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战佣兵-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强, 苏韵涵

近战佣兵-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强, 苏韵涵

第1章 十殿阎罗

“我说强子,再怎么说你以前也当过兵,找个开车的活儿也行啊,天天在这工地上,你也不觉得委屈,再说也赚不到什么钱。”

“我这也没办法,老爹天天生病,我得照顾,不然也不会退役了,开车的活儿经常出差,没法照顾家。我就先干着吧。张头,那我先请会儿假,出去一趟。”

昨天张头的女儿过生日,给林强捎过来几个螃蟹,他舍不得吃,寻思请会儿假给女朋友和老爹送过去。反正住的也不远。

林强有女朋友家的钥匙,开门就进去了,本来他正准备进厨房,却听到卧室里传来一阵男女的声音。

“张哥,你真棒,我发现我都爱上你了……”

“嘿嘿,你这小嘴可真会说话,你不是有男朋友吗?”

“那个穷鬼,你还提他……”

瞬间,林强什么都明白了,苏美玲这分明就是出轨了,而且还把男人带到了家里来。

林强的脑袋里嗡的一声响,就好像几十吨TNT同时爆炸了一样。

他和苏美玲已经谈了很多年恋爱了,之所以没结婚,那是因为苏美玲说要存钱买房子,所以这些年他在部队上赚的奖金补贴,以及在工地上赚到的钱,除了一部分用在了老爹身上,其余都放在她这里存着。

前段时间,苏美玲告诉他说那些钱全都赔在股票上了,林强也没在意,他觉得钱没了可以再赚,只要两人真心相爱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可现在想想自己可能是被骗了。

回想退伍回来这三年,自己一直养活苏美玲一家三口,照顾她父母的起居,一股怒火顿时从胸腔中升腾起来,谁能忍受如此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

“苏美玲,你做的好事儿?”

林强再也忍耐不住,一脚踹开了房门,屋子里的两个狗男女,顿时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分开了。

苏美玲赶忙用被子捂住自己:“林强你干嘛,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你有没有礼貌?”

“苏美玲,你还有脸说话,还有你……你这个肥猪……”

苏美玲旁边的那个男人,不到一米七的个子,体重却足有两百斤以上,而且还是个秃头,看上去五十岁上下的年纪,往那一躺宛如一滩化了的雪糕,真不明白苏美玲看上他哪里了。

“你是谁呀,我是张宾,你赶紧给我滚出去,自己没本事赚钱,老婆给你赚钱,你还不谢谢我们,你不就是在工地上搬砖的民工嘛,还敢在我面前耍横,找死啊?”

“林强是吧,你的事儿她都跟我说了,明天你到我的工地上来吧,我给你弄个工头干干,嘿,这家里我以后也帮你照顾着,滚滚滚,你先出去等会儿,我还没完事儿了,待会儿才到你。”

“张哥!”苏美玲脸上一红撅起小嘴踢腿娇嗔道。

“哎哟……”

张宾话还没说完呢,就感觉小腹下面一阵剧痛,似乎被人切中了要害,跟着后背和后脑勺上又分别挨了一拳,打的他从头顶到要害的一条线都麻了,而之后他感觉身体被踢的飞了起来,哐当一声飞出了窗外。

“你,你敢打他,你太野蛮了,我以前真是瞎了眼,竟然会看上你这种人,林强,你赶紧给我出去,我们完了,我要跟你分手。”

“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了?”林强双目通红的吼道。

“当然是你的错,你穷就是你的错。”苏美玲撇着嘴不屑的冷笑。还给了林强一个王者蔑视

这时候,楼下忽然传来一阵哼哼唧唧,那声音就跟挨了一刀的过年猪一样:“你敢打我,你个穷鬼敢打我,睡你老婆怎么啦,谁让你穷啊,你给我等着,哎呦。”

