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独宠萌甜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安夏, 易琛

总裁独宠萌甜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安夏, 易琛

第1章 睡了一个男人!

六月,西市著名的蓝伽海域,郑氏集团名下私人海岛。

海岛上的空气,带着淡淡的海腥味。让这炙热的夏夜,无端添了一些暗黑色的清凉。

只有易氏财团易太子的客房里,此刻燃着香蜡,房间里到处飘着淡淡的清香。

易琛站在宽大温软的黑白色床前,面容冷峻,狭长深邃的眼眸冷漠得没有一丝温度。

他的私人房间,此刻沉睡了一个陌生的女人。

女人面容很清秀,皮肤白皙,长长卷翘的睫毛耷拉在她紧闭的眼睛上,睡姿慵懒而随意,没有一点防备的样子。

乌黑的短发散落耳际,露出她小巧的耳朵,精致的锁骨……

眼睛顺着往下,停留在她的胸前。

34B,太小了。

张帆恭敬地站在门外,冷漠的眼眸闪过一丝惊讶,却不敢问出口。

如果让别人看见,一定会吓得丢了下巴,易太子有很严重的洁癖,属于他的私人用品,决不许其他人沾染。

可是,他现在居然会容忍一个陌生的女人睡在他的床上,而且,眼眸除了冷漠,并没有看到什么厌恶。

易琛没有回头,声音也没有任何起伏:“结果?”

张帆回道:“干净的。”

“来历?”

“瑞阳员工。”

惜字如金的问话,惜字如金的回答。

易琛淡淡嗯了一声,张帆安静地关上房门,在门外站岗。

清晨的海风带着微微潮湿的冷意渗进房间,淡淡的香蜡味散落在空气中,安夏有些不适地皱了皱鼻头,要翻身侧睡的那一刻,身体上那股陌生的撕裂感,疼得她倒抽一口冷气。

她蓦地想起什么,转过脸去。

眼睛倏地直了!

她身边真的睡了一个男人!

她、她昨天干了什么?!

她记得她昨天是代表自己的瑞阳公司来参加郑氏集团的豪华游轮派对的。

她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酒。

之后她好像看到了一个男人,长得非常漂亮,然后自己就跟抽风了一样靠上去,还环上人家的脖子,大着舌头抛媚眼:“帅哥,约么?”

烟雾缭绕,醉生梦死的氛围中,她面前的男人仿佛画中走出的如玉公子,修长白皙的手扣住她的腰,另一手指轻挑她尖俏的下颌,眉如远山,眸似深海,贵气天成,那一点玫瑰色的薄唇性感妖娆地开口:“理由。”

她笑得没心没肺,朦胧的眼睛里全是男人美得无药可救的容颜,踮脚,在他脸上落下重重一吻,丝毫没发觉四周莫名静下来的气氛,她的宣誓响彻全场:“我安夏,要泡这世上最出色的男人,这理由行么……”

男人深沉的眼眸微眯,邪魅开口:“行。”

之后……呢?安夏揪着脑袋努力回想之后的事情,居然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挖槽,亏大了!本姑娘坚守二十一年的初次就这么不明不白地丢了,居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除了现在一身酸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扶着宿醉后的浆糊脑袋,安夏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果然是不能喝酒啊,平时那么努力的装淑女装高雅,一喝酒就暴露无遗,这酒品简直没救了。

郁闷地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回头,仔细看清男人的容颜之后,安夏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置信的惊艳。

浅沙的窗帘挡不住外面的晨光,斑驳在男人安静的睡颜,浓密纤长的睫毛轻轻贴在眼眸上,闭着的眼睛无意识地展现一抹慵懒,坚挺的鼻梁一侧阴影,衬得五官更加立体俊美,而那两片玫瑰色的薄唇轻轻抿着,简直性感至极。

不拍照留念,那就太可惜了。

安夏立即翻出手机对着猛拍了几张,各种贴近摆姿势。有了男人的颜值,衬得自己都更美腻了。

安夏心满意足地收起手机放回包里准备离开,开了门的瞬间又退了回来。

睡都睡了,,一点感觉都没体会到岂不是白睡了?

