嚣张权少靠边站-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梁昭懿, 颜雯华

嚣张权少靠边站-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梁昭懿, 颜雯华

第1章 去找你爸爸

“我不是你妈咪!”颜雯华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眼泪汪汪的小男孩,第五次声明。

小男孩扯着她的衣角,抬高圆圆的小脑袋,墨黑的大眼里盛满水雾,带着惹人心疼的委屈和难过,“妈咪,你不要夙夙了吗?夙夙很听话很乖的,你不要讨厌夙夙好不好?”

颜雯华眉心蹙起,压下心底一再涌起的那股异样感,余光扫过会议室里其他的十余名面试者,不无意外的发现他们正斜眼支耳的瞄着她这边。她腾地站起身,牵起小男孩就朝外走。

“妈咪,我们要去哪里?”小男孩一被她牵住小手,眼泪顿时一收,小脸上满是惊喜之色,更是立即握紧了她的手,生怕她松开似的。

颜雯华低头看他一眼,懒得再纠正他的称呼,冷冷道:“找人。”

她有必要找人问问,赫赫有名的梁氏集团里,为什么会有小孩跑来乱认妈,难不成是考验面试者的新手段?竟然能找来个与她有五六分相像的小豆丁,她该说果然不愧是大集团幺,果然够……无聊!

“妈咪,你要找爸爸吗?我知道爸爸在哪里!”小男孩眨巴着眼说。

颜雯华抿住唇,没有作声,径自牵着他离开了会议室。

一出会议室,她便看到了安排这次面试的人事助理,目前她只认识这位助理,于是便走到对方的办公桌前,礼貌的道:“你好,这位小朋友走失了,请问你认识他吗?”梁氏集团总部警卫严密,这小家伙没人带着,一楼大厅都进不来,多半带他来的人是梁氏集团的员工。

人事助理正忙得不可开交,闻言抬起头,目光一扫她与牵着的小男孩,眼神疑惑,刚要说话,小男孩就惊慌的抱紧颜雯华的手,软糯的声音中带着哭腔:“妈咪,夙夙会乖乖的,你不要赶夙夙走好不好?”

人事助理脸色一变,皮笑肉不笑的开了口:“颜小姐是吧,这是你的小孩吗?公司在三楼有家属区,你可以将你的孩子暂时托放在那里,这里是工作区,不适合带小朋友。另外,面试还有十五分钟开始,希望你能尽快处理好私事。”说到后面,就只差没给她一个白眼了。

“……”颜雯华额角微抽,深视眼眸中泪花不停打转的小家伙,毫无表情的牵着他转身走开。显然人事助理并不认识他,而且认定了他是她的儿子,再说下去,只怕她就成了抛弃儿子的狠心母亲了。

人事助理撇撇嘴,鄙视的嘀咕句:“还有这种当妈的,为了份工作竟连自个儿子都不认了。”

颜雯华一语不发的牵着小男孩朝电梯走去,小男孩望着她小心翼翼的道:“妈咪,你生夙夙的气了吗?夙夙不是故意惹妈咪生气的,妈咪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小家伙湿漉漉的大眼里盛满了忐忑不安与一丝委屈,颜雯华莫名心一软,原有的几分愠怒也不觉烟消云散。她揉揉额心,头一次感觉十分无力:“你叫什么名字?”

“妈咪,我叫梁夙,你忘了吗?”见她终于理会自己了,小家伙脸上霎时重新焕发出了光彩,“夙夙的名字很好记的,妈咪你下次不要忘了喔!”

颜雯华默了下,继续又问,“谁带你来的?”

“爸爸呀,爸爸就在这里上班喔!”

“那你知道他在哪里?”

“知道。”梁夙使劲点着小脑袋。

颜雯华看眼腕表,还有十三分钟,“他在哪个部门,或者是哪一层?”能带这么点大的孩子来上班,而且还任着孩子四处乱跑,可见不是什么靠谱负责的男人。

梁夙小脸一皱,歪着小脑袋想了想,“爸爸每天都要处理好多文件,可是夙夙不知道爸爸在哪个部门。夙夙来这里,都是和爸爸乘电梯,要坐一会儿才到。”说着,他内疚的低下头,“妈咪,夙夙好笨,都不知道爸爸在哪个部门和哪一层。”

颜雯华顿了下,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没事。”虽然这小家伙连自己妈咪都会认错,但确实挺乖巧懂事惹人疼爱。

梁夙被她摸着小脑袋,不由乖巧的蹭了蹭的她的手心。突然,他大眼一亮,冲着不远处几名正从电梯中出来的喊道:“爸爸!”

