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娇妻:顾少,超会宠-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慕子念, 顾屿南

暖婚娇妻:顾少,超会宠-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慕子念, 顾屿南

第1章 背叛

“唔,阿辞,我们......去别的地方,好不好,这里,这里是子念的房间......”女人娇媚的声音在男人的亲吻下支离破碎地传出来。

男人的声音响起,“男朋友而已,等过一段时间玩腻了就和她分手,亦然,你知道的,我爱的一直都是你......”

沉浸在欲望里的两个人根本没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慕子念揉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回到家,听见自己房间里里传来不合时宜的暧昧的声音,她逼自己去想是她听错了,可是那两个声音是那么的熟悉,都是与她最最亲近的人。她彻底清醒了,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房间里暧昧缱绻的声音冲击着慕子念的耳膜,淹没了她的思绪......

眼泪自眼框滑下,原来自己男朋友一直爱的就是自己的闺蜜李亦然,成为自己的男朋友只不过是想要玩玩而已。她闭上眼,手紧紧握着,指甲几乎嵌进掌心里,死死咬住嘴唇尽量让自己不要哭出声音来。这种情况下,男朋友在眼皮底下出轨,慕子念企图控制住自己的即将崩溃的情绪。

她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女生,在大学里认识了李亦然,并且成为了好闺蜜。她在高中时期就暗恋林辞,彼时他是英俊帅气的学长,只是篮球场边的惊鸿一瞥,就被她悄然纳入心底。几年时间里,她追随着林辞的脚步,也随他一起上了同一个大学,最后林辞终于在大二的时候松口和她在一起。李亦然也一直知道她喜欢着林辞,没想到最后居然是这样的结果,自己最好的闺蜜和自己最爱的男人背叛了自己,在一起了,生活还是狗血啊。

没过多久,两个人就从房间里出来,依旧沉浸在柔情蜜意之中,李亦然迎合他单手打开房门,却没想到迎接他们的是一盆水。房门上方被慕子念放了一盆水,她正黑着脸,带着讥笑的表情,坐在沙发上看着两个人相拥而出的人被水淋成落汤鸡。林辞一腔欲火,直接被这一盆水浇地干干净净,正想发火,只见到沙发上的慕子念,顿时消了气焰,几个字噎在喉咙口什么都说不出来。

“清醒了吗?清醒了就滚出我家吧!”慕子念把林辞所有的东西扔在两个人脚边,甚至有些东西直接扔在了两个人脸上。

林辞见到有些东西扔到了李亦然身上,微怒,“你别太过分了!”

慕子念冷笑,“我过分吗?你是想要我报警说这里有人嫖娼吗?”说嫖娼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看了李亦然。

李亦然当然知道她在说自己,但是还是想在林辞面前装一把柔弱,“子念,都是我的错,你不要怪阿辞......”甚至还装模作样哭出几滴眼泪。

“你什么意思?”看着李亦然可怜的样子,更衬托出慕子念此时泼妇的形象。

慕子念拿起身边的扫帚就往两个人那边扔去,反正手边有什么就扔什么,两个人被逼的上蹿下跳,“滚不滚?”

两人裸着身体嚷嚷,“让我们先穿上衣服啊!”

“光着呗,不是喜欢光着吗?”

两个人被赶出慕子念家,临走之前那还骂骂咧咧地说些什么,却也只能裸着离开,不过所幸是半夜也没什么人,林辞叫来了自己的司机回到家里去做没做完的事情了。

等两个人走后,慕子念一个人靠在门边放声哭泣,两个自己最爱的人背叛了自己,也不知道能够再去相信谁。恍惚之间哭到头痛窒息,慕子念踉跄着离开自己的公寓,直接奔向了酒吧。

慕子念在酒吧喝多了,身边形形色色的男人正在她身边蠢蠢欲动。角落里坐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周围气场过于强大,身边有不少女人但碍于他冰冷的气息不敢靠近。白色的衬衫,手指修长,身上散发出一种上位者的气息,一双漆色眼眸里面光芒微微跳跃着,温润的面庞却夹杂着一丝邪魅冷冽,此时正面带不悦地打着电话。

慕子念见到,立刻走上前去,调戏了一把,“诶,小帅哥,你长得真帅,嗝......哈哈......”