其实以林强的实力要想弄死这对狗男女那就是分分钟的事儿,可他觉得不值得,杀这种人简直就是脏了他的手,侮辱了他的身份,而且他还有老爹要照顾,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林强冷笑了一声转身就走,可是没想到苏美玲却疯狂作死的冷笑了一声:“你敢走,今天的事儿还没完呢,你给我十万块钱,张哥那边的事儿我给你摆平了,不然你肯定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无耻,疯子。”

林强走到门口,只听苏美玲冷笑道:“我就给你三天时间,大后天这个时候乖乖的把十万块给我打到账户上来,不然,张哥会找你麻烦,连你老爹也跟着倒霉。到时候别说我不念旧情。”

林强没搭理她,其实苏美玲也好张宾也罢,在他眼里只不过就是一群蝼蚁,如果他们知道林强真正的身份,那即便他们是是全球最大社团的老大,也会吓的噤若寒蝉。

林强家住在贫民窟的两间小房子里,房子还是解放初期盖的,要不是这两年不断修缮,估计早就塌了。他回到家里的时候,老爹正在屋子里看电视。

不管心里有多难受,也不能让老爹看出来 。林强一进家门就忙着洗菜做饭,还把煤气灶搬到院子里修了一下,转头又去通了下水道,干完了,就觉得苏美玲那个女人,已经被自己当成破抹布一样,从心里扔出去了。

他不是林老汉的亲生儿子,是林老汉早些年捡破烂的时候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当时他才几个月大。

林老汉含辛茹苦的把他养大,靠着捡破烂的微薄收入供他念书,后来又送他去参军,对他有再造之恩。可是这些年,老爷子的身体不行了,由于出了一场车祸,落下了残疾,瘫痪在了床上。

林强也没进屋,就在外面厨房炒了两个菜,然后把地拖了一遍,就招呼老爹出来吃饭。

就在这时候,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张头打来的:“喂,强子,我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惹什么祸了,刚才老板来电话了,说让我辞退你,还说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老实巴交的也不是那种人啊?”

“没事儿,我知道了,不干就不干吧。”林强一猜就知道是那个张宾干的。

“强子,这事儿可让我怎么说啊,我也不知道老板抽什么疯,我该说的都说了,可他就是不答应,你说我这芝麻绿豆的小官也帮不上什么忙,真是对不起你呀,我现在也没辙了。”

张头一个劲的叹气,他也知道林强还要养活老爹日子不好过,所以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没事,张哥,我明天再去找一份工作,有力气还怕饿死嘛,我知道你尽力了,谢谢啊。”

“那行,那我就先挂了,回头有好工作我也给你留意着。”

挂了电话之后,林强就把老爹推出来吃饭。

林老汉看着林强叹了口气:“强子,你看你最近都瘦成什么样儿了,都是我拖累你了吧。你那个媳妇,哪天带回来给我看——”

“等会儿,爸,我接个电话。”

林强看到一个陌生号码,赶快接听,那边传来个熟悉的女人声音:“阎罗,你能不能给我帮个忙,有一笔五千万的生意,你……”

“对不起你打错了。”

“我真的遇到了麻烦,难道你忍心不帮忙,这个世上只有你能帮我了?”

“我真的不买房。”说完林强就给挂断了。

“爸,您自己先吃吧,我有事儿先出去一趟。”

林强刚走到门口,就看到隔壁的英子,捧着两个饭盒走了过来。英子是个青春气息浓郁,健康活泼的大学生,有两条大长腿,梳着老长的马尾辫,她甜笑着跑过来,撅着小嘴甜甜一笑:“喂,强子哥,你来的正好,看,这是我做的饺子,给你和林叔尝尝,茴香肉馅的。”

“正好英子,我有事儿要出去一趟,你帮我照顾一下,一会儿我就回来了,回来再吃你的饺子啊,记得给我留点。”

