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前方请注意-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沐轻歌, 白沐尘

王爷前方请注意-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沐轻歌, 白沐尘

第1章 魂飞异世

H市。当黑夜来临,五彩霓灯纷纷熄灭,整个世界仿佛都陷入了沉睡之中,万籁俱寂。而此时唯显突兀的是,某一处散发出来的小小亮光。

一间小小的研究实验室里,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穿着白色防尘服的女人此刻正全神贯注的盯着她面前那个大东西,眼睛一眨也不眨,就像是怕错过什么似的。

身后传来些许噼里啪啦的杂声,可她却充耳不闻。正收拾着东西打算回家的几人见此,不禁相互使了几个眼色,最后一个模样比较清秀的男生被推了出来。

他怯弱的看了后面一眼,吞咽了几口口水,才小声喊道,“沐姐。”

“什么事?”女人丝毫未动。清冷的声音在不大不小的空间内响起。

“那个、那个,我们大家为了这一次的研究,都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好不容易等到今天研究成功,我们大家是不是也可以……”

男人试探性的侧看了她几眼,语气中包含着满满的的小心翼翼。

听到此处,女人终于动了,她回过头看着众人略显疲倦的脸,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这些天的确是辛苦你们了,趁着现在大家就都回去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做主放你们三天假,就当是犒劳你们了。”

“哇!谢谢沐姐!”

“沐姐万岁!”众人都忍不住欢呼出声。

“好了,你们都早点回去休息吧!”

“沐姐,那你呢!你不回家吗?”

女人愣了一下,然后轻轻摇了摇头,淡淡道,“我就先不回去了,我还得留下来观察一下这个大家伙呢!得等上面派人来把这东西运走了,估计我才可以功成身退。”

“这样啊!那沐姐,我们大家就先走了,你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千万别把自己的身体给弄垮了!”

“嗯,好,我会注意的。”

直到目送着众人离开,女人才收回笑容,将目光重新落在了眼前这个大家伙上,眼底闪现出的兴奋光芒,怎么也遮挡不住。

“嘀嘀嘀……”手机在口袋中震动,女人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终于来了。

“喂!”

“喂,倾歌,东西研究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派人去运啊?”

“刘叔,东西、现在就可以派人过来运走了。”女人唇角微勾起一抹笑意,眉梢处是藏不住的自豪。

“这么快?”

“自然,我沐倾歌的速度,一向都是最快的!”

“呵呵呵,那东西怎么样?你检查过了吗?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吧?”

“嗯,东西我已经检查过好几遍了,没有什么……”

“嘀、嘀、嘀……”

女人话音未落,突然响起的警鸣声打断了她。她暼眼一看,一闪一停的警示灯让她的心不禁咯噔一声,心里也突然浮现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倾歌,怎么回事?那边出什么事了吗?”

焦急的声音将女人的思绪拉回,她深吸一口气,镇静道,“刘叔,你先别急,这里出了一点小问题,我要先去看看,等会儿我再打给你!”

匆忙将手机挂断,女人小心翼翼的走近不停闪退的警示灯前,手放在上面,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破天的巨响突然响起,紧接着就是漫天的火光冲天而上。

突如其来的大火很快就吞噬了整个实验室,同样也燃灭了里面所存之人。漫天的火光在黑夜中格外显眼,可是怪异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

它就这么一直烧到了天明,等到众人发现之时,所有的研究成果早已经化成了一片灰烬。

痛,好痛。无尽的疼痛遍布全身,就好像是被一辆大货车碾过一般,沐倾歌才刚刚有些意识,就被一阵无法言语的疼痛所填满。

闭紧的双眼猛地睁开,那一双墨黑色的眸子就好像是琉璃翡翠般晶莹剔透,她微微皱了皱眉头,目光扫视一眼周围的环境,一抹疑惑在她心底慢慢生成。

怎么回事?我不是早就已经丧身于火海之中了吗?难不成这么大的火我也还能够捡回一条命?沐倾歌晃了晃头,才刚下意识的抬起手臂,肩膀处的疼痛又让她忍不住惊呼出声。

“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一条满是伤痕的手臂出现在眼前,沐倾歌彻底傻眼了。

就算她福大命大,从大火中捡回了一条命,这手上有伤是正常的,可是、这手上的伤怎么看也不像是烧伤吧!