坐在沙发上男人脸立刻黑了下来,眼神示意旁边的人,身边两个大汉立刻挡在慕子念身前,疏离又不失客气的语气,“小姐,请你离开。”

慕子念瘪瘪嘴,“不让人看就不看......”,自己又跑到吧台上去喝酒,旁边一侧突然出现了人影,“小妹妹,一个人来喝酒可是很危险的哟,让哥哥来带你回家吧!”说着冒出猥琐的笑容,想要把她强行带走。结果慕子念一把推开他,还把酒洒了他一身,奔向了厕所。

慕子念自己一个人趴在水池边吐完之后,扶着墙边踉踉跄跄地摸到厕所门口,却和另外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抬眼一看,原来是刚才的那位“小帅哥”,慕子念作势软在他怀里,哧哧地傻笑,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脸,“小帅哥,陪姐姐睡一晚怎么样?”还在他怀里乱动。

江沉觉得自家老板已经快被气死了,居然被调戏了一次之后还被认成牛郎,已经不敢看老板的脸色了。只听见老板一贯冰冷的语气,“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女人!”似乎还能听见咬牙切齿的声音。

慕子念的魔爪蔓延至男人的全身,男人的漆色的眼眸都暗了暗,沉声道,“这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然后一把打横抱起,把车钥匙扔给了江沉,“去开车!”

第2章 有事

在车上,这个女人也不安分,没有任何一刻停止过乱动,男人觉得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小妖精,紫色的眼影勾勒出她漂亮的眼睛,即使她现在闭着眼,也是充满着神秘的魅惑。卷长的睫毛在眼窝处投下浅浅的影子,眉目间流淌着温婉的美丽,小巧的鼻子上闪烁着细碎的光芒。嘴唇宛若果冻一般,叫人不由得采撷。

回到自己家里,男人粗暴地把她扔到了床上,这女人的衣服被她自己扯得已经快春光尽泄了,但是男人满腔怒火却对着她笑嘻嘻的脸发不出火来。

慕子念红着脸,右手描绘着顾屿南脸部的轮廓,“嘻嘻,你长得真好看!我可以亲你吗?”说完又哧哧地傻笑。

这般流氓又有点小心翼翼的样子,与之前那个大胆让自己陪睡的样子完全不同,男人觉得新奇,想知道她接下来想干嘛。

没得到回应,慕子念就直接双手勾上他的脖子,借力吻上了他的唇。顾屿南紧紧扣着她,两人身体不断靠近,几乎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慕子念身上带着淡淡的体香,在酒精的催化下更加地浓烈。男人的双眸褪尽冷冽,留下的只有一片荡漾的春情,十分魅惑人心。

他细心勾勒着慕子念的唇形,酥酥麻麻的一种感觉,让慕子念心不安地痒了起来,一股异样的情绪从后脑传至全身上下,使得原来她搂着男人的双手都软了下来。她皱眉嘤咛了一声,睁开眼睛迷蒙地看着他,不多时,慕子念就开始气喘吁吁,整个人软在顾屿南的怀里,像是一条濒临死亡的鱼。

她眨巴着眼睛望着男人,眼里似乎有星星一样,随之又蒙上了薄薄的水汽。男人不由分说再次压了下去,带着丝丝凉意,拂过慕子念光洁的肌肤,

慕子念被他吻得似乎整个身体都烧了起来,一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只得扶上男人精瘦的腰身。男人毫无章法的闯入让慕子念痛的哭出了声,带着哭腔,双手不断拍打着男人的胸膛,看着身下的人哭得梨花带雨,刚刚还粗暴的男人确是温柔了一点,等到慕子念在他身下抽抽搭搭结束之后,男人才重新动起来,尽管慕子念还是皱着眉头,但总算没有之前这么抗拒了。

男人的衬衫松松垮垮地挂在他身上,露出了精壮的胸膛和腹肌,修长的身材显露无疑,额头有薄汗渗出。慕子念闷哼一声,接下来的动作里更加配合顾屿南,也娇吟出声。女人娇媚入骨的声音取悦了他,他心情突然好了起来,更加卖力起来。不知道这一夜,男人反反复复干了几次,似乎精力永远都用不完一样,到快天亮时才放过慕子念,反正把她折腾地够呛。发丝被汗水浸湿,如同一朵妖娆的墨兰,旖旎地开放在夜色中。

