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废后不好惹-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卿兰锦, 苏皇曜

重生之废后不好惹-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卿兰锦, 苏皇曜

第1章 曜王妃卫穆雪

漆黑冰冷的夜里寒风冽冽,一个衣着沉黑的女子利落的翻了墙,进了灯火辉煌的府坻。

她捂着肩膀,单薄的衣上血已经凝固了,有几片被风吹落的枯叶飘至她的肩膀前,悄悄的碰了碰,便被她匆忙步伐带起的风扬到了地上。

经过主院的书房,那房间里面正亮着灯,窗子微微的开着。

苏皇曜手中端着奏折细看,英朗的眉目如同一滴水,就这样滋润了她所有的疲惫。

他似乎注意到了卫穆雪,透过屋子里的灯火阑珊与屋外的冷寂黑夜侧眸望她。

她慌忙跪了下去:“主上,户部尚书一事,属下已经办妥了,没有人会联想到是曜王府做的。”

“右影,去伺候王妃入睡。”不知道是不是在冷冽的风中冻得久了,当那一声王妃传入卫穆雪的耳中时竟然透着一丝隐约的柔情。

他向来对她没有过多的感情,然而也正因为如此,这一丝丝的柔情,却再度将她那枯竭的心浇灌。

右影来到她的身旁,眸子里染着几分清冷:“王妃请。”

卫穆雪生于相府,庶出的身份让她极不受宠,在右影看来,若非王爷从那相府破旧的后院里将被打的奄奄一息的她带回来,她早就死了,又如何再如现在这般拥有王妃之名的尊贵与荣华!

卫穆雪被曜王训练成了一个杀手,如今已是曜王手中最好的一把刀!

右影却不知这个人是不是从来都不知道疼?是不是因为不知道疼所以才会对自己如此狠!

可有些时候就是因为太疼了,背负的东西太多了,才会变得狠、变得无情!

后来日子久了,右影依旧常常见卫穆雪独自翻墙回府,见卫穆雪自己替自己处理伤口。一个人的时候她会坐在那株千年银杏树上发呆。

可是从来没有哪一次,她的身上是如此冰冷的,冷得几乎要断了气息。

对面的窗关上了,暖黄色的光变得有些黯淡,冰冷的风在眼前肆意,刮得她眼睛生疼!

“王妃,请吧。”右影站在她的身边,实在不理解那个窗有什么好看的,人都走了还能呆呆的站这么久。

卫穆雪捂站肩膀跟着右影回了兰庭阁,阁中除了树与假山流水之外不见一朵花,简朴而雅致。

屋子里透着薄薄的光,门外的光影之下站着侍女若心,她见卫穆雪回来了匆匆提着裙摆就迎了上去。

右影淡淡的看了卫穆雪一眼,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药盒塞进了她的怀里,大步离开了兰庭阁。

“王妃娘娘,你怎么又满身是伤的回来了,奴婢还是给你去找个大夫吧!”自从有一次她险些一个人重伤死在这兰庭院之后,曜王就派了若心过来照顾她。

卫穆雪摇了摇头,推开门走了进去,屋子里的秋冬在若心来了之后永远都烧着碳盆。

这样温暖的温度是卫穆雪在那相府时从来不曾感受过的,在她的印象中,冬天永远只有无穷无尽的冷。

她小心翼翼的扶着她走了进去,屋子里面的灯盏一盏一盏点亮,显现出了她那血肉斑驳的伤口!

若心一夜未眠,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她。

翌日,卫穆雪还是发了高热,原本这样的情况在这些年来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是瞧着白色绷带子渗出来的血,依旧令人触目惊心!

时至中午,兰庭阁里终于来了一个人。

木苏是曜王母妃的婢女,上了年纪,银发斑斑,身形略臃肿,因在德贵妃的身边伺候了一辈子,终身未嫁,是以如今又跟了德贵妃的儿子曜王,在府中她的身份无疑是最令人敬重的。

木苏站在床旁叹了叹气,替卫穆雪擦了脸上的汗,又喂了些药,直到日落西山了才去见曜王。

夜色纷沉,灯盏斑斓的光映在他半边英朗的面容上,他坐在书桌前,凝神静思,不知在想些什么,木苏端了茶盏轻轻走上前来:“时辰不早了,殿下还不用膳吗?”