“妈咪,快看,爸爸在那里!”梁夙喊完后,立即又高兴的指着其中一人对颜雯华道。

颜雯华不由抬头望去,赫然就见四五个西装笔挺明显属于公司高层的男人簇拥着一名年轻俊美的男人出了电梯,而梁夙所指的正是那名正与旁边人交谈的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容貌极其出色,气质更为出众,举手投足间带着浑然天成的绅士风度,优雅得无可挑剔,一身剪裁得体的手工西装,没有打领带,却恰到好处的显出他修长完美的身形,散发着令人着迷的矜贵气息。

人群中,梁昭懿仿佛听到了梁夙的声音,立时转过头,一双狭长墨黑的眸子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眸光蓦地扫见了颜雯华,墨色的瞳孔猛然一缩,惊喜之色漫溢,但转瞬就被疑虑、愤怒、无奈所取代。

男人看着她的眼神实在太过复杂,颜雯华不由一怔,他认识她?

“爸爸,你快来,我找到妈咪了!”梁夙高兴的冲年轻男人使劲摇晃小手。

而随着他稚嫩的喊声,电梯附近杀那间静可闻针。正在等候电梯的员工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了颜雯华,其中以跟着那年轻男人同来的几位高层最甚。颜雯华不动声色的挪开了梁夙身边,那年轻男人的身份明显不像她想的属于普通员工,她可不想被误会。

梁昭懿幽深的目光一瞬不瞬的锁着颜雯华,突地,他长腿一迈,朝她走了过来,带着一种山雨欲来的气势,让颜雯华莫名有些心跳加速。她下意识的想退后,但理智克制了她的动作,毕竟她并不认识他,更没得罪过他,就算梁夙把她错认成妈咪,也不是她的过错,她犯不着胆怯害怕!

“先生,你是梁夙的爸爸?他刚才走……”待梁昭懿走到她面前之时,她冷静的开口,准备讲明事情原委,孰料刚吐出几个字,就被梁昭懿一把搂入了怀中。

第2章 姑娘,好胆色

“……”梁昭懿动作并不温柔,颜雯华又猝不及防,嘴唇一下子磕在了他肩上,顿时疼得她脸颊抽了抽。

没等她做出回应,就只觉梁昭懿的双臂越缩越紧,似乎恨不得要将她的骨头勒断。她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染上了几分怒气,眼神一冷,提脚就朝他小腿骨踹去,岂料,恰在这时,梁昭懿松开了她。

虽然没踢中,但颜雯华也得以脱身,迅速就要退开,梁昭懿骤然捧住了她的脸,头一低,朝她的唇狠狠吻了下来。

宽敞的走廊上鸦雀无声,几名高层面面相觑,表情诡异,其他已经看傻眼的员工则使劲瞪大了眼,恨不得用眼睛将这一幕拍摄下来。只有梁夙眨巴着大眼,歪着小脑袋好奇的望着梁昭懿和颜雯华。

“啪!”一阵清脆的巴掌声,打破了越来越怪异的氛围。

一群人纷纷倒吸了口冷气,旋即慌不迭低下脑袋,悄悄朝后开溜。他们并不是要故意看总裁被打的,总裁应该不会牵怒他们的,是吧,是吧?

不多时,原本热闹的电梯口,除了颜雯华几人,便只有几个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高层尴尬的杵在那里。他们胆颤心惊的等待着梁昭懿的怒火,岂料怒叱没等到,只听到一阵低沉悦耳的笑声,不由错愕的悄悄抬起了眼。

“颜颜,你还是这么暴力啊!”梁昭懿抚了下脸颊,望着双眸冒火的颜雯华轻轻一笑,俊脸上不见一丝怒意。

他居然知道她的小名?颜雯华心中惊疑,脸上却依然冷若冰霜,目光直视他,冷冷说道:“先生,你的行为已经构成性骚扰,我有权起诉你。”

姑娘,好胆色!几名高层对颜雯华暗暗竖起大拇指。

梁昭懿唇瓣轻弯,“颜颜,你不声不响失踪五年,回来后就要告我性骚扰吗?就算我们离了婚,但好歹有过几年的夫妻情分吧!”