清晨,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却扑不灭满室的春光。

慕子念揉着头痛的脑袋醒来,还没等她好好理清思绪,男人裸着身体从厕所走出来,本来宽敞的房间在他毫不收敛的强压之下瞬间逼仄了起来。男人有早上洗澡的习惯,此时男人的的身体上还挂着水珠,房间里似乎又再次染上了情欲。

面对着完全陌生的环境和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看了看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慕子念脑子“轰”地一声炸开了,尖叫声随之传来,“啊——你是谁啊!”男人高大的身影再次笼罩在女人面前,耳边传来男人低沉喑哑的声音,“昨天晚上是谁投怀送抱让我陪睡?”

慕子念从短片的记忆力努力回想,好像确实是自己醉酒缠着人家

男人从床边捡起白色衬衫,修长的手指将纽扣系到领口第一颗,整个人充满着禁欲的气息,洁白的衬衫将他的身材衬地格外修长。慕子念不争气地多看了两眼这个男人的身材,心里暗叹,不公平,为什么这个男人身材这么好,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顿时变得气鼓鼓。

男人走出房间到楼下掏出手机看见上面无数个未接来电,皱了皱眉,把手机又放回去,对着楼下的张妈吩咐道,“送一套女士衣服去我房间。我先去公司了,她随便呆多久都行。”

“诶,少爷!”少爷一向不把女人带回家的,而且身边也不会有什么女人出现,张妈心想这次可能是少爷真的喜欢吧,还特地嘱咐随便呆多久都行,满心欢喜地选了一套衣服送到房间里。

慕子念还在房间想着这个男人就这么出去了,自己都没有衣服穿,在小声咒骂着这个男人,突然有人敲门,“小姐,少爷让我给你送衣服过来。”张妈慈祥地声音在门外响起。

慕子念慌乱之中随便拿了一件男人房间里的衬衫穿上就去开门了,毕竟也不能赤身裸体地就去见外人吧。慕子念满脸尴尬地打开门,接过张妈手里的衣服,正不知道怎么道谢呢,张妈满脸堆笑,开口解决了她的尴尬,“叫我张妈就行了,少爷说你在这里呆多久都行!”

慕子念不失礼貌地微微一笑道,“谢谢张妈了,我一会儿就走了,不会呆很久!”

张妈点点头就关上门离开了,没想到少爷这次带回来的姑娘这么好看,性格看着也挺好的,真希望少爷能收收心,早点娶个这样的女孩子。

既然那个男人都这么说了,而且自己昨天晚上被这么折腾过都没有洗过澡,感觉自己身上脏兮兮而且黏答答的,干脆先洗个澡再走。本来就醒的晚,慕子念钻进浴室洗完澡过后已经快到中午了,自己得赶紧回去。想到这里,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起来,走出房门,又想起什么回头扯了一张纸,又在纸上放了一百块钱,随后心情极好地离开了。

第3章 怀孕

之后慕子念才发现这里好像是A市的富人区,根本就没有出租车可以进入,基本只有私家车,还有好远一段路才能到有出租车。慕子念满脸崩溃,本来自己昨天遗留在自己身上的痛苦还没有消失,要走这么远简直是要人命,但也只能认命慢慢走。

走了没多远,慕子念被身后巨大的鸣笛声吓得回头,以为是自己挡道了,就往里边靠了靠,但是身后的迈巴赫似乎没有超过她意思。疑惑之间听见车门打开的声音,“慕小姐,顾总让我送您回家。”江沉想起二十分钟之前,自家老板还在开会,突然发消息让自己回家送这个女人回家,江沉当然不敢质疑顾总的指示,不过之前就算有女人找上门来,顾总也只会直接把她丢出去,不管这外面根本就没有车出去。

“顾总?”慕子念疑惑,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一号人,更别说特地找人来送自己回家。

江沉轻咳一声,这事也不好直接说出来,“就是昨天晚上......的男人”话说一半,这个人应该懂自己什么意思吧。

慕子念顿时有些羞恼,这种事情被摆到明面上来说,实在是有些挂不住面子,本来想要拒绝,但是自己这样走下去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家,于是就只能哦了一声,跟着面前的男人上了车。

车上的气氛安静到让慕子念窒息,她想说些什么来打破寂静,但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她嗫嚅着开口,“那个,你刚刚说你们顾总,是谁啊?”