苏皇曜闻言脸上凝重的表情才松了些,他曲指轻叩桌面,凝着那一叠点心眯了眯眸子。

那是百合桂花糕,曾经卫穆雪也欢天喜地的给他做过,什么时候做过来着?时间太久了,他已经不大记得了,只是依稀里还能想起那双单纯而又信任的明亮眸子。

“她的伤如何?”他取了一块放进嘴里含着,淡淡的桂花香混合着百合,清新而又诱惑,像极了那站在乌黑色的窗外痴望着他的卫穆雪。

木苏垂眸淡道:“不是什么大事,躺几日就好了。”

苏皇曜将手中的糕点扔在桌子上,拧着眉望着那叠糕点:“木苏,莫不是你年纪大了?竟拿过夜的糕点来给本宫。”

木苏心中一惊,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出去刺杀之前卫穆雪做糕点的模样。

她说,若是我这一次回不来了,这糕点就算是给王爷告别吧。

卫穆雪常常去厨房里做糕点,做好了就替换了那送给王爷的桂花糕,那般的羞涩满面又小心翼翼。

“奴婢不敢,殿下若是不喜欢,就辙了吧。”她垂眸,神色淡淡,看在旁人的眼中有着十足的底气!

“以后不要再上这样的糕点……本宫不喜欢。”语毕,他又加了一句。

木苏的眸光里闪过一丝复杂,她端了糕点正要退下,却听见苏皇曜说:“给她用上好的药,眼下她还不能死。”

木苏垂首称是。

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晃过了大半个月,夺嫡一事已经落下了尾声,卫穆雪身体也已经好了。

她坐在那一株千年银杏树上发着呆,素色的衣上纹着银杏黄金色的叶子,有风起,叶子落入了她的怀里,她细细的数了数,有四十四片,这似乎不是一个吉数。

若心从那落叶满堆的长廊上匆匆跑来,焦急的喊她:“王妃娘娘!王妃娘娘!”

卫穆雪从树上飘然而落,站定在了她的身前,若不是她及时的伸出了手止住了那股冲劲,估计若心就要将她冲倒在地了!

“怎么了?”她的神色间透着难掩的温和,她的冷只在刺杀之后入府的那一晚,过后她便又是那个干干净净文弱贤德的曜王妃。

“萧姨娘正在兰庭院等着您呢!等了有些时辰了,王妃娘娘,咱们还是赶快回去吧。”若心拧着秀眉皱着一张包子脸,满脸担忧的瞧着卫穆雪。

第2章 无人信

“萧姨娘?”卫穆雪拧起了眉。

与其实说卫穆雪是王府的女主人,不如说她从来不曾管过王府后院,所以对于后院之中的事情她从来都不清楚。

“就是半个月之前王爷娶的萧家三小姐,娘娘,快走吧,一会你可以小心着些。”

“为什么要小心着些?”这么多年不曾陷入宅斗之中,满脑子只有怎么刺杀的她并没有想那么多,曜王为她撑起的那一片充满了血腥与梦幻的天空,于这天空之下,她早已经忘记了阴谋与争斗。

“娘娘,奴婢不会害你的,你千万要记着。”话音落尽之时,两个人已经来到了兰庭阁的门口,远远的就看见那站在大厅里衣着华贵鲜艳的女子。

只一眼,就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从不曾见过谁的背影可以配得上这纤姿窈窕四个字。

萧姨娘转过身来,脸上带着一丝柔媚的笑意,萧姨娘立于大厅,姿态随性,仿佛她才是这兰庭院的主子,轻柔温婉的声音里卷着一丝阴阳怪气。

“妾身见过王妃娘娘,王妃来得可真是时候,您若是再不来,妾身可就要走了。”