颜雯华皱起眉,“你究竟在说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你!”什么离婚,什么夫妻情分,她活了二十九年,至今还是小姑独处好吗?

梁昭懿一怔,上下打量她几眼,却在她冰冷的眼神中看见了面对陌生人时的疏漠和不耐。他墨眸微眯,“你……”

“爸爸,妈咪,你们在吵架吗?”梁夙小心翼翼的问道。

梁昭懿和颜雯华不约而同的低下头,就见梁夙正不安的望着他们。

颜雯华脸上冷意稍敛,“不是。你已经找到你爸,下次别再到处乱跑。”她冷视眼梁昭懿,算了,面试马上就要开始,她没时间再和这种莫名其妙的男人浪费,刚才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妈咪,不要走,不要丢下夙夙!夙夙不要妈咪走!”梁夙惊慌的朝她跑去,抱住她的腿不放,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却极力忍住了不落下来。

颜雯华忍住心底再一次涌出的心疼,抿了抿唇,终是轻轻推开了他,淡声道:“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你妈咪!”

话落,她转身朝会议室走去。一直在观察她的梁昭懿眸色略沉,忽然出声:“颜雯华!”

颜雯华脚步一顿,蹙眉侧首。这男人真认识她!

梁昭懿走前几步,将终于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的梁夙抱起来,望着颜雯华,俊容上恢复了最初的温文尔雅,却透着令人难以接近的疏冷与高傲。他微微抬高线条优美的下颚,薄唇轻掀,吐出带着笑意的冰冷话语:“颜雯华,连亲生儿子都不认,你果然铁石心肠的世间少有。唔,对不起,我不该低估你的能力,应该是绝无仅有,毕竟没心又没肺,还能活得好好的,可不是人人都有的能力。”

这男人居然这么毒舌。颜雯华冷视着他,“一,我没儿子,二,你到底哪位?”

梁昭懿眯起墨眸,眼底的异色一闪而逝。而颜雯华也懒得再理会他,扬长而去,只是听到身后传来梁夙的哭喊声,她心底莫名有些刺痛。她蹙起眉头,将这股来得莫名的情绪压了下去。算了,這梁氏八成和她犯沖,還是直接回去好了,工作哪都有,不見得非得留在這。

“妈咪,妈咪……”梁夙在梁昭懿怀里哭闹不停,拼命挣扎着要去追颜雯华,梁昭懿收回视线,低头淡淡道,“还要哭吗?”

梁夙泪眼汪汪的望向他,又望望颜雯华逐渐消失的背影,终是渐渐收了哭声,红肿着眼眶,打着哭嗝的说:“爸爸,妈咪是不是不喜欢你,所以才不喜欢夙夙,不想当夙夙的妈咪??”

梁昭懿嘴角抽了下,“你不是在办公室睡觉,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怎么找到你妈咪的,她和你说了什么?”

梁夙又打了个哭嗝,委委屈屈的说:“我睡醒了,听到江阿姨和别的阿姨在聊天,没空理我,我肚子饿,想到餐厅吃东西,然后在电梯里看到了妈咪,就跟着妈咪到这里来了。爸爸,妈咪说不是我的妈咪,可是我知道她就是我的妈咪,她和爸爸你给我看的照片和录像里的一模一样。”

梁夙将事情前前后后讲了一遍,小小的人儿讲起事情来倒是条理分明,十分清楚。梁昭懿很快便明白了原委,但心底益发疑窦丛生。

五年前,他和颜雯华离婚,当天就因工作出了国,等五个月之后回了国,梁母将一个婴儿抱给了他,说是他的儿子。那时,他才知颜雯华与他离婚时已经怀了三个月身孕,而颜雯华在临近生产的时候,突然出了车祸,早产生下了孩子,然而,在生完孩子之后,颜雯华便突然从医院消失无踪,遍寻不着,直至今天,他在梁氏集团重新遇见了她。

可是,她却表现的象是根本不认识他,那种看陌生人的眼神,让他十分不爽,甚至心底深处有些刺痛,而她对梁夙那种极力撇清的态度,更是让他恼火,恨不得剥开那个狠心女人的心,看看她是不是真的用铁做的。然而,理智又告诉她,她不对劲,十分不对劲。