江沉默默在心里冷汗一把,敢情你还不知道你睡了一夜的男人是谁,“他是顾氏企业的总裁,顾屿南。”这之后任凭慕子念再怎么询问有关顾屿南的事情,江沉也没有开口回答过,毕竟老板说过别多讲他的事情。

慕子念回到家之后就立刻去药店买了避孕药,昨天晚上应该没有带套吧,吃了避孕药之后,慕子念扎到床上接着睡觉了。

顾屿南回到家之后,发现女人早就离开,自己桌子上放着一张便条,还放着一百块钱,纸条上写着——

这是给你的服务费!

这女人!该死,真把自己当鸭子?顾总暴怒,脸色黑了又黑,简直是想把昨天晚上的女人生吞活剥了。

一个多月相安无事之后——

慕子念最近发现自己总是恶心想吐,有些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也完全没有胃口,她想着可能是前几天糯米吃多了伤到肠胃了,准备去医院看一看。

“慕小姐,检查报告显示,您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护士的话萦绕在她耳边,她夫摸着小腹坐在医院的走廊里,这里孕育着一个生命,这个孩子必然是一个月前那个男人的。

她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没想到吃了避孕药了之后还是中奖了。这是自己的孩子,但是是一个陌生男人留下来的,按道理是应该打掉的,但是她舍不得。

医院走廊里突然吵闹起来,慕子念抬眼看着那边,几个男人带着一个女人过来,争执不断——

“你没有权利打掉我的孩子,这也是你的孩子啊......”女人对着男人哭喊着哀求。

“你别无理取闹!”男人冰冷的声音传来,“带她去手术!”,示意医生带着女人去打胎。

女人挣扎着,奈何根本比不过几个男人的力气,被强行带进手术间,“顾屿南,你会后悔的!”

慕子念听到这里蓦得睁大了眼,是那天那个男人,他要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如果让他知道自己怀了他的孩子,肯定也会让自己打掉,她心里充满了恐惧,想着会失去自己的孩子。

但是顾屿南很快发现了企图隐藏自己的慕子念,她感觉到自己周边气息都冰冷了起来,自己的下巴被男人强制挑起,“好看吗?”

慕子念心虚,也不知道他在问什么,“啊?”

男人皱着眉,看着面前这个女人清秀的小脸,“你在这里干什么?”

慕子念完全摸不清男人的想法,在心里腹诽,医院是你家开的吗,我不能来吗,但是男人气场过于强大,她也不敢说这种话,只好小心翼翼地开口,“身体不太舒服来看看医生。”

“哪里不舒服?”男人莫名关心话语让他自己也愣了一下,慕子念也愣了一下,但是她不能让他知道怀孕的事情。

“不用你管!”慕子念用力推开身前的男人,紧张地站起来,“我先走了!”说完赶紧逃离了男人的视线。

但是慕子念深知,自己可能是瞒不过顾屿南的,他的手段肯定很快查到自己怀了他的孩子,所以她只能远走高飞了。她没有迟疑,很快订好了机票,没有告诉任何人直接离开了A市。

顾屿南后知后觉,后来几天一直在想着慕子念的事情,有点反常,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漏掉了,终于想起了什么,“江沉,去查那个女人那天去医院干嘛!”他心里隐隐有些期望,但又有些踟蹰,不知道自己想要看到的结果是什么。他不清楚对于这个只有露水姻缘的女人有什么多余的情感,也不是没见过比她更好看更年轻的女人,但是无疑这个女人带给了自己不一样的感觉。

江沉的电话打过来,顾屿南低头看不清情绪,按下了接听键,“顾总,慕小姐那天去医院检查身体,是......”江沉有些欲言又止,他也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是什么?”顾屿南的语气似乎是前所未有的急切。

“慕小姐怀孕了。”不知道自家老板是什么反应,对这件事情是什么看法,江沉也只能将事实告诉他。

“我知道了,你现在就把她带到公司来!”