她怎么越看越觉得、这是被人用鞭子打的呢?沐倾歌心里突然出现一股不好的预感,她强撑起身子,咬紧牙让自己从地上坐了起来,还没来得及仔细查看那些伤痕,身上的装束让她再一次懵圈。

“这、这是……”沐倾歌惊叹一声,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眸子里闪过很多莫名的情绪。这东西看起来怎么这么像那些拍古装戏的人爱穿的罗裙啊?难不成……

“不是吧!这也行?”沐倾歌不敢置信的出声。对于她这个21世纪的新女性来说,虽然穿越剧、穿越小说没少看,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种事情竟然会落到她头上来啊!

再说了,如果她就这么穿越了,那她的那些实验怎么办?还有这一次的爆炸事件,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才会导致整个实验室被炸毁?她又该怎么和上级交代?

一团又一团的迷雾环绕在她的周围,这让沐倾歌突然觉得很心累,但纵使她再怎么不愿意相信,再怎么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重捡一条命也还是让她觉得激动不已。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吧!说不定在这里,我还能有一番奇遇呢!”沐倾歌在心里安慰自己,可还没等她松一口气,脑袋里突然传来的刺痛感让她忍不住双手抱头,表情变得狰狞又痛苦。

“啊!”如潮水般的记忆疯狂涌入了她的脑袋,片刻以后,这种痛苦才停止。

“沐轻歌,16岁,东阎国丞相府的大小姐吗?”沐倾歌的神情淡漠的看着前方,干裂的唇瓣一张一合,听上去竟让人感觉像是在自嘲。


第2章 从今以后,我便是你

“没想到,你和我的名字、竟然只差了一个字啊!但比起我,你的遭遇可就惨多了。”

按她刚刚接收到的原主生前的记忆来看,这原主从小到大可没少被她那些兄弟姐妹给欺负呢!不仅如此,她虽然是嫡出的大小姐,可是在那个家里,亲爹不疼,后娘也一心只想要弄死她,就连府里的那些个丫头奴才都可以随便爬到她的头上,也辛苦她能活到现在了。

哦,对了!据她刚刚接收到的记忆来看,还有一件事情似乎也和她的那些兄弟姐妹脱不了干系吧!那就是她这一次的死,貌似根本不是什么意外,而是有人故意而为之的吧!

她可是清楚的记得刚刚从原主记忆里看到的那一幕,那些追杀原主的歹徒在将她逼下悬崖时,说了一句让原主面容失色的话。

‘就凭你这个废物,竟然也想嫁给太子,坐上太子妃这个位子?我看你还是去地狱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这可真是有意思,难不成是见你反正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了,所以觉得将幕后之人说出来也没关系吗?”沐倾歌摇摇头,嘴角噙着一抹讽刺的笑。

“放心吧!既然如今我已经占用了你的身体,那么从今以后,我便是你沐轻歌。之前你遭受的种种,我都会一点一点的帮你给讨回来!”

她轻扬起一抹肆意的笑容,看上去竟有几分绝代风华的模样。只是,帅不过三秒,下一刻她便垮着一张脸,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竟有种无语凝咽的感觉。

“这荒郊野岭的怎么也不见个人经过呀?难道我才活过来没多久,就要让我再死一次吗?老天爷,可不带你这么开玩笑的啊!”

