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惹爱:强宠为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暮晨, 司云烯

总裁惹爱:强宠为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暮晨, 司云烯

第1章 自愿的吗

S市

鑫帝豪国际酒店。五星级总统套房。

暮晨此时已然有些神志不清。

浴室的门被拉开,洛成宇围着浴巾出来,看着床上鲜桃似的人感觉下腹一紧,随手扯开浴巾就想扑上去,结果手机铃响了,他拧眉看着手机来显上的号码,“喂?”

一道冷漠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得手了没有。”

“马上,”洛成宇眼神带了几分玩味儿,“怎么,舍不得了?”

“我是让你速度。”

听他这样说,洛成宇笑了,“好。”

回答他的,是一连串的嘟嘟声。

“怎么说也是你老婆啊,还有这么急着推给别人睡的。”洛成宇扔了手机,扑到暮晨身上。

裸肩被凉凉的东西碰触,暮晨打了个机灵动了动,半醒不醒的声音脱口而出,“热……”

洛成宇双眸一暗,另一手去拉她洋装拉链。

“好热…热…”暮晨不安份的扭动身子,脚下一蹬,原本就短的洋装裙摆被顶到腿根处,露出精致的黑色三角小裤。

“小妖精。”洛成宇大手覆了上去,结果却卡住了拉链!他暗咒一声,想用蛮力弄坏拉链。

就在这紧要关头,暮晨醒了,眼前半裸的男人吓了她一跳,“你…你是谁,要干什么。”

洛成宇猴急的表情一顿,“干什么,难道你看不出来么,反抗也没用,倒不如好好享受。”

“不……不要……你走开…滚!”暮晨无力挣扎。

洛成宇目光定格在女人因急喘而剧烈颤动的胸口,倒起了逗弄的心思,“竟然是个小辣椒,这么野。”

察觉他的毫无防备,暮晨趁机挣脱双手的束缚,脚下用力朝他腿间一蹬。

“嗷!草,臭婊子。”洛成宇哀嚎一声,捂着下身倒在床上,

趁此空档,暮晨翻身跌到床下,爬起来一边整理衣裙,一边往外慌跑。

眼看着到手鸭子要飞,洛成宇暗骂几声,爬起来追了出去。

跑出酒店,暮晨头无头苍蝇似的乱晃,被径直而来的车擦身而过,瘫坐在了地上。

“吱……”紧急刹车声,进口宾利加长车上,走下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伸手把她拉了起来。

发现入眼的是一俊美得不像话的男人,此刻他微微抿紧的唇,看得出好像不大高兴,暮晨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热流上涌,不自觉的环上男人的腰:“额…”

司云烯皱眉,冷声问:“小姐,你没事吧。”见她不说话,秉持不浪费时间的观念,司云烯扯下她搂住自己的手就想走,却不想她八爪鱼似的又缠了上来,还扣的更紧。

“热……我好热…”

司云烯拧眉,想推开她。

“我…好热…!”暮晨身体有些晃荡,药劲儿上来,全然顾不得一切,水蛇小腰儿一扭趴在他怀里,浑然不觉胸前风景尽男人眼底。

司云烯目光微沉,竟有些灼热感。

司云烯大手握住她的腰,阻止她贴在自己身上,眼神带火道:“最后一次,这可是你自愿的?”

“……”暮晨哪里还能听得懂他的话,挺身将唇印了上去。

龙旭私人别墅投区,黑色宾利急速驶进,司云烯黑着脸将暮晨抱进自己的房间,一路上,她的折腾就没停过,如果不是今天遇见了这个女人,司云烯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竟然可以有这么好的耐性。

司云烯打开房门,后脚一带将门关上,一夜凌乱不表………

翌日。

暮晨醒了,只觉得整个身子被碾过一样,入眼的是陌生的房间,空气中一股子未散尽的气息……

暮晨的脑袋瞬间犹如雷击,发生了什么?诺大的房间,除她外,空无一人,暮晨哆嗦着穿好衣服,急喘的跑走,顾不得出租车司机异样的眼神,打车回家。

丝毫没有注意家里一个女佣都不在,暮晨跌跌撞撞的上了楼,隔壁房间传来的一声女人嬉笑,止住了她拧门的手。

暮晨呼吸一滞,面色苍白呆愣在原地,习枫的房间有女人?他带了女人回家……还进了她都不曾进过的房间!

