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医妃倾天下-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封岺修, 洛千卿

绝色医妃倾天下-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封岺修, 洛千卿

第1章 穿越在凶案现场

洛千卿盯着前面的那个人已经很久了。

她将自己的呼吸的频率变得更缓,声音变得更轻,以免让前面的那个男人发现自己的存在。

身为一个上一秒才刚刚发现自己穿越过来的人,下一秒发现自己的面前竟然是凶案现场,这种冲击感简直让人毛骨悚然!若不是她在穿越前是专职研究犯罪心理的,也是看过了一些凶残的案例,否则她能不能在第一时间忍住惊叫的反应还真不好说。

“求求你,李少爷,求求你不要杀我??”

洛千卿看到她眼前有三个人,一个男人两个女人。其中的一个女人正在跪地求饶,另外一个女人蜷缩在地面上一动不动,而那个唯一站着的男人的脸上露出了让人打从心底里发寒的笑容。

“我给了你一柱香的时间来逃命,可惜是你自己没跑掉的,这可怪不得我。”

那位李少爷发出来的声音不大,但听起来偏偏能让人联想到锯子,似乎是在“嘎吱嘎吱”的磨着骨头发出来的那种声音一样,让人觉得牙酸的不行。

他手上拎着一把剑,一步一步的逼近那个求饶的女人。

“你跑啊,你怎么不跑了呢?”

一开始他的声音还很温柔,可是下一秒,他就突然暴怒了起来,声音极大的怒吼了一声,“我让你跑啊!”

那个求饶的女人被他吼得浑身一颤,手软脚软的爬了好几步才爬起来向后跑去。

可惜还没跑多远,就被李公子手中的剑一剑穿心,瞪大了眼睛向前挣扎着,最终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抖着身体哭泣。

“你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呜呜呜,李贺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啊!”

“你看,我让你跑你不跑,现在你想跑也跑不掉了,嘻嘻嘻嘻。”

洛千卿看着那个男人脸上忽喜忽怒的神色,只觉得自己如同置身于冰窟之中,浑身上下冷得不行。

这个男人是个变态杀人狂!她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洛千卿看着那个李贺抱起那具尸体朝外走去,她屏息凝神,等到那个李贺的身影再也瞧不见了,才小心翼翼的从自己的藏身之处跑了出来,按照之前打量好的方向跑了过去。

就在她将要爬出院墙的时候,她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什么东西破风而来的声音。

她下意识的松开手,才看到一支羽箭就插在她刚刚所在的位置,尾梢还在激烈的颤动。

洛千卿转头,看到一个男人正挽弓对着自己,一支羽箭搭在弦上。

“呵,这儿竟然还有一只漏网之鱼。”

从那个用箭指着他的男人身后,原本离开了的李家少爷又走了回来,饶有趣味的看着洛千卿,眼神里闪烁着残忍的光芒,他走到了洛千卿的跟前,用剑尖挑起了洛千卿的下巴,眼神从上而下的俯视着她,“我给你一柱香的时间,你有一柱香的时间逃跑,可千万不要太快被我抓住呐。”

洛千卿愣住,看到李贺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显得有点得意洋洋的。

“还愣着干什么!跑啊!”

下一秒,李贺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化成了暴怒的神色,对着洛千卿怒吼了一声。洛千卿浑身一抖,下意识的朝着院子外跑了出去。

她一边跑,内心一边迅速的分析着现在的情况。

那个李贺很明显是心理有疾病的人,从他的表现来看,很有可能是一个躁郁症的病人。李贺的面色红润,双眼炯炯有神,瞳孔扩大。

因为躁郁症入睡困难,睡眠节律紊乱,而李贺的眼底有一层青黑色的眼圈,眼睛里也弥漫了一些红血丝。同样躁郁症也会有食欲亢进暴饮暴食的症状,而李贺正好十分消瘦!虽然可能因为练武的原因,他看起来并不瘦弱,可看起来也比之前那个同样练武的下人要看起来瘦多了。

而且李贺本人的情绪波动非常的激烈,刚刚还在得意洋洋,转瞬间就开始暴怒,这不是正常人会有的情绪波动。

洛千卿一边分析对待躁郁症患者应该怎么做,一边心急如焚的还要寻找着出路。

尽管她很清楚这是李贺的诡计,一开始给人一柱香逃跑的时间,好像给了对方活下去的希望,可是她可以肯定,李贺绝对一直跟在猎物的身后,寸步未离!