江沉默,顾总很少关心一个只有一夜情的女人,现在还要把她带到公司去,不过老板的命令他也只能听着。

一刻钟后,顾屿南接到了江沉的第二通电话——

“顾总,慕小姐好像搬家了......”江沉话还没说完就被顾屿南挂断了,男人在自己办公室里静默,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开心还是难过,这女人想要躲着自己,不想让他知道她怀孕了,可能她不想留下这个孩子吧,可是她凭什么一个人决定,这也是他的孩子,虽然他可能也会让她去打掉,但是他可以给她补偿啊。

第4章 回来

五年后,总裁办公室——

“顾总,F国总公司那边派来的项目总监马上就到了,您看要不要派人过去接她?”江沉提醒着办公室里看文件的男人。

“嗯,我知道了,你去吧!”顾屿南埋在一堆文件里,头也没抬,用着一贯事不关己的语气回答江沉。

江沉应了一声就离开办公室前往机场接那个所谓的项目总监,从F国总部直接空投过来总监这还是第一次。他更没想到,从F国空投过来的,居然是五年前那个女人,江沉甚至多次确定她的身份,直到慕子念被问道不耐烦,“我真的是F国总公司派过来的总监,需要我现在打个电话给Fabien确认一下吗?”

江沉这才住了嘴,五年过去了,这个女人似乎已经忘记了之前的事情,要不然也不至于连自己都不认识。不过她身边的这个小家伙,大概是顾总的儿子吧!顾总和他当年都以为这个女人是打了胎离开的,真的没想到这女人是为了生下这个孩子才选择离开的。

“叔叔,你话好多哦!我妈咪就是F国回来的啊!”小家伙一脸嫌弃地吐槽着开车的江沉。

江沉很难过,这小家伙确保是顾总儿子无疑了,连嫌弃的样子都是一模一样的,江沉突然不想告诉顾总他已经有了儿子,算是对于这一家人小小的报复吧。

“不可以不礼貌哦!”慕子念抱着怀里的小家伙温柔地教育道,“这孩子从小就毒舌,连我都不放过呢,你别在意啊!”

江沉额头青筋跳了一跳,满脸黑线,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把慕子念带回公司之后,自然是要带人先去见过顾总,再去人事部登记。

总裁办公室门口,“小奈,你先在外面玩一会儿,妈咪等会儿就出来,别乱跑哦!”慕子念蹲下身子对着小家伙嘱咐道,站起来拜托江沉道,“麻烦你帮我看着这小家伙一会儿,我怕他乱跑。”

江沉点了点头,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总裁,项目总监到了!”

顾屿南清冷的声音从门后传来,“进来吧!”

慕子念推门进去,从善如流道,“顾总。”

顾屿南虽然不想理这些乱七八糟的闲人,尤其是和F国总公司那边有关的,但是这个人是Fabien极力向自己推荐的,还一直说这个人能力很强,Fabien和自己关系又一直很好,他才迫不得已答应他把人送到这里来。若是这个人没什么本事,还是趁早滚回去吧。

顾屿南闻言抬头,却没想到见到的是却是这几年一直忘不掉的那张脸,刹那之间竟不知应该说些什么。

这个人气场好强大,气氛好冷,他为什么不说话,我应该说些什么化解这种尴尬的气氛。

慕子念见顾屿南一直不说话,心里默默嘀咕着,找话题一向都不是自己的强项。

顾屿南回神,这个女人好像不记得自己了,眉头一皱,突然心里有些烦躁,“没事就先去人事部报道,明天来上班!”转念又一想,“最近和裕行珠宝有合作,马上会有一个新品发布会,这个案子先交给你做,我会派人和你一起盯着,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慕子念应了之后,准备先出去,没想到自己儿子突然跑过来,紧紧抱住慕子念的大腿,“妈咪,我要回家!这里都是坏人!”慕子念看了一眼江沉,后者尴尬地挠了挠头,无奈。

顾屿南看见了慕奈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眼神一亮,有些急切地问慕子念,“这孩子,是你的?”