反正节操早都没了,那就再放纵一次吧!

她把包放到床头柜上,掀开被子钻了进去。白皙的手绕到对方的后脑,唇凑过去,啪叽一口亲上他白皙的脸颊。

咂咂嘴,男人的脸也可以这么水润,这种感觉真奇妙……再来一口!

这次,她对准了对方那两片紧抿着的性感薄唇,从来没跟人接过吻,吻是什么感觉的呢……

她的心开始剧烈狂跳,莫名的紧张让她的手不由自主用了力,一下子就抓住了男人的头发。

这一扯,让易琛倏地睁开眼睛。女性的温软清香就贴着自己的身子,而眼前放大的,竟是一双紧闭的眼睛和抖动的睫毛。

她想干什么?偷吻?

嘟着的红唇就要挨上自己唇的那一刻,易琛下意识就是一脚,直接将女人踹得滚到地上去。

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中,他沉着脸坐起来,发觉自己身上不着一物,大手一捞,将床上的夏凉被盖在身上的重要部位,神色森冷地盯着地上慢慢爬起来的女人。

这个世上,没有经过他允许就敢爬上他的床的女人,只怕还没出生。

安夏摸着屁股龇牙咧嘴,趴在床沿一脸幽怨地看着他:“喂!你对待顾客就不能温柔点么!顾客是上帝,你懂不懂?你这样粗鲁会被差评的知道不知道?”

易琛刚刚还只是冷肃的脸瞬间黑成锅底。

上帝?差评?只怕她脑子有毛病吧?

“给你五秒钟,滚出这里,否则后果自负。”如果不是他没有打女人的习惯,这个女人现在已经去往忘川河了。

安夏清亮的眼睛微微眯起,装出一副经验老道的样子,从包里翻出两千块在手心拍得声响:“帅哥,你是不是怕我不给钱?只要你从了我,这两千就是你的了!”

眼眸倏地眯起,深邃中闪着危险的气息。

就凭他“易琛”两个字,这天底下想跟他上床,甚至是求他看一眼就觉得很幸福的女人随便一抓就一把。

这个女人,居然要花两千块拿他当“鸭”嫖!

直接掀开被子一步跨过来,拎小鸡一样拎起安夏的衣领就往门外扔。

安夏死命扣着门框就是不出去。

“喂喂,你有点职业道德好么本姑娘的第一次都白给了你,你竟然还这么粗鲁!要不是我昨晚喝多了没体会到那种感觉,谁稀罕你!……”

易琛的手一顿,狭长深沉的眼眸渐渐移到她的脸上。

第2章 节操都喂狗了么?

她有一头短俏精炼的头发,长长卷翘的睫毛抖动着,她的眼睛很大很清亮,眼神透着无辜和委屈,穿着紧身的深蓝色职业包臀裙,将她完美的曲线勾勒,干练简约的外表下是一副天然呆的蠢萌样子。

安夏豁出去了,没节操的话越说越顺口,整个人在看见男人精壮的体魄和完美的人鱼线后,那眼睛已经不能用冒星星来形容了。

他眉心微蹙。

这年头,女人的节操都喂狗了么?

薄凉的唇微微勾起,他的手穿过她的长发,将她禁锢在门背上:“昨晚没感觉?那就让你再体会一次,到底是什么感觉。”

在女人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时候,他邪魅一笑,手从拎着衣领改成扣住她的头,按在门背上,低头,瞬间攫住她的唇。小巧柔软的清香瞬间钻入口腔,易琛满意地舒展眉头。

这个小女人,果然还有可爱之处。

“喂喂,你放开我啊!不来了不来了……”刚刚还色胆包天的安夏这会儿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怕了。呜呜呜,其实她真的没有这么胆肥啦,她只是想亲他一口而已……

“现在想走?来不及了。”

毫不客气地将她放倒在床,伟岸修长的身躯覆上,开始了霸道疯狂的掠夺。

也不知疯狂地连续了多少次,安夏终于累得睡着。

而那个精力过旺的男人浑身是汗地起来去冲了个冷水澡,坐到了她旁边。

盯着那张毫无防备的沉睡容颜,深邃冷漠的眼中有了一丝意味不明的深邃。

有多少年了,他几乎已经没有再去碰任何一个女人。

但床上这个面容清秀,行为乖张的小迷糊,却让自己欲罢不能地要了一次又一次。

滋味如此甘甜。真是没有料到。

如果,她不是带着目的接近他的,那该多好?