他与她结婚三年,却从来没有进过他的房,也不曾和他有过任何夫妻之实。

一直以来,他在外面女人不断,她不是不知道,这些,她都可以忍受,因为她爱他,嫁给他也绝不是为了他的钱。

但是这般堂而皇之带小三回家?让她情何以堪?

女人的声音越来越高昂,暮晨却连敲门质问的勇气都没有,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下,这么多年,她到底小心翼翼的守护了些什么……

屋内的激情渐歇,就在暮晨稳了情绪,想要不动声色下楼时,房间内传来女人的声音,那句话让她宛如地狱。

“枫,昨晚暮晨一夜未归,计划是成功了?”

“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么,那女人喝了酒,又被下了药,成宇会搞定的,有了她出轨的证据,还能不让她净身出户?就是爸爸,也保不了她。”

习枫的话,彻底的震撼了暮晨,她猛然想起昨天就是跟习枫吃了顿饭,喝了点酒之后便人事不知了

暮晨不可置信的走过去,一把推开了门,房间的俩人可能没想到她会这时候回来,双双吓了一跳,慌忙扯了被子遮住肉体。

暮晨在看清房间女人的瞬间如遭雷击,竟是她相伴多年的闺蜜,“何以薰。”

习枫回过神藐视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当她不存在一样,掀开被子下床直奔浴室。

床上,何以薰带着挑衅的目光看向她,“怎么,见到我,很意外么。

这毫无愧疚的挑衅,让暮晨彻底爆发,她直接冲过去一个巴掌甩到了何以薰脸上,“我他妈拿你当朋友啊,何以薰。”

第2章 原来是这样

这一幕正入刚从浴室出来的习枫眼底,他面色铁青的扶起了何以薰,转身回手一巴掌甩到暮晨脸上,“暮晨,你好大的胆子。”

暮晨抬起头,嘴角溢出一丝血渍,习枫打她的力道之大,可见一般。

感觉掌心的微麻,就连习枫自己都有片刻呆愣,他从末对她动过手。

何以薰适时的火上浇油:“暮晨,习枫他从来没有喜欢你,你不会不知道吧,他从未碰过你不是么?这个时候了,你还要死占着习家少夫人的头衔守活寡?刚刚的话,可是听全了?昨晚没回来,想是在外面苟且的很愉快?”

“昨晚,真的是你给我下药?”暮晨看着习枫,声音像是结了冰,

习枫倒是第一次瞧见她这个样子,顿了顿,答道:“是我。”

这风轻云淡的语气,让暮晨颠覆了以往对他的认识,嘴角微动却牵扯了伤口,或许她从没认识过他:“习枫,你够狠,为了逼我,不择手段给自己戴绿帽子做乌龟王八蛋,直到今天我才算认清了你的丑陋嘴脸!”

你...习枫被她的话刺激了,恨不得一把掐死她:道歉。

见暮晨不为所动,习枫更是阴沉:马上给我道歉,暮晨,不要以为我动不了你。

道歉?我没听错?让我给你们这对渣男渣女道歉?那你听好了,抱歉,办不到!

习枫双目涨红地瞪着她,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暮晨呼吸一紧,却还是硬气:有本事就掐死我,你们的龌龊事,就没人知道了。

绝然地目光,震慑了他。

习枫大手一松,暮晨身子摊软在地上,下意识,他想去扶她,却硬生生忍住。

暮晨倔强的不肯流下眼泪,即使眼眶翻滚,也绝不允许流下。

习枫。

她不会原谅他!再也不会。

暮晨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等她清醒回神时,人已经不在了,只有一屋子的凌乱告诉她,之前发生的一切,不是梦。

脑子里都是习枫的厌恶无情嘴脸,是她瞎了眼,才会爱上这么个禽兽,什么青梅竹马,都是狗屎,暮晨突然觉得自己好累,她翻出手机,拨出一串号码。

“喂,丁洛,有空么,我想见你,恩,现在。”

……

二十分钟后,星期八咖啡店。

暮晨神色憔悴的坐在好友面前。

丁洛看着她脸上的巴掌印一愣,“怎么回事儿?晨晨,谁打的?是不是习枫这个王八蛋?”