“嗯嗯嗯,怎么你还跟我见外呀。”英子甜美的一笑,跑进院子里去了。

第2章 都市魅影

林强走出贫民窟老远才拿出了电话:“劳拉,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已经退伍了,不再过刀头舔血的日子了。”

“我也知道你退役了,可是你听我说,我真的遇到了大麻烦,最近东瀛出了一名红衣忍者,到处杀我们的人,我手下最顶级的高手也被杀了,我想除了你再也没有人可以帮我了,五千万,阎罗,你帮我一次吧。”

“你们地狱火佣兵团连一名忍者都对付不了嘛,这可真的是有点奇怪了。不过,我已经说过我退役了,实在不好意思。不然你可以找国际杀手榜上的杀手去干。”

“连神秘博士都死在了他的手上,你还让我找谁,如果你觉得价钱不合适,我还可以加。”对方的声音已经近乎于哀求了。

可林强还是无动于衷,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没有别的原因,退役了就是退役了,再也不想过刀头舔血的日子了,就是这么简单。

林强出来就是为了打电话的,可是打完电话之后,又觉得闷得慌,刚刚那对狗男女可真是把他气够呛,所以就顺着路边走走。

夜风吹来,头上的树叶沙沙作响,脚下布满了斑驳的影子,双脚仿佛走在粼粼的湖面上,清爽又惬意。顿时感觉心情好了不少。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路过的一家酒吧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只见一群穿着很得体的男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走在最前面的美女那一头立体感十足的沙宣短发,就像锋利的刀刃一般,双眉微挑眼神含煞,洁白的好像透明的脸上像是覆盖了一层冰雪,给人一种风情万种又冷若冰霜的霸道感觉。

而她的怀里此刻还搂着一名穿着白色紧身衬衫米色包臀裙经典白领打扮的长发美女,这美女似乎喝多了,在前者怀里不断地呕吐。

“苏总,您喝多了,我让人把您送回去吧。都是我们龟田株式会社照顾不周,真的是很不好意思。”

“不用,我自己有车,我已经叫了代驾了。”醉酒女孩干呕了两下,挣扎着说道。

本来这一切对于林强来说只是过路的风景,他都要走过去了,可是这时候,只听那个沙宣短发用日语说道:

“龟田君,接下来你可以好好享受她了,你要辛苦一下,让她这位临海市第一大美女知道我们的强大,她对我们金龙会的计划很重要,一切就拜托了。”

旁边一名相扑般的大汉点头哈腰的阴笑道:“少主,美惠子小姐说的是,那女人长的真是不错,你玩完了能否赏赐给三井?”

“八嘎呀路,美惠子这样说是在羞辱我嘛。我有我的计划,失陪了。”

“龟田君,请三思……要打垮他们的经济,可不是只用蛮力就行的……”

居然是几个倭子,难不成这美女被他们捡尸了,不行,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欺负。林强顿时向前走了几步,停在了一辆奔驰600的车前面。

而那名醉酒美女似乎是误会了什么,忽然歪歪斜斜的跑到林强面前,把一把钥匙塞进他的手心:“代驾是吧,赶紧开车,我……拜托。”

“你是什么人?”那个岛国女人的眼中,忽然露出了利刃般的光芒,仿佛一言不合就要杀人。

咦,白海道乡巴佬啊!

林强一笑,赶紧用纯正的白海盗口音说道:“哈依,没想到我大岛一夫在这里遇到同乡了,听你的口音似乎也是来自白海道的,我家住在惠山附近,现在华夏做点小生意,华夏人真是太好了,这里的钱很好赚,你也是来这里打工的吧,不如我们留个电话号码,以后常联系。”

美惠子听他这么说,随即她又是眼珠一转:“呦西,呦西,真是他乡遇故知啊,既然是同乡那我信任你,麻烦你一定要把我的生意伙伴安全送回家,拜托了。”

龟田那个蠢材走了,以他的性格可能会来硬的,所以自己暂时还是不要插手。等他搞砸了,会长一定会把他剥皮抽筋,到时候正好坐他的位子。

而眼前这个人的口音无疑就是白海道土著。

“再见。”

