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护美天王-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罗京, 卫子芊

近身护美天王-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罗京, 卫子芊

第1章

北疆寒夜。

半空中盘旋着一架军绿色的直升机。

白茫茫的雪域高原,全都是穿着军大衣的战士。

大雪纷飞,银装素裹。

一个个站的笔直,目光集中在最前方,停机点的一名青年身上,犀利的眼神中只有崇拜和敬仰。

他们的目光如鹰,如狼,如洪水猛兽!

身上的气势集中在一处,连风雪都为之退散,打着卷飘往别处。

唯一能震慑这群虎狼之师的,只有眼前这名眉目如剑的青年!

“敬礼!”

“送行!”

上万名战士,矩阵而立,整齐划一,稍息敬礼。

每个人眼眶中都含着热泪。

队伍最前方的青年,五官棱角分明。

看似年纪只有二十五六岁,深邃的眼眸却给人一种饱经沧桑的沉重感。

见到这一幕,他的眼眶也不禁微微泛红。

直升机卷起盘旋的雪,慢慢停在他身边。

青年揉了揉眼睛,一咬牙,转身跳上了直升机。

“兄弟们,再见了!”

“统帅慢走!”

舱门关上,地面传来整齐划一的送别声。

气势如虹,山川雪原都为之震动!

直升机驾驶员是个面色黝黑的壮汉,叫秦伍。

他双眼泛红,扭头看了青年一眼,难受的问道:“统帅,您真的要走吗?恐怕兄弟们离不开你!”

青年名叫罗京,从军只有六年,却立下赫赫战功,功绩显赫。

年仅二十六岁,便成为百年之内,北疆雪原最年轻的统帅。

“现在的北疆,已成为无敌之师!所到之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我已经没有留下的必要。”

罗京感叹的说道:“我现在只想回家,好好照顾家人。”

说着,他从军大衣中取出一个磨损的钱包,钱包里珍藏一张泛黄的照片。

照片上是他和一名妙龄女子的合照。

女子肌肤雪白,容颜精致,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清爽的短发,明眸皓齿,瑶鼻高挺,如同青春剧里的女主角。

只是,照片上的她,没有一丝笑容。

“子芊,等着我,我回来了。”

看着照片上的女人,罗京满脸柔情,喃喃自语,而思绪也不禁飞往从军之前。

那是六年前,卫子芊刚刚大学毕业,便进入家族企业,卫家工作。

短短半年,凭借着超强的业务能力,和刻苦的努力,令陷入颓势的卫氏开始蓬勃发展。

甚至半年产值,远超过去几年。

她也成为安江市赫赫有名的商界女总裁

可就在她准备大展宏图之时,却遭人暗中陷害,被下了药,和一个小小的保安发生了一夜情。

那个幸运儿不是别人,正是罗京。

“安江市知名女总裁,卫家三小姐,夜不归宿,和小保安共度良宵!”

新闻一经传出,抢占各媒体头条,乃至轰动全城。

不到一天时间,这个丑闻人尽皆知。

卫家的名誉受到重创,为了将影响降到最低。

卫家之主卫建业,招罗京为上门女婿。

结果,两人结婚的消息,又凳上新闻头条。

安江市第一美女卫子芊,沦为全城人的笑柄。

不过结婚不到三个月,罗京便选择悄然离去。

原因只有一个,他不想看到妻子因为自己被嘲讽,受冷落。

他想要变得足够强大,强到能够保护卫子芊。

入伍六年,是那道倩影,鞭策着他不断的进步,变强!

为了卫子芊,他饱受各种残酷的磨难。

终于登顶巅峰之位!

现在,就是他兑现自己承诺的时刻! 

不过,每次想起卫子芊,他心里便是说不出的愧疚。

竖日清晨。

安江市机场。

罗京双脚踏在安江城的土地上,脸上脸上难得一见的笑容。

这里,有她的爱人。

从结婚到离开,虽然只有短短三个月的时间,罗京已经把她当成了挚爱。

“安江城,我回来了!”