卫穆雪到底还没有被眼前的女子的媚色魅惑,淡淡的点了点头,不知道应该将自家主上的小妾怎么办。

若心见卫穆雪沉默不语端了茶盏走上前来轻恭敬道:“萧姨娘,请用茶。”

萧婉居高临下的看着端奉茶盏的若心,半响,她接过茶盏闻了闻,笑叹道:“怎么王妃娘娘这里的茶如此差?妾身那里有殿下新赏的百年普洱,不如就赠些来给娘娘吧。”

“来这里有事吗?”卫穆雪一时不知如何称呼这位萧姨娘,所以干脆就连名字也没有再唤。

她印象中记得这金陵的大户人家里,似乎只有兵部侍郎府是萧姓的。难怪半个月前殿下要让她去刺杀兵部尚书,为的原来是要扶他的亲信萧侍郎上位。

她拂了拂手,傲慢的朝她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殿下让妾身来传话,这件东西就劳王妃娘娘去送一趟了。”

在她的身后站着的侍女端着一个小盒子走了上来,那个盒子有一把匕首那么长,巴掌大点点纹着古老图案。

萧姨娘朝她眨了眨眼轻笑道:“殿下吩咐了,这盒子可定要当着曦王爷的面打开。你可不能违了王爷的命令事先偷看哦。”

卫穆雪点了点头,谨慎的接了盒子匆匆朝着曦王爷的府上疾步而去。

苏皇曦与苏皇曜是双生子,所以两个人住的府坻也格外的近,甚至有几次她执行了任务回来苏皇曜都暗中帮过她,只是他却从来不问她为什么身上染满了血与伤口。

苏皇曦的身体不大好,他常常坐在轮椅里,走三步一咳嗽五步一吐血的,所以常年都处于休养的状态,哪怕已经二十有三了也是一个闲散的亲王。

她踏入了曦王府中。

曦王并不怎么受宠,内里的布置显得单调简朴,许多空落的地方都种着药草,如今深秋已至,远远的望去一片参差不一的黄色,迎风来往之中还杂着浓重的药香味。

“王爷让我来见殿下,有东西给他。”她朝曦王的贴身近侍名华晃了晃手里的盒子。

阳光下那盒子还泛着一丝古老而神秘的色彩。

“王爷在药院,你去吧,我去将这些药方子备份。”名华为曜王妃指路。

“好。”她拂了拂衣袍,捏着手中的盒子朝药院而去。

府中种着些枫叶,每到深秋就只见整个曦王府中一片红火,用下人们的话来说那就是添添喜气。

卫穆雪实在不知,这里有何喜气,不过病气倒是不少。

看了眼低矮的门槛,卫穆雪提着有些碍事的裙摆走了进去,她有些狐疑的往四处望了一眼,院内四下寂静,只是,曦王人呢?

她迈着小心翼翼的步子进屋内,靠窗的位置停着一驾轮椅,曦王坐在轮椅上,背对着她,有血缓缓的从他的指尖滴落在地上,在卫穆卫的耳中鼓噪出滴嗒的脆响。

她跑到曦王的身前一看,在他的胸口有血缓缓的渗出来,染透了衣袍!

曦王静静的闭着眼,纤长的睫毛抖落了浮尘,阳光落在他的眼睑处,分外安祥。

卫穆雪只觉得背后升起了一股冰冷的寒意,心口不知为何竟疼了一下。

曜王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他站在门口,明黄色的衣袍在风口子上吹得烈烈作响,曜王目光冰冷的望着她,声音里透着浓浓的怒意:“卫穆雪!你但敢刺杀朕的亲皇弟!”

她手中的盒子砰的一声摔落在地上,那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把匕首,匕首上沾满了鲜红的血,颜色相当明丽,她有些心慌的跪在地上。

“主上,属下没有……”

“啊!曦……曦王爷这是怎么了?殿下,吓死妾身了,王爷这是怎么了?”萧姨娘的声音在屋里响起,她尖锐的尖叫声震得她的耳朵有些发疼!

她满脸惊惧的缩在了曜王的怀里,一只纤纤玉手捂了眼睛再不敢看。

“不要怕。”他抱着怀里的佳人轻声安慰,这样的声音与柔情何曾给过她呢?