进入车里,林强借着灯光仔细观察那个醉酒女孩,只见她气质超凡脱俗,宛如神女一般,高贵不可亵渎。而此时她的胳膊上却爬满了一条条蚯蚓般的红线。

而她身体也正在用力痉挛着,似乎正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那一团火热令林强差点失神,赶忙运起内力去除杂念。

林强耸了耸鼻子嗅了一下,顿时心知肚明,这女孩分明被人下了药,而且还是丛林里传过来‘美女蛇’,这种药用红粉蛇的毒囊做成,无色无味无解药,女人吃了会歇斯底里,幸亏他在丛林服役十年,有随身携带避毒丹的习惯。

林强出身军旅,为人正直,嫉恶如仇,遇到这种事情不可能不管,更不可能趁人之危,所以赶紧把一颗避毒丹塞进女孩嘴里“先把这颗药丸吃下去。”

“华西路,仁和花园3栋!”女孩稀里糊涂的吞了药丸,含混不清的说道。这情况,估计她酒醒了,什么也不会知道吧。

“那可是山顶上的豪华富人区,你们家住那啊,怪不得开奔驰600了。”林强一侧头发觉女孩已经睡着了。

林强一路开到了半山腰,嘴里正哼着小曲,忽然,他看到前面一棵树上倒吊着一只硕大的红色大蜘蛛。

蜘蛛侠!

瞬间林强就看清楚了,那哪是一只蜘蛛啊,根本就是个人,一个穿着粉红色风衣,戴着粉红色兜帽和同样面罩的忍者。

白色代表上忍,粉红色代表的中忍,黑色对应的下忍。

不过忍者不执行杀人任务的时候也不会穿成这样的。那么看来,今天这里要死人了。

那忍者已经向奔驰600凌空扑了下来。

东瀛战刀号称历史三大名刀之一,自有它的独到之处,凶狠霸道锋利快捷都是它的优点。

刀光一闪,红衣忍者凌空下击,刀尖向熟睡中的女孩头顶刺来。而女孩却浑然不知头悬利刃,犹自酣睡正甜。

林强冷笑了一下,突然侧身向车窗外窜出,伸手夹住了闪烁寒光的刀尖儿,只听当的一声,战刀被折断,那截刀尖儿也被甩向红衣忍者。

一声惨叫传来,红衣忍者也跟着滚出去老远。

第3章 美人总裁

但这时候,林强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只听噗的一声,左侧前轮胎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扎爆了,车子渐渐慢了下来。

黑影幢幢!

转眼之间,对面身后便悄无声息的,各自掩杀出来两排黑衣蒙面手持倭刀的忍者,这摆明了是非要把这位美女剁成肉酱不可呀。

林强可不觉得这些人是冲着他来的,因为这世上还没有哪个组织有胆子敢主动招惹他‘十殿阎罗’林强的,除非他们活腻歪了。

换句话说,如果这些人知道车里坐的是他,应该根本不会出现。即便出现,得知后也会吓跑。

所以他们的目标必定是那位差点被捡尸的美女。

既然碰上了,林强也不能不管这事儿,所以他冷笑了一下,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蓬蓬几声,空中飘起一团一团的七彩烟雾,像小型的蘑菇云般绽放着,那是忍者放的烟雾弹,是进攻前迷惑敌人的一种手段。他们的敌人往往在看不清什么的情况下,就被格杀了。

说白了,低级的忍术就是一种暗杀功夫。

不过这种伎俩能骗得过别人却骗不过林强,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小孩子玩的把戏,就算不用眼睛,凭感觉他也游刃有余。

“我可以用忍术破你们的忍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林强一伸手从树上摘下两片树叶,内力所及,叶子竟发出金属的铿锵声,放在嘴里还能吹出樱花这首曲子。

