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农门妻-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沈倾夜, 云翊晨

倾城农门妻-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沈倾夜, 云翊晨

第1章 退亲

天气开始渐渐变冷,树上的叶子都已经发黄凋落,光秃秃的。

凤岭村的二丫死了。

二丫姓沈,有个极好听的名字,叫沈倾夜。

这个名字是她刚出生时,曾经考上秀才的爷爷给起的,她爷爷刚唤了她这好听的名字一声,就突然中风死了。

从此,这个名字没人敢再提起,久而久之,她的名字也逐渐被村民淡忘。

自然,她也成为了村里的不详之人。

可偏偏,二丫越长,出落的越漂亮,就像大家嘴里的仙女一样。

桃腮带笑,美目流转。

只要浅浅一笑,仿佛都能把这十里八村的男人魂都给勾没了。

所以二丫自小就备受争议,长大后,争议更大。

这村里的男人既想要得到她,可也都不敢靠近她。

可半个月前,沈家有人上门提亲了,提亲的人家是在这村里有头有脸的郑家。

郑家的独子是今年刚考上的秀才,这是自二丫爷爷之后这么多年,凤岭村才出的这么一位秀才。

这独子叫郑疆,性子温和,身材高挑,举手投足带着一股书生气息,对他爹娘甚是孝顺。

可谁都没想到,这令村里无数人称羡的人,竟然敢去跟二丫提亲,而他提亲,只有一个条件,就是希望二丫过门之后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更不能出去抛头露面。

二丫早已经及笄两年,她下面还有个小她三岁的弟弟,这郑家在村里有头有脸,郑疆更是有功名在身,她爹娘怎会不允?当即收了聘金就定下了这门亲事。

明日,便是他们要成亲的日子。

可偏偏今日,二丫死了。

二丫的死,归咎于一只烧鸡身上。

她自小被孤立,也不得爹娘疼爱,从来都是吃糠咽菜,即便逢年过节,家里买了些猪肉,那些精肉都是被她爹娘和弟弟分了吃,剩下的少得可怜的肉膘,才是她的。

不过郑家这次给的聘礼不少,有三两银子,她爹娘高兴,今日中午出去买了几只烧鸡,开恩一般给了二丫一只,二丫极为兴奋,却在狼吞虎咽之时,一块肉没咽下,就断了气。

是被噎死的。

这下二丫的爹娘傻了眼,很快,这件事就传到了郑家耳朵里。

当天下午,郑疆及他爹娘就匆匆赶了过来。

看到了二丫的尸体,郑疆就变了脸色,他爹娘更是不依,在他们家门口闹了一通,嚷着要退婚,引来无数村民的围观。

郑疆却是在一旁一言不发,只是以前温和的脸上没了丁点笑意,丧气的很。

“哎呦,早就知道你们沈家的丫头是个祸害,以前克死别人,现在好了,把自己给克死了,你说她自个儿死就死吧,还非要拖累我们郑家,我们可是给了三两的聘金呐!她这一死,我们可是赔了银子又赔了人呐!”

郑家夫人当着众人的面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开始哭诉。

她也知道二丫生的好看,这十里八村也着实挑不出比二丫更美的姑娘,可她不详,自带凶煞,所以在她儿子一开始提出要去沈家提亲时她就百般阻止。

他这儿子一向对她言听计从,可也不知怎的,偏偏在这事儿上,郑疆是铁了心要把二丫娶回家,谁说都不听。

郑疆是一脉单传,更是她的宝贝疙瘩,看着她儿子天天魂不守舍,日日唉声叹气,她这才一咬牙,娶!

可谁知,这把银子给了出去,还没娶回家就断了气。

郑家夫人哪里肯罢休?

二丫爹娘就搓着手在一旁站着,连连叹气,任凭郑家夫人怎么哀嚎,怎么埋怨,他们始终一声不吭。

郑家夫人骂的累了,就住了口。

郑家老爷又开了口,他语速很慢,却是掷地有声。

“现在人都没了,那这亲,也结不成了,这银子,你们商量商量,看什么时候还。”

等过了年,沈家的小子也该娶房媳妇了,他们给的三两,如今只剩了二两,即便这二两,也能给他儿子在村里挑个差不离的姑娘,沈家二老不想给。

第2章 诈尸了

“亲家,这……给出的聘礼就是泼出去的水,哪有再收回去的道理?”