卫穆雪跪在地上,慌乱的解释:“主上,这匕首与盒子是她给属下的,她说主上让属下将此物亲自交给曦王爷,属下……”

“胡言乱语!朕何时传过这样的话?”他一拂那明黄色的衣袍似很生气,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

那抹明黄色深深的扎着她的眼,冰冷的风从窗口扑了进来,几片深秋之中红如火的枫叶飘入室内,落在了地面凝固了的血上,枫叶映着血异样的红。

“就在一个时辰之前!”卫穆雪紧紧的握着拳头,背脊笔直的跪着。

“方才宫里的公公前来宣旨,皇上仙去,由曜王殿下继承大统,如今您已贵为皇后了,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萧姨娘靠在苏皇曜的怀里,声音柔软得似有若无,轻飘飘却重若泰山般的压在了她的心头。

“主上,属下是冤枉的!属下并没有……”她目光急急的望着他,一颗心凉了大半。

“既然你不肯说实话,那么就休怪朕不念旧情了,左轮右影,把人给朕压得天牢,无论用什么样的办法,都要让她给朕说实话!”声音久久的在她的耳旁回响着,卫穆雪呆呆的坐在地面上,目光绝望的看着他。

第3章 可曾相信过?

那般绝望的目光是苏皇曜从来不曾见过的,竟然让他出现了一瞬间的心疼!

“主上,属下只问一句。”她安静了下来,抬着头目光定定的望着他,只是那眸光里面的痴迷却不知去了哪里。

“问!”

“主上,你可曾信我?”她目光里含着几分希冀,紧紧握着的拳头微微的发着颤。

他娶侧妃也好纳妾也好,她都可以视作不见,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将所有的温柔都给了旁人,却独独留给了自己这样冰冷的疼痛!

“朕,要的是实话。”他眸光冷冽如冰,冰化作刀,刀刀切入她那被深深隐藏了起来的心上。

被千刀万剐的心,疼起来的时候是不是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她骤然缄默,面容里浸着些许的苍凉。

左轮右影走上前来,右影愤愤的瞪着她,那目光灼灼的恨不得吃了她!

“走吧!”

卫穆雪跪得久了,腿有些麻,这麻而冷的双重攻击之下令心就不那么疼了,她麻木的走在左轮与右影之间,她有些瘦削的背影映入苏皇曜的眼中,秋枫飘起,平添了几分悲凉。

“朕再问你一次,为何要杀朕的皇弟!”他紧握着拳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望着那个背影会脱口而出再问这一句。

这一次她的脚步没有停,她低着头,什么也没有说,安安静静的跟着左轮与右影走了,

路过那曜王府,她就着囚车中空阔的视线,瞧着银杏树黄金色的树尖发着呆,几只乌黑的鸟从灰蒙的天空划过,于空中瞬间了无痕迹。

一片金黄色的银杏叶子缓缓的飘落在她的手边,她伸出刀剑痕迹斑驳的手,小心翼翼的拿起落叶,放在眼前看了看,记忆如同这夕阳,终究只会过去。

她被带进了天牢里,这里有一个恨极了她的人主刑,她如何会好过。

这七天下来她已经奄奄一息,身上的血凝结成了深红色,与囚服的颜色混在一起,那般的触目惊心。

一盆冷水朝着她泼了下来,卫穆雪猛的睁眼望着身前手执刺龙鞭的右影,卫穆雪冻得嘴唇发紫,声音干哑得连话都快说不出来。

“你为什么要杀曦王殿下!他就是一个病殃子,一个病殃子也碍了你的眼了吗!卫穆雪!我告诉你,在你入狱的那一天,先皇未仙逝时赐下圣旨,战家意图勾结北燕谋反,诛其满族!若非曦王保你,你这条命早就没了!”

右影瞪着卫穆雪双眼通红,恨不得直接就将卫穆雪弄死来解恨!

卫穆雪心口悲恸,血缓缓的从她的嘴里蔓延而下,滴落在深色的衣襟上,很快便在冰冽寒冷的空气中凝结成了深红色。

战家!