慕子念尴尬地回头看着顾屿南,“是我儿子,一到机场就直接到公司来了,所以把儿子带在身边。”

“几岁了?”

“五岁。”

“孩子他爸呢?”顾屿南看起来是想追根问底。

“死了!”慕子念回答地毫无犹豫。

顾屿南脸黑的很彻底,这女人不仅把自己当鸭子,还当个死人,他简直是要被气死了。

“顾总,这好像和您没什么关系吧!”慕子念小心翼翼地开口,有儿子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吧。

顾屿南克制自己不发脾气,他确信这个孩子是他儿子,时间年龄和当时是完全符合的,现在她不记得自己没关系,有的是时间让她想起来,“没事,先出去吧!”

慕子念赶紧带着自己小家伙离开了,顾总似乎阴晴不定,一会儿心情好了就给案子,一会儿又有点阴沉。

顾屿南叫江沉进来,似笑非笑地问道,“你看那孩子长得像我吗?”

“您既然自己看出来了,干嘛还问我呢?”江沉笑嘻嘻地回答。

“那你接到她的时候,为什么不打电话告诉我?”顾总似乎今天心情特别的好。

江沉打着哈哈,“这不是让您自己去发现更有乐趣吗?”

顾屿南揉了一团纸往他那里丢过去,“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总裁!”

江沉灵巧躲过纸团,“嘿嘿,当然有了!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知道顾总今天不会发脾气了,胆子也比平常更大了。

“滚滚滚,看见你头疼!”顾屿南虽然一脸嫌弃地赶走江沉,但还是面含笑意。

慕子念回到A市,之前住的那个房子已经退了,Fabien也没有说要给她安排住的地方,公司好像也没有说给她安排,那自己住哪啊,自己走了这么多年连家里人也没告诉,现在回去告诉他们自己,而且还带着孩子,爸妈可能会打死自己,等过一段时间在回去吧,自己有一些积蓄但是还买不起房子,现在去租房的话好像也不太来不及。

第5章 住进总裁家

慕子念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再次回到了总裁办公室,“顾总,那个,我还没有地方住......”其实慕子念真的不想来求这个阴晴不定的顾屿南,总觉得自己心里毛毛的,有点害怕。

顾屿南也没有想到她会折返,他心思一动,“等等我打电话叫江沉上来带你去。”

顾屿南今天不知道见了几次江沉,他有点烦,关键气没处撒,他也没做错什么,“江沉,带慕小姐去贾江南,到了和张妈说一声。”

等到江沉上来,两个人相互点头致意,慕子念嗫嚅着对着顾屿南道了谢,跟着江沉去了停车场。从慕子念来到顾氏,就有许多人关注到了她,从F国空降,还带着一个儿子,免不了议论纷纷。从慕子念出总裁办公室到电梯这段时间里,也听到不少闲话——

“这女的凭什么一来就代替雨绮成为总监......”

“还带着孩子在国外这么多年,孩子他爸都不知道是谁的......”

“指不定是爬上了顾总的床......”

江沉听了脸色难看,厉声道,“都没有工作是吗?”随即人群应声而散。

慕子念低头整理了一下耳边碎发,微微一笑,“没事,都习惯了,国外这种冷嘲热讽也不少,一个单身女人带着孩子总会招来非议,争辩再多也没用。”

江沉见状也无话可说了,从停车场开出顾总最近买的玛莎拉蒂载着慕子念去了顾总家里。

“妈咪,这个房子好大哦!”慕奈从知道自己要去新家了就很开心,一下车就看见大房子,难免小孩子心性,他拉着慕子念在顾屿南家门口感叹道。

慕子念摸了摸慕奈的头笑笑,江沉打开了大门,把慕子念行李搬进去,“张妈,张妈!”在门口大声喊着张妈。

“江沉啊,少爷没和你一起回来吗?”张妈笑眯眯和江沉说话,少爷很少回来,见得最多的反而是江沉。

江沉也和气地回答道,“没有,顾总晚上会回来的。”江沉估摸着这女人住在这里,顾总总会经常回来的。他指着站在一边的慕子念介绍道,“这位是慕小姐,公司还没有给她安排房子,先在顾总家里住一段时间。”