从悬崖上摔下来早就已经是一身伤痕,现在她更是感觉又饿又渴,浑身瘫软无力,如果要再没有人经过的话,她还真有可能再一次挂掉。

或许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不满,在她后方不远处有一辆马车正朝着这儿慢慢驶来。

“王爷,前面路中央、似乎有一个人。”驾马车的男子微眯了眯眼,偏头小声禀告道。

马车上被唤为王爷的男人,此刻正合着双眼在闭目修神,当听到男子的话,他连眼都未睁,只轻飘飘的扔了一句话出去。

“你自己看着办!”

“是,王爷!”男子唇角抽搐几下,他就知道只会是这个答案。

马车继续前行,渐行渐近的车轮滚动声清晰的传入了沐轻歌的耳朵里,长久以来的训练让她情不自禁的绷紧了身子,浑身都充满了警惕。

不对!这听上去应该是马车没错吧?既然如此,那岂不是说明她有救了?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沐轻歌眼底闪过一丝欣喜,她着急的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只可惜力不从心。

“混蛋!沐紫彤、沐紫兰,你们俩就给我等着吧!只要我能够活着回去,你们就休想好过!”

在马车离自己只有几米远的时候,沐轻歌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呼救,“好心的大哥,请停一下车,救救我吧!”

驾马车的人无动于衷,就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继续挥动着手中的马鞭。

见死不救?不会吧,她应该不会这么悲催吧!

沐轻歌不认输,她拼尽全力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双手大张,大有一副‘你不救我,我就和你同归于尽’的志气。

“吁~~”男子被迫停下,神色不悦,可沐轻歌还一点未察觉到,继续装可怜。

“好心的大哥,你就载我一程吧!”

男子不悦的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眼底闪过的狠意表明他已经对沐轻歌起了杀心。可这都在他好不容易辨认清了那张血肉模糊的脸之后,烟消云散。

这不是丞相府的大小姐吗?男子神色严肃,却低着头在想些什么。

“为何停下?”

突然,马车内传出一道极为好听的声音,就如同微风拂过般轻柔,只不过声音再好听也难掩其中的不悦之意。

“回禀王爷,属下看她、像是丞相府的大小姐,沐轻歌。”

男子回过神来,突然将头靠近帘子,低声的说道。

“那又如何?难道这就是你停下来的理由?”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不怒而威,周围更像是起了一层厚厚的冰块,让人冷的直打哆嗦。这样的语气,景一再熟悉不过。

都怪他偏要多什么嘴,这丞相和他们王爷本来就没什么交集,现在这、他不是多此一举吗?

“属下知错!”一见情况不妙,景一迅速承认错误。显然,沐轻歌也听到了从马车里传出的声音,看来马车里的那一位才是真正能够救自己的人,她必须得抓住机会才行。

“里面的那位公子,请问能否大发慈悲载小女子一程?如若小女子安全到家,必将对您感激不尽。”沐轻歌看着车内,大声说道。

空气突然变得安静,沐轻歌只感觉自己像是处在一处寒谭之中,沁人的冷快要将她整个人都冻结成冰。

低头思虑片刻,沐轻歌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突然弯腰在地上捡了几颗小石子,猛地就朝车内的男人扔去。

“砰!”石子还未冲进帘布内,就已经被人用内力直接震碎。

“大胆,竟敢偷袭我家主子。”景一怒喝一声,旋即看向沐轻歌,浑身都散发出来无尽的杀意。

沐轻歌心底一凉,糟了!她原本只是想要引起车内那人的注意力,谁曾想就这么给自己惹来了杀身之祸。

眼看那男人已经拿着剑朝她冲过来,只想取她的性命,而车内人却依旧无动于衷沐轻歌彻底怒了。

她气急败坏的大声道,“俗话说,别人救你是情分,不救你是本分。阁下不愿意救我也就算了了,可现在却还任由你的属下来欺负我,敢问这是何意?我承认刚刚是我太过莽撞,但阁下也不至于这么生气吧?”