有人在外面轻轻敲门。

“易总,有关薇北大厦设计的竞标时间确定在明天晚上,您看……”

“去安排吧。”男人的眼睛依旧停留在小女人温和的睡颜上,心思却不知转了多少圈。商业上的杀伐果断和眼前的似水柔情似乎格格不入,却又莫名的没有丝毫违和感。

外面的助理等了一会,不见房间里有动静,小心翼翼地问:“易总,您不回去么?郑小姐刚刚还打电话来问您……”

他话还没说完,里面传来了冷淡无温的声音。

“秋林,你今天话太多了。”

秋助理立即不敢再说麻溜滚了。乖乖,明明还是六月伏天的闷热天气啊,他额上怎么全是冷汗?

易琛掀开被子躺下去,头挨着头靠在安夏旁边,手穿过她的碎发,将她揽在自己肩头,她的头发上有一丝洗发水的清香味道,身上也有她干净清新的体香。

唯独没有郑和宣身上那种浓得呛鼻的化妆品和各种香水的味道。

这种自然的清新,他莫名的喜欢。

女人无意识地侧了个身,手自然地环住他的腰,脑袋靠在他胸膛蹭了蹭,呓语:“大毛,乖点,让我抱一会。”

大毛?什么物种?

易琛要抚摸她长发的手顿了顿,眉梢轻挑,唇角微勾。

这个月朗星稀的夜,格外安静,连空气似乎都泛着一股清甜的味道。

眸光转瞬处,女人散落在地上的背包里露出一个档案袋,心念一动,他翻身,伸手勾了档案袋来看……

……

“砰!”的一声,礼花绽放夜空的声音,毫无预兆地炸进安夏的耳朵,她条件反射地坐了起来,额头瞬间冒出几丝虚汗,心脏砰砰地跳个不停。

谁没事半夜放礼花!吓死人也是要偿命的好么?

“丫的!让我知道谁干的,我非阉了他不可……”安夏头痛欲裂,龇牙咧嘴地揉了揉脑袋。

闻到空气中飘荡着的淡淡海腥味,她本来剧烈跳动还没平复的心瞬间像是停止了一样。

下意识瞥眼看旁边。

没有人,床也没有温度。

身边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安夏有些不明所以的失落,抱着膝盖发呆。

昨天忘了问他的名字了,真是可惜了。

哎呀,真是丢人。

安夏把发红的脸蛋埋进膝盖里。昨天真是疯狂,那个美腻到爆的男人体力真是……害得自己这是昏睡了一这么久。

不过她还是爬起来,打算到游轮餐厅去找点吃的。

她才刚靠近门口,就听见门边传来兴奋洪亮的声音,瑞阳设计的老对头——“晨风设计”公司的秃头老总用他独特的阳刚之气给他的竞标代表打鸡血。

“婉清啊,咱晨风的未来就全靠你了啊!你可一定要给我拿下这个薇北大厦的工程!”

“老总您老担心什么嘛!我们婉清姐一出马,一定能中选……”

“婉清姐去年业界比赛可是冠军呢!绝对没问题的!”

“可是咱这次的竞争对手可是瑞阳,他们那有个安夏,那可是去年设计大赛的冠军……”

“安夏算什么,也配成为我们婉清姐的对手?别笑掉大牙了!”

“听说安夏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靠出卖色相上位的!”

“搞不好夺冠的竞标方案都不是她做的……”

安夏咬唇,心情不好地叹了口气。冤家路窄什么的总是狗血地无处不在。

她轻轻推开一条门缝看进去。

贴近门口位置的是晨风设计的地盘。

“晨风设计”的标牌下并肩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晨风公司的秃头老总王有才,而他旁边站着的,正是他们那号称第一美人的罗婉清。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色鬼老王的爪子正好要搭在罗婉清纤细的腰上。

安夏轻笑一声,推门走了进去。

第3章 今晚要点你!

