双腿就算是跪着也不停地打颤。

周影点了点头,伸手在暮云标肚子上的一个穴位上戳了一下。

瞬间暮云标感觉到自己的小腹涌上一股暖意,而身后菊花的痛意也消失,不由得送了一口气。

“别送气,继续憋着,不然等下还得出来。”周影说完,暮云标立刻又憋着了:“抓点野菊花茶泡一泡,平时饭前饭后多吃点香蕉苹果之类的水果就好了。”

暮云标感激流涕,当然还有点拉虚脱的无力,向周影不停地道谢。

周影回头看向徐莹:“走吧。”

徐莹点了点头:“先感谢先生能愿意帮助我,先生怎么称呼?”

“周影,众所周知的周,如影随形的影。”周影面带微笑说道。


第3章 兽医

“不过先说好,如果我真的帮你爷爷治好了病,你得帮我找一样东西。”周影又想到了阴刹草。

自己的下山就是为了找阴刹草,不过如果只有自己的话可能会有点麻烦,但是看徐莹开的车还是台跑车,或许她能帮帮忙。

广升市,宿月区,广升市作为华夏经济文化中心之一,海天、广升、季华、春城这四个城市是与外国接轨最全面的四大城市,同时在近几年也涌入了不少的外来务工,让这四个城市的流动人口不断增加的同时,也让经济带来了积极的影响。

天云山是广升市的郊区,广升城区以天云山为点向外扇形建造,不过道路还是很发达的,一般坐公交车从城区到天云山也就一个半小时的车程。

而徐莹的家在城中心,从天云山出发也就一个小时。一路上,徐莹不停地问周影天云山上的情况,其实天云山和季华的观音山差不多,只不过天云山还没完全开发,而季华观音山已经开发得七七八八了。

周影挑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跟徐莹解释,因为和周影一起住在天云山的人呢,都是一些隐士,说白了就是躲起来了。而那些人也再三告诫周影,不能将天云山上的情况说出去,徐莹见此也只能咬咬牙作罢。

“到了。”徐莹说道,车子停在了一个别墅区前,里面有着一栋栋三层别墅。

“你们家挺有钱的啊,还住别墅区。”周影看着眼前豪华的别墅区,忍不住道。

“准确来说这里所有的别墅群都是我们徐家的,里面住的都是徐家的人。”徐莹纠正了周影的病句。

周影嘴巴微张:“你家人丁挺兴旺的……”

徐莹摇了摇头,指着前面的别墅,哪里的花园已经长出了高草:“这里住的都是家里的核心人物,虽然这些房产有其他人的份,但是不让住,只能算作产业。”

“给了不让住,有钱人的世界就是奇葩。”周影笑了笑道。

走到其中一个别墅前,这一栋可以看出比其他的都要大不少,而且别墅的花园里都修剪过。

“进去吧。”徐莹看了眼暮云标,暮云标会意地推开别墅的大门。

还没进门,就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是徐颖回来了吗?”话音传来,一个穿着旗袍,身上披着一件丝巾的中年女人站起身,中年女人走到徐莹的面前:“徐莹你去哪了?没事吧?”

徐莹笑着摇了摇头:“妈,我没事,我去天云山找秦尤神医了。”

中年女人眼前一亮:“那找回来了吗?”

就在徐莹刚想讲述和周影的事情经过,一个中年男人从客厅走来,中年人两边头发有点花白,眼神带着血丝,看上去有四十的年纪。

听到徐莹说找秦尤去了,立马跑过来问道:“小莹,你找到神医了吗?”中年人着急问道,语气中有藏不住的激动。

徐莹见中年男子已经失去了往日的风采,脸上的焦急疲惫,和那掩不住的激动,这都是一个商人身上不能够存在的。

倒是中年男人还是因为这件事,将自己熬得头发都白了。

徐莹摇了摇头:“爸,我没有找到……”

徐莹说完,徐替迁神色失落,叹了口气,安慰道:“找不到也不打紧,秦尤神医医术高超,但是几年前已经在民间销声匿迹,你请不到他再正常不过,只不过,父亲怕是……”

说着,徐替迁抽泣了起来。看着父亲脸上黯然的神色和越来越憔悴的脸色,徐莹咬了咬牙:“父亲,其实我找来了另一位神医。”

“真的!”徐替迁越过徐莹和周影,走到大门口东张西望:“哪呢哪呢?”