可这也不代表着洛千卿什么都不能做!

洛千卿推开另一扇院子的门,在看见眼前场景的时候,忍不住屏住呼吸后退了一步。

在这个院子里面有很多的尸体,那些尸体就那样随意的堆积在地上,就这么打眼看去,那些尸体的死亡时间都各不相同,有的尸体上已经出现了尸斑,有的尸体已经腐烂有了蚊蝇繁殖,有的尸体则已经长满了绿毛。

相对来说最新鲜的那一具尸体,都已经是死于一天之前的了。

看来这里是李贺在杀死了人之后,尸体堆积的地方。

她忍着恶心感,回想起自己在大学里旁听过的法医课程,试图从这些尸体中分析出一些信息来。

堆积在这里的所有的尸体全部都是女性,洛千卿的脸色变的青白,她扯下自己衣袖捂在自己的鼻子上,朝着那些尸体走近了一些。

洛千卿选了那一具最新鲜的尸体,相对来说越新鲜的尸体保存下来的信息也最多。

她的双唇抿起,眼神严肃的观察着尸体的状况。

基本上来说所有的尸体除了都是女性之外,年龄也都差不多,基本都处于十四岁到二十岁之间,没有例外。

而且这些尸体上还有更多的共同点,所有的尸体上都有非常严重的性虐待痕迹,甚至还有大半的女性都有花柳病,只有一个脖子上有红痕的女性没有花柳病。

看起来她像是被人冲动扼死的,极有可能是在做那档子事的时候就被扼死了,死得太早所以没有被传染上花柳病。

可若是说这些女性是出自于青楼的,洛千卿又下意识的觉得哪里不对劲。

“救??救我??”

洛千卿转过头,震惊的看着在门口一点点用手爬过来的女人。

那个女人的头发全部披散着,有的还在身子底下混着泥土,她的双腿上有干涸的血迹,手指甲缝里全部都是肮脏的泥土,脸上全部都是污迹。

只有那双眼睛,明亮的似乎能刺痛人的心。

她抬起头看着洛千卿,声音嘶哑得快要听不出来她在说什么,却还是坚持的冲着洛千卿开口,“救我!救我!”

第2章 被追杀

洛千卿震惊的看着那个女人朝着自己爬了过来,还没等洛千卿上前扶起那个女人,她就看到一只精致的靴子踩在了女人的背上。

那只靴子的脚底沾了一些泥泞的痕迹,而靴子的主人抬了抬脚,在女人的背上不经心的擦了擦鞋底。

“一柱香的时间已经到了。”

李贺的眼睛阴沉沉的,闪烁着残忍的光芒。

“真是没趣,之前看你藏得挺好的,还以为这一次的猎物能逃远一点。”他手中的剑插入了那个女人的肩膀里,锋锐的剑尖入肉的声音听得洛千卿一阵心寒。

被他踩着还给了一剑的女人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但咬着牙,连鼻端里的闷哼声都忍着没有发出来。

这个男人已经不仅是躁郁症的问题了!

洛千卿看着对方毫不在意的随意伤害他人的身体,脸上还带着愉悦的笑容,忍不住就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那几个闯进她家里的那些罪犯的脸。此时李贺的脸已经和那些罪犯的脸重叠了起来,让洛千卿差点忍不住内心的愤怒。

“哒……哒……”

李贺收回踩在女人身上的脚,一步一步缓慢的逼近洛千卿,阴沉的双眼一直死死的盯着她,嘴角始终挂着让人心悸的弧度。

“唰--”

李贺的剑直直的指向洛千卿,洛千卿下意识的一个弓腰,向下翻滚躲了过去。她滚到了李贺的下方,在李贺轻蔑的眼神里,非常果断的伸出脚,狠狠地向上踢去。

正中红心!