沐轻歌的语气不卑不亢,就好像是在说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只是其中隐含的怒意让她暴露了自己心底最真实的一面。


第3章 被气到昏厥

沐轻歌的话使得男人一震,慢慢的、他终于睁开了那双许久不曾打开的双眼。男人睁眼那一刻,仿佛所有星辰闪耀的东西在他眼前都失了颜色。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状若琥珀般墨色的眸子,就好像一个深不见底的寒潭,看上去那么的纯粹自然,可一旦有人与之对视,就会被卷入无尽的漩涡里。再也逃不出来。

明明看上去是那样的平淡无波澜,可是从眼底释放出来的寒气就好像是催命符一样,一旦有人深陷其中,瞬间就会将人斩杀于无形之中。

“景一。”男人终于出声了,无波澜的一声轻喝,却让眼前这个凶神恶煞的男人突然停手了。

“别因为一个将死之人浪费了时间。”

景一与沐轻歌听罢同时愣了几秒,前者反应过来之后默默的退回到了马车旁,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而后者则是气急败坏的指着马车,半晌都没有挤出一个字来。

“还不走?”看沐轻歌吃瘪的样子入了神,男人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景一触不及防的打了一个激灵。他忙跳上马车,拉好缰绳。

临走之前,他还不忘同情的看了某人一眼,心里忍不住暗暗腹诽道:我们王爷可不是吃素的,您自己就自求多福吧!

想罢,他高高扬起手中的马鞭,朝着马屁股用力抽了一鞭,马车扬尘而去。

“将、将死之人?你这个混蛋……你们给我记着,只要我沐轻歌还活着,这笔账我一定会和你们算。”

眼睁睁看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离自己越来越远,沐轻歌气得在原地直跺脚,胸腔里的怒火快要将她的理智完全烧毁。最后她还是没撑住,再一次昏了过去。

“景一。”

另一边,未驶远的马车内再次传出男人冰冷的声音,他嘴角微噙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好似想到了什么。

“王爷,是否有什么需要属下去做的?”

“你带几个人返回去,把那女人安全护送到丞相府。”

“王爷,这……”

乍一听到这句话,景一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怎么?有问题?”

一阵阴凉之气迎面而来,景一迅速整理好思绪,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属下遵命!”

丞相府。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在一处格外淡雅宁静的别院内,一道好听润耳的声音响起,循着声音看过去,确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佳人。

她长着一张白净小巧的脸蛋,眉目如画,小巧精致的鼻梁之下,是一张小小的嘴,微微上扬的红唇,更让人体会到什么叫做美人倾城笑。她优雅落坐在古铜镜前,身着一身浅紫色的纱裙,裙摆处绣着几朵含苞欲放的栀子花苞。三千发丝挽成一个好看的蝴蝶髻,斜插着一只白色簪花,更衬托得她楚楚动人。

旁边立着一个穿着浅绿色罗裙的丫鬟,听到女子的问话,她微微拂身,声音清晰的道,“小姐,事情已经办妥,刚刚王五他们已经捎话回来,虽没有亲眼见到那个贱人死,可是却也亲眼看着她跌落悬崖,活着的几率恐怕是少之甚少。”

“哦?没想到他们的效率还挺高,这一次干的不错,等会儿你去账房支些银子给他们,就当是犒劳犒劳他们了。”

女子嘴角微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朱唇轻启,声音说不出的动听。

“是,小姐。”

“嗯,你现在就过去吧,正好我也乏了,想去榻上小憩一会儿。”

“奴婢遵命!”小丫鬟轻点脑袋,出门之际还不忘将门给轻轻拉上。

脚步声渐行渐远,而原本说打算去榻上小憩一会儿的女人,此刻竟比谁都要精神。她从檀木椅上站起来,双眸直直的盯着古铜镜里的自己,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沐轻歌,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和我争!就凭你这个废物,也敢肖想太子殿下,简直就是找死!我看你、也早该去下面和你那短命娘作伴了。”