慕子念没想到是顾屿南家里,惊道,“啊,这是顾总家吗?我随便找个地方住就行了,不用麻烦顾总了。”她才不想和这个总裁住在一起呢,今天已经说是爬上了顾总的床,如今住进他家,岂不是坐实了谣言,还不知道能传出多少风言风语。

张妈急忙拉住慕子念的手,“没关系没关系,反正少爷也不经常回来,你就住在这里还可以陪陪我说话。”

听到这话,慕子念松了一口气,原来他不常住在这里,但是还是有点纠结,这时候慕奈晃晃她的手,“妈咪,就住在这里嘛,小奈号喜欢这个房子,这里这么大,反正我们也没有地方住。”

慕子念无奈地笑笑,“好吧,听小奈的,我们就住在这里。”

江沉这才松了口气,要是慕子念不住在这里,还不知道怎么和顾总交代呢,他帮慕子念把行李箱搬到楼上。

慕子念莫名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口,觉得有些熟悉,但也记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想要打开房门,江沉的声音阻止了她手上的行动,“慕小姐,这是顾总的房间,您的房间在旁边。”

她疑惑不安地点点头,随即去了自己房间整理行李,其实心里还是依旧有点忐忑不安,这个顾总似乎对自己热情程度超乎了自己的想象,她印象里的所谓总裁不应该是冷若冰霜,不近人情的吗,顾总除了有些阴晴不定,好像还挺好的。

慕子念奔波了一天,累得要死,想要和慕奈一起补个觉,然后等等下午起来帮张妈做个晚饭什么的,但是小孩子到了新的环境似乎对什么都感到十分新奇,她也就随他去了,只是嘱咐他道,“小奈就在家里和后院玩哦,别跑出去哦,如果有事情就来叫醒妈咪。”她想想这个地方也不会出什么事情。

张妈看着这住进来的一大一小,整个房子里又多了几分人气,平日安静地要死,自己一个人也是挺孤独的。顾屿南是张妈从小带到大的,若是顾屿南能够早日结婚,张妈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慕子念这一睡就睡到了下午快要到吃饭的时间,醒来的时候,张妈正在厨房里做饭,她在厨房门口甜甜地叫道,“张妈,看见小奈了吗?”

张妈回过身来擦擦手,和蔼道,“小奈下午玩累了,我把他带到少爷房间里睡觉了。”

慕子念听见回答,也不担心慕奈了,又看着张妈这么忙,索性想要帮忙,走进厨房,“张妈,我来帮你做饭吧!”

张妈连忙将慕子念赶出去,“哎呀,你来了就是客人,哪有让客人做饭的道理啊。”

她赶忙按住张妈的手,“反正我在这个房子里闲着也是闲着,没事没事,我以前在F国那边也是经常一个人做饭呢。”

张妈见慕子念如此热情,也不愿意破坏了她的兴致,便让她进来和她一起做饭,“江沉说少爷今天晚上要回来,我本想多做几个菜的,现在你帮我,倒是可以省几分力了。”

闻言,慕子念倒是奇怪了,不是说平时不回来吗,怎么今天又突然回来,不知顾屿南喜欢吃什么,又否定了这个念头,干嘛管他喜欢吃什么,自己又不是你家厨子。

日暮时分,顾屿南果然回来了,张妈倒是很开心,毕竟也许久没见过顾屿南了。

“少爷回来了,洗个手就可以去吃饭了。”张妈开心地迎着顾屿南,帮他拿着脱下的外套。

顾屿南“嗯”了一声,在玄关处换了鞋走进去,就看见那对玩的正开心的母子,不知为何嘴唇微微勾起。

顾屿南的出现,让慕子念感受到了无形的压迫感,可能这就是总裁的气场吧,两个人立刻停下了嬉戏打闹,撇撇嘴和顾屿南一起坐到了餐桌旁。

寂静的气氛,慕子念和慕奈只管埋头安静地扒饭,顾屿南扶额,带着一丝冷意开口,“你就这么怕我?”

“啊?”慕子念被顾屿南突如其来的问话惊道,“没有,没有,我不知道应该和您说什么......”话说到最后声音也越来越小。

暖婚娇妻:顾少,超会宠-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慕子念, 顾屿南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0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