就算是身娇体弱的千金大小姐的身体,在这么集中了所有力量的攻击之下,李贺也瞬间捂住了被攻击的部位,手中的剑都掉在了一边,不敢置信的看着洛千卿。

啧,愚蠢的古人,不知道现代女人都懂那么一两招女子防身术的么?

尤其是正中红心的这一招,古代女人大概是没人敢用的,也不会有人想到有这一招,可她却并不是古代女人啊。

“贱人!贱人!我要杀了你!”

李贺被刺激的双眼通红,想要扑上去抓住剑虐死洛千卿,却没有想到就在他开始动的那一瞬间,他的脚被那个之前踩着的女人给抱住了。

那个女人死死的抱住李贺的左脚,脏兮兮的牙齿也死死的咬住了李贺的脚踝,这一下用尽了她全身所有的力气,就像是溺水的人下意识的抱住身边的人一样。

李贺一时情急,用右脚使劲的踹着那个女人的脑袋,却怎么都踹不下来。

趁着李贺被绊住,洛千卿迅速捡起李贺掉在一边的剑,双手紧握高高扬起。她看着李贺,心里一片镇定,手中的剑眼看着就要落到李贺的脖子上--

“铛!”

洛千卿手中的剑被一道不知从哪飞过来的石子给打到了一边,尽管洛千卿握着剑的力度很大,可是那石子的力度更大!

她手里的剑方向偏了偏,从李贺的肩膀处擦过,沉沉的卡在了李贺的肩胛骨上。

“阿力!快过来帮我!”

听到李贺出声,洛千卿下意识的回头,看到之前那个用箭指着她的高大仆从出现在了他们身后的房顶上。

阿力沉默的从屋顶上跳了下来,气定神闲的走到了李贺的身边,手下一捏,就把那个死死咬着李贺脚踝的女人给弄晕了过去。

“呵,你竟然敢伤我!你竟然能伤我!不错!我会让你死的没那么快的!”

自觉有了阿力的帮助,而且觉得之前洛千卿能伤到他不过是因为他一时大意,加上洛千卿太无耻了,到现在李贺只觉得一切万无一失,可以慢慢的弄死洛千卿了。

他用力扯下了夹在自己肩胛骨处的剑,脸上的肌肉瞬间扭曲了一瞬,从肩膀上迸裂出了血液,但并不算多。

洛千卿有些遗憾的抿了抿嘴,可惜她之前被石子打开,不然她是盯着李贺的动脉去的。

“阿力,你去把那个婊子给我绑起来!”

洛千卿敏锐的察觉到那个名叫阿力的仆从犹豫了一下,才缓慢的走向了她,脸上的表情虽然很平静,但眼神里明显带着同情和不忍。

直到阿力走到了她的面前,洛千卿也没有跑开,看起来很是顺从的样子。

她知道,以她这个身娇体弱的身体体质是绝对逃不开两个习武了的男人的追杀,逃只是个看起来充满了诱惑力的陷阱。

“阿力,你确定你要助纣为虐吗?”

在阿力站在她面前的时候,洛千卿低声跟他交谈了起来。

“你应该知道你家少爷是有问题的吧?这些被他杀害的女人何其无辜!她们或许曾经是爹娘膝下的娇娇儿,可以嫁人生子顺遂一生,却因为碰见了你家少爷,从此跌入淤泥,被残忍虐杀。”

她瞪大着双眼,用极其清澈的眼神看着阿力,“你真的能够忍受为这样的畜生做走狗吗?”

