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王爷的洋娃娃王妃-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艾喲喲, 北辰染

妖孽王爷的洋娃娃王妃-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艾喲喲, 北辰染

第1章

这个梦好香,好甜……

艾喲喲一觉睡醒,正穿着白色的睡袍,在阳光暖暖的厨房为亲亲老公制作爱心小蛋糕。雪白的面团又柔又软,揉啊揉,翻转,使劲儿,拍一拍,揉一揉。

一下,两下,再使点劲儿……

咦?这面团怎么越揉越有变成固体的趋向了?她放过发酵粉了么?

“嗯……”凤靳羽低喘一声,强压住心头被她撩起的火焰,邪魅嗓音带着一丝不悦,“你捏够没有?”

“唔……”被这愠怒的低吼刺得耳膜爆开,艾喲喲终于从梦中清醒,眨眨眼,睫毛却刮到一块丝质的黑布,眼前漆黑黑一片让她紧张得本能伸手去解,手指却被冰冷的温度制止。

“别揭下来,美人不是就喜欢这样有趣的游戏吗?”凤靳羽冰白的容颜带着一分慵懒的清冷,言语不露声色,心底潜流暗涌。

“不……不喜欢。”老公喊她美人耶。艾喲喲含羞带怯地放下手。

今天和亲亲老公洞房花烛,刚小小喝了一杯,怎么就睡着了呢?

“不喜欢?本王看你适才玩得很起劲啊?”呵,她欲迎还休的把戏玩得炉火纯青,可惜凤靳羽不吃这一套。

“臣妾该死,王爷恕罪呀!嘻嘻。”艾喲喲配合地瑟瑟发抖,忍不住偷笑出声,“本王?亲亲老公,cosplay啊?”

老公?考雷不雷?什么乌七八糟的?她不知他最讨厌诡计多端的女人吗?他保证她一会就笑不出来了。

“你玩的起劲,本王也玩个锁咽喉的游戏。”凤靳羽手指移上她白皙的颈间,邪魅的眼神冷如阎罗,“幼王妃,鹰宇国派你来有何目的?”

“咳咳——”老公这游戏玩得也太过火了吧!艾喲喲呼吸快被阻断,咳得眼泪飙飞,“老公,停啊,你弄疼我了。”

“赫连喲喲,还在继续演戏吗?你太小看本王了,区区迷醉香能奈我何?你深夜潜入本王寝宫是何居心?”凤靳羽毫不留情地加大了手指的力度。

赫连喲喲?这名字还不赖,可她的名字是艾喲喲啊!

迷醉香?等等,不对,这人不是老公,老公绝不会这么残暴,他的大手简直要将她的脖子咔嚓掐断!

“咳咳……你掐着我……我怎么说啊?”艾喲喲猛然揭下眼上的黑布,黑暗涌上危险的气息,她根本瞧不清他的相貌,先逃离魔爪再说。

“去死吧!”趁凤靳羽不留神,艾喲喲一膝盖命中他要害,拔腿开溜。

哼,她艾喲喲的“夺命一盖”可不是吃素的,让你断子绝孙。

艾喲喲刚一开门,冷风扑面而来,几十把寒光闪闪地大刀唰唰架在了脖子上。

“幼王妃伤风败俗勾引景王爷,将她拿下!”

第2章

“什么情况?”艾喲喲一个哆嗦打了三个颤,哇,全是身着古装的侍卫,还有黑压压一片弓箭手。

这游戏阵仗太大了吧?

不对不对,她家住九楼,这里,好像是皇宫?哎呀呀,她不会穿越了吧。

“果然是个水性杨花不知廉耻的女子,穿着古怪又暴露!还有那一头卷毛!”侍卫纷纷嗤之以鼻。

艾喲喲理了一下波浪般的卷发,低头瞥了一眼裹身的比基尼,慌忙遮掩,“看个头啊看!我不是什么幼王妃。我是艾喲喲。”

“哎呦呦?你哎呦玉皇大帝也没用了。出墙被捉,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带下去。”御前侍卫戚离夜冷嗤下令。

“我不认识他。我和他什么都没发生!他还一直掐我来着,不信你们问他!”艾喲喲焦急地望向房内解释道,就连侍卫都大呼小叫“你”来“你”去,看来这王妃在宫内毫无地位。

“赫连喲喲夜闯本王千云宫,还给本王下了媚魂香,意图对本王不轨。”房间的黑暗中传来男人邪魅冰冷的声音。

“媚魂香?你刚才明明说是**香的!你撒谎不尿裤子啊!”到底是谁对谁不轨啊?这男人比蛇蝎还毒,比下水道还要阴。这是赤ll的陷害,艾喲喲气呶呶指控,“我要起诉你!”

“带下去!圣上有旨将幼王妃打入冷宫。”

“不要啊,为什么只抓我一个?抓奸不是抓一双,他也有份,怎么不抓他?啊啊啊,放我下来!你们这些木乃伊,小心我把你们统统拔光带去展览收门票……”

月黑风高,杀人越货夜。

冰冷的寝宫内,某喲喲将白纱床帐一扯,包裹住瑟瑟发抖的身体,将宫内看似值钱的物品统统打包,心里不停地画着圈圈下诅咒。

该死的古人,统统神经搭错条!不分青红皂白将她抛入冷宫,连件衣裳都不舍得给,简直是没有人性啊!