老总立即尴尬地收回手,对安夏敢怒不敢言。

罗婉清看了安夏一眼勾唇淡笑:“安小姐,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竞标马上就开始了,不知道你准备得怎样?”

罗婉清不仅相貌美艳,性情冷傲,能力也一直非常出众,全国的设计比赛中屡次获奖,同业中人不管是表面的还是真心的,几乎都主动对她阿谀奉承谄媚讨好。

唯独这个刚入行不久的安夏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最可气的是,每次自己全力以赴完成的作品,都只比这个女人懒散随意应付的作品好一点点,这落差让她心里非常不平衡。

要是说她有什么强大的背景倒还罢了,可关键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穿的衣服是地摊上买的,住的房子是快要拆迁的郊区房,上班挤的是公交,吃的饭都是路边摊,要什么没什么。

她凭什么这样淡定!她凭什么这样毫不在意!

就连今天竞标郑氏的“薇北大厦”,她依旧是一副清汤挂面,一点也不重视。

她倒是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有什么深藏不露的本事,才敢如此嚣张。

“哦,竞标文件啊。”安夏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翻了翻自己的包。

诶?……怎么不在包里呢?她明明记得昨天去泡帅哥的时候一并装到包里的啊?

怎么不见了?

罗婉清的眼睛一瞬不瞬。秃头老总趁机又站到罗婉清身后,瞪着安夏。

最终,安夏翻包的动作停下,抬头露出一抹优雅的淡笑:“话说我为什么要把竞标文件拿给你们看?”

晨风和瑞阳可是死对头,罗婉清这样探听她瑞阳设计的图纸去向,严格来说算是企图窃取商业机密。

“我看不是不想拿,是没有吧?”罗婉清离她最近,安夏翻包没找到的动作她看得一清二楚。

安夏耸耸肩,笑呵呵地回道:“大概,你管不着?”

安夏呵呵一笑,给她抛了个媚眼,潇洒地走过去。

“不管你耍什么花招,也不会是我的对手。”罗婉清拦住她的去路。傲娇地冷笑:“我这次可是专门拜访了国际设计大师周女士学艺了,薇北设计的工程,我势在必得!”

“周染嘛,有所耳闻,她获得的国际荣誉可真不少,那就祝你好运咯!”安夏心情愉快地送她一个飞吻,施施然离开了。罗婉清瞬间瞪圆了眼睛怒火中烧。

郑氏老总在C市最繁华的地段拍了一块商业地皮,今晚的宴会是打算把这块地皮打算兴建的【薇北大厦】的设计工程定下来,送给未来女婿易太子当见面礼的。

瑞阳和几家业界有名的设计公司同时竞标。如果能拿下这个工程,瑞阳立即就会从二流设计公司一跃而上成为国内知名的设计公司。

瑞阳的未来,就靠这一次成败了。瑞阳老总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这上了。

可是现在,她的图纸不翼而飞了!

让瑞阳老总知道了,她肯定会被剁成肉酱了。

不行,得回去找找。

豪华游轮一共三层。最底层办竞标,第二层则是已经在进行的舞会。

热闹的舞池在疯狂地摇曳,重金属音乐疯狂呐喊,仿佛要把空间撕裂。安夏如鱼一般穿梭在人流如织之中,走得异常艰难。

终于穿过人群走到楼梯处准备上顶层,却被保安给拦下来了:“小姐,这里你不能上去。”

“why!”她不上楼怎么找文件?

“这里是贵宾区,除了特邀的客人,其他人一概不能上去!”

安夏试图解释:“楼上318房间,我有东西落在里面了,我得去找回来,大哥行个方便呗?哦对了,我刚刚还从这上面下来的,大哥你好好看看认不认得我。”

保安像看怪物一样看她:“小姐,忽悠也找个好的借口,318那可是我们这最高级的vip房间,是专门为我们尊贵的客人准备的,你算哪根葱?”

安夏:“……可是我刚刚确实从上面下来的啊?”