自从洛千卿开始说话,阿力的唇就紧紧地抿了起来,抗拒性的不去看她的眼睛,沉默的打开绳子。只是洛千卿敏锐的看到,他的手在某一瞬间忽然颤抖了一下。

看到这一幕,洛千卿的眼睛微微眯了眯。

“你是不是有一个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姐妹?”

她一边大胆猜测着,一边观察着阿力的脸色,自言自语的下了结论,“应该是妹妹吧。”

“你一定很疼爱你的妹妹,但你一定也充满了忧虑。平时你一定从来都不敢把自己的妹妹带出门吧?就算你妹妹再怎么朝你撒娇,你也不敢让她出去。是怕碰到像你少爷这样的人吗?你怕你家少爷看到你妹妹吧?”

阿力的神色迅速变了变,抬起眼来迅速的看了洛千卿一眼,眼神里闪过了一丝警告。

这不是洛千卿第一次做推测,可却是第一次推测罪犯之外的人,她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继续说了下去。

“我想你家应该只有你跟你妹妹两个人相依为命才对,长兄为父,所以尽管你疼爱妹妹,却更担心她的安危……”

“够了!”

阿力低沉着声音喝止住了洛千卿的推测,他的手颤抖了起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看到阿力这样,洛千卿露出了一个微笑,“你不觉得你家少爷这样的人渣,早就应该下地府了么?你在这样的人手下做事也一直在心惊胆战的吧?不为了别的,想想你的妹妹。”

她眯起眼,看着一脸狐疑的望向这边的李贺,声音愈发轻了起来。

“不如就在这里把他弄死怎么样?我有办法可以让你逃脱官府的审判,绝对不会有任何后顾之忧。”

听到洛千卿说的话,阿力的瞳孔无意识的缩了缩。

第3章 自救

阿力沉默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你做不到的,你不知道李家的势力,更何况……就算我能逃脱得了官府的审判,也逃脱不了李家人的审判。”

一旦李贺死在了这里,那么他这个仆从只会被扣上“侍主不力”的帽子,照样会受尽折磨。

而他唯一的妹妹,在离开了他的庇护之下,又能活多久?

虽然他知道李贺做的是缺德事,虽然他的确一直也在接受良心的谴责,可是相对比起他的妹妹,他更愿意自己手染双血下地府,也要为自己的妹妹撑起一片天。

看出了阿力的动摇和挣扎,洛千卿又加大了砝码。

“我可以帮你改换身份,包括你的妹妹,只要现在你帮我一起制住你家少爷,出去之后我就可以给你一大笔钱,并且帮你们逃出盛京。”

洛千卿的说辞非常的有诱惑力,让阿力的呼吸忍不住变轻了一些。

“你应该明白,从盛京离开了,就如鱼入大海,李家再怎么家大业大,也没办法在整个大雍找到你们不起眼的两个人的踪迹,不是么?”

“阿力,你在磨磨蹭蹭些什么!快把那个贱人给我带过来!”

在李贺呵斥了一声之后,阿力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在洛千卿期盼的目光下,他下意识的躲开了洛千卿的眼神,最终还是把洛千卿给捆了起来。

李贺洋洋得意的笑了起来,“你跑啊!我看你还能跑到哪去?”

他的脸上满是鄙夷和扭曲的恨意,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伤害到他,洛千卿之前的举动实在是让他觉得无比的丢脸。

就在他将要靠近的那一刹那,洛千卿身后的阿力用力的推了她一把,将洛千卿推入了他们身边的池塘里去,与此同时,她身上原本看起来捆的紧紧的绳子瞬间在水的冲击力下被冲开,飘散在了水面上。

洛千卿在水里挣扎了半天,起起伏伏的呛了好几口水才终于稳住了身体,再看向地面上,李贺已经跟阿力交上手了。

“嗖嗖嗖--”

就在两个人争执不下的这一刻,无数的弩箭穿风而来,钉在了李贺和阿力的周围,不多不少,恰好一人大小。

李贺惊疑不定的看着四周,用手中的剑砍断了面前的弩箭,大喝了一声。

“谁?是谁!”