“丁洛你别激动。”暮晨看向她唯一的好友闺蜜,艰难地咽了口卡布其诺,一五一十的,告知了她真相。

“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居然敢做这种事儿,”丁洛怒不可竭,站起来,拉住暮晨的胳膊就要走,“去找何以薰,我们打回来。”

“别,”暮晨拉住了激动的丁洛,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想离婚。”

“必须离,只是,不能这么便宜了他们,”丁洛眯着眼睛坐了回去,

“那还能怎么样?习家最不缺的就是钱,咱们拿什么去斗。”

所谓财大气粗,倘若真是翻脸,习家分分钟秒杀她们。

“这个还需要合计合计,总之不能这样就称了习渣男的意,怎么着,也得恶心恶心他,让他贱。”丁洛眉头紧蹙,突然想起另一个事儿,“晨晨,你……吃药了吗?”

“什么药?”

“事后药啊,不然怀孕怎么办。”看着暮晨脸色,丁洛就知道她没吃,“别怕,还不到七十二小时,来得及,我陪你去买。”

暮晨惨白着脸点头:“还好有你,丁洛,不然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丁洛吸了吸有些发酸的鼻子,“少说这些,走。”

两个人直奔药店,暮晨拿着药站在垃圾桶边,丁洛去给她买水,过了五分钟,还没出来,暮晨心不在焉的转身打算去商店里找她,却不料撞到迎面而来的一行人。

从为首之人怀里退出来,暮晨道歉的话卡在嘴边,是他?

昨夜放纵的记忆瞬间涌来,暮晨下意识的把手里的药背到了身后。

司云烯目光落在她身上,双眼一眯,面无表情问:“买药?。”

这不大不小的声音让暮晨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先生,不好意思,麻烦借过一下,你认错人了。”

认错人?司云烯手指微微拢紧,面上不动声色,身子也不动分毫。

倒是买水回来的丁洛终于看出了不对:“晨晨,他?你们?”认识?

暮晨给她一个稍后再说的眼神就想从司云烯身侧挤出去,偏偏司云烯可不想这么简单的放过她,大手扯过她的手臂:“避孕药?”

“不关你事儿,”暮晨身子一僵,甩开司云烯的手,拉着丁洛转身落荒而逃。

不知跑了多远,丁洛喘着粗气扶额:“那男的……该不会就是你昨晚一夜情的路人甲吧。”

暮晨神色微囧,真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到。

“我去,你不是说长得还凑合的路人甲嘛,刚那个,哪里是什么路人甲,简直就是一民国男神啊,你这运气也忒逆天了。”

暮晨嘴角抽搐:“胡说什么呐,那不是………”刚要再说,手机铃声响了,她接了电话:“晨晨,今晚你和习枫回来一趟,家里有点事,回来吃个饭。”

暮晨表情瞬间的僵硬,“爸!”

打过来的,是暮晨的公公,习枫的亲爸习敬田。

习敬田自幼对暮晨疼爱有加,暮晨对他也是敬重的很,所以对于习敬田的话,她不好不听,于是没有拒绝,“是,好的,我知道了爸爸,晚点一定到,恩,好,再见。”

“习爸爸找你啊?”丁洛问。

暮晨点头:“恩,让我和习枫晚上过去吃个饭。”

“会不会是知道什么了?”

暮晨抿唇,半晌嗤一声,“谁知道,晚上去了再说呗,我也要回去准备一下。”

丁洛点头:“那我先回去了啊,有事再联系。”

与丁洛话别后暮晨回了家,习枫仍旧没回,倒让她松了口气。

犹豫了一下,暮晨用电脑打印出一份离婚协议,并签了字,拿着离婚协议坐在楼下沙发上等习枫。

习枫傍晚回来时,看见暮晨脸色苍白、眉头紧蹙的蜷缩在沙发上睡觉,他心中五味杂陈,突然就有些怀疑自己的做法。

这种一闪而逝的愧疚在看到茶几上签了字的离婚协议时马上消失无踪。

习枫面色阴沉,拿起离婚协议,里面的内容看都没看,直接撕了个粉碎。

习枫看着浑然不觉的暮晨冷笑,残暴阴郁在眼底徜徉,他还没开口,她倒是迫不及待了?