沈老爹讪笑着,蹲下身掏出旱烟,往地上磕了磕。

“嘿,你们说这话就没道理了,我们给聘金是想娶二丫的,现在二丫死了,过不了门,咱们也称不上什么亲家,这聘金,当然是该还给我们,大家说是不是?”

郑夫人柳眉怒瞪,对众人喊道。

这看戏的村民也不禁纷纷点头。

“我说沈老爹,反正你们二丫是不祥之人,她要是活着,我们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现在死了也好,就当是为民除害了,但是人家的银子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就不要昧着良心拿了,还给人家吧!”

人群中有愣头小伙嚎了一嗓子。

这话一出,剩下的人纷纷七嘴八舌地开始嚷嚷。

“是啊,要是这银子不还,那岂不是成了无赖了?”

“嗨,你们看这沈家穷的叮当响,保不齐他们就是想赖银子以后给沈良娶房媳妇呢!”

不知谁阴阳怪气地说了这么一句,仿佛是平地中炸了声雷,大家纷纷把话题往这上面凑。

越说越离谱,甚至还牵扯出了沈家祖辈。

沈老爹忍无可忍,把旱烟狠狠往地上敲了几声,起身喊道:“都给老子住嘴!”

沈老爹发了怒,周边七嘴八舌的议论才作罢。

“我们沈家虽不是名门大户,可也不会向你们说的这么龌龊,这银子该不该给,也是我们的家事,轮不着你们说三道四。”

沈老爹涨红着脸说道,像是被人戳破了心事,又不愿让人察觉到自己的心虚。

“呦,是不是被我们说中了沈老爹?”

人群中发出哄然爆笑。

沈老爹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看着他们笑的正欢,当即把旱烟把袖口一塞,捡起一块砖头就冲上去作势要砸,口里骂道:“让你们再胡咧咧,非得打死你们不可!”

众人当即一哄而散,有几个毛头小伙一边跑一边又嘲讽了几句,沈老爹硬是举着砖头追了一里多地,鞋都跑没了一只,直到看不见人影,沈老爹才往地上啐了一口,骂骂咧咧地回来。

郑家看到这个情形,退亲的想法更坚决,他们的儿子是秀才,以后还要考举人,考状元,未来前途一片光明,怎能跟这样的人家结亲,以后落人话柄,遭人耻笑。

“好了,咱们该说的也说了,反正这亲我们是不认了,赶紧拿银子,我们以后也不必再来往了。”

郑夫人不耐烦开始催促。

她这话说完,看沈家二老根本没打算还银子的意思,脸色肃起,说道:“你若是不还了这银子,我们就上告到县衙,说你们沈家骗婚榨取钱财,请知县大人给我们主持公道!”

“别,别……”

沈老爹一听连连摆手,这事要闹到县衙,自己吃上官司,怎么也不得挨个十大板,那自己这身子骨可就甭想要了。

不仅如此,这银子该怎么来的,还得自己怎么还回去。

这样一来,就得不偿失了。

沈老爹不想把事情闹大,也不想把银子还回去,转头看到郑疆在一旁自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顿时眼珠子一转,凑过去笑着说道:“贤婿,伯父相信你对二丫是真心的,有道是千金难买真情,区区几两银子,跟贤婿对二丫的心一比,显得微不足道,更何况二丫尸骨未寒,咱们就在这计较这银子的事来,二丫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的,贤婿你说呢?”

郑疆没有直接开口,淡淡地看了他一会儿,又转头看向自家爹娘,方才开口,语气生冷道:“既然人都没了,也不能让我们郑家鸡飞蛋打。”

他顿了一顿,又接着说道:“不过为了证明我对二丫的情意,那三两银子,你们还出来二两即可,我也不算对不住二丫。”

沈家二老面面相觑,还不等他们再说些什么,忽听里面传来一声惨叫:“爹,娘!”

话音刚落,只见沈良飞也似的从院子里面蹿了出来,速度快的能带起一阵风,他火急火燎地跑出来看到沈老爹连忙过来躲到他身后,紧紧攥着他的衣角,身子不住地瑟缩,嘴里一直嘟囔着:“救命啊,救命啊……”

沈家二老不明所以,看他这样子倒像是被什么吓到了一般,问道:“怎么了?出啥子事了?”