“父亲,是他,他叫周影。”徐莹指了指旁边的周影,脸色有点难堪。

周影报以微笑摆了摆手,而客厅里的人包括徐莹父母都瞪大了眼。

“你……”徐替迁站在门口,动作都僵住了,片刻才放下手,叹了口气:“这不是胡闹吗。”

周影知道徐替迁肯定想说,‘你他喵在逗我吗?’

“啧啧啧,徐莹啊徐莹。”客厅中央传来一声女声传来,一个穿着粉红色裹臀皮裙的女孩走到大门口,一头黄色的长发,眼睛大大嘴角微翘,但是那是浓妆艳抹的效果,谁知道卸了妆会不会是个男的。

“你这是关心则乱啊,随便在大街上找个小伙子就说是神医,捣乱你倒是有个限度啊。”黄发少女轻捂着嘴,语气中满是嘲讽,一脸的鄙夷。

不过确实,但看周影的年纪,谁都不会认为这是个神医,甚至都不认为周影会医术。

“爸妈,医者无分年龄,周影是真的会医术。”徐莹说着,开始讲述在山脚和周影的遭遇。

“是的,大小姐说的没错,我可以作证,老神奇了,把我都拉虚脱……”暮云标跳出来解释道,可是还没等他说完,一道呵斥传来。

“这徐家到你说话了吗?你说是就是了吗?”黄发少女瞪着暮云标说道,又一脸不屑地看向周影:“你真是神医?”

徐莹看向黄发少女:“徐思冉,你给我适可而止,现在人命关天,我没有时间跟你开玩笑!”

徐莹的语气中愤怒不言而喻,而周影却在一边看戏,现在周影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吃瓜群众’这个词了,现在好想找个瓜呀。

“徐莹啊徐莹,你还是那个跟在我屁股后面的跟屁虫吗?现在长大了,都开始学会训你堂姐了。”徐思冉冷笑,说着走到周影身前,冷笑更甚。

“人呢,会点人工呼吸啊,都叫会医术。但是呢,万一这小子不单治不好老爷子,还把老爷子弄死了呢?小子,你当真是神医?”

“不算是。”周影摇了摇头。

众人一愣,而徐莹也有点不明所以。

徐思冉发出大笑:“徐莹啊徐莹,你这是找的什么死跑龙套的,是太紧张词都不会背了吗?直接就不敢承认了。”

“首先,我想你误会了。”周影直视徐思冉,眼神微眯:“我算不算神医,不算是,即便是爷……秦尤老爷子,他都经常把‘我不是神医’挂在嘴边,真正的神医,是天下所有医者的悬壶济世之心,慈悲为怀救苦救难之心。而我,不算是,但是懂点医术。”

这是,客厅中又走出来了一个中年男人,但是和徐替迁走出来的装态不同,中年男人意气风发,精神头很足。

“懂点医术?”中年男人冷冷地看着周影:“那兽医也算是懂医术吧。”

周影没有回答中年男人,而是看向徐莹:“原来你们找的是兽医啊,虽然这里禽兽是挺多的,但是我的专业不对口啊。”

“你说我是禽兽?”中年男人语气中有些冰冷,听得出他对周影嘲讽有些愤怒。

周影摇了摇头:“狼犬甚会舔伤止血,但是你肯定不行,初步判断……”

“你禽兽不如。”


都市神针妙手-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周影, 徐莹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7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