战家何时做过那勾结北燕的事情!那是她母亲的家族啊!那般温暖的存在……怎么可能?!

整整七天的折辱审讯,她却只说了一句话。我没有杀曦王殿下!

如今见血从卫穆雪的唇角蔓延而下,见卫穆雪的脸上终于染上了一丝异样的情绪时右影才觉得痛快!

害死曦王的人,怎么能够如此轻易的死去!

整个天牢里又响起了鞭子抽打皮肉的声音,右影是个习武的,那一鞭子下去皮开肉绽都是轻的了,筋脉尽断不说,在她的身上有好几处都已经留下了深可见骨的痕迹!

一个杀手健康而强壮的体魄就这样在右影的手下生生的毁了!

太监首领康福行色匆匆的跑了进来,在他的手中还拎着一份圣旨,他看见绑铁架子上的人狠狠的抽了一口气,指着她扯着尖尖的嗓子急切的喊着。

“快,圣上有旨,快把她解下来!”

右影怒火冲天的冲到了康福的身边,一把将人提了起来,咬牙切齿的瞪着他:“什么旨?要杀吗?那就直接交给我来办!”

康福被她那一嗓子吼得怔愣了半呼,右影见他不说话了以为真是如此,顺手将康福放下,扯了手中的剑朝着卫穆雪的脖子一剑就划去。

“皇上要立她为后!”康福吓得差点一命呜呼的急喊!

那剑生生的慢了几分,砍在了卫穆雪的肩膀上,卫穆雪狠狠的拧起眉,双手紧紧的攥着,拳中的银杏叶已经染上了深烈的血色。

皇帝要立她为后?!

这对于右影来说是一个毁灭性的消息,她在冰冷的地牢里来来回回的走,目光不时的从卫穆雪的身上扫过。

她的肩膀上有血淌了出来,滴落在乌黑的地板上,发出寒冽彻骨的声音。

康福穿着厚厚的冬衣站在一旁,只觉得这牢中的冷连冬衣也无法阻挡!

他壮着胆子望向右影。毕竟右影是打小就跟着皇上的,在宫人的眼中总是要敬重几分的。

“右影姑娘,这是皇上的旨意,奴才还要回去复话呢,就先将皇后娘娘带走了。”他万分忐忑的挪到了右影的身边,内心愁云惨淡!

左轮姑娘是好说话,可是那冰冷的气息没有几个人敢靠近!右影姑娘性格怪异,又是这个暴脾气,所以也没有几个人敢招惹!

有人走上前来,动作轻巧的将卫穆雪从那铁架子是解了下来。

牢房阴暗,他们只觉得手掌心里浸了一层冰凉的温度,却不知那是血。

卫穆雪声音声音幽弱的望着康福,嗫嚅着唇角,嘴里血猩味不断的蔓延。

“康公公,主上是信我了吗?”

康福看了她一眼,无奈的叹了叹气,信还是不信,对于眼下来说,还那么重要吗?

“皇后娘娘,圣上的心思奴才不敢揣测,您还是回椒兰殿先将伤养好吧。”

她被人以凤驾带了出去,外面已是初冬,所有的叶子都已经凋零得差不多了,正午的阳光扎着她的眼,她有些不大适合的眯了起来。

她笑:“真暖和。”

若心站在凤驾旁抹着泪,疼得心都要碎了!这眼看着就要下雪的天,一点也不暖和啊!

卫穆雪身上处处血那斑驳,若心给卫穆雪卫裹的这件白狐墨袍,不多时便也染透了斑驳的鲜血。

“皇后娘娘,您总算是出来了,要不然,奴婢就要跟着娘娘去了。”若心跟着匆匆朝着椒兰殿而去的凤驾心里一片担忧。

卫穆雪是被人抬进椒兰殿的,殿内站着两个人。

那抹明黄色犹为亮眼。

苏皇曜黄袍加身负手而立,身上带着帝王家那威仪之气,目光清冷的凝望着她,带着些微的疏离。

重生之废后不好惹-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卿兰锦, 苏皇曜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47070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