“姐姐……”沈良哆哆嗦嗦地盯着院子里,声音都在发颤:“姐姐诈尸了……”

第3章 穿越

此时的二丫的确是诈尸了。

不,准确地说,是死而复生了。

只不过现在的二丫已经不再是二丫了,她身体里注入了一抹来自异世的灵魂。

这抹魂魄来自二十一世纪,因为一场意外,肉身被销毁,魂魄也不知在外面飘荡了多久,总之她一睁开眼,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这个身体干瘦干瘦的,虽然这脸蛋生的好看,可这身子若风拂柳,她真怕一阵风吹来,这身子就承受不住摔倒。

更让她觉得绝望的,还是‘二丫’这个名字。

简直土的要死。

反正二丫是横竖不满意。

沈家二老带着郑家一干人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从床上坐起来的二丫嘴巴塞的满满的,手里正拿着已经被啃了一半的鸡脑子,看到他们进来,二丫把眼珠子瞪的溜圆,沈大娘和郑夫人尖叫一声,差点没吓的半死。

接着又看到二丫把满是油腻的鸡脑子向他们伸过去,直勾勾地盯着他们,说了一句:“你们吃吗?”

沈老爹和郑老爷差点摔了一跤。

郑疆扶着门框,怔怔地看着床上之人。

二丫白了他们一眼,把剩下的鸡脑抠抠塞进了嘴里,不以为然地下床洗手,对他们惊诧的目光置若罔闻。

“孩儿他爹,要不,我们请个道士回来,做做法,给咱们二丫超度一下?二丫生前也没享过什么福,现在她走了,还是让她安宁一点吧。”

沈大娘哆嗦着声音,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二丫说道。

“超什么度啊,我又没死。”

二丫违心说着,伸手取下破旧的毛巾擦擦手。

“不信,你们摸摸看,是不是还有温度?”二丫把手探到沈大娘跟前,沈大娘摇摇头,往后退了好几步。

二丫又把手伸到沈老爹跟前,沈老爹吞咽着口水,却不敢抬手。

他们看自己的眼光像怪物一样,二丫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此时,郑疆壮着胆子站出来,走到她面前道:“我来。”

二丫斜眼瞧他一眼,把手缩了回来,不给面子道:“你滚。”

郑疆把眼一瞪,张张口却不敢说话,最终还是沈良过来捏了一把,接着就对众人点头如捣蒜。

“是有温度。”

看着众人惊疑的目光,二丫哼道:“本来就是有温度的好吧,我只不过是吃块肉给哽了一下,咽下去就没事了,哪儿有你们说的这么大惊小怪。”

二丫醒过来之后,好像跟以前大不一样,沈老爹说不上来哪儿不一样,可他就是这样感觉。

这种解释,也便说的通了。

众人悬着的心也掉了下来,很快把之前的事当成了一场误会。

郑疆又惊又喜,忙道:“既然如此,那咱们的婚事便可照常进行了,二丫,明日我便骑着高头大马过来迎亲。”

“不行!”郑夫人这次想明白了,这事可不能再由着他性子胡来,即使为了自家儿子以后的前途,也不能让他娶这样人家的一个村姑。

即便要娶,就算对方不是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也得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但,绝不能是出身这样粗鄙的人家。

“这门婚事,就此作罢,以后,等你高中魁元,爹娘再给你物色一个好人家。”

“娘,你原来不是答应我了吗?我就想娶二丫!”

郑疆不肯退步。

“原来是原来,现在娘想通了,娘得为你打算,你娶了二丫,且不说是不是祸害,就是她的身份,以后都会成为你青云路上的绊脚石!”

她这话一出,二丫脸上顿生不悦。

还不等她开口反驳,就听郑疆急声说:“娘,我就是稀罕二丫,有二丫跟着我,我读书都有劲头。”

“这……”

郑夫人垂目犹豫。

她在想两全的法子。

须臾,她带着精光的双眼一亮,心里有了主意,说道:“娘有个法子,你听听如何?”

郑疆催道:“娘快说。”

“娘帮你把二丫娶回去,但是她只能做偏房,暂时陪你几年,这正室的位子,等以后你中了魁元,娘再替你挑选如何?”

郑疆脸上一喜,丝毫没有跟二丫商量的意思,连声道:“好,就听娘的,还是娘想的周到。”

沈家二老自然是没有意见的,不管是正室还是偏房,有人肯娶二丫就好,而这银子,他们也不用担心再被要回去了。

倾城农门妻-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沈倾夜, 云翊晨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64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