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许撒娇-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佟瑞, 安国柱

谁也不许撒娇-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佟瑞, 安国柱

第1章 夜半路惊魂

夜。天空像一顶低沉的黑色巨幕,妥妥地罩在半圆形的地球上方。无处不在的黑,仿佛都在告诉人们,这是个万物沉睡歇息的时间。

除了赶夜班的星落零布的几点灯光外,整个工业区都陷在一片黑暗里。工业区外,隔了一条马路与之遥遥相对的,是一条远近闻名的美食街,夜生活却是才刚刚开始不久。各式小炒,风味美食,穿梭着脚几乎沾不到地的忙碌的服务员,或大呼小叫或低声细聊的食客,这是一条夜越深就越繁华的宵夜街,热火正朝天。

佟瑞站在厂门口,张望着遥遥相对的美食街,隐隐传来那边喧哗的人声,声浪被时间和空间翻译成一段段,像那拍打岸边的海浪,真实而又虚幻。

而在到达那美食街之前,必须穿过这条长长的工业区之路。长到什么程度?这么说吧,佟瑞所在的工厂,刚好就在这个工业区的最里面。老板孙总,最爱做的事之一,便是在早晨泡了一杯茶,坐在办公室里,透过玻璃窗,看那些即将迟到的小白领们……那就像一幅幅移动的艳丽照片,只是更为真实,生动。

这条被称之为魔鬼通道的悠长之路,十二幢宽敞的厂房林立,楼与楼之间,间隔着至少可以容下两辆大货车擦身而过的距离。要命的是,整个占地偌大的工业区,只有正门一个出口。也不知道当初建这工业园的设计师,是怎么想的。佟瑞试过在不穿高跟鞋的情况下,穿着跑鞋一路小跑出去,也得大半个小时。恐怖的是那两旁排列的大树。白天确是个遮荫避暑的好去处。到了晚上,因了人潮的撤离,在幽暗得几乎可以忽略的路灯照耀下,风吹过,树影在灯下如鬼魅般婆娑,更是阴森如地狱般。

佟瑞的神情,越来越焦急。回头望望工厂里,还没加完班的几条拉上,工人们正紧急地忙碌着。加完班的几条拉,黑着灯,工人们早已在美妙的梦乡里。

实在找不到人陪她走这么黑乎乎的这段路。

老板孙先生倒是还在办公室里,从路上往上仰望,能看到他正在悠闲地泡着茶。

半夜里喝茶,真是个神经病!

但是,总不能把他拉下来,叫他不要喝茶,陪自己走上这么一段路吧?人家可是老板,闲情逸致看来现在也正在兴头上。

佟瑞叹了口气,谁叫自己那么笨,一个样板搞到现在,甚至忽略了还需要最后定型这一步呢。明天八点至九点,就要交给客户了。刚才和加工厂那边联系过,小梅忙得见天不见地,甩下一句“你现在拿过来吧我争取今晚帮你定完型”便甩了电话。佟瑞对着嘟嘟嘟的忙音发了良久的愣。如果明天再送过去的话,就算赶在他们上班之前送过去,依小梅加班到这么晚的情况看来,一来她明天没那么早上班,二来就算上班了,人家那都是按先来后到的次序的,自己硬插队进去,肯定是不行的。就算排除万难抢上第一了,小梅给她面子一早就去上班,那加工也得时间啊。

也就是说,这样板,今晚非送过去不可了。

佟瑞回头又看了一眼工厂。一楼零星的光线下是忙碌的工友,二楼孙总正举了一杯茶,在鼻子边陶醉地闻了闻。

孙总待她不薄。当然也有可能或许是她积极上进的工作态度,孙总顶着老板娘戴姐的压力,给了她这么一个样板跟进员的上千学习机会。明天要样板的这位台湾客户,虽然吝啬了些,也挑剔了些,但也是孙总好不容易从戴姐那边争取过来的客户。佟瑞刚参加工作不久,能得到这么一个样板员的工作岗位,感激之余,也自是份外看重。在这骨节眼上,可不能掉了链子,让戴姐笑话了去,给一心提携自己孙总添了麻烦。

一咬牙,佟瑞摸了摸装样板的袋子,确认该带的全带齐了,便一头扎进了茫茫的夜色中。

两边的树,像张牙舞爪的怪物,风吹过,全动了起来,像要把佟瑞活捉,生吞活吃了似的。佟瑞咬着牙,加紧了脚步。路边忽然闯出一只吱吱叫的老鼠,吓得佟瑞尖叫连连。长长的路一片空落,只有她的叫声在回荡着,像找不到归宿的孤魂。佟瑞头皮发麻,跑了起来。