暗影闪过,烟雾中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名忍者,正面一刀向林强脑门劈下来,林强没动,但刀却在半途奇迹般的弹了回去。

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林强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透明的丝线。而且那条丝线此刻还正在滴血。

没有人看出来是怎么回事儿,跟着林强蹲下伸手一抓,从地下抓出一名黑衣忍者,向前一推。

紧接着,林强双手一搓,空气中顿时传来阵阵金属破空的声音,烟雾后面顿时发出一阵阵的凄厉的惨叫,噼里啪啦的倒下了一大片尸体。

“忍者镖,天,天蚕丝,八嘎呀路,你对忍术如此精通,肯定是东瀛人,我是九菊一派柳川少爷,我们可不要大水冲了龙王庙自相残杀,让他人看了笑话。难道你也是龟田先生派来的吗?”刚刚那个受了伤的红衣忍者可能是唯一没有被忍者镖打中要害的了。

“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人会使用天蚕丝了,东瀛没有,华夏更不可能有,你是谁?这里已经没有别人了,说吧。”那红衣忍者显然是有些害怕了,声音都有些哆嗦起来。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可是土生土长的华夏人,至于你们这些低级的忍术,我一点兴趣也没有,不过就是顺手玩玩罢了。现在轮到你了,我这人怕麻烦,所以没有留活口的习惯,死……”林强从地上拔出一把倭刀,一掌向刀柄推去,隔着三米远,直接贯穿了柳川少爷的心窝。

”打完收工。”林强拍了拍手,坐回车里发觉女孩还在熟睡,大概是药力的作用吧。所以他慢慢的开着车向前行驶。半路上还换了个备胎,这才把女孩送回到她家的别墅门口。

至于说刚刚发生的事情,林强一点也不担心,杀这种人永远都会有人给你善后的,因为他们自己更害怕暴露。

“美女,你终于醒了……”大约天亮的时候女孩才醒过来:“昨天晚上的事儿你还记得多少?我也没送你回家,怕说不清楚,扔下你走了又怕你有危险,所以就在这陪了你一夜,现在你没事儿了,我要走了,还得找工作去呢。”

“等下……”女孩捋了捋头发露出一张绝美的俏脸,沉思了老半天,似乎想起了什么,但具体想起了多少,就不是林强所能知道的了,半天她才叹了口气,无力的说:“昨天晚上谢谢你了,你正在找工作是嘛,我看你这人还挺正直的,你也不用找了,就给我当司机吧。”

“当司机!”林强心想,当司机肯定比在工地当小工强多了,而且又体面,这位好像还是个有钱人,待遇应该不会太低,只要不常出差就行。

可就是这位美女的麻烦似乎也是不小,那些杀手可不像能轻易放过她的样子,也正因为如此林强最后决定暂时不能离开她,接受她的工作。当然他也真迫切的需要一份工作来养家糊口。

“每个月六千块,五险一金,单休,不出差,签劳动合同。”女孩揉着太阳穴说道。

“好好好,那可真多谢了,您算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才好。”

“你先别感谢了,先把我送医院去吧。我胃里翻江倒海的……呜……”美女直接吐了林强一身。

林强无奈,只好把她送到了附近的医院,然后扶着她去了急诊科,可是医生一说洗胃又把她给吓坏了。

“医生,能不能不洗胃呀?”

“那你先吃点药,慢慢的吐出来吧。不过我觉得长痛不如短痛。”医生的表情也很无奈。

等医生走了之后,林强灵机一动,拍马屁的说:“美女……”他是为了尽全力保住这份工作来养活老爹所以才乱拍的。

“叫我苏总。”

林强一看挂号单子,只见上面写着苏韵涵三个字,赶紧赔笑脸:“嘿,苏总,其实那个我有个办法,不用洗胃,也能很快缓解的,我就怕您不信我。”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婆婆妈妈的,我八点还有个会,必须赶快振作起来,说吧,让我怎么配合。”

“您就趴着,我给您按摩就行。”林强轻轻舔了舔舌头:“苏总您放心,我那个以前学过一点医术,肯定能治好,绝对不会耽误您开会。”

“不行!”