好吧她刚刚下来的时候这里一个保安都没有,根本没人看见她。

保安鄙夷看着她的一身装扮:“我看你是做梦了吧?”

这年头,想爬上易总的床的女人,真是越来越多,各种不要脸也越来越多了。

“诶,我说的你怎么不信呢?我昨晚跟你们这的头牌帅哥真的在里面住了一夜诶!老娘还花了两千块呢!”

保安脸刷得沉下来,开始推搡她:“小姐,这里没有什么头牌,也没有什么非法交易,你再不走,还要无理取闹,我就让人把你架出去!”

就这时,有两条人影从她面前面无表情地走过去,安夏的眼睛倏地瞪直了——走在中间前面的那个穿白色衬衫的男人——是他!

安夏心中一喜,总算让我找到你了!虽然没有看到正脸,但就凭那股有别于旁人的王者之气,她就断定,是他无疑!

“帅哥,帅哥,你等我一下!”安夏被隔离在外无法前行,急得不行。

眼看那身影即将从自己眼前消失,她急中生智大喊一声:“喂!前面要上楼去的那个头牌,你站住!老娘今晚要点你!”

大厅中气氛太嘈杂,摇滚太疯狂,她的声音被淹没在人群中。而那个男人在楼梯拐角处忽然停了一下,偏过头来,视线在拥挤的人群中扫了一眼,也不知他看没看见她,停顿了几秒钟后,又转身上楼去了。

保安吓出一身冷汗,推搡了安夏一下:“你这人简直是疯了,赶紧走走走,别连累我们!”

就这争执推搡的这一会,一个身段妖娆的女人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从她身边跑过,那几个拦着她的保安屁都不敢放一个,恭敬敏捷地让开了一条路,畅通无阻。

安夏怒火蹭蹭就往上冒:“那个女人什么鬼!”

第4章 他今晚是我的人了

“那是我们的贵宾!”

安夏郁闷得整张脸都黑了。

我说怎么不让我上去,原来这货在接客!还是个气质高雅一看就富得流油的千金贵族!

“别人的生意能做,我的生意不能做?你们这什么鬼逻辑!狗眼看人低是吧?我跟你说我今天就要定他了!……”

被推搡出楼梯口的安夏,还想要再理论,从楼上忽然下来一个身穿制服的男人,那几个保安连都绿了,“张先生,是我们的失职,我们立即会让这个女人消失的!”

都怪这个不要脸还不知分寸的女人!在这闹事被易先生的保镖张先生发现了!

万一易先生生气,他们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混蛋女人,还不快滚!”保安一边冒冷汗,一边继续推搡安夏,下手比刚刚更加不客气更加暴力。

安夏被推得往后退了几步,眼看就要站不稳,惊呼一声,心想要惨了,脚底下的十二公分的高跟鞋要害死她了,崴脚的话……

她忍不住闭上眼睛,任由身体倾斜着往地上倒下。

下一刻,她的身体跌入了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一双有力的大手稳稳地托住了她。

“小姐,没事吧?”声音淳厚温和。

安夏抬头看去,对上一张冰冷无温的国字脸。是刚刚一句话没说,只往那一站就把几个小保安吓傻了的冰块男,张先生?

“呃……我没事,那个……”安夏有些不好意思的。

“先生请你上去。”

“啊?”安夏惊愕。“你说什么?”

“嗯。”冰块男张先生没有过多解释,扶着她站好,对那几个保安道:“滚。”

几个小保安一脸吃了屎的表情,这个女人居然被易先生亲自邀请上去?

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是第一次!

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女人不仅素颜朝天,还穿着一身不怎么样的职业装,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也不可能攀上易太子的啊!

接触到冰块男的眼神,小保安们立即滚到一边低头站好,所有的疑问和不解统统吞到肚子里。身体却比刚刚更加颤抖,不知道这个受易先生青睐的女人会不会报复他们?