忽然,前方路边的树林里一阵悉瑟响声。不是一只觅食的与佟瑞无争的老鼠,也不是一条守着厂子的忠诚的大黄狗。而是,一个男人,一个比佟瑞矮,但比她精壮得多的三十来岁的男人。

男人的手电筒在手里拍着,光线晃得佟瑞几乎要晕过去。佟瑞不单头皮发麻,连脸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冰冷的手指紧紧地握成一只拳头,佟瑞壮着胆子厉声问:“你要干什么?”声音却发着颤,像被人拨动了的琴弦,泄露了她的近乎无措的惊慌。

男人嘿嘿地笑:“不要问我想干嘛,应该问我们想干嘛。”

斜刺里又再闪出来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瘦小的男人口水都流出来了:“老二,这个正呀。”

被称之为老二的便是第一个出现的男人,他继续用手电筒拍着手掌,三个男人渐渐向佟瑞逼近。另一个手上纹了一条黑蛇的男人,伸出手来,抬起了佟瑞的下巴:“还可以。”

佟瑞的头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往后退。这里四下无人,唯一或许能看到他们的,就只有二楼上的孙总,她的老板了。但他这会肯定又在闭眼冥思。呼救吧,他又绝对是听不到的。打吧,一个人她都打不过,不要说现在是三个男人。跑吧,好像目前只有这一个方法了。

第2章 魔爪下脱险

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的佟瑞,可笑的还在心内默念“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当惊觉到已被他们成包围之势困在中间,她明白,跑也没用了。手里除了那只样板的袋子之外,好像还有东西,冰冰的,金属的冷。佟瑞脑里一闪,是一只镊子,是刚才走得太急,没来得及放回桌上,随手带了出来的。

当下心里一颤,如果实在不行,那她唯一死以保清白了,也好过被这三个亡命之徒……思及此,又想到一手抚养大自己,却未曾报答的佟爸,和钟熙蕾那三个好姐妹。以及来到了深圳,自认新生活正开始的美好。佟瑞眼里盈上了泪水,片刻眼前便一片模糊。

那个瘦小个的男人口水都要掉到地上了:“老七,这才算可以啊?看来你看不上,等会就让给我……”

老二斥道:“动手!”

瘦小个呀了一声:“她手里有刀,快夺下来。”

老七问:“老五你没事吧?”

老二已经一把抓住佟瑞的手,生生地把镊子夺了下来。

佟瑞绝望地看着他们,环顾四周,好像只有树可以撞了。当下趁他们不备,向着最近的树撞了过去。

忽然一把阻力过来,有人抱住了她的腰,因为力道过大,两人摔在地上滚了几滚才停下来。耳边传来那老七的声音:“XX!还挺刚烈的!”

老五跑过来:“哟哟哟,别伤着她了,我要完整的。”

老七往地上吐了口口水:“老五,你这死性能不能改改。”

佟瑞忽然感觉到身上一凉,惊惶间,随着那声衣物被撕的声音,她才看清模糊中,是老二撕了她的衣服。

老五一声欢呼,也过来帮着撕。

佟瑞吓得整个都懵了。恶心的感觉在胃里翻腾。唯一的一次,便是和勒大富苍惶的那一次接触。除此之外,已毫无和男人接触的经验。如果,这个连勒大富都舍不得给他的第一次,败在了这三人之手,那她佟瑞是宁可选择死去的。

佟瑞的眼里,流出木然的泪来,无助地滑落到腮边,掉到地上。心里分外的明白,自己现在,怕是连以死保清白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老二却放开了她,站了起来,弯着身鼓捣着什么:“老五,放开你那臭手。”

佟瑞胃里又是一阵翻腾。灯光闪处,咔嚓咔嚓好几声,老二竟然在给她照相!

佟瑞胃里翻山倒海,那条被她伸到齿间的舌头往里一缩,哇地一声,她吐出一大摊秽物来。

“真是恶心!”老七一缩手,佟瑞喘了口气,坐了起来,脑里盘算的是站起来到撞上树,得多长的时间,能赶在这个厉害的老七捉稳她之前。

“求求你!放了我吧。你们是一时痛快,我却是生不如死啊!想想你们的姐姐,或是妹妹,如果遭遇到今天我这样的厄运……”佟瑞声泪俱下地求着他。

三人看来早已迷失了心性,任何语言,在冲动得火气直冒的驱动前,都显得是那么的苍白和无力。

老七说:“哟,你这是在求我吗?哈哈,是不是看我长的比较面善比较帅?放心,等下你七哥,会对你温柔点的。以安抚你被老二重创的身心,哈哈!”

老五也跑了过来,按住佟瑞的双手:“老七,别不厚道。老二过后是我老五,你老七在最后。”

夜幕黑而沉,像是要压下来。

谁也不许撒娇-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佟瑞, 安国柱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