女子看似清纯灵动,娇弱无比,可是说出口的话却让人怎么也不愿将话与眼前的这人联系起来。还果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知人知面不知心,画人画皮难画骨。

得意过后,女子迅速收起那副得逞的笑容,长长的衣袖轻拂桌面,转身优雅的走到榻边,不一会儿便已经安然入睡。

另一边。

当女人高枕无忧的在榻上睡的正香甜之时,丞相府门口却突然出现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他剑眉如峰,双目似剑,高挺的鼻梁下一张凉薄的嘴唇抿紧,浑身上去都透露着一股肃杀之气。如果此刻沐轻歌没有昏迷的话,她肯定会认出来这就是才见不久的景一。

“你是什么人?”门口两家丁瞥见男人,不禁下意识的挡在了大门前,面露警惕的问道。

男人未语,随意扬手打了一个响指,便见他身后突然多了一辆马车,从马车上又下来两个男人。

“你们丞相可在?”直至马车停下,男人才开口说话。

“你是什么人?找我们丞相有何事?”两人面面相觑后,有些不客气的问道。

男人慢慢从身后拿出一块黑色令牌,当两人看到令牌上的字以后,纷纷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

“奴、奴才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您是尘王身边的人,还请景护卫多多见谅,原谅奴才们这一次。”

两人低着头,身子颤抖得就像是一个筛子一样,声音里也可见其中的害怕。

“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是不是就可以去通报你们丞相了呢?”景一将令牌收回,冰冷的问道。

“这……”两人互看了几眼,神情有些微妙。丞相大人这个时候还在皇宫里没有回来,可这边尘王府又派人过来了,难不成是是找丞相大人有急事?

要知道尘王可是当今圣上最疼爱的一个弟弟,就算是自己的儿子,都不及尘王爷半点重要,所以他们刚刚看到令牌才会大惊失色。在东阎国,他们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惹谁都不能惹尘王,否则绝对就是找死没错了!


第4章 她竟然没死?

但现在、他们除了实话实说,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吧!

“景护卫,对于您,奴才绝对不敢有半点欺瞒。丞相大人从今早上朝到现在,还未回府。”

“还没有回府?”景一蹙起那双剑眉,神情略有不悦。

“是。”

“既然如此,那就请你们将相府大小姐给抬进去吧!”

“大小姐?”两人张大嘴巴,异口同声的说道。

景一扫了两人一眼,而后在他们面前掀起了那条银帘,马车内歪歪斜斜的睡着一个人。两人再凑前一看,心底一惊:居然真的是那个废物,她竟然没死?

两人面上露出的鄙夷之色没有逃过景一的眼睛,他看了一眼女人身上的伤痕,不禁在心底感慨,看来外界所传应该是真的没错了。

传言丞相府的嫡大小姐是一个外族女子所生,相府老爷子觉得其身份不明,便百般不同意那女子进门,可惜当时丞相太过年轻,对于情情爱爱也看的极为重要,最后为了那个外姓女子竟差点和老爷子闹翻,甚至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

也许是顾及到家里的祖业,老爷子不得不让步同意丞相娶了那个外姓女子进门,刚开始过的还不错,可是一段风平浪静的日子过后,却突然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女子生下孩子当天便失踪了,而那个孩子就是沐轻歌。当时丞相不肯放弃,就像是发了疯似的去找,可是找到最后,就连他对自己也失去了信心。

他慢慢开始堕落,家中的大小事情也丢下不管了,整天都沉醉在酒里,醉生梦死。直到有一天老爷子实在受不了将他骂醒,他才又做回了那个丞相。

只是这之后,那个女人在他面前便成了谁都不能开口提起的禁忌,就连沐轻歌,他都不再去看过一眼,只是随便将她丢给奶娘,任由她自生自灭。

也就是因为沐丞相的这种态度,才会致使沐轻歌在以后将近十六年的人生里,过得连猪狗都不如。

不仅仅是她身边众多姐妹欺负她,就连府里一些最低贱的丫头奴才都可以骑到她的头上来,对她随意的又打又骂。

这也就养成了她从小便懦弱无能的性格,只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孩子就算是想要反抗,又有什么用呢?如果反抗只会得来更多的挨打,相信她还是会选择这种懦弱的活法吧!