暮晨是被飘落在脸上的纸片痒醒,睁眼便看到习枫立在身前,扫了眼空无一物的桌子跟地上的碎纸,暮晨心下一突,故作镇定开口,“爸爸让我跟你今晚回去,你也知道了吧。”

习枫冷声:“别以为爸向着你,就能让你为所欲为,想去告状?别以为这样就能挽回什么,自作聪明。”

自作聪明的到底是谁啊?难不成他以为她在欲擒故纵?以前怎么就不知道他这么中二?暮晨冷了脸:“不要把所有人想的都跟你一样。”

习枫气结:“滚去把衣服换了。”

第3章 离婚吧

何以薰左右等不到习枫,打了个电话,习枫看了眼来电显示,按下心中的一丝烦闷,接了电话。

“枫,今晚你还过来么,等了你好久了。”

习枫语气平缓,“以薰,我今晚有事,要回主宅,明晚再去陪你。”

何以薰一听主宅二字,心中便是不安,哽咽了声音,“枫,你爸爸是不是知道我们的事了,还要像以前一样强势分开我们?我、我怕……”

何以薰哭诉,让习枫想到三年前那场被强迫的婚礼,原本他要娶以薰,却被父亲逼着娶了暮晨。

习枫内心压抑不住的怨恨和叛逆就此袭来,“以薰你放心,这一次我绝不会像三年前一样,让你受委屈。”

何以薰哭声渐停,“恩,我相信你,枫,无论多难,我都会跟你一起走下去。”

“恩,好了以薰,相信我,早点睡吧,明天见。”

……

暮晨换好衣服出来,看到习枫竟然还在楼下她有些惊讶,都这时候了他还想装成和睦夫妻一起去?

习枫抬眼看着楼梯上的暮晨,今晚她穿的是黑色吊肩短裙,下身黑丝配小高跟,露出半截白生生的腿,体态妙曼,勾人眼球。

第一次,他这么仔细的看她,突然发现当初的小包子脸,竟然已经出落得明艳动人,“暮晨,大晚上的,穿成这样,你是要故意勾引我么。”

暮晨下楼脚步顿了一下,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习枫,这么多年我以为我很了解你,结果你在这两天不断刷新我对你的下限,我才发现,过去我有多瞎。”说完,暮晨不待他反应过来,踩着高跟鞋与他擦身而过。

习枫双手紧了紧,眼神阴沉的看着暮晨妙曼的背影。

欲擒故纵的把戏,看你能玩儿出什么花来。

不情愿的上了习枫的车,暮晨懒得搭理他,是不是欲擒故纵,签字离婚不就知道了。想起习父,她掩去眼底的荒凉决定再陪习枫演最后一场相敬如宾的夫妻戏。

副驾驶,属于她特有的气息一阵阵传入习枫的感官,好像自从她发现他和何以薰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他垂下眼睑,突然贴近暮晨,温热的呼吸喷在她耳畔。

暮晨浑身一僵,下意识的右侧躲开:“习枫,注意你的态度。”

习枫一眯眼,透出一股危险:“态度?什么态度?应该是我警告你,暮晨你别忘了,现在你还是我老婆,我是你老公,亲近你名正言顺。”

暮晨冷笑:“老公?呵,我不需要一个是人都能上的种猪做老公,而且,离婚协议我都签字了,你撕了干嘛?这不正是你想要的?”