“爸爸,我们去找妈咪好不好?”梁夙抓着他的胳膊祈求。

梁昭懿收回思绪,没有先回答儿子的话,而是看眼还龟缩在角落的几个高层,淡淡道:“通知人事部,让江思颖明天不用来了。”

第3章 我要找妈咪

几个高层一愣,其中一人赶紧道:“那要不要让曲特助先回来?”几人心下有些可惜,江思颖是总裁室秘书,虽然有些高傲,但能力很是不错,平时也颇有眼色,往常总裁带小少爷来公司,她也照顾得无微不至,今天怎么会让小少爷饿肚子?就这么被解雇了,倒是有些可惜。

“不用,欧洲那边的事务还需要他处理,让姚秘书暂代就行了。”梁昭懿看眼颜雯华离开的方向,抱着梁夙进了电梯,临进去前,他又淡淡吩咐了句,“将颜雯华的简历资料给我,另外,尽快让她来上班。”他顿了下,“无论用什么方法!”端看颜雯华的穿着打扮就知她是来面试的,而他今天之所以下来也是为了这场面试。不过,现在他倒是不打算亲自去面试了,况且那女人现在八成已经开溜。

几个高层心下突了突,忙不迭应声:“是,我们知道了。”开玩笑,他们支着耳朵几乎听了全场,再蠢也能察觉出那位颜小姐的身份恐怕不简单。前几年,他们还隐约听闻总裁曾结过婚,只是后来又离了,而前总裁夫人没有人见过,连姓甚名认都不知道,没想到今天倒是有缘一见了。只是前总裁夫人似乎并不想和总裁与小少爷相认,这其中还真是充满了令人忍不住八卦的谜团啊!

电梯里,梁昭懿掏出手帕给梁夙擦脸,淡声道:“满意了?”

梁夙噘着小嘴,“谁让她总想给我当妈咪的?我不喜欢她!”

梁昭懿瞪他一眼,“下周开始,你回学校上课。”

“不要,我要去找妈咪。”梁夙不依。

“你妈咪现在有点不对劲,等我弄清后,你再去找她。”

“什么不对劲,妈咪生病了吗?”梁夙一下子急了。

“我不知道。”梁昭懿皱了皱眉。那女人刚才看他时的眼神陌生至极,又全然让他找不出演戏的痕迹,仿佛从未见过他似的,然而,他能肯定她就是颜雯华,他的前妻!

梁夙垂下小脑袋,闷闷不乐的样子,“爸爸,妈咪是不是不记得我了,她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

梁昭懿默了默,摸摸他的小脑袋,“她只是还不认识你。”他不知道当年颜雯华为什么会在生下梁夙后就失踪不见,这么多年也从没来找过他和儿子,但以他对她的了解,她绝不会无故抛下孩子一走了之,可是这么多年,任他怎么搜寻她的下落却依然无果,直至她今天突然出现在面前。

“为什么妈咪不认识我?我都认识妈咪啊!妈咪是不是讨厌我?”梁夙有些伤心。

为什么不认识他?梁昭懿有些怔忡。颜雯华生下梁夙后就失了踪,一别多年,会不认识也算正常,然而,端看梁夙这张与她有五六分相似的脸,她也能猜到几分吧?梁夙还不满五岁,就能一眼认出她这个从抛夫弃子未曾谋面的妈咪,她不是自诩聪明绝顶吗,结果竟还不如儿子聪明?还是,她就是故意的,装成陌生人不想与他们相认?

想到这,梁昭懿眼底掠过一道寒光,如果那女人真的是无故这么做,他会让她明白这世界有多“美好”!

颜雯华拿着几封催款函,开门进了公寓。将催款函丢在茶几上,她疲惫的躺在沙发上,脑海中放空了片刻,这才慢慢回想今天在梁氏集团的事。

回国半年,她本想靠着在国外积累的丰富经验开办一间语言翻译工作室,结果合伙人在她找好场地,并投入了一大笔积蓄后,突然卷款消失了。不说她的投资血本无归,她还得给已经签下合同的员工赔上一笔误工费,由于手头资金短缺,她不得不将装修到一半的工作室关了门,还负了一笔债。为了偿还债款,她只得开始寻找工作。