苏韵涵心里也很着急,倒不是她不信任这位新司机,最主要是因为她身体的问题——她不能让男人碰,碰一下就晕。医生说是什么恐男症,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不过这些年这个病也给她带来了很多麻烦,每天混迹商场的她,不得不整天戴着两层手套。而即便是戴手套跟男人握手,她也恶心。而且她还要费力的跟别人解释,说自己皮肤过敏什么的,一到夏天别提多难受了。

可你要说她是同恋吧,她还真就不是,奇了怪,跟女人肌肤之亲她虽然不晕,但也是同性相斥,半点感觉没有。不过,知道她有这种怪病的亲戚朋友,直到现在也是无限怀疑她的性取向。

第4章 路见不平

所以现在这个叫什么林强的新司机,按摩的提议那真是想都不要想。刚才扶着她进来时候,大约是因为她太难受,所以才没感觉到,不然早晕了。而且她这样晕了还不好治,一天一夜才能醒,屡试不爽,那可比洗胃还麻烦呢。

这样一来,林强就有些为难了,眼看时间越来越紧,他只能提议给苏韵涵针灸。

之所以没有早提出来,林强是觉得她连洗胃按摩都害怕,针灸只怕就更不行了吧。

可是他没想到,这一次苏韵涵倒是痛快的答应下来了。

林强只能跑到外面药店,买了一包银针,赶紧拿了回来。结果几针下去就好了。

“不错,你今天表现很好,我会记住的。现在把我送回公司。”苏韵涵的精神恢复了一些之后,林强惊讶的发现她的脸变冷了,刚才一个眼神冻的他直接打个哆嗦。

“你冷吗?”

“没事儿,习惯就好了。”林强苦笑着咽了口唾沫。

林强得到一份飞来的好工作,解了眉之急,哪还敢胡思乱想,自然要好好表现,赶紧按照苏总的指示开车去了。

“我的老天,这就是咱们公司啊,苏氏集团,好气派呀,一百多层高吧。”林强仰着脖子,跟乡巴佬进城似的,舔着嘴唇转了一圈,觉得自己真是太幸运了。

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他只是没想到自己昨天还在工地搬砖,今天居然就进入了上市公司的摩天大厦了。

“记得,待会儿下了车,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烂在肚子里,一句都不许说出去。还有,你自己去人事部办个手续,然后去司机班跟调度报备一下。”

“对了,你是我的专职司机,留一下我的号码。”说着苏韵涵便发了个电话号码给林强。

“你先下车,帮我把车门打开。以后等我上车的时候,也要帮我开车门,这些必须要记住。不过你要是觉得,给女人当奴才伤自尊,你可以不干。”苏韵涵冷着脸冷冷地说。

“没有没有,只要能赚钱就行,全都听您安排,而且总裁您这么漂亮,我为您服务,那是我上辈子修来的,嘿。”林强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说道。只要能赚钱养活老爹,没有什么苦,是他不能吃的。

苏韵涵下车后戴上一副墨镜,微微点了点头,昂起头走了,似乎觉得林强还行吧。林强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地了,看来刚才的马屁没白拍。

-----------

“旎旎,上次跟你说的那事儿考虑的怎么样了,不是我说你,你家那个住房条件也实在太差,贫民窟,还漏雨,胡同里连一辆四个轮子的车都没有,那什么,我在五星级酒店长期包了一间总统套,以后就给你享用了。”

“马总,我还是不去了吧,我妈还要我照顾。”

“那怕什么,我给你妈请个保姆就是了。”

“马总,你先坐一会儿啊,我去打印几张公司简报,用完了,嘿。”