罗京豪气冲天,但说出口,却还是压抑住了心中的激动。

从贵宾通道走出,罗京伤感的脸上恢复了几分平静。

陡然间,一道倩丽的身影映入眼帘。

是一个背影,一袭白衬衫,黑色长裙。

高挑的身材,婀娜的身姿,给他一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

是他朝思墓想的那个女人!

“子芊!”他大叫。

可对方似乎根本没听见,随即便消失在人群中。

罗京苦笑,对方只是背影像而已。

自己六年前悄然离开,根本没通知卫子芊。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又怎么会来机场接机呢?

他微微摇头,朝相反的方向离开。

只是他刚走,一名十八九岁的漂亮女孩拖着个粉色行李箱,在他身后出现,往接机口走去。

接机口竖着一道牌子,上面写着“卫可欣”的名字。

牌子不停的摇晃着,并传来一名女子的叫声。

“可欣,可欣,在这!”

“姐!”

卫可欣大喜过望,拖着行李箱冲向出口的人群。

那里,正有一位面貌和她七分相似的女人等着她。

白衬衫配黑色长裙,身材窈窕,容颜精致。

如果罗京在这,一定会大吃一惊。

姐妹俩相互拥抱在一起,喜不自禁。

“姐,我刚才看到一个男人,长得很像姐夫。”

卫可欣说道,不过马上否定了自己的猜测,“他都消失了六年,是死是活还不知道,怎么可能出现在机场,可能是我眼花了。”

听到这话的女子,却是娇躯一颤,整个人如遭电击,脑子一片空白。

六年前,她结婚不到三个月,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而那个男人却无声无息的离开,连一封信都没留下。

后来听母亲说,那家伙从父亲那拿了三十万,不辞而别。

那男人为了钱,抛妻弃子,没有一点男人的担当!

正当她极度失望和悲伤之时,屋漏偏逢连夜雨。

卫家不但收走了她一手扶持起来有望上市的企业,并令她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说那是个野种!

在卫家,她的爷爷,卫老爷子就是天。

没人敢忤逆他的命令!

即便在暴风雨的夜晚,怀有身孕的她跪在爷爷门前整整一夜,哭的昏过去几次,也没能改变卫建业的主意。

当她被推进手术室,感受着冰冷的手术器材在她身体里搅动的时候,她甚至有种轻生的念头。

如果不是为了家人和妹妹,她也不可能活到今天。

伤心往事历历在目,令她心痛不已,美眸泛起了泪光。

“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见卫子芊伤心的模样,卫可欣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道歉。

“没事,咱们回去吧。”

卫子芊偷偷擦去眼泪,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妈做了好吃的,等着咱们。”

刚上大一的卫可欣没什么心眼,见姐姐笑了,便笑着说道:“姐,今天是你的生日吧,我特意给你买礼物。”

姐妹二人说笑着,离开机场。

第2章

此时。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银魅,停在机场出口处。

引得路人们纷纷侧目,有的甚至拿出手机拍照。

如果是有识之士,心里一定清楚。

劳斯莱斯银魅,整个安江城,只此一辆。

车主不是别人,正是安江市所有企业家都为敬仰的人物,天地集团的总裁韩韵清。

韩韵清年仅三十,便能坐上安江市第一企业总裁的位置。

靠的不是婀娜的身段,绝美的容颜,而是过人的才能,以及他们家族省城韩家的实力。

即便是安江市一流大家族,也难以望其项背!

当她下车之后,超高的颜值,高贵的气质,以及两条雪白的大长腿,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如果有人认出她的身份,一定会为她的行为目瞪口呆。

因为她正在恭敬的为一名老者开门,并扶着对方下车。

老者须发皆白,虽然长得瘦弱,但显得精神矍铄,双目炯炯有神。

拄着龙头拐杖,眼神顾盼之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威严。

“大少爷,应该到了吧?”

老者像是自语,又像是在问韩韵清。

目光有些激动的盯着机场的出口。

正说着,一道笔直的身影大步流星的走了出来。

看到年轻人的出现,老者激动的身体微微颤抖,在韩韵清诧异的眼神中,快步迎了上去。

“老奴秦文风,恭迎大少爷回归!如今老太爷病危,岳家局势动乱,请大少爷回京都主持大局!”

面对罗京,老者态度极为恭敬,躬身低头,根本不敢抬头看罗京一眼。

看到老者的时候,罗京回归故土的心情被冲散了不少。

当对方提到“岳家”二字,他的脸上更是浮现出一股怒意。

“笑话!岳家出事,跟我罗京有半毛钱的关系!”

罗京不屑的看着秦文风,说道:“当年,我父母两情相悦,就因为我爸是个穷小子,岳家觉得配不上我妈,而强行拆散他们!”

“自我出生之后,岳家上下更是骂我为野种!十岁那年,便和我母亲一起,被逐出家族,永世不得踏入岳家半步!”

“六年前,我父亲车祸,一家人承担不起高昂的医药费。母亲放下仅存的一丝尊严,和我一起跪在岳家众亲戚面前,整整跪了一天,换来的不是血浓于水的亲情,而是无情的嘲讽和耻笑!”

“父亲无钱医治,最终去世,母亲也在不久后抑郁而终,这一切都是拜岳家所赐!”

“现在,我踏足巅峰,成为北疆之主,就想让我回去主持大局?”

“滚回去告诉岳泰山,岳家现在在我眼里,不过区区蝼蚁!我没有灭了岳家,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罗京眼神如刀,闪烁着阴冷的寒芒,“再敢骚扰我,便将岳家打入万劫不复!”

这些话,藏在他心底已经很多年了。

如同一块巨石,压的他无法喘息,同样镇压了对岳家那份抹不去的仇恨。

经历六年地狱的磨炼,在血与火的洗礼中,罗京发生了蜕变。

也让他的复仇之心渐渐放了下来。

可此时,想到那不堪回首的一段记忆。

即便是统帅北疆的战神,堂堂七尺男儿,也不禁 双眼泛红。

“大少爷,我知道,是岳家对不起你们一家。”

秦文风长叹一声,似乎早已明白罗京的心意,缓缓说道:“老太爷这些年一直很后悔,想法设法想要补偿你。”

“天地集团是岳家的产业,当年由你母亲管理,正是她出众的能力勤恳的努力,才造就了今天的规模和辉煌。既然你母亲已经去世,那天地集团理应交到你手里!”

说着,秦文风递上了一把钥匙:“这是您办公室的钥匙,请您收好。”

“呵呵,岳家的产业?”

罗京冷笑起来:“是不是觉得当时我年纪小,不懂事,就可以任意捏造事实!天地集团是我母亲拿工作多年的积蓄一手创办的企业,没有花你们岳家一分钱!后来,天地集团日益壮大,岳家眼红,不但将天地集团用卑鄙手段夺走,还将我和我母亲赶出岳家!”

“这就是京都所谓的三大名门望族之意能干出的事!”

罗京沉声道:“现在只是物归原主而已,别以为可以把这个当做送个我的人情!”

说完,罗京一把接过钥匙,转身就走。

看着罗京离去的背影,秦文风微微摇头。

“小韩,从今以后,你要尽心尽力,辅佐大少爷。”继而,他将目光转向韩韵清,郑重其事的交代道:“遇到什么困难,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明白吗?”

“秦总管,您放心,韵清一定不负所托!”韩韵清恭敬的说道。

“还有一件事,大少爷六年前入赘卫家,岳家一直没出面过。这次,大少爷回来了,你就代表岳家做个表示吧。”

“是!”

此时。

罗京正坐在一辆出租车上闭目养神,但心中却久久不能平静。

六年前父亲车祸,付不起昂贵的手术费,最终去世。

母亲也随之抑郁病倒。

从此,他就发誓岳家和他再没有半点关系!

那时的他,不过刚刚大学毕业,身无分文之际,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

想不到却被当做他人陷害卫子芊的枪子。

虽然他也是受害者,但毕竟和卫子芊发生了关系。

卫家是为了保住名声,招罗京做上门女婿。

而罗京为了给母亲治病,才甘愿入赘。

只是想不到,即便向卫子芊父亲借了三十万,也没能救回母亲的命。

母亲去世,他就离开了卫家。

想不到,和卫子芊一别,便是六年时间!

一处八十年代的老小区楼下,停着一辆蓝色的玛莎拉蒂,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路过的居民总会忍不住看上一眼,脸上满是羡慕的神色。

罗京有些惊讶。

住在这么旧的小区,能够买的起玛莎拉蒂,恐怕只有卫家人。

难道,自己不在的几年,卫家对妻子一家又开始重用了吗?

怀着一分好奇,和几分激动以及兴奋之情,罗京走进了楼道。

六年未见,即便是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的罗京,此时也不禁心潮澎湃。

老小区没有电梯,罗京一口气爬上了五楼。

看着熟悉的家门,并没有关上,只是虚掩着,罗京心情极为复杂。

六年前自己不告而别,虽是迫不得已,但终究是自己的错。

这六年,不知道卫子芊要遭受多少风言风语。

可那时,他觉得自己太弱小了。

无力给卫子芊安全感和依靠。

考虑了好几天,鼓足勇气,才下决心入伍。

即便对妻子有多么的舍不得,但为了创造未来,他只能默默离开。

如今,他功成名就,凯旋而归,权势滔天,富可敌国。

他可以自豪的说一句,自己强大到不让任何人欺负卫子芊的实力了。

深吸一口气,竭力抚平心中的情绪,罗京正准备敲门,却无意间听到屋里传来两个人的对话。

“文俊,你放心好了。阿姨已经找法院诉讼,申请宣告那废物死亡了。只要判决书一下来,就可以办理死亡证明。”这是卫子芊母亲李慧英的声音。

只听她接着说道:“到时候,我和你叔叔,都会极力撮合你和子芊的婚事,一定不叫你失望!”

“谢谢叔叔阿姨!”

随即传来一个阴柔的男子声音,“只是我担心子芊那边……”

“你不用担心,子芊都守了六年活寡了,应该已经死心了。而且你这么优秀,又是二流家族的少爷,好好劝一劝,子芊一定会同意的。”

“那就拜托阿姨和叔叔了。”

随即,屋内又传来说笑声。

声音显得格外刺耳,令站在门外的罗京面色铁青,不自主的握紧了拳头。

砰!

心中的怒火在这一刻爆发,罗京一脚就踹开了大门。

把屋里正在谈话的二人吓了一跳。

“你谁啊,想干什么?”

李慧英脸上的笑容转化成了愤怒,不过当仔细打量了罗京一番之后,神色骤变,如同见了鬼一般,不禁又惊又怒:“你……你是罗京!”

第3章

几年的时间,卫母除了眼角多了些鱼尾纹,样子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相较而言,虽然罗京外形上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但经过六年的沙场征战,整个人的气质和精神和以前当真是判若两人。

以致于当李慧英看到罗京的时候,开始还不能确认。

经过仔细辨别才反应过来。

站在门口的罗京目光在屋内扫视了一圈。

除了李慧英在,还有一个留着中分发型的帅气青年正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一身名牌着装,手腕上还戴了块劳力士,一副富家公子哥的模样。  

罗京认出来了,对方应该是卫子芊的高中同学,叫齐文俊。

是安江市二流家族齐家的大少爷,他和卫子芊结婚的时候,记得对方还来参加过婚宴。

罗京面色微沉,直接忽略对方,目光转向了岳母。

“妈,我回来了。”

即便刚才卫母说话很难听,但毕竟是自己的丈母娘。

何况罗京刚从北疆归来,不想闹的大家不愉快,所以尽量保持平和的语气。

“居然是你个废物!你怎么没死在外面,跑到我家来做什么?”

确认是罗京后,李慧英忍不住怒骂,脸上凶相毕现:“你失踪六年,我女儿就替你守了六年活寡,现在子芊要嫁人了,你偏偏选择这时候回来,是不是存心跟我卫家过不去!”

听到动静的卫父也跑了出来,看到是罗京的时候,顿时怒不可遏道:“你个臭小子,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说话的同时,他甚至忍不住动起手来,举手要打。

只是对上罗京犀利而深邃的目光,动作不由的一滞。

此时,罗京身上散发出一股不可侵犯的气势。

这种气势,卫正平只有在那些一流大家族的族长以及省城来的一些高层领导身上看到过。

这是一种上位者的气势,让人不自觉的要在对方面前卑躬屈膝。

这让卫父卫母终于意识到,眼前的罗京,已绝非六年前那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小保安。

卫父心中生起一丝莫名的惊慌。

就在他举起的手停滞的瞬间,罗京已经抓住了他的手,将其重重按了下去。

“六年前不辞而别,是我的不对,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好好补偿子芊。”罗京认真的说道。  

“反了反了,居然要跟老子动手!”

卫正平却不吃这一套,瞪着罗京喝斥道:“你早就不是我卫家的女婿了,马上给我滚,滚出我家!不然我报警告你擅闯民宅!”

罗京心里顿时火了。

要替自己申请死亡证明,还要把自己赶出卫家,实在太过分了!

但是想到那个六年来心里一直默默思念的妻子,最终还是将心里的怒火压了下来。

他这次从北疆归来,就是为了补偿卫子芊。

所以即便岳父岳母说话再难听,他也得忍受。

“正平,别赶这废物走啊!”

李慧英突然意识到什么,赶紧说道:“他回来不是正好吗,省得办死亡证明浪费时间了。今天就让子芊跟他去民政局离婚!”

经卫母一提醒,卫正平也反应过来:“你说的对。臭小子,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这!等子芊回来,你们俩就马上离婚!”

似乎担心罗京跑,李慧英还动手拉住了他手臂,硬是把罗京拽到屋里,并关上了门。

进了屋,罗京便看到了餐桌上的一个大蛋糕。

今天是卫子芊的生日,罗京怎么会不记得呢?

之所以选择今天回来,也是这个原因。

“阿姨,这位是?”沙发上的齐文俊终于开口了。

仿佛根本不认识罗京一般,嘴角带着一丝明显的讪笑之意。

“还能是谁啊!”

秦母一脸没好气的样子,瞪了罗京一眼,说道:“就是那个失踪了六年的废物,我都准备给他办死亡证明了,谁知道偏巧这时候冒出来。不过你不用担心,他既然回来了,让子芊今天就和他离婚!”

“原来是罗兄啊!”

齐文俊恍然大悟一般,用轻蔑的眼神打量了罗京一番,戏谑道:“真是久仰久仰!听说六年前你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保安,几年不见,一定升职当上了保安队长吧,看来真是不容易啊!”

旁边李慧英马上介绍道:“罗京,他是子芊的好朋友,也是二流家族齐家的大少爷!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今天赶紧和子芊离婚,不要耽误我女儿的幸福!文俊和子芊的婚事,我和她爸已经答应了!”

罗京眼中寒芒闪烁,直直盯着齐文俊。

齐文俊满脸得意的笑容,开口道:“罗京,你失踪六年,不知道去做了什么啊?”

“当兵!”罗京淡然道。

“噗!”

齐文俊忍不住大笑:“我还以为你在什么地方高就呢,结果越活越倒回去了。别人都是先当兵,退役后当保安。你倒好,当了保安之后再去当兵。”

“卫家再怎么说,也是安江市的三流家族。有你这个废物女婿,还真是让叔叔阿姨操碎了心啊!”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罗京反问。

“当然有关系,你刚才应该听到了叔叔阿姨的话。”齐文俊笑眯眯的说道。

随即,他便从身上取出一张支票,签上自己的名字后,很不客气的说道:“现在的形势,我想你也了解了。失踪六年,你已经不是卫家的上门女婿了!”

“你当兵回来,恐怕只是为了卫家的钱财。只要你同意和子芊离婚,这是一张一百万的支票,你现在就可以拿走。”

“用一百万做个生意,或者买套房子,不比你回来继续当保安强的多吗?”

看到齐文俊手里的支票,卫父卫母都眼红了。

这可是一百万啊!

他们一家多年的存款都没这个数。

“文俊,他又不是我卫家人,你给这个废物钱干什么!”

李慧英急忙说道:“我让子芊跟他离婚,他们就必须离婚,你这不是浪费吗?”

“没关系的,阿姨。”

齐文俊一脸风轻云淡道:“就当打发要饭的好了。钱对我来说,只是身外之物。”

“子芊跟我结婚之后,她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他!”

听到这话,卫父卫母喜不自禁。

“废物,这是文俊赏给你,收好!今天就和我女儿把离婚手续办了!”

卫正平看着罗京接过齐文俊手里的支票,一脸嫌弃的说道。

“小子,收了这钱,你和子芊就再没有半点关系了。”

齐文俊脸上的笑容更得意了,这世上没人不喜欢钱。

罗京不过一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拿什么跟自己比?

“我希望你和子芊离婚后,就离开这座城市,免得节外生枝。”齐文俊笑道。

只是,他话音未落,只听“撕拉”一声。

一时间,屋里的三人目瞪口呆。

齐文俊嘴巴张的老大,像是见了鬼一般。

罗京居然当着三人的面,把一百万的支票给撕了!

“你疯了!”齐文俊激动道。

罗京冷冷一笑,又连续撕了几下,把支票撕的粉碎,随手洒在地上,淡然道:“我和子芊是法定上的夫妻,任何人都无权干预我们之间的婚事。”

“如果子芊在这,今天亲口跟我提出离婚,我绝无二话,肯定答应。”

“但如果是别人,我是不会同意的。”

罗京看向齐文俊,不屑的说道:“还有,你算什么东西?敢插手我们家的事?”

如果秦伍在这,一定明白,此时看上去一脸平静的罗京,是最可怕的。

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谁能想到,六年前一个一无是处的小保安,此刻已经踏上荣耀之巅。

只要他一声令下,整个安江城都会被夷为平地。

就更别提区区一个二流家族的小辈了,他怎么可能放在眼里?

“臭小子,你再说一遍试试!”

齐文俊面色顿时阴沉下来,卫家一个窝囊废上门女婿,竟然敢鄙夷自己。

他心里格外的愤怒,如果不是考虑到罗京还要和卫子芊离婚,他已经忍不住动手了。

只是看着罗京那犀利的眼神,刀锋一般,闪烁着寒芒,令齐文俊心里很不舒服。

让他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压力。

而卫父卫母则是用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罗京。

敢在齐家大少爷面前说出这种话,真是找死。

就在这气氛紧张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清脆的敲门声。

“妈,开门,我没带钥匙。”

紧接着,便是一道清雅的女子声音在门外响起。

当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罗京仿佛听到了人间仙乐,浑身不由一震。

“是子芊回来了,她肯定接到了可欣!”卫正平兴奋的说道。

“我去开门!”

李慧英连忙去开门。

罗京和齐文俊的目光下意识的转向了门口。

随着大门打开,罗京便看到了那个朝思暮想,在北疆思念了整整六年的女人。

六年不见,卫子芊芳华依旧,容颜倾城。

只是美眸之中,多了一分沧桑。

“妈,可欣回来。”卫子芊还拉着一个长得跟她有几分相似的漂亮女孩,笑着说道。

丝毫没注意到屋里的人。

“可欣回来啦!”

李慧英欣喜道:“你们俩快进来,子芊,你回来的正好,妈有话对你说!”

李慧英拉着两个女儿的手进了屋。

“齐文俊,你又来干什么?”

进屋后的卫子芊第一眼看到齐文俊,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愤怒的娇喝道:“你赶紧给我滚,我家不欢迎你这种人!”

看着眼前一娉一怒的女人,罗京双眼微微泛红。

在北疆,他曾无数次幻想他和卫子芊再次见面的场景,脑海里排练过不知道多少次。

二人再次重逢,自己要以什么样的状态面对她,心里有多少话跟对方说。

可是真正到了这一步。

他发现,一切的演练都是没用的。

此刻罗京再次面对卫子芊,心中除了激动和欢喜,还有深深的愧疚。

似乎感受到不同寻常的目光,卫子芊这时也注意到了罗京。

四目相对,一瞬间,整个空间都仿佛静止了,一切变得安静下来。

卫子芊紧紧咬住了红唇,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身影。

“子芊,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罗京感慨万千,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近身护美天王-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罗京, 卫子芊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87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