“小姐,我们刚刚有眼无珠,请小姐不要见怪!”保安领队立即腆着脸过来谄媚地道歉。

安夏咳嗽一声,也不说原谅不原谅,抬头挺胸目不斜视地往前走去。保安们在她身后偷偷抹汗,只觉得双腿打颤,这下是真的要完了……

安夏一拐了弯,立即狂奔向三楼。才到楼梯口,就听见一道可怜兮兮温言软语近乎哀求的女人声音传过来。

“琛哥哥,求你跟我回去好不好?要不然我爸妈和伯父伯母会担心的……”

“琛哥哥,你讨厌我哪里,我改!”

“你不想让我提结婚,我以后不提,我会等……”

纤长白皙的手挽住男人的胳膊,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像恐惧下一刻对方就会莫名消失一样。梨花带雨的女人满眼满脸的你辜负了我但是我忍的表情。

真像岛国爱情片,表演得还真到位。

安夏瞬间鸡皮疙瘩掉满地。越听越觉得这女人太掉价,这分明就像是被人抛弃了的深闺怨妇啊,一点气势都没有!

就你这样的,还敢出来嫖?就你这样的,还想嫖老娘看上的头牌?

就算这极品又怎样?皮囊好看就嘚瑟是吧?老娘花钱就是爷好么?这种男人就是皮痒,欠收拾!

她心里的火气也不知怎么的,蹭一下就上来了。趾高气昂地就过来了。

也不看男人的表情,只对那妹纸挑衅,“喂,只会哭的小妹妹,这地方不适合你,赶紧回家去吧哈!他今晚是我的人了。”

“……”全场一阵静默。

“你是谁?谁允许你上来的?”首先懵逼的是那个委屈得快断气的小女人。

她呵斥那冰块男张帆:“你站着干什么?把她给我拖出去啊!”

打扰她和琛哥哥独处的时间,就是该死!

张帆无动于衷地低头,站在易琛一米远的身后,安静得仿佛他的影子。

女人可是易太子让带上来的,没有易太子的命令,他不可能再把人带走。

这细微的变化安夏自然没注意到。郑和宣却气歪了嘴。

安夏翻白眼,非常霸气侧漏地宣誓:“我说,他是我的男人,你耳朵瞎么?”

郑和宣惊愕:“你说什么?琛哥哥是你的男人?你凭什么这样说!”

她和易琛是有婚约的!除了她以外,这天底下没有一个女人有资格说这话!

“小姑娘,想泡帅哥呢,除了自身的魅力和外在的财力,最重要的还得胆肥。你这光温温润润地纠缠有什么用呢?男人呢,有时候是需要驯服的!”

争一个公子嘛,又不是比谁更深爱。

安夏非常胆肥地勾过男人的肩,重重在他脸颊上啪叽一口,示威般笑:“像我这样,你敢咩?”

郑和宣震惊地说不出话。

一向讨厌女人靠近的琛哥哥居然一点反感都没有!

看向安夏的眼眸露出刻骨的恨意。

她喜欢琛哥哥十几年了,订婚也几年了,可是琛哥哥从来不让自己靠近他身边半步。

就今天这情况,要不是自己腆着脸追过来,并且以家族长辈的话要挟,她根本就没机会接近琛哥哥。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凭什么可以这样亲她的琛哥哥?

“琛哥哥,你喜欢她?”郑和宣发现自己的声音都颤抖了。

易琛面无表情,但郑和宣还是没有错过他几乎没有任何波动的眼角眉梢暗藏了一丝清浅笑意。

郑和宣的眼泪还悬在眼眶要掉不掉,挽着男人胳膊的纤细小手开始微微颤抖,她努力瞪大眼睛,看看安夏,又仰头看身边的男人:“琛哥哥,你就是为了她,才这样对我的么?”

她梨花带雨的小脸上全是谨慎的期待,希望男人能给她一个否定的回答。

可是男人却没有回答她,冷漠生疏地掰开她努力挽住的手,“你先回去,今晚的事,我会向他们解释。”

“你要我回去?好,我听你的,这就回去。”

她勾唇露出一抹假装不在意的笑,“琛哥哥,你今晚一定要回来,我等你,不管多晚。”

转身,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她抬起高傲的头,已经恢复了冷漠如霜。

仿佛刚刚低声下气可怜兮兮的哀求不是她。

总裁独宠萌甜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安夏, 易琛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8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