四周的屋顶上出现了无数身着飞鱼服的羽翎卫,他们的手中都拿着弩箭,全数对准正中的李贺。当凌厉的箭光扫过的时候,这一种凌然肃杀的气氛简直让被他们盯着的任何人都觉得胆寒不已。

“羽翎卫!”

难道他被那位大人给盯上了?

李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原本不可一世的神色变的铁青,隐隐约约的还可以看出他眼神中闪烁过的一丝恐惧和害怕。

而站在他一边的阿力再也无法抗拒自己内心的恐慌和挣扎,“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面对这一群在大雍有着杀神名号的羽翎卫,他根本就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心。

李贺在瞬间的恐惧之后,迅速的就反应了过来,想要一把抓住洛千卿,试图抓住一个人质好保障自己的安全。

可惜洛千卿怎么可能等在原地傻乎乎的被他抓?就在李贺朝着她飞奔过来的那一瞬间,洛千卿就已经游到了其他的地方,离他远远的。

而在李贺脚步移动的那一瞬间,一支弩箭迅速的钉在了他的脚前,穿透了他的鞋面,直直的插入了地底。

那支弩箭恰好避过了李贺的脚,然而这样精准的实力却更让李贺不敢轻举妄动了。

就在气氛凝滞的那一刻,所有的羽翎卫齐齐的喊了一声,“大人!”

这整齐划一的声音让李贺和阿力的身体都下意识的抖了抖,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那个带头走进来的男人身上。

那位大人身上穿着羽翎卫统领的衣服,那一身滚着暗紫浮纹的玄色大氅披散在他的身后,他的身后跟着十数个属下,皆是恭恭敬敬地跟在他的身后,不敢逾矩一步。

他的身材看起来比起一般的大雍男人要更高大一些,五官比起一般的大雍男人也更深邃一些。一头黑发乌压压的扎起在脑后,一双薄唇紧紧地抿起,双眼细长,容貌俊美。然而比起他的容貌,更让人第一眼注意到的反而是这个男人的气场。

“四……容大人……”

李贺转过身来,看着走过来的男人,声音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李家三子李贺。”

男人的声音非常的低沉,如同地下缓缓流动的暗河一样,哪怕是声音都让人察觉到了他让人畏惧的气场。

在他撩开大氅坐下的那一瞬间,就有两个下属一左一右迅速扯开了机关巧妙的椅子在他的身子底下。在男人坐下的时候,又有另一个人迅速的端过来一杯热腾腾的六安瓜茶,捧到了他的手上。

男人闻了闻手中茶盏里升腾出的清苦茶味,垂着眼没有看李贺。

“隆真十八年,江洲治下失踪一女,荆州治下失踪二女;隆真十九年,晋州、洛州、安州皆有失踪女子。从隆真十八年到隆真二十一年间,大雍各地失踪民女人数高达数十人,失踪之后全数不知所踪。”

他脸色如常,声音平淡的似乎没有什么起伏,可是李贺却面色惨白,双腿都似乎支撑不住自己身体的重量,跌倒在地。

“容……容大人!”

原本还瘫倒在一边的阿力突然爬到了那位容大人的跟前,他不敢凑得太近,脑袋深深的垂在了地面,“大人,我跟李贺并不是一路人,小的可以站出来出庭作证!”

李贺一听见阿力这么说,顿时脸上的表情都扭曲了起来,可是在这位容大人的面前却不敢造次,明明脾气都有点压抑不住了,却硬生生的忍了下来,让他看起来愈发可怕了。

洛千卿在一边看的是叹为观止,她不认为李贺是那种害怕权威的男人,更别说他的反社会人格和难以控制的躁郁症有多么难搞了。可是在面对这位容大人的时候,李贺却能够硬生生的控制住自己,这只能证明,这位容大人实在是不简单。

绝色医妃倾天下-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封岺修, 洛千卿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71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