梁氏集团是国内赫赫有名的超一流企业,经营项目繁多,且每一项都是相关领域的佼佼者,业务面向全球多达一百多个国家,所需的翻译人员自然不少。以她的经验和能力,还有背负的债务,自然不打算面试普通员工,恰好梁氏集团新近空出一个翻译部副总监的职位,于是她立即投了简历,也很快接到了面试通知。她如约前去面试,结果在等候面试时,被个小家伙抱住喊妈,接着便是被人事助理误会,最后还被那男人强吻外加一通指责,活向她是个抛夫弃子的恶毒女人。

她锁紧眉头,梁夙错将她当成自己妈咪,还能说是他年纪小,容易认错人,可那个男人又算怎么回事?她可以确定以及肯定不认识他,更遑论与他结过婚了。他知道她的小名和全名,还能用看过她的简历来解释,但以他明显并不普通的身份,是吃饱了撑着,才会拿这种莫须有的事来戏弄她,就连吻都献上了?

咳,貌似这件事是她比较吃亏!

思来想去,她却怎么也想不通。她揉了揉额心,算了,反正她没打算去梁氏集团工作,以后估计也碰不到他们,今天的事就当作一场闹剧吧!

吐出口气,她站起身朝书房走去,准备再找找有没有合适的工作。在梁氏集团发生那场乌龙后,她便直接离开了,并未参加接下来的面试。尽管不知那男人的身份,但明显在梁氏集团地位不低,她如果进了梁氏,要是以后碰到面,难免不会膈应,而且她直觉的并不想和那个男人多接触。只是,她面前闪过梁夙那张胖嘟嘟的小脸,隐隐有些惋惜。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手机,她微微一怔,犹豫了下,接了起来。对面很快传来一道悦耳的男声:“你好,颜小姐,我是梁氏集团人事部经理慕淮,之前的面试你并未来参加,我可以问一问有什么原因吗?”

颜雯华走到桌边坐下,淡淡道:“只是发现并不合适而已。”

“不知道颜小姐是觉得哪方面不合适?薪资,福利,还是人员?”

颜雯华不答反问:“慕经理对每位未参加面试的人都会这么关心?”

第4章 她究竟是谁

“自然是要因人而异。”慕淮轻轻一笑,笑声极易让人生出好感,但颜雯华直觉认为这是只笑面虎,尽管她没有见过他。

颜雯华不置可否,就听慕淮继续说道:“恕我冒昧,我们通过克雷文教授得知颜小姐最近有些难处,如果颜小姐愿意考虑梁氏,我们可以替颜小姐偿还债务。”

颜雯华眼眸眯起,“格雷格·克雷文教授?”

“是的,克雷文教授是梁氏集团美洲区的语言顾问。”慕淮嗓音中透出几分亲近,“克雷文教授极力向我们推荐颜小姐,称赞颜小姐是难得的人才,如果不能邀请颜小姐加入梁氏,将是我们的损失。”

颜雯华捏了捏鼻梁,静默了片刻,终于略松了点口风,“让我考虑考虑。”如果真的是克雷文教授的推荐,她还真不好拒绝了。克雷文教授不仅是她的导师,更是对她帮助良多的长辈,她隐约记得教授确实在一家大集团挂了职,没想到竟然是梁氏集团。

“好的,希望颜小姐不要考虑太久。”慕淮仿佛松了口气,随后礼貌的挂了电话。

颜雯华刚挂了手机,便收到了一封属名“克雷文”的邮件,她看完邮件,面无表情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无奈。

梁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慕淮笑嘻嘻的将一份资料放在梁昭懿面前,邀功道:“老大,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才让克雷文教授答应说服颜雯华,不出意外,过两天她就会来上班了。”

梁昭懿拿起资料翻开,淡声道:“知道了,还有事?”

“有。”慕淮一脸八卦的使劲点头,“老大,你先前强吻的那个女人就是颜雯华?怎么样,你看上她了?不过,我听说小夙夙叫她妈咪,难道你们早就……”

梁昭懿抬头睇眼表情暧昧的慕淮,慢条斯理的道:“我不希望她来公司后,还会听到这些话。”

慕淮俊脸一僵,“这种事哪里压制得住,你们当时也不选个隐蔽的地方。”

梁昭懿似笑非笑,“看到的人不超过十五人,而且多是你的属下,如果还有闲言碎语传出来,我自然找你。”

慕淮垮下脸,“那能不能告诉我,她究竟是谁?”