回忆告一段落,景一有些不耐的瞥了他们一眼,讽刺道,“怎么?你们还有疑问?”

“没有,没有……”

“哼,你们要清楚,她可不只相府大小姐这一个身份,如果让人知道太子殿下的未婚妻竟变成了这幅模样,你们觉得、太子殿下会怎么做呢?”

“景、景护卫,请您饶了奴才们吧,奴才们求求你了。”

被景一这么一吓,两个本就不太胆大的奴才此刻就更是慌张,毕竟平时他们也没少欺负这个傻子,如果这事要真闹到太子那儿去,可真就麻烦了。

“既然知道害怕,那还不赶紧把你们小姐抬进去,然后再去请一个大夫好好给她看看。要是她真出了什么差错,你们……”

“奴才们明白了。”

话落,两个奴才就手忙脚乱的将沐轻歌从马车上抬了下来,之后一个赶紧打开大门进里面喊人,另一个则去叫大夫。

看着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景一暗暗舒了一口气,不禁在心底腹诽:终于把这个大麻烦给解决了,希望王爷能够满意才好。

“景护卫,那我们现在……”

“走!”景一嫌弃的瞥了两人一眼,很快人就消失在了原地。两人面面相觑,也丢下马车迅速消失在了丞相府门前。

或许此刻昏迷着的沐轻歌还不知道,当她醒来之后到底会面临多大的危险,但这都是之后的事情了,希望在未来都能够迎刃而解才好。

这边沐轻歌才刚被人抬回破烂不堪的小屋,而另一边一个家丁就带着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大夫匆忙的赶过来了。

“大夫,就是这前面了,您再快点!”那家丁着急的说道。

“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别拉着我呀,我自己会走!”那老大夫一脸不悦,这要不是因为丞相府的人不好得罪,他肯定连面都不露。

可是这一次到底是因为谁病了?这家丁竟然会如此火急火燎的去将自己请过来,难不成是……

“王大夫,我们到了。”随着那家丁停下,王大夫也终于能够好好喘口气了,这也真是,他都一大把年纪了,这些人就不能看在他年纪的份上,对他好一点吗?这么火急火燎的,他还真怕自己的心脏承受不住。

“到了,在哪儿呢?”休整好后,王大夫慢悠悠的抬起了脑袋,眼睛却唯独略过了眼前那风一吹就会倒的小破屋。

“王大夫,就是这里面。”那家丁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指了指面前破烂的小屋子,说话的底气更是不足。

“什么?这里?”白胡子大夫突然提高音量,吓得那家丁一个哆嗦,这也不是他愿意的啊!要知道丞相府有这废物一个容身之所就已经很照顾她了,难不成还天天供着她呀?

“小姐,小姐,你可千万不能死啊!奴婢还要陪着你一辈子呢,小姐……你快醒过来吧,小姐……”

就在此时,从破烂的小屋里传来一声又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也许是因为哭声,王大夫也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抛至脑后了,迈着大步走了进去。

“小丫头,你快让开,让我来看看。”

“大夫,您快看看我家小姐,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她,奴婢求您了。”

听到是大夫来了,小丫头很快停止哭声,只不过脸上的眼泪还是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行了,哭什么哭,你要是再不让开,耽误了我给你家小姐治疗,等会儿再哭也没用了。”

听到大夫不耐烦的话,小丫头被吓得愣住,她慌忙从地上爬起挪到旁边,一双大眼睛只顾得上盯着床上的女子,连大气也不敢出。


王爷前方请注意-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沐轻歌, 白沐尘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80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