习枫长指用力握紧方向盘,突然手腕儿反转,车身横向漂移,停到路边。

暮晨被吓得不轻,脸色有些发白。

“暮晨,你叫我什么?有胆子你再说一遍?我告诉你,再让我听到那两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话……”习枫一顿,敛去脸上的阴狠,满眼讽刺的笑道:“离婚?你想得到美,你以为离婚我就能让你分到财产?做梦!除非你净身出户,否则离婚这两个字想都不要想。”

暮晨身子僵硬,木然的回视他,他怕是根本看都没看那份离婚协议吧,上面写的就是她净身出户。

习枫察觉她视线中的冰冷,眼底讽刺更盛:“怎么,听到净身出户,心虚了?不敢了?舍不得了?那就收起你的恶心嘴脸。”

暮晨红着眼,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哽咽,“习枫,你给我下药,陷害我出轨,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净身出户?”

习枫抿紧唇角没有开口。

暮晨攥拳的指甲陷入肉里,她面无表情的回视习枫,“习枫,我现在后悔的不是我眼瞎,而是我怎么会认识你这种人。”

话音落,暮晨摔门下车。

习枫一时怔住,待反应过来暮晨早已下车,眼看着暮晨的身影消失,他捶了下方向盘,低咒一声脚踩油门,开车离去。

半小时后,暮晨打车到了习家主宅别墅区,却发现习枫的车停别墅门口,不敢一个人先进去,在外面等她呢?暮晨冷笑,目不斜视的从他车边走过。

习枫打开车门,两步追了上来,用力扯住她手臂,面带威胁,“等会儿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用我教吧。”

胳膊被卡的生痛,不想看她都知道肯定青紫了,暮晨心里满是躁怒,破天荒的抬脚朝他小腿踢了一脚,“你放手。”

感觉小腿传来的痛意,习枫惊怒的眼神中掺杂着不可置信,“暮晨,你他妈疯了吧?”

暮晨仰头毫不畏惧的瞪了回去,甩开他的手,“用不着你废话,管好你自己吧。”

习枫一愣,又追了上去,攥住了她的手,“暮晨你别给脸不要脸。”

“又不是什么宴会,这么摆谱,有必要么。”暮晨被习枫脸上的狠戾怔住,心有不甘,却不再推开他。

两人手拉手进了门,习家老爷子一看,眼底闪过一丝满意。

“爸,我们回来了。”

“恩。”

对自家儿子,习敬田已经是懒得搭理,倒是对暮晨慈眉善目的笑笑:“晨晨啊,过来,爸爸今天叫你们来,是想给你们介绍一个人。”

提起这个,习敬田好像格外高兴,这时暮晨才注意到,除了习敬田,沙发上还坐着一个年轻男人。

这不看还好,一看,当真是心中一个惊雷劈下,让她外焦里嫩。

习敬田没发现暮晨的异样,继续笑着介绍:“晨晨啊,他叫司云烯,是习枫的大哥,也就是你大哥,云浠,晨晨是枫的妻子,你的弟妹。”

司云烯……司云烯!居然是他!

一直都知道,习枫有个同父异母的大哥,只是这个人,未免……太过惊悚了吧!

司云烯眼底深邃,倒是勾唇一笑:“弟妹!”

对上司云烯一双别有深意像是要看进她心底的眼神,暮晨喉头滚动,笑得僵硬:“大哥……你好……”她竟然跟习枫她丈夫的大哥发生了一夜情?暮晨淡定不了。

习枫注意到暮晨见到司云烯的反应有些不对劲,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不自觉的紧绷了下颚,眼底泛着冷意。

“晨晨,好生招待你大哥,云烯难得回来一趟。”

暮晨硬着头皮答应。

习敬田没发现三人之间的诡异气氛,脸色微沉的看着习枫,“你跟我上楼一趟。”

习枫给暮晨留下一个警告的眼神,跟在习敬田身后上了楼。

安静下来的客厅,气氛更加诡异。

几分钟下来,暮晨竟觉得好像过了几个钟头,她想偷偷看下司云烯什么表情,却正对上他似笑非笑打量自己的眼神。

暮晨头皮发麻的移开视线,抬脚想溜时,习枫妈妈从外面回来,语气异常不好,“你们怎么在这?”

暮晨知晓她这婆婆打从一开始就不怎么待见她,但是出于长辈,她还得伏低做小,“是爸爸叫我和习枫回来的。”

总裁惹爱:强宠为妻-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暮晨, 司云烯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979 Second.