梁昭懿唇角勾起一抹诱人的弧度,“你猜!”

三天后,颜雯华面无表情的踏进了梁氏集团总部大楼。

慕淮亲自在一层大厅等她,将她带到了十二楼人事部,不假他手的替她办理了入职手续,等一切办理妥当后,他笑眯眯的伸出手:“颜小姐,欢迎你的加入,希望我们日后能合作愉快。”

颜雯华伸手与他握了握,淡声道:“彼此。”

慕淮也不为她冷漠的态度所恼,从抽屉中取出一张支票,递给她道:“如果不够,你可以再和我说。”

颜雯华淡睨眼支票,接过后点点头,“足够了,谢谢。”

对于梁氏集团竟愿意替她偿还债务,她并非不觉异样,但后来从克雷文教授那里得知,梁氏对于看中的人才向来十分大方,她这种情况也并不第一个。当然,这笔钱也不是平白给她的,五年内她不得以任何理由离职或跳槽。这个条件并不算苛刻,加之梁氏集团的待遇确实极好,对于目前的她而言,的确是最佳的选择了,加之克雷文教授的极力游说,于公于私,她终究接受了这份工作。而那个男人,哪里有克雷文教授和债务重要,就算以后遇见,她视若无睹就行了。

慕淮微微上挑的桃花眼不动声色的在她脸上游移,笑眯眯的道:“翻译部负责人姓罗,罗成渝,他最近因为一个项目需要去了欧洲,所以最近翻译部的事务由总裁亲自负责,你的工作也将由总裁安排。”

颜雯华有些意外。一个小小的翻译部,难道竟然重要到需要总裁亲自来负责?

她在网上查过梁氏集团的资料,唯独没有查到任何关于总裁的资料,倒是克雷文教授给她提了几句。据闻这位梁氏的神秘掌舵人姓梁,名昭懿,被暗称为“绅士狼”。其意明显,披着绅士皮的狼,外表温文尔雅,实则手段狠辣,下手无情。克雷文教授还提醒她,梁昭懿对工作要求极其严格,不允许丝毫的失误,故而他身边越是被器重的人越倒霉。

这样的人,显然并不好相处,也最好不要得罪。

“我先带你去办公室,再去见总裁。”慕淮说着,带她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颜雯华自无意见,跟着他上了十七楼。

“翻译部共十五人,每人擅长三到四种语言,还有包括克雷文教授在内的四名顾问……”一路上,慕淮边对她介绍梁氏的情况,边不动声色的打听她的事。不过,颜雯华向来少言寡语,听得多说的少,让慕淮不免有些无奈。

看完办公室,同部门中的一众同事见过面,颜雯华被慕淮领养到了顶层。

一出电梯,颜雯华便感觉四周安静至极,空间中都似乎透着一股紧凝的味道,让人下意识的提起了心。

“颜小姐?”总裁室外,一名表情严肃的女秘书朝他们走了过来。

“我是。”颜雯华淡淡颔首。慕淮偷觑眼紧闭的总裁室门,笑嘻嘻的道:“姚秘书,老大今天心情怎么样?”

姚秘书似乎很不喜欢他的嬉皮笑脸,冷声道:“你进去不就知道了?”

慕淮摸摸鼻子,讪讪的道:“还是算了,我只是送人上来而已。”老大心情太难猜测,而且他想就知道老大肯定更想见到颜雯华,他还是不进去当电灯泡了,否则要是惹到老大,倒霉的铁定是他。他眼珠一转,侧头对颜雯华笑道,“颜总监,我还有工作要处理,就不陪你进去了。姚秘书,我就将颜总监交给你了。”话落,他冲两人摆摆手,头也不回的赶紧溜了。

颜雯华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姚秘书的目光在她脸上扫了扫,转身走到紧闭的门边,轻轻叩了叩门。

“进来!”里面传出温润悦耳的男声。

姚秘书推开厚重的木门,对颜雯华做了个请的手势。颜雯华向她点点头,提步走了进去。

一进办公室,颜雯华迎目便望见了宽大的办公桌后正在处理文件的年轻男人,在看到男人相貌的刹那,她瞳孔顿时缩了一缩。

居然是他!

一瞬间,颜雯华后悔了,后悔接受了这份工作。

嚣张权少靠边站-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梁昭懿, 颜雯华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46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