艾喲喲背着包裹跳窗而逃。这古代她一天也呆不下去了,据说被雷劈可以穿越。只要能回家,哪怕被雷劈,她也挺胸抬头不眨眼。

左左,右右?哪条路可以出宫?

走了一个时辰却好似原地打转。

艾喲喲挠着脑袋东张西望,她从小就是路痴,只认得上下左右,分不清东南西北。

呼哧呼哧翻过一堵高墙,艾喲喲远远瞧见一个黑色的身影在花丛中除草,她背着鼓囊囊的大包裹走上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礼貌地笑了笑:“先生,你好!”

你好?凤烈邪弓着的身子徒然一怔。

擅闯皇宫禁地死罪一条,这是哪宫的宫女如此大胆?无视天子威严,居然还放肆地叫他“先生”

先生什么?侮辱他是雌性动物吗?

生什么生!他不会生,却可以让她死!

第3章

凤烈邪缓缓转过身,脸上风雨欲来的表情却瞬间僵住。

如上好丝绸的水藻般卷发飘泻腰际。

光洁的额头肤如凝脂,小巧挺直的鼻、红艳粉嫩的唇……

最独特的就属那双带清澈明媚的紫眸,一见即能嵌入心房,勾人魂魄。

所谓美人,大概就是这般很难找到精准词汇形容,但瞧上一眼便能深深印刻脑海,难以抹去的绝色吧。

若凤烈邪生在二十一世纪,见过“洋娃娃”,定不会如此发愁无法形容。

喲喲的美貌确实令凤烈邪有一秒的震撼,但他阅美无数,女人对他来只说平衡权势外加泄欲的工具,根本不足以动心,他僵住的原因,是她这一身古怪的装束。

“你怎么穿成这样?”凤烈邪凤眸一挑,面无表情地凝睇着艾喲喲。

“唔……你说这个啊?”艾喲喲低头瞧了瞧裹身的帷帐,尴尬地吐吐小舌,“嘻嘻,我也不想穿成这样,都是那个该死的狗皇帝,宫殿布置那么华丽,却小气得连件衣裳都舍不得给我。”

“狗皇帝?”凤烈邪黑钻般的眼眸瞬间闪起怒焰沸腾的灿光,这胆大包天的女人擅闯禁地不懂礼数就算了,居然张口就骂他是狗?

“是啊是啊!”艾喲喲小手摆弄着衣裳,丝毫未注意到凤烈邪的怒气,继续控诉撒怨气,“不仅如此呢,那可恶的暴君,不分青红皂白乱抓人,还将我打入冷宫。”

暴君……他很残暴吗?

哼,用膝盖想都能知道,这放肆的女人定是鹰宇国送来的第一美人——赫连喲喲。

凤烈邪将这敌国奸细打入冷宫故意放松看管,是想静观其变探出与她暗中联络的人马。

怎料有意放她出逃,这奸细居然逃到他的花园禁地来。

穿的稀奇古怪,定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妄图早日夺得圣宠窃取情报。

且!这种后宫女人为争宠使出的小把戏他见得多了。

凤烈邪倒要看看鹰宇国千方百计安插的奸细有何能耐。

“呃,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那暴君也虐待过你?”艾喲喲上下打量着凤烈邪若鬼斧神雕般的俊美容颜。

英挺的眉毛微微皱起,肉色薄唇紧抿,一脸愤怒又痛苦的表情,像是受了极大的迫害。

艾喲喲顿时同情心泛滥,对暴君的厌恶更上一层楼。

她忿忿地打抱不平:“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这暴君也太不是个东西,好端端一个美男子,却阉了做太监。毁掉你尊严就算了,还大半夜让你来除草,简直是惨绝人寰。他是不是平日里对你又打又骂,还不给你吃饱饭,当牛马一样使唤?哼,可恶!简直是没有人性!”

他什么时候对下人又打又骂,还不给人吃饱饭?

这死女人胡想八想,噼里啪啦骂个昏天黑地,居然把他当成太监?

凤烈邪瞧了一眼手中的锄头,紫金衣袍还粘着草屑。

嗯,他这身装扮确实像个打杂的小厮,但也不至于沦落成太监吧?

这女人脑袋是不是被猪亲过?

“你怎么知道我是太监?”凤烈邪调整呼吸,强行压下想掐死她冲动。

“宫里的男人不是太监就是侍卫,很显然侍卫是抓人的,那打杂的就是太监了。”艾喲喲自信满满地分析着。

“确实,这天香园的每一朵花都是我种的。”凤烈邪爱花如命,天香园种满奇花异草,他每天半夜都会抽空来这禁地亲自照料。

“啧啧,天香园?这名字感觉好像青楼或者饭庄啊,这暴君的品味真是庸俗!”艾喲喲厌恶地评价起来。

凤烈邪泛白的指节捏得咯咯作响,他忍不下了,这傻女人,还有完没完?知不知道她今夜说的话,足以让她掉五百次脑袋了!

妖孽王爷的洋娃娃王妃-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艾喲喲, 北辰染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9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