“旎旎,你知道欧阳娜娜吧,我记得她跟你是一起进公司的,三年了,你还是一名前台。可是你知道人家嘛,她现在都自己开公司了,就是因为她跟的杨总赏识她聪明,我也想培养一个像她那样的聪明人……”

“娜娜姐,我知道我知道,我是她粉丝,可您知道她为什么那么聪明嘛,就因为她是北大研究生毕业。开公司,我这学历可不行,我还是老老实实做我的前台吧。”

林强走进接待处的时候,正好听到有人小声说话,大概的意思好像是说五星级大酒店有个房间要送给某个人享用,但对方拒绝了。

他也没想太多,反正也不关他的事儿,便走了进去,可是进去一看顿时有些尴尬了,只见那接待处前台办公桌下面,此时正有一只肥猪脚在摩挲另外一只脚。

而后者那只脚足弓笔直娇俏玲珑,白的欺霜赛雪,大约因为夏天太热,脚的主人赤足穿了一双波西米亚白色皮凉鞋,精致如玉的足踝上还系着一对小铃铛,别提多么撩人和惬意了。

“谁?”肥猪脚的主人,忽然瞪着眼睛跳了起来。林强一看,原来是个五十岁上下的秃顶大叔,胖的都没脖子了,还三角眼蛤蟆嘴,难怪连五星级总统套都送不出去了。

“哦,我叫林强,是来向人事部报到的,请前台给通报一声。”

“哎呦!”

“不好意思马总,我鞋大,踩到您了吧。”

“那你先忙吧,不过旎旎,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听说你们公司最近在陕西开了一家分公司,那边正好缺人,你要是十分愿意去的话,我可以给你打声招呼,好了,就这样吧。想好了给我打电话。”大约是被美女桌子底下踹了一脚,马总气冲冲的出去了。

“那个,您请坐,我去给您倒茶。”美女从纸盒里抽出一张面纸,端着杯子走了,回来的时候却哭哭啼啼抽抽噎噎的,可能是实在憋不住委屈了。

“那个,咳咳,需不需要我给你作证……”林强有些尴尬的说。

“你都看见啦?算了吧,这种事情怎么说的清楚,再说要是闹起来,我就没法在这干了。”美女眼圈红红期期艾艾的说:“你好,我叫蓝旎,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刚才的事儿别说出去啊!”

“那你就让他这样欺负你?林强有些多管闲事的说。

“有什么办法,谁让他是公司的大客户呢,连副总都让着他。他刚才还威胁要把我调到陕西去,我不也没辙。”

林强眼前这美女特别的端庄秀气,同样留着沙宣短发,在美惠子身上就显得冷厉诡艳,而在她身上却又那么柔弱惹人怜惜。她那张脸像一块毫无瑕疵的白玉似的,眼睛大的有些孩子气,嘴不大但嘴唇厚实而性感,脸型是那种很古典美人的类型。年纪最多也就是二十三四岁的样子。

“对了,你是来面试什么的,我帮你跟人事部说。”

“总裁司机。”

“原来你是来当总裁司机的啊,哪位总裁,是不是苏总……”蓝旎忽然停止了抽噎了,很意外的说。

“苏韵涵。”林强也不知道这边有几位苏总,干脆把名字给报了出来。

蓝旎定睛看了看林强,忽然咬了咬嘴唇:“那林大哥,您能不能帮我跟苏总说说,别把我调到陕西去,我妈生病了,需要我照顾,我不能离开家,我知道我很冒昧,可是我在公司里实在没人……”

早就听说上市公司底层的员工虽然表面光鲜其实很贫穷,现在看来应该是没错的。林强不太了解这个阶层。他对这个世界的黑暗面了解的更多。

“我肯定帮忙,但你要给我点时间,主要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又怕给你传出去,这样吧,我明天给你消息。”林强犹豫了一下说道。

近战佣兵-都市情感小说-主角: 林强